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黄光裕服刑期可见亲属 “黄陈会”存理论可能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01117/2061311.shtml

  每经记者 郎振 谢晓萍 发自北京
“黄陈会”或成可能。据媒体报道,黄光裕已于上月初正式入狱,目前在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所属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又称天河监狱)服刑。
一位不愿具名的黄光裕二审期间代理律师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证实,“黄光裕目前在遣送处,根据法律规定,现在可以会见亲属。”
另外,记者还了解到,国美控制权之争的导火索之一的“国美起诉黄光裕”一事目前还没有新进展。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传票是否已经送达至黄光裕处,只有他本人清楚。”
8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黄光裕案进行二审宣判,黄光裕三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及罚没8亿元人民币。
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相关负责人表示,不便对黄光裕是否在该处进行入狱教育做出评论,“这涉及到个人隐私问题。”
据了解,因黄光裕案相对比较复杂,法院终审判决后,在1个月之内下达执行通知书。看守所接到通知书后于9月29日,将黄光裕移送北京市监狱局下属的北京 市外地罪犯遣送处。按有关规定,在北京各级法院被判有期徒刑1年以上的罪犯,将送到该处。黄光裕在接受为期3个月的入狱教育后,将被移送北京市一所重刑监 狱服刑。
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相关负责人称,按《监狱法》规定,任何一个罪犯都有会见亲属的权利。“罪犯入监后,按照相关要求寄发入监通知书,同时按照法律规定,安排其会见亲属的时间,时间会具体通知。”
一位不愿具名的某监狱管理人员告诉记者,罪犯在押期间,其直系亲属有权进行探监,同时根据犯人的关押的时间长短和表现,会分为严管期和宽管期。“在严管 期间,罪犯每月有1次探监机会,每次3人,每次30分钟。黄光裕目前属于严管期。”一位不愿具名的刑法专家表示,从理论上来讲,在黄光裕的直系亲属带领下 现在国美董事会可以进行探监。
昨日,针对黄光裕亲属、陈晓等国美高管是否已探望黄光裕,黄光裕方面人士表示目前还没有。
在黄光裕服刑已明了之际,国美对其的起诉进展仍不明朗。8月5日,国美发布公告,已向香港高院提交诉讼,向黄光裕提出7项索偿。除8月5日国美公告对黄光裕的两点诉讼原因
(回购行为违反公司董事的信托责任及诚信)外,还要求黄光裕提供回购公司股份的相关账目。不过,国美未列出具体的赔偿金额。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香港法律人士表示,按照香港地区相关规定,国美起诉大股东黄光裕必须将起诉的入禀文件送达至黄光裕,黄光裕在收到入禀文件后14日作出回应,是否接受起诉事实。如果接受,应对国美诉求作出相应的赔偿;如果不接受,国美即可继续诉讼。
不过,入禀文件要送达到黄光裕手里并不是那么简单。据了解,香港证监会在去年8月介入调查黄光裕夫妇二人策划国美电器在2008年1月及2月的股份回购 令公司损失约16亿港元一事,虽有结果,但在司法诉讼上毫无进展。为此,香港证监会指出:“临时强制令是法院应证监会单方面申请所发出的命令,被告未有机 会回应证监会的指控。”
知情人士透露,“9·28”后,邹晓春等在同香港证监会相关人员接触,谈及相关司法文件送达一事,当时黄家表示黄光裕被羁押无法送达。
昨日,香港证监会相关人士称,不对该事件的最新进展发表任何言论。“从法律上讲,现在可将传票送达至遣送处。”一位熟悉香港法律的人士称。
上述代理律师称,不清楚国美对黄光裕起诉的传票是否已送达至黄光裕手中,“除其本人以及亲属,没有人知道答案。”

光裕 刑期 可見 親屬 黃陳 陳會 理論 可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329

皇氏乳業原高管親屬加速減持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4/11/4043152.html

張慕中原是皇氏乳業第三大股東,其今年以來與一致行動人、第二大股東任東梅已多次連續減持皇氏乳業股份,合共套現了3.71億元。

剛才披露與愛爾蘭最大的乳企IDB簽署合作備忘錄,但皇氏乳業(002329.SZ)的股東似乎對套現更為青睞。

11月19日晚間,皇氏乳業發出一紙公告稱,收到股東張慕中股份減持告知函,其於11月17日減持4.902%股份,減持後,持股比例為2.64%。張慕中原是皇氏乳業第三大股東,其今年以來與一致行動人、第二大股東任東梅已多次連續減持皇氏乳業股份,合共套現了3.71億元。

皇氏乳業相關負責人昨日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這位股東不參與公司經營,不會對公司營運造成影響,“我們不知道他減持的原因,除了公告以外的內容,不便多說”。

皇氏乳業對外公告稱,張慕中是通過深圳證券交易所大宗交易方式減持的,累計減持了1049萬股,占總股本的4.902%,據交易平均價24.59元計算,張慕中僅當天就套現了2.58億元。本次減持之後,張慕中的持股比例將低於5%。

皇氏乳業公布的簡式權益變動報告書顯示,張慕中本次權益變動的目的是“個人財務資金需要”,同時稱,“信息披露義務人不排除未來12個月內繼續減少其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的可能,並將會按照法律法規的規定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這已經不是張慕中第一次減持,在11月10日,皇氏乳業公告稱,在11月10日收到張慕中及任東梅的股份減持告知函,指在2月11日至11月10日期間通過深圳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及大宗交易方式累計減持共計1069萬股,占總股本的4.995%。

公告顯示,張慕中在2月11日、11月3日與11月10日分別減持了皇氏乳業1000萬股、1萬股以及3萬股,任東梅在3月3日減持了65萬股,其中,任東梅與張慕中為母子關系。通過這一系列減持,兩者套現金額達1.13億元。至此,任東梅仍持有皇氏乳業11.93%的股份。

事實上,張慕中與任東梅本是皇氏乳業原副董事長張鹹文的家屬,張鹹文從2006年11月開始擔任副董事長,今年1月4日,張鹹文病逝,其持有的股份便由兒子及配偶繼承。在皇氏乳業上市之初,張鹹文與目前的董事長黃嘉棣一道,持有皇氏乳業大部分股份,分別是37.9%和56.85%,2009年年報顯示,兩者的持股比例為28.34%和42.5%,從2011年開始,張鹹文開始減持,直到轉讓給家屬,持股比例降至24.46%。而此後,這位高管的家屬便開始用腳投票。

2011年到2013年期間,皇氏乳業業績讓人擔憂,凈利潤年增長率分別為3.52%、-44.61%和11.9%。

雖然到今年第三季度,凈利潤恢複較高增長,達23.79%,不過皇氏乳業所持有的現金流卻在縮減,2009年年報顯示,皇氏乳業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達5.87億元,但到今年三季度,這個數字已縮減至1.13億元。

也許因此,皇氏乳業突然宣布花費十余億元跨界進入了影視業,尋求新增長點,不過此舉並沒有得到業內人士的認同。

值得註意的是,張慕中及一致行動人的一系列減持正是發生在皇氏乳業不斷公布收購影視業公司的進展中。

業內人士向本報記者表示,皇氏乳業當時憑借水牛奶的特色贏得資本的關註,但事實卻證明,水牛奶並不適合全國推廣,首先是由於消費者口味問題,其次則是水牛每生產一升牛奶需要用的飼料比普通奶牛多,因此意味著公司承擔的成本也高,加上近幾年大型的乳企不斷擴張,皇氏乳業作為區域乳企,面臨同行夾擊。

乳業專家宋亮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認為,未來皇氏乳業要發展仍應該在乳業上狠下功夫,首先是不應該放棄水牛奶業務,深耕華南、西南市場;其次是搭上國際化班車,加快海外奶源建設與產業鏈布局;最後是在適當的機會下,堅持做低溫產品,實現區域性低溫產品的突破。

 

相關報道

伊利加碼布局大洋洲:擬20億元新西蘭新建四項目

伊利股份(600887.SH)發布一系列對外投資公告,擬在新西蘭投資20億元人民幣,用於新建奶粉、液奶、生牛乳深加工及奶粉包裝等四大項目。


(編輯:李燕華)

皇氏 乳業 高管 親屬 加速 減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0327

中央巡視組:東風公司幹部親屬違規經商,“靠山吃山”問題突出

來源: http://www.eeo.com.cn/2015/0206/272232.shtml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周和雙 根據中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2月3日,中央第十三巡視組組長朱保成,副組長王海沙向東風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徐平傳達了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巡視工作的重要講話精神,並反饋了專項巡視情況。

在2月3日向東風汽車公司反饋巡視情況時,朱保成指出,東風公司黨委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精神,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不斷加強紀檢監察工作,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上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幹部群眾也反映了一些問題,主要是:部分領導幹部的親屬違規經商辦企業、與東風公司存在關聯交易,“靠山吃山”問題突出;對2011年原中央第四企業金融巡視組反饋意見沒有認真整改,致使領導幹部親屬違規經商辦企業問題愈演愈烈;公款出國(境)旅遊問題突出,管理失控,出國(境)辦理公務審批管理不嚴,任務重複、超天數、超人數現象普遍;“四風”整改不力,頂風違紀問題突出,存在公款吃喝、公車私用、公款購買贈送購物卡等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等問題;黨風廉政建設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對公司發生的典型違紀違法案件沒有進行通報和警示教育;公司紀委落實監督責任不到位,對多起舉報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問題沒有及時組織查處;選人用人中“帶病提拔”影響惡劣,幹部交流不夠。

在向東風汽車黨委反饋專項巡視情況時,朱保成還表示,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企業領導人員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及有關部門處理。對此,東風汽車公司董事長徐平表示,“我們堅決按照中央的精神和巡視組的要求,對中央巡視組反饋的意見,全力抓好整改落實,堅定不移地抓好公司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

根據中央統一部署,2014年11月27日至12月27日,中央第十三巡視組對東風公司開展了專項巡視。據了解,專項巡視期間,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多次發布東風反腐進展,其中兩次為通報“國務院國資委紀委消息”,分別涉及兩位東風高管“正接受調查”,一位是東風汽車公司總經理助理、東風汽車有限公司副總裁、黨委常委任勇,另一位是東風汽車公司原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原東風朝陽柴油機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範仲。

此外,中紀委監察部網站還兩次發布東風汽車公司內部反腐進展。2014年12月22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東風汽車通報27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問題精神問題”的消息,稱東風汽車公司黨委決定給予34人黨政紀處分。2014年12月31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繼續發文稱,12月31日,東風汽車公司黨委召開黨委常委會,認真學習貫徹12月29日中央政治局會議精神,對8家下屬企業17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公款出國(境)旅遊問題進行嚴肅處理,東風汽車公司黨委決定給予19人黨政紀處分。

中央 巡視組 巡視 東風 公司 幹部 親屬 違規 經商 靠山 吃山 問題 突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1289

令計劃部分親屬仍在國內公司任股東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5154.html

據新華社報道,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原副主席、中共中央統戰部原部長令計劃涉嫌受賄、非法獲取國家秘密、濫用職權一案,由最高檢察院偵查終結,移送天津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審查起訴。近日,天津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向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提起公訴。

令氏家族背後有著龐大的政商同盟。在這個同盟中,既有其妻谷麗萍,也有其弟令完成、其嫂孫淑敏、其侄令狐劍、其侄女王玲等令家人的參與。

據最新工商資料,第一財經“1℃”記者統計顯示,目前令家親屬們大多已從相關企業的股東名單中退出,曾經開辦或者投資的公司大多也已註銷,只有孫淑敏在少數幾家公司仍保留了50%股份;王玲也依然是北京匯金立方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的股東之一。

嫂子孫淑敏仍持股兩家公司

令狐劍及其母親孫淑敏在本世紀之初便開始了經商之路,這些公司與令計劃之妻谷麗萍的公益版圖的交集隱約可見。

谷麗萍在2010年11月17日發起成立了瀛公益基金會。

該基金會2011年審計報告顯示,因舉辦“瀛論壇暨YBC年會”向強勢領域(天津)廣告有限公司(下稱“強勢領域”)支出了50萬元,占年度公益支出的7.37%。

工商資料顯示,強勢領域成立於2010年1月20日,是趨勢縱橫(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趨勢縱橫”)的全資子公司。而趨勢縱橫正是趨勢中國傳播機構(下稱“趨勢中國”)的前身,谷麗萍任總裁。

強勢縱橫至少包含兩家公司,北京強勢縱橫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強勢縱橫文化”)和北京強勢縱橫廣告有限公司(下稱“強勢縱橫廣告”)。

第一財經此前曾報道,2001年11月,孫淑敏和另外一位出資人郭磊共同出資200萬元,成立了強勢縱橫文化,孫淑敏是法定代表人。這家公司註冊在北京密雲縣工業開發區水源路乙176號。其中,孫淑敏出資190萬元,郭磊出資10萬元。

孫淑敏還是強勢縱橫廣告的法定代表人,該公司與強勢縱橫文化的註冊地址和註冊時間均相近,同樣在2001年11月註冊於密雲縣工業開發區。這家公司由孫淑敏和令狐劍共同出資100萬元成立,其中孫淑敏出資95萬元,令狐劍出資5萬元。

強勢縱橫文化和強勢縱橫廣告和分別在2005年的12月份、8月份註銷。

孫淑敏和令狐劍的也伴隨強勢縱橫系列公司的相繼註銷、更名(2009年11月,強勢縱橫集團更名為“趨勢中國傳播機構”),逐步從相關公司的股東名單中退出。

盡管“強勢縱橫系”已經不見了令家人的身影,但記者發現幾家“品尚系”公司中仍可以看到孫淑敏的身影。

北京品尚興業財經投資顧問有限公司在2003年3月18日成立。該公司資料顯示,法定代表人是袁小薇,除袁小薇之外,另一位股東是孫淑敏。

這一公司註冊在北京門頭溝區月季園39號樓1單元103號。而同樣註冊在這一地址的公司還有北京品尚廣告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成立於2002年3月,註冊資本為50萬元,孫淑敏和劉巳原各占股份50%。

目前,孫淑敏仍是這兩家“品尚”系公司的股東,而這兩家公司仍在營業中。

令弟王誠早已在相關公司中消失

記者此前獲取的權威資料顯示,化名王誠的令完成曾擔任匯金立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實際上,在該公司王誠出資額僅2萬元,持股0.04%。

資料顯示,匯金立方投資管理中心則成立於2008年4月。4個月後,匯金立方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註冊資金5000萬,經營範圍為資產管理;投資及投資顧問;企業形象策劃。法定代表人為唐富文;董事長為王誠。

東富龍(300171.SZ)在2011年1月14日發布的《北京市君致律師事務所關於上海東富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創業板上市的補充法律意見書》 中,曾提到匯金立方的股權變更:2009年12月,王誠將出資額2萬元、持股0.04%轉讓給了王玲。

公開報道顯示,王玲是王誠的侄女、令狐路線的女兒。

匯金立方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是匯金立方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的全資子公司和投資持股主體。

從2009年至2010年間,與匯金立方有關的三家企業相繼上市,分別是神州泰嶽、樂視網和東方日升。

如今,王玲依然是北京匯金立方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的股東之一,但“王誠”這一名字在該公司的工商信息中已經不見了蹤影。

官方最近一次在公開場合提及令完成是在今年年初。

1月15日,國新辦舉行新聞發布會解讀中紀委第六次全會精神.

有媒體記者提問:“現在對令完成的調查是否已經展開,他是一名美國的公民,調查過程中是否會和美國官方溝通?”

對此,國家預防腐敗局副局長、中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劉建超回應說:“關於令完成這件事情,中方正在處理,也在和美國進行溝通。”這是官方首次確認令完成身在美國。

令計劃 部分 親屬 仍在 國內 公司 股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058

跟父母開口提善終 先做好三個準備 親屬溝通》講醫囑文字內容 不如挑時機

2016-06-06  TWM

二○一八年台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迫使大家在壯年時期就思考死亡議題, 本刊調查,有七成六民眾想預立醫囑,但其中,僅五七%長者有意願。「老人照顧老人」的時代將屆,專家教你如何向父母開口談死亡,縮短世代生死觀。

「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家,最避諱談身後事交代,這項民調和我們在臨床上看到的現象,很吻合。」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說:「這跟我們的倫常觀念有關,好像在長輩面前談死亡,就是一種不孝。」就算主持過很多溝通病情的家庭會議,出過數本安寧書籍的黃勝堅,回到兒子角色和父親談DNR(Do-Not-Resuscitate,臨終不急救意願書),也同樣忐忑。

「父親八十八歲時,因心肌梗塞裝支架,我就想找他談,但遭兄長回拒。」二○一○年歲末,父親又因為膽囊發炎住院,除夕返家吃圍爐,排行老么的黃勝堅又想開口,「但,二哥又是一腳拖鞋踢過來。」隔天,大年初一,黃勝堅逮到父子單獨共處,找來已經預立醫囑的媽媽壯膽,他問爸爸:「這次生病,足艱苦吧?人老病痛總有,若有萬一,你有什麼打算嗎?」一旁母親幫腔:「你要疼小孩,不要讓小孩到時候歹做人。」父親怒:「你們在說什麼?」「堅仔寫的書,你也有看過啊。」母親繼續遊說。

黃勝堅接著說:「阿爸,你若簽意願書,是穩贏的,若發生事情,我一定會拚下去;但若無法度,我們就拔掉那些不舒服的管子,我也會全心照護你,簽DNR進可攻,退可守,簽了,就好像放一張王牌在手上。」預先準備 子女才不會爭執事後,兄長對黃勝堅驚呼:「你真敢,大年初一吔!竟然叫老爸簽DNR。」父親隔天在餐桌上,吃到一半,放下筷子對大家說:「我簽這張,不代表我放棄生命,我要告訴大家,不准為我插鼻胃管、壓斷肋骨、電擊。我對我的人生是很滿意的,你們不要到最後一刻,讓我卡在痛苦的關卡。」「父親是成功的企業家,尊嚴、舒適是他最在乎的,因為他的預先準備,享年九十四歲後,六個兄弟姊妹沒有爭執過。」黃勝堅建議:「要跟父母談DNR,最重要的不是講文字內容,而是挑時機,才能成功。」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社工師主任田麗梅也提醒,要跟父母談DNR可把握三重點。

一、挑時機,談別人案例:陪同父母探望臥病親戚,可問:「你覺得像她這樣如何?全身插管很痛苦吧?」「你若覺得不好,我們來一起想想辦法,聽說現在醫院在推動,要不要來試試?」親友實例、新聞 都是切入點二、倒著講,從自己出發:播電視新聞時,常見許多意外事件或藝人猝逝,可藉機「人生無常」的觀念來吐露自己的醫囑主張:「如果我碰到意外,搶救無效,我希望能怎樣,不要自己累,也拖累家人。」技巧性地引導父母談論死亡議題。

三、先傾聽,尋求協助:不要開宗明義,就跟父母遊說簽醫囑。田麗梅建議,為人子女的,要先了解「父母是怕痛苦?怕拖累?怕爭執?或是怕被放棄?」應該先旁敲側擊後,才決定是否要開口。若不知道如何開口,或是達不成共識,也可以到醫院的社工單位,由醫院的社工師來召集家庭會議,從旁協助。

「因為台灣的老年人在家本來就很少表示意見,怕一講和子孫之間的感情就破裂了。」陽明大學醫務管理研究所副教授楊秀儀說:「研究發現,老人為了家庭的和諧,會越來越沉默,聒噪的老人不受子孫喜愛,老人不知道自己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其實他們都想過死亡,大部分傾向順其自然,不要高科技的介入,可是他們不會表達出來。」「思考『自己的死』,並不是思考自己的『死法』,而是思考到死為止的『活法』。」現年七十六歲的中村仁一是日本著名的安寧照護醫師,他僅在人口約三千人的名田庄村擔任診療醫師二十幾年,後以自身體驗寫出的《大往生》一書,被視為「顛覆醫學與生死」之作。

他成立的「思考自己之死」聚會邁向二十年,舉辦壽衣走秀與試躺棺材,蔚為風潮。當躺進「方寸之間」棺木,在幽暗的空間中,發現自己「能帶走的東西,實在極少」。

相較於日本社會透過「躺棺材」的局限性來學習死亡課題,台灣的預立醫囑,也是另一項「人生清單」,透過死亡的練習,調整自己的活法,朝著更舒適、尊嚴的人生邁進。

撰文 / 陳玉華

父母 開口 善終 做好 三個 準備 親屬 溝通 醫囑 文字 內容 不如 時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341

7倍溢價並購親屬公司 羅頓發展能否撇清“借殼”質疑?

今年8月,羅頓發展(600209.SH)發布資產重組預案,擬以16.08億元跨界並購深圳易庫易供應鏈網服務有限公司(下稱“易庫易”)100%股權,變身雙主業上市公司。方案引發各方關註。首當其沖的是,公司並購標的資產控制人夏軍,為羅頓發展實際控制人李維的妹夫,這一親屬關系是否形成一致行動人,進而引發外界對該交易是否構成實質借殼上市的質疑。

除此之外,並購前夕易庫易被“突擊入股”存規避借殼嫌疑;標的溢價739.81%,估值不夠公允、未來盈利能力穩定存疑;雙主業如何協同不夠清晰,等等,都成為外界關註的焦點。

9月1日下午,羅頓發展在上海證券交易所召開重組媒體說明會,對諸多質疑予以否認,稱夏軍與李維“除了有一個相對遠一點的親戚關系”,不構成一致行動人,此次重組不構成借殼上市。對於標的高估值和盈利不穩定問題,羅頓發展給出的解釋則是,易庫易擁有大量無形資產,與同行業A股公司對比市盈率低,且回報周期較長,“2014年投下去的資源,才能夠取得2015年的回報”。

重組說明會當日,李維本人並未到場,而對於未來雙主業的發展,公司也更多側重在收購完成後電子元器件業務的“藍圖構想”,對於當下陷入困境的酒店業務如何突破,並未更多闡述。

16億並購妹夫公司

8月9日,停牌近半年的羅頓發展發布重組預案,擬作價16.08億元以"現金+股權"方式收購易庫易100%股權;同時采用鎖價方式,向寧波赤稻、寧波德稻、寧波德助、員工持股計劃等非公開發行股份配套募資不超過10.20億元,用於支付現金對價、中介機構費用及公共供應鏈管理平臺升級擴建項目。

這次交易,易庫易的控股股東以及標的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均為夏軍,與羅頓發展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李維存在親屬關系,夏軍為李維妹夫,已構成關聯交易。且按照預案披露,如不考慮配套募集資金,交易完成後李維持有羅頓發展 16.32% 股權,夏軍則持有 14.17%股權,持股比例接近。

正是這一親屬關系和持股比例,引來外界對於夏軍和李維一起行動人關系的質疑,而這次並購重組也陷入借殼爭議當中。在重組預案公布後,上證所向羅頓發展發出問詢函,首先要求其解釋李維與夏軍之間是否為一致行動人,而交易又是否構成借殼上市,造成重組完成後李維將和夏軍共同控制上市公司。

在重組說明會上,中信建投證券投行副總裁汪浩吉坦承,按照《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的基本邏輯,夏軍與李維的關系,在沒有在沒有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將被推定你為一致行動人。

對於“相反的證據”,羅頓發展的中介機構團隊之一的通商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劉問闡釋稱,夏軍和李維兩人,並不存在任何關於一致行動的約定,雙方獨立經營,未曾在對方的公司或集團任職。

“除了他們有一個相對遠一點的親戚關系,當然是在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里面被推定為可能會存在一致行動的關系。除此之外,他們對於這次交易以及未來上市公司的運營、控制都是獨立做出自己的判斷,沒有一個共同控制的安排。”對於控制權變更問題,劉問及羅頓發展重組團隊亦否認,並稱,李維和夏軍分別作出承諾,前者承諾未來36個月內不放棄控制權以及相關權益,後者則是在36個月內不會謀求對羅頓發展的控制權地位,以及提名董事多過李維或多過半數。

值得註意的是,在此前的問詢函中,上證所同樣質疑,在公布並購重組預案前一個月內,易庫易將標的資產部分股權轉讓給其他企業,轉讓後其持有標的資產的股份比例由 100% 下降到 76.39%,而這一突擊入股的“巧合”存在規避借殼上市嫌疑,要求羅頓發展做出相關披露說明。

在9月1日並購重組說明會上,羅頓發展並未對此做出更多解釋,《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會後也曾就此向夏軍提問,其未做出正面回應,而是透露易庫易最初原計劃港股上市,並無意登錄A股,借殼上市的打算。

事實上,近期公布的多起重組預案中,重組前頻現投資人突擊入股標的資產。從交易設計上來看,投資人在享受一二級市場價差的同時,也影響著標的資產的估值和股權結構;發起“蛇吞象”式大體量並購的上市公司控股權未變更,進而免於觸發借殼,而這一現象已引發監管多次追問。

7倍溢價收購 盈利穩定性存疑

羅頓發展原主業為酒店經營管理和酒店裝飾工程。按照羅頓發展相關控股股東代所稱,在國內經濟增速放緩,固定資產投資收縮的大背景下,這部分業務面臨經營壓力,欲通過重組,註入了優質的電子元器件供應鏈企業,打造新的利潤增長點,未來將實現上市公司雙主業的發展模式。

在此前,A股跨界轉型雙主業的上市公司不在少數,但其中隱憂諸多,大尺度跨界,上市公司將面臨陌生的商業和盈利模式,不乏有公司在轉型雙主業後仍大幅虧損,甚至荒廢原主業。

對於羅頓發展描繪的雙主業藍圖,外界也爭議頗多。首先,並購標的溢價739.81%,最近三個財務報告期內凈利潤“忽高忽低”,估值合理性和持續盈利能力存疑。更為主要的是,外界關註的還有,該公司未來雙主業如何發展,陷入困境的主業為何保留,是否有剝離計劃等。

參與羅頓發展此次重組的中企華評估公司副總裁孫慶峰表示,標的估值從三大維度做出考量,包括標的公司資產規模、盈利水平和運營效率;所在行業位置;以及以相似的或者相近的上市公司為對比參考。其認為,羅頓發展重組表弟資產估值基本合理。

此外,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總監助理康江輝提出疑問,標的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1-4月的扣非後凈利潤率分別為2.64%、4.2%和2.97%,凈利潤2015年大幅升高,而2016年大幅降低,持續盈利能力存在不確定性。

對此,夏軍給出的回答則是,2014年公司投入大量的技術人員在前期的研發和產品的設計,但這並不能在2014年取得非常好的回報,所以在2015年,所以相關銷售業績在2015年得到體現。對於2016年業績,夏軍則表示,目前公司已有訂單在手。

對於羅頓發展而言,並購重組業務的生機更顯主業的窮途困境。過去三年來,該公司原主業一直處於虧損或微利狀態。2015 年羅頓發展的營收為 1.1 億元,凈利僅 251.65 萬元,而交易標的資產同年營收為 19.45 億元,凈 利為 8238 萬元。而這或造成其主營業務發生變更, 電子元器件銷售業務將成為上市公司主要業務,雙主業難以平衡。

羅頓發展方面表示,並購易庫易後,標的資產將與上市公司的關聯企業銀杏樹協同發展。“未來銀杏樹可以為易庫易即將發展的電子商務業務提供達到金融級別要求的一個技術平臺的底層的標準設計,而且銀杏樹對易庫易供應鏈的電子商務業務將有非常強的支撐,易庫易供應鏈所擁有的行業客戶還有業務對於銀杏樹實現快速進入電子商務市場也是非常有利的。”羅頓發展控股股東代表稱。

不過,對於原來的酒店相關業務如何突破困境,以及是否有剝離計劃等問題,羅頓發展方面未作出更多回應說明。

溢價 並購 親屬 公司 羅頓 發展 能否 撇清 借殼 質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077

國土部司局官員密集調整 紀檢要求親屬不能插手工作

主管全國土地和礦產資源的國土資源部近期人事變動頻繁。第一財經記者獲悉,原辦公廳主任孫家海上月調任國家土地督察北京局局長一職,而原北京局局長李永傑已轉任國土部總規劃師。

國家土地督察北京局是經國務院授權由國土部向地方派駐的國家土地督察機構,代表國家土地總督察履行監督檢查職責,負責對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的土地利用和管理情況進行監督檢查。

孫家海曾長期擔任國土部新聞發言人。在任職國土部前,其曾擔任原衛生部辦公廳副主任和新聞發言人。

12月2日,國土資源部舉行首次憲法宣誓。

十年三任辦公廳一把手

多位媒體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孫家海對待媒體較為和善,國土部的對外宣傳工作在中央部委中也屬中上水平。

自2006年以來的十年間,國土部辦公廳主任一職已經歷經三任,2008年,擔任國土部辦公廳主任一職兩年多的呂國平因涉嫌作風問題被免職。

隨後,冀文林接任,其於2010年底調任海口市副市長,並在2013年升任海南省副省長。

2014年2月18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稱,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2015年10月13日,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受賄案在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起訴書顯示,2002年元旦至2013年上半年,冀文林直接或通過其特定關系人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046萬余元,應以受賄罪追究冀文林的刑事責任。

2016年3月30日,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受賄案作出一審宣判,對冀文林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

不過,在檢方對冀文林的起訴書中,並未涉及其在國土部任職期間之事。

此次孫家海調任,國土部目前尚未對外宣布新的辦公廳主任人選。

除了前述兩位職務變動,近期,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局長莊少勤調任國土部,擔任該部規劃司司長一職。

在莊少勤擔任上海規土局局長期間,上海啟動了新一輪的土地管理“新政”,目標是實現規劃建設用地總規模的“負增長”。

11月份在上海召開的一次會議上,已經擔任規劃司司長的莊少勤對我國國土空間規劃的未來發展提出三點要求,一是國土空間規劃應該要“見城”、“見人”、“見方式”,要充分適應城市化對城市、對人、對生活方式乃至城市治理方式的變化要求;二是要充分體現國土空間規劃的有位、有利、有用,充分發揮“多規合一”背景下國土空間規劃的“三底”、“三線”作用,利用政策性、實施性強的優勢,為城市發展創造更多附加值;三是要利用講學術、講協作、講生態的國際開放平臺,實現國土空間規劃行業轉型,通過強化政府與學界、地區與地區、國內與海外的交流,營造互聯網思維下跨界合作的良好行業生態。

此外,莊少勤還表示希望上海能發揮好改革開放排頭兵、科技發展先行者的作用,為全國國土空間規劃和土地利用管理提供更多的經驗。

廉政談話 預防腐敗

從今年6月開始,國土部新提任、調任、轉任的司局級幹部已經不少於17名。

12月2日下午,國土部對新任職的司局級領導幹部開展集體廉政談話。國土部黨組成員、中央紀委駐部紀檢組組長趙鳳桐要求,黨員領導幹部要堅定理想信念,保持清正廉潔的政治本色,把全面從嚴治黨的政治責任落到實處,不準利用職權和影響力為自己、親屬、親友謀取私利,不允許親屬、親友插手工作職權及行業內事務。

為了推動業務交流和預防腐敗,國土部近來一直力推幹部交流,曾一度要求按照三年可以交流、五年需要交流、八年必須交流的原則,推進機關、事業單位、督察機構之間,不同業務崗位之間以及關鍵崗位的幹部交流。

深究諸多腐敗案件,權錢交易多是根本。國土資源系統掌握著土地和礦產兩大領域的審批大權,而隨著經濟形勢的發展,這兩大領域所潛藏的利益也水漲船高,一些人鋌而走險也就不足為奇。

國土部門管理的是土地和礦產兩種稀缺資源,具有行政審批和行政執法權,有自由裁量權,還擁有巨額資金的分配和使用權力,崗位重要,誘惑很大,多個環節容易出問題。

國土部部長姜大明去年6月曾表示,要完成好國土資源管理改革任務,我們的幹部隊伍不能出問題、領導班子不能出問題、權力運行不能出問題。因此,必須對涉土涉礦違紀違法案件露頭就打,絕不姑息。

“部黨組還對全系統近年來發生的案件進行了剖析,歸納出了涉土涉礦腐敗問題的‘十個表現’,提出以十類違紀違法問題為重點,嚴肅查處利用土地和礦產資源審批權、執法權、督察權、項目管理權、大額資金支配權謀取非法利益的案件。”姜大明稱。

國土 司局 官員 密集 調整 紀檢 要求 親屬 不能 插手 工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341

解密“羅向陽內幕交易案”:案件“顧問費”、親屬願“頂包”

2015年春天,時任新時代證券總經理助理的羅向陽正在國外訪學。按照國務院統一部署,彼時證監會正在開展針對證券期貨行業的“兩個加強、兩個遏制”專項檢查。

自證監會監管轉型、工作重心向事中事後監管傾斜以來,針對證券行業進行的現場檢查經常發生。對於這一輪專項檢查,羅向陽也許並未特別在意。更何況,他從一開始就為自己的違法行為做出層層掩護——在新時代證券之外設立公司走賬、切割自己與操控股票賬戶的關系,案發後甚至還有家人試圖“頂包”。

然而讓他想不到的是,此次現場檢查是由證監會稽查總隊負責,在辦案過程中發現了羅向陽的隱藏問題,檢查組人員立即轉變角色,開始稽查辦案。

“證券從業人員大多是普通家庭走出來的孩子,在學生階段大部分是學業優秀的好學生。畢業進入了證券行業,同錢打交道,誘惑比較大。”一位證監會稽查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很多人聰明反被聰明誤,以為搞點小動作監管部門發現不了。羅向陽違法手法非常隱蔽,也存在對抗監管、串供等情形,但最後還是被處罰並市場禁入。

蹊蹺的顧問費

羅向陽出生於1976年,河南許昌人。在了解他的人眼中,羅向陽從小成績優秀、家庭和睦,大學畢業後曾在國海證券任職,負責債券業務。進入新時代證券之後,依然主要做債券項目,負責開拓業務、承攬項目。

弟弟羅楊穎比羅向陽小三歲,二人同為新時代證券員工,羅楊穎時任新時代證券許昌智慧大道營業部(原許繼大道營業部)營銷總監。

2015年1月起,按照國務院統一部署,證監會在證券期貨行業開展了“兩個加強、兩個遏制”專項檢查工作。檢查的第一階段是自查,到3月下旬自查就已經結束,專項檢查工作進入抽查階段,抽查對象包括證券公司、基金公司、期貨公司、證券投資咨詢機構、私募機構和證券資格會計師事務所。

由於市場監管任務加重,稽查隊伍也加入到現場檢查當中,這一次證監會是直接動用稽查力量來進行現場檢查。

“我們承擔了新時代證券現場專項檢查任務。專項檢查涉及的事項是比較多的,要對證券公司的各業務模塊,各條線的風險點進行全面梳理。”一位辦案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當時檢查的重點放在券商相關業務是否進行了利益輸送。

為了找到證據,檢查組要求新時代證券提供所有資管項目、投行項目、債權項目所有流程性文件,包括從項目申請到項目完結,重點核查某一項目,包括哪些人參與、角色是什麽、做了什麽事、責任是什麽、收益如何、費用如何支出等等,十分詳細。

“我們檢查組選取了若幹項目的顧問費協議支出情況進行核查,要確認證券公司將顧問費支付給了誰,”上述辦案人員說,就是在這個過程中,發現了羅向陽及其弟弟羅楊穎涉嫌違法的線索。

事實上,在2014年債市風暴時期,有的案件利益輸送就是通過成立顧問公司、咨詢公司,在持牌機構體外,完成錢權交易的。明面上的理由,即提供投資咨詢服務,收取顧問費,而實際上則是項目獎勵、收益分成,甚至行賄受賄。比如2015年北京市第二中院做出終審判決的張某債市腐敗案,該涉案人員在某國際信托公司擔任債券交易員期間,向自己實際控制的信息咨詢公司輸送利益2.07億余元。

羅向陽案中涉及的咨詢公司,也引起了稽查人員的註意。基於相關經驗,初期檢查人員鎖定羅向陽、羅楊穎,就是發現新時代證券承做的某債券項目的顧問費,支付給了河南某咨詢公司。進一步追查資金的走向,發現資金進入了一些個人銀行賬戶。

再查詢這些人賬戶,發現他們都多次在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定增公告前交易相關股票的行為。包括東方鐵塔收購青島海仁股權、黃河旋風定增項目,而羅向陽正好都參與了這些重組、定增事項。

“資金都是以顧問費的名義,從新時代證券出去。咨詢公司進來的錢,又都轉出到個人賬戶了。篩查個人賬戶的交易情況就發現,不但交易的股票涉及到新時代證券服務的上市公司,買入的時點也非常敏感。”上述辦案人士說,本來是做現場檢查,此時不得不立刻轉變角色,化身稽查人員開始辦案。

誰在操控賬戶

作為證券從業人員,在規避監管的方式上,羅向陽著實花了心思。首先,前述河南咨詢公司的股東和人員,都與羅氏兄弟二人沒有關系;其次交易東方鐵塔、黃河旋風的股票賬戶名義持有人為“汪某英”、“楊某玲”、“曹某濤”等。

如何來確認羅氏兄弟對涉案賬戶的控制關系,成為本案的一大關鍵。“控制關系,還是要從涉案賬戶的資金來源、資金的支配、資金收益歸屬等三個方面來分析,”上述辦案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羅某倫是羅氏兄弟的父親,楊某玲是某親,孟某娟為羅楊穎之妻。

雖然前述咨詢公司股東人員均與羅向陽、羅楊穎沒有關系,但是,公司的銀行賬戶、網銀、公章等關鍵手續都是兄弟二人管理及使用;該公司賬戶的資金絕大多數來源於羅向陽承攬項目收取的“顧問費”。另外,通過與該咨詢公司的名義股東、涉案賬戶名義所有人進一步核實情況,也確認了羅氏兄弟在案件當中的角色。

“羅向陽是許昌人,黃河旋風是許昌的上市公司。在現場檢查過程中,通過對羅向陽過去承做項目的檢查,發現了他之前做過的項目,他的內幕知情人身份是比較容易確認的。而且,由於羅楊穎是營業部營銷總監,有開戶量及交易規模的考核指標,或許因為這個原因,羅氏兄弟多個交易賬戶都是開在新時代證券。

此次檢查共發現羅氏兄弟操縱的三次內幕交易。2013年11月27日至12月13日之間,羅氏兄弟在東方鐵塔收購青島海仁公開之前,利用控制的“汪某英”、“楊某玲”、“曹某濤”證券賬戶合計買入東方鐵塔16.41萬股。此次內幕交易導致虧損12.6萬。

2014年3月17日至6月16日間,羅氏兄弟利用實際控制的“汪某英”賬戶交易“黃河旋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買入賣出後虧損486.7元。

第三次是2015年1月19日至5月21日,羅向陽、羅楊穎利用實際控制的“曹某濤”賬戶交易10.6萬股“黃河旋風”,實際盈利44.69萬。

值得註意的是,羅氏兄弟大費周章,三次內幕交易卻虧損兩次。據業內人士分析,查出的三次內幕交易盈利並不多,可能是因為該案僅是針對專項檢查發現的線索進行處理;另外,可以看到第三次內幕交易當中,羅氏兄弟在黃河旋風複牌第一天就以最低價格賣出,降低違法所得,逃避處罰。

主動“頂包”

案件調查順利進行,主要事實很快確認。但是令調查組沒有想到的是,調查期間,孟某娟提出賬戶是她操作的。她告訴調查組,涉案三個賬戶都是由她控制、交易,羅氏兄弟並不知情。

該案涉及賬戶眾多,人員關系複雜,但是查清案情並沒用太長時間。“一個星期的時間,主要事實就查完了,”前述辦案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該案最大的挑戰不是“證實”,而是要“證偽”。

經過多次訪談,調查組很快發現孟某娟明顯缺乏股票常識,也不能解釋三次交易同內幕交易信息形成、發展的高度吻合情況。而且,交易地點和交易電腦,也均指向了羅楊穎。

“‘頂包’肯定是頂不了的,幾百萬的交易金額,羅氏兄弟不知情是不可能的。”辦案人員告訴記者,雖然判斷孟某娟只是為了掩護羅氏兄弟主動抗下責任,但還是要找到證據來證明,確實是羅氏兄弟控制交易,而非孟某娟操控。

調查人員最終認定,羅楊穎與羅向陽收入能力有差異,可以認定資金主要來源於羅向陽。兩人對混同後的資金均可自由使用,因此,由此取得的投資收益由羅向陽、羅楊穎兄弟兩人共同享有。三次交易的交易時點均與內幕信息的形成、發展高度吻合,三次交易中存在虧損賣出其他股票,集中證券賬戶內資金買入涉案股票,或突擊轉入大筆資金的情況。

另外,作為新時代證券總經理助理,羅向陽基於職務身份及參與的相關業務活動,知悉相關內幕信息。最終,證監會決定,對羅氏兄弟前兩次內幕交易分別罰款60萬,對第三次內幕交易“沒一罰三”,沒收44.69萬、罰款134.08萬。三案總計罰沒款298.77萬元。

對羅向陽、羅楊穎分別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終身不得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

“如果不是專項檢查,相關違法線索也確實很難發現,”前述辦案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還要繼續完善、落實內幕信息知情人報備制度,包括報備人員的完整性、報備相關人員知悉的時間節點。而且,同內幕信息所涉事件有關的人員都應該嚴格報備,不僅包括項目實際參與人員,也應包括為項目提供服務的後臺人員。

該人士說,還要加強警示教育,而最好的宣傳教育,就是執法辦案、嚴厲處罰。

解密 向陽 內幕 交易 案件 顧問費 顧問 親屬 頂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680

商人涉夥同四親屬 洗10億黑錢

1 : GS(14)@2013-07-17 22:17:1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717/18337693

床下撿270萬現金

                五名被告年齡介乎30至69歲,包括商人蔡哲增、其妻施溫妮、胞姊蔡雪清、姊夫黃安鴻及母親魏蘭花。控方指04年2月至09年1月期間,上述5人透過28個個人及公司銀行戶口洗黑錢,部份資金來源及去向不明。據悉,部份款額往來於本港、內地及菲律賓,因有境外機構舉報揭發事件。
警方於08年11月至09年1月先後拘捕五名被告,並搜查蔡雪清及其夫黃安鴻的紅磡黃埔花園寓所,在保險箱及床下抽屜等多處撿獲逾270萬元現金。有人於警誡下稱替蔡哲增「睇住啲錢」。
案件編號:DCCC1240/10                                                        
商人 夥同 親屬 10 黑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432

許家屯親屬申赴美探病

1 : GS(14)@2016-05-21 13:01:14

【駐洛杉磯記者曾偉旻報道】中共前港澳工委書記、新華社香港分社前社長許家屯(圖)因心腎衰竭,緊急送往洛杉磯一間位於蒙特利公園市(Monterey Park)的醫院急救。院方一度向貼身照顧許的助理發出病危通知。經過一日藥物治療後,許家屯的身體狀況稍微受控,但仍未脫離危險期。許的私人助理Helen Li接受《蘋果》訪問時表示,許在中國的家人正辦理簽證,緊急赴美要探望病榻中的許家屯。
Helen Li表示,醫生周日(15日)並未有採用進取的治療方法,僅透過藥物,稍為穩住許家屯的病情。她提及許因為腎臟及心臟均衰竭,身體相當虛弱,「如果藥物治療失敗的話,就很糟糕了,病情也還不能說是好轉」。今年3月剛過100歲生日的許,曾擔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因默許支持六四學運,獲得開明領導的聲譽,後來因擔心六四事件遭整肅,於1990年遠走美國。許家屯雖然旅居美國,卻一心希望回國落葉歸根。去年99歲大壽時,還對回國抱持一線希望,惟一直未獲北京當局批准。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18/19616559
許家 親屬 申赴 赴美 探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493

親屬墳前燒無罪判決書祭聶樹斌

1 : GS(14)@2016-12-04 17:34:10

河北石家莊21歲青年聶樹斌的冤案前日終獲平反,聶的父母昨在老家聯同親友到兒子墓前,朗讀聶被槍斃21年後獲平反的「無罪」判決書,並將影印本焚燒,告慰其子在天之靈。兩老更表示,待二人百年歸老要與兒子同葬,「一家人要團聚」。



■聶樹斌

朗讀聲明母哽咽

聶樹斌父母昨早帶着十多名親戚,到石家莊鹿泉區南方的山坡上,前往兒子墳前祭奠,大批記者跟隨採訪。聶父聶學生表示,這是其子被冤枉強姦殺人而遭槍決後,他21年來首次為兒子上墳。祭奠儀式中,聶學生和妻子張煥枝先高聲朗讀判決書最後一頁寫着的「無罪」判決時,忍不住哽咽。之後由聶樹斌姐夫再次宣讀全篇無罪判決書,並將判決書影本放入火中說:「樹斌在下面慢慢看。」張煥枝最後站在兒子墓前說:「等我和你爸百年之後,我要把你的墳遷到我跟前,我讓你能跟我在一起!」聶學生也高聲說:「我們一家人要團聚!」此外,坦承自己是聶案真兇的王書金,前日亦在看守所看到聶樹斌獲平反的報道稱:「我作了案,讓聶樹斌含冤為我頂罪,這不合理。」他相信自己的死刑判決應該不會有甚麼變化,目前已準備就緒,承擔自己要負的責任。《新京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204/19854368
親屬 墳前 前燒 無罪 判決書 判決 祭聶 樹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8195

官媒反擊郭文貴 稱姚慶非王岐山親屬

1 : GS(14)@2017-07-29 03:23:41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聲言昨晚9時在Twitter上再爆中共高層「猛料」。就在郭擬再爆料前夕,中共喉舌《環球時報》昨日下午突然發文,稱此前郭爆料主要對象之一的姚慶接受其專訪,務求撇清郭指他是「某領導人親屬」的說法。但報道沒有附設姚的照片,故此「姚慶」是否彼「姚慶」?令人質疑。郭文貴連月爆料指,現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外姪、前政治局常委姚依林孫子姚慶,現為「吉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總經理,姚並涉作為王的「白手套」代持多家企業股份,郭指「中國多家不良資產處理公司都是姚慶家的」,本月17日郭更指姚控制的現金達1,600億美元(約1.25萬億港元)。


郭:此姚非彼姚

隨着涉十九大的北戴河會議在7月底、8月召開,官方開始頻頻出擊為王岐山護航。《環時》昨突然發佈題為《被指『是領導人親屬』,重磅人物現身擊碎郭文貴謠言》文章,稱記者於昨親身採訪了位於上海黃浦區的吉艾公司總經理姚慶。報道指姚「在面對記者時非常坦然」,他稱「郭文貴的謠言已經嚴重影響了我的生活」,並引姚稱,自郭爆料後公司收到很多股民和投資者詢問爆料內容,他並強調自己是「上海南匯人,1996年考上華東政法大學前,一直生活在南匯的農村。2004年他與其朋友合夥創業,專門從事企業徵信服務,再先後受聘於上海多家民營企業擔任負責人」。報道又引吉艾員工「佐證」,稱「姚總」是「窮孩子出身,後來考上大學,當過學生會主席,靠自己的奮鬥一步步打拼上來」,對姚突然成「網紅」,「感到很好笑也很荒唐」。姚反覆強調自己的法律專業背景,又稱郭「完全是信口雌黃,他將保留進一步採取法律措施維護自身權益、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值得注意是,《環時》的專訪內容只有文字而並無相關相片和影片。郭文貴昨晚稱,《環時》所採訪的所謂姚慶,並非他指是王親屬的那個姚慶。《環球時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727/20102756
官媒 反擊 文貴 稱姚 姚慶 慶非 王岐山 親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88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