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為什麽說惡搞視頻在走向衰落?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710/164039.shtml

為什麽說惡搞視頻在走向衰落?
南七道 南七道

為什麽說惡搞視頻在走向衰落?

隨著視頻產業的不斷發展,種種跡象表明,惡搞視頻正在走向衰落。

 

來源 | 南七道(ID:nanqidao)

 

作者 | 南七道

 

有人認為,網絡世界的每一天都是愚人節,因為裝瘋賣傻、戲弄他人是博出位最簡單的辦法。相聲和小品中總有一個“笨蛋”擔當,他們雖然是被吐槽的對象,但所有的笑料和包袱也都與他們相關。

在互聯網中,惡搞視頻就是這個“笨蛋”擔當,十分受觀眾歡迎。尤其在視頻產業發展初期,視頻類型比較單一,惡搞視頻是當之無愧的流量之王。但隨著視頻產業的不斷發展,種種跡象表明,惡搞視頻正在走向衰落。

惡搞視頻有多受歡迎?

在早期,惡搞視頻的整蠱對象一般局限於親朋好友等熟人圈子。事實上,這種和親近的人開玩笑的行為,在生活中很常見,而惡搞視頻不過是把它放大之後記錄下來。比如Youtube博主Jimmy Kimmel的視頻“孩子們聽說我把他們的萬聖節糖果都吃掉了”,就是極為典型的早期惡搞視頻。

“萬聖節挨家挨戶要糖果”是美國孩子的經典遊戲,而Jimmy會在影片中告訴孩子們,他把他們辛苦要來的糖果全部吃掉了,而孩子們的反應大都是發脾氣、爆哭。視頻一經推出就大受歡迎,播放量超過5870萬。這甚至演變成一種經典的整蠱方式,每年都有大量家長將整蠱小孩的視頻發給Jimmy,由Jimmy整理成合集發布。

自2012年起,Jimmy連續5年推出萬聖節整蠱小孩系列,每年的播放量都突破千萬。“萬聖節整蠱”系列已經成了惡搞視頻史上最有影響力的系列之一。

既日常又有一定的戲劇性,是惡搞視頻開始火爆的一個重要原因。Youtube曾在2013年,評選出排名前10的惡搞視頻博主,他們的總體播放量就超過了350億,其中播放量最高的PrankvsPrank,單頻道的播放量就超過了3億。

Youtube官方也十分重視惡搞視頻的影響力,在當年的愚人節,Youtube首頁就出現了由官方推薦的惡搞視頻合集。合集內視頻單條的最高播放量高達1億2千萬,最低的播放量也有400萬。

在中國,惡搞視頻往往贏了熱度、失了人心,在微博有200多萬粉絲的小羅惡搞就是如此。他擅長操作街頭約架、開豪車搭訕等極具爭議性的話題,比如最近一期惡搞拜金女的視頻,播放量高達123萬,但評論都很負面,“死拖別人上車,還說別人是拜金女”、“莫名其妙整人,看了真惡心”等等。

9

粉絲點開惡搞視頻往往只是為了找樂子,而不是認同視頻博主的做法和價值觀。而隨著搞笑視頻市場不斷擴大,用戶的選擇越來越多,流量虛高卻缺乏影響力的惡搞視頻開始走向衰亡。

惡搞視頻如何走向衰亡?

隨著越來越多的惡搞視頻走向街頭,被整蠱對象的範圍不斷擴大,惡搞視頻的“惡名”也開始迅速傳播。因為為了讓視頻更有趣,惡搞視頻博主會故意試探弱勢群體,比如老人和小孩,利用他們的笨拙反應來逗笑觀眾。

在早期,老人和小孩的惡搞之所以會大受歡迎,是因為被惡搞的人和視頻博主往往彼此熟悉,他們的所有行為,都可以被定性為和熟人之間無傷大雅的玩笑。但整蠱對象一旦擴大到街頭,任何一個陌生人都有可能遭殃,這其實某種程度上觸犯了人們的道德雷區,尤其整蠱對象的選擇往往很隨機,會讓人們產生一種危機感,“下一個被整蠱的可能就是自己”。

同時,惡搞視頻的流量是虛流量,很難進行商業變現。以Youtube頭號惡搞視頻博主PrankvsPrank為例,他們曾經推出一條視頻,主要內容是男人騙自己的女朋友,他把她的貓扔下樓了。這條視頻的播放量超過650萬,但基本沒有給他們帶來任何收益。

暫且不論這個玩笑是不是觸及到了動物保護的禁區,這個視頻的邏輯其實是通過恐懼,以及恐懼的反轉來引人發笑。這樣的視頻很難吸引商家投放廣告,而通過播放量所獲得的平臺分成,與拍攝成本相比微不足道。

同時,受制於視頻時長以及視頻內容,相比起其他視頻,惡搞視頻的分享量和轉發量都非常少。而在社交媒體時代,互動為王,惡搞視頻的優勢地位進一步受損。

而且惡搞視頻的拍攝往往很局限,可供創新的空間不大,視頻博主之間的同質化競爭很嚴重。當市場上大量充斥著同類視頻的時候,人們很容易就審美疲勞。而隨著視頻產業的不斷發展,不僅搞笑視頻的種類越來越多,垂直領域視頻也越來越豐富,這都進一步分散了人們的註意力。尤其是像美食、美妝、奇葩體驗這類的視頻,可擴展度要遠遠優於惡搞視頻。

以《嘿老外》為例,美食欄目可以吃驢肉火鍋、吃熱狗、吃小龍蝦等等,體驗欄目可以體驗涼茶、中醫正骨、高考英語等等,欄目的包容性強,可延伸的方向豐富,從播放量和用戶反饋看,用戶對這類視頻的滿意度也比較高,不容易審美疲勞。 

下載 

比如同是美食體驗,《老外美食測試,2元和66元熱狗,結果很意外》和《中國小龍蝦征服老外,一口氣點了30斤》這兩期視頻在B站上的播放量分別為32.5萬和42.1萬,彈幕量和投幣量數千。

而惡搞視頻的基本模式都是欺騙和設置障礙,被整蠱對象的反應也基本是震驚、憤怒和傷心,視頻的套路感很強。

根據Tubular Labs的統計,2015年Youtube惡搞視頻的總播放量為177億,這個數字乍看上去不小,但就在兩年前,前10位惡搞視頻博主的播放量就超過了350億,惡搞視頻的衰落趨勢明顯。

成也惡搞,敗也惡搞 

最近幾年,為了拍攝惡搞視頻而被誤殺的事件時有發生。2015年,澳大利亞三兄弟Jalal假扮成穆斯林在街頭扔包,結果被當地警察射殺,而且槍手不予起訴,可以說是為了惡搞白白獻出了生命。

近日, 19歲女孩MonaLisa Perez槍殺22歲男友Pedro Ruiz事件也引起外媒關註,而悲劇的起因,也是因為惡搞視頻。

據Buzzfeed報道,悲劇發生當天,Monalisa曾在Facebook上說,她正在策劃拍攝一條世界上最危險的惡搞視頻。她準備在視頻中朝Pedro開槍,而Pedro會把書放在胸前以抵擋子彈的沖擊。

顯然,這樣的“挑戰”是絕對不會成功的,這個因為惡搞視頻而引起的悲劇,再次引發了人們關於惡搞整蠱的討論。

4855e05c3acfba3949c5b798bec5dea9

在此之前,討論大都集中在道德層面,很多評論家認為在街上隨意戲弄路人,甚至給他們帶去恐慌和被玩弄的情緒,這是不道德的。但現在,惡搞視頻的討論已經從道德層面上升到法律層面。人們第一次認識到,不加節制地進行惡搞嘗試,傷害的不只是情感,還有生命。

而惡搞視頻走向衰亡的背後,是網絡成名泡沫的破裂。在拍攝之前,Pedro Ruiz曾告訴姑姑Claudia這個“視頻創意”,Claudia試圖阻止他們,但他們認為“這很刺激,一定能引來很多關註,這樣我們就會變得有名了”。

通過網絡,“人人都可以成為明星”的時代已經永遠過去了,沒有任何積累的素人想要成為網紅越來越難,而網紅們為了維持自己的影響力,所要付出的代價也越來越大。

安迪沃霍爾曾說,“每個人都能當上15分鐘的名人”,有人認為這是他留給媒體時代最樂觀的寓言。但這句話或許也可以這麽理解,留給每個人成名的時間就只有15分鐘,就像Pedro Ruiz,他以生命為代價獲得了夢寐以求的爆火,但一旦有更刺激的新事件出現,人們轉眼就會忘記他的名字。

視頻 惡搞 戲劇性 影響力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為什麼 說惡 惡搞 視頻 走向 衰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444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