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罪惡之城”拉斯維加斯多管齊下 全力押寶華人旅遊熱

據《日本時報》報道,數十年來,華人一直是拉斯維加斯這座度假走廊的常客。如今,當地官員與開發商打算利用華人迅速增加的財富與亞裔美國人人口的增長,全力討好他們。而從中國內地到拉斯維加斯的直航航班首次進入規劃,另外,“罪惡之城”閃閃發光的天際線在衰退後首批增加的建築物中,將有兩座亞洲主題的賭場。

新的酒店賭場綜合建築物計劃提供米高梅、永利和威尼斯人等度假酒店多年前就開始提供的服務:為客人準備熟悉的食物、提供漢語服務員工以及百家樂等牌桌遊戲。威龍賭場酒店預計今年秋季開張,“拉斯維加斯雲頂中華世界”預計年底開工建設。

按照拉斯維加斯的標準,威龍賭場酒店是一座小型建築物,面積僅為3英畝(約1.2萬平方米)。設有200個酒店房間和2.7萬平方英尺(約2500平方米)的賭場。該賭場主要面向美國國內的華人客戶,客源主要由美國華裔聚居地的華人、加利福尼亞州周末穩定的客流以及太平洋西北海岸與東海岸的遊客組成。

威龍賭場酒店的首席運營官戴夫-雅各比說,招攬華人賭客的大型度假村瞄準的是“超高端賭客”,而普通華人賭客則去針對“美國白人”的普通賭場。

而拉斯維加斯雲頂中華世界是馬來西亞雲頂有限公司在美國市場的又一個大手筆,雲頂有限公司的度假村和賭場遍及世界各地。

拉斯維加斯雲頂中華世界位於賭城大道北端,現在預計2019年3月開業。這座40億美元(約合267億人民幣)的賭場度假村從2013年就開始醞釀,原計劃2016年開業。設計面積88英畝(約35.6萬平方 米),3100個房間、10萬平方英尺(約9300平方米)的賭場,餐館與商店林立。會議中心、熊貓園和4000個座位的電影院——這些計劃在建設初期暫時擱置。

賭場總顧問與政府事務高級副總裁傑拉爾德-加德納表示,雲頂中華世界打算通過在已經熟悉該公司亞洲賭場的華人中間的既有口碑來發展拉斯維加斯業 務。在“罪惡之城”,首要目標客戶為美國國內遊客,因為賭城大道上現在沒有第二家亞洲主題的賭場。但是也有在中國遊客人數大量湧入時吸引他們的計劃。

此前,中國遊客通過洛杉磯、西雅圖和芝加哥等其他交通樞紐入境,然後再到拉斯維加斯。8月4日,中國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正就開設拉斯維加斯與北京直航航班,設法獲得美國的最終批準。預計12月開通這一服務,麥卡倫國際機場每周3天執行這一航班。現在,拉斯維加斯往來亞洲的唯一直航航班是由大韓航空公司經營的首爾線路。

罪惡 之城 拉斯 維加 斯多 齊下 全力 押寶 華人 旅遊熱 旅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890

全城打老虎 東莞罪惡城

1 : GS(14)@2010-10-31 16:26:43

2010-10-28 NM

大陸的毒禍剛被壓下來,東莞又吹起一陣虎禍。

打老虎,在東莞的民工之間成為口頭禪,意思就是老虎機賭博。老虎機如今充斥在東莞街頭巷尾,當地民工正瘋狂沉迷。

控制老虎機的集團,除了有黑幫、當地治安人員外,全市士多店老闆也參與其中。

政府雖然一再嚴打,虎禍卻是愈演愈烈。

民工輸掉整個月工資後,便鋌而走險去犯案,最終使東莞成為全國治安最差、港人聞之色變的罪惡城。

本刊記者走訪東莞,揭露這場影響深遠的虎禍真相。

東莞治安惡名昭彰,不單香港人聞之色變,國內網民亦將之選為全國治安最差城市。

今年初,公安部更擬將東莞列為頭號治安整頓地區,東莞當局在中央壓力下,接連在東莞舉行武裝巡遊,出動武警、特警等「大晒馬」,以圖阻嚇罪犯。東莞市公安局副局長盧偉琪更公開發布私人手機號碼,謂親自接受罪案舉報。

然而,當地治安依然十分惡劣,電單車搶劫黨和扑頭黨橫行,港人遇劫受傷消息也經常見報。

香港中小型企業國際投資交流協進會會長趙志雄便指出,不少在東莞設廠的港商及打工的港人,一談到當地治安皆搖頭嘆氣,趙甚至直言自己若非工作上需要,絕不會到東莞,「東莞的賊出名狠辣,長安一帶更係重災區,連公安都搞唔掂。」

東莞變成罪惡城的原因,就是近兩年在當地大熱的老虎機賭博熱潮,大量民工沉迷其中,不少人輸掉整個月工資後,便走上街頭搶劫。

工廠收工就來賭

全國工廠最多,且外來民工最多的東莞,總人口達一千二百萬,其中民工人數就高達一千多萬。雖然民工入息不高,但每個人千多元的工資加起來也非小數,有黑幫看中這塊肥豬肉,遂以老虎機作引誘,從他們口袋中搾走所有工錢。

當地一名廠商便向記者透露,香港黑幫和勝和及新義安,幾年前已窺探東莞民工市場,他們利用在當地所收o靚仔,逐間士多去要求擺放老虎機,不順從者即拳打腳踢,營運方式亦借用香港五十年代流行的字花檔模式。黑幫要求士多老闆寄放老虎機,並提供「唱錢」服務,以每個月一成利潤作利誘,眼見可以無本生利,大部分士多老闆也樂意合作。

治安隊包庇

該名港商也笑說,現時東莞老虎機熱潮與香港五十年代字花檔並無兩樣。除專呃基層民工的血汗錢外,每當政府有行動要打擊老虎機時,地區的治安隊便與黑幫聯合上演一場「大龍鳳」,即向上湊夠被繳的老虎機及足夠犯人數目後,老虎機生意又照做如儀,因此東莞的虎禍愈打愈熱鬧,「講衰啲,根本同香港華探長年代無分別,呢邊拉人冚檔做場大龍鳳,嗰邊照開檔搵錢,政府個個月都公開焚燒老虎機,結果街邊老虎機反而愈來愈多。」

據知,老虎機的踪影在東莞無處不在,橫瀝、長安、高埗、中堂、常平及莞城等工廠集中區,同時也是老虎機的重災區,幾乎到了五步一家,十步一店的地步。

更有港商指出,這場虎禍的影響,甚至比K毒更厲害,「K毒都係在夜場影響治安,但老虎機影響東莞所有民工,呢班係社會最低層,如果呢班人輸晒錢一亂,情況就比任何事更恐怖。」

晚晚沉迷打老虎

上週一連數天,記者在東莞便親眼目睹老虎機在當地如何氾濫成災。

一到下班時間,便有一大堆民工或蹲或站等候下注。上週四傍晚,記者在東莞橫瀝鎮的一間士多內,就眼見年約廿餘歲的女民工阿玲蹲在老虎機前下注,她一邊入錢一邊咬牙切齒地大叫:「他媽的×,今天玩了這麼多錢都沒中過獎,騙人,食人的老虎呀……」阿玲口中雖然嚷嚷,但還是繼續掏錢出來。

東莞的老虎機無論外形設計及玩法均比澳門的老虎機遜色兼落後,客人投入代幣後,再選擇心水圖案或數字,老虎機的兩組燈光便開始閃亮轉動,最後分別停留在不同圖案和倍數上,如中獎便有代幣吐出來,玩法非常簡單。

不消半小時,阿玲已將百多個代幣消耗盡,心有不甘的她,又再拿出一百元人民幣到櫃面兌換代幣再搏殺,這次,阿玲雖然偶有中過一、二十個的代幣獎賞,但不夠半小時,阿玲又再次耗盡她剛兌換的代幣。前後不到一小時,阿玲已輸掉二百元,差不多是她整個月工資的十分之一。

阿玲哭喪着臉離開,不時還回頭怒視老虎機,她告訴記者,這個星期就輸了差不多二千元,那已超過她一個月的工資。「沒辦法呀,玩一玩,不知不覺就輸了那麼多錢。但我一定要追回來,家鄉老媽還等我寄錢回去養啊。」阿玲說着幾乎哭出了聲,但她說看過工廠有姊妹曾一鋪中幾千元,自己只要再堅持「煲」一個數字下去,就肯定會中的。而工友之間亦流傳「秘笈」,就是長買一個數字或圖案,直至買中獲獎為止。

龐大利益網

在常平開設士多店的李先生向記者透露,老虎機利益網在東莞可謂根深柢固,不少人靠此發財,士多店老闆也只是分一杯羹而已。「表面上主要係黑社會控制,老虎機五成以上利潤歸佢哋,但背後仲有幾成係派俾當地治安隊,甚至乎派出所公安都有人收錢。而士多店老闆就收每個月五百蚊租金,另加一成佣金,每個月最少幾千蚊。」李先生表示,只要小店一開張,便自然有黑幫中人上門「打招呼」,老闆的選擇也只有一個,就是合作。

「試過有人唔願做,轉頭間鋪就俾人搗亂,報警又捉唔到人。」李先生透露,每次省公安廳採取大型掃蕩時,當地治安隊必定收到風,黑幫也會派人叫他們在某個時候暫停營業,又或者老虎機贏了也只是送汽水和香煙等獎品,藉此掩人耳目。眼見老虎機集團的背景得罪不起,自己又有錢落袋,所以幾乎沒有士多店老闆會拒絕合作。

輸錢就去搶

「老虎機猖狂的原因,仲有一個就係刑罰輕,因為唔係咩大案,一般捉到都係罰款了事,但利潤就高得驚人。」李生表示,一台老虎機每月最少殺民工一萬元,全東莞有近十萬台老虎機,當中牽涉的利潤可說是天文數字。

老虎機吸乾民工的月薪後,這些民工便鋌而走險去犯案,以致不少案件偵破後,調查犯案動機時都發現與老虎機有關。去年尾東莞市審訊一幫為數十三人的搶劫賊幫時,其成員便在庭上承認,他們是因賭輸老虎機後,才結夥搶劫及綁架。而今年一月,東莞石碣鎮一名民工更因一晚輸掉一千元,而發狂當場用刀斬死士多店老闆夫婦。

記者在東莞採訪時,一到入黑,便經常見到一些民工三五成群的聚集在街頭,且用不友善眼光打量途經的人。而一些在當地做生意的港商也表示,沒有十個八個人相伴,他們一般夜晚都不敢隨便出街亂走。

為解生活苦悶

廿一歲的阿王來自韶關,目前在東莞金眾電子廠上班,他向記者剖白出自己沉迷老虎機的原因,「我哋月入大約千五蚊,廠內冇任何康樂設施,生活好枯燥,好悶。雖然工廠包食包住,但宿舍內只有一張碌架床及共用嘅廁所,所以一放工及假日,我哋一班工友都鍾意出外逛街,但由於消費高嘅娛樂玩唔起,依家時興打老虎便變咗我哋嘅主要娛樂,好多人為求刺激消磨時間,但結果上咗癮。」他說老虎機既可消磨時間,又可以發一下橫財夢,一元換一個代幣來投入老虎機,在民工眼中是覺得十分抵玩。

「民工以前多到網吧消遣,玩兩個鐘再加點吃喝,大約廿蚊啦,但自從出現老虎機後,大家好似着咗魔咁……」阿王表示,身邊不少工友一出糧便去打老虎,三、四天輸掉整月工資後,便轉移問他或其他工友借錢度日,由於工廠包食宿,所以很多民工打起老虎機時,勢兇夾狼不理後果。

這些年來,他見過不少工友因此欠人一身債,當中有人走去犯案,也有人選擇自殺結束生命。

老虎機公然販賣

東莞政府雖然一直高調宣傳「打虎」,但港商趙志雄表示其成果並不顯著,「唉!其實我哋港商向有關當局投訴咗好多次,根本就有人包庇,就算今日掃走台老虎機,聽日咪又再裝番,根本解決唔到問題。港商對老虎機都好痛恨,搞到工廠員工連食飯時間都走出去打老虎,輸贏都搞到無心機做嘢。唔好彩輸得多嗰啲人仲會走去又偷又搶,所以話老虎機對社會經濟及治安真係百害而無一利。」

雖然政府表明老虎機是非法賭博工具,且經常舉辦燒老虎機大會,但在東莞街頭,卻到處有招紙表示出售老虎機。記者其後聯絡了其中一個老虎機生產商小林在廣州見面,小林駕着寶馬房車接載記者到他的工場參觀,原來老虎機工場隱藏在廣州市橋一條村內的一間石屋,「呢期最發係搞老虎機,你六百蚊買一部機,擺一日已經可以回到本,之後就係純利啦。等我教精你啦,頭一個月,先特登蝕足十萬俾客人,咁樣就吸引大批民工聞風而至,之後將老虎機難度逐步提高,我有客仔一部機就可以月賺四十萬。」小林不斷吹噓,表示向他訂貨的不只東莞,如今連廣州、深圳一帶也開始流行打老虎。

擴散至東莞以外

小林神秘地說,老虎機是可隨意調校難度及中獎機率,更即席示範給記者看。他指出在老虎機背後有一特別按鈕來調校難度,另外輸入特定的密碼也可以改變中獎的機率。

他同時提供更多「必殺技」,包括在月尾出糧期將老虎機難度調高,以殺更多注碼,至月中較少人玩的日子時,又將難度調低,藉此吸引客人來搏一搏。當中獎的「口碑」傳開後,人一多又再將難度調高,周而復始,老虎機變成穩賺不賠的生意。

據知,老虎機熱目前不限於東莞,更向珠三角四周圍輻射擴散出去,甚至遠至廣東省外,凡是有工廠地方便有老虎機,「湖南一帶農民,頭腦簡單,我哋賣低檔貨(老虎機)去嗰邊已經得,東莞因多人玩,所以要最新型號……」小林笑說,老虎機生意好比一個金礦,成千上萬的民工個個月定時定候來「餵老虎」,結果養肥了他們。

面對虎禍橫行,東莞市長李毓全在兩會期間終於承認,打擊老虎機未見成效,「如果老虎機真的有警隊、治安隊成員撐腰,那危害就更加大!」

記者採訪期間,幾乎每日都見治安隊隊員在士多店「打躉」,除了免費吃喝外,自己也加入打老虎機賭博遊戲。

港人北上自保招數

港人北上,若前往治安較差的地方,最好留意以下的自保招數:

1. 最好由香港包車北上來回,如中港的七人車接送服務,單程至東莞,收費約一千至千二元不等。

2. 不要流連自己不熟悉的小街窄巷,盡量行經大街大道及不太僻靜的地方,食飯也選擇酒店內或大酒樓。

3. 不要輕易相信內地穿制服的人士,有懷疑即打110報警求助,若遇上交通意外,可打內地112的交通求助熱線。

4. 在港購買包含內地醫療保障的保險,萬一遇事入院,也可應付內地醫院要求「先付錢,後醫病」。

5. 萬一受傷,深圳有私營救援服務公司,提供以救護車送病人回港的服務,收費約每程五千元人民幣。

6. 入境處有廿四小時熱線1868,協助在外港人,而香港政府在北京的辦事處電話:(8610)6657 2880,及在廣州的辦事處電話:(8620)3891 1220,均向內地的港人提供有關協助。
全城 老虎 東莞 罪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378

紅衞兵受訪懺悔 「瘋狂年代激發罪惡」

1 : GS(14)@2013-06-20 01:45:3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619/18303627
那個瘋狂年代,把人性惡的一面全激發出來了」,「但在任何社會裏,做這些事都是不對的」,早前在《炎黃春秋》雜誌刊登「文革紅衞兵道歉」廣告的劉伯勤,近日接受內地媒體訪問時再次反思當年的荒唐行為。
61歲的劉伯勤(圖)頭髮開始斑白,但尚未年暮,他退休前任山東濟南市文化局文物處處長。據劉回憶,1966年6月初,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後,大中學校學生要求揪鬥本單位的「牛鬼蛇神」和「黑幫」,前者是教師,後者為幹部。
劉就讀的中學黨支部最先拋出六個「牛鬼蛇神」,其中有教導主任李昌義等人,「我曾經打過李主任一巴掌」,當時劉屬於有資格批鬥別人的「紅五類」。
在一次對同校女生抄家時,有人不小心將牆上毛像框摔碎了,結果發現毛像後面藏着32張蔣介石照片,她家成了當然的反革命。
那年劉去北京串聯,回家時發現院子裏貼滿了打倒自己父親的大字報,「紅五類」從此變成抬不起頭的「黑五類」,角色和心態的變化令他開始反思。後來他發憤讀書,文革後考上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
廣東《南方都市報》
2 : Louis(1212)@2013-06-20 09:05:00

真的一個晚上就成為一位名人!
受訪 懺悔 瘋狂 年代 激發 罪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088

罪惡旅館改建露宿者之家居民憂安全抗議

1 : GS(14)@2017-05-13 05:34:05

周三晚上在美國加州聖蓋博市(San Gabriel)第一華人浸信會教堂外眾集了逾百名坦普爾市(Temple City)居民,他們拉起橫額旗幟,抗議非牟利機構Mercy Housing將當地一間汽車旅館Golden Motel改建成退伍軍人及露宿者之家,因附近有多達10間學校,引入露宿者令社區安全成憂。駐洛杉磯記者:張紫茵改建項目地址位於柔之蜜大道6343號,現時為汽車旅館Golden Motel,發展商擬將花1,700萬美元(約1.3億港元)將上址改建成169個單位,租予60個退伍軍人及107個露宿者,並會有員工24小時駐守及閉路電視,對於身心有缺陷的露宿者亦會有特別照顧,例如帶他們去看醫生等。而住客亦會簽署正式租約,並要繳交收入的三分之一為租金。負責此項計劃的Mercy Housing於3月曾舉辦社區會議要通知坦普爾市居民,但只通知選館附近居民,而當地市政府得悉5月31日將會在洛杉磯縣舉辦公眾聽証會時,才將消息發佈到整個社區,結果引起軒然大波。因此,周三Mercy Housing就舉行社區會議「補鑊」,解釋項目來龍去脈並回答公眾咨詢。


附近學校擔憂治安變更差

Mercy Housing副總裁霍爾德(Ed Holder)接受訪問時解釋初衷,他指在聖蓋博谷一帶約有2,700名露宿者,但連同此項目未來3至5年只能提供到300個可負擔房屋解決露宿者問題。而選址在坦普爾市是因為當地處於聖蓋博谷的心臟地帶,鄰近亦有交通工具及商店,非常方便。現時Golden Motel是當地罪惡溫床,過去5年每個月平均發生8至10宗案件包括虐老、毒品、賣淫等問題,既然如此危險,露宿者的問題亦需解決,所以決定在該址建露宿者及退伍軍人之家,一併解決兩個問題。由於改建項目的地址附近有10間中小學,部份學校校譽良好,所以近年吸引到不少華裔家庭搬入社區。不少家長對於改建方案非常反感,怕影響附近社區安全,所以社區會議未開始前,大批華人在教堂外拉起橫額旗幟,由於坦普爾市近半人口為華裔家庭,因此不少家長帶同孩子在門外抗議,不少孩子舉起橫額「請保護我們!」會議期間Mercy Housing的負責人輪流解釋項目,並邀請過去在埃爾蒙特市(El Monte)的退伍軍人之家住客分享。不少在場人士質疑,此項目包括逾百名露宿者,地點上埃爾蒙特市的退伍軍人之家是在兩個警察局旁邊,而新改建項目卻是學校,無論對象或地點都不可相提並論。而有在場人士問到住客的篩選條件時,Mercy Housing更指現時未定準則,令到在場人士嘩然。


居民揚言通過改建就搬家

在場有不少人士表示支持項目,Vicki是住在項目附近的Oak Ave,並負責幫附近鄰居了解項目,她發言時獲得不少掌聲。她事後接受訪問時指,她住在Golden Motel三個街區外已經42年,現時該汽車旅館住的都是釋囚並有2名性罪犯,其中一名曾姦12歲女孩並剛出獄,所以以前孩子在附近讀書都會很擔心。「改建項目的住客都會經過篩選及背景調查,至少會知道誰住在裏面。」當然她亦會擔心有精神病患者入住會危害社區安全,但起碼可以得到照顧,總好過他們在街上晃。另一方面,在教堂門外有大量反對聲音,手持「Stop」標語的何女士表示她住在項目附近,20年前在市中心第5街見過露宿者與狗性交令她一生難忘記,加上露宿者到處便溺極之恐佈,所以她一知道要在家附近建露宿者之家極之反對,近兩星期晚上都睡不好。「我是單親媽媽,家裏有老有少,對這件事我是十分恐懼,覺得要保護家園。」她表示,現時已經在物色房子,如果項目通過,她一定會搬走。


居民意見未被重視

亦有較中立的居民前來獲取更多資訊,Rosa表示會議令她失望,因為Mercy Housing邀請很多退伍軍人來分享佔很多時間,事件利害關係對他們並不重要,而最受影響的當地居民並沒太多機會發言。而改建後雖說會有人員24小時駐守,但經費都是來自政府,11月及2月剛通過的提案就已為安置露宿者籌到一大筆經費,所以頭幾年當然是沒問題,一旦經費被砍,對於24小時服務能否繼續也成疑了。亦有居民認為,既然Golden Motel的問題嚴重,何不直接把它關掉,而要用另一個問題去蓋過原本的問題呢?霍爾德表示,原本在5月31日舉行的公眾聽証會將會申請擱置,相信要推遲到6月或以後時間;期間Mercy Housing會組團帶坦普爾市市民去參觀現時埃爾蒙特的退伍軍人之家,亦會在6月7日舉辦多一場社區會議了解居民意見;而坦普爾市市議會亦會於5月16日晚上7時30分在Live Oak公園舉行居民大會,想了解事件的市民可到場參與表達意見。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513/20020187
罪惡 旅館 改建 露宿 者之 家居 民憂 安全 抗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842

不丹神話是最大的愚蠢和最大的罪惡 周顯

1 : GS(14)@2017-05-22 02:18:50

http://eastweek.my-magazine.me/main/66269
Lelia.周美鳳是我多年的朋友,看她三十年前在亞視的節目,相比起今日的容貌,今日居然是完勝。從來美魔女最多只有凍齡,顏值維持不跌,已經很了不起,她居然愈活愈漂亮,應該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上星期,Lelia在本刊的專欄寫了一篇文章,講旅遊不丹的經歷,和其他人一樣,把不丹描述得有如人間天堂,我認為,這種說法、這種宣傳不但是錯誤的,還是罪惡的,由於我視美女周美鳳為朋友,因此不得不指正出來,也順便正視聽,清事實。

我很簡單地告訴大家,不丹是比朝鮮更加邪惡的地方,之所以大家覺得這是樂土,只因大家對西方的宣傳不加過慮地照單全收,這正是民智愚笨的表現。第一要說的,是不丹的民族和諧,皆因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她進行了一場大規模的種族清洗,把大約二十萬名洛沙姆帕人(Lhotshampa)驅逐出去,並且沒收財產。洛沙姆帕人住在南不丹,說尼泊爾語,移民到不丹已經有一百多年了,本來佔人口兩成。由於信奉佛教的不丹人十分懶惰,國家的基建大部分是這些洛沙姆帕人做的,如今逐其人、奪其產,實在是很愉快的事。

我相信,如果「香港民族」把人口兩成驅逐出本土,並且沒收他們的土地和財產,氣氛也會比今日「和諧」得多。相比起朝鮮,就算是政治迫害,受到迫害的人口,也遠遠不到人口的兩成。因此,我可以說,不丹比朝鮮邪惡得多。

不過,不丹至少有一點和朝鮮是相同的,就是政治的統一性,朝鮮人相信金日成的主體思想,不丹人就非但統一思想,連衣服也要強迫統一穿着不丹的傳統服飾,相比起朝鮮,人民至少還有自由穿着服飾的自由。

有所不知,要人民穿着傳統服飾,在宣傳上十分重要,皆因愚蠢的西人和唐人到這裏旅遊,發現人人統一衣着,宗教氣氛多麼虔誠,原來這個國家還不准破壞自然環境,所以連基建也沒有,人人在大自然裏拉屎,對於遊客來說,這當然是一個仙境了。然後,在宣傳上,大家看到聽到的是,不丹人信奉佛教,不崇尚物質……

噢,這種謊言,居然有人信,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一種宗教,可以令到人民修練到喜歡在山裏拉屎,連抽水馬桶也不想用的呢!如果從這一點去看,不丹也比朝鮮差,因為朝鮮的基建至少比不丹為佳。

為甚麼不丹這麼壞,居然沒有人聽過呢?這固然是因為民智未開,香港人和西人一樣的受到宣傳洗腦所蒙蔽,此外就是不丹和朝鮮一樣,只准旅行團,不開放自由行,遊客緊緊跟隨旅遊路線,當然不會戳破其謊言了。

有讀者可能會問,呀,周顯,你會不會是亂說西遊呀?我會回答,這些根本是基本常識,你只要google search一下,甚至看看維基百科,也有大量有關的文章,大家只是懶惰不去查而已。希望周美鳳和我一起,加入「揭破不丹謊言大聯盟」,這是為了現時尚逗留在不丹邊境的十萬名洛沙姆帕難民的正義!
不丹 神話 最大 愚蠢 罪惡 周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92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