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兩岸三地:血汗山寨廠 Uncle Ray

2010-06-02  AD





 

經過旺角先達廣 場,人頭湧湧,很多國內同胞在狂掃iPad,對Steve Jobs有一份多年的感情。初中時,有朋友替高登的電腦店裝配「山寨版」Apple II及Apple IIe,筆者亦有份賺點外快。

當時一部老翻電腦賣約2600至3000元,大判(即筆者的朋友)收500元,筆者就拆賬 300元。放學後及周末,就這樣一群小伙子,在香港仔的公屋單位,開始血汗山寨廠的生活。

記得最高紀錄,一天8小時可以生產5部「山寨」電 腦,一星期平均收入約1000元。後來,由於競爭激烈,加工費用降到100元,但對一些有需要的家庭,的確可以幫補家計。當時的香港,對於我們這一群年輕 勞動力,社會福利署沒有橫加干涉,亦沒有社工噓寒問暖,我們賺的只是Steve Jobs腦袋創意遺下來的一點影。這小小的一點,就帶給與筆者有同樣經歷的人,過去無數充滿意義的周末。

自Steve Jobs回巢,筆者一直是他的fans,家裏有Mac Mini、iPod、iPhone,相信不久就會多添一部iPad。奉獻了不少,但作為感謝Steve Jobs從前的支持,亦不為過。

鴻 海股價已累跌六成

最近富士康事件,替郭老闆不值,這班在深圳工作的年輕人,是free to choose,他們可以隨時離開。況且,郭老闆亦做到令每一個在富士康工作的員工有食有住,還有甚麼問題?

鴻海的股價已從高位下跌約六成, 相信是入市時機。

Uncle Ray

ray.uncleray@gmail.com



兩岸 三地 血汗 山寨 Uncle Ray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07

兩岸三地:工廠非盡是「血汗」 Uncle Ray

2010-06-8  AD






 

富士康與本田大 幅提高內地員工薪酬,中國工人在外資面前,終於站起來了。富士康收Apple iPhone加工費每部約12美元,以iPhone的銷量,相信大幅加薪對盈利影響有限,可算是win win。

富士康在深圳的員工達40 萬人,另一則有關報道指,現約有7萬家港資工廠在珠三角,以每家廠平均有100工人計算,港人在內地最少聘用了700萬人。

以每月工資每人 平均1000元(人民幣.下同)計算,港人每月奉獻70億元,若計及港人北上消費,可以說,港人並不單方向靠「阿爺」救命。

台灣人管工廠手 段一流,香港人接受英式教育,在內地就處處碰壁,筆者有些管廠的經驗可以分享。

02年,筆者工作的公司,在東莞有一「板金」廠,約有50工 人,廠長為股東內地的同鄉,管理混亂,領取物料沒有紀錄,生產沒有紀錄,退回物料成品入倉亦沒有紀錄,結果盤點時,物料數量與庫存紀錄不符。

有 人偷偷倒賣物料賺錢

更有趣是,廠的會計、出納、倉庫、生產,都是一條龍夫婦兄弟班,全是皇親國戚,他們平均月薪約800元,雖然工資不多, 但個個有車有樓。筆者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是一個「親朋戚友」集團,把物料偷偷倒賣賺錢,這些外快是他們正職的幾十倍。

同樣的事情,在 珠三角亦十分普遍,一些象牙塔學者站在道德的高地,痛罵血汗工廠的同時,應該要知道一些工廠的實況,及個別工人的道德水平。

Uncle Ray

ray.uncleray@gmail.com
 



兩岸 三地 工廠 非盡 盡是 血汗 Uncle Ray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34

GUCCI血汗门:被谁娇纵的刻薄与傲慢

http://www.yicai.com/news/2011/10/1136099.html

这是集体从GUCCI辞职的员工致公司高管的一封公开信

这是辞职员工提供的GUCCI店内物品丢失事故报告,物品丢失后均由全体店员均摊赔偿

  这是位于深圳的GUCCI旗舰店

这是在位于深圳的GUCCI旗舰店,店内员工在为客人服务

9月23日,古驰(GUCCI)深圳旗舰店两名辞职员工称,他们在GUCCI旗舰店工作,遭遇非人性管理: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孕妇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吃8个苹果就会被解雇……直指GUCCI深圳旗舰店是“血汗工厂”。

◎辞职员工:血汗工厂

  2011年9月,5名曾经在深圳GUCCI旗舰店工作的离职员工在网络上发了一封《集体辞职的古驰员工致古驰最高管理层的一封公开信》。在信中,他们表达了对深圳GUCCI旗舰店的控诉。他们说:“GUCCI也许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但是却长满了虱子。”

员工控诉一览

“公司对员工在门店上班时的行为规定有100多项,很多规定严格限制员工的生理需求。”

“店员的两次小过失,累积成一个口头警告,一年累计四个口头警告,就会被解雇。”

“上班期间,喝水必须要向上级申请,上洗手间也必须得到许可,上洗手间的时间被严格限制在5分钟内。”

“怀孕期间,每天要站立十几个小时。曾多次向公司主管提出申请带一些水果、零食等,在更衣室休息时补充营养,都得到公司的答复:一切东西都不能在店 里吃。有一位怀孕的同事偷偷在更衣室休息的时候吃苹果,被店长发现了。店长让她不要再吃,称这次可以原谅,但是下次发现就会记一次小过失,要是被发现8次 吃苹果的情况,她就会被解雇。她只能把剩下的苹果扔了。这位怀孕员工最终流产了。”

“古驰实行的是所谓的综合工时制,上一天班轮休一天,一天的工作时间大约为10小时,但每晚10点下班后,员工们都要先打卡下班再加班,往往要清点货物到凌晨两三点钟,因为这样就算正常下班,不用计算加班工资。”

“每晚下班后,仍需留下来加班点数,清点货品。到凌晨4点的情况都有,点对了才能离开。门店当班主管直接告诉大家:货品一直点不对,这肯定是你们的工作失误,是你们自己造成的。”

“如果店里有东西被盗,全体员工都需要连带赔偿。深圳GUCCI旗舰店4年来一共丢了大概40件货品,平均5000元一件。公司一方面可以获得保险赔偿,另一方面又要员工平均分摊,集体扣钱补给公司。”

“丢一件,赚一件,丢的越多赚的越多。一位怀孕生产的同事,回到店里上班没有看到公司的贺喜红包,却要上交大笔赔款。”

“一方面要求员工以最体贴的服务向顾客介绍货品,又要员工随时防备顾客偷东西,这是不合理的。”

“奢侈品的背后是多少低层阶级的血泪堆砌的!”

◎GUCCI:已撤换相关管理人员

7月29日,GUCCI集团亚太区行政总裁邓婉颖在微博上私信一位辞职员工称:“谢谢你的信,了解你的心情,事情已在改善中,公司亦将会与你沟通。希望你身体健康快乐。”

9月26日,GUCCI中国公关经理“BenHuang”称:“GUCCI公司一直以来均十分关注员工的福利待遇。目前,正在积极对此特殊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并将尽快采取必要措施进行妥善处理。”

5名辞职员工在公开信里希望公司赔偿加班费,GUCCI(中国)贸易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做了书面回复:“公司现已仔细核查了公司电脑系统中你的历史 考勤记录及加班费支付资料,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可以确认公司不存在没有足额支付加班费的情况。”深圳市罗湖区人力资源局认为,辞职员工与GUCCI公 司在加班时间和加班费计算方式上,存在较大争议,现无法做出要GUCCI公司赔偿的决定,建议辞职员工去申请劳动仲裁。

10月11日,GUCCI发布血汗工厂事件调查结果,称不容忍类似不当行为,已撤换相关管理人员。

声明中写道:“古驰已经对相关投诉做过详尽的调查,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撤换有关的管理人员及店铺主管,建立和公司高层直接而保密的对话渠道,加强对店面管理团队的培训,重申公司的人事管理原则及持续改善所有店铺的员工福利与工作环境。”

据悉,深圳劳动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全国总工会则于昨日上午回应称,如果员工所述情况属实,深圳工会组织将会同深圳的政法部门予以查处。

◎律师:GUCCI多处违法 不符江湖地位

为5位员工代理此事的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乾武指出,古驰血汗工厂问题,不仅是社会责任、企业道德问题,其中诸多做法还涉嫌违法。 “作为奢侈品领域的大品牌,GUCCI的作为不符合其江湖地位,也违背了公众对这一品牌的认知。没有善待员工,也没有承担起相应的责任。”杨律师说,服务 行业对员工在顾客面前的行为举止有许多苛刻的要求,属于行业特殊要求,但员工在后台休息的时候,应该提供相应的福利。

违法事例一览

1

古驰员工透露,在工作日每日站立超过14个小时,工作期间却不得小憩、喝水或进食,即使孕妇也如此。

杨律师表示,劳动法规定,孕妇不能承受3级以上的工作,古驰却一视同仁,“这是违法的。”

2

员工透露,深圳古驰旗舰店依据上海市批文,在深圳实行综合工时制,每天工作时间从早晨9点多到深夜12点以后。

杨律师表示,GUCCI中国“综合工时制”是上海静安区劳动部门审批,不适用于全国。如广东、上海的审批条件与流程不同,广东就需要相关劳动者签名 及工会签名等,所以,深圳古驰旗舰店用工制度审批本身就存在问题。他还表示,古驰中国使用劳动派选用工制度,是用工单位而不是用人单位。按《行政许可法》 规定,采用“综合工时制”需要用人单位审批,即劳务派遣公司的同意,“古驰擅自采用‘综合工时制’,应依法予以撤销”。

3

员工透露,GUCCI深圳旗舰店实现货物丢失连坐赔偿制度,所有员工都须要为丢失的商品承担连带责任。

杨律师表示,这不合理,法律要求企业员工管理制度问题需要民主程序通过,而连坐赔偿并没有得到民主认可。

◎GUCCI紧急下达封口令 涉嫌侵犯消费者知情权

9月7日,GUCCI营运部一名叫“AlisaHong”的高层给全国多家GUCCI门店下发了一封邮件,名为:“(重视!)媒体顾客暗访回答技巧”,并要求各大店铺负责人“在早会上对员工宣讲”。

这封邮件为员工如何回答媒体顾客的问题,提供了一些简单的标准答案。

当员工被询问个人薪资、福利或其他“敏感性”问题时,邮件要求员工:请礼貌且友善的告知对方,“不好意思,这属于公司内部信息,我们不便回答,请理 解”。如果顾客继续追问,员工则将顾客转给当班负责人:“如您有需要,我可以介绍我们当班负责人给您,您可以向他询问。”而对于旗舰店当班负责人的回答, 这封邮件也给出了标准答案:“不好意思,这是属于公司内部信息,我们不便回答,请理解。”

邮件最后写道:“当顾客离开后,请将事情的经过致电Perry,并发邮件报备营运部。”

GUCCI旗舰店一管理层人士透露,公司这份规定主要是防备媒体记者从员工口中套话,同时也为了防止顾客因为货品纠纷等前来询问时,防止员工被偷录到不利于公司的视频。

杨乾武说,这封500字不到的邮件,教员工用“公司内部信息”拒绝顾客和媒体的任何提问,也包括了关于质量的提问,这显然有侵犯消费者知情权的嫌疑。杨律师说:“这封邮件更像封口信,如果GUCCI真如自己宣称的那样善待员工,就不会要求员工避而不谈了。”

◎GUCCI被爆皮包毛利60% 宣称意大利手工实为海外代工

据某奢侈品代工厂管理人员介绍,一款价值10000元人民币的古驰新款皮质包,在欧洲大概价值700欧元。其成本构成中,布料约需50欧元成本,加上铆钉、纽扣、拉链等材料,一款皮包总价不超过90欧元。

古驰公司宣称,其皮具包包都是在意大利纯手工制作。但上述人士指出,大部分款式都是海外代工完成整个生产环节:“奢侈品经过多年的全球化分工,已经形成完整细致的全球化作业体系。每一件包包在加工环节的成本都不超过4%。”

据世界奢侈品协会数据显示,人力成本仅占奢侈品销售价格构成的5%-6%,因此,古驰品牌的包净利润可能超过40%。

上述人士认为:“这种产业利润分配链加剧了奢侈品企业重外部品牌轻内部管理。他们的收益过于依赖品牌附加值,因此,对涉及与品牌及店面形象有关的服务会有特别苛刻的要求。”

◎评论

马红漫:最可怕的是对血汗工厂习以为常

知名跨国公司深陷“血汗工厂”的指控,GUCCI绝非头一个。之前包括苹果公司、ZARA、耐克、可口可乐公司都曾因涉嫌“血汗工厂”问题而被曝 光。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负面消息曝光后结果无非如下:一是当事企业并没有因为曝光而被严厉查处,媒体报道之后鲜见行政执法部门查处跟进;二是负面消息曝光 丝毫无法影响这些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强势地位。

最为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富士康公司了,该公司之前因为“N连跳”事件而成为众矢之的。而当其把工厂逐步内迁到河南等地,不仅当地官方极力支持,社会报 名员工亦是成千上万,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负面新闻的影响。由此,对比于不断曝光的负面消息本身,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如此悖论又如何会长期存在呢?

必须承认,这些大企业之所以能够面对负面报道泰然处之,与其强势的市场地位密切相关。市场悖论的存在,并非表明我们的务工者缺乏辨识能力,其实反衬 出的是本土其他企业用工环境更加恶劣。再以富士康为例,针对应聘者的调查显示,他们选择富士康的最主要原因居然是“公司能按时发工资,福利和工厂环境好 点”。以此观之,或许很多本土招工企业居然连按时发放工资都无法保障,劳动者权益保障的法律底限未能得到遵守。由此,才会使得外来大公司尽管存在这样那样 的不足,但是已经具备了明显的“比较优势”。

显然,要想让“血汗工厂”真正成为企业惧怕、躲避的污点,就必须建立起基本且有充分保障的劳动福利制度。否则,跨国公司只要仍然有些许的制度福利,就足以让境内竞争对手望其项背,而无惧舆论的鞭挞。

同时,监管与处罚必须落实执行。市场化改革三十余年,各项基本劳动保护法规已大体齐全。但法律执行的缺失才是要害所在,如果“血汗工厂”被曝光后再 无查处跟进,只会让监管部门的公信力受到质疑。此外,还需要帮助提升本土制造企业、商业企业的竞争力。在不干扰市场优胜劣汰机制的前提下,政府有的放矢的 扶持有助于加速我国产业结构升级,改变目前制造企业低端竞争的局面,扭转跨国公司的集体强势地位。

“血汗工厂”成了令人麻木的“常态”,这比无良公司本身更加可怕。

谁娇纵了GUCCI的刻薄与傲慢

许多跨国大公司,在许多国家都遵纪守法,有良好的声誉,为何到了咱们这就换了一副脸孔,成了“吸血鬼”?

企业不是慈善家,而逐利组织,追求利润最大化是它的本能。如果缺少了外部监督和约束,企业当然要挖空心思去钻法律和政策的漏洞,以获取最大的利润。 包括提高劳动强度、降低劳动成本,甚至漠视工人权利、践踏工人尊严等。某些跨国公司为什么母国不敢造次?很简单,当工人感觉到自己的健康、福利、尊严与自 由等宪法赋予的权利受到企业侵害时,工人可以依赖工会,让工会出面与资方博弈,为工人维权;再不然通过法院,把企业告上法庭。  

而在国内,组织维权此路不通,司法救济也不容易。且不说,许多企业不欢迎工会(不少地方政府亦持此态度),即使勉强成立,也不过是一种可有可无的附庸,逢年过节发点象征性福利、组织一两场聊胜于无的联欢会……当工人真正需要他们时,他们的屁股还不一定坐到哪一边。

这条路基本是堵住了,司法救济呢?撇开地方政府对这类官司天然反感和劳动法规的缺陷——有专家总结了现行劳动法的十大缺陷,譬如赋予地方过大的权 力、没有对集体合同制度给予足够的重视、劳动争议处理环节过多、涉外劳动关系存在法律适用空白等等——不说,即使有法可依,依法的成本也极其沉重,让维权 者望而却步。这也就是GUCCI离职员工宁愿选择在网络曝光而不愿诉之法律的重要原因,这官司打不起。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如果我们能自珍自爱,善待自己的同胞,他人就不敢怠慢、看轻,GUCCI们敢在中国“血汗”,就是看穿之后 的必然选择。社会发展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提高人民的幸福感,而不是为发展而发展,争世界第几把交椅,如果连“血汗工厂”都管不了,这样的发展又有什么意 义?

奢侈品快速扩张后遗症暴发

在业内人士看来,GUCCI的劳资纠纷正是各大奢侈品品牌在中国市场快速扩张留下的“后遗症”。近年来,中国奢侈品消费者的潜力让任何奢侈品牌都不 敢小觑,纷纷加快了在中国市场的开店步伐,与此同时,相应的员工管理和培训却成了被忽视的部分。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官欧阳坤表示,奢侈品牌在国外 对上岗员工都有完善的培训,但到中国市场后,管理和人员的培训却都没有跟上,而且奢侈品牌也有意尽量压低员工的培训支出。据世界奢侈品协会数据显示,人力 成本仅占奢侈品销售价格构成的6%,大大低于产品成本和品牌附加值。

劳动监察部门不能总让员工靠发帖维权

从记者的调查看,古驰确实存在一些违规加班的行为,一些所作所为也确实与其国际知名品牌的地位不符,不过由于现在劳资双方各执一词,仅从媒体报道我 们很难去判断古驰的行为是否违反劳动法,是否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抛开事情对与错的判断,员工要靠发帖来维权,要靠发帖来引起舆论关注,这一行为本身就 值得我们反思。为什么员工要采取这样极端的维权手段?正常的维权渠道是否出现了问题?工会组织是不是存在缺位?

客观地说,古驰的员工用网络发帖的形式维权,确实可以引起网民和舆论的关注,容易形成舆论热点,容易引起政府职能部门的关注,有可能使事情比较快得 到解决。但是这毕竟不是一种正常维权方式和渠道,特别是一旦形成舆论“审判”,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既会给当事各方带来诸多困扰和麻烦,而且会大大增加 解决问题的社会成本。比如,今天古驰不仅要面对前员工的投诉,更要花巨大的成本进行危机公关。那为什么当事人还要去选择这样一种对自己好处不大,却给社会 带来巨大成本的维权方式呢?

近年来,不少身处社会底层的人采用极端手段来维权,甚至不惜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来维权,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是弱势群体,很难与相对强大的老板平等 博弈。古驰的员工虽然貌似工作体面,衣着光鲜,但其实他们的处境一样尴尬,甚至维权的阻力更大。原因有二:一是古驰作为国际顶级名牌企业实力更大,单个员 工难于与之抗衡;二是在政府注重招商引资的当下,直接后果则是员工维权门槛的上升和一些监管部门的“不作为”。这也正是为什么古驰事件发生后,员工很无 奈,劳动监察部门“很为难”的原因所在。

在这样的背景下,员工要维权的最好途径就是依法建立工会,通过集体的力量来与企业博弈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国际零售业“大哥大” 沃尔玛贪小便宜被严惩的事件。2007年沃尔玛因为要求员工在午休时间提前几分钟干活,下班后多干一会,遭到工会诉讼,最终不仅与美国劳工部达成协议补偿 员工3400万美元的加班费,而且还被宾夕法尼亚州法庭判处必须对该州在职和离职员工赔偿7800万美元。沃尔玛工会的维权行动,让这个全球零售巨头至今 心有余悸,不敢在员工问题上造次。如果古驰有工会,而且工会足够强大,古驰在对员工作出苛刻规定之前想必也要掂量掂量。

当然,在企业建立工会只是维护员工合法权益的第一步,关键在于如何让工会发挥应有的作用,如何让工会真正成为员工的娘家,真正为员工争取利益。这就 需要政府相关部门改变思维模式,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当满足员工合法诉求和保护招商引资环境成为一对矛盾时,政府应塑造一个公平的博弈环境,让 劳资双方直接谈判。在劳工保护更严格的国外,国际巨头都能与工会达成妥协,那在国内为什么不可以呢?

要想员工不用靠发帖维权,就必须让工会真正发挥作用,让正常的维权渠道畅通,这或许是古驰事件给我们带来的更深层次的收获。

GUCCI 血汗 被誰 嬌縱 刻薄 傲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95

政府基金操盤手謝青良坐擁4億豪宅 全民血汗錢 坑殺內幕

2012-11-12  TWM
 
 

 

他不是知名企業的大老闆,也不是富二代他只是一個月領十多萬元薪水的基金操盤手,但如今,他坐擁4億元的頂級豪宅「勤美璞真」,享受極為優渥的頂級生活,他就是近日的新聞主角——買入「盈正」股票、坑殺政府勞退、勞保基金的基金經理人——謝青良。

一個兩年前的舊案,但是金管會與檢調機關卻怠忽職守,遲遲未做出懲處,任由政府基金與投資人的血汗錢大失血。

撰文.劉俞青、歐陽善玲 研究員.辛曉昀狠撈一票人民的血汗錢之後,要做什麼?答案是:住頂級豪宅。

日前,勞退、勞保與退撫等政府基金,因為大買「盈正」股票,不僅因此大虧一.四四億元,也讓許多正在苦苦等待領取退休金的勞工、公務員們,因此擔心到睡不著覺,深怕退休後領不到半毛錢。

但同一時間,導致這場慘劇的罪魁禍首—— 安泰投信前基金操盤人謝青良,人在哪裡?東窗事發後,有如人間蒸發的他,根據︽今周刊︾追蹤調查,原來這個大賺一票走人的謝青良,此刻正坐擁台北市信義路三段的頂級豪宅「勤美璞真」,資產雄厚。

捧現金買「勤美璞真」 謝青良財力驚人「勤美璞真」就位在燙金的台北市信義路三段,因為面對約八萬坪的大安森林公園,是台北市中心絕無僅有的無價景觀,社區裡有溫水游泳池、健身房、酒吧等設施,因此在豪宅市場裡價格始終屹立不搖,日前甚至傳出有人以每坪三百萬元的天價成交,雖然無從查證,但也確立「勤美璞真」在有錢人眼中的地位。

「勤美璞真」裡的住戶,當然也個個大有來頭,包括永豐餘何壽川家族、自然美創辦人蔡燕萍家族等,都在這裡擁有多筆房產。

然而,這個今年年僅四十三歲的謝青良,從研究所畢業至今,工作經歷全數都在投信業。他從月薪三萬元的小研究員做起,到基金經理人、代操帳戶操盤人。根據業內人士估計,如果不含獎金,台灣的基金經理人目前月薪大約在十萬元上下,即使是明星級的操盤人,月薪也不超過二十萬元;若加上績效分紅,年薪最多是在三百萬到五百萬元之間,除非有特別的「收入」,否則以這樣的收入水平,雖然比起一般上班族要好許多,但距離住進二億元以上的頂級豪宅,恐怕是難上加難。

根據︽今周刊︾深入追蹤,謝青良以太太之名所擁有的這一戶,有一七七坪,就位在這座豪宅的中間樓層,還外加三個車位,俯瞰大安森林公園的美景相當宜人;如果以買進的價位來看,每坪保守地以當時市場成交價一四○萬元計算,當時謝青良購入的價格,至少要二.五億元。以目前市價計算,該豪宅總價應該已經上看四億元以上。

對此,本刊去電詢問謝青良夫妻,謝青良的手機不通,而他太太推說正在忙,對一切問題不願多做回應。

謝青良的財力驚人,目前他所擁有的這戶豪宅,完全沒有向銀行設定質押貸款,換句話說,他是捧著白花花的二億多元現金來買屋。

此外,時間上的巧合點,也令人驚訝。

根據資料顯示,謝青良夫妻是在去年三、四月間購入,而就在購屋之前不到半年,也就是前年的九、十月間,正是「盈正案」爆發的時間,謝青良因此被查出利用職務之便,開設人頭戶賺取暴利,卻讓自己操盤的政府基金慘賠。事情發生才短短不到半年,他就出手闊綽,不用貸款就買下頂級豪宅,作風之大膽,令人咋舌。

謝青良夫妻的出手不僅於此,因為就在「盈正案」剛剛發生之際,前年的十一月,他先在「勤美璞真」附近一棟同樣位在信義路上的大樓裡,買下一戶二十八坪的房產,根據當地房仲業估計,市價約二千三百萬元,同樣沒有任何貸款。謝青良究竟何許人也?能有如此「雄厚實力」?

﹁敢賭﹂ 自己賺飽卻讓全民血汗錢大虧據了解,謝青良從小在台北市大同區的哈密街長大,一路學業成績都不錯。念台北市立中正高中的時候,外表看起來有點臭屁,穿訂做的制服、戴兩邊不同顏色的眼鏡。在同學眼中,他腦筋十分聰明,打橋牌時是一把手。不過,因為有點散散的,功課普通,後來考上政大銀行系、中正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是班上成績出色的黑馬。有一次,畢業後同學聚會,他的同學問他為何操盤績效可以這麼好?他回答說:「我就是敢賭,看準之後,放膽買就對了!」然而,這名住豪宅、自言「敢賭」的年輕操盤手,這一次,賭上的,不僅是個人在金融業的信譽,還把所有人民的血汗錢,也一併賭上了。雖然安泰投信在十一月六日決定賠償政府基金與三檔共同基金共二.五六億元損失,並同時向謝青良採取法律行動,卻也讓人民捏了一把冷汗,更讓人對基金操盤人的操守打上問號,擔心日後是否還有類似坑殺手法再現!

究竟,謝青良透過如何巧妙的五鬼搬運手法,讓自己賺足荷包,從此過著優渥的奢華生活,而卻讓全體人民的血汗錢大虧?

︽今周刊︾獨家獲知謝青良全盤的操作手法與內幕,從中卻也見到人性的貪婪,與血淋淋的試煉。

整起故事要從「盈正」還沒上櫃、仍在興櫃掛牌時談起。

當時安泰投信手上共有三個政府基金帳戶,包括退撫基金、勞退與勞保三大基金的帳戶管理。

而這次出事的謝青良,一人就獨攬勞退與勞保兩大基金帳戶的管理,另外,退撫基金則是由他與安泰投信投資長黃媺芸相互代理管理。

利用「人頭戶」 個人先上車買進盈正二○一○年六月三日、八日這兩天,當時盈正在興櫃的股價只有八十多元左右,謝青良在永豐金證券位於台北市博愛路上的分公司,開立一名呂姓人頭戶的帳戶,並在這個帳戶下單,買進五十張盈正,成本約五百萬元。

過沒多久,盈正這檔股票就在興櫃開始狂飆,一路飆上三百多元的高價,當時市場上各式的傳聞四起,其中傳得最盛的耳語,就是多名基金經理人都在盈正一百元以下就已經自己先上車;如今回頭來看,這些耳語顯然不是空穴來風。

緊接著九月九日,盈正以每股一八五元的承銷價從興櫃轉上櫃,當天九點鐘一開盤,盈正股價一飛沖天,直接衝上五百元的高價,當天收盤在五○五元,成為上櫃股王,更是全市場的焦點。

之後,盈正股價更是一路攀高,謝青良所操盤的政府基金,也在九月十七日到十九日,進場大買六百張盈正。九月十七日當天的盈正收盤價是五四六元,從此之後,盈正再也沒有見到這個價格。

而如果和謝青良自己人頭戶的持有成本不到一百元相比,他所操盤的政府基金持股盈正成本,每股整整多出四百多元。

股價炒到最高點 個人人頭戶卻悄悄下車然而,就在謝青良等不少基金經理人,結合公司所放出的利多消息,利用眾人資金,把盈正股價炒到最高點之際,卻也是他個人的人頭戶悄悄下車的時點。根據資料顯示,謝青良透過呂姓人頭戶所買進的五十張盈正,全部在十月一日賣出,當天盈正均價約三五五元,換算下來,他個人在這個人頭戶的獲利約一四○○萬元。

在他個人已經安全下車的二個交易日後,謝青良所負責操盤的政府基金才開始出脫股票,在十月五、六日全部出清完畢。這兩天盈正的交易張數加起來不到三千張,其中就有六百張的賣盤來自謝青良的政府基金,而盈正也因為政府基金大倒貨,股價直直落,十月六日收盤只剩三百元,政府基金因此大虧一.四四億元。

待獲利入袋 再低點賣出公眾操盤股票一切幾乎都按照完美的劇本演出,謝青良個人先上車買進股票,等著股價上漲;緊接著利用人民的血汗錢大舉進場,把股價炒到最高點,然後再趁機出脫自己事先買進的股票,等到獲利安全入袋之後,再賣出為公眾操盤的股票。

統領法律事務所所長林明正表示,被告如果執行職務,造成受託基金受損,謀取個人利益,其行為即與背信罪的構成要件相當。

事成之後,呂姓人頭戶果真「盡忠職守」,在十月四日到十二日期間,這個人頭戶透過國泰世華銀行館前路分行的交割戶頭,總共匯出四千萬元的資金到謝青良的帳戶。

也因為這筆關鍵性的資金流向曝光,讓監理單位認定呂姓人士,就是謝青良的人頭戶無誤,讓謝青良想賴也賴不掉。

此外,永豐金證券每個月寄給呂姓人頭戶的對帳單地址,上面寫的正巧就是謝青良夫妻的戶籍地址,更讓整起事件,有了水落石出的結果。

不過,弔詭的是,如果按照資料顯示,謝青良透過這個人頭戶總共只買進五十張的盈正,賣出後的交割款也不到二千萬元;但人頭戶卻匯出高達四千萬元的金額給謝青良,究竟是謝青良買賣盈正不只五十張?還是兩人之間的「合作」,不只盈正這檔股票?值得檢調單位深入追查。

不過,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盈正案」幾乎是近年來台灣資本市場上最具爭議的案件,因此就在這事件爆發後,金管會與檢調都介入調查,金管會調查完畢,結果也具體確實,認為案情重大,將整起案件移送法院。但根據最新消息顯示,今年十月初,該案已經做出「因為證據不足,依職務簽結」的結論,其中檢察官根據什麼理由做出這樣的結論?令人高度不解。

盈正舊案 為何遲遲不懲處?

所幸近日由於退撫基金等政府基金「受害人」,對於謝青良買賣盈正造成的巨額虧損,一狀告進法院,才讓這個案子重新進入司法程序。據了解,謝青良被列為背信罪的被告,並對他發出境管通知。

事實上,整起「盈正案」的來龍去脈,至今已是兩年前的「舊案」。早在案發之際,︽今周刊︾就率先在二○一○年十月的第七二一期,以︿上櫃就腰斬,股王盈正炒作黑幕﹀為文,披露盈正邪惡的炒風;其後更在去年十月第七七三期的﹁封面故事﹂,再以︿獨家揭露投信、中資、主力炒股內幕﹀為主題,將投信經理人如何炒作盈正的始末,做了詳實完整的報導。一個兩年前的舊案,為何遲遲不做懲處,也沒有任何動作去遏止投信界利用公眾資金中飽私囊,炒作股價的歪風,讓投資人的權益持續流血受損,顯然是政府部門怠惰。

直到今年六月底,才看到金管會一張姍姍來遲的懲處新聞稿,對此,調查此案時任職金管會證期局局長、現已轉任櫃買中心總經理的李啟賢表示,金管會其實早就結案,但為了配合檢調辦案,才會延後發布懲處。

此外,其中只對安泰投信、德盛安聯投信與凱基投信給予警告,另外對於謝青良、彭國星與陸宗賢三名經理人的姓名均未透露,金管會表示,這是保護當事人為由的必要處置,而事後也證實彭、陸兩人對案情均坦承不諱。但試問,在這些經理人以惡質的手法操盤政府基金與共同基金,導致全民、投資人的權益受損,要由誰來保護?

當時︽今周刊︾的報導,已經清楚羅列在前年盈正案爆發下,當年九月底持有盈正股票的共同基金,共有十一家投信、二十一檔基金(見一二○頁表)。除了謝青良之外,當時甚至還傳出某家大型投信經理人住「帝寶」、持股狀況比基金更隱晦的自營商操盤人,也因買進盈正,如今住在中山區某豪宅等等情事。如今這些投信、經理人對於當時為何持有盈正?研究報告與持股明細,都有對外詳細說明的必要。

而這次被揪出來的三家投信全部上榜,可見︽今周刊︾的報導領先正確,甚至當時︽今周刊︾就為文寫道:「有一名已經離職的明星基金經理人,就住在台北市信義路上、大安森林公園對面的豪宅『勤美璞真』……」,如今一一證實。

整起「盈正案」,其實只是台灣資本市場上惡質炒風的冰山一角,暴露出人性最貪婪的一面。當這些年輕的經理人站在龐大的利益面前,人性的善良被狠狠踐踏,人民的血汗錢、投資人想要從投資市場獲取些微報酬的心意,完全被丟棄不顧,經理人們卻住豪宅、享受豪奢的生活。如果,這次監理單位金管會與司法機關,再不嚴懲這些惡形惡狀的炒作者,恐怕第二樁、第三樁「盈正案」,此刻仍在資本市場某個角落持續上演,而人民辛苦的血汗錢,仍會繼續血流不止。

謝青良

出生:1968年

現職:自組投資公司

經歷:

國際投信國際台灣祥龍基金經理人日盛投信日盛上選基金經理人日盛投信日盛精選五虎基金經理人安泰投信政府基金代操經理人

學歷:政治大學EMBA

中正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

政治大學銀行系(現改為金融系)

婚姻:已婚

領先揭露

兩年前,本刊即獨家揭露投信基金經理人涉入「盈正案」炒股內幕,牟取暴利。


政府 基金 操盤 手謝 謝青 青良 良坐 坐擁 豪宅 全民 血汗 坑殺 內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846

三星工人血汗控訴

2013-04-18  NM
 
 

 

清新悅耳的口哨鈴聲無處不在,見證三星手機去年打破蘋果iPhone不敗神話,成為全球手機一哥。三星讓南韓人引以為傲,十八歲出身草根的黃有美,踏入三星半導體工廠開工那天,曾經以為自己飛上枝頭,料不到兩年後患上血癌,二十二歲離世。黃有美臨終前發現,她的同事亦一樣有血癌,之後陸續得知其他工人亦有白血病、腦腫瘤等。南韓的志願組織,至今共接獲一百八十一宗三星工人患病求助個案,當中六十九人死亡。黃有美的家人更告上法院索償,初審得直,但南韓政府及三星聯手上訴,正排期續審。半導體工廠運作惹關注,三星去年宣佈在中國西安投資建大型半導體廠,預計下年投產。三星廣告大賣「Designed for Humans」,但廣告卻沒有揭開半導體工廠那道深鎖重門背後的血與汗。

距離首爾三小時車程的南韓東沿海城市束草,是港人旅遊熱點,多年前港人熱捧韓劇《藍色生死戀》也在此拍攝,劇中女主角宋慧喬患血癌與男主角愛得痴纏。現實上演的,是二十二歲三星女工黃有美,五年前血癌逝世後,她父親黃相起鍥而不捨追查原因的故事。五十八歲的黃父駕著他賴以為生的銀色計程車,來到巴士站接本刊記者。一見面他就緊張問:「我的家非常殘舊,你們介意嗎?」他的家仍然用著旱廁,黃妻在餐廳當侍應,大女是藍領,有美是老二,病逝前一心供弟弟讀大學,高中畢業就出來打工,結果獲三星這間國家龍頭企業聘用,月薪加上加班費、花紅等,也有近八千港元。有美○三年初入職時,派駐首爾南部城市器興半導體廠,工作包括烘乾材料及用化學劑清洗半導體上的化學品等。兩年後,有美持續胃痛及頭痛,吃了止痛藥仍無效,走去看醫生便發現患上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即血癌。一家人晴天霹靂,黃父憶述:「嗰時真係聯想唔到同工作有關,只係覺得好不幸,有美做化療,我去醫院探病問,阿女其實你份工做咩o架?」黃父得知女兒工作時要用多種化學劑後,便隨即跑去工廠找部門主管,質疑女兒患癌屬工傷,但主管斷然否認把他打發走。直至○六年七月,有美得知同組工人李淑央無獨有偶也患血癌,兩個月後更離世,黃父不禁問:「真係咁蹺?」

今世唔用三星

○七年三月,有美從醫院回家的高速公路上,在老父的士後座中離世。黃父記得,女兒去世一星期多後,工廠主管連同人力資源負責人到訪:「佢哋話有美的病同三星無關,她的病在任何人身上都可以發生。」黃父怒極站到桌子上,以髒話回敬,會面不歡而散。看著家中三星的電視,黃父怒不可遏,把所有家電都換上別的牌子,與三星決裂。黃父企硬找尋真相,聯合李淑央及另外三名三星患癌工人及家屬向政府索工傷賠償,但申請不獲批。最後,五人告上法庭,矛頭指向政府。原來,按照南韓的制度,工人受傷會找政府索償,政府再由工人所屬企業呈交的保險金當中,撥出款項支付。現時三星每年向政府約交一億多港元保險金,一旦黃父打贏官司,三星便從此孭上有關工傷紀錄,交予政府的保險金亦有可能增加。三星不容有失,更替政府找律師與黃父對簿公堂。結果,前年六月,法院判黃有美及李淑央兩個個案勝訴,其餘三人敗訴。黃父之所以打贏,因他向法庭呈交了一份重要文件,那是○九年六月,三星委託首爾國立大學,到工廠進行的風險評估調查。三星一直不肯公開評估結果,有匿名人士卻悄悄將部分報告轉交黃父呈堂。原來,首爾國立大學曾花五個月,調查黃有美生前任職的器興工廠,以及另一間溫陽工廠。呈堂報告提及,研究員在廠內設了三百多個氣體探測儀,發現工廠使用了九十九種化學物質,其中包括致癌物砷及苯等。但三星反駁指,自○九年六月、即大學獲委託調查時段,再沒有使用苯、砷、甲醛等化學物。本刊電郵負責報告的首爾國立大學公共衞生學院職業及環境醫學系教授白道明,他承認當年有受三星委託進行相關調查,但不願透露詳情。法庭判辭指出,雖然醫學無法證明黃有美的病源,但可推斷她長時間在多項有毒物質及放射性物質中工作,或會加速病情,因此她的病與工作環境的關係值得考慮(considerable)、立論合理(reasonable)。至於黃有美的同事李淑央,亦因在有毒化學物質中工作長達十年,判黃、李二人勝訴,可向政府索償約一百五十萬港元。但因獲三星支持的政府一方,正排期上訴,至今兩家人仍未收到分毫。

拒公開化學物名單

半導體生產與癌症的關係一直備受關注,本刊取得一份去年刊於《國際職業保健與環境衞生》雜誌的學術研究,由韓國延世大學、檀國大學等四名學者共同撰寫。文章分析了在三星半導體工作的五十八宗相關病例,並引述黃父呈堂的首爾國立大學報告內容,指廠內有四十至五十種化學溶劑,其中苯的濃度高達0.08-8.91ppm,而半導體廠內常用的稀釋劑亦含有0.1-56.7%的苯。韓國政府在○三年已立例,工作環境的苯濃度要低於1ppm。但有關研究指,因三星不肯公開他們使用了什麼化學物質,因此無法斷言工人患病與工作有關,但呼籲從業員要採取保護措施,慎防接觸到有毒物質。香港專門研究血液及血液腫瘤科的港大講座教授鄺沃林解釋,大部分的血癌如白血病或淋巴瘤都是不知成因,但世衞已列明苯是其中一項會引致血癌的化學物品。苯常見於化工業,例如石油業,亦存在於工業常用的有機溶液、天拿水、清潔劑等。他又分析:「化學物品有8.91ppm嘅苯係好高,一般空氣入面都係得千分之一或二嘅ppm,如果工廠通風唔好,就好危險。」他記得曾有病人在生產易潔鑊的工廠工作,因通風欠佳,常接觸苯而患上血癌。但要醫學上證明血癌因苯而起,就要有更多數據,例如要收集部分工人的尿液,測試他們身體內的苯含量。而工廠亦要公開他們所用的化學物質名單。三星半導體廠在南韓主要有三間,共有三萬八千八百名員工。半導體是一種導電原材料,經過數以百項的加工工序後,可以製成電子產品中的零件,例如揭開手機底蓋或電腦底板時見到一粒粒的黑色芯片,更可製成SD卡記憶體等。理大工程學院署理院長徐星全教授解釋:「每日所有人都用緊半導體,你用緊嘅電腦、手錶入面都有半導體,鐘又有,電腦CPU處理器全部都係半導體。」

IBM曾有工人患癌

半導體廠有工人患癌早有前科。早在○三年,著名電腦廠商IBM遭二百五十名前僱員及家屬起訴,懷疑工人因接觸大量化學品,而患上腦癌、腎癌、淋巴腫瘤等,甚至生下畸胎,因而告上法院。美國波士頓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研究員Richard Clapp,研究在一九六一年至二○○一年間在IBM工作至少五年、並患癌死亡的三萬一千多名工人。他發現與普通人相比,工人死於癌症的可能性高一至兩倍。但IBM質疑報告,最終IBM勝訴。本刊以電郵訪問Richard Clapp,他不願意評論三星的個案,但說連當年他的大型調查,也無法斷言半導體工廠的工作環境與工人患癌有清晰的因果關係,但能指出二者有關聯:「要得出因果關係,一定要有好詳盡的資料,仲要做多次研究,要得出同一結果先得,所以仲要多啲研究。」黃有美父親為女兒企硬力戰大財團,過程遇上不少同道中人,○七年成立了志願組織「半導體勞動者健康與人權守護聯盟」(SHARPS),後來找他們的工人及家屬愈來愈多。有曾在三星任職的年輕媽媽患上腦腫瘤,小美人因此變得面部發脹如球,更在去年離世遺下一對子女;有丈夫患上白血病後以為自己唔好彩,至死不敢摸懷孕妻子的肚子,說怕把霉運傳給孩子;有工人割除腦腫瘤後遺留大堆副作用,終身行動不便、說話不清,餘生要在醫院度過。至今,SHARPS收到一百八十一宗三星工人的患病個案,六十九人死亡。而其中一百零四人,都是在三星電子的半導體工廠內工作。

宿舍連環跳

除了癌症,SHARPS亦收過三星工人跳樓自殺的個案。前年一月,一名廿五歲入職一年左右的LCD顯示屏工廠工程師金周賢,在三星宿舍跳樓自殺。事隔一年,老父金明福仍放不下,每當步入家中兒子的房間便老淚縱橫:「我老婆每天仍會煮飯俾個仔,我哋每晚都會幫佢鋪床,第二朝再收番埋。」他憶述兒子在工廠工作不久,疑因接觸化學物品患上皮膚病,又曾告訴父親每日工作十二至十四小時,幾乎日日加班,有時週六、日也要臨時上班。兒子住的宿捨本應三人同房,但公司編排三人不同更數,兒子辛苦工作後總是回到空洞洞的房間,沒機會找人說話。金父記得,兒子受不了工作壓力及皮膚病折磨,開始抽煙,更患上抑鬱,最終在宿舍十三樓一躍而下結束短暫一生。金父稱,三星起初告訴他,其兒子墮樓死,他不服要求警方公開宿舍閉路電視影像,才知道宿舍內竟有多達三百個鏡頭。後來更得悉原來在兒子自殺的同月,早有另一工人自殺。目前SHARPS接獲的自殺案求助共有三宗。三星回覆本刊指,工人患病與工作環境無關,強調公司做法已通過國際認證,多個政府機構和有信譽的第三方機構進行現場審查。但三星指,前年起投資一百億美元以維持工作環境及安全管理。而對於法庭對工人賠償的裁決,三星指,對工人的家屬深感悲痛,會為有需要家屬提供醫療費用借貸。對於有工人自殺,三星卻沒有回應。在首爾,每逢週三,患癌逝世的前三星工人家屬,都會跑到三星總部示威,他們手上拿著親人的遺照,向著路過的三星員工叫口號。在他們的對面,有十數名西裝友拿著橫額,大剌剌拿著寫上「Noise off」的牌叫這群家屬收聲。家屬卻堅持每逢週三出現,無畏無懼:「我不是要錢,我只想他們正正式式地向我們道歉,承認是他們的錯。」

三星半導體廠明年西安投產

半導體工廠安全惹關注,三星電子自九四年已在中國蘇州開設半導體工廠,但只將韓國生產的芯片加工組裝。去年三星決定將在中國設立最尖端的半導體生產線,在西安高新區投資七十億美元,主要生產高端存儲芯片,總理李克強更親自批示項目,預計二○一四年第一季投產。內地給三星供貨的一百零五間供應商,去年底被美國勞工權益保護組織「中國勞工觀察」發現,部分代工廠僱用未滿十六歲的童工,又強迫員工每日工時超過十三小時等。但三星回覆本刊時重申對童工零容忍,指三星在中國用童工的指控失實,並已要求所有中國供應商招聘時個別面試及用儀器檢查假身份證。三星集團是韓國的經濟命脈,有近三十七萬名員工,業務包括保險、信用卡、石油化工、重工業、毛織、酒店等。單是旗下南韓上市的三星電子,市值約一點五兆港元。去年純利達一千七百六十六億港元,而三星電子近年積極生產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成功爭取近三成全球市場,去年更力壓蘋果iPhone,全球售出四億六百萬部手機,成為全球一哥。三星與政府關係密切,連韓國國家退休基金亦持有三星集團6.59%的股權。三星創辦人李秉喆死後,總裁之位由其三子李健熙接手。李健熙九六年曾因行賄被判兩年緩刑,翌年被政府豁免。○八年,李健熙又因逃稅被判三年監禁、五年緩刑,罰款約七億七千萬港元,曾一度引咎辭職,但及後獲前南韓總統李明博以「協助國家申辦2018冬季奧運會」為由特赦,前年他重掌三星至今。

三星 工人 血汗 控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617

這裡,藏有拯救血汗護士的解方


2014-04-21  TCW  
 

 

有一天,你躺在病床上,為你送藥到床前的護士竟是機器人。在位於大阪的松下紀念醫院裡,這種情景,隨處可見。

走進松下紀念醫院地下一樓的藥劑部,五台一百三十八公分高、六十三公分寬,各為粉紅、綠、黃、藍、橘色的圓筒型機器人「Hospi」,正透過頭部螢幕畫面,露出睡眼惺忪的表情,告訴我它們正在充電。

醫護交給專業,跑腿就交給機器人

這些流程讓我們看到,六分鐘,Hospi就能完成一趟送藥工作。

根據院內統計,在導入Hospi後,每天至少省去六個小時的人力勞動時間,和原本使用的氣壓輸送系統相較,不只安裝成本節省約三分之一,保養維修費用也是原本的五分之一。但最重要的是,它正替日本與台灣所面臨的醫護人員缺工問題,找到解方。

護士荒蔓延全球,高齡化嚴重的日本也是受害者。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二○一一年,日本護理師缺額達五萬六千人,全國約有七成醫療院所護理師人手不足。護病比約一:七,即一個護士須照顧七名病患,和美國、德國、丹麥等國的一:四、一:五相較,在先進國家中敬陪末座。

現在,「醫生診斷、開處方,護士照顧病人,藥劑師配藥,這些都是機器人沒辦法取代的,其他『誰來做都可以』的雜務,就讓機器人來幫忙,」松下紀念醫院院長山根哲郎說。

但,在導入時,碰到最大的掙扎是什麼?

松下紀念醫院因隸屬於松下集團(Panasonic),為日本最早導入服務型機器人的醫院,因此他們也比所有人提早發現,「不信任,是最棘手的問題。」

花一年學信任機器人,讓對手變幫手

「『自己來還比較快!』『已經夠忙了,還要熟悉新機器,很麻煩!』是一開始最常聽到的聲音,」Hospi計畫主導者、大阪工業大學教授本田幸夫說,為了提高同事使用意願,他們花上一年反覆驗證機器人帶來的好處,由特定單位帶頭示範,證明Hospi的確比人快,使用率才逐漸提升。

職場文化,也才因此改變。

「值夜班的時候,要麻煩Hospi送藥,明知道它聽不見,但還是會不由自主的說『すいません(不好意思)』,」已經在醫院任職七年的藥劑師三木郁帆說。「和人不同,不管再晚Hospi都不會累、有求必應,有這樣的幫手很安心。」她說,自己可以更專心的做配藥工作。

機器人真的是拿來取代人的嗎?還是如三木郁帆所說的,是個幫手?但,我們該怎麼看待那些被取代掉四七%的位置?我們能接受機器人進入生活到多深的層次?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走進築波。

【延伸閱讀】只要6分鐘,就能完成送藥工作——機器人Hospi送藥流程1.藥劑師裝配藥物藥劑師以識別證輕觸感應區解鎖,打開Hospi「肚子」,放入裝有藥品的A4大小拖盤。

2.設定配送目的地頁面具各樓層護理站的選項,設定目標後,Hospi發出音效、開始移動,離開藥劑部。

3.不伸手也能搭電梯透過無線網路連線,也同步設定電梯樓層。Hospi進電梯就定位後就能自動關門上樓。

4.由護士開鎖取藥Hospi行走時無聲、遇人自動閃避,抵達護理站後以紅燈提醒護士取藥,不打擾病患。

5.完成任務自動返航循同樣路徑返回藥劑部。隨電力存量顯示想睡、笑臉等表情,夜間行走時腳部發光,避免看不清楚。

資料來源:松下紀念醫院 整理:郭子苓

這裡 藏有 拯救 血汗 護士 的解 解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253

為什麼人們情願拿血汗錢去跟風,也不買ETF? LeoLau

http://xueqiu.com/7343990785/43655362
一年前,別人問我,如果甚麼都不太懂,買港股買甚麼比較好?
我說$盈富基金(02800)$ 其實已經不錯,起碼不會落後大市,然後那人笑一笑就不理我了。


其實$盈富基金(02800)$ 作為恆生指數跟得最貼的ETF,真的那麼差嗎?


12/5/2014 $盈富基金(02800)$ 作價$22.55 
12/5/2015 現價$27.65 
升幅23.95%,中間派息0.87, 即總收益達26.47%


ETF是多個公司組合而成的,基本全倉買也能做到風險分散,
一個甚麼都不懂的人,在股市中,除了ETF還有別的更好選擇嗎?

每次叫人買ETF,都被當作傻仔似的,
但是在你努力跟蹤高手們買甚麼,然後拿少少資金跟入,
每天在提心吊膽甚麼時候賣貨的時候,
總有一群"傻仔"甚麼都不用做,只是定期拿一筆錢買進ETF,
然後每天把時間做自己想做的,有娛樂,睡得好,吃得好。[摊手]


對了$盈富基金(02800)$ 過去六年, 不計算股息, 單是升幅也年化17.82%啊[笑]
為什麼 人們 情願 血汗 錢去 跟風 也不 不買 ETF LeoLau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5370

亞馬遜被批血汗《金融時報》意外相挺

2015-08-31  TCW

八月中,一篇重批線上零售龍頭亞馬遜是血汗電商的長文,引爆支持派、反對派群起互剿對方。《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社論儘管認同,活像遊樂場的矽谷辦公室確是搶奪人才的利器,但「沒人強迫你加入亞馬遜」。

這篇耗時半年採訪寫就的調查報導登在週末版《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執筆作者之一史崔菲德(David Streitfeld)可是大有來頭:幾年前,蘋果遭踢爆是血汗工廠的系列打臉文,他正是調查團員之一。

《紐時》兩位記者反覆訪談一百多名現職或前任員工後,歸結出亞馬遜的斑斑劣跡:每週工作八十個小時,常導致嚴重的健康與家庭問題;主管鼓勵下屬透過匿名信或專線電話打小報告;倉儲員工行蹤遭嚴密監控,且時薪偏低、福利偏差等。

斯巴達管理,業界皆知

血汗電商的指控讓亞馬遜商標的那抹黃色微笑略顯諷刺,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隨即發函內部員工,籲求同仁出面捍衛公司名譽,向世人澄清,這篇文章所描述的企業,不是亞馬遜人「眼中的亞馬遜」。

事實上,亞馬遜的斯巴達管理風格非秘密,彭博(Bloomberg)記者史東(Brad Stone)就寫過幾次;亞馬遜電子書Kindle創始成員莫克斯基(Jason Merkoski),也在著作中描繪高壓面試過程。

莫 克斯基和貝佐斯並肩走過Kindle的草創期,他眼中的貝佐斯是個「簡單的人」,招牌笑聲讓他深具感染力,會讓身邊每個人都跟著一起笑;他也執迷細節,會 花幾個月操心每頁編排幾行文字才最適閱讀。「亞馬遜不搞英雄崇拜,不過,有同事對他的欽佩已達最高層次!」像是「朝聖團」讀書會死忠跟隨,連探討鎢的歷史 也囫圇吞棗。

《金融時報》社論指出,大家多半認同,科技界作風常異於一般職場,但沒有理由認定非得比照Google的二○%自由時間才算好企業。「貝佐斯屬於強硬派創業家,但他既能打造出一家占據全球線上零售龍頭地位的企業,似乎也沒有應該改變的理由。」

 


亞馬遜 亞馬 被批 血汗 金融 時報 意外 相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413

劉濤的血汗錢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15/161865.shtml

劉濤的血汗錢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劉濤的血汗錢

你又不是田樸珺,你去長江商學院幹嘛呢?

本文由老道消息(微信ID: laodaoxx)授權i黑馬發布。

1

2008年劉濤與王珂的婚禮轟動娛樂圈。丈夫既然貴為“京城四少”,劉濤順勢在婚禮上宣布退出娛樂圈準備安心相夫教子。

本來這又是一個“晴格格”王艷的故事,然而劉濤在家沒呆多久,王珂就因在全球金融危機中遭遇好友反目親信背叛,宣布破產。

2011年3月,劉濤發了第一條微博說“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圖片是她與林心如在《傾世皇妃》中的劇照,這是她2010年複出後連續四部劇中的一部。

2010年之後,她進一步增加了自己的日程安排。到2014年一共接了25部電視劇,其中大部分都不溫不火,最初寄希望於在央八播放的電視劇《媽祖》上,她在微博上又是抽獎又是回複網友提問,但還是無法挽回這一部受限於地域文化的片子。

劉濤那個時候是很脆弱的,她在微博上甚至露出了開始信佛的端倪,和今天“我養你”的霸道女王形象相去甚遠。

2013年為了配合電視劇《賢妻》的宣傳,劉濤發了一條長微博,講了丈夫王珂在破產後是如何頹廢、暈厥、失禁,自己又是如何把他拉回來的,才讓粉絲相信她和家庭已經走出艱難。

這條長微博讓劉濤從此加上了賢妻的人設光環,並在隨後的《花兒與少年》中,劉濤再次強化賢妻形象,迎來了事業的轉折。

有了前兩年的鋪墊,2015年劉濤正式迎來了藝人生涯的第二春,上了春晚,《瑯琊榜》《羋月傳》相繼開播,終於成了與孫儷相當的一線女演員。在《羋月傳》中劉濤是40萬一集的身價,全戲拍完大約3200萬元收入。

但是劉濤不是小花小鮮肉,不能摳像拍戲,不能不記臺詞只念一二三四五六七。這3200萬都是血汗錢啊!

拍戲雖忙,她仍然堅持抽口去長江商學院念書。在那里,她成了最早與樂視體育接觸的B輪投資人之一。經過觀察了解樂視的互聯網生態理念,劉濤感受到了賈躍亭不斷化反的生態夢想,中國的喬布斯好像就在眼前。

最終劉濤在樂視影業出資1000萬,在樂視體育出資5000萬,成了樂視系中持股最多的明星合夥人。

樂視體育CEO雷振劍說劉濤投資不是玩票,和樂視是世間最好的搭檔,“我覺得以後劉濤一定會多一個跨界身份,中國互聯網、科技、體育產業的新銳投資人。”

但是投資人劉濤一定不知道,樂視體育的B輪融資剛到賬,就給劃到樂視生態其他公司的賬上了。

轉眼到了2017年,樂視的股價在老股東砸盤、資金鏈瀕臨斷裂的聲音里不斷逼近平倉線,說好了的樂視影業註入樂視網一拖就是一年多,樂視體育連失亞冠中超版權、高層持續震蕩。

上周一個支持樂視兩年的散戶,淩晨兩點坐在江邊發微博,說對不起一家老小,在樂視虧損的情況下還抵押車房重倉支持,處在了“進破產,退也破產”的窘境,結果第二天再次跌停,他的微博就成了股友們的觀光地。

我建議你們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可以去劉濤的微博觀光試試,問她6000萬血汗錢會不會打水漂,看會不會被拉黑。

事到如今,只能說劉濤啊劉濤,你又不是田樸珺,你去長江商學院幹嘛呢?

2

要說現在華語歌手里誰最拼,張學友肯定算一個。

他年過半百還在2016年開始了新一輪世界巡演,小半年已經唱了60場,平均3天一場每場3小時的安排,怕是年輕藝人也扛不住。

天後真得向天王學習。

而且這不是他第一次在演出上這麽拼命了。2010開始的那次世界巡演,他在一年半的時間里演了146場,還順便打破了12個月內總觀眾數200萬的吉尼斯世界記錄,影響力可見一斑。

按理說,這個自92年就被封為二代“歌神”的男人,早就可以輕松度過一生了,可他偏要不停努力。也許年輕藝人都恨他把“歌神”的門檻擡高了。

歌神是有苦衷的。

在2008年那次影響全球經濟的美國次貸危機中,歌神剛好投資了倒閉的“雷曼兄弟”。雖然事後他說網傳的損失4000萬港幣誇張,但他2009年立刻複出連拍3部電影,一改之前“為陪女兒息影”的形象,還趕在開世界巡演之前在2009年底加開一場廣州演唱會,很難讓人相信“只是小損失”。

而巧的是,如果沿著2016年巡演的時間點往前推,不難發現為巡演鍛煉了兩年身體的歌神,是在2014年確定的巡演計劃。那年他推出了完全自己投資的專輯《Private Corner》,可惜港人不買爵士樂的帳,他只好也到內地做宣傳。

於是就有了一次訪談中他調侃到內地“複出”的原因:“08年虧了很多錢,所以開始研究,但最近又出了一些問題,所以我開始又要想著工作了”。

歌神還說,“如果你沒有經過挫折,一定學不到現在所學的”。

香港明星炒樓炒股開店,然後賠得血本無歸,是人生中必經的一堂課。李嘉欣嫁入豪門之前賠掉了一半身家。陳百祥第一次做服裝賠得血本無歸還是譚詠麟借給他的3萬塊錢去登記破產,第二次股災又破產還拉上譚詠麟損失一大筆錢。

有人說“肥貓”鄭則仕和張衛健的矛盾,就源於當時鄭則仕公司投資電影失敗,公司旗下藝人張衛健不僅沒有幫助,還把鄭則仕告上法庭要求立即支付所欠薪酬。公司倒閉,鄭則仕無力償張衛健,還是朋友蕭若元出面先把錢給了張衛健,二人的恩怨和情誼才算是有了了結。

不是張衛健絕情,他炒樓欠的錢拍了六年戲才還上的。

鄭則仕為了還2000多萬人民幣債務,只得把房子和車都賣了,回到了小時候在貧民區生活的日子。在父母搬離豪宅的時候,鄭則仕跪在母親面前說:“媽,相信我,總有一天我會重新讓你搬回來。”

之後就是漫長的還債生活,不停地接戲、拍戲,文藝片、喜劇片、江湖片、僵屍片甚至三級片都有鄭則仕。事後他回憶,當初困難的時候也找圈里朋友幫忙,結果只換來一句“你真以為自己是誰”的回複,心寒不已。

好在堅持了十年,債還清了,鄭則仕又一次為父母買了豪宅,完成了當時的承諾。只是如今頭發已白,十年一去不複返。

3

2009年10月30日,作為華誼原始股東的馮小剛與王中磊肩並肩見證了華誼兄弟股價的飆升,據說當時二人的笑顏被抓拍,成了中國資本市場的經典一幕,當日70.81元的收盤價讓馮小剛一天身價過兩億。

當初也是華誼兄弟一員的任泉,在商討上市事宜的晚宴上,就以旁聽的心態跟著朋友買了36萬股。華誼上市的時候朋友打電話囑咐他看看,他心里甚至沒什麽波動,直到事後算了算數才悔的連說,“我後悔買少了,真的買少了”。

這兩年大陸明星投資的新聞總是正面的。中國電影市場過去兩年的井噴,讓範冰冰投資唐德影視,趙薇投資阿里影業的百倍回報顯得易如反掌。也讓更多明星以為中國的資本市場和中國電影一樣簡單低級。

或許劉濤投資樂視的心態就是,這些年我錯過了光線,錯過了華誼,錯過了唐德,錯過了阿里,不能再錯過樂視了。

劉濤可能沒仔細研究,明星們在資本市場上高額套現的新聞背後,其實都有嚴苛的對賭協議。

華誼兄弟以百倍溢價來收購的華誼浩瀚時,與李晨、馮紹峰、Angelababy、鄭愷、杜淳、陳赫等明星股東簽下對賭協議,要求後者五年內保證每年凈利潤9000萬和15%的年增長,不足部分需由明星股東補足。收購馮小剛的東陽美拉時,華誼兄弟則要求每年一億元凈利潤和15%的年增長。

所以聯手黃曉明、李冰冰做了Star VC的任泉說,你看到的都是成功,沒看到的都是失敗。Star VC幾位合夥人自知投資專業知識缺乏,所以投資多以跟投為主。Star VC對外宣稱投出的獨角獸,比如融360、小咖秀等都是小金額跟投。

兩岸三地的明星投資血本無歸,都是因為低估了投資的難度。

某身經百戰的基金合夥人曾經說過,一個優秀的投資人,至少需要先賠進去2億元才能鍛煉出來。王思聰回國做投資,王健林也是拿出來5億元先讓兒子練手。

從央視辭職轉型做投資人的張泉靈曾說,“這半年我自己一個人偷偷哭過的時間,比我之前十年加起來都要多。”胡海泉也在音樂領域頻繁發力,但對自己的期待也只是“盡最大努力讓自己不成先烈”。

明星看起來風光,實際上職業生涯的黃金期很短,交幾個億的學費無異於天方夜譚。

這時候,你們應該聽成龍大哥的,擁有康有為故居四合院、比弗利山莊豪宅和耀萊院線部分股權的功夫明星曾經說,“如果要跟人在生意上合作,那我要跟比我有錢的人合作,跟比我聰明的人合作。”

張泉靈做紫牛基金找了傅盛,胡海泉做投資聯手中科招商。小鮮肉鹿晗自己不懂投資,但是有前百度副總裁、清流資本創始人王夢秋這樣的親媽粉,一起做了清晗基金。

小燕子趙薇早年曾經自稱是“受傷的股民”,然而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趙薇就像開了掛一樣,唐德影視讓他賺了178倍,結識了馬雲之後,阿里影業讓她套現近10億港幣。最後終於在50倍杠桿收購萬家文化這個案子上驚動了證監會和共青團。

楊瀾2003年賣掉陽光衛視的時候很是難過,後來因為有老公吳征的幫助,才又成了陽光傳媒集團的董事長。盡管這個男人被爆“假文憑”,也有空口袋背米的嫌疑,但是在新書售賣時楊瀾還是直言不諱:是吳征成就了今天的我。

當然這樣的際遇都是一般人可遇而不可求的。

如果沒有遇上這樣的貴人,明星們還不如把掙來的錢全存余額寶,老老實實交夠五年社保,然後在北京買房,能買幾套買幾套。

劉濤 投資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劉濤 血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700

職場慧眼:學生的血汗

1 : GS(14)@2012-03-10 17:33:1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07&art_id=16139967
職場 慧眼 學生 血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232

周薪117元 日做10小時 adidas血汗廠製倫奧商品 (2012年07月16日)

1 : GS(14)@2012-07-16 23:21:39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12427&d=1795
英國《每日電訊報》指,替adidas生產倫奧紀念衣服的申洲(Shen Zhou)工廠位於首都金邊郊區,工人月薪61美元,另加5美元醫療津貼,若工人加班每天工作10小時,月薪可增至120美元。adidas回應時堅稱工人平均月薪有130美元,高於最低工資,公司亦沒有違反與倫敦奧組委的合約,因有關衣服並非官方及運動員服裝,是供給公眾購買。
勞工權益組織Labour Behind the Label表示,即使工人月薪為130美元,但仍低於工人一家開支。組織指柬埔寨的最低工資過低,月薪66美元,但當地一個有兩個孩子的家庭生活開支是260美元。一名女工表示,每月要寄60美元回家,自己只剩40美元交租及應付一天三餐,她要與5人共租一單人房,3人同睡一床,飲食方面也不太理想。該組織指,工人的惡劣待遇已違反倫敦奧組委的合約,合約訂明產品商要支付工人可滿足生活的薪酬。
2 : GS(14)@2012-07-16 23:22:51

http://willbaxter.photoshelter.c ... s/G0000l.wAd9_xNhs/
Cambodia: Shen Zhou factory making Adidas apparel for 2012 London Olympics

http://www.china.org.cn/business/2012-07/16/content_25919288.htm
Sportswear giant and Olympic sponsor Adidas, which produced the official Team GB outfit, is facing scrutiny after revelations that their official merchandise for the London Games is being made by Cambodian garment workers who are paid basic wages of only US$15(£10) a week.



The London Organizing Committee for the Olympic Games (LOCOG) has launched an investigation after workers at Adidas's Shen Zhou factory in Cambodia told the Daily Telegraph they earned a basic salary of US$61 (£40) a month for working eight hours a day, six days a week, plus a US$5 (£3) allowance for healthcare.



Adidas is believed to have invested £100 million in the Games and is one of the event's largest sponsors. The firm manufactured the official Team GB outfit, which was designed by Stella McCartney. However, workers at the company's Shen Zhou factory on the outskirts of the Cambodian capital Phnom Penh work up to 10 hours a day, six days a week,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in the Daily Telegraph.



In response, Adidas said that workers at the factory make an average of US$130 (£83) a month and would receive a wage increase from September. An Adidas spokesman said: "We are confident we are adhering to and, in fact, exceeding the high standards set by LOCOG."
3 : GS(14)@2012-07-16 23:23:59

http://www.telegraph.co.uk/sport ... ympics-fanwear.html
t is one of the 2012 Games' largest sponsors, believed to have invested £100 million, and manufactured the official Team GB outfit designed by Stella McCartney.

But at the company's Shen Zhou factory on the outskirts of Phnom Penh, the Cambodian capital, The Daily Telegraph discovered that poor machinists were working up to 10 hours a day, six days a week, to produce the official Olympics merchandise that thousands of fans will buy in stores throughout Britain.

Living in squalid conditions, workers said they earned a basic salary of $61 (£40) a month for working eight hours a day, six days a week, plus a $5 allowance for health care. They said they could take their wages up to $120 (£78) by increasing their hours to 10 per day.

Adidas insisted on Friday that workers at the factory made an average of $130 a month, and would get a pay rise later this year, along with other garment industry workers.

Anna McMullen of the campaign group Labour Behind the Label, said that was still lower than what they regarded as a living wage for a Cambodian worker with a family. "The minimum wage in Cambodia is horrendously low – $66 a month," she said. "But the living wage for a worker with two children is $260."



Campaigners said the treatment of the workers amounted to a breach of an agreement with the London Organising Committee for the Olympic Games (Locog) that merchandisers must pay workers a sustainable living wage. A Locog spokesman said yesterday it was concerned by the allegations and would investigate.

The Shen Zhou factory manufactures the adidas "fanwear" for the 2012 Olympics.

Soun So-phat, a 30-year-old mother of two, said she sent half of her money home to her parents, who look after her young daughters in their provincial village.

She had left to look for work in the capital because she could not earn enough money from planting rice to feed her children.

Now she can feed them, but the money she has left over is not enough for her to eat properly. "It is hard work. I send home $60 per month and I live on $40. I eat three times a day but it's not good food," she said.

She lives with five other workers in a single room where they sleep three to a bed on hard, wooden cots. They share an attached squatting lavatory and cook a few feet away. Wet clothes hang on lines over head. "It is difficult but we have to earn money," she said.

Toch Srey-noun, 32, who works as a pattern cutter making adidas garments, said she had no idea how much they cost to buy. In an adidas store it was $39.99 – the amount she earned in two weeks.

"I work here to get money for my family," she said. "My father and my husband died. I have a 10-year-old son. I send around $50 per month to my mother."

A spokesman for adidas confirmed that the Phnom Penh factory produced Olympic "fanwear" but denied that the workers' pay and conditions were in breach of the organising committee's standards.

"Adidas is confident we comply with all Locog standards. Workers at the factory earn an average of $130 a month, which is well above the minimum wage," he said.

A Locog spokesman said: "We understand that the Shen Zhou factory is part of the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 labour rights programme, which means that it is inspected.

"We regularly remind all of our licensees of the importance we place on the sustainable sourcing code they have each signed up to."
4 : 健次郎(29109)@2012-07-16 23:26:39

1樓提及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12427&d=1795
英國《每日電訊報》指,替adidas生產倫奧紀念衣服的申洲(Shen Zhou)工廠位於首都金邊郊區,工人月薪61美元,另加5美元醫療津貼,若工人加班每天工作10小時,月薪可增至120美元。adidas回應時堅稱工人平均月薪有130美元,高於最低工資,公司亦沒有違反與倫敦奧組委的合約,因有關衣服並非官方及運動員服裝,是供給公眾購買。
勞工權益組織Labour Behind the Label表示,即使工人月薪為130美元,但仍低於工人一家開支。組織指柬埔寨的最低工資過低,月薪66美元,但當地一個有兩個孩子的家庭生活開支是260美元。一名女工表示,每月要寄60美元回家,自己只剩40美元交租及應付一天三餐,她要與5人共租一單人房,3人同睡一床,飲食方面也不太理想。該組織指,工人的惡劣待遇已違反倫敦奧組委的合約,合約訂明產品商要支付工人可滿足生活的薪酬。


平均月薪有130美元 - 也很低,有可能嗎?
5 : GS(14)@2012-07-16 23:28:31

在這個國家有可能,但算高人工
6 : Ar Yan(11362)@2012-07-17 13:19:31

5樓提及
在這個國家有可能,但算高人工

正如係香港打份賓賓工已經好過佢地回國打一個月,但相對香港工人架人工,賓賓仲係超低
唔同國家好難用同一個價錢衡量人工
7 : hh0610(1603)@2012-07-17 16:46:12

沒有議價能力,光喊低薪又可以怎樣?

對於這些國家,吃得飽穿得暖才是最重要
8 : GS(14)@2012-07-17 21:51:53

7樓提及
沒有議價能力,光喊低薪又可以怎樣?
對於這些國家,吃得飽穿得暖才是最重要


如果是發達國咁人工邊有人請你?
周薪 117 日做 10 小時 adidas 血汗 廠製 製倫 倫奧 商品 2012 07 1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267

存摺失30年喜「出土」 血汗錢遭銀行扣光

1 : GS(14)@2013-06-25 01:16:07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30624/news/ec_gna1.htm


梁先生多年前在渣打銀行開設戶口,並儲蓄了2900多元,但因搬家,一直遺忘了這個戶口。近日他終於尋回這本存摺,但到銀行處理時發現戶口早已被取消。(鄧宗弘攝)



梁先生向記者展示「古董」存摺,清楚顯示在1983年,結餘尚有逾2900元,其後因銀行每月扣除100元月費,梁先生的戶口終在2005年被完全扣清。(鄧宗弘攝)


2 : GS(14)@2013-06-25 01:16:29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30624/news/ec_gna1.htm


【明報專訊】不少市民把血汗積蓄存入銀行,但原來有時把錢存入銀行,不但未見增益,反而會遭月月扣費,最終血本無歸。一名渣打小存戶向本報投訴,指1983年誤以為遺失了一本餘額約2900元的「紅簿仔」,事隔30年後才尋獲,卻發現連本帶利近5700多元早已被銀行扣減至零,連戶口也被取消了。有議員批評銀行做法「搶錢」和「歧視窮人」,無視社會責任。

53歲事主梁先生憶述,自己出身清貧,半生勞碌,早年辛苦打工掙錢,於1981年在渣打銀行開設了事件中的存摺帳戶。30年前,梁因搬家誤以為自己遺失了存摺,又因事忙而遺忘了此事,一直到今年4月收拾舊物時,偶然才尋獲。梁先生向記者展示當年最後一次打簿紀錄,結餘為約2900元。「當時半年定期利息有21厘!西環一個小單位才賣數萬元!」

渣打終允還大部分

然而,梁先生往銀行查詢時,卻發現其戶口早已被取消,存款化為烏有。渣打向本報表示,只會保存客戶資料7年,故已無紀錄可尋。梁引述渣打回覆稱,銀行只能根據歷年利息推算其帳戶30年來的結存情:2001年時,梁的戶口連本帶息結存約5789元,但同年渣打開始向存款低於1萬元的存戶,收取每月100元的「小額存款收費」。因此,約58個月後,即2005年10月,梁的戶口便連本帶利被扣清。

梁先生對渣打感不滿,「若我戶口還有錢,寧願捐出去,起碼可以扶助弱勢!」本報跟進個案至上周,梁先生突向本報表示,渣打已跟他達成協議,退回本金加一半利息,合共逾4345元。

01年起收「小額存款」月費

早於2001年,當時身為銀行公會主席銀行的渣打,率先宣布向存款少於1萬元的存戶收取月費,被基層團體批評為「歧視窮人」。此後,各大銀行陸續仿效,紛紛向帳戶結餘不足5000元或1萬元的客戶,收取50元到100元不等的月費。本報據各銀行的收費推算,市民若將4999港元存入銀行,最快4年就被扣清光(見表)。

記者翻查各銀行網頁和查詢服務熱線,發現部分銀行如恒生,有提供不收月費的存款戶口,但只限提款機提存。另外,部分銀行對長者、學生、傷殘或綜援人士,也豁免戶口月費。雖然法律規定銀行在通知客戶情下,才可實施「小額存款」收費,但不少市民每每沒有細閱月結單,結果長年被徵收月費而懵然不知。

市民宜定期核對帳單

認可財務策劃師林正宏說,通常銀行要開始收取額外費用,都會發信通知客戶,但這些信件往往長達幾頁,甚至十幾頁,大多人都不會看。所以林建議:「最好的辦法就是養成定期核對月結單的習慣,時刻留意自己帳戶的支出,一旦發現『無故』被扣費,便要馬上聯絡銀行查詢。」

王國興:銀行「搶錢」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施麗珊感嘆,香港各大銀行不斷用各類「覑數」、現金、禮品,吸引富裕人士開戶,另一方面又歧視基層窮人,屢屢巧立各種附加費,針對小額存戶。

立法會議員王國興表示,收過大量基層市民投訴,指銀行紛紛向窮人收取「小額存款收費」,「他們靠綜援或打份散工過活,省下血汗錢存入銀行想收點利息,結果卻被人搶錢!」他說:「銀行不斷關閉分行櫃䒷服務,有些免月費的帳戶,存戶如果想轉帳或開支票,還要再交費,等於向窮人收更多錢!」

張超雄:美加立法禁止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提出,市民既向政府納稅,政府便應制定政策監管銀行控制風險,而銀行也應履行社會責任。他說,美加等國家早已立法規定,銀行不得向小額存戶收額外費用。

明報記者
3 : GS(14)@2013-06-25 01:16:41

當年2900元 淘大首期1/5
  2013年6月24日

【明報專訊】1983年,事主梁先生存在渣打銀行逾2900元。以當時的物價,這筆錢可以做些什揦呢?記者發現,當年淘大花園細單位的首期只需1.7萬元,2900元差不多是供樓首期款項的五分之一;2900元亦差不多足夠當年兩次旅行的團費,往菲律賓玩足6日後,再遊4日台北。

菲國台北10天遊

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數據顯示,當時港島1700呎豪宅呎價平均只是847元。記者翻查1983年的舊報紙,發現幾處大型私人屋苑,例如九龍灣的淘大花園、青衣的美景花園等,呎價不過400餘元。淘大花園400呎左右的單位,一成首期只需1.7萬元,即梁先生存入渣打銀行的2900元,相當於五分之一的供樓首期;而位於太子的一個車位也不過3萬元,換言之,2900元幾乎足夠支付一個車位的首期。

夠父子吃23頓自助餐

另外,記者亦查閱了1983年旅行社的團費,菲律賓豪華6日團收費1700元,台北4天需1400元,即2900元再加200元,便可在菲律賓玩足6日後,再去台北玩4日。當年尖沙嘴喜來登酒店內的自助餐,一大一小的兩人收費只需125元,2900元足夠父子二人食足23頓自助餐。
存摺 摺失 30 年喜 出土 血汗 錢遭 銀行 扣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145

傳特朗普女兒 僱用中國血汗工廠

1 : GS(14)@2017-05-19 05:20:41

【明報專訊】彭博社引述非牟利機構中國勞工觀察稱,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的服飾品牌在中國僱用血汗工廠當代工商,強迫一些員工長時間工作,而時薪只有1美元左右。

工時12個半鐘 時薪僅1美元

中國勞工觀察稱,在調查了兩家為伊萬卡品牌代工的中國工廠後,曾於上月底致函伊萬卡匯報調查結果,稱中國員工被迫每天工作至少12.5小時,每周工作至少6天,而月薪只有約2500元人民幣,相當於約363美元,即時薪約1美元。不過信件沒有提供相關證據、工廠名字及產品內容,僅表示調查仍在進行,未能透露詳情。

中國勞工觀察表示,迄今尚未收到對方回應。彭博社聯繫了伊萬卡品牌,其發言人稱一直遵守勞工法例,但暫未能為沒有提供工廠名字,且沒有提供證據支持的指控作出回應。事件可能再次令外界關注特朗普家族的生意,沒有響應特朗普的「美國就業優先」政策。自特朗普當選後,伊萬卡淡出其品牌的管理,以避免利益衝突。伊萬卡目前擔任無薪的總統助理。

(彭博社)

[國際金融]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691&issue=20170519
特朗普 特朗 女兒 僱用 中國 血汗 工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448

【旅遊籽】台灣最老鹽田職人 血汗換來手工日曬鹽巴

1 : GS(14)@2017-09-17 16:16:42

鹽田海拔一定要置於漲潮和退潮之中,且有廣大的沙灘海岸線,才符合資格曬鹽。



【旅遊籽:浪迹遊蹤】台灣人有句話:「一粒鹽、一滴汗。」鹽田職人是台灣最古老行業之一。全人手製日曬鹽的鹽田,世界上只剩6個,其中兩個位於台南的七股及北門井仔腳瓦盤。87歲鹽田職人涂杯杯,父母幾代都是鹽工,曾在台鹽公司當鹽工達半世紀,退休後重返鹽田幫忙復育工作的他,已是台灣最後一個懂鹽的人。



涂伯伯總說:「我們台灣的鹽是世界上最好的鹽。」或許他沒有誇大,天然手工日曬鹽的確買少見少,彌足珍貴。製作日曬鹽比精製鹽過程更複雜漫長,由等待海水蒸發到成鹽,需要23至27天時間。鹽工每天早上等漲潮時打開水門,先後讓海水引入大蒸發池及小蒸發池,14天過後,待鹽鹹度達26.5度,就引到結晶池暴曬9天就結晶成鹽。「日曬鹽含有鎂、鉀、鈣等59種身體必需的微量元素,半蒸煮鹽很多微量元素因為加熱而受破壞。出名產鹽的沖繩也只有半日曬半蒸煮海鹽,因此日本遊客一來到,鹽田小店貨架上的海鹽都被搶購一空呢!」當鹽工是件苦差中的苦差,在熱熾的太陽底下挑鹽、耙鹽、收鹽,一個鹽籠裝30公斤鹽,一次挑兩個重60公斤的鹽籠,每天走30擔子,一天計下來總共要背2公噸鹽,更要把它運到集中場堆成8層樓高的鹽山,以便搬上火車。因此涂伯伯說從前的鹽工都職業病纏身,平均壽命只有五、六十歲。因長期受海邊風沙吹,鹽工易患沙眼,導致視力減弱,甚至失明,從前沒有雨鞋,鹽工都穿草鞋去收鹽,如果腳有傷口就會醃得很痛。「因為鹽田由政府專營,以前1公噸鹽政府只付我們48台幣(約11港元),他們卻賣到2,000多台幣(約476多港元)。鹽工為改善生活會走私鹽,常有鹽工因被發現走私被鹽警開槍射傷。」鹽工工作辛勞,現在已沒年輕人願意學做,涂伯伯兒子也不願繼承父志。然而也有年輕人把鹽製成文創商品,以另一種方法傳承鹽田文化。井仔腳瓦盤鹽田小店店長香美感嘆,沒人願意繼承鹽職人手藝,這文化就會很快消失了,所以會努力跟客人解說鹽田歷史和好處,不要讓這傳統遺產消失。



井仔腳瓦盤鹽田小店店長香美,希望努力跟客人解說鹽田歷史和好處,不要讓這傳統遺產消失。

87歲鹽田職人涂杯杯父母幾代都是鹽工,曾在台鹽公司當鹽工達半世紀,是台灣最後一個懂鹽的人。



井仔腳瓦盤鹽田台南市北門區永華里井仔腳瓦盤鹽田



Travel Memo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在香港出生曾到過台灣,均可在網上免費辦理簽證。http://www.immigration.gov.tw機票:國泰港龍航空直航高雄,來回機票連稅1,366港元起,再轉乘台鐵到台南火車站。住宿:台南晶英酒店海東雙人客房,經hotels.com訂房,每晚839港元起(2017年新加盟Asia Miles,每晚可賺取500里數)滙率:1港元約兌4.2台幣鳴謝:亞洲萬里通、台南晶英酒店



記者:王秋婷攝影:伍慶泉編輯:馮秀珍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910/20146878
旅遊 臺灣 灣最 最老 鹽田 職人 血汗 換來 手工 日曬 鹽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0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