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離岸中心誰與分羹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61721&time=2011-05-21&cl=115&page=all

不論有多少個人民幣離岸中心的競爭者,中國亦有可能找到資本項下不完全可兌換的人民幣國際化路徑
財新《新世紀》 記者 王紫霧 張宇哲 特派香港記者 王端

 

  繼續傾力培育香港試驗田?還是同時扶植新加坡人民幣市場?抑或是考慮一下倫敦金融城伸出的橄欖枝?跨境人民幣結算的井噴式增長正在促使中國央行做出抉擇。

央行货币政策二司官员在本月于公开场合表示,希望人民币以香港作为离岸中心,多“飞一会儿”再回来。Bobby Yip/Reuters

央行貨幣政策二司官員在本月於公開場合表示,希望人民幣以香港作為離岸中心,多「飛一會兒」再回來。Bobby Yip/Reuters


  央行有關人士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香港這個人民幣離岸試驗田的進展有待調整之處:「人民幣在香港並沒有充分流動起來,香港在推進外循環方面還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人民幣外循環」即指央行貨政二司一位副司長近日在一個公開場合提到的:「讓人民幣通過香港這個離岸市場在海外多『飛一會兒』。」匯信資本董事總經理葉翔亦表示,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在於增強海外派生能力。

  此時,新加坡和倫敦金融當局「乘虛而入」,向中國央行尋求設立人民幣清算中心的機會。新加坡金管局主席吳作棟於近期會見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表 示了希望新加坡本地銀行能成為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業務清算行的願望,認為這有助於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而倫敦金融城的市長亦提出,倫敦願意在人民幣離岸市 場中「分一杯羹」,設立清算中心。

  國家外管局國際收支司有關官員向財新《新世紀》記者解釋:「美元或歐元在成為離岸貨幣之前,已經成為可兌換貨幣,或可兌換程度已經很高,所以不需要設立清算中心。之所以需要在境外設立人民幣清算中心或清算所,因為人民幣還未實現可兌換,還需要很多管理和監測。」

  儘管如此,上述接近央行的人士表示,中國明確要扶持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只有香港,「我們不可能再支持別的境外離岸中心。」他認為,清算行的設立,與人民幣離岸中心是兩回事,「而且這些申請還沒有提上日程。」

  社科院金融所金融產品中心王增武博士則認為,短期來看,五年之內,在目前政策支持導向的情況下,因其高度國際化、金融市場化發展程度等優勢,香港很有可能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長期來看,如果從純粹市場角度比較,十年之內,新加坡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的可能性會比較大。

  業內人士則普遍認為,離岸中心肯定不止一個,但新加坡、香港及倫敦孰優孰劣,要看哪個市場更能吸引市場參與者、並在實體經濟和貿易中更多持有和使用人民幣。

讓人民幣「飛一會兒」

  香港人民幣存款正在火速增長。從去年初的600億元到香港金管局最新公佈的數據,香港人民幣存款總額已達4514億元,月增12.9%。

  「去年年初香港的人民幣大部分是個人存款;到目前為止增加的存款中,2000多億元來自企業,1000多億元是個人存款。」香港金管局有關人士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自去年底配套政策大致齊備後,香港的人民幣離岸中心發展速度很快。

  香港金管局5月17日公佈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通過香港銀行進行的人民幣貿易結算已達3108億元,達到去年全年的84%。據央行統計,2011年第一季度人民幣結算金額累計達3603億元,去年全年僅為5063億元。

  另外,香港人民幣債券發行在今年前四個月已經達到185億元,超過了去年人民幣債券發行總額358億元的一半。「香港現在人民幣流動性雖多,基本上沒出路,發債成本很低,錢放在銀行裡邊利息是半釐,發債券利息是2到3釐,相比就也很不錯。」一位香港金融界人士說。

  按照香港金融界的傳統思路,本應順應市場而為,有必要開發一些循環機制,「比如說,直接投資渠道允許多一點人民幣進入內地。」香港金融界一位人 士稱這並不影響已有的審批機制,可看做幣種方面多了一項選擇。一位外管局相關人士也表示,央行正在加緊研究人民幣直接投資項目,由於牽涉部門較多,這一政 策可望在半年內出台。

  「香港的方向需要調整。目前過於關注打通與大陸的回流渠道,而非向海外推進人民幣。」匯信資本董事總經理葉翔評價說,金融機構不應僅盯著國內利率高、有升值潛力的思路,而應向東盟國家多發放人民幣貸款,促進境外實體經濟中對人民幣的使用等,才是深化人民幣國際化的真諦。

  央行貨幣政策二司官員在本月於公開場合表示,希望人民幣「以香港作為離岸中心,多飛一會兒再回來。這是最密切、最現實的考慮。」

  央行相關人士也表示,在人民幣「外循環」方面,香港還有很多事可以做。

  來自央行的信息顯示,目前跨境貿易的境外國家和地區已達126個;截至2011年4月末,已有20家境外機構在銀行間債券市場從事現券買賣,包括部分中央銀行;也有部分央行已經表達了對持有人民幣資產作為部分外匯儲備的興趣。央行前述官員表示,這些都顯示人民幣境外的接受程度。

  香港金管局有關人士介紹,今年的一個工作重點,是到海外進行路演,推介香港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提供的一站式人民幣服務平台。今年3月香港金管局在澳大利亞舉行的活動吸引了當地的主要企業和金融機構超過300名的高層代表出席,反映理想。接下來會到更多的地方,包括俄羅斯等。另外,2010年香港人民幣債券等金融產品的發行總額超過360億元,購買者包括本地以及海外的投資者。

境外清算行

  前述央行官員表示,內地在人民幣國際化方面之所以倚重香港,乃是因為其已經建立了一個比較完備的人民幣清算體系。

  中銀香港是央行制定的香港惟一跨境人民幣結算的清算行。按照《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管理辦法》,香港人民幣清算行可以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的有關規定從境內銀行間外匯市場、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兌換人民幣和拆借資金,兌換人民幣和拆借限額、期限等由中國人民銀行確定。

  雖然央行已經和11個國家地區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互換總額達8342億元人民幣,但貨幣互換協議畢竟不等同於清算行能獲得的人民幣清算額度。 接近央行的人士解釋說,清算行獲得的人民幣是通過「購買」的方式獲得,而貨幣互換協議則是以「借貸」人民幣的形式取得,二者的成本不一樣。且啟動貨幣互換 協議需要一事一議,「借貸」的利率、期限等事項每次均需單獨商定。去年中銀香港用完人民幣清算額度後,啟動200億貨幣互換協議就被業內人士視為「無奈之 舉」。

  對於設立境外人民幣清算中心之舉,業內人士認為,這是與美元、歐元成為國際貨幣的路徑迥異之處。美元、歐元的清算中心均設在本土,而不是境外。

  前述外管局相關人士分析指出,美元或歐元在成為離岸貨幣之前需要做的事情和我們不一樣。人民幣還未實現資本項下可自由兌換,因此還需要通過境外 的清算行幫助央行監測資金動向和風險管理。「人民幣國際化的路徑和美元、歐元成為國際貨幣的路徑截然不同,所面對的情況更複雜、更多挑戰。」這位人士坦 承。

  業內人士亦認為,中國對於資本項下的資金流動是管制的,從而才有境外清算行這一「中國特色的人民幣國際化產物」。王增武博士認為,清算中心相當 於人民幣離岸中心的央行,在初期階段是有必要成立的,以便於央行的管理和風險控制。他表示,人民幣國際化的最大挑戰是防止離岸資金對在岸資金的衝擊,目前 監管部門採取的是內外分離的形式,嚴格限制人民幣項下的自由兌換,屬於中國模式的人民幣國際化路徑。

  美銀美林資深亞太區經濟學家陸挺則認為,美元、歐元、日元的國際化路徑並非單一模式,如日元並也非真正意義的國際化。如何實現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和本幣在風險管理方面的平衡,是一大課題。

  央行前述官員亦闡述了央行的管理思路,即「不能完全將跨境人民幣視做外匯業務的一個幣種進行管理。跨境人民幣既是參與跨境結算的國際貨幣,又是 中國本幣。」她同時表示,目前75%的資本項目都處於部分可兌換、基本可兌換或完全可兌換狀態。「人民幣目前有可能走出資本項下不完全可兌換的國際化路 徑。」

  一位央行人士亦透露,香港建立人民幣離岸中心寫入了國家「十二五」規劃,不可能再有第二個離岸中心,「即使在新加坡指定一家清算行,也不一定和香港的清算行地位一樣。」

多個預備隊

  儘管香港是「欽點」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其他金融中心依舊虎視眈眈。

  新加坡金管局主席吳作棟近日公開表示,希望新加坡本地銀行能成為人民幣跨境結算業務的清算行。工行於今年3月在新加坡設立海外人民幣服務中心, 成為首家將新加坡作為東南亞跨境人民幣貿易結算和人民幣計價產品中心的中國內地銀行。工行方面亦表示,「對於清算行的資格,正在積極爭取中。」

  據新加坡金管局數據顯示,2010年新中雙邊貿易達950.3億新元(約合人民幣5014.7億元),年增26%,中國已成為新加坡第二大貿易夥伴,有3000家中國企業在當地有業務,並有150家是新加坡的貿易夥伴。

  葉翔表示,企業都有自己的經濟圈,大中華地區的企業可能願意通過香港進行交易,而東南亞的企業偏好於新加坡市場。如果新加坡也成為離岸市場,那麼新加坡和香港應能在各自的經濟圈中發揮作用。目前,在與中國進行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的國家和地區中,東盟佔了最大比重。

  支持新加坡一方的人士認為,新加坡在大宗商品和期貨方面有優勢,如要推出相關產品,如人民幣計價的期貨產品,那麼新加坡已經比香港多了一重基 礎。毅聯匯業電子經紀亞太地區總經理傑夫·沃德(Jeff Ward)認為,香港的優勢是和內地聯繫的更緊密,但新加坡的市場體制更為靈活,產品也更豐富。

  匯豐亞太區行政總裁王冬勝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在亞太區,新加坡是除了日本以外的最大的外匯中心,「香港跟它很接近,但新加坡更超前一些」。最近匯豐剛在新加坡成立了一個新的交易室。

  芝加哥商業交易所集團亞洲外匯主管藍國聰認為,新加坡外匯產品齊全,日本雖為亞洲第一大外匯市場,但主要是以日元交易為主,而香港主要是貿易結算中心,並不是外匯交易中心。

  奧地利奧合國際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新加坡分行吳錦圖認為,香港政府在政策上更依賴於中國政府而比較被動,相較而言新加坡政府的政策更靈活彈性。這 是認為新加坡更有可能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的一種普遍聲音。「香港政府給人的感覺就是『等啊等啊,在等政策』,而新加坡政府就更為靈活而且野心也更強一 些。」

  但更多受訪業內人士認為,香港目前已有了先發優勢,無論從人民幣資金池、結算量上來說,都遠超新加坡,新加坡要在短期內趕上是比較困難的。如果從更加長遠的角度去考量,要看哪個市場更能推出吸引參與者的產品。

  除了新加坡,近期表現積極的還有倫敦。倫敦金融城市長白爾雅此次訪華,在簽訂與上海的城市合作協議的同時公開表示,要爭取人民幣離岸市場。據銀 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人士透露,倫敦金融城市長將於近期拜訪交易商協會,離岸人民幣中心將會成為其到訪的主要議題之一。此外,去年業內亦有傳聞提及台灣也表 露了類似意願,但由於政治上的阻礙,可能性不大。

  接近央行的人士分析認為,要成為離岸中心,三個條件不可或缺:第一,這個貨幣所在國的經濟在世界上具有廣泛影響力;第二,這個國家必須有一個足 夠廣和足夠厚的金融市場,以及靈活有效的監管體制;第三,或早或晚,人民幣資本項下實現可兌換。「如果在新加坡、倫敦、紐約都設立人民幣清算中心,人民幣 國際化會發展特別快。關鍵是我們自己,準備好了嗎?」

離岸 中心 誰與 與分 分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8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