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和中國耍心眼,是需要實力的”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2744

2015年11月2日,中國空軍新聞發言人申進科上校表示,根據全軍年度訓練計劃安排,廣州軍區空軍組織了“利劍-2015”實兵演習,檢驗提升部隊實戰能力。這是中國空軍殲-11戰機參加“利劍-2015”實兵演習。 (新華社 範以書/圖)

“希望美方從中美關系大局出發,謹慎對待和處理涉及中方領土主權的重大問題,停止這種錯誤行徑和危險舉動,推動兩國兩軍關系健康穩定發展。”

2015年11月2日,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到訪中國。按照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發言人的話說,“美軍艦南海巡航不在議程單上”,但在大多數人看來,南海問題,肯定是這次訪問繞不過去的彎。

解鈴還須系鈴人,此次到訪的哈里斯被認為是美國此次所謂南海自由航行的始作俑者和推動者,他的到訪能緩解南海的緊張氣氛嗎?

美國人的“邏輯”

這是哈里斯上任太平洋艦隊司令之後,首次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也是其為期6天亞太之行的一部分。來中國之前,他首先訪問了韓國。

就在哈里斯訪問中國當天,美國《華爾街日報》援引五角大樓官員的話稱,美方預計每季度開展兩次所謂的“自由航行”行動,其中一次將進入南沙群島島鏈內部。顯然,美方並未打算放棄其在南海的“自由航行”行動。

這似乎是美國為哈里斯訪問下的註腳。

3日哈里斯重申了類似觀點。據法新社11月3日報道,哈里斯於當日在北京大學斯坦福中心發表致辭時稱,美國在南海地區會在國際法所允許的“一切地方”采取行動。

在南海“自由航行”,美方為何那麽“執著”,這就必須搞清美國人的邏輯。

美國每一項外交和軍事舉動都是有其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入侵伊拉克,轟炸利比亞,全都“有理”,美國軍艦“南海自由行”也是這樣。

盡管美國並未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但是美國卻很願意拿《公約》說事。根據《公約》的解釋,低潮高地是在低潮時四面環水並高於水面但在高潮時沒入水中的自然形成的陸地。如果低潮高地全部與大陸或島嶼的距離超過領海的寬度,則該高地沒有其自己的領海。

在美國看來,美濟礁和渚碧礁以及南薰礁在高潮水位時位於水下,而在低潮時會露出水面,只是低潮高地,《公約》中沒有規定低潮高地上的人工設施可以享有什麽樣的權利,但國際法實踐中,可以擁有500米的安全區。

至於哈里斯談話中的“國際水域”——它被美國頻繁使用,實際上只是美國人造出來的一個詞,海洋法公約中並沒有,沒有法律意義。

在美國人看來,中國在南海島礁的建設給美國人出了一道難題,削弱美軍在該地區的存在,但是在國際法上,確實也挑不出什麽理來。因此,中國在南海島礁上的建設行為,美國除了指責以外,幾乎沒有什麽更好的辦法。在中國南海島礁的建設竣工後,美國才派出一艘服役十多年的老艦,來一趟島礁附近顯示其“航行自由”。但是這種航行看起來徒勞無功。

當然,這只是美國人的邏輯。當美國軍艦進入,世界都感到了這種挑釁的姿態,包括眾多西方媒體。《悉尼先驅晨報》之前評論稱,美國進入中國島礁12海里,是對中國在該地區戰略的挑戰。“華盛頓的說法是,他們只是宣示航行自由,美國在南海島礁爭端上不選邊站,這純粹是詭辯”。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3日表示,美軍艦放著寬闊的國際航道不走,專門繞道中國南沙群島有關島礁鄰近海域耀武揚威,還美其名曰“維護航行自由”?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11月2日,在第二屆“讀懂中國”國際會議上,乙曉光副總參謀長回答嘉賓關於中美兩軍交往的提問時說,美軍軍艦在南海的行為造成雙方海空兵力近距離接觸,這是非常危險的行為,容易發生不測事件,“我認為美方的行動不專業,也不守法。美方的挑釁,違背了中美兩國建立的新型大國關系,希望美方遵守兩國元首達成的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避免類似問題再發生。我順便想說的是,中國政府將采取一切措施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海洋權益。”

“南海自由行”的 始作俑者

太平洋司令部是美國9大聯合作戰司令部之一,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的轄區覆蓋超過50%的世界面積,近60%的世界人口,橫跨50多個國家和地區。

今年5月27日,哈里斯上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這是美軍在亞太地區的最高指揮官,就在其任該部司令前幾天的5月20日,發生了美國海軍P-8A巡邏機高調巡航中國南海島礁事件。從那時起,美方開始妄言派艦機進入中國南海“人工島礁”12海里範圍內通過,哈里斯至少是始作俑者和推動者之一。

哈里斯出生於日本神奈川縣橫須賀市,父親為美國人、母親為日本人。哈里斯曾擔任駐日美國海軍司令副官、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演講撰稿人等職。2013年10月成為首位擔任太平洋艦隊司令的日裔美國人,負責太平洋至印度洋的事務。

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外界眼中的對華強硬派。他頻繁批評中國在南海島礁的建設舉動,“沙子長城”這個詞——意指中國在南沙島礁的人工設施,就是他“發明”的。早在訪華之前,專家就預料,中方肯定會向哈里斯表達美國海軍在南海中方島礁12海里內航行的不滿。

事實也確實如此。中央軍委副主席範長龍11月3日下午會見了哈里斯。範長龍表示,美方派軍艦進入中國南沙群島有關島礁近岸水域,對中方的領土主權和島礁安全構成威脅,極易引發誤解誤判和意外事件,給地區安全帶來新的不穩定因素。中國軍隊將堅決履行職能使命、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希望美方從中美關系大局出發,謹慎對待和處理涉及中方領土主權的重大問題,停止這種錯誤行徑和危險舉動,推動兩國兩軍關系健康穩定發展。”

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同一天會見哈里斯時直言:“美方不顧中方嚴正交涉,專門安排軍艦到我國的南沙群島島礁進行巡航,給我們這次見面帶來了不和諧氛圍,確實很遺憾。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我們捍衛南海主權和海洋權益,決心和意誌是堅定不移的。我們希望通過將軍這次來訪,就有關問題可以好好談一談。”

即便如此,外界認為,和哈里斯談南海,不會有很大突破。哈里斯實際上無權決定美國是否派軍艦巡航南海,這也是哈里斯訪華之前,美方放風“南海不在日程單上”的重要原因吧。

中美的南海議題,會在更高層面上涉及。11月3日,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東盟與美國、韓國、澳大利亞、日本等8國舉行東盟防長擴大會議(“10+8”防長會),中國國防部長常萬全出席。這是美國軍艦闖入中國南海島礁12海里後中美之間軍方高層召開的首次國際軍事會議。

另外,美國總統奧巴馬計劃利用G20峰會和APEC會議的機會舉行習奧會談,相信南海同樣是繞不過去的話題。但是外界認為,即使中美首腦會談得以實現,預計中國也不會接受停止建造人工島的要求,相關討論將再次回到原點。在南海人工島問題上,中美一方單方面的讓步很難想象。

這一切,都是哈里斯無法解決的。

“和中國耍心眼, 是需要實力的。”

2日,美國《防務新聞》網站透露出更多關於中國海軍攔截“拉森”號的細節,“拉森”號幾乎是被中國海軍艦船護航著通過的。美國海軍官員稱,中國海軍的行為專業而謹慎。它們雖然如影隨形,但一直保持安全距離。不過一些民船多次繞著“拉森”號轉圈。

中國未對“拉森”艦采取過於激烈的反制措施,實際上也是基於國際法和國際實踐雙重考慮。

實際上,即便是當初的蘇聯,即便是美方軍艦進入了自己承認的蘇聯領海,也並不是美國軍艦一進入領海,就上去沖撞的。

上世紀80年代,美國海軍艦艇以每年3次的頻率進入黑海,以宣示美海軍艦艇在蘇聯領海享有“無害通過權”。蘇聯首次做出較激烈的反應是1984年,美國驅逐艦在黑海新羅西斯克附近海域進行“航行自由行動”時,一架蘇聯戰機用機炮朝該艦航跡射擊,另一架蘇聯直升機突然降到距離該艦甲板僅有9米的高度。

1986年,美國巡洋艦“約克城”號和驅逐艦“卡隆”號又進入黑海南部克里米亞半島以南巡航,在蘇聯領海內逗留約2小時後才離開。蘇聯海空軍派飛機對美國艦只進行威脅,引起長達數周的外交糾紛。而那次著名的撞擊事件發生在1988年2月12日,“約克城”號和“卡隆”號再次前往黑海執行“航行自由”行動。在經過多次警告無效後,蘇聯艦艇才發起撞擊行動。

按照美國的說法,美國也並未對進入美國領海的中國艦艇采取行動。據CNN之前報道,今年9月4日,五角大樓官員說,“本周在阿拉斯加海岸以外的白令海水域航行的5艘中國軍艦進入了美國領海,但是它們隨後離開了這一水域。”但是戴維斯說,這些軍艦是“合法過境”,它們遵守了國際法。

據稱,這是美軍方首次註意到中國進行這樣的活動。這些軍艦到達這一水域時,美國總統奧巴馬正在對阿拉斯加進行視察。

除了軍事實踐層面的考慮,國際法也是中方采取行動遵循的依據。

其實,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保持現狀,未必不是一個選擇。中國可以一方面對南海島嶼進行主權宣示,另一方面對島礁加強實際控制。對那些試圖騷擾的艦只,酌情進行處置。

中國對美國的挑釁,保持了謹慎克制的態度,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對其他國家的挑釁行為也會保持“謹慎”,在這一點上,美國的盟友也心知肚明。盡管美國曾號召南海諸國和盟友采取類似行動,但至少目前,澳大利亞和日本都已經表態,不會進入中方島礁的12海里區域內。畢竟,和中國耍心眼,是需要實力的。

俄羅斯飛機經常對美國航母編隊做出挑釁性舉動——比如說低空穿越、俯沖、拍照。美國對此歷來保持謹慎,往往只是輕描淡寫,只是派飛機伴飛監視了事。但是上世紀80年代,當利比亞試圖對美國航母這樣做的時候,它們的戰鬥機被迅速擊落。

中國 耍心眼 需要 實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851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