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葛紅林離任成都“京華此際臨危命,巴蜀何日再清流?”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4982

葛紅林(圖中站立者)主政後期,成都弊案連連。有觀點認為,他雖能“獨善其身”,但似乎未盡到與腐敗堅決鬥爭的職責。而相反意見則指出,作為“二把手”的市長,難在人事和反腐領域有所作為,能“獨善其身”已然不易。 (CFP/圖)

葛紅林除出任中鋁公司董事長外,也兼任黨組書記。這意味著他在致力中鋁公司業績發展的同時,還要抓人事、管黨務。這對被認為“缺乏黨務工作經驗”的葛紅林,會是艱難的挑戰。

葛紅林曾對人講過他的一個“特殊習慣”:早上起床開電腦,先搜“成都”,再搜“葛紅林”,“沒有出事”、“沒人罵娘”才上班;晚上睡覺前,再搜一次,一切平安再上床。

58歲的葛紅林,在2014年10月20日,出任央企中國鋁業公司(下稱中鋁公司或中鋁)董事長職務。

葛紅林擔任成都市長11年,任期之久,頗為罕見。他的離任消息,也引起坊間意想不到的熱議。眾多成都政、商、學界人士及普通民眾,紛紛撰文,乃至制詩作賦,以表達對其“不舍”之意。

亦有批評者認為,葛紅林主政後期,成都弊案連連,他雖能“獨善其身”,似乎未盡到與腐敗堅決鬥爭的職責。同時,他接手的中鋁公司,近年來業績虧損嚴重,貪腐不斷,對他更是艱苦的挑戰。

“very smart”的“海歸”博士市長

生於1956年的葛紅林,是江蘇南通人,擁有多年冶金行業的工作經驗。1986年至1991年,他在北京科技大學與加拿大溫莎大學聯合培養博士研究生學習,獲工學博士學位,其中1987年11月至1989年2月在加拿大溫莎大學從事博士論文研究,屬“實打實”的博士和“海歸”人士。

葛紅林的前期工作經驗集中在工業領域,1998年至2001年曾擔任上海寶鋼集團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兼上海寶鋼研究院院長。2001年10月,葛紅林到成都掛職市委副書記,2003年出任市長。

有成都政界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葛紅林的背景履歷,給當時的成都,帶來了“難得的開放、開明意識”。

成都外商投資企業協會秘書長袁昕說,葛紅林出任成都市長以來,每季度開一次外商座談會,“解決各種實際問題”。在任市長11年多,這種會議共舉行了58次,“葛參加了56次;缺席的兩次,一次是在國外出差;一次是在中央黨校學習。”

“現場辦公會”效果頗佳,在外商投資者中名氣響亮,也引得部分城市效仿學習。2013年開始,葛紅林還組織專門針對民營企業家的座談會,也是每季一次。

葛紅林主政期間,到成都投資落戶的世界500強企業增加迅速。截至2013年年底,已達252家,數量連年位於中西部之首。

袁昕曾問一家美國公司董事長,為什麽要到成都投資。該董事長回答:“First,Mr.Ge is very smart(首先,葛紅林先生非常聰明)。”

一張反對票

葛紅林同樣被認為很能和底層民眾打交道。

一位成都市政府官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在2004年至2005年,葛紅林效仿上海市,在成都取消人力三輪車。要砸掉這些體力勞動者的飯碗,市里壓力很大。一度人力三輪車師傅聚集起來,向政府“要飯碗”、“要生存”。

葛紅林推出的配套措施之一是,調動政府的財政和資源能力,解決他們的就業問題,倡導“不挑不揀48小時就業”。他較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緩解了當時成都的交通亂象。

位於成都大邑縣的安仁鎮,有中國最大的民營博物館——建川博物館。該館副館長何新勇告訴南方周末記者,2004年博物館建設期間,一個周末,正在工地忙碌的建築工人看到有幾個陌生人出現在工地上,且沒戴安全帽,於是大聲呵斥,讓他們離開。工地負責人覺得來人有些面熟;再細看,才發現是“葛市長”。

“他(葛市長)從城里跑到幾十公里外的博物館來視察,事先也沒告訴我們。工人呵斥,他也不生氣。”何新勇說。

有長期在葛身邊工作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葛紅林有“微服私訪”的習慣,周末及其他節假日,帶一個秘書、一輛車往鄉下跑,“比如彭州、邛崍這些地方,隨機下車,與當地農民、市民攀談,也不表明身份”。

從2003年到今天,葛紅林任職成都市長11年多,時間之長,在全國“頗為罕見”。

一位成都市人大代表對南方周末記者介紹,2013年3月成都市十六屆人大第一會議上,人大代表改選市政府領導。第三度作為市長候選人的葛紅林,在全部640張選票里,得到639張贊成票,1張反對票。

“他做了近10年的市長,還能以幾乎滿票當選,很難得。會後有代表猜測,那張反對票,是不是他自己投的。”

“同流不合汙”

2012年12月,隨著時任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落馬,成都乃至四川官場多名官員被調查,僅在成都市政府,就有時任副市長孫平、何華章、鄧全忠,時任市長助理陳爭鳴、劉俊林等人案發,幾乎占“小半個市政府”。

不少人為此對葛紅林有所詬病,認為他沒有與腐敗堅決做鬥爭。2012年李春城離任成都市委書記的會上,葛紅林曾稱他與李春城是“面和心也和”。李春城案發後,這些話一度引起非議。

對此,數位成都官員對南方周末記者稱,作為“二把手”的市長,難在人事和反腐領域有所作為,能“獨善其身”已然不易。更何況與葛紅林長期搭檔的李春城同樣能力出眾,也“非常強勢”。

2013年,葛紅林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曾以自辯的態度,說自己“同流不合汙”。

葛紅林身邊一位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前幾年有位臺商大佬到訪四川,四川省主要領導與其會見,時任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市長葛紅林作陪。該大佬對省領導說,“春城、紅林不錯,昨天我飛機誤點了,他們很晚還在機場等我接機,然後又陪我去吃了宵夜。”大佬當時的神情語氣,“就像長輩,表揚對方家孩子一樣”。聽聞此言,李春城笑臉相迎;葛紅林則默然低頭,不予應對。這位工作人員認為,這或許是葛“同流不合汙”心態的寫照。

葛紅林還曾對人講過自己一個“特殊習慣”:早上起床,開電腦上百度,先搜“成都”,再搜“葛紅林”,“沒有出事”、“沒人罵娘”才上班;晚上睡覺前,再搜一次,一切平安再上床。

在2014年10月20日中鋁公司幹部大會上,中組部副部長王京清評價,“紅林同誌作風樸實深入,要求自己嚴格,敢於抵制不正之風和腐敗現象。”

葛紅林接手的中鋁公司,成立於2001年,有下屬公司66家,業務涉及全球20多個國家和地區,並有5家控股子公司實現境內外上市。

2013年,中鋁公司營收454.46億美元,在財富世界500強中排名第227位。不過在光鮮的營收和排名背後,受經濟下行、產能過剩等因素影響,中鋁連續大虧。

中鋁亦弊案連發。2013年11月,時任中鋁副總裁李東光被調查。2014年9月,中鋁公司總經理、中鋁副董事長孫兆學,也因涉嫌嚴重違法違紀,被紀檢部門立案調查。

葛紅林除出任中鋁公司董事長外,也兼任黨組書記。這意味著他在致力中鋁公司業績發展的同時,還要抓人事、管黨務。這對被認為“缺乏黨務工作經驗”的葛紅林,會是艱難的挑戰。

葛紅林離任後,多位成都官方及民間人士為其賦詩送行。其中供職於成都市委宣傳部的一位官員在一首詩中寫道:“十年一座豈自由,也曾貼身記籌謀。京華此際臨危命,巴蜀何日再清流?”

紅林 離任 成都 京華 此際 臨危 巴蜀 何日 清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425

葛紅林的中鋁命題

來源: http://www.eeo.com.cn/2014/1101/268157.shtml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萬曉曉 李超 嚴凱 主政成都十多年的葛紅林馳援中鋁,這在外界看來有些意外。有人公開作詩贈別,其中最有名的一句是“京華此際臨危命,巴蜀何日再清流”。

10月20日下午,中鋁公司的幹部會議上,中組部副部長王京清宣布任命葛紅林為中鋁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尤其指出,葛紅林“創新推動工作能力強,敢於抵制不正之風和腐敗現象”。

今年58歲的葛紅林,連續3屆當選成都市市長。據《南方周末》報道,在第三屆選舉會的640張選票里,獲贊成票639張。在地方主持工作十年後能幾乎全票獲選,這在外界看來很是難得。

這樣的政商輪轉在葛紅林的職業生涯里並不陌生,此前“空降”成都從政時,其也以“城市CEO”自稱,認為主政企業和主政城市某種程度是相通的,一個是實現企業價值最大化,一個是實現社會效益最大化。

不過這一次,葛紅林面臨的問題有些棘手。中鋁旗下的中國鋁業股份(601600)在過去5年累計虧損達118億元。葛紅林到任的第二周,中鋁股份再發財報,前三季度共虧損超過54億元,凈利潤同比下降193%。

對於中鋁新主政者葛紅林來說,面臨最大的問題可能不僅是如何脫掉A股“虧損王“的帽子,帶領中鋁“實現2015年本質脫困”,還有如何消除中鋁人心底的“陰霾”。

馳援

人事任命之後,葛紅林走馬上任。剛剛到任的一周,他在辦公室里接見前來拜訪的國開行、寶鋼、鴻海等合作夥伴之後,雙休日則是去下屬企業調研,第一站選在山西。

為什麽首先調研山西?中鋁一位內部人士認為,一是距離近,周末時間來往方便;二是好幾家下屬鋁公司較為集中在山西,對於一站式了解鋁行業布局有利。也有人認為,或許與被查的孫兆學有關。

一個月前,曾被視作“救火隊長”的中鋁總經理孫兆學,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遭調查,孫曾經在山西鋁廠工作十多年,後來又任中鋁山西分公司總經理等職務。過去一年時間,中鋁公司連續兩名高管涉嫌違紀遭調查,高層的震蕩也給公司未來平添更多不確定性。

10月25日,葛紅林一連跑了中鋁山西分公司等5家公司調研,周日,則到山西華聖鋁業電解鋁和鋁業通道等崗位實地調研,“抓好本質脫困的方案實施,通過短平快項目保證現金流的安全,有限的資金要用在刀刃上,把政治優勢轉化為生產經營優勢,把教育實踐活動的成效轉化為扭虧脫困的成效”,這些是葛紅林著重強調的。山西華聖鋁業是中鋁旗下重點虧損的子公司,2013年虧損1.44億元。

一位中鋁內部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近期葛會多利用雙休日時間,去下屬企業調研,而且事先不會通知”,該位人士說,葛在山西分公司的調研情況在內部通報後,很多下屬企業高管表示,周末不能安排其他事情,得隨時待命。

基層調研是葛紅林在成都做市長時就有的習慣。通常選在周末和節假日,帶著一個秘書下鄉與當地農民、市民攀談,並不表明身份。之前有太多這樣的例子,比如,離成都幾十公里以外的大邑縣安仁鎮,要建設中國最大的民營博物館建川博物館,一個周末,工人看到工地上有幾個陌生人出現,於是要求讓他們離開。

等到工地負責人出來時,才發現是“葛市長”。甚至,葛紅林也多次在一些村落暗訪時,被當地村民認為長得像“葛市長”而被圍觀。

葛紅林到任中鋁之後的第一次幹部大會是以視頻會的方式召開,“這是中鋁第一次以這種方式開會,以前都是讓旗下子公司的幹部到北京來跑一趟”,上述人士說。在他看來,無論誰來當中鋁的“一把手”,中鋁當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脫困、扭虧。畢竟,中鋁公司業務龐大人員眾多,有下屬公司66家,並有5家控股子公司實現境外上市。

這幾年,中鋁公司在前兩任掌門人的手中迅速壯大,目標是成為包含鋁業、銅業、稀土等多金屬礦業公司。2012年,中鋁公司旗下中鋁股份巨虧82.3億元,被稱為A股市場“虧損王”。次年,中鋁股份通過資本運作等手段實現扭虧。然而,在今年上半年,公司再登A股“虧損王”,凈虧損高達41億元,凈利潤同比下降561%。

過去的5年時間,中鋁股份總虧損達到118億元,公司持續地在為本質脫困、轉型升級做努力。

作為中國最大的氧化鋁、原鋁生產商,中鋁股份在這幾年遭遇鋁行業的激烈競爭,生產經營成本壓力加大,行業的產能過剩則加劇公司生存壓力,此外,低碳經濟時代到來,公司發展更是受到環境制約影響。

盡管公司致力於通過運營轉型提升管理、調整產量,開展期貨交易進行套期保值,以對沖現貨交易風險等多重措施,但在機構和投資人眼里,“中國鋁業股份公司主營環境仍面臨較大壓力,對公司來講,經濟結構調整帶來前所未有的困難,對公司基本面發展仍不容樂觀”,信達證券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

10月31日,葛紅林到任的第二周。中國鋁業股份公司再報虧損幅度持續加大,出爐的第三季財報顯示,前三季共計凈虧損超過54億,凈利潤同比下降193%。

今年年初,中鋁公司的前任掌門人熊維平曾提出系列改革措施,試圖讓中鋁整體“在2015年一定要實現本質脫困”,並強調,“絕不能說是經濟周期來了,價格波動了又虧損,這個不叫本質脫困”。如今,這也是擺在葛紅林面前的挑戰。

挑戰

“葛董事長到中鋁現在只有兩周時間,不可能快速拿出操作性的措施,我們認為短期內應該不會出牌”,中鋁公司一位管理層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畢竟,行業產能嚴重過剩的問題,短期內不可能改變,而葛對鋁行業的熟悉也需要一段時間。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看不到希望,是不是換人就一定會有希望,這個還不好說”,該人士表示。在中鋁公司內部看來,中鋁老將熊維平的離任有些意外。

經濟觀察報獲悉,熊維平的離任確實有些突然,“17日熊維平還在香港參加路演,18日剛回到北京就面臨談話,20日周一,組織上便對外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一位中鋁人士表示。

今年1月,熊維平在做困境總結時指出,“一是身處產能過剩的行業無法選擇;二是2012年,中鋁股份重負虧損82.3億元,‘十大虧損戶’的帽子沈甸甸的”。

用熊維平自己的話來說,“我沒有趕上好的市場,這幾年我承受的壓力很大,整個領導班子、各級企業的領導幹部也是一樣”。

中組部副部長王京清在任命會議中表示,“熊維平同誌2000年中鋁公司成立之初就來公司工作,十余年來恪盡職守,為公司的改革發展作出了積極的貢獻。2009年擔任中鋁公司主要領導,面對鋁行業的嚴峻形勢,帶領班子成員和廣大幹部員工在戰略轉型、減虧增效、市場化改革等方面做了大量積極成效的工作。”

在熊維平最初接任中鋁掌門人的2009年,中鋁便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原中鋁一位高管當時曾披露,“2008年至2009年的兩年里,(母公司)中鋁總共虧損達120億元”。

而在此之前,中鋁曾一度風光無限。2007年,中鋁以百億元在雲銅最高價時入主,造就國內有色最大並購案。2008年,中鋁聯合美鋁140.5億美元(其中美鋁出資12億美元),成為鐵礦石巨頭力拓集團最大單一股東,造就中國企業最大一起海外並購。

2010年,中鋁公司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宣布“進一步拓展、完善其旗下業務板塊,形成鋁、銅、稀土、工程項目、貿易、礦產資源、海外業務七大業務板塊”,並且決定,成立中國銅業公司,在這七大業務板塊里著重發展銅業。由此可以看出,中鋁公司開始致力於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

事實上,豐富中鋁的業務單元是在熊維平主政期間中鋁最大的一個變化。多位中鋁內部人士曾告訴經濟觀察報,若不是數年前改變單一鋁業務的戰略,在目前鋁價不斷下跌的背景下,中鋁早就撐不下去了。然而,自2012年鋁價斷崖式跳水之後,中鋁旗下中鋁股份的業績便和另外兩家重虧的央企中國遠洋、中冶並列提及,被扣上了A股“虧損王“的帽子。與此同時,雲銅集團也因“股票案”步入內部整治階段,與其他板塊一樣,並沒有為中鋁形成有力支撐。

造成虧損的原因,在中鋁看來,“除了老企業多人員多,還有身處體制內部,在市場化方面與別人差距大”,主要體現在,“管理人員是否能上能下,員工是否能出能進,員工收入是否能升能降”。據介紹,中鋁公司旗下24萬員工,還有10萬人的離退休人員。

這幾年,中鋁確定了向綜合型礦業公司轉型,開展內部運營管理,並精簡機構。

2013年,除了鋁業之外的其他業務板塊貢獻了43.5億元的利潤,內部運營轉型則為業績提供了26億的支持。為了帶好團隊,熊維平用節省出來的效益的4%-5%獎勵員工。此外,中鋁總部管理人員壓縮30%以上,並且,從西南鋁業公司開始試行市場化改革,市場化選聘一把手,由一把手再提名經營班子。

但屋漏偏遭連夜雨,2013年11月,中鋁公司副總裁李東光因個人原因,接受有關部門調查。今年9月,中紀委監察部在官網發出消息稱,中國黃金集團公司原總經理、現任中鋁公司總經理孫兆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對中鋁來說,到2015年要實現本質脫困,這個目標不會因為一把手換了就改變,扭虧是中鋁目前面臨最重要的目標。其他一些重點戰略也不會改變,比如,繼續推進國企改革,推行員工持股等。”上述中鋁一位管理人員說。

為什麽是葛紅林?

“空降兵”葛紅林要如何帶領中鋁走出困境,完善既有戰略,外界仍將拭目以待。

10月29日,葛紅林主持的中鋁會議上明確提出要努力打造“法治中鋁”,他強調,“要充分認清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既是政治要求也是經濟要求;充分認清依法治企、依法經營是依法治國的重要組成部分”。

由此可以看出,掛帥中鋁之後,葛紅林將會進一步推動公司法治工作與改革發展的深度融合。在強化的重點工作中,他還提到,“重點在資本運作、股權多元化改革、法人治理結構完善、企業轉型升級和國際化經營上加大力度”。

在中鋁目前布局的七大業務板塊里,葛紅林提出,要減少“出血量”和“出血點”,抓好新項目的建設,防止新的“出血點”,並且,謀劃明年的工作計劃,啟動“十三五”規劃,並與企業所在地的規劃銜接。

這樣身份的轉變,在葛紅林的職業生涯里也並不陌生。在2001年空降成都從政之前,葛紅林的職務是上海寶鋼集團董事、副總經理,兼上海寶鋼研究院院長。

葛紅林掛帥中鋁在外界看來看似偶然,實則有必然邏輯。在從政成都之前,葛紅林具備寶鋼這樣大型集團企業的管理經驗,在鋼鐵企業工作19年,且同在冶金系統,同屬資源性企業。正如中組部副部長王京清所說的,“熟悉國有大型企業集團和地方經濟工作,領導經驗豐富”。

長期在企業任職的經歷,曾幫助葛紅林在主政成都期間,尤其註重與企業的對話。“務實、執行力強、善於解決複雜問題”,是外界對於葛紅林的評價。

葛紅林也稱自己是“城市CEO”,他曾總結,從主政企業到主政城市,一個是實現企業價值最大化,一個是實現社會效益最大化,在某種程度上兩者是相通的。

參加過葛紅林在成都的企業座談會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氣氛非常務實,相互交流沒有空話,企業都是直接說問題,談想法,沒有話題禁區”,“不管大的小的,只要是有問題,企業家都喜歡找葛市長撒撒嬌”。

由於出身企業經營,葛紅林也善於理解企業的問題。在其主政十年來,成都的投資環境大幅提高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目前世界500強企業中,已有252家落戶成都,居西部之首。此外,葛紅林還致力於將成都打造成一座“世界田園城市”。

經濟觀察報記者曾在 2012年隨美國GE公司出席創新中心落戶成都的活動,當時,葛紅林作為成都市市長歡迎GE公司董事長傑夫·伊梅爾特,雙方脫稿演講的風趣幽默給在場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葛紅林對傑夫·伊梅爾特說,“我原以為當市長的第二三年就能看見你,沒想到等了九年,但仍說明GE是家非常具有遠見的企業。”傑夫·伊梅爾特回應稱,大家都知道“葛”的拼音就是GE,葛市長也就是GE市長,回美國後希望設一天“葛公司”,這樣就和成都結下永久之緣。

葛紅林在關鍵時刻的決斷力也令人印象深刻。四川汶川地震當天晚上,成都亦有強烈震感,驚慌失措的市民集聚街頭,不敢回家。為安撫民心,葛紅林決定自行發表一個電視講話。2008年5月12日20:26,葛紅林出現在電視上,明確告知市民“除危房外,當晚市民都可以進室內正常休息”。

對於這個大膽且有些冒險的電視決定,葛紅林在之後對媒體表示,“那個時候做不做決定、做什麽樣的決定,完全取決於我,真要出了事,我是準備掉腦袋的”。

在中鋁的幹部大會上,中組部副部長王京清對葛紅林做了如此評價:“葛紅林同誌作風樸實深入,要求自己嚴格,敢於抵制不正之風和腐敗現象”。有長期觀察成都政壇的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這句話顯然是有所指”。

“領導幹部要行得正、站得直,才能做到履職盡責,敢於擔當”,履新中鋁之後,葛紅林強調,“要深刻總結身邊發生的違紀違法案例,汲取教訓,為中鋁扭虧脫困提供作風和紀律保障”。

 

紅林 中鋁 命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378

葛紅林的中鋁扭虧元年:公司各個板塊不得虧損

來源: http://www.eeo.com.cn/2015/0308/273335.shtml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超 馳援中鋁4個多月,葛紅林的白頭發多了很多。4個多月前,這位鋼鐵系統出身的研究型高管主政成都10多年。回歸商界之後,全國人大代表,中鋁董事長葛紅林向經濟觀察網記者坦言,“管理一座城市和管理一個企業角色完全不一樣,對企業來說,每一步都涉及到生與死的問題”。

葛紅林的壓力來自於中鋁的業績。此前,中鋁旗下上市公司中國鋁業(601600.SH)發布業績預告,2014年全年預虧163億元,此次虧損規模也一舉打破了國內A股上市公司的虧損紀錄。

在入主中鋁的最初,葛紅林忙於在各地分公司調研了解情況,但對於有行業研究背景的他來說,這並不是什麽複雜的問題。此後,葛紅林開始為了完成中鋁2015年本質脫困努力,在入主中鋁的幹部大會上,葛紅林亦承諾,“將努力完成這個目標”。

這意味著,2015年將成為葛紅林帶領中鋁扭虧的元年。

沒有讓人等太久,葛紅林很快拿出了自己的藥方。根據經濟觀察報此前的報道,在中鋁2015年幹部大會上,對於2015年的結構調整計劃,葛紅林形象地用“加、減、乘、除”四則運算形容。

具體來說,做加法,堅持做強做優做精主業,加快培育新的增長點;做減法,淘汰落後,處置不良資產,止住“出血點”,減少“出血量”;做乘法,把創新驅動作為扭虧脫困和轉型升級的新引擎;做除法,做大分子,做小分母,提高勞動生產率和資本回報率。

葛紅林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今年中鋁的業績一定會有大幅度的改善,我已經要求今年各個板塊不得虧損。”按照葛紅林的要求,從2015年開始,下屬子公司將按月按季完成經營目標,並逐月聽取板塊扭虧脫困進展情況的回報。

實際上,葛紅林對鋁業的現狀和發展方向有著清醒的認識。“目前,電解鋁確實存在過剩,但高端應用還是欠缺,以鋁代鋼是一個重要的方向。”葛紅林分析,“區分開來看,在移動物體中,以鋁代鋼肯定是一個趨勢,如軌道交通,包括一些新材料等;而靜物中,鋁的應用也在加強,關鍵是要做好鋁的深加工。”其中,“以鋁節木、以鋁代鋼、以鋁代銅等使鋁的應用領域不斷擴展”也是一個重要的方向。”

除了改進管理和加強技術創新,全球化的視野定位也是葛紅林主政中鋁提出的發展思路,特別是對中鋁來說,近些年的發展也一直飽受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波動等因素的影響。“搞經濟要立足經濟全球化,一定要放到全球,要註意全球礦產資源的勘探和開發。”葛紅林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中鋁的發展不僅僅在中國,包括生產要素的配置等都要放眼全球。”

“經濟危機來臨時,企業要堅持,比的是誰最後倒下。”葛紅林最後說道,“當處於經濟恢複期時,企業要找準路子,比的是誰最先站起來。”

紅林 中鋁 扭虧 元年 公司 各個 板塊 不得 虧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489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