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女獅王 六福集團執行長莊豐如

2010-7-29 TNM





企業公主有二種,一種花俏如蝶,跑趴展身家;一種強悍如獅,獵食展本領。

莊豐如屬於後者。但小時候,母親擔心她無法在重男輕女的家族生存,要她學琴,長大養活自己。

她生性好強,十年前,打下六福皇宮飯店品牌,六年前,重整年齡跟她相仿的六福村,今年更催生關西六福莊。

從不被看好的獨生女,變成扭轉家族企業的執行長,莊豐如要證明,在弱肉強食的競逐中,女獅王也可征戰叢林。

頂著七月艷陽,莊豐如帶我們一探「關西六福莊」。行經野生動物園區,「這隻長頸鹿寶寶前天才出生,環尾狐猴春節前也剛添二隻小猴。」她熟稔地抓起一把草餵食,長頸鹿立刻湊嘴上前,旁人一陣驚呼,她眼底盡是溫柔,「我從小就跟動物一起玩。」 管理 變身女獅王

一路走來,她始終輕聲細語,表情像是莊園裡的可愛動物般,直到行經餐廳,她杏眼圓瞪,「要以當地農場、當令有機蔬菜為主…肉、碳水化合物與蔬果搭配比例再修正。」「這吧檯誰設計的?太高了!」可愛動物突然變身女獅王,這才讓人意識到她是六福集團的執行長。

三十多歲的她,剛領著也三十多歲的六福村,打了一場辛苦的仗。就在今年六月,高雄義大世界主題樂園試營運,加入搶食每年暑假超過三百萬人次遊客商機,也提前引爆全台二十四家主題樂園混戰。

從劍湖山廣告強打鬼屋新設施,到九族文化村的日月潭纜車,業界莫不競相砸大錢擴充設備,但莊豐如早已搶在今年初,就推出結合六福村野生動物與主題樂園的生態度假飯店「關西六福莊」。

訴求打開窗戶,就能與動物零距離接觸,讓關西六福莊幾乎天天客滿,半年來已為集團挹注上億元營收。而光六福村營收就較去年同期成長六成,帶動集團年營收上看二十三億元,較去年成長近二成。

課題 學出言稱讚

六福村創於莊豐如的祖父莊福之手。莊福做醬油起家,一九七二年創立六福客棧,第二代莊秀石接班,經營觸角一路擴充,飯店、野生動物園、主題樂園、房地產開發、一禮莊園烘焙、餐廳等。

其中,關西六福莊與新品牌一禮莊園由集團第三代、莊秀石的獨生女莊豐如一手催生。當記者問起莊秀石對關西六福莊看法,莊豐如突然靜默幾秒,「他沒說什麼,就表示沒問題吧!他這個人很吝於稱讚的…」

「我從小就不是在一個被鼓勵的環境下成長。」「所以我常跟員工說,非得要別人肯定嗎?難道你對自己沒有一點自信?」但她也說:「有時候,看到員工真的表現不錯,想誇獎卻說不出口,我也在學習。」

習琴 抗重男傳統

身為莊家第三代,她剛滿週歲就跟著父母到六福客棧上班。每天人來人往,祖母擔心她走丟,還特地打了手鐲,刻上電話讓她戴著,她至今仍留著手鐲。

莊家傳統重男輕女,莊福連生四個兒子後,仍抱怨第五個怎麼是女兒。

大 家族的競爭,反應在母親的擔憂上,「我三歲就獨自被丟到夏令營好幾天。媽媽還要求我學樂器,因為她擔心我以後自己一人,有一技之長,起碼還能彈琴謀生。」 莊豐如後來赴美留學,主修旅館管理,一九九七年,六福皇宮在莊秀石主導下與國際飯店集團Westin簽約,鎖定歐美頂級商務客市場,那時她才被父親叫回來 幫忙。

雖然是六福集團的小公主,但也得跟著跑工地、挑建材。員工回憶說:「她剛來時很低調,有些新進員工還不曉得她就是集團小公主。」

二○○○年,六福皇宮開幕,莊豐如鎖定女性與商務客層,推出庭園式咖啡,並定期舉辦女性研討會與精品特賣,首年就盈餘,更創當時全台最高平均房價六千元,住房率八成記錄。

其實,一九七九年,關西六福村風光開幕時,莊豐如才五歲,已跟在祖父莊福、父親莊秀石身旁剪綵。那陣子,莊秀石忙到沒時間刮鬍子,落腮鬍成了他的註冊商標。「六福村對我而言有很特別的意義。」莊豐如說。

這塊集團的老招牌,雖曾創下年營收十億元佳績,一九九七年更帶動六福股價攻上三百元;但隨著劍湖山等越來越多主題樂園加入競爭,卻漸顯老態,股價一度跌剩十元。

相較於劍湖山後來居上,連續數年來客數破百萬人次,六福村雖努力追趕,業績卻總是上下起伏,屈居第二。

瘦身 活化老字號

「六福村畢竟三十多年了,組織難免老化。」六福皇宮上軌道後,莊豐如把目標放在六福村,二○○四年開始組織重整,除精簡三成人力,降低成本,並催生關西六福莊度假飯店,替老字號注入新血。

其實,關西六福莊原本定位為年輕人遊玩的主題樂園附屬旅館,「但學生一年僅做寒暑二次生意,其餘時間怎麼辦?」莊豐如邊蓋邊修正,「動物會繁殖,這些都是我們的資產,加上這幾年自然生態旅遊是主流。」

結合六福村野生動物資源打造的關西六福莊,訴求打開窗就能與長頸鹿、犀牛等動物互動,試賣首月便創近二千萬元月營收。莊豐如也驚訝,「我知道方向是對的,但沒想過這麼快就被市場接受。」

二○○九年,由莊豐如主導的新品牌Elite Bakery(一禮莊園烘焙坊)進駐頂級百貨BELLAVITA,短短半年,創近三百萬元月收記錄,吸引一○一百貨等十家業者主動爭相邀約設櫃。 汰弱 面對不諒解

莊豐如說,推新品牌是想為集團找尋新出路,「飯店的投資太大、回收太慢。我們有很多優秀的員工、產品與服務,好比說陳清海師傅,十年前就已經是主廚,如果飯店不擴展,這些人的發展也就這樣了。」

「如果員工想創業做老闆,沒關係,提案來,集團有資源可以協助,但是我常常口水都說乾了,沒人理解。」莊豐如不得不自己跳下來,領著員工把Elite這個新品牌做出來。

莊豐如努力下,今年六月主題樂園營收破六千萬元,較去年同期成長六成以上,六福皇宮也突破九成住房率,加上組織重整效益顯現,營業成本降低一成以上,利潤成長。莊秀石開心肯定,集團今年轉虧為盈。

但六福集團歷經三代,事業體枝葉繁茂,如何汰弱留強,莊豐如母獅般的強硬性格又出現。「長春戲院要結束,我也不捨,我相信有人不諒解,但我們是上市公司,要為股東負責。」長春戲院原由莊豐如的姑姑莊淑華負責,雖轉型播放藝術電影建立口碑,仍不敵現實市場,於去年忍痛結束。

位高 坦言很孤單

「我是莊家人,也是企業經營者,角色分寸必須拿捏。」二○○四年,莊豐如在父親莊秀石支持下,接任執行長,也扛下集團轉虧為盈的重擔,「家族曾有人反對,父親說,看誰要做,就給誰做呀!」

「這位置很孤單,也很寒冷!」她開始學著隱藏自己的感情,謹慎在經營者、女兒、老闆、莊家成員、母親、妻子之間,亦剛亦柔,轉換角色。

母親章素美說,莊豐如從小就要求完美,「字寫不滿意,別的媽媽是幫小孩擦掉要他重寫,她不是,擦到我看不下去,還得把橡皮擦搶過來。她從小獨立,因此她選擇要做的事情,我們都會支持。」

莊豐如卻說,如果可以選擇,她寧願不回集團,但「當初就是看爸爸很辛苦,才想回來幫他分擔。為家人做的決定,我不會後悔。」 莊豐如小檔案

出生:1974年

婚姻:已婚、育1女

學歷:美國加州州立理工大學

經歷:六福皇宮企劃、總經理特助、六福旅遊集團營運執行長

最喜歡:與家人相處

最討厭:員工不誠實

經營哲學: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後記

莊 豐如從小與動物為伍,對動物特性如數家珍。她上幼稚園時,老師問斑馬身上有幾種顏色,莊豐如舉手搶答:「3種。」遭老師否定,還打電話跟她母親關切,「妳 女兒怪怪的,斑馬只有2色,可能要帶她去看醫生。」莊秀石在旁聽聞,暴跳如雷為女兒辯護,「誰說的,品種不同,六福村的斑馬就有3種顏色。」

莊豐如偶而感嘆父親鮮少稱讚,其實這些年,面對外人詢問、質疑,莊秀石始終力挺女兒,給女兒表現打滿分。就像多年前,那個跳出來捍衛女兒的老爸。
 



獅王 六福 集團 執行 長莊 豐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9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