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棉价两月飞涨万元 新疆日调300车皮破外运困局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1104/2039258.shtml

  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经贸委与新疆铁路部门共同召开的出疆重点物资铁路运输协调会,或许将会使处于高位的棉花价格得到平抑。会议确定,11月份起,铁路部门计划安排日300车皮抢运棉花出疆。
棉价狂飙
持续多日的高棉价仍未得到缓解。中国棉花信息网提供的数据显示,11月3日全国棉花交易市场商品棉电子撮合交易成交47520吨,现货价格继续迅速上涨,中国棉花价格指数(CCIndex)为27701元/吨,较前一日27405元/吨上涨296元。
而在9月1日,这一数据仅仅为18002元/吨,两个月内现货棉价每吨涨了近万元。这导致多数纺织企业反映“市场反应远比价格上涨的速度慢半拍”。棉花企业、纺织企业都趋于保守。
目前,新棉收购工作已全面展开。来自国家棉花交易中心昨日 (11月3日)公布的10月市场评述,本年度内地棉区3级棉比例较低,河北、山东等主产棉省3级棉比例不足三成,供需缺口导致只能依赖进口和疆棉。疆棉出 疆受上市晚、加工迟、铁路运力紧张等影响。12月底前除了美棉能运抵外,印度棉和西非棉都远水解不了近渴。
外运困局
进口棉鞭长莫及,新疆棉的出疆补充必须迅速落实。作为中国最主要的棉花产区之一,新疆棉花产量约占国内总产量的三分之一。
长期以来,疆棉外运的政府补贴政策让铁路成为疆棉外运的主渠道,但几乎每年疆棉外运的进程都颇为坎坷。业内人士表示,为了确保粮食、煤炭、天然气等“一级物资”的运输,很多地方铁路部门都减少了棉花运输车皮,这是棉花无法出疆的重要原因。
全国棉花交易市场新疆办事处吕家文主任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由自治区经贸委与铁路部门等部门参会的出疆重点物资铁路运输协调会上确定,11月份起计划日运输棉花出疆车皮数上调至300个,较突运前日均增加约100个车皮。
300个车皮是什么概念?乌鲁木齐铁路局运输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车皮约能运输30~40吨左右。
国家棉花交易中心今年8月通过考察曾预测新疆棉花2010年产量在310万吨左右(受9月天气影响,产量预计将会下降),而去年新疆通过铁路运输棉花出疆296.5万吨,当年实际产量307万吨左右。
据悉,目前尽管铁路全路处于抢运煤炭的关键时期,运力十分紧张,但棉花突运的目标非常明确:加大向乌鲁木齐局的棚车排空力度,同时加大新疆棉花装车力度。
铁道部有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9~10月,铁路部门以电煤运输工作、番茄酱抢运工作为主。除棉花外,蔬菜及西北地区瓜果、土豆、洋葱等季节性农副产品的运输也要保证。
数据显示,10月份全国铁路日均货物发送量达1006万吨,创下历史新高;截至10月31日,国家铁路卸车创下141075车的历史新高。
此外,为配合疆棉外运,中国棉花协会本月1日要求各下属单位统计棉花发运企业的运输需求以及新年度购买新疆棉的棉纺企业、棉花贸易企业的需求,同时本月起报送新疆棉待运数量。
此前的全国棉花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各方认为,从供需基本面上看,不足以支撑棉价如此暴涨,因此投机炒作因素占很大比重。

棉價 兩月 飛漲 萬元 新疆 日調 300 車皮 外運 困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014

車皮尋租拉下蘇順虎

2013-09-09  NCW  
 

 

原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兼營運部主任蘇順虎受賄來源全部是貨運渠道,其中來自煤炭運輸的受賄款項占總受賄額的近一半◎ 本刊記者 路炳陽 ? 羅潔琪 ? 張伯玲 文9月4日13點42分,當法警推開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二樓電梯間大門的一剎那,財新記者恰好與蘇順虎對視——這位59歲的原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兼營運部主任,此時頭髮花白,身材消瘦,神情憔悴而平靜。

原定當日上午的開庭,因雨天路堵,押送蘇順虎的警車被堵在八達嶺高速上,庭審推至13點45分。近四個小時的庭審,蘇順虎一應認罪,態度順服。

蘇順虎被指控的涉罪事實共三起,收受款物折合人民幣共計2400余萬元。

一是2003年 -2008年間,蘇利用鐵道部運輸局營運部貨運營銷計劃處處長的職務便利,為山西曲沃縣閔光焦化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張邦才提供煤炭運輸等幫助,收受錢款共計85萬余元。

二是2004年 -2010年間,蘇利用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兼營業部主任的職務便利,幫助江西省物資貿易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江西物貿公司)法定代表人周雲富解決煤炭運輸等問題,收受款物共計1194萬余元。

三是2008年 -2011年間,蘇為北京鐵潤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多次解決貨物運輸等問題,收受公司法定代表人段莉給予的款物共計1212萬余元。

從檢方披露的三家行賄公司看,蘇順虎受賄來源全部來自于貨運渠道,其中來自煤炭運輸的受賄款項占其總受賄額的近一半。據一位庭審旁聽人士介紹,在法庭上,蘇順虎曾辯稱,其為企業提供幫助,是因為鐵路系統的煤炭運輸很緊張。

蘇順虎案為人們認識鐵路貨運腐敗撕開了一個口子。在鐵路運力緊張時 期,在權力失繮、內控缺位的鐵路體系中, “點裝費”是鐵路貨運市場公開的秘密,也是蘇順虎權力尋租的衍生地。

蘇順虎的生財之道

一位鄭州鐵路局人士向財新記者表示,鐵路煤炭運輸主要包括兩部分,一是國家煤炭銷售的重點計劃,也稱重點合同煤;一部分是市場煤。兩類煤炭基本都是電煤。

一般來說,國家級和省級發電企業的用煤由國家保障運力,納入煤炭銷售重點計劃,執行較低運價;而地方小規模電廠大多只得走市場煤,沒有運力保障,實行市場定價。

在鐵路煤炭運力緊張時,地方電廠煤炭叫急,停開發電機組的事情並不罕見,為爭取運力計劃,不少企業 “打點”鐵路部門關鍵實權人物,以確保煤炭足額按時抵達電廠。這些打點名曰“點裝費” (鐵路行話,即為獲取點名裝運而花費的錢,實際多為行賄款) 。點裝費在鐵路系統和貨主間盡人皆知, “算不上什麼秘密” 。

另一位接近西安鐵路局的人士透露,市場煤的點裝費一般都是一次性交易,數額較小。蘇順虎作為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有機會參與國家煤炭銷售重點計劃的制定執行,這部分交易常以煤炭代理合同的形式長期掩蓋。這也是蘇順虎被控受賄事項金額巨大、時間跨度長的原因。

在2012年以前,鐵路運力異常緊張,尤在2010年以前,電廠等煤發電的現象層出不窮,國家由此一年一度地制定煤炭銷售重點計劃。但計劃只確定必保的煤炭運輸量,運輸指標給誰,什麼時候給,給多少,並無細化規範,實際上分配權都掌握在鐵道部。由此,貨車運力的尋租空間顯而易見。

上述接近西安鐵路局人士介紹,以江西為例,因江西遠離能源基地,江西的大型發電廠為拿到重點煤炭訂貨計劃和足夠的煤炭供應量,一般都會委托一家中間代理商負責與鐵路運輸部門和煤炭企業交涉,這種代理形式在煤運界司空見慣。江西物貿公司實際控制人周雲富,就是鐵路和電廠間的中間人。

這位人士透露,在2010年以前,陝煤入贛僅100萬噸 / 年。2009年底,陝西煤業化工集團(下稱陝煤集團)與江西省投資集團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將陝 煤入贛量擴大到600萬 -850萬噸 /年。

這就給了蘇順虎和周雲富巨大的可操作空間。2010年,陝西出省鐵路煤炭重點運輸計劃1000余萬噸,其中給江西豐城發電廠二期120萬噸,給江西華能井岡山發電廠80萬噸,給江西中電投新昌發電廠40萬噸,給河南華能沁北發電廠80萬噸,共320萬噸,占陝西省煤炭重點運輸計劃近三分之一份額,均由蘇順虎安排給了周雲富的公司負責代理。

這些代理業務以合同形式約定,均可在當年西安鐵路局批准的重點計劃運輸量中查到。 “那些年周雲富基本上壟斷了由陝入贛煤炭量的一半。 ”此外,據這位人士瞭解,2010年太原鐵路局重點煤炭運力計劃中,也有80萬噸由周雲富的公司代理髮運。

這些煤炭運輸到電廠後,電廠至少要支付給周雲富的公司每噸30-50元不等的代理費。以2010年320萬噸重點計劃計算,周所獲代理費至少有1.3億元。

西安、太原等相關路局人士對財新記者證實,2008年 -2010年間,蘇順虎每月都會打電話給路局,強行干預發運計劃。甚至煤炭企業當月未報請求車,並無用車計劃,蘇順虎也會壓制路局強行給車。相關路局人士對財新記者說,“其中緣由大家都心知肚明。 ”

“車皮” 尋租未竟

祖籍湖北的蘇順虎與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是同鄉。據知情人士透露,蘇工作能力出色,劉志軍對這位同鄉甚是關照。

蘇在升任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前,曾在西南小局——昆明鐵路局副局長任上短暫停留,隨後被調回鐵道部賦予重任。

細究蘇順虎案,發現其受賄形式較劉志軍案、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張曙光案更簡單直白。起訴書亦顯示,蘇案與劉案、張案並無多少交叉點。蘇順虎的辯護律師鄭福成對財新記者表示, “蘇順虎的案卷中沒有出現劉志軍,他與鐵道部窩案無關。 ”但僅從貨運一項,在點裝費上,蘇順虎就涉嫌獲得2400余萬元賄款,其收受賄賂效率之高絲毫不亞于劉張二人。

接受採訪的多位鐵路系統人士在談到鐵路貨運點裝費時,都稱這是鐵路頑疾的重中之重。

煤炭運輸中介公司是煤運資源緊缺背景下的產物。這些公司並不做煤炭生意,而是專門公關鐵路貨運部門,倒賣車皮運力指標。煤商和電廠並不和鐵路部門直接交涉,而是將 “點裝費”給這 些中介公司,由其從中運作。上述接近西安鐵路局的人士稱,運力緊張也有主觀的人為原因。在索要點裝費最猖狂的時期,某些鐵路貨運部門的人會故意以各種借口拖上幾個月不發貨;即便發了貨,也要在運輸途中拖延,讓企業等得心急火燎,這時誰給錢就可獲得及時發運的“通行證” 。

這位人士表示,蘇順虎僅是鐵路貨運體系既得利益者中的代表性人物。在全路貨運體系中,依靠貨運、點裝費發家的“蘇順虎們”多如牛毛。抓住一個蘇順虎,可否震懾依附在這個體系中衆多蛀蟲?目前仍需要觀察。

一位中國鐵路總公司(下稱中鐵總公司)人士也對財新記者坦言,蘇順虎受賄很大程度上與鐵路運力緊張的時代背景有關。自2012年以來,隨著高鐵和客運專線的大量開通,中國鐵路運力緊張形勢大有好轉,這就使點裝費沒有了可依附的載體,且當前推行的貨運組織改革使車皮分配更加貼近市場需求,鐵路貨物運輸中的行政審批也在不斷減少,目前鐵路貨運市場的尋租空間已被不斷壓縮。

中鐵總公司自今年6月15日起正式推行貨運組織改革。在財新記者就貨運組織改革進行採訪調查時,確有貨主反映,貨運一口價政策的透明化,讓部分違規收費銷聲匿跡,貨物運輸成本有所降低。

但另一位北京鐵路局貨運部門工作人士表示,當前鐵路內部通過倒賣車皮尋租的空間雖有所減少,但並未絕跡。

比如某些時效性較強的貨物,先發後發對貨主來說至關重要。這時貨主只有暗中向關鍵人物送錢搞“點裝” ,才能迅速請到車皮,保證準時、准點、全額、安全地發送到達。

他認為,目前鐵路仍有許多運力被控制在少數權力人士手中。這些如蘇順虎一樣的既得利益者,是鐵路系統下一步改革的最大阻力。


車皮 尋租 拉下 下蘇 蘇順 順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19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