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唐移動TD蹇途

2013-05-27  NCW
 
 

 

大唐移動基站頻傳“被搬遷”,曾經的TD技術標準

主導者步履維艱

◎ 本刊記者 覃敏 文實,中國移動目前更傾向選擇的供應商是華為、中興,而非大唐移動。上述分析師則告訴財新記者,4月下旬,業內已知大唐移動在昆明的 TD-SCDMA 基站被國內某設備廠商搬遷。當時業界都在討論,在激烈的競爭下,大唐移動TD-SCDMA 市場發展得較好的寧波、青島等地可能也有 “被搬遷”之虞。

基站搬遷是通信設備市場常見的競爭手段。通信設備商往往通過免費或提供優惠條件替換掉競爭對手原來部署的基站,擴大自己的地盤,再深耕細作,通過擴容、提供服務等獲取長遠收益。

大唐移動市場部總經理王舸對財新記者就在中國移動即將拉開 TD- LTE 大規模招標之際,大唐移動基站“被搬遷”的消息卻不斷傳來。曾經的 TD 技術標準主導者——大唐移動,現在怎麼了?

中國移動的 TD-SCDMA 已歷經六次招標,各廠家的技術、產品逐步趨同,但大唐移動的位置似乎越來越尷尬。一位通信行業分析師稱,自第三、四期 TD-SCDMA 建網以來,大唐移動的基站已被中興、華為搬遷了許多,“六期招標累計下來,大唐移動當前的整體份額不足10%” 。

中國移動內部人士向財新記者證表示,大唐移動在一些城市確實受到威脅,但目前尚屬正常的市場博弈。真正的搬遷尚未發生。

一位中國移動內部人士稱,大唐移動正失去 TD-SCDMA 的領導地位,在當前競爭中處於守勢。大唐移動為何落到如此不利境地?未來出路在哪?獨立電信分析師尚斌認為,最本質的問題 在於大唐移動的基因——研究院出身的大唐移動在國有體制下,無論是產品還是市場化能力,都難與中興、華為等通信設備巨頭競爭。4G 時代到來後,隨著愛立信、諾西等國際廠商更深入地參與中國市場遊戲,競爭將更加激烈,大唐移動或許只能到細分市場尋找機會。

“被搬遷” 的背後

盡管中國移動已確定主推4G 戰略,3G 時代的 TD-SCDMA 仍在適度擴張。

市場普遍預計,在中國移動四網協同戰略下,今年中國移動要銷售1.2億台 TD 終端,第六期二階段 TD-SCDMA 招標可能會與 TD-LTE 招標同步進行,且招標計劃可能還會擴大。

尚斌認為,中國移動用戶遷移到4G 的 TD-LTE 網需要一定時間,在此過程中對 TD-SCDMA 的需求仍將增長。

王舸也認為,TD-SCDMA 至少還有三到五年的發展,之後還會像2G 那樣存在,設備採購維護會持續更長時間。

TD-LTE的布局也與TD-SCDMA 密不可分。中國移動要求 TD-SCDMA 基站必須能夠升級到 TD-LTE,這樣一來,在 TD-SCDMA 市場跑馬圈地就是一件攸關未來戰略的要事,這令設備商間的廝殺搶拼陡然升級。

上述中國移動內部人士稱,大唐移動基站不斷被搬遷的主要原因:一是大唐移動的產品在技術、質量及價格上不占優勢;二是其售後服務不太好,當出現一些緊急通信事故時不能及時響應。

2009年,中興曾經搬遷過大唐移動廣州 TD-SCDMA 基站。一位中興內部人士告訴財新記者,當時大唐移動主打 TD-SCDMA 宏基站,中興、華為則已研發出分佈式基站。大唐移動的設備須用九根饋線從鐵塔上接進機房,這九根饋線幾乎有人的小胳膊那麼粗,還有風吹日曬等問題,給中國移動造成很大困擾,簡直是“機房進不去、鐵塔也上不去” 。但中興的分佈式基站只需光纖那麼細的饋線,且距離短、信號強。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移動自然傾向選擇 用中興的設備替換掉大唐移動的設備。

華為、中興的市場營銷素來“彪悍” 。據財新記者瞭解,在長株潭地區的 TD-SCDMA 招標中,華為就曾開出買一贈五的優惠條件;在昆明、廣州等地招標中,中興也曾拋出免費贈送價值千萬元設備的 “繡球” 。

“現在大唐移動還有很大出貨量, ”王舸稱, “在 TD-SCDMA 市場上,大唐移動整體市場份額達到25%,仍屬第一集團陣營。 ”他解釋,愛立信、烽火通信等設備商在 TD-SCDMA 市場上OEM(即代工生產)大唐移動設備,25%是綜合起來的市場份額。

如不包括愛立信和烽火的部分,據民生證券統計,大唐移動在中國移動六期招標結果的累計市場份額大約10%。

“中興、華為擁有多個產品線,無論資金還是產品運營能力,都是大唐移動比不上的。 ”四川通信設計院副總工程師程德傑稱。而在上述中國移動內部人士看來,除了大唐移動,中興也在擔心基站被華為搬遷。

內憂外患

在多位接近大唐移動的人士看來,內憂 外患包圍之下,大唐移動正面臨巨大危機: TD-SCDMA 市場有中興、華為虎視眈眈,TD-LTE 市場更是國內外巨頭環伺;而內部自身發展目標和路徑又不清晰,人事更迭頻繁。從市場層面,當前 TD-SCDMA 市場已相對穩定,大唐移動很難突破。

至於 TD-LTE,業界多認為未來雖可由TD-SCDMA 升級,但兩者大多是物理層的聯繫,延續性並不大。

但王舸認為,TD-SCDMA 的延續性體現在三方面:一是技術上,TD- SCDMA 與 TD-LTE 雖不是純標準的延續,但8天線、軟特性應用、干擾抑制等技術是通用的;二是產品上,中國移動從第三期開始要求 TD-SCDMA 基站支持雙模,所以大唐移動大部分TD-SCDMA 基站可實現 TD-LTE 升級;三是組網上,大唐移動只需在 TD- SCDMA 網絡上做一些簡單處理就能很快 組 網, 在 TD-SCDMA、TD-LTE 雙網協同優化上具備優勢。

不過,王舸也意識到,TD-LTE 時 代的競爭要比 TD-SCDMA 時代激烈得多。愛立信、諾西、阿朗等國外廠商在 TD-LTE 標準制定、測試初期就已參與,不像在 TD-SCDMA 時代,很多國外廠商還需在大唐移動 “轉道手” 。

德國電信高級分析師孟曉川認為,4G 時代是全球性競爭。大唐移動產品線單一,不能很好地形成產品綑綁銷 售;另外,與其他設備商相較,大唐移動的體量太小,運營經驗也較短。

大唐移動自己也意識到了危機,一直在謀求向 “多元化” “服務型”企業轉型。據一位內部人士介紹,大唐移動于2010年開始走多元化路線,成立了信息服務事業部、終端事業部、政企服務部等多個部門。 “但因戰略方向和發展路徑不清晰,轉型非但不成功,還造成了內部混亂。新成立的部門變動很大,部門主管幾乎一兩年就調整一次。 ”大唐移動高層亦頻繁更迭。上述內部人士稱,自2007年底唐如安辭去總裁職務後,大唐移動總裁幾乎每兩三年就換一次。接任者謝永斌于2009年12月辭職,其繼任者李珠袁也于近日調任公司副董事長。 “人事更迭頻繁,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業績壓力太大。這些年大唐移動一直虧損,已屬不良資產。 ”2011年,大唐移動實現營業總收入16.7億元,營業利潤虧損1.18億元;2010年虧損得更厲害,營業利潤虧損高達3.99億元。

先天基因錯配

北京郵電大學教授闞凱力認為,大唐移動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局面,症結在於它的基因。大唐移動前身是原郵電部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其思維慣性更多的是考慮政治和科研“成果” ,而非市場。

1998年,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組建大唐電信股份公司並在 A 股上市,隨後成立大唐電信集團。大唐電信集團代表中國向國際電信聯盟(ITU)遞交了 TD-SCDMA 標準建議。該建議于2000年5月被 ITU 採納,與 WCDMA、CDMA2000一道成為3G國際標準。

大唐電信集團從此高舉 “中國自主知識產權”標識的 TD-SCDMA,試圖 打造一條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鏈。2002 年3月,大唐移動正式掛牌,國有控股,註冊資本1.58億元,初始股東包括大唐電信集團(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 、上海中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郵電通信設備股份有限公司、遠智開發責任有限公司,其中大唐電信集團占股93.6%。

據大唐移動提供的資料,截至2007 年底,其在 TD-SCDMA 上累計投入約20多億元,其中約五分之三是銀行貸款,約五分之二來自國家項目資金、技術有償轉讓、專利許可授權等。“大唐移動並非市場化思維下的產物。2007年以前,大唐移動的20多億元投資並未獲得回報,但它顯然打算繼續投資下去,以為投資會創造出需求。 ”一位資深通信業人士說。

大唐移動本意是要成為中國的“高通” ,但為何難以從收取專利費用上獲益?上述通信業人士認為,一是 TD- SCDMA 本質上是基於 CDMA 的技術,最基礎的專利仍掌握在國外廠商手里,且愛立信、諾西、中興等在 TD- SCDMA 上都有防禦性專利可供交叉授權使用;二是大唐移動難以靠一己之力帶動 TD-SCDMA 整個產業鏈,因為不存在專利共享,很多公司尤其國際通信公司不願參與TD-SCDMA產業鏈。

在專利無利可圖的情況下,大唐移動只能依靠出售網絡設備,收回研發中的投入。囿于研究院出身,大唐移動的思維慣性又不適應市場競爭。

據闞凱力回憶,2006年,中國移動在廈門建 TD-SCDMA 試驗網,設備由大唐移動提供。當時的 TD-SCDMA 天線又大又重,像三塊0.8×1.2米的“大門板”連在一起,三套發射和接入設備,幾十根饋線,加起來有好幾百公斤,全部要安裝到鐵塔頂上,搞得中國移動苦不堪言。一旦刮颱風,後果更是不堪設想。對此,中國移動提出改進要求,而大唐移動稱, “我的設備已通過了測試指標,怎麼安裝是你們的事。 ”“如果是華為或中興,遇到這種情況,肯定會第一時間響應客戶需求進行產品改進。大唐移動不管。 ”闞凱力說。

大唐移動的運維團隊力量亦相對薄弱。據孟曉川介紹,大唐移動的維護團隊一度只有100多人,每個省只有幾個人值守,與中興、華為的差距很大。

未來需 “斷奶”

王舸告訴財新記者,大唐移動在推 TD- SCDMA 產業化之初,設想過三種結果:一是 TD-SCDMA 失敗了,大唐移動也失敗了; 二是TD-SCDMA成功了大唐移動失敗了;三是 TD-SCDMA 成功了,大唐移動也成功了。 “現在,我們認為是第三種結果。 ”在王舸看來,2000年前後,以交換機起家的大唐電信行將沒落,把希望都寄托在 TD-SCDMA 上。現在 TD SCDMA 已擁有一億多用戶,國內外終端廠商廣泛參與,芯片、網絡設備亦能供應,產業鏈頗具規模。大唐移動也依托TD-SCDMA活了下來。

但大唐移動的存活對政策、補貼銀行貸款依賴甚重,步履維艱。 2004年在政府撮合下,上海貝爾以2.5億元入股大唐移動以加速 TD-SCDMA 商用2007年,國開行為大唐移動提供46億元為期15年的免息貸款;同年,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也以15億元入股大唐移動。在2011年之前,大唐移動每年都享受數億元政府補貼。

除了資金上直接或間接扶持,整個中國移動通信產業都為支持 TD SCDMA付出代價。

業內普遍認為,中國直到2009年月才正式發3G 牌,等待 TD-SCDMA 技術和產業鏈的成熟是拖延原因之一中國移動要求國內外設備商的4G 系統、芯片、終端等必須向後兼容 TD SCDMA,單個芯片必須同時支持 TD LTE\TD-SCDMA 制式,以便為國內TD-SCDMA 產業鏈廠商贏得先機。而被迫綑綁在 TD-SCDMA 上的中國移動,幾年下來在 TD-SCDMA 網絡建設上投資超過1800億元、終端補貼超過300億元,卻失意于3G市場。

大唐移動勢必要從政府 “斷奶” 。

據知情人士透露,2011年政府給予大唐移動的補貼已經少了很多,由2010年的2億元縮減成了600多萬元。

工信部內部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TD-SCDMA 只是給國內企業參與移動通信市場競爭的機會,通過政策疏導給 予產業鏈一定發展空間,未來怎麼走、走成什麼樣,還要靠企業自己的實力。

言下之意,不會對“國家隊”大唐移動有特別 “關照” 。中國移動則在從推出TD-LTE 標準之初,就擺出了更開放的態勢。這意味著 TD-LTE 市場不再是一個封閉的、惟有中國廠商獨舞的遊戲,而是一個開放的、國內外企業各顯神通、充分競爭的市場。

原信息產業部部長吳基傳早年曾回顧中國移動通信發展的經驗與教訓:第一代移動通信,也就是大哥大時代,中國採用歐洲的技術、美國的頻段,非驢非馬,結果沒有規模經濟性,設備昂貴,還不能漫遊;到了2G時代,中國採用了 “原汁原味”的 GSM 技術,才創造了當時移動通信大發展的好局面。

未來怎麼辦?王舸稱,大唐移動將依托 TD-SCDMA 繼續探索多元化發展路徑,目前已在專網、政企服務市場以及國際化市場打開局面。今年4月,大唐移動承建的中海油潿洲油田群TD-LTE 無線專網通過驗收,這是國內第一個海面4G 無線專網。2012年,大唐移動成立政企網事業部和行業應用事業部,為客戶提供定制化解決方案,目前已與貴州省政府、中石油等大客戶簽訂合同。此外,大唐移動還成立了國際事務部,在國外推廣 TD-SCDMA 或TD-SCDMA+TD-LTE產品。

孟曉川認為,大唐移動未來仍難與其他通信設備巨頭較量,如避開鋒芒,深耕細分市場,或能分得一杯羹。


大唐 移動 TD 蹇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27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