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避談降準央行祭出新工具 節前“錢荒”暫緩

1月22日,Shibor(上海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結束連續六日的全線上漲,一個月品種終結51日的連漲,宣告春節前持續緊繃的市場流動性暫松一口氣。這緣於上周五(1月20日)央行祭出的一招創新工具為幾家大型商業銀行提供了臨時流動性支持。

據了解,此次“臨時流動性便利”(TLF)操作相當於註入6500億元資金,期限為28天,資金成本與同期公開市場操作(OMO)利率大致相同。

市場人士分析,節前的流動性暫時無憂,但節後到期的壓力仍然不容小覷。貨幣工具創新也體現出政策面臨的兩難。一方面,央行為了堅持穩定中性的貨幣政策基調,輕易不能采取普遍降準的方式;另一方面,現有的公開市場操作、MLF(中期借貸便利)等工具在資金的成本和期限方面又不能完全滿足流動性需求。預計今年貨幣政策操作擴大抵押品範圍是必然選項。

央行出新工具放水應急

上周五,有媒體報道稱,因春節前流動性缺口過大,央行給工農中建交五大行分批次定向降準,期限為28天。

不過,隨後央行通過官方微博否定了“降準”傳聞,表示是通過“臨時流動性便利”操作為在現金投放中占比高的幾家大型商業銀行提供了臨時流動性支持,操作期限28天,資金成本與同期限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大致相同。

這一操作的主要目的是“為保障春節前現金投放的集中性需求,促進銀行體系流動性和貨幣市場平穩運行”。

同日,央行還在公開市場進行了500億元14天期逆回購操作、600億元28天期逆回購操作。上周央行公開市場累計凈投放11300億元,創下單周最大凈投放紀錄。

央行還稱,這一操作可通過市場機制更有效地實現流動性的傳導。

申萬宏源首席宏觀分析師李慧勇認為,央行旨在通過TLF針對性解決節前資金面壓力。前期人民幣匯率壓力較大,外匯占款下滑疊加節假日因素,導致流動性持續緊張和利率大幅波動。雖然近兩周央行通過逆回購和MLF等工具向市場投放了大量流動性,但以跨節資金價格為代表的短期資金利率仍持續上行。本次央行向大行定向提供臨時流動性便利,體現了應對春節期間流動性暫時性緊張的針對性。

根據測算,預計本次釋放流動性約6500億元,期限為28天;本次臨時流動性便利操作雖然無抵押物,但成本與同期公開市場操作一致,為2.55%,低於MLF的3.0%。

“此外,本次臨時流動性便利操作盤活了一部分準備金,將提高貨幣乘數,有助於流動性的恢複。”招商證券宏觀分析師閆玲表示。

近期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我國2016年12月末外匯占款余額21.9萬億元人民幣,環比下降3178億元,連續14個月下降,且連續兩個月降幅超過3000億元。去年全年,中國外匯占款下降約2.9萬億元。

天風證券固收分析師孫彬彬表示,目前流動性超預期緊張主要有三個原因:首先,商業銀行新增貸款、存款等跟隨公歷月份波動,而現金漏出則跟隨農歷變動。今年春節位於1月份,比照歷史經驗,會額外多出5000億元左右的現金漏出,這一點從近期快速攀升的Shibor也能窺知一二;第二,信貸超預期。去年年末和本月第一周信貸明顯超預期,商業銀行新增資金超預期占用,加劇緊張局面;第三,MLF到期未續做。近期有大量MLF密集到期,就上周而言,到期兩筆都未續作,MLF回籠的資金需要央行進行投放對沖,MLF資金相對期限更長,到期續作情況更明顯地反映了刨去短期擾動因素後央行的真實態度。

春節前流動性暫時無憂

自上周五TLF操作一出,上周日市場流動性出現了明顯的緩和。專家分析稱,節前的流動性緊張暫時告一段落,但節後到期壓力仍然比較大。

1月22日,Shibor結束連續六日的全線上漲,隔夜Shibor跌18.7個基點報2.1890%,結束六連漲;1個月期跌1.16個基點報3.8080%,終結51個交易日連漲。不過,7天、14天、3個月期Shibor均仍上漲,其中,3個月期漲0.88個基點報3.8301%,創2015年5月17日以來新高,連漲67個交易日,是2010年底以來的最長連漲周期。

李慧勇認為,本次操作再次穩定市場情緒和預期,節前流動性再出現大幅波動的概率較低。但在國內經濟總體穩定、PPI加速沖高以及特朗普宣誓就職美國總統的背景下,利率總體仍將維持在高位,至少要一季度之後才能迎來實質下降。

據中信證券固收團隊測算,節前將有總計6575億元流動性到期,包括4400億元7天逆回購、200億元28天逆回購,1175億元1年期MLF,800億元3個月國庫定存。而節後至2月底,若不計此次臨時流動性便利操作,總計將有16950億元流動性到期,包括500億元14天逆回購、14400億元28天逆回購,2050億元1年期MLF;若考慮此次TLF操作到期,則節後資金到期量將上升至23450億元,資金回籠壓力較大。盡管考慮到節後現金回籠,但流動性的缺口仍然不小。

“站在這個時點,節後資金面走勢更為重要,其中的重點仍然是央行態度。目前來看央行總體態度仍然偏緊,要關註節前大量投放到期續作情況,謹防央行多角度釋放信號情況下市場預期偏差與央行實際態度沖突帶來的資金利率大幅波動。”孫彬彬指出。

中金1月22日也表示,目前央行從1月份以來累計投放的流動性規模大概在1.6萬億~1.7萬億元,與流動性收緊因素相比,仍有一定缺口,預計央行在春節前仍需要進一步投放流動性來緩解資金面緊張的影響。

貨幣政策陷入兩難

此次央行采用創新工具臨時為市場流動性救急,有市場人士解讀為這相當於一次“定向+定期”的降準,但央行仍舊避免提及“降準”,體現出維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的態度。

不過,“貨幣工具創新也體現出政策面臨的兩難。”李慧勇表示,央行同時受制於外占長線下行和降準信號意義太強的雙重壓力,本次臨時流動性便利就是在此背景下的創新。一方面,在逆回購短期凈投放創新高,以及前期連續進行MLF操作導致交易商質押券不足的情況下,貨幣工具創新成為對沖貨幣投放缺口和平滑短期流動性的必要手段;另一方面,本次臨時流動性便利明確定向、定期,資金成本也維持在同期限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水平上,避免了市場過度解讀和流動性過度釋放。

在他看來,2017年外占下行壓力不比2016年小,逆回購+MLF的政策組合仍將是對沖的主力,但政策工具更靈活將是趨勢:一是可以延長MLF的期限;二是擴大質押品範圍;三是如果本次TLF操作效果較好,未來類似的創新工具的運用也將增加。

從抵押品的角度看,中信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明明認為,TLF操作可解燃眉之急,但擴大抵押品範圍才是政策方向。

2016年12月底全國性商業銀行持有的國債和金融債合計約11萬億元,目前公開市場操作和MLF的余額47788億元,後者占比約43%,考慮到配置和交易戶的區別、統計範圍的問題,這一占比可能更高,導致了春節前進一步加大MLF和公開市場操作的量受到約束。

明明表示,通過階段性降準可以解決抵押品不足的燃眉之急。但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在“適應貨幣投放新方式”的要求下,全面降準不可期,臨時流動性便利更多對應春節此類特殊時點,所以擴大抵押品範圍才是根本之道。他預計,今年貨幣政策操作擴大抵押品範圍可能是必然選項,而從政府負債角度看,地方債可能是可增加的抵押品選擇。

避談 談降 降準 央行 出新 工具 節前 錢荒 暫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45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