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日外長釣魚島爭端以來首次會談 中方稱見不見只是形式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3790

日本, 安倍晉三, 釣魚島, 樸槿惠,安倍晉三

(上圖攝於去年10月APEC會議期間。左半部分來自美聯社,為韓國總統樸槿惠會見習近平。右半部分來自《朝鮮日報》,為樸槿惠會見安倍晉三。)

當地時間本周六晚,中日兩國外長自2012年釣魚島爭端以來首次會談,雙方均未透露此次緬甸會談的內容。此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被媒體問及中日關系前景時稱,“見或不見都是個形式。關鍵是(日本)有沒有意願改善和中國的關系。”

日本外務大臣岸田文雄會談後表示,雙方“用了很長時間,慢慢談話,坦率地交換了意見。”他還說,希望借此契機推動中日關系改善。

自2012年9月日本內閣決定“國有化”釣魚島以來,中日關系陷入僵局。2012年12月上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又於2013年12月參拜靖國神社,引起中方強烈抗議。

安倍上臺以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還一直未與他舉行正式會談。約一個月前,日本領導人也曾兩次公開表示,希望與中方高層會晤。中方堅持,日方要采取端正態度的實際行動。

今年7月9日,日本內閣二號人物——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APEC非正式會議期間中日會議期間舉行中日首腦會晤是很自然的事。參拜靖國神社是心靈問題,釣魚島是日本領土,不存在不滿足某種條件就不舉行首腦會晤的做法。

兩天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對上述菅義偉言論回應稱,日方有關表態是企圖把傷害中國人民感情、損害中國主權的苦果強加於中方,中方決不接受。秦剛用以下說法表明中方態度:

當下中國有一句流行的話:非誠勿擾。日方如不端正態度,不采取實際行動,中日關系的改善就無從談起。

7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在今年11月北京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22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尋求能與習近平會晤。

華爾街見聞當時的文章提到,去年APEC會議期間,安倍也向中韓兩國發出過類似邀請,均遭到拒絕。今年中國繼續“冷”回應日本的會晤喊話也體現出,中日關系的罅隙有多深。

該文章援引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長李薇的觀點認為,中日關系現狀令人擔憂,現在歷史問題和釣魚島問題疊加,兩國關系是1972年恢複邦交正常化以來最不理想的狀態。

李薇認為,目前中日不會開戰,因為靠戰爭不能解決問題。決定中日關系的關鍵不是、也不應是釣魚島問題,而是中日各自的發展方向和道路。

中日 外長 釣魚島 釣魚 爭端 以來 首次 會談 中方 稱見 不見 只是 形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605

被告稱見屋中無人 偷走存摺

1 : GS(14)@2012-07-25 12:04:0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725/16544709
被告吳雅倫(53歲)否認於前年11月9日在馬鞍山井頭村謀殺獨居長者鄧路來(74歲)。被告昨在高等法院繼續自辯稱,他於前年11月8日入村探望姓盧朋友,摸門釘後想小便,路過死者住所時想借用廁所。他行至鄧宅大門外,見鐵閘沒關上,叫喊亦無人回應,遂自行入屋。
被告見到茶几上放有三本銀行存摺,頓起貪念,見廁所及睡房無人,遂入廚房打開雪櫃取出一包檸檬茶飲。他邊飲邊揭開存摺,發現死者有逾百萬元存款,存摺夾着死者身份證。被告四周張望後,將存摺放入袋帶離現場,估計逗留屋內約30秒。
戴假髮到銀行 三次冒簽不獲接納
離開鄧宅後,被告兩度因遇見認識的村民而掉頭行。他隨後分別到旺角女人街及鴨寮街買假髮和紫外線燈,接着到公廁戴上假髮,並在廁格內用紫外線燈照出存摺上死者的簽名樣式,再到荔枝角道的滙豐銀行冒充死者,試圖提走18萬元。
被告指,職員見提款單上的簽名與紀錄有差別,兩度要求他加簽,「佢話(簽名)唔啱,我好驚㗎嘛,我話後面好多人排隊,唔好阻住人」。
被告取回身份證及存摺後行到一旁,伺機離開,返回前女友的住所。他當晚趁前女友睡覺,帶存摺及紫外線燈入廁所練習死者簽署,「簽熟咗我就瞓覺」。被問及為何在鄧宅取檸檬茶,被告解釋是為了假扮等人,「好奇怪,無端端走入人哋屋企,事主返嚟見到你揸住包嘢,只會覺得我係等人」。案件編號: HCCC414/11
2 : GS(14)@2012-08-01 11:20:0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801/16565368
身形肥胖、留有鬍子的被告吳雅倫(53歲),自17歲起犯法,有多項盜竊及爆竊案底。今次的謀殺罪指他於前年11月9日,在馬鞍山井頭村謀殺原居民鄧路來(74歲)。死者是被告的前包租公,被告於92年跟女友林燕搬入井頭村的自置物業同居,後來向獨居的死者租屋,讓另一女友蕭佩斯入住;雖然在同一條村有兩頭住家,但林對被告「租屋藏嬌」並不知情。多情的被告更於08年在香港認識了女黑工鄭小女,在同年結婚;林和蕭因得悉婚事提出分手,被告之後轉到江西南昌市跟鄭生活。
控方指被告知悉死者生活簡樸、身家豐厚,在村內擁有六個單位,一個自住,其餘出租,因而萌生謀財念頭;但要從死者的銀行戶口提款需出示身份證,加上死者認識自己,被告謀財同時必須殺人滅口來自保。
扮老人提走60萬

前年11月初,被告花逾10小時坐車搭船,由南昌市到達鄰近珠海的桂山島;11月6日,他坐快艇到大嶼山東涌上岸,避開入境處耳目,兩日後利用蕭的個人八達通到井頭村「踩線」,11月9日用硬物猛擊死者頭部致死。翌日,被告戴上漁夫帽及手持枴杖喬裝老人,到銀行提走死者60萬元存款,11日沿水路秘密返桂山島。
被告離港前將23萬元藏於蕭的住所,並指示她將其中20萬元滙款至兩個內地銀行戶口,其中一個戶口屬於內地妻子鄭小女;當日陪同蕭往滙款的,竟是昔日鬧不和的情敵林燕。被告留港期間住在蕭家,家中還有蕭替他所生兒子,但被告在庭上卻拒認是生父,反指蕭「有少少低能」、曾在夜總會任職兼多次墮胎,多年來他只是出於助人之心而經濟援助她兩母子。
看似完美的殺人計劃,卻因被告在案發現場的雪櫃留下一個掌印,加上閉路電視拍下他喬裝到銀行提款,成為有力罪證;警方在井頭村調查期間,曾向村民展示被告喬裝老人的照片,有村民認出相中人正是被告。警方順藤摸瓜下尋獲蕭,查出被告曾借用她的八達通往井頭村犯案,罪證逐一浮現。去年2月,內地公安將被告移交港警,他當時仍力撑有不在場證據,其妻隨後持雙程證來港,結果被警方拘控洗黑錢罪。律政司終基於證據不足,決定「放生」她。
案件編號: HCCC414/11
被告 稱見 見屋 屋中 無人 偷走 存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47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