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它賣糕餅提貨券 賣到在港上市

2012-02-27  TCW




開麵包店,賣還沒出爐的未來麵 包,居然也成為中國長三角區的麵包王!

二月二十三日,台資背景的克莉絲汀國際,在香港完成首次公開募股(IPO),成為首家在港股掛牌的連 鎖麵包店。這個由來自苗栗的客家人羅田安,一九九三年在上海創立的烘焙品牌,前七年僅開出十七家店,但後頭的十來年,卻呈跳躍式成長。

截至 去年底為止,該品牌在上海、杭州、南京共有八百九十八家門市,營收規模估達人民幣十三億元(約合新台幣六十一億元),獲利可望突破人民幣億元,在全中國烘 焙市場,排名僅次本地品牌好利來。等比級數成長的秘訣,從上市前公開說明書的「流動負債」一欄,可以窺得。

搶團購訂單占逾五成營收,轉虧為 盈

財報顯示,克莉絲汀五成三營收,來自兌換月餅等商品提貨券的銷售收入;未兌換的提貨券累計金額,註記為「流動負債」,為人民幣九億一千萬 元(約合新台幣四十三億元)。

也就是說,克莉絲汀是靠賣未來的麵包在賺錢。

「可見,克莉絲汀主要業務收入,是靠販售提貨 券,」富蘭德林諮詢公司總經理劉芳榮說。和八十五度C不同,羅田安並非靠賣店頭麵包收現金,建立起事業版圖,而是發行具金融商品性質的有價證券,「比起中 信、富邦,克莉絲汀可說是在中國金融操作能力最好的台商。」

在中國消費市場,商家發行提貨券,克莉絲汀不是唯一。不過,一九九九年開始發行 月餅券,因此讓克莉絲汀由虧轉盈的羅田安,卻把這套向消費者融資的技術,發揮得最淋漓盡致。

同是台商烘焙業者的向陽坊董事長黃俊凱指出,克 莉絲汀最成功的地方,是經營中國零售業的團購市場,這塊市場主要是由企業提供員工福利和客戶送禮需求,所構成的禮品經濟市場。

中國禮品產業 研究院估算,中國禮品市場的年需求總額約達人民幣八千億元,克莉絲汀鎖定的,是占其中三分之一的企業團體禮品需求,尤其是員工人數上萬的大型國企採購窗 口,克莉絲汀扎根甚深,是八成以上提貨券的銷售對象,「他(指羅田安)等於靠運籌國企資金,進行快速擴張。」台灣服務業發展協會秘書長李培芬說。

但, 要搶團購訂單,就要提供動輒定價六、七折的低價。因此,烘焙業一般會把兌換券的銷售收入占比,控制在三成以內。克莉絲汀發行兌換券的金額之高,讓黃俊凱直 呼「嚇死人!」

有規模優勢近九百家門市,方便兌換

同業不認為可行的獲利模式,羅田安憑什麼敢玩?

綿密的門市, 加上自動化生產的中央工廠,建立規模優勢,是羅田安持續滾動現金流的配套。目前總數近九百家門市,克莉絲汀開在社區的拐角店即占九成五。

南 僑(中國)董事總經理陳正文分析,社區店提供商品兌換便利性,地鐵門市搶人流眼球,給人到處都有店的印象,加上氣派旗艦店營造高端品牌形象,是克莉絲汀提 貨券,廣為企業接受的前提。

因此,儘管口味上難和現烤的麵包店競爭,但克莉絲汀卻在全中國烘焙業最競爭的長三角,建立難被超越的門檻。接下 來,羅田安也不打算改變先金流、再搶人流,靠中央工廠供貨的戰略布局。

根據公開說明書,這回掛牌募得的資金(依發行價估計,約新台幣十五億 元),其中各四成,將分別用來擴大南京等五處中央工廠產能,以及未來兩年再增三百個門市據點。

「這樣靠企業端客戶,驅動的大型零售生意,是 台灣麵包店老闆很難想像的商業模式,」李培芬分析。

未來考驗多中國控管嚴,恐限縮發行

但,流通在外高達人民幣九億元的未兌換 提貨券,一旦消費者出現大量兌換需求,如何控管服務品質,則是克莉絲汀要面對的主要經營風險之一,特別是中國官方,近來對商品提貨券控管趨嚴,未來若限縮 商品券發行,亦考驗其門市經營能力。過去,就曾發生無法立即滿足消費者兌換需求的糾紛。劉芳榮認為,克莉絲汀賣券業務大於烘焙本業,並非健康的成長模式。

安 侯建業執業會計師陳振乾指出,財報上的這九億元流動負債,屬未進帳營收,排除法規因素,克莉絲汀成功推動會計帳上的 「客戶忠誠度計畫」,如同地產行業,預售屋階段就把現金收進來的建商最厲害。

羅田安早年在台灣,就是敢靠千萬元資本玩幾十億元推案的建商, 打的是大算盤,他常說「克莉絲汀不僅貨通天下,更是匯通天下,」後者指的就是發行提貨券,在他的大型保母座車上,擺的正是講述晉商錢莊票號的DVD連續 劇。

可以說,羅田安的烘焙霸業,除靠麵糰發酵的麵包,更是「麵包與愛情」隱喻中,象徵白花花銀兩的那塊麵包。


它賣 糕餅 提貨 賣到 到在 在港 上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620

不盲目增據點.佳德維持品牌不墜的專注力 靠一款商品 小糕餅店年營收七億

2014-02-10  TWM
 
 

 

一家糕餅店可以只靠一款商品,創造一年七億元營收。

這則台灣糕餅業的新傳奇,要從一位十三歲少年離家百里吃苦學藝說起……。

撰文‧梁任瑋 攝影‧林育緯寒冬清晨六點,戶外天光依舊幽暗,六十二歲、個頭不高的陳堂彭已經起了個大早,來到店面二樓的廚房,逐一預熱十幾台大烤箱,為一天要出爐的第一輪鳳梨酥做準備。這位穿著燙得平整的淡藍色襯衫、動作一絲不苟的阿伯,不只是店裡資深的老師傅,也是這家年營收七億元糕餅的大老闆。「要領導師傅,我不比他們更投入怎麼行?」陳堂彭笑說。

儘管已經是數十億元身家的富豪,佳德糕餅老闆陳堂彭依然十年如一日,每天早上六點起床,並親自站在第一線。和他同輩「出師」的師傅多半已經退休了,但陳堂彭依然謹記五十年前隻身離家百里學藝的誓言,這條路要堅毅、沉穩地走下去。

七點半,位於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上的佳德糕餅,準時開門營業,鄰近許多店面依然鐵門深鎖,但排隊搶購鳳梨酥的顧客已魚貫上門。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天天佔滿整個騎樓的長長排隊人龍,更成為當地的一大奇觀。

雖然是一家傳統老店,依舊有穿著窄管褲、造形新潮的年輕國外觀光客駐足,全都是為了買鳳梨酥。「他們的鳳梨酥都是當日現做現賣,熱騰騰的拿來送禮最有面子。」一早來買六盒鳳梨酥,準備送給長輩的廖小姐說。

不可思議的是,這家沒有其他分店,也不追求時尚包裝行銷的老派糕餅店,近八年稱霸台灣鳳梨酥產業,一家店就創造一年賣出二千五百萬個、營收七億元的奇蹟。

走進店裡,寬敞的麵包架上只賣鳳梨酥一種商品,儘管工作人員已用最熟練的動作迅速結帳,但室內近百坪的空間還是擠滿人潮。陳堂彭說,「進入年節旺季,十幾台烤箱全部拿來烤鳳梨酥都不夠用,原本口碑也不錯的吐司麵包,只好先暫停銷售。」也許,佳德糕餅的銷售奇蹟,並沒有什麼大學問,依靠的只是陳堂彭那種紮紮實實工作的老台灣人精神;認分與惜緣。只要看到任何一點微小的機會,都會使盡全力,做到最好。

為扛家計 南下當學徒

在被燙傷無數次之後??終於出師在苗栗縣苑裡鎮出生長大的陳堂彭,靠父親出海捕魚養活一家,但討海的日子畢竟是看天吃飯,漁獲量不穩定時,一家五個小孩都靠母親辛苦編草蓆賺錢度日,但看著鄰居哥哥們出外工作,帶回很多麵包、糕餅,於是對這種沒見過的商品,產生了興趣;因此,身為長子的陳堂彭,小學畢業後就主動要求當學徒,以減輕家裡負擔,並期盼能早日習得一技之長,養活自己和改善家境。

「雖然捨不得離開媽媽身邊,還是含淚告別故鄉。」六○年代,陳堂彭隻身來到彰化縣二水的「合興珍餅行」當麵包學徒,月薪台幣一百元。五十年前,台灣烘焙業的烤爐還是靠木柴當柴火,師傅要判斷餅烤到什麼程度,都是直接伸手進入爐內感受溫度,工作環境既悶熱又危險。「麵包師傅在廚房都只穿一條短褲,肚皮、手臂常常被烤爐的支架燙傷。」陳堂彭捲起襯衫,指著手臂上褪色的疤痕回憶說。

烘焙業是生產期高度集中的行業,好日子都擠在那幾天,每到節日,糕餅店一次要製作近千個中式漢餅,對當時還是孩子的陳堂彭來說,壓力之大,讓他一想到訂單就害怕。「早年根本沒有攪拌機器,我們都是用手去攪拌麵粉、餡料,幾天做下來,手磨破皮是常有的事。」學徒生涯雖然辛苦,但也練就陳堂彭一身好技藝,製作麵包、蛋糕、漢餅、糖果的每項技術,都打得非常紮實,也讓他興起上台北打拚的念頭。

當時台北的電子工廠多,輪班工人加班都要吃麵包,每家麵包店的生意都非常好,因此十八歲出師的陳堂彭隻身北上找機會;原本以為自己在合興珍能夠熬過來,在台北的麵包店也一定沒問題,「沒想到工作環境比二水還辛苦,一天要出三次麵包,凌晨就要起床上工,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才能休息。」剛北上謀職的陳堂彭,先待在台北景美一家小麵包店,後來有機會進入萬華的「麗華餅店」,這段日子是他認為人生最幸福的歲月之一,「可以早上七點起床,偶爾還有機會跟著同事一起去圓環逛街,很滿足。」當時陳堂彭和幾位同事在心中發誓,以後有能力,一定要開一家像亞都飯店一樣有冷氣的麵包店,「在這種店做到死也甘願。」陳堂彭後來到新北市永和冠生園麵包店當師傅,當時永和路上就有三十多家麵包店,冠生園因為有陳堂彭加持,生意最好;後來他當兵退伍,又轉至台北市行天宮附近的蓮花麵包店當師傅,陳堂彭走到哪兒,總會帶動那家麵包店的生意,這讓他對烘焙業充滿自信。

充滿自信 創業當老闆

屢次淹水、又遇疫情 營收直落二十六歲那年,陳堂彭靠著母親省吃儉用存下的五十萬元,以及自己工作多年的積蓄,在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底、麥帥橋下開設了自己的麵包店:佳德麵包店。

當時,陳堂彭看好地段熱鬧,附近電子公司下班的人潮多,開店生意一定不用擔心。不過,擁有一身好手藝的陳堂彭,卻並未受老天爺眷顧,「店面才裝潢好,就遇到颱風淹水,心血都付諸流水。」他回想起創業的艱辛,口氣裡難掩無奈。

因為請不起店員和師傅,陳堂彭只好請媽媽幫忙站前台,兩位弟弟就跟著他一起負責後場;但當時鳳梨酥並非佳德的人氣商品,賣最多的是生日蛋糕。為了增加營收,還兼賣香菸、奶粉,並替華國飯店代工蛋糕,「我什麼都做,但沒有一項突出。」陳堂彭坦言,早年佳德產品線太多,又找不到明星商品,經營得很沒有效率,又很耗體力,利潤也無法拉高。

開店前期的二十七年,佳德麵包店因地勢低窪,遭遇大大小小颱風,共淹水十三次,損失最嚴重的一次是二○○一年九月的納莉颱風,「我的店面淹水一七○公分高,積水兩、三天退不掉,所有機器設備都遭殃。」風災過後,陳堂彭與太太林月英含淚把泡過水的機器清理乾淨,沒想到清完後還是無法使用,這次打擊更讓陳堂彭一度心生放棄的念頭,很想把店收掉。

○二年,陳堂彭將佳德搬遷到現在的門市,但新店開幕沒多久,又遇上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爆發,糕餅禮盒生意一落千丈,只剩社區型的麵包生意可做。「雖然只是五十、一百元的生意,但一定要撐過這段日子。」陳堂彭不斷鼓勵自己,等待翻身的機會,「只要挺得下去,危機就會變轉機」。

○六年,台北市糕餅公會舉辦第一屆台北鳳梨酥文化節,陳堂彭抱著背水一戰的心情參賽。他累積三十多年的功力,在那次比賽終於找到了機會展現,也讓他勇奪原味鳳梨酥金賞獎第一名,那年他已經五十四歲了。

得獎的殊榮,讓佳德的鳳梨酥名氣一夕打開,生意門庭若市,也將陳堂彭的人生推向創業以來的巔峰;但○九年農曆春節前夕,佳德突然拉下鐵門關店三天,一度嚇壞了客戶。

「當時訂單超接,小姐根本不知道工廠已經生產不出來,為了如期交貨,我只好先忍痛暫停門市生意,加緊趕工。」陳堂彭苦笑,這是過去他從未經歷過的狀況。

訂單超接 關門三天趕工客人上門卻買不到 他決定把流程電腦化「砰砰砰、砰砰砰……。」他印象很深,當時不少觀光客專程到店裡買鳳梨酥,卻發現店面緊閉,客人頻敲鐵門的聲音,就像一把重槌敲打他的內心,讓陳堂彭決定要將所有作業流程融入電腦系統中;如此一來,每天新增的訂單、收帳清清楚楚,連帶使師傅每天要生產多少數量的糕餅,也有遵循的依據。

在佳德的工廠裡,有一張泛黃的照片貼在員工進出最醒目的位置,那是多年前一位客戶訂了幾百盒鳳梨酥宅配,最後卻不認帳退回來的畫面。林月英把堆得像一座小山丘的鳳梨酥拍下來,不僅提醒員工,也警惕自己要控管好生產流程,避免再發生嚴重的損失。

不過,要讓一家過去家庭式經營的麵包店轉型為完全e化的烘焙食品業者,陳堂彭不諱言,過程中失敗很多次,也繳了非常多學費,現在還在測試中;但為了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伴手禮品牌維繫下去,他必須想辦法給客人更方便的服務。

問陳堂彭為何不開連鎖店與中央工廠,把市場擴大?但開業近四十年的經驗告訴他,「永遠要在最壞的打算下,做最好的準備。」因為看了不少知名烘焙業者因為盲目擴張據點,最終慘遭滑鐵盧、被市場淘汰,讓陳堂彭很堅持採單一店面經營;儘管這幾年有很多家百貨公司捧著合約書,邀請佳德設櫃展店,但都被他回絕了。

目前想買佳德的產品,除了現場購買,國內市場只有在重大節日與便利商店、百貨公司配合預購,陳堂彭為的就是將佳德經營風險降到最低;海外市場已開放電子商務訂單,但只限中國與香港。林月英不好意思地說,「國外觀光客親自到店裡來買,就是我們最好的送貨員,光是這樣,我們生意就已經做不完了。」事實上,「關店事件」讓陳堂彭體會到,「當生意很好的時候,會讓你陷入盲目的陷阱,這個時候反而要懂得停止。」他說,佳德鳳梨酥剛開始暴紅的時候,也曾沒日沒夜地加班生產;但為了業績拚命工作,卻導致產品品質下降,所以他開始推掉訂單,要求員工下午六點半一定要下班。「明天還有明天的工作要做,做麵包這行一定要很專注,不維持正常作息、好的體力不會走得久。」在採訪中,他不斷強調專注這件事的重要性。

陳堂彭這輩子都將心力投入烘焙,顧守著他用心血打造出來的王國。他略帶靦腆地說,「我一生沒出過幾次國,這幾年才懂得帶老婆出國走走,現在也慢慢交棒給兒子、女兒,一個管內場,一個負責業務。」不過,即使出門旅行,陳堂彭的心思還是專注美食,隨時隨地在想有什麼特別好的食材,可以回去融入鳳梨酥內,開發出新的口味。「競爭者前仆後繼進入市場,佳德能在台灣鳳梨酥業獨佔鼇頭,陳老闆專注在研發口味絕對是關鍵。」○六年負責主辦第一屆台北鳳梨酥文化節比賽的台北市糕餅公會名譽理事長張國榮說。

十年來消費者的口味已經大幅改變。「然而,佳德研發出的九種鳳梨酥口味,品質都維持得很好。」張國榮指出,佳德的鳳梨酥不論口感、材料都跟上潮流,蔓越莓鳳梨酥,更在○七年創意鳳梨酥賽榮獲金選獎第一名。

造成風潮 同業跟進模仿使用相同餡料 卻做不出相同口感與味道隨著佳德的口碑愈做愈大,不少烘焙業者也不斷探聽佳德鳳梨酥好吃的祕訣與食材來源。陳堂彭打趣地說,佳德的烤箱都是向中部電機公司購買,雖然價格比較高,但故障率很低又耐操;有一陣子,吸引不少烘焙業者跟進購買,一度造成市場上大缺貨。

據瞭解,佳德鳳梨酥的餡料,是採用北台灣最大果醬供應商「盛記食品」拌炒的訂製品。這家在台北市辛亥路上的老店,早年即以冬瓜、鳳梨餡料聞名,一桶二十公斤約一千八百元;不少業者甚至向盛記指名,要買和佳德一樣的配方,但回去加工都無法做出相同的口感與味道。

陳堂彭說,「別小看佳德的鳳梨酥,外觀與一般鳳梨酥無異,我們是用成本較高的紐西蘭進口奶油與奶粉,並調整餡料與餅皮比例,口感自然比較酥脆香甜。」「人生是一個排隊的過程,成功沒有捷徑。」二十六歲開店的陳堂彭說,這個隊伍他已經排了近四十年,很幸運地,終於被他等到成功了。五十年前隻身離家百里吃苦學藝的那個十三歲少年,應該萬萬沒有想到,憑著當年的誓言,他終於靠著一股堅忍卓絕的毅力,絕處逢生,並寫下一頁台灣糕餅業的新傳奇。

佳德糕餅

成立:1975年

資本額:200萬元

負責人:林月英

主要業務:烘焙業

據點:1家

陳堂彭

出生:1952年

現職:佳德糕餅創辦人

經歷:合興珍餅行、麗華餅店師傅

學歷:小學

家庭:已婚,育有二子一女一年一棟標的物累積逾25億房地產鳳梨酥天王的台北市獵地術搭上鳳梨酥產業大爆發商機,佳德糕餅老闆陳堂彭,這幾年不僅創造一年7億元的驚人營業額,其實,他也是台北市房地產投資大戶。

「賣鳳梨酥、買大樓」,陳堂彭將賺來的大筆現金,全部轉而購買精華地段店面收租。根據《今週刊》調查,自2009年開始,陳堂彭夫婦先鎖定自己熟悉的區域,買下佳德糕餅店附近、南京東路五段的三角窗店面。

隨著佳德營業額愈來愈高,老闆娘林月英開始進軍忠孝東路四段東區店面一級戰區,以三億多元買下如今租給知名芒果冰ICE MONSTER的店面(圖)。2011年,她更買下台北車站旁漢口街一段整棟商務旅館「名邑旅店」,實力絲毫不輸台北市知名投資客劉媽媽。

幾乎「一年買一棟標的物」的林月英,去年又以總價逾兩億元,買下南京東路二段、近建國北路口的「東南旅行社」店面。陳堂彭說,他喜歡買大馬路邊、捷運站旁的店面,因為人潮較多,不怕租不出去;未來也可以作為佳德開分店的據點,因此他特別在乎地段的優劣。

此外,佳德因為鳳梨酥訂單逐年快速成長,原本一樓作店面、二至四樓當工廠的室內空間,早已不敷使用;這幾年林月英也陸續再買下佳德本店後面巷子相連的五間店面,作為物流包裝工廠。初估,隨著這幾年台灣房地產景氣大好,這幾筆房地產市值逾25億元,稱陳家為台北市房產大戶,一點也不為過。

取得

時間 地址 市價

(億元) 承租房客

2004年 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兩戶各1至4樓 4 佳德糕餅門市2009年 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1、2樓 5 屈臣氏藥妝店2010年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1、2樓 6 ICE MONSTER 2011年 中正區漢口街一段整棟 7 名邑旅店2013年 中山區南京東路二段1樓 3東南旅行社2013年 南京東路66巷5樓 1 佳德糕餅倉庫

 
盲目 據點 德維 品牌 不墜 墜的 的專 專註 註力 靠一 一款 商品 糕餅 店年 年營 營收 收七 七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08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