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脫險與否 CUP


http://hk.myblog.yahoo.com/Chui-Cup/article?mid=21971


 


要達到財務自由,最重要是明白風險的存在、風險的程度,並盡量減低風險。


 


股票市場是一個動盪的市場,以後亦會繼續十分動盪。我們可以漠視一些日常的正常波動,但卻不可忽視重要的趨勢升起伏 (major movement)。例如忽視一些重要的金融危機引至的熊市滑波,損失可以十分嚴重。


 


有網友計數,由2000年3月恒指浪頂開始定時每年買入同等金額的盈富基金,再加股息不斷投入,大約10年後的今天回報是73%。


 


1) 10年時間只得73%的回報率是否吸引,能否致富?要自行判斷。(這回報率唔知有無計手續費)


 


2) 達到以上的回報率,主因是在低位不停有買進的操作(包括股息再投入)。回報的關鍵是在波幅的低位有買進的行為,而不是長期持有。


 


3) 這種做法要達致合理回報,假設了盈富基金長遠會不斷升值。機會都幾大,但世事有否絕對呢,尤其是為期十年以上的頂測.......實在很難說。


 


4) 假設了投資者能像機械人般每年都能儲蓄和把固定金額投入股市,進行 dollar cost averaging。但這是頗為不切實際,正所謂人有三衰六旺,最需要錢的時候經常就在你最缺錢的時候,你最多錢而身痕的時候往往就在投資回報率最低的時 候。而往往被推介進行這種投資法的對象,卻通常是儲蓄和收入不多的階層。即是可能突然出現什麼突發事情,就要局住沽出資產吐現的階層。能不能持之以恒地供 也十分成問題。


 


我個人認為,散戶投資者最需要的教育,是好好認識資本市場的風險、什麼是榮枯的週期、資產價格波動的原因和意義、以及認識金錢管理和情緒管理的問題,最重要當然是認知參予資產投資是嚴肅和需要努力學習的事業,並沒有不勞而鑊以及一朝發達的事情。


一些看似簡單而不用學習的投資法,是風險認知的麻醉劑。
脫險 與否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359

中國銅脫險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5-18/100391507_all.html

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以嘉能可(Glencore)為代表的國際大宗商品交易巨頭在 銅期貨上做多,對峙中國空方。而伴隨著國際銅價不斷上漲,空方面臨嚴峻的局面,嘉能可逼倉等說法充斥市場,包括江西銅業 (600362.SH/00358.HK)在內的銅加工企業被捲入棋局。

  5月初,江西銅業子公司江銅國際貿易公司(下稱江銅貿易)稱,中國大型銅冶煉和貿易公司已達成共識,將在未來兩個月內加大向LME註冊倉庫交倉力度,出口「足夠」數量的電解銅。這對於銅礦自給率較低、多年依賴國外進口的中國銅業來說,頗為異常。

  這一聲明被不少業內人士看做「攤牌」的一個信號,證明了江西銅業等中國銅企在倫敦金屬交易所(LME)被「擠倉」的事實。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江西銅業人士則表示,江西銅業完全是套期保值,沒有投機虛盤,這輪「擠倉」的對象不是銅生產加工企業,而是另有其人。

  「據估計,國內目前累積的反套頭寸在LME的空頭約有15萬噸左右,都是投機者為了短期取利。」銀河期貨首席經濟學家付鵬認為。

  中國空頭與嘉能可多頭的對決,一度成為期貨界矚目的焦點,市場大多不看好前者。好在,進入5月,歐洲危機不斷,大宗商品全線下跌,LME銅價亦同步下跌,到5月16日,銅價已從年初的8500美元跌至7600美元一線,多頭大量平倉,空頭似乎逃過一劫。

  「風險一直存在,大機構的實力不可低估。」接近江西銅業的人士說。

逼空始末

  嘉能可對決江西銅業一事最早引起公眾的關注,起因於路透社4月的一則報導「嘉能可目前持有LME大量多頭 對峙中國空頭」。

  報導稱,LME數據顯示,有一家會員持有LME頭寸以及存貨量的50%到80%,業內人士均猜測是嘉能可。嘉能可是國際大宗商品巨頭,掌控全球50%的銅與30%的銅精礦。許多來自中國的市場參與者目前均持有空頭頭寸,嘉能可與中國投資者的對峙仍將持續。

  業內人士一早便對此事有所警覺。「去年年底開始,嘉能可等國際貿易商就在註銷倉單,當時我們發過一個內部報告,提醒企業將來可能會被擠倉。」付鵬說。

  中國長期以來是銅進口大國,進口商為了鎖定進口銅的加工費利潤,往往在市場上套期保值。國內銅主要在上海期貨交易所交易,與LME的「倫銅」相對,被稱為「滬銅」。

  在銅生產加工行業,企業在進口原材料銅精礦或者銅廢渣會採用點價制,以發貨後LME三個月銅期貨價格為計價基礎,加上或減去雙方協商同意的升貼水來,確定雙方買賣現貨商品的價格。

  「這是一種行業慣例,銅生產企業在談判時主要談升貼水,然後鎖定利潤,不需要考慮具體銅價。」有色金屬協會的一位人士表示。

  據江西銅業有關人士介紹,企業在進口銅精礦後為了鎖定利潤,會在LME同時賣出銅期貨合約,以鎖定原料這端的加工利潤。與此同時,在銷售端,江西銅業在簽訂銷售協議的同時會在上海期貨交易所買入銅期貨合約,以鎖定銷售利潤。

  「這是一個完整的套保鏈條。」某期貨公司高管表示。

  根據江西銅業最近三年的年報,江西銅業一直在對銅的生產和銷售進行套期保值,不過並未披露具體套保數量。

  近年國內資金面緊張,不少企業用信用證進口銅作為質押物向銀行獲取貸款,俗稱「融資銅」。從事銅融資的許多企業不是銅生產或者消費企業,而是房 地產開發企業甚至部分個人投資者。這些企業在進口銅向銀行質押的同時,也會在LME賣空防止銅價波動,但是這類企業往往都是進行三個月的交易,與質押期並 不匹配,需要不斷移倉,成本因此而增加。

  據渣打銀行2012年3月發佈的調研數據,目前上海保稅區銅庫存水平已上升到60萬噸,其中90%都是這類「融資銅」。付鵬認為,保稅區銅庫存現在應該攀至80萬噸了。

  嘉能可近日公佈了首季中期管理報告及生產報告,表示所有分部的業務於今年保持良好表現,儘管具體情況因地區而異,但全球的商品實際需求仍普遍保持穩健。全球可供動用的庫存,不論在交易所及供應鏈環節的存貨都偏低。

  國內銅庫存暴漲,而LME庫存下跌。LME庫存緊張後,其價格開始走高,形成國內外銅價倒掛。

  國內部分投機者看到目前倫銅、滬銅價差較大,於是開始在LME上拋出在上海買入,進行反套操作,這是一部分空盤的來源。這些跨市套利者中,也不乏原來單純套保的生產企業和用銅進行融資的企業。

  以上三者結合,使國際貿易商看到了明顯的信號,即中國無論是保值者還是投機者、套利者,幾乎全是空頭。

  「嘉能可去年年底就在註銷倉單,在上海保稅區收銅。」不少業內人士早就嗅到了逼倉的氣味。

  「國際貿易商獲利有兩步。第一步先吃升貼水。由於市場價格扭曲,期限結構上也發生扭曲,現貨價格和近月價格比遠期價格要高,LME現貨升水,期貨貼水。這樣空頭向後移倉是要虧錢的。」付鵬表示。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向遠期移倉的成本即使按80美元一噸算,十萬噸銅合約後移也要產生80萬美元的成本,何況目前移倉成本可能遠遠不止於此。

套保之外

  銅期貨歷史上發生過兩次大規模逼空行情。一次是1996年住友商社濱中泰男事件,第二次是2006年國儲銅事件。嘉能可逼空中國,可能成為第三次。

  在國儲銅事件後,中國向倫敦金屬交易所設在新加坡和韓國釜山的交割倉庫運去了6.628萬噸銅,用於交割。對於中國這個銅進口國來說,對外實物交割如此大量的銅是不符合國家利益的。

  如今,面對嘉能可等境外機構的逼倉,中國做空者似乎也希望用交割解決巨大的金融虧損。

  江西銅業貿易部首席分析師胡劍斌拒絕認同這類分析。他不認為逼空與江西銅業的出口有直接關係。「我們的出口交割完全是從企業自身利益出發。」胡劍斌說。

  根據胡劍斌的計算,江西銅業今年以來進口銅加工在境內銷售平均每噸虧損2422元,最高時曾經每噸虧損4203元,但是如果出口交割,算上運雜費、出口銅的關稅等費用,今年的每噸平均價格是1718元,可以少虧704元。

  「這是一個很自然的企業選擇,哪裡價格合適,就往哪裡走,不但我們這樣,很多國內銅生產企業都希望出口交割。」胡劍斌說。「從長期講,中國銅產量肯定不夠,但是今年肯定是過剩的,很多用銅企業都停產了,國內銅價就是上不去。」

  根據中國現行的產業政策,銅生產企業屬於高能耗高污染的行業,不鼓勵兩頭在外的發展模式,因此銅出口在需要獲得批文的同時,還需要徵收進口銅精礦價格3%的關稅。不過,貿易商有很多手段可以規避這些問題。

  「我們就用國內銅和保稅區內的銅交換就行了,什麼手續也不用辦,就可以出口了。」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貿易商表示。

  「如果江西銅業在LME的空單數量與其現貨採購完全匹配,那麼沒有任何交割風險,但是如果江西銅業或者其他做空者有大量的投機倉位,交割就成為難題了。」某期貨公司高管說。「做空者只要背後有實盤就沒事,怕的就是虛盤太大,當年國儲銅、中航油巨虧都是因為這個問題。」

  胡劍斌告訴財新記者,「江西銅業是完全按照外購原料的數量做的套保,沒有投機盤存在。」

  而另一位江西銅業人士表示,「江西銅業在LME席位上除了做自己的套保,還代理旗下貿易公司客戶的交易。通過LME席位下的單子不都是江西銅業自己的。」

  有色金屬協會的人士表示,目前外界不知道江西銅業是不是有投機盤,但肯定有大量來自中國的投機盤做空。

  多名期貨公司人士都表示,很多來自中國的企業一開始都是以套保為主,但時間長了,就不再以持有現貨為標準,而是轉為對行情預測來持單。這種投機很普遍。

  2008年,江西銅業營業收入增長近四分之一,淨利潤卻下降近一半,主要原因就是期貨套保虧損。根據江西銅業2008年年報顯示,在13.63億元的套保損失中,商品期貨合約交易平倉虧損達到了9.72億元,另外商品期貨合約公允價值變動損失為3.91億元。

  2008年,江西銅業在期貨市場上的套保方向為做多。當時江西銅業董秘的解釋是,做多是因為上遊客戶出售原材料時,並沒有確定具體的賣價,江西 銅業只付了70%左右貨款的保證金。所以,在賣出產成品到上遊客戶確定原材料價格的這段時間中,要承擔因原材料價格上漲所致生產成本上升的風險,因此選擇 在期貨市場上做買入保值。

  2009年,國資委對於國企參與境外期貨給予了嚴格限制,一方面要求國企嚴格遵守套期保值原則,不從事投機,同時儘量選擇簡單化的場內交易。

  「我們是地方國企,但是同樣有嚴格限制和規則。」江西銅業人士表示,「我們內部有專門的期貨領導小組,直接向董事會負責。」

投機風險

  不管江西銅業是否存在投機盤,在去年底以來的銅價上漲過程中,做空的投機客們都會損失慘重。

  海通期貨有限公司研究所副所長盛為民估計:「如不斬倉,做空的人沿著價格曲線還將繼續虧,空頭建倉已經將近半年,銅價要到7000美元以下,才 能到解套的價格。」根據江西銅業公佈的數據,4月底約有34萬噸的存貨,但這些存貨有多少已經被訂出或佔用,不得而知。而中國對銅出口的高關稅和限制政 策,也使得大量出口基本不可能。

  不過一位業內人士預計,江西銅業的局面並非十分緊迫。江銅貿易只是江西銅業旗下的一個子公司,其中有不少空盤是應其客戶的需求而做。可能產生的 問題在於:「僅僅是合理保值的話,不應將頭寸集中在一個月,應均勻分佈,還要看多少是合理的套保需求。如果他們只有5萬噸實盤套保需求,做了10萬噸,就 有5萬噸虛盤,這就是風險比較大的。」

  即使空頭選擇在LME平倉,將國外保值頭寸轉移到國內,會使得國內價格被砸得更低,對國內價格愈加不利。

  在國際上,中國空方也存在嚴重短板,「每次你交割一定數量,有實力的國際貿易商就註銷更大數量的倉單,從而將價格逼得越來越高。等到中國企業無貨可交時,銅價還會暴漲。」一位期貨界人士表示。

  他認為,嘉能可完全有吃下30萬噸銅的能力,即使江西銅業自身在這一局中短暫轉危為安,中國企業整體也面臨很大的風險。「而且現在中國銅業下游庫存非常低,一旦經濟恢復,下游開始補庫存,局勢就更加惡劣。」

  這一事件集中反映了市場當前的錯位狀況,即中國國內銅過剩,而中國銅企卻在國內期貨市場上做多,在全球其他地區做空。

  看準中國的海外空頭頭寸,嘉能可等國際巨頭大量持有多頭頭寸,與國內銅企對賭,通過註銷倉單方式,推高LME現貨升水,4月現貨溢價更創下150美元歷史紀錄。

  一位業內人士直言中國銅企的種種劣勢:「國家對銅出口有限制,LME倉庫都是人家的,頭寸也是人家的,資金還受外匯管制。」而由於中國對銅徵收出口關稅,同時增值稅不返還,基本上遏制了銅企直接出口的空間,目前國內對銅來料加工又有額度限制。

  此外,嘉能可在全球的礦產和銷售網絡也非江西銅業可比。

  一位期貨人士表示:「嘉能可在全球有50多個現貨銷售點,對全球現貨市場行情瞭如指掌。它和江西銅業之間的信息不對稱非常明顯。對決的核心在於,誰對市場的看法是正確的,誰就能笑到最後。」

  「用銅融資的企業可能會是這輪風波的最大損失者,他們也做銅的套保,但到逼倉的時刻卻無法交貨。即便到銀行還款解凍去交割,成本也太高,只要銅價再次上漲,就會有銅貿企業倒下。」某期貨公司高管說,「那些專門做跨市場套利的,一旦自己出現缺口,損失就大了。」

空頭的理由

  對於這次逼空事件,中國空頭跟以前一樣找到了很多理由。

  LME的會員分為五個層次,其中圈內會員僅有12家,此外還包括二級清算會員、二級經紀非清算會員,准交易清算會員和准交易會員。只有圈內會員有場內交易的權限。2011年10月31日,全球最大期貨及金融衍生品經紀商全球曼氏金融公司(MF Global)向法院申請破產保護。全球曼氏金融是LME的圈內會員之一。

  之後,中銀國際加入了與曼氏收購洽談的行列,希望借此獲得LME圈內會員的資格。最後中銀國際沒有收購成功,JP摩根收購了曼氏金融所持LME的所有股份,JP摩根從而以持股10.9%的身份躍升為LME大股東。

  期貨市場上,庫存是直接影響價格的重要因素。目前倫敦金屬交易所批准的交割倉庫有400多個,隨著高盛、JP摩根、嘉能可等機構對大宗商品的看重,最近幾年來,多數交割倉庫已經被這幾家機構收購。

  如高盛目前已控制經LME批准的著名倉儲公司Metro International Trade Services,從而擁有在美國底特律的19個金屬倉庫。

  中國企業希望能在中國設立LME倉庫,但一直沒有成功。

  一位期貨業人士表示:「嘉能可、JP摩根等囤積現貨,然後通過隨時註冊和註銷倉單來影響庫存影響價格。」

  不過境外投資者對於JP摩根、嘉能可的看法並不負面。

  「我們沒有中國那麼敏感。很多人寧願相信市場價格由各種因素經過多方博弈形成,不太可能輕易被操縱,並且相信有歷史、有信譽的交易所不太會容忍這種事情發生。」某境外大型對沖基金人士表示。


中國 脫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39

說史140425最寒冷的冬天(二十六)脫險南下 掌門天地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4/04/25/%E8%AA%AA%E5%8F%B2140425%E6%9C%80%E5%AF%92%E5%86%B7%E7%9A%84%E5%86%AC%E5%A4%A9%E4%BA%8C%E5%8D%81%E5%85%AD%E8%84%AB%E9%9A%AA%E5%8D%97%E4%B8%8B/'

說史140425

最寒冷的冬天(二十六)脫險南下

蕭律師執筆

 

第二師是第八集團軍南撤斷後的尾巴, 而該師的第二工兵營就是尾巴的最末端,是最後撤離陣地的部隊。 皮亞札 隸屬第二工兵營D連,在洛東江戰役表現英勇。11月30日是他一生中最艱難的一天。

在遷移過程中,工兵需要携帶大量輜重。早在中國軍隊進攻的一星期前,營長 札切勒上校就一直催促師部盡早決定如何處理他們的重型建築設備、堆土機和裝載架橋設備的重型卡車,因為這些會讓他們成為移動最緩慢的部隊,也是最容易遭受攻擊的部隊。 但上級似乎不理解他的要求,所以工兵營在大撤退中出發得很晚。 這支部隊在中國軍隊最初七十二小時的攻勢中,九百人只剩下二百人,現處於撤退大軍的末端。

夜幕低垂,前方傳來不利資訊:護衛隊剛走了一、兩里便遭到伏擊,被打得四分五裂。皮亞札坐在最前面的吉甫車裡,上路三十分鐘就遇到襲擊,公路兩旁的山上槍聲大作。 對方火力極為猛烈,美國人無力還擊,五輛卡車被徹底炸開,車上的士兵粉身碎骨,另五輛正在燃燒。 他接到一連串命令:離開車輛,到路邊集合!第二工兵營的士兵紛紛跳出卡車,連滾帶爬地朝右側山上奔跑。皮亞札還想炸毁他們的車輛,因擔心中國人會從留在車上的通訊設備找到他們用的電台。但他馬上被告知,空軍明天將趕來炸毁這些東西。

皮亞扎覺得留在公路上會變成活靶,向山上跑或者有點希望。 於是他朝山上衝,其他人的想法相同,也一起上衝,很快小山上就聚來了上千人。 這時,中國士兵發現了他們,用機槍朝他們掃射。皮亞扎只有一個念頭:向南前進。 這時天色已晚,沒有人有指南針;他盯住天上兩顆星走,以保證不會偏離大方向。他看到一條南北向鐵路,於是沿著這條鐵路前進。 一路上,他們不斷遭到狙擊,隊伍人數由五百人減至兩百人。皮亞扎隨身携帶著一支卡賓槍和幾百枚子彈,他整夜幾乎都在射擊。

在一片空曠地區,皮亞扎偶遇另一枝部隊,他們會合後繼續前進。 最後,他們終於看到軍隅里到順天的主要公路。 有些人想立刻下山,因為那裡更容易走,但皮亞扎抑制自己和其他人的衝動。 有些人無視他的警告,脫隊走向公路。中國人的火力立刻狂風驟雨般落在他們身上。 皮亞扎一邊走一邊整頓這枝隊伍,沿著高地小心翼翼地前進,即使看到暢順的路,也不為所動。 他們約有三百人最後成功突圍。

第二師裡遭受最沉重打擊的莫過於第二工兵營。 大撤退結束後,該營在漢城附近再度集結,但已今非昔比。 以前站滿一個排或一個班的地方,現在甚至只有一個人。 最初北上時,他們是一個約900人的營,現只剩266人。 第二工兵營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他們為別人之愚蠢和武斷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另一方面,第二工兵營副營長 內林被師部編擔阻擊部隊,和營內三十五人組成一個行動部隊。內林覺得這項任務就是犧牲自己,保衛師部。他們剛出發,就被中國人團團包圍,全部被俘。 擄獲他們的中國軍隊正向南行進,所似他們也一起跟著中國人南行。一路上,越來越多美國士兵加入這支戰俘隊伍,他們都是第九團和三十八團失散的士兵。 這是悲慘經歷的開始,從此他們的生活將暗無天日,幾乎沒有人活著回來。

 

佛里曼Paul Freeman指揮二十三團將士移往安州,秋毫無損。 突圍後,有些人暗地批評他選擇了不同的路,沒有為前面的部隊提供掩護。但是大多數人都認為他做得對,因為中國人並不是從後方尾擊,而是埋伏在撤退路線的兩旁。 大多數觀察家認為,佛里曼的選擇正確,能因應戰局變化展現出極為出色的應變能力,從而避免了其他部隊的惡運。

第二十三團向西離開軍隅里時,夜幕已低垂。 他們不知道中國人何時發動攻擊,切斷通往安州之路。 一旦被攻擊,由於敵眾我寡,他們將被壓縮在這條大路上動彈不得。很幸運的是,安州公路的一座重要橋梁還掌握在美軍手中。 來自第一軍第五團級戰鬥隊的一個連奉命掩護全軍撤退。 連長是年輕的 愛默森上尉。 當時情況非常危急,大批中國軍隊正向南開進,他的任務就是守住這座橋,並堅持到傍晚。 他只有一個連的兵力,當時中國有幾個師正朝他逼近。就在此時,一架美軍小型偵察機在附近被擊落,這表示中國人已近在咫尺。

就在愛默森率領手下營救被擊落的飛行員時,一支美軍車隊正浩浩蕩蕩從東邊駛向他守護的大橋。 這好像是一支迷失方向的大型巡邏隊,儘管每個人都筋疲力盡,滿身污泥,卻鬥志昂揚。 這個縱隊長得一望無際,有人告訴愛默森,他們是第二十三團。 走在最後的一輛車裡面坐著團長,這是一輛架著機槍的吉甫車。團長親自斷後,一旦遭遇中國人,他就是最容易遭到攻擊的目標。 愛默森認為,讓自己最後走出地獄的指揮官,絕對是一名出色的指揮官,這也是指揮官應該做的事。這位指揮官叫 保羅‧佛里曼。

他跳下吉甫車,和愛默森交談幾句,留給愛默森深刻的印象是:鎮定自若、指揮有方,極富領導力。率領自己部隊突破中國三、四個師,看似他每天都在做的事。之後,佛里曼的吉甫車繼續前進。過了一會兒,愛默森的連也撤離了這座橋。最後一支在朝鮮半島西部被中國人狠狠重擊的部隊,終於遍體鱗傷踏上南下之路。

 

這是美國軍事史上最糟的一天,更是第二步兵師歷史上最黑暗的一星期。 在十一月最後幾天裡,第九團損失約1,474人(包括非戰鬥人員),第三十八團傷亡545人,第二工兵營陣亡561人。 一個步兵團通常有3,800人,但是在重新集結時,第九團僅剩1,400人左右,第三十八團只有1,700人,第二十三團只有2,200人。

 

資料來源:

最寒冷的冬天:韓戰真相解密 The Coldest War:America and the Korean War

作者: David Halberstam

譯者: 王祖寧、劉演龍

出版者:八旗文化部落

說史 140425 寒冷 冬天 二十 十六 脫險 南下 掌門 天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186

埃爾多安從叛軍精英部隊虎口脫險 多虧了這一通電話

16日淩晨,土耳其西南部地中海沿岸度假勝地馬爾馬里斯(Marmaris)上空由遠及近傳來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三架載著約40名政變軍精英部隊的西科爾斯基直升機掠過天空,他們的目標是正在當地度假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要求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些軍人知道,此次行動不成功,便成仁。

而就在精英分隊打算活捉埃爾多安之時,在安卡拉和伊斯坦布爾,他們的政變同夥正在用坦克、直升機和F-16戰機攻占大橋、電視臺和政府大樓; 作為人質的土耳其陸軍司令兼總參謀長阿卡爾將軍(Hulusi Akar)正在被曾經的副手拿槍指著頭。在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時候,政變方看起來似乎占了絕對上風。

精英部隊在埃爾多安所在地降落後與其身邊的禁衛軍發生交火,但最後被擊退。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抵達之前,埃爾多安已經成功脫身。突擊隊最終沒抓到埃爾多安,空手而回。

這個時候,埃爾多安已經在禁衛軍小分隊的保護下在距離馬爾馬里斯一個多小時路程的達拉曼機場坐上了飛往伊斯坦布爾的商務機。路透社援引土軍方知情人士稱,埃爾多安的飛機在飛行期間還遭到了叛軍至少兩架F-16戰機的鎖定和追趕,不過,埃爾多安的軍方支持者指派的另外兩架F-16戰機戰機很快便前來護航,政變方的戰機也隨即被逼退。

最高目標的脫身,便意味著政變方已經輸了一半。

淩晨4點,埃爾多安的飛機降落在伊斯坦布爾阿塔蒂爾克國際機場,受到大批支持者和軍方擁躉的歡迎,從這一標誌性時刻起,政變軍幾乎大勢已去。

回顧整個過程,政變軍抵達馬爾馬里斯抓捕埃爾多安前,首先占領了伊斯坦布爾的兩座大橋(博斯普魯斯大橋和法提赫·蘇丹穆罕默德大橋),隨後占領電視臺,宣布宵禁,F-16戰機向議會大樓和總統府開火。

實際上,政變開始後,總參謀長阿卡爾將軍被挾為人質,第一軍區總司令登達爾(Umit Dundar)守住了機場並且第一時間通知了總統,催促其盡快飛回伊斯坦布爾(此人在埃爾多安回到伊斯坦布爾之後被任命為代理總參謀長)。

根據《土耳其自由報》的報道,登達爾在通話中表示自己站在埃爾多安一邊,國內“正在發生一次大型政變,安卡拉的局勢已經失去控制”,要求總統回到伊斯坦布爾的總統府,並稱自己會為總統的行程提供保護。

在收到消息之後,埃爾多安已經被轉移到下榻酒店附近的另一家酒店,並在那里與CNN土耳其語頻道進行了FaceTime連線,號召民眾上街支持政府。此時已是16日淩晨00::26分。

隨後,各大清真寺打開了擴音器,號召信眾上街遊行反對政變行為,在伊斯坦布爾的塔克西姆廣場,反對政變的民眾與叛軍扭打,在機場附近,示威者直接躺在叛軍的坦克下。在安卡拉警察總部外,政變軍人開始向示威者開槍射擊,直升機也朝博斯普魯斯大橋開火。

隨著民眾上街支持政府、忠於總統的軍隊展開反擊、政變軍在伊斯坦布爾博斯普魯斯大橋將雙手舉過頭頂投降,政變宣告失敗。6000多名涉嫌參與政變的軍方人士、警察、法官、檢察官均遭到埃爾多安政府的清洗,其中包括40多名發起政變的軍官。

埃爾多 埃爾 安從 叛軍 精英 部隊 虎口 脫險 多虧 了這 一通 電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690

冒爆炸助車禍傷者脫險占美獲讚英雄

1 : GS(14)@2016-01-22 01:50:22

憑《Ray》奪得金像影帝的荷李活影星占美霍士(Jamie Foxx),平時拍戲雖然拍慣危險場面,原來在現實中他亦可以臨危不亂,日前因為他的沉着冷靜,成為了救人英雄!據美國多間傳媒報道,美國時間周一晚上8時半,在占美位於南加州住所外面,有一名叫Brett Kyle的32歲司機,因為超速而撞向路邊,車輛隨即翻側起火。占美聽到巨響後,即刻出去了解事件並立即報警。據報道,當時剛好有一名休班救護員駕車經過,占美未有理會車輛正燒着,與救護員打爛車窗,企圖拉司機出來。



■出事車輛在占美家門外翻側起火。

■心地善良的占美傳與姬蒂已秘密訂婚。



手部受傷

由於當時司機不省人事,占美要用鉸剪剪斷安全帶,才能將司機拖出車。5秒後,出事車輛就爆炸,整架車燒着。其後救護員及消防員到達現場,Brett的家人Joe指其鎖骨斷裂刺穿肺部,不過沒有性命危險。Joe向記者說:「若是占美霍士沒有幫Brett,他的情況會更糟糕。」占美的物業管理員透露,占美的手被輕微燒傷及割傷。司機父親Brad事發翌日親自找占美道謝,二人一齊見記者講事發經過,占美說:「我不認為我是英雄,我只認為我應該要做點事,一切都順利進行。」Brad感動得流淚,他亦表示翻看閉路電視,當時有幾架車經過都沒有停下幫手。現年48歲的占美育有兩女,他最近被傳與姬蒂荷姆絲(Katie Holmes)暗交兩年後秘密訂婚。另外,姬蒂的前夫湯告魯斯(Tom Cruise)被美國小報《國家詢問報》翻舊賬指他多年前曾與四仔男星發生關係。撰文:泰米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121/19459833
爆炸 車禍 傷者 脫險 占美 美獲 獲讚 英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748

【動畫】5分鐘極速剖腹醫生救缺氧胎脫險

1 : GS(14)@2017-01-18 08:04:18

準媽媽迎接生命的喜悅,卻被臍帶脫垂這種急症打亂了步伐,胎兒缺氧命懸一線。醫生用手托住孕婦體內臍帶,用5分鐘超常速度完成剖腹產,母子最終脫險。「醫生,我......我好像快要生了。」上周六晚上約10時,廈門湖里婦幼產科病房有一名急診孕婦,她是28歲的二胎產婦,在家中出現了穿水情況,45分鐘後才送到醫院。更為危急的是,經檢查診斷後,發現產婦出現了臍帶脫垂——這屬於產科急症,對胎兒危害極大。因為臍帶血液循環完全或部份阻斷7分鐘以上,胎兒會迅速窒息死亡。產科李斌主任決定為該名孕婦做手術,李醫生一直彎着腰,用手穩穩地托住臍帶,防止臍帶脫垂受壓,一邊安慰產婦緩和她的緊張情緒,一邊護送產婦直奔手術室。胎兒在體內多待一秒,就多一分窒息危險,一切操作都要盡快進行。經局部麻醉、手術,5分鐘後,隨着「哇哇」的嬰兒哭啼聲,醫護人員將孩子從母體內取出,所有醫務人員才鬆一口氣。常規剖腹產手術,從麻醉到分娩需要近30分鐘。李醫生解釋,臍帶脫垂指的是孕婦胎衣破裂導致臍帶掉出宮頸口的現象,對產婦本身並無危害,但對胎兒來說卻非常危險。臍帶脫垂後,宮縮時一旦被擠壓會導致血液不通,在短時間內就可能出現胎兒缺血、宮內死亡的嚴重後果,必須馬上迅速地分娩出胎兒。李醫生說,當發生羊水破裂時,產婦必須平臥,把屁股墊高,不宜亂動,立刻召救護車到來。千萬不要站立行走,因為這種姿勢會讓羊水流得更快,造成宮內的胎兒窘迫,發生胎兒窒息等併發症。台海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17/19899901
動畫 分鐘 極速 剖腹 醫生 缺氧 脫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90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