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隻蛤乸隨街跳

2012-10-15  TCW




廣東話有句俗語「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意思是不會有大隻田雞滿街跳卻沒人抓,若有大田雞在路上跳,早被人抓去賣錢了。引申之意就是經濟學家張五常所說「無主收入不會存在」。沒有主人的收入卻無人爭取,就像大街上有隻值錢的大田雞卻沒人抓,是違反人性的。

近來關於基本工資的討論,有些人士主張「基本工資不會使勞工就業量減少。」殊不知這種說法,卻正像是有「大隻蛤乸」在街上亂跳而無人抓一樣奇怪。

雇主雇用的勞動量,會一直進行到他所支付的工資率,等於該單位勞動的邊際生產力為止。若勞動的邊際生產力比工資率高,雇主是有賺的,他會加雇勞動量,直到邊際生產力與工資率看齊,這是「工資率決定於勞動邊際生產力」之意。

若設立基本工資,勞動雇用量卻不減,則代表之前雇主雇用該單位勞動是有賺的,也就是邊際生產力比工資高,只有在此情況下,基本工資才不會減少勞動雇用量。

例如雇主原先支付每小時六元工資,勞動邊際生產力是每小時八元。只有在這種狀況下,當基本工資被政府設定在七元甚至八元,勞動邊際生產力還是比工資率高,雇主不會虧損,他才不會減少勞動雇用量。

然而,這卻顛覆了「工資率決定於勞動邊際生產力。」勞動邊際生產力八元,雇主卻只付六元就雇到這單位勞動,這種勞動邊際生產力與工資水準的不一致,竟然可 以維持,而這多出的兩元好處,也沒有引起其他雇主競爭雇用該單位勞動,使邊際生產力與工資趨於一致,直到政府強迫提高雇主支付的工資才矯正此現象,這不是 「大隻蛤乸隨街跳」嗎?以後的理論恐怕要改寫成「工資是由政府命令決定」了。

而且,基本工資未提高前,勞動邊際生產力比工資率高,那雇主應該會增加勞動雇用量。因為勞動邊際生產力比工資高,意味雇主雇用這單位勞動是有賺的,他會加 雇更多勞動,直到邊際生產力與工資看齊。然而他卻不這麼做,放著可賺錢機會卻不賺,這不又是「大隻蛤乸隨街跳」嗎?

還有一種說法:當政府提高基本工資,勞工受到激勵,其邊際生產力因此增加,雇主就會增加勞動雇用量。

但,若提高工資可激勵勞動邊際生產力,雇主自己提高就好,何必等到政府來提高?雇主放著可賺錢機會不賺,卻要等政府下命令加工資才多賺,這不又是「大隻蛤乸隨街跳」?

如果接受「基本工資不會減少勞動就業量」的說法,那引申的結論將會是:明明有多賺錢機會,雇主卻不想賺。現實裡找不到一隻隨街跳的大田雞,但有些人終於在基本工資的討論裡找到了一隻。

大隻 隻蛤 蛤乸 乸隨 隨街 街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863

果然沒有蛤乸 易明的生活點滴

來源: http://eming620.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1438650

  世上果然沒有「大蛤乸」,早就對炒不上的泰邦(8327)心存疑慮,今天其股價馬上大挫0.29元而收0.51元,跌幅36.25%,若然是以今天的最低價0.49元計算,由上日最高價的1.46元跌下來已經跌了66.4%,跌夠了嗎?天曉得!

  然而,今天的主角不是泰邦,而是另一隻於9月30日上市的創業板新股豐展(8248),今天其股價由最高的2.45元插至曾經低見0.26元,即日跌幅高達89.4%,縱使收市跌幅收窄到0.49元,仍然較昨天的收市價大跌1.61元,跌幅仍達76.6%;若以其上市首日的高價5.6元計算,更是跌了91.25%,問你怕未?

  明知道創業板股份是屬於「私人派對」,所有的所謂「最高價」都是人為地「造」出來的,仍然有不少人以此為基礎,見其大挫七、八成而入市博反彈,完全忽略了其上市價是多少,真是令人慨嘆不已!

  至於被周公子譽為「大有七雄」的老麽應力(8141)今天亦大跌了0.93元而收0.98元,跌幅48.7%,若是以其最低價的0.88元計算,由上市首日的6.65元跌下來已經跌了86.7%,跌夠了嗎?又是天曉得!

  一周之內出現了那麼多「高空擲物」式「向下炒」的活教材,實在是散戶的福氣,能夠於短時間內體會到「莊家股」的「兇殘」殺著,以後還敢高追「莊家股」嗎?

  奉勸大家若非身手非常之敏捷兼存有大貪念者還是不要與「莊家股」「拗手瓜」為妙,賺則只賺粒糖,輸則隨時是一間廠!

果然 沒有 蛤乸 易明 明的 生活 點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5047

誘人的蛤乸 易明的生活點滴

來源: http://eming620.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1436507

  過去兩周創業板市場真熱鬧,一共有十隻新股上市,幾乎每一隻的升幅都逾十倍,要是能有途徑獲配這些新股的話,保證一夜之間即成「暴發戶」。

  可惜這些新股都是屬於「私人派對」,外人根本無法參與,相反的是,要是於上市搶高之後才去追肯定成為某些人的「點心」,縱使是經過一輪大跌才去接貨,一樣隨時成為某些人的「魚腩」。

  在眾多的創業板新股之中,最誇張也是最有「良心」的要數立基工程(8369)了,上市首日竟然由上市價的0.25元暴漲至14.88元,升幅高達58.5倍,縱然是今年的「神話之王」恩達(1480),從上市價的1.23元暴漲82倍而高見102元也得花近半年的時間,與立基工程相比,真是望塵莫及,然而立基工程次日暴挫98.4%而低見0.231元之後居然可於五天之內暴漲3.76倍而高見1.1元,也是一個異數,印象中似乎甚少「莊家」肯那樣的「益」散戶。

  然而,在眾多創業板的「神話股」之中居然出現了一隻「大蛤乸」,在雲雲眾多「十倍股」之中竟然是「斯人獨憔悴」,首日升幅最多只有3.86倍,收市價較上市價更加只有1.6倍的升幅而已,此乃上周五上市的泰邦(8327),該股以0.3元上市,最高只見1.46元,隨後曾經低見0.75元而收於0.8元,與其他近期上市的創業板股份相比的確是大為失色,也正因為如此,眼見其股價自1.46元大跌48.6%而曾低見0.75元,相信又吸引了不少散戶入市撈「便宜貨」了。

  或許沒有人留意到此股與其他創業板新股有多少分別,就是於競價時段已經於0.9元成交了三百多萬股,顯然有人急不及待地在只有2倍的利潤之下亦先獲了利,這或許正是其股價無法與其他創業板新股般暴漲的原因,這些人莫非「嫌錢腥」,寧願少賺那麼多而「益街坊」? 

  如此大的「蛤乸」,反而令人心生疑慮,還是「隔岸觀火」為妙!

   

誘人 的蛤 蛤乸 易明 明的 生活 點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5048

讀書札記170623不當行為33好大隻(會咬人嘅?)蛤乸隨街跳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7/06/23/%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70623%e4%b8%8d%e7%95%b6%e8%a1%8c%e7%82%ba33%e5%a5%bd%e5%a4%a7%e9%9a%bb%ef%bc%88%e6%9c%83%e5%92%ac%e4%ba%ba%e5%98%85%ef%bc%9f%ef%bc%89%e8%9b%a4%e4%b9%b8%e9%9a%a8/

讀書札記170623
不當行為(卅三)好大隻(會咬人嘅?)蛤乸隨街跳
朝日執筆

Thaler的「擼蛇大翻身」,無疑是對「效率市場假說」兩大「核心奧義」之一—-「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作出了有力的挑戰。
於是,為了捍衛「效率市場」的核心信念,就只能稍稍後退一步,築起下一度防線—「隨街跳的蛤乸(話唔定)會咬人!」
作為「效率市場假說發明人」的 法瑪Eugene Fama教授,提出了一個很簡單易懂的概念—如果有人願意以「冒更大風險」為代價,即使他確實「打敗了市場」,顯然並沒有違反「效率市場假說」。`

法瑪教授指出,所有針對「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概念的實驗,其實本身都是結合了兩項假設的「聯合實驗」:「市場效率」+「(某種)風險回報模型」,因此不夠Ceteris paribus(希望你還記得這個拉丁文)。舉例說,企業的「年資」是典型的公開資訊,「按理」不可能用以「打敗市場」。但若有人發現投資「初創企業」的回報整體高於「老牌企業」,也不能說「效率市場」不對,這很可能是因為投資「初創企業」的風險比較大,故此理性的投資者自然會要求更高的回報以作補償。***

如果有人願意冒「被蛤乸咬」的風險,那麼他執到「其他人執不到的蛤乸」也就合情合理。究竟Thaler的「擼蛇大翻身」(甚至還包括 格拉漢和巴菲特),是「市場價格錯誤」的證據,抑或僅是「高風險的回報」呢?
正如第廿六集所說,處於「防守位置」的法瑪教授並不需要特別提供證據,以證明他所提的「高風險回報說」。相反,證明「隨街跳的蛤乸不(特別)會咬人」,不用特別冒險也有可能「打敗市場」,卻是Thaler一方的責任。

誠然,在Thaler師徒設計的(多種情況下)「溫拿擼蛇大比拼」中,「擼蛇組」的風險的確很高,個別「擼蛇」甚至還真的在比拼期間「破產身亡」。然而,Thaler在計算最後「隊伍得分」時,其實已把兩個組別(「溫拿」也有可能破產嘛!)中的「除牌股票」計價為零(哼!唔係點止贏咁少呀?)。也就是說,計入「可能破產」的風險後,「擼蛇」仍然大幅拋離「溫拿」,那就不能簡單地說「勝利」只是「風險的代價」了。況且,「擼蛇」無論「市盈率P/E」抑或「市淨率P/B」都較低,怎樣看也不見得風險會比「溫拿」高吧?

不過,要「踩人家的場」,不多不少還得依人家的規矩。在Thaler論文發表的年代(1985年),衡量股票風險最「理性」的方式,是「資本資產定價模型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APM)。這個評定風險的「標準理性模型」,是在六十年代由 Jack Treynor、William Sharpe、John Lintner和Jan Mossin等經濟學家,各自獨立發展出來的。根據CAPM,唯一「能帶來報酬的風險」,就是一隻股票的回報率與整體市場的相關度—至少在「理性世界」應該是如此。*****
舉例說,你買了一批價格波動頻繁且風險也挺高的股票。但如果你這個「投資組合」中,每一隻成分股的價格變化是互不相幹的,根據「隨機效應」,這些變化就會互相抵銷,因此這個「投資組合」的「整體風險」,其實並不是很高。「古語」有雲:「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中」,就是這個道理。不過,如果各股票之間是「聯動」的,也就是說它們傾向「齊升齊跌」,那麼買入一批股價波幅偏高的股票,就是非常冒險了。因為原來所有裝蛋的籃子,原來都是放在同一個大籃子中!

CAPM把某隻股票與大市的「聯動度」,稱為某股票的「β值」。(經濟學家都喜歡用希臘字母,大概是因為這樣看來更有型,更像「真.數學」。)若一隻股票的β值為1.0,表示其股價的升跌幅度與大市同步;若β值為2.0,即表示當大市「升/跌10%」時,該股票的(平均)「升/跌幅度」就是20%。若β值為0,即表示該股票的波動與大市毫無關係。

如果上述「大比拼」中,「擼蛇隊」的β值較高,也就是說(按CAPM而言)風險較高的話,它們跑贏「溫拿隊」,就沒有抵觸「效率市場假說」了。只可惜,事實正好相反。在整個觀察期間(包括「成軍」前的「形成期」和「編隊」後的「比拼期」),「溫拿組合」的β值是1.37,而「擼蛇組合」卻只是1.03。換言之,原來「擼蛇」的風險竟然比「溫拿」還要低。按照「同業標準」評定後,異常結果變得更異常了!

為了繼續捍衛自己的「市場效率」,法瑪教授果斷地「棄車保帥」。1996年他與 佛倫奇Kenneth French發表了《通緝CAPM,生死不拘 The CAPM is Wanted, Dead or Alive》,宣佈CAPM就算不是「死了」,也早已「遁逃」。法瑪和佛倫奇綜合他們對美國股市歷史回報率的實際觀察結果,提出了知名的「法瑪-佛倫奇三因子模型Fama-French Three-factor model」,作為新的「風險計算模型」。除了原有的「β值」,還加入了「市淨率P/B」和「公司規模Company Size」這兩項「風險溢價因素」。「市淨率」越高「風險溢價」越高(High minus Low, HML);「公司規模」越小「風險溢價」越高(Small minus Large, SML)。「風險溢價」高,股價回報自然就會高於「低風險」的股票了。

後來精益求精,又結合了新一輪的觀察,在2015年再次推出強化版的「法瑪-佛倫奇五因子模型Fama-French Five-factor model」。新模型在「三因子模型」之上,再加上「盈利能力Profitability」和「投資模式Investment Patterns」兩個新因子。「盈利能力」越高的股票,回報就越高(Robust minus Weak, RMW);越熱衷於投資(持有其他公司的股票)的公司,回報就越低(Conservative minus Aggressive, CMA)。
經過兩番修訂,這個「五因子模型」,已足以解釋九成以上的股價升跌現象。大有氣吞天下,一統六合之勢!
(順帶一提,其實隨著對市場觀察的不斷「深化」,現時已有各方「專家」,不斷在模型中加入新的因子,諸如「動能Momentum」、「短期反轉Short-term Reversal」、「長期反轉Long-term Reversal」……不一而足。不過各家雜說紛陳,並沒有像法瑪教授的「五因子模型」一般受到廣泛接受。)

至於「價值型股票」(基本上就是「擼蛇」了)是否當真如「行為派」所言,是被「錯誤定價」?抑或如「理性派」所宣稱,只是「風險較高」,價格永遠是對的?劍氣二宗,經過近三十年的爭論,迄今(自然)尚無結果。連發明「效率市場」的「理性派」領袖法瑪教授也認同,基於難以做到完全的Ceteris paribus,兩派大概永遠也無法證實,「價值型股票」之所以回報較高,究竟是因為「高風險」抑或「過度反應」。

不過請註意,原本的CAPM是一套以「理性投資人」為基礎,建立的典型「規範性理論」。然而,「劍宗」大師法瑪教授所提出「五因子說」中,只有(承繼自CAPM的)「β值」才是屬於「理性世界」的!至於後面新加的四個因子,其實都並非經由「邏輯推導」出來,而是以「經驗觀察結果」對原「數理模型」作出修正。*** 事實上,法瑪教授和佛倫奇承認,他們未能想出適切的「理性理論」,去解釋「規模」和「淨值」何以會是「風險」,何以「應該」以之來預測回報。這些因素被加進公式中,只是因為它們(被觀察到在市場上)「真係有影響」!換言之,這是一個「不符規範」的「描述性理論」!

話說在《笑傲江湖》中,封不平為首的劍宗高手,意在截擊 嶽不群一行,卻被令狐沖打得「上氣唔接下氣」。封不平打算稍作調息,以便「順返條氣」時,卻被「華山玉女」寧中則女俠(令狐沖師娘)搶白:「想不到劍宗的人竟也要運氣揮劍!」
「理性人」願意接受「理性以外」的世界,也許是「更理性」的表現!

第33集關鍵字:
隨街跳的蛤乸會咬人!
市場價格錯誤Vs高風險的回報
資本資產定價模型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APM)
β值:單一股票與整體市場的聯動程度
法瑪-佛倫奇三因子模型Fama-French Three-factor model
法瑪-佛倫奇五因子模型Fama-French Five-factor model

《不當行為》Richard Thaler著/劉怡女 譯

讀書 札記 170623 不當 行為 33 好大 大隻 會咬 咬人 人嘅 蛤乸 乸隨 隨街 街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985

讀書札記170623不當行為33好大隻(會咬人嘅?)蛤乸隨街跳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7/06/23/%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70623%e4%b8%8d%e7%95%b6%e8%a1%8c%e7%82%ba33%e5%a5%bd%e5%a4%a7%e9%9a%bb%ef%bc%88%e6%9c%83%e5%92%ac%e4%ba%ba%e5%98%85%ef%bc%9f%ef%bc%89%e8%9b%a4%e4%b9%b8%e9%9a%a8/

讀書札記170623
不當行為(卅三)好大隻(會咬人嘅?)蛤乸隨街跳
朝日執筆

Thaler的「擼蛇大翻身」,無疑是對「效率市場假說」兩大「核心奧義」之一—-「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作出了有力的挑戰。
於是,為了捍衛「效率市場」的核心信念,就只能稍稍後退一步,築起下一度防線—「隨街跳的蛤乸(話唔定)會咬人!」
作為「效率市場假說發明人」的 法瑪Eugene Fama教授,提出了一個很簡單易懂的概念—如果有人願意以「冒更大風險」為代價,即使他確實「打敗了市場」,顯然並沒有違反「效率市場假說」。`

法瑪教授指出,所有針對「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概念的實驗,其實本身都是結合了兩項假設的「聯合實驗」:「市場效率」+「(某種)風險回報模型」,因此不夠Ceteris paribus(希望你還記得這個拉丁文)。舉例說,企業的「年資」是典型的公開資訊,「按理」不可能用以「打敗市場」。但若有人發現投資「初創企業」的回報整體高於「老牌企業」,也不能說「效率市場」不對,這很可能是因為投資「初創企業」的風險比較大,故此理性的投資者自然會要求更高的回報以作補償。***

如果有人願意冒「被蛤乸咬」的風險,那麼他執到「其他人執不到的蛤乸」也就合情合理。究竟Thaler的「擼蛇大翻身」(甚至還包括 格拉漢和巴菲特),是「市場價格錯誤」的證據,抑或僅是「高風險的回報」呢?
正如第廿六集所說,處於「防守位置」的法瑪教授並不需要特別提供證據,以證明他所提的「高風險回報說」。相反,證明「隨街跳的蛤乸不(特別)會咬人」,不用特別冒險也有可能「打敗市場」,卻是Thaler一方的責任。

誠然,在Thaler師徒設計的(多種情況下)「溫拿擼蛇大比拼」中,「擼蛇組」的風險的確很高,個別「擼蛇」甚至還真的在比拼期間「破產身亡」。然而,Thaler在計算最後「隊伍得分」時,其實已把兩個組別(「溫拿」也有可能破產嘛!)中的「除牌股票」計價為零(哼!唔係點止贏咁少呀?)。也就是說,計入「可能破產」的風險後,「擼蛇」仍然大幅拋離「溫拿」,那就不能簡單地說「勝利」只是「風險的代價」了。況且,「擼蛇」無論「市盈率P/E」抑或「市淨率P/B」都較低,怎樣看也不見得風險會比「溫拿」高吧?

不過,要「踩人家的場」,不多不少還得依人家的規矩。在Thaler論文發表的年代(1985年),衡量股票風險最「理性」的方式,是「資本資產定價模型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APM)。這個評定風險的「標準理性模型」,是在六十年代由 Jack Treynor、William Sharpe、John Lintner和Jan Mossin等經濟學家,各自獨立發展出來的。根據CAPM,唯一「能帶來報酬的風險」,就是一隻股票的回報率與整體市場的相關度—至少在「理性世界」應該是如此。*****
舉例說,你買了一批價格波動頻繁且風險也挺高的股票。但如果你這個「投資組合」中,每一隻成分股的價格變化是互不相幹的,根據「隨機效應」,這些變化就會互相抵銷,因此這個「投資組合」的「整體風險」,其實並不是很高。「古語」有雲:「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中」,就是這個道理。不過,如果各股票之間是「聯動」的,也就是說它們傾向「齊升齊跌」,那麼買入一批股價波幅偏高的股票,就是非常冒險了。因為原來所有裝蛋的籃子,原來都是放在同一個大籃子中!

CAPM把某隻股票與大市的「聯動度」,稱為某股票的「β值」。(經濟學家都喜歡用希臘字母,大概是因為這樣看來更有型,更像「真.數學」。)若一隻股票的β值為1.0,表示其股價的升跌幅度與大市同步;若β值為2.0,即表示當大市「升/跌10%」時,該股票的(平均)「升/跌幅度」就是20%。若β值為0,即表示該股票的波動與大市毫無關係。

如果上述「大比拼」中,「擼蛇隊」的β值較高,也就是說(按CAPM而言)風險較高的話,它們跑贏「溫拿隊」,就沒有抵觸「效率市場假說」了。只可惜,事實正好相反。在整個觀察期間(包括「成軍」前的「形成期」和「編隊」後的「比拼期」),「溫拿組合」的β值是1.37,而「擼蛇組合」卻只是1.03。換言之,原來「擼蛇」的風險竟然比「溫拿」還要低。按照「同業標準」評定後,異常結果變得更異常了!

為了繼續捍衛自己的「市場效率」,法瑪教授果斷地「棄車保帥」。1996年他與 佛倫奇Kenneth French發表了《通緝CAPM,生死不拘 The CAPM is Wanted, Dead or Alive》,宣佈CAPM就算不是「死了」,也早已「遁逃」。法瑪和佛倫奇綜合他們對美國股市歷史回報率的實際觀察結果,提出了知名的「法瑪-佛倫奇三因子模型Fama-French Three-factor model」,作為新的「風險計算模型」。除了原有的「β值」,還加入了「市淨率P/B」和「公司規模Company Size」這兩項「風險溢價因素」。「市淨率」越高「風險溢價」越高(High minus Low, HML);「公司規模」越小「風險溢價」越高(Small minus Large, SML)。「風險溢價」高,股價回報自然就會高於「低風險」的股票了。

後來精益求精,又結合了新一輪的觀察,在2015年再次推出強化版的「法瑪-佛倫奇五因子模型Fama-French Five-factor model」。新模型在「三因子模型」之上,再加上「盈利能力Profitability」和「投資模式Investment Patterns」兩個新因子。「盈利能力」越高的股票,回報就越高(Robust minus Weak, RMW);越熱衷於投資(持有其他公司的股票)的公司,回報就越低(Conservative minus Aggressive, CMA)。
經過兩番修訂,這個「五因子模型」,已足以解釋九成以上的股價升跌現象。大有氣吞天下,一統六合之勢!
(順帶一提,其實隨著對市場觀察的不斷「深化」,現時已有各方「專家」,不斷在模型中加入新的因子,諸如「動能Momentum」、「短期反轉Short-term Reversal」、「長期反轉Long-term Reversal」……不一而足。不過各家雜說紛陳,並沒有像法瑪教授的「五因子模型」一般受到廣泛接受。)

至於「價值型股票」(基本上就是「擼蛇」了)是否當真如「行為派」所言,是被「錯誤定價」?抑或如「理性派」所宣稱,只是「風險較高」,價格永遠是對的?劍氣二宗,經過近三十年的爭論,迄今(自然)尚無結果。連發明「效率市場」的「理性派」領袖法瑪教授也認同,基於難以做到完全的Ceteris paribus,兩派大概永遠也無法證實,「價值型股票」之所以回報較高,究竟是因為「高風險」抑或「過度反應」。

不過請註意,原本的CAPM是一套以「理性投資人」為基礎,建立的典型「規範性理論」。然而,「劍宗」大師法瑪教授所提出「五因子說」中,只有(承繼自CAPM的)「β值」才是屬於「理性世界」的!至於後面新加的四個因子,其實都並非經由「邏輯推導」出來,而是以「經驗觀察結果」對原「數理模型」作出修正。*** 事實上,法瑪教授和佛倫奇承認,他們未能想出適切的「理性理論」,去解釋「規模」和「淨值」何以會是「風險」,何以「應該」以之來預測回報。這些因素被加進公式中,只是因為它們(被觀察到在市場上)「真係有影響」!換言之,這是一個「不符規範」的「描述性理論」!

話說在《笑傲江湖》中,封不平為首的劍宗高手,意在截擊 嶽不群一行,卻被令狐沖打得「上氣唔接下氣」。封不平打算稍作調息,以便「順返條氣」時,卻被「華山玉女」寧中則女俠(令狐沖師娘)搶白:「想不到劍宗的人竟也要運氣揮劍!」
「理性人」願意接受「理性以外」的世界,也許是「更理性」的表現!

第33集關鍵字:
隨街跳的蛤乸會咬人!
市場價格錯誤Vs高風險的回報
資本資產定價模型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APM)
β值:單一股票與整體市場的聯動程度
法瑪-佛倫奇三因子模型Fama-French Three-factor model
法瑪-佛倫奇五因子模型Fama-French Five-factor model

《不當行為》Richard Thaler著/劉怡女 譯

讀書 札記 170623 不當 行為 33 好大 大隻 會咬 咬人 人嘅 蛤乸 乸隨 隨街 街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528

江「蛤乸」胡「面癱」習「包子」

1 : GS(14)@2016-08-17 08:01:17

【網民調侃】由於江澤民有一副四方面,加上一副巨大方框眼鏡及凸肚腩、高腰褲,被指酷似蛤乸,故一直是內地網民調侃的對象,甚至為其取綽號「蛤蟆」;以致蛤乸一度成為內地敏感詞;前年北京玉淵潭公園推出巨大充氣蛤乸供人娛樂,未幾即被取締。


「膜拜蛤乸」成時尚


但去年,媒體風向轉變,蛤乸形象、用詞及有關江澤民的有關經典語言成為某種時尚,網上形成帶玩笑性質的「膜蛤文化」,其中的「膜」為「膜拜」之意;「蛤」則網民認為江的長相似蛤乸;崇奉膜蛤文化的人群被稱為「蛤絲」。「那時我們看到江澤民大聲說話,開懷大笑,拿梳子當眾梳頭,或者彈一下鋼琴、說兩句英語;覺得有人情味,很正常。」蛤絲之一的Magasa說:「但是後來再沒有看到其他領導人這麼做,包括胡錦濤和習近平。」由於胡錦濤亮相時多是木無表情,內地網民為他取綽號「面癱」;而習近平因做騷去北京月壇慶豐包子舖排隊點餐吃包子,被起綽號「包子」。早年被江澤民一鬧而紅的香港前記者張寶華,其微博主頁就是蛤絲聚集地。《紐約時報》/《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17/19739614
蛤乸 面癱 包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620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