ZKIZ Archives


Hibor刷新8個月新高 人民幣迎入“籃”前關鍵期

中秋小長假歸來,香港離岸市場人民幣流動性明顯縮緊引發市場關註。9月19日,香港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Hibor)由前一交易日的7.950%上升至23.683%,創今年1月份以來最大升幅。

Hibor短期內快速上升不禁令人回想起今年1月12日,隔夜Hibor利率曾一夜間由13.4%飆升至66.815%,創歷史新高,市場一片嘩然。當時業內普遍認為,在人民幣貶值預期下,投資者在離岸市場買入人民幣並到在岸市場進行套利,以及中資銀行在香港買入人民幣拋售美元,共同導致了離岸市場出現流動性緊張局面。

然而對於此次Hibor的持續上升,業內解讀不一。招商證券研究發展中心分析師謝亞軒認為,種種跡象表明,央行上周可能在境內外市場同時行動,對人民幣匯率進行幹預。自G20杭州峰會閉幕後,市場看空人民幣預期有所擡頭,不乏業內人士認為,央行希望通過收緊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流動性,來抑制看跌情緒,尤其是隨著10月1日人民幣正式加入SDR貨幣籃子日期的臨近。

Hibor再度飆升引發熱議

自8月下旬以來,香港離岸人民幣拆借利率已不斷趨緊,上周隨著中秋小長假的臨近,離岸人民幣流動性不足越發明顯,Hibor連續刷新今年1月以來新高。

假日前一個交易日(9月14日),隔夜Hibor暴漲532個基點至8.162%;一周人民幣Hibor利率也大漲523基點至10.152%,沖破10%大關。隨後一天,9月15日,隔夜Hibor小幅回落至7.950%。正當市場預期流動性緊張局面出現好轉後,假期結束的第一個交易日,19日隔夜Hibor意外飆升1573個基點至23.683%,成為自今年1月12日以來最高;一周人民幣Hibor也繼續上升346個基點至12.446%。

此外,19日1個月期Hibor也升至1月份以來最高水平7.719%,繼續反超3個月期Hibor,倒掛現象仍在持續,市場流動性緊張局面並未出現好轉跡象。

連日來Hibor的快速走高不禁令人回想起今年年初時央行在香港離岸市場狙擊人民幣空頭,Hibor快速飆升的景象。

1月中旬,業內普遍認為在人民幣貶值預期不斷積聚時,央行曾出手幹預離岸人民幣(CNH)匯率。當時,隔夜Hibor在1月11日升至13.4%,12日飆至66.82%,與此同時,離岸人民幣匯率則出現明顯反彈,由6.6832上升至6.5780。

“這與上周的情況非常類似,9月13~15日間,隔夜Hibor由2.84%漲至7.95%,而離岸人民幣匯率則由6.6918升值為6.6497。”謝亞軒說道。

眼下,美聯儲9月議息會議即將於22日召開,國際資金明顯開始撤離新興市場,導致很多新興市場國家匯率受到一定貶值影響。相較之下,人民幣在岸與離岸匯率整體不降反升,引發市場對於央行有意收緊離岸流動性,提振匯率的猜測。

瑞穗銀行亞洲外匯策略分析師張建泰分析認為,由於市場猜測G20杭州峰會結束後中國政府可能允許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中國央行或許已經收緊了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流動性,以抑制看跌情緒,尤其是在10月1日人民幣正式加入SDR貨幣籃子的前夕。

“Hibor的狂飆,觸動了市場有些麻木的神經。而從目前的狀況來看,央行似乎並沒有特別的流動性註入,這似乎意味著兩種可能性,第一,央行自身的操作形成了目前的狀況,第二,央行希望看到這樣的局面。”德國商業銀行高級經濟學家周浩分析稱。

盡管在Hibor飆升的同時,在岸與離岸人民幣匯率出現穩中有升的態勢,但Hibor再次全線快速走高,也引發部分市場人士擔憂。法國興業銀行預計,離岸人民幣流動性在未來6~12個月可能更加緊張。

招商證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孫彬彬則擔憂,8月下旬以來,境外人民幣拆借利率大幅上升的同時,境內人民幣價格卻持續保持低位,這使得自2015年初以來形成的境外人民幣拆借市場利率高於境內資金成本的局面進一步發酵。

(9月19日 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

“在此情形下,資金反向套利結合人民幣貶值預期或將進一步加劇資本外流的壓力,”孫彬彬提出,自2015年境內外人民幣資金成本差距增大的同時,人民幣匯率持續波動走低,外匯儲備也在不斷下降。

值得註意的是,除央行幹預外,仍有其他因素可能導致Hibor的大幅上升。周浩分析稱,去年央行曾直接幹預過遠期市場,而這些遠期頭寸一般以一年為主,因此隨著這些交易逐步到期後,央行可能需要向市場投入美元來交割,與此同時,從商業銀行手中收走人民幣,這可能會造成人民幣流動性減少,並帶來利率的上升。

此外,市場對人民幣的需求突然上升,也可能是受到點心債發行的影響。總體來看,離岸市場的“資產荒”也較嚴重,一旦出現較大規模的點心債發行,往往會出現超額認購,在這種情況下,市場也可能因此出現短期的流動性緊張。

總體而言,Hibor的突然上升,代表著此前的市場均衡被打破。“在中秋假期和國慶假期前,因為做空人民幣的成本太高,市場的人民幣空頭出現大量平倉。但從根本上來說,如果企業和個人的購匯需求仍然旺盛,央行仍然面臨較大的壓力。”周浩說道。

人民幣匯率短期承壓

本周,市場最為期待的當屬美聯儲9月份議息決議,雖然目前業內對於美聯儲此次加息的預期較小,但年內加息預期的重燃對於投資者而言無疑具有強大吸引力,大量資金已經開始從新興市場回流美國。

美聯儲加息預期的走強伴隨著美元的高位攀升,與此同時,市場對於人民幣的看跌情緒則達到4個月最高。據境外媒體匯編數據顯示,近期12個月無本金交割遠期(NDF)合約較現匯折價3%,幅度創5月18日以來最大。“就遠期合約市場來來看,人民幣看跌情緒不減。”張建泰說道。

盡管面臨重重考驗,但從長遠來看,業內更多觀點認為,人民幣既無持續貶值的趨勢,也無依靠貶值刺激經濟的動機。

“‘中國央行可能會通過讓人民幣貶值來支持經濟增長’是一個很大的誤解,央行或會盡可能地避免持續性的、大幅度的貶值。”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黃益平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在全球產業鏈下,貨幣貶值對出口影響有限,且當國際需求疲軟、市場愈發開放的情況下,貨幣貶值可能導致更多資本外流,對國內經濟增長造成負面影響。

Hibor 刷新 個月 新高 人民幣 人民 迎入 關鍵期 關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49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