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良品鋪子或簽《爸3》萌娃,電視真人秀植入代言人成新玩法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0727/151164.shtml

《爸爸去哪兒3》連續熱播讓贊助商們笑的合不攏嘴,反過來大小明星們也因此人氣大漲,《爸1》讓張亮和王詩齡收益頗豐,接了不少廣告電影,這次《爸3》才剛播三期就傳出有贊助商已盯上了萌娃尋求代言合作。其實,在如今電視硬廣受限的環境下,如何進行軟廣植入讓節目組絞盡腦汁,代言人植入已經成為電視真人秀軟廣植入新玩法,鄧超在《跑男》中為蘇寧易購賣力吆喝,讓業界看到這種玩法的可行性。

良品鋪子或簽《爸3》萌娃代言,夏天、軒軒可能性高

據傳作為《爸爸去哪兒3》中僅次於伊利QQ星的第二大食品類贊助商良品鋪子已經在著手簽下《爸3》中的童星作為代言人。經常天貓網購零食或者從事食品電商的人,可能對良品鋪子更有印象。在電商市場,其是天貓上僅次於三只松鼠的第二大零食賣家,而在線下其門店總數達到1400余家,如今正在加速從中部向東部擴張,主要競爭對手是來伊份。若是將線上線下銷量結合起來,總量上已經超過三只松鼠和來伊份,成為國內最大的零食O2O賣家。

為了配合全國的擴張進度,良品鋪子斥資近2億在針對全國觀眾的湖南衛視《爸3》中投放廣告,據悉,這是9年的發展歷程中第一次做電視廣告,目的是為提升與市場份額相匹配的品牌影響力。

在前幾期的節目中,良品鋪子的露出並不明顯,不少粉絲猜測,第一集中的超大棒棒糖就是由良品鋪子的實物廣告。而隨著《爸3》的持續熱播,各萌娃的人氣飆升,而良品鋪子也爆出有簽約代言人的計劃。所以,幾位萌娃做代言人的猜想甚囂塵上,的確,有了萌娃代言人,在節目中更深入的植入軟性廣告,也就更加便利了。

根據目前的人氣呼聲來看,簽約軒軒的可能性最大,良品鋪子的核心消費群體是18到39歲的年輕女性,軒軒“小暖男找姐姐”的特質正好能通殺良品鋪子的目標人群。不過,良品鋪子近期結合《爸3》第一集做的“搖鈴鐺”互動活動人氣也頗高,這又讓小公主夏天有了成為代言人的可能性。簽約《爸3》童星做代言最大的好處是品牌方可以與節目結合更緊密,在後期的《爸3》節目中,沒準會有更多的明星獲得贊助商的代言合同。

電視真人秀植入代言人成新玩法,眾多節目已有先例

無獨有偶,良品鋪子想在《爸3》中植入代言人廣告的玩法並不算新鮮,細心的話或許已經發現了,近期越來越多的真人秀節目都會有贊助商代言人的身影。例如近期熱播的另一檔親子節目《爸爸回來了》,里面馨爺她媽李小璐的片段明顯要比其他母親多,因為歐詩漫是《爸爸回來了》的贊助商之一,而李小璐則是歐詩漫的代言人,為代言人提供更多出鏡的機會,其實也是間接的為品牌方提供宣傳。

剛剛結束不久的《奔跑吧兄弟》更是擅長代言人植入玩法,尤其是鄧超特別敬業,五次三番的為品牌方賣力吆喝,這讓蘇寧易購的品牌形象深入人心,甚至超過了冠名商伊利安慕希。蘇寧易購是節目的主要贊助商之一,所以節目組也任由鄧超“胡來”,這樣反而讓節目組省事了,不用為蘇寧易購的植入點而困擾了(蘇寧易購各種後期植入,真是難為節目組了)。另外,作為冠名商代言人的angelababy也很敬業,鏡頭中經常默默的吸著酸奶,潛移默化中就植入了安慕希的廣告,冠名商很高興,節目組也省了不少事。

可以說《跑男》已經把贊助商代言人植入玩法發揮的淋漓盡致。除了七位主要參演的明星之外,《跑男》節目組還邀請了其他贊助商的代言人來參加節目,例如第一季的林俊傑是冠名商大眾淩渡的代言人,第二季的杜淳是海瀾之家的代言人等。在節目組想方設法為贊助商提供廣告植入點的同時,品牌方也都有心將自己的代言人推入到節目中,代言人曝光也就間接的帶動了品牌的影響力。

贊助商代言人植入玩法,已經漸漸成為綜藝真人秀的標配之一,再往前看的話,前不久的《花樣姐姐》,年初的《一路上有你》,去年的《明星到我家》等節目其實也都有贊助商代言人出現,《花樣姐姐》中的林誌玲是冠名商韓束的代言人,《一路上有你》中楚楚街請了赫子銘代言,《明星到我家》贊助商之一伊貝詩的代言人是秋瓷炫。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代言人出現在品牌方贊助的綜藝真人秀節目中,也會有越來越多參加綜藝真人秀的明星獲得代言合同的案例,這個是趨勢。

品牌方有意,節目組歡迎,觀眾可接受,明星大豐收

其實,《跑男》節目組在贊助商代言人植入上這麽用心也是被逼出來的,有沒有發現現在電視臺廣告越來越少了?那是因為廣電總局從12年開始加強了對61號令的執行力度,要求按照規定電視臺每小時商業廣告不超過12分鐘,其中19點至21點兩小時的商業廣告總量不超過18分鐘,這條規定大大的降低了硬廣空間,而如今一條15秒硬廣100萬元的價格也已經到了天花板了,所以各電視臺的節目組紛紛在軟廣上下功夫。

除了廣電總局的強制規定之外,電視臺插播式的TVC硬廣也早已不符合觀眾的審美,前兩年熱議的廣告費被廁所沖跑了也引起了品牌方們的註意,此外綜藝節目在視頻網站上播放的時候都會掐掉中間的插播廣告,所以現在越來越多的品牌方更傾向於在綜藝真人秀中植入軟性廣告。中國傳媒大學廣告學院教授、媒介研究所所長周艷表示:“真人秀的節目形態較好地還原現實場景,更貼近真實生活,內容涉及人們的衣食住行用各方面,是最適合植入廣告的綜藝節目類型。”

隨著綜藝節目制作水平的發展,真人秀的植入方式越來越多樣,在真人秀節目中我們看到了角標、實物、片頭冠名、內容提示、飛字、過渡片、口播、字幕、大屏幕、麥標、片花、壓屏、片尾鳴謝等各種植入形式出現,其中軟性的冠名廣告更是成為真人秀節目最大的贊助商,《爸3》冠名就賣出了5億天價。如今,在場景植入、臺詞植入、道具植入、互動植入,以及情節植入之後,代言人植入成為新的選擇。

不過,這個前提是品牌方得有代言人,所以,一些沒有代言人的品牌方會在贊助的熱播節目中遴選一位明星簽約代言,之前鄧超代言蘇寧易購也是《跑男》播出之後才簽訂的,《一路上有你》中楚楚街與赫子銘也是在後期階段達成的代言合同,良品鋪子也是采取了類似方式簽約節目嘉賓做代言。對於一些已有代言人的贊助商,他們會將自己的代言人推入到節目之中,就如前文提到的林誌玲、李小璐、林俊傑等。

代言人植入的效果未必是最好的,但也是一種有效的植入方式,若代言人能火,品牌方受益會更大;對於節目組來講,代言人也是在節目中植入贊助商軟性廣告的有效方式,而且在未來的節目制作中,節目組可以以贊助商的代言合同來吸引明星加盟,這能增強節目對明星的吸引力,同時也間接降低邀請嘉賓的費用;對於觀眾而言,如果嘉賓在節目中表現出色,帶點植入廣告完全可以接受,而且更容易將對嘉賓的喜愛之情轉移到對品牌方的支持上,這是贊助商最想看到的結果;對於明星而言,這可是一筆名利雙收的好生意,沒有任何理由拒絕這樣的合同。

贊助商——節目組——觀眾——代言人,這是一種多方共贏的植入形式,按照現在各電視臺綜藝真人秀的植入廣告發展節奏,未來會更多的用到這種形式。接下來又會有多檔新節目上線,各位不妨到時候留意一下。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王利陽,微信公號-科技不吐不快。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非i黑馬觀點及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微信號zzyyanan獲得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良品 鋪子 或簽 萌娃 電視 真人 植入 代言人 代言 成新 玩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871

經紀人講述:我如何把萌娃打造成明星?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5-12/1104801.html

Vcg11496867196.thumb_head

“小白娘子”11歲了,她很忙。

周圍的人已經不大叫她陶奕希,多是喊她的藝名“小櫻桃”。演完《小戲骨白蛇傳》後,她被邀請參加孟非和昆淩搭檔的新節目《了不起的孩子》,又相繼出現在央視和湖南衛視的晚會上。

這兩個月,她在忙著拍新戲《小戲骨三國》。媽媽和外婆在片場陪著,和他們一起的還有一對一的家教。

家教是經紀人德小興安排的。陶奕希媽媽跟德小興簽了約,在陶奕希18歲以前,都由公司打理她的演藝活動。

未來幾年,德小興為她規劃好了方向——將來考北京電影學院;初中之後開始減少活動,專心學習;在升入初中之前的兩年里,再接一點湖南衛視的戲,拍幾個童裝和兒童食品的廣告。

大概是從2013年開始,隨著童星的迅速走紅,很多像德小興這樣的經紀人,逐漸離開成人經紀公司,自立門戶,成為專門的兒童經紀人。他們掌握著眾多演出平臺的資源,吃透了導演的口味和市場的需求,把握家長對孩子的期望,在孩子命運里,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童星帶火了經紀人

2017年4月14日晚上10點,在浙江省臺州市路邊的一家炒菜館里,德小興快速吃完了晚飯。他得趕著收拾行李,準備第二天飛往長沙。

他這一天都不得空。從早到晚,他為自己旗下的童星接了6個活動。電視臺編導們把資料接連發給他,再通過電話討論相關要點。還有些應付不過來的邀約,德小興都推掉了,只確保他認為“高規格”的活動。比如,長沙的這個品牌發布會,有鞠萍參與,邀請了他的公司的兩個孩子;又比如,央視節目《音樂優等生》,這兩年每年都向他找相應素質的孩子,他想在今年爭取推5個孩子上節目。

這6個活動中,最重要的就是陶奕希的《小戲骨三國》發布會。所有時間需要他最後確認:4月17日和18日,宣傳片拍攝;23日,媒體采訪;26日,北京發布會;27日,長沙發布會;28日,回長沙的劇組拍戲。他都必須跟著。

德小興這樣忙碌的狀態,是在“小白娘子”火了以後。

去年10月,《小戲骨白蛇傳》開播剛一周,德小興在溫州的餐館里吃飯,電視里正放著這部戲的宣傳片,旁邊一位母親指著“白素貞”沖孩子說,“這小孩演得真好啊,你也要向她學。”

“這是我培養的藝人!大牌經紀人就在這里!”德小興差點就沖過去,說出已在心里翻騰的話。那時他第一次感到,沒準自己要在圈子里紅了。

就在那一周內,這部戲的微博單條播放量超過3800萬次,騰訊視頻評分沖上9.4分,豆瓣評分也高達8.9分。

去年底,他幹脆將溫州的公司搬到陶奕希的家鄉臺州,辦公室也從原來的寫字樓里100平方米套間,換成了某商圈樓層中1000多平方米的區域。

這幾年,隨著幾個孩子在真人秀電視節目《爸爸去哪兒》里爆紅,兒童電視真人秀、兒童電視綜藝節目瞬間成為各電視臺、網絡平臺爭相挖掘的空白點,《最強小孩》《神奇的孩子》《放開我北鼻》《了不起的孩子》《小戲骨白蛇傳》……層出不窮,從寧夏衛視,到湖南衛視、央視等一線電視臺,以及愛奇藝、優酷等網絡平臺,紛紛加入爭搶演藝兒童資源的戰鬥。

各個節目組紛紛將任用經紀人作為一條便捷的途徑,通過他們尋找和節目匹配的孩子。童星市場的需求方突然大量增加,“童星經紀人”也從無人識一下子成了眾多節目編導依賴的對象。

渠道和才藝,兩手都要硬

不愛說話,曾是陶奕希“童星”成長路上的硬傷。

2013年下半年,德小興在浙江傳媒學院讀書時的同學向他推薦了7歲的陶奕希。女孩出現在德小興眼前時,一條破洞褲配鉚釘鞋,戴著一頂帽子,裝扮時尚。她跳了三分鐘的爵士舞,跟著強烈的音樂節奏,動作誇張又嫻熟。跳完舞,德小興拉著陶奕希聊天,發現她跳舞時的自信一下消失了,她低著頭,眼神飄忽,“不太愛搭理人”。

同學是陶奕希的爵士舞老師,教了她四年,發現孩子的節奏感很好。同學想到了德小興。

彼時,《爸爸去哪兒1》正掀起收視熱潮,街頭巷尾都在聊著明星萌娃;在《中國新聲代》里,孩子成熟的臺風成為熱議焦點;少年偶像組合TFBOYS,也高頻地出現在微博熱搜的話題里。德小興和郭俊濤等幾位兒童經紀人已預感到,兒童綜藝題材勢不可擋了。

此時,德小興剛剛脫離上一個經紀公司,成立自己的兒童經紀工作室。陶奕希願意跟著他,從上一個公司來到他的新工作室,成為他創業以來第一個嘗試包裝的“產品”。

德小興躍躍欲試。

陶奕希的父母了解到,童星經紀公司和藝術培訓班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們有和平臺對接的渠道。這意味著,能得到上大舞臺,甚至是知名平臺鍛煉的機會。於是,他們也很快地答應簽約。

培訓、包裝、經紀,是公司的三大業務。光是培訓老師,德小興就招來二十多位,不同的教學收費標準不一樣。比如,舞蹈分為一節課600元、500元和300元三個檔次;表演,有一年收2000元、3000元的不同標準。德小興根據孩子的情況,先推薦適宜的標準,再由家長確認或者重新選擇。

德小興給陶奕希安排了舞蹈、唱歌、表演、語言和形體五門課程培訓,同時他會拍攝下這些才藝的宣傳視頻,再把它們推廣到微博和朋友圈里。

陶奕希的家長接受了德小興“最高標準”的安排,一年費用在五六萬元。課程從每天下午4點之後開始,放了學的陶奕希由媽媽帶到德小興公司,一直練習到晚上10點。剛上一年級的陶奕希沒有課業負擔,覺得課外培訓很好玩。

半年之後,陶奕希第一次在綜藝節目上露臉,是央視《非常6+1》。秀完舞蹈之後,她還展示出紮實的側空翻、下腰等基本功,幾十個快速的俯臥撐讓人印象深刻。很快,德小興就接到了《快樂大本營》和《天天向上》節目的邀請。幾個月內,陶奕希已成功地在幾個重要的綜藝節目上亮相。

根據最初的經紀方案,德小興打算讓陶奕希主打舞蹈特長。但凡有知名的節目組需要小朋友跳舞,他都主動為陶奕希爭取機會。

渠道資源是德小興在上一個公司攢下的。在那個公司,他做了3年兒童經紀人,從零開始拓展業務一直做到經紀總監。德小興說,當時老板之所以看中剛大學畢業、一無經驗二無資源的他,全因為他一身粉艷花哨“娘”的打扮,和往中間燙起的頭發。“‘娘’在演藝圈里是種個性。能花時間打扮的人,一定會做好藝人的工作。”德小興還記得老板當年說的話。

那時每天上班,他就在微博上用私信聯系全國各地的導演,請求對方加上QQ或者微信,看一看自己手上的孩子。大多數人都以為他是騙子,私信發到人家煩了,才勉強加上幾個。

德小興說,《非常6+1》的導演因為用過他之前帶的孩子,覺得滿意,才來公司挑選了陶奕希。而《天天向上》的一名工作人員,是他關系很好的校友,知道他在做童星經紀,便說“有需要可以推薦合作”。錄完《天天向上》,他又被推薦認識了《快樂大本營》的導演。

德小興說自己的方法無非是——結識陌生導演後,天天打電話,“騷擾他們,問問吃飯了沒有,在幹嗎,然後就說手上孩子最近又有什麽進步,什麽時間有空來看一下。”

他的前同事李茶茶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當經紀人絕沒那麽簡單,“好的孩子太多了,經紀人肯定是要公關的,不然為什麽導演要用你推薦的孩子?”公關的方式,多位童星經紀人表示,主要是請導演吃飯。

如今童星經紀人通過各種關系,牢牢掌握住演出方的資源。過去那種節目組通過文化宮找孩子、或者家長自己聯系導演上節目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少了。

童星蔣沐函的母親錢華舉了一個例子:在簽約德小興公司之前,蔣沐函想報名《中國新聲代》,未果。“東北本身不是他們(節目組)看重的地方,孩子要通過海選走出來,真的很難。認識德小興之後,孩子再去報名,也就面試上了。”

賣藝不如賣萌

幾檔綜藝節目試水後,德小興發現,陶奕希的粉絲漲了幾千,舞蹈也進步了些。但也僅此而已。陶奕希和主持人的對話總是生澀,每一句都在尋找背過的臺詞,表達上沒有突破。“綜藝節目曝光率很高,上完節目你有沒有觀眾緣,馬上就能看出來。節目方是有市場分析的。”

德小興開始把突破點轉移到真人秀上。

兩年前,在寧夏衛視一檔名為《最強小孩》的真人秀里,德小興才終於試出了陶奕希的觀眾緣。這是德小興帶陶奕希的第二年。

2015年的4月,《爸爸去哪兒3》剛完成廣告招標,賣出的冠名費已達5億元,是第一季的18倍還多。市場回報明顯,刺激了兒童真人秀的火爆,某種程度上,也刺激了童星經紀人的急速膨脹。

《爸爸去哪兒3》開播前,類似的兒童真人秀出現一段短暫的空當,《最強小孩》咬著這個時機,以素人孩子挑戰獨立生存的形式,在寧夏衛視播出,同時在愛奇藝、騰訊等十大視頻網站播放。

德小興清楚《最強小孩》的篩選條件——“孩子形象好,上過節目,能說會道就可以”。顯然,陶奕希只符合前兩者,而這樣的孩子太多了。

經紀圈有個慣例,熟悉門道的經紀人明白,只要手里有一個比較火的藝人,就可以說通節目組,“以一帶二”上節目。

德小興在上一家經紀公司,曾帶過一個小有名氣的童星小帥。這次,他先把小帥推薦給了節目組,靠著和制片人的“朋友關系”,讓其幫忙把陶奕希捎上了節目。

12期節目,計劃是輾轉12個城市拍半年。可才到第二期,陶奕希就因為靦腆,沒有向陌生人賣出足夠多的演唱會門票,被暫時淘汰。

真人秀的看點,在成人明星的節目里已是眾所周知——需要角色有性格,需要有沖突,需要有意外的窘況,但又要看起來是自然發生的。放在孩子身上,卻是只能憑本能本色參演。

《了不起的孩子》節目組導演郭俊濤總結了第一季觀眾的反饋,發現這樣一個事實:“相比很多技能,童言童語會更有意外的驚喜。”

“就是賣萌,不賣才藝。”郭俊濤分析過,“大家對‘萌’的抵抗力是很弱的。很多熱門微博也是發孩子的萌照、表情包,這是孩子節目的一個核心,沒有這個,就背離了觀眾的預期估值。”

因上了《爸爸去哪兒4》而火爆的阿拉蕾,4歲,現已有385萬微博粉絲。除了因為在《爸爸去哪兒4》中,和90後國家擊劍隊小鮮肉董力形成反差萌,人們更感興趣的是她的金句。比如,她會忽然把手蒙到大眼鏡上感嘆,“我好悲傷呀!”又會帶著含混的唱腔說,“秋褲找不到了,就自己想辦法。”

經紀人大佐遇到阿拉蕾的時候,她還只是童模崔雅涵,微博粉絲幾百人。2016年年初,《爸爸去哪兒》節目組第一次試水素人,大佐接到節目組要素人兒童的通知,他跑去深圳一家童模公司轉了轉。

3歲半的崔雅涵剛跟演員黃磊走完秀,正被抱著照相。大佐打聽到,崔雅涵因為臉圓,不太適合拍平面。而在崔雅涵媽媽提供的視頻里,她能複述大人講的故事,大佐看中了這一點。“當時面試《爸爸去哪兒4》的孩子近15個,比她好看的很多。”大佐了解節目組的口味——“要好玩的、能講的小孩。”

當陶奕希哭著不得不暫時退出節目時,一向沒有脾氣的德小興第一次嚴肅地跟她說,“你之所以被淘汰,就是不說話!你要麽說話,要麽就沒有東西吃!” 9歲的陶奕希不得不開始學習成人社會的叢林法則。

意外的,陶奕希高票拿到了觀眾投票選出的複活資格。“複活”後重回節目的陶奕希,似乎瞬間變了個人。

她不想被淘汰,羨慕能說會道的同伴,她盡可能地抓住機會說話,大著膽子給豬洗澡,牽同伴過河。這回她順利地拍完12期,節目結束後,她獲得“銀娃獎”。

節目組又給予了她另一個“獎勵”——美國IMTA國際達人全球總決賽少年組唯一的名額。這一趟,陶奕希發揮出街舞優勢,還帶回一個少年組年度總冠軍。這是能在簡歷著重添上一筆的成績。德小興覺得,自己花在陶奕希身上的功夫總算是有回報了。

顏值高、有明星臉也是關鍵

對於隨後找來的《小戲骨白蛇傳》劇組,起初,德小興並不太看好。

“這個系列的前幾部,為了方便演員隨叫隨到,他們一直在長沙本地招孩子,大多是家長推薦來的,但都沒火。”德小興說,這是劇組第一次找外地的孩子進組,而他跟導演是朋友。

最初,陶奕希試鏡《小戲骨白蛇傳》 時,導演是不太認可的。德小興讓朋友先留下陶奕希,再看看。

湖南衛視一對一培訓了一個月後,導演組最終選擇陶奕希飾演白娘子。德小興覺得,是因為她的形象太像趙雅芝演的白娘子,“之前還有一個香港的女孩,演技比她好一些,只是顏值稍差。”

顏值,是爆款萌娃的另一個重要賣點。之前在《最強小孩》節目組的介紹里,陶奕希因長相酷似張馨予,也成為宣傳點之一。

大佐同樣深諳其道。在給《爸爸去哪兒4》挑孩子時,相比阿拉蕾,大佐更看重另一個5歲的男孩李亦航——他長得像張亮的兒子天天,“屬於暖男款式”。最終,節目組僅有的兩個素人萌娃名額,都給了大佐。

現在,他正在主要包裝的一名女孩,沒有演戲經驗,女孩第一次演古裝戲時,問路都像背詩,導演認為她不太符合要求。大佐卻不擔心導演會因此放棄,因為女孩長得像迪麗熱巴,像趙麗穎,像楊冪……“有明星相就是一個關鍵點,演技可以手把手教。”

童星市場處於藍海的時間有限, 1994年出生的大佐已經隱隱感到“殺氣”,跟他起步時的2015年比起來,“現在(兒童演藝市場)競爭壓力很大”。

德小興似乎更有底氣些。“在圈里,我挺有名氣的。”已入行五六年的德小興毫不吝惜對自己的誇贊,“現在,市場已經有這麽多經紀人了,你再去做,肯定不好做了,家長都會選擇像我這樣老到的經紀人。”

除了陶奕希,德小興陸續招到了30多個6到12歲的孩子。之前經紀公司的不少同事都像他這樣,陸續出來自立門戶了。

2015年,德小興的前同事李茶茶在長沙辦了兒童影視公司,替電影《危城》籌備兒童演員。待拍完《危城》後,李茶茶很長時間里沒有兒童影視劇可接。李茶茶才意識到,綜藝演出已幾乎覆蓋了所有兒童演出市場。

2016年,她把重心從影視轉移到綜藝,開始和湖南衛視《神奇的孩子》合作。

這是一檔要求孩子展示特殊才藝的節目。公司請來學過兒童心理學的老師,負責挖掘孩子的興趣點以及他們的家庭故事。8歲男孩於竣浩來自東北,媽媽酷愛面食,於是李茶茶和同事就找到專門的師傅,花了一個月時間教他做拉面。

很快,於竣浩就掌握了拉面的技藝,他能把面團往空中一甩,任它在指尖穿梭,幾分鐘後面團變成了拉面。節目效果令李茶茶很滿意,“學十年的舞蹈,不如學一個月的拉面效果好”。

去年10月,《小戲骨白蛇傳》火了,全劇只有5集,微博累計播放量已超過5000萬次。《了不起的孩子》節目組因此找到德小興,邀請陶奕希參加第三期節目的錄制。

這也是一檔定位於孩子特殊才藝的節目,但把看點更多地放在他們跟成人互動時的意外表現上。節目中,孟非要考驗陶奕希哭戲的功力。只見陶奕希坐在旁邊低下頭,五六秒的時間,一顆淚滾落下來,她眉頭一蹙,再把頭擡起來時,已經是梨花帶雨收不住。

德小興看重的是,這個節目是在愛奇藝播出,“平臺資源很好,肯定首推孩子去”。今年,他又推薦了自己公司的孩子參加這檔節目新一季的錄制。

德小興認為,自己通過陶奕希已摸索出制造童星的套路——先綜藝再真人秀,主要定位在湖南、江蘇等一線衛視的綜藝節目,以及央視的大型晚會,“如果節目請的明星大咖火,跟著上的孩子一般也能火。節目比戲火得快,拍戲不敢保證能火。”盡管更多人是通過《小戲骨白蛇傳》認識的陶奕希,但他還是把這個結果,歸結為“運氣好”而已。

帶出童星之後,童星經紀人也隨之有了知名度。現在,已有不少家長通過微博或關系找到德小興推薦自家孩子;童星經紀人大佐每天在微博上也都會收到二三十條信息,其中不少甚至是孩子自己發的。

“限童令”擋不住“素人萌娃”的明星夢

童星經紀人,一般先要熬過孩子還不出名的最初兩三年經濟投入期。投入成本主要包括請導演吃飯的公關費,以及跟著孩子做節目的往返機票、食宿等費用。

在德小興的公司,公司還投入了前期培訓和包裝費用,一個孩子大概需要花銷近十萬元。

“一些家長覺得孩子培訓了一兩年,沒出來,就要放棄了。而一個藝人火不火是需要時間的,陶奕希就是三年之後才火的。”德小興擔心盈利期還沒到,家長先放棄了,公司和家長都“血本無歸”,所以他一般都在合同上寫明——簽約三年。

李茶茶的公司則規定,家長須一次性付清三年的簽約費用。她覺得自己就是推著家長往前走的人,她不理解外界認為他們是“利用孩子賺錢”的看法,“家長和平臺都有需求,我們跟包裝產品的中間人一樣,任何事情都需要資本去做,為什麽不能賺錢?”

可是對家長而言,投資孩子進入演藝圈,也同樣面臨著“血本無歸”的風險。

就在2015年春天,德小興和李茶茶的老東家——“中國童星根據地”在搬到杭州錢江新城瑞晶國際大廈後不久,忽然人去樓空,百余名想把孩子培訓成童星的家長建了維權群,討論該如何討回一年3萬元的代理費。

這幾年來,童星經紀公司增長速度極快,公司良莠不齊,雖然尚未有確切的統計數字,但采訪中,幾個童星經紀人都表示,近年來興起的童星經紀公司仍多集中在北京、廣州和浙江,上海則以童模為主。以他們的估計,目前全國至少有幾百家童星經紀公司,而真正有資源、能做出來的最多就50家左右。

德小興認為,很多家長的虛榮心帶動了童星經紀的市場。他記得有個孩子,媽媽是軍隊文藝幹部,“自己參加選秀節目沒選上,就培養孩子唱歌,覺得孩子應該是有天賦的”。 

一方面,是急於使孩子一夜成名的家長;另一方面,是急需萌娃帶動收視的綜藝節目,於是市場在瞬間畸形膨脹。

2016年4月,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嚴格控制未成年人參與真人秀節目,不得借真人秀節目炒作包裝明星,也不得在娛樂訪談、娛樂報道等節目中宣傳炒作明星子女,防止包裝造“星”、一夜成名。

“限童令”一出,大家紛紛重新尋找兒童題材的切入口。郭俊濤和團隊上下研究了很久,發現“雖然對明星子女有政策限制,但我們覺得《爸爸去哪兒》這類兒童節目還是一個熱門主題。畢竟,綜藝的題材是有限的”。最終,素人孩子的“萌”加才藝,成為規避政策的突破口。

之後的這一年里,兒童題材的綜藝節目未見減少,《放開我北鼻》《了不起的孩子》以純網綜藝的形式上線;謝娜坐鎮主持的《神奇的孩子》依然鎖定了湖南衛視每周五的黃金時段;湖南衛視、央視等一線衛視臺,以及愛奇藝、優酷等網絡平臺依舊是童星經紀人的必爭之地。大家都通過“素人萌娃”才藝表演,繼續擴大兒童演藝的市場。

童真的價錢

現在,陶奕希出場費最低價已是10萬元,在她的經紀合約里,德小興將和她五五分成。

身價上漲、打上“童星”標簽以後,陶奕希會遇上很多粉絲的接機,很多的發布會、媒體采訪,甚至很多人街拍。德小興都得不停地吩咐她:家里的事情、拍攝的細節不能回答,關於片酬,就說是經紀人管理。

現在的陶奕希,已不是那個靦腆不愛說話的女孩,面對采訪,她已經很了解套路了。一個視頻媒體采訪她時,問到怎麽看學習和工作的關系,陶奕希迅速回答“兩個都重要”。看到旁邊的小夥伴還在猶豫不知如何選擇時,她一副知道底細的樣子笑起來,“你被姐姐挖了坑,跳進去啦!”

但她仍不喜歡出門總要戴口罩,私下會跟德小興抱怨現在的不自在,還有熬夜拍戲太累。

德小興就會告誡她,“火了之後你就是藝人了,要以身作則。(那些過去)代言步步高的人,每年高考都會被人挖出成績,考不好很丟人的。”

德小興發覺了陶奕希身上微妙的變化。“說實話,櫻桃知道自己火了之後,她也慢慢有點驕傲了,覺得我是童星了,出去之後別人會尊重我,不會像以前那樣看別人臉色。” 

德小興跟陶奕希的媽媽聊過,盡管媽媽希望陶奕希能順其自然地發展,但她的心態已從之前孩子參與演藝“鍛煉為主”,變成了想讓她備考北京電影學院。他們商量後決定,“不代言與兒童無關的產品。另外,青春期停止接戲,看成長的情況。我們就是要避免像林妙可那樣。”

然而,眼前的現實是——剛上初一的小帥,已基本不參加活動,粉絲已經停漲,在微博上發近況的效果也不是很好。德小興最擔心的是,藝人在這段休息期內粉絲的流失。

《小戲骨白蛇傳》之後,陶奕希的微博粉絲突破了20萬,加上美拍和快手的粉絲,總數有200萬。德小興給其中的優質粉另建了一個群,他自己加入其中,聊聊陶奕希的生活近況,以穩定住這些人。

剛出道那兩年,陶奕希上綜藝節目的微博,德小興都已刪掉了,“那時拍得不好看,火了之後重新再發。” 

對於陶奕希的未來,德小興有自己的規劃,可對於童星經紀的未來,德小興並沒有想好,他只是覺得“每部戲都會需要小朋友,這個童星市場的紅利期應該還是挺長的”。

一次,在片場的空閑時間,德小興曾問陶奕希,“櫻桃,你長大之後,我不當你經紀人了,你願意嗎?”

“不願意。我已經把你當哥哥了,長大之後一直在一起。”陶奕希說得很認真。

德小興想起來總有點感動。“我跟她一起四年多了,肯定有感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他像是在對自己說。

(應采訪者要求,文中李茶茶、錢華為化名)

經紀人 經紀 講述 如何 把萌 萌娃 打造 明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98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