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Paypal在華遇勁敵 不排除與速賣通“複合”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3518.html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切取決於進取的時機和需求。Paypal的18年歷史多少詮釋了這種東方思維。

“如果有雙贏的機會,不排除與阿里的速賣通重新建立合作關系。”上周,國際支付平臺Paypal北亞區副總裁兼總經理胡柏迪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態。當時,這家“外來和尚”剛宣布了針對中國的“新支付”品牌活動。

行動和語言都在傳遞一個積極信號,在脫離母公司eBay後,Paypal要以更加開放和主動的姿態深耕中國市場。鞏固多年來在華打下的跨境出口支付根基是接下來的一條主要路徑,另外一條旁枝是抓住海淘機遇,拓展C端消費者。2B、2C都在進攻。

在線下移動支付市場已被支付寶和微信霸占、即使Apple Pay也沒啃動這塊骨頭的現實下,沒有中國第三方支付牌照的Paypal瞄準跨境2B出口和海淘布局,可謂揚長避短之策略。但在蓬勃的電商跨境貿易中,圍繞支付的戰鬥才剛剛打響。

分拆後的開放姿態

Paypal的中文名字叫貝寶,不失可愛與貼切。在古代,中原地區稀缺的貝殼曾一度被作為交易工具,Paypal做的也是支付的事。但在國際市場,人們耳熟能詳的是“Paypal黑幫”,一群在高中時就研制過炸彈的矽谷創業者,充滿殺氣。這幫人2002年離開這家公司後創辦了特斯拉、領英、YouTube等。

1998年,還沒有形成“從零到一”思維體系的彼得蒂爾趕在電商發展初期創辦了在線支付工具Paypal。4年後,時任eBay掌門人的惠特曼買下了它,當時支付寶還沒出世。Paypal開始了一場隨eBay周遊世界並紮根當地消費者的漫長旅程。

這場旅行中,Paypal開始與中國產生螺旋式上升的交集。2010年,阿里面向海外中小買家的出口電商平臺速賣通(AE)上線,並隨後對接了Paypal。但僅過了一年,雙方的緣分終止了。當時,上升勢頭不錯的速賣通與eBay在中國開展的業務高度重疊競爭,由於當時的Paypal仍在eBay懷抱中,這場分道揚鑣也被外界視為情理之中。

去年7月,Paypal從母公司分拆重返納斯達克,估值甚至超過了eBay。互聯網金融的熱度讓全球燥熱。大洋彼岸,當時成立10個月的螞蟻金服集團正加速向各個場景突飛猛進,估值一路飆升。

眼下,從eBay分拆後的Paypal姿態已十分明確,與支付寶類似,是獨立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它在中國市場放手一搏的機會來了。該公司北亞區副總裁兼總經理胡柏迪在回答本報記者的提問時說,如果有雙贏的機會,未來再次與速賣通合作是可以想象的,但他沒有透露兩家私下里是否有過溝通。

事實上在阿里系之外,洋碼頭、小紅書、什麽值得買等做跨境電商的中國公司都已是Paypal的客戶,這些公司的業務與速賣通不同,它們做的是零售進口電商,面向的是C端海淘用戶。

只要掰著手指數一數,眼下用於跨境支付的工具就不下20種。除了傳統的Visa和Master信用卡、西聯國際匯款等,還包括MoneyGram、CashPay、Moneybooker、Escrow(國際支付寶)、WebMoney等。無論對於速賣通還是Paypal,擺在雙方面前的都是一個開放選擇的牌局。但至少胡柏迪認為,從eBay剝離讓PayPal有一個很大的機會與不同的平臺展開合作。

啃動中國市場

以前中國人對Paypal的印象多固定在一個網頁版的在線支付工具上,但在英美市場,它對線下移動支付市場的快速拓展已經和Apple Pay構成了競爭。2015年,Paypal全球一共處理了49億筆付款交易,其中有28%是在移動端完成的。“Paypal現在收購的很多是做移動支付的公司。”在Paypal做中國市場拓展的負責人李秋林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

比如以8億美元賣給Paypal的支付網關Braintree就在幫助前者拓展移動支付市場。在美國,Paypal對接了很多線下商戶,這個布局路徑與眼下支付寶瘋狂地對接國內的超市、便利店、餐館,以及日韓等熱門旅行地的商戶的行為殊途同歸;Paypal也在信用卡習慣濃厚的英美兩國市場推出了Paypal Credit服務,類似於螞蟻花唄。可見,Paypal與支付寶、Apple Pay等工具的競爭正越來越趨同。

盡管Paypal方面未能在采訪中透露中國市場的營收占比,但一方面隨著華為、小米等國產3C商品的海外需求度上升,以及海外市場對中國服裝等傳統品類的旺盛購買需要,都在催促著這家尚未在中國C端消費者心目中建立起強知名度的外來品牌:加快腳步,更接地氣。

對於出口業務自身占比近九成的B2B領域,Paypal剛剛推出的服務升級方案包括簡化外匯兌換流程以提升商戶資金周轉率;將現有的美元對人民幣提現業務拓展至歐元、英鎊、澳元等多幣種;並將線下商戶服務團隊鋪設到杭州、青島等10個跨境電商試點城市。

昆山一家在阿里巴巴國際站上做禮品出口業務的老板楊超剛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促成交易後,他會推薦買家使用Paypal付款,告訴對方一個註冊了Paypal賬戶的郵箱,對方打款後2分鐘就能收到,他看中這種方式的便利性。

在C端,當支付寶與微信不惜用巨額補貼培養中國消費者的線下手機付款習慣時,Paypal正在設法拓展中國的“千禧一代”(18~34歲)海淘用戶,服裝服飾、化妝品、食品等是這個群體的消費者最熱衷的海淘品類。顯然,在補貼的中國式風氣下,Paypal也開始入鄉隨俗,並透露今年下半年將推出返現活動。

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在眼下已進入戰國七雄時代,天貓國際、網易考拉、洋碼頭等均在拼命擴張品類,但仍有一部分消費者喜歡在國外品牌或電商官網上直接購買商品,他們喜歡用信用卡或者Paypal付款,這部分消費者的口碑傳播將是Paypal拓展國內C端用戶的一個“擴音器”。

Paypal 在華 華遇 勁敵 排除 與速 速賣 賣通 複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51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