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洪災推高硬盤價格

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5082.html

經濟全球化的直接後果便是世界範圍內的產業分工,如今的產業鏈生產已經擴展到了國家層面,諸如印度的軟件、中國的低端製造業、中國台灣省的半導體等等。全球化雖然使得產品成本下降,但是帶來的風險卻難以預料。

 

在日本地震之後,泰國洪災再次衝擊TMT領域。2011年泰國遭受「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洪災肆虐,除了對當地造成經濟損失,泰國一些主要工業區 也受到波及,其中IT、汽車等產業供應鏈首當其衝,逾千家廠房受災關閉。為此,全球IT供應鏈受到嚴重衝擊,我國國內的硬盤價格近兩週來瘋狂飆漲,便是最 直接的反映。

泰國是全球第二大硬盤製造國,佔全球產能的40%左右。世界四大硬盤廠商如西部數據、希捷、東芝以及日立均在泰國設有工廠。在洪水的影響下,儘管希 捷、三星的工廠沒有受到洪災的直接破壞,但是由於電力供應、物流受到洪災影響,加上眾多配套廠商在洪災中受損,產能也受到了衝擊。西部數據發佈聲明稱,工 廠恢復生產需要半年時間。特別需要注意的是第一大硬盤廠商西部數據在泰國的產能更是佔其全部產能的60%。

由於泰國洪災的影響,全球所有個人電腦製造商都在承受痛苦,企業規模越小承受痛苦越大,而這種痛苦短期內便會經由市場價格分攤到每一個消費者身上。

洪災之後,國內硬盤「漲聲一片」。以目前市場主流的1TB硬盤為例,西部數據在洪災前的價格約為300元,洪災之後報價440元,近期報價560 元,短短數日漲幅高達87%。另一主要品牌希捷的報價從290元左右漲至565元。日立、東芝等主要品牌漲價幅度也大致相同。整體來看,容量在500G及 以上的主流品牌硬盤價格漲幅均在70%以上,市場需求少的小容量硬盤也漲價20%~30%不等。

分析泰國洪災對全球硬盤驅動器(HDD)/PC發貨量的影響,發現短期內難以緩解。估計受影響的發貨量在2011年三季度、四季度、2012年一季 度、二季度分別為1.76億台、1.30億台、1.50億台和1.70億台。這表明2011~2012年僅存在2%-3%的供應缺口,但未來3~6個月卻 隱含著更嚴重的HDD/PC短缺風險,這是因為四季度/2012年一季度HDD需求可能急劇上升,而且當前形勢無改善跡象。由此可以看出,這波漲價潮主要 受「跟風」因素影響,在西數等受災廠商的硬盤價格上漲之後,其他品牌也趁機漲價。

硬盤的緊張已經蔓延到了PC生產商。據報導, IT硬件廠商聯想集團公開表示,受泰國洪災導致供應鏈中斷影響,預計公司硬盤驅動器供應緊張的狀況將持續至明年第一季度。聯想集團稱,目前公司可以充分滿 足市場對其所有產品的預期需求,但該公司預計供應吃緊現象將在近期開始顯現。

洪災 推高 硬盤 價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09

硬盤維修市場四大怪象

http://www.zjscdb.com/detail.php?newsid=66658


「用了多年的120G日立牌移動硬盤突然罷工,這些年來精心保存的大量珍貴資料一瞬間都不見了!」在杭州工作的小李找到導報記者時顯得焦頭爛額,因為硬盤已過保修期,根據三包規定,日立售後拒絕更換新硬盤,恢複數據的要求更被拒絕,除非交500元錢。
「500元,這比當初新硬盤價格還要貴!可若不接受,等於自動放棄保存多年的珍貴資料!」小李為此氣憤,「手裡拿著確確實實來自日立的產品,當初購買 前商家百般推薦,攜帶如何方便、性能如何穩定,但出現故障後,商家態度,就像這與他們沒有一點關係,硬盤成了一塊廢鐵。」
「他們說,這是業內行規,不管哪個品牌、哪個維修機構,價格都一樣。」小李不信,在市場內跑了一圈,發現500元收費不算最貴,還有的要價1000元。
小李無奈了,「如今IT市場太亂,這些商家太不負責任,硬盤突然損壞,不能排除其本身的質量問題,如因質量問題導致消費者巨大損失,他們有不可推卸的 責任,但他們竟做甩手掌櫃,甚至還乘火打劫,看你著急,宰你一刀。還動不動就『整個行業都一樣』,這樣的潛規則,生生將IT新興產業變成一個血淋淋的屠宰 場!」
硬盤商家為何不願承擔數據恢復工作?硬盤業內到底有多亂?到底有多少潛規則等著宰消費者一刀?2月21日,導報記者以消費者維修壞盤的身份對此一探究竟。

    怪象1:甩手掌櫃
    我們只賣硬盤,不恢複數據
  「電腦兩年保修期,硬盤是電腦的一個部分,保修期也一樣。」「什麼?保修期內硬盤壞了?經公司檢測,可以換一個新硬盤。」「要恢複 數據?那你只能找其他恢複數據的地方。要麼,付費。」在頤高數碼1005號商舖,主銷華碩電腦的杭州萬聯電子有限公司銷售員蘭寧告訴導報記者,華碩和其他 電腦品牌以及希捷、西數等國際硬盤生產大鱷都一樣,只賣產品,不恢複數據!
為驗證其說法,導報記者走訪了惠普、聯想、SONY、神舟等知名電腦品牌銷售商,得到的回答與蘭寧一致。在全球硬盤巨頭西數官網,導報記者確實未找到 硬盤損壞,廠家負責恢複數據的條款。而其合作夥伴上海韓新電腦科技有限公司工程師告訴導報記者,不管保內保外,恢複數據一律都要收費。
為什麼賣出產品後,各大廠商和經銷商就當起了「甩手掌櫃」?難道是數據修復的技術不夠成熟?
「硬盤在保修期內就壞掉,說明質量有問題,質量問題導致硬盤損壞、資料丟失,廠家是有責任的。光換新盤不解決問題。」對於導報記者的提問,蘭寧的一名同事過來幫腔,「三包規定只說包修、包換等,沒說還要恢複數據。商家能承諾換一個新的已經很好了。」
百腦匯另一曾在陽光聯想服務站工作多年的維修人員不屑地說,「硬盤只是廠家給消費者存儲數據的,就像買一隻包,總不能包裡東西丟了,就找包廠的麻煩。 而硬盤一般不容易出故障,很大的可能是使用不當,敲擊、放置時力量過大等。即便不是這樣,就算壞盤迴收到硬盤廠,損壞是誰的責任也很難檢測。」
從事電腦維修多年的小張並不否認目前數據修復的技術已經比較成熟,只是開盤維修等對環境、設備有嚴格要求,比如無菌無塵,髒東西掉到硬盤芯片上就會導致無法修復。
「這一整套設備成本並不低。」此外,一些數據龐大的恢復工作可能讓工作人員連日守在機器前,熬夜也在所難免。而且,一旦斷電,數據恢復工作就前功盡棄。如此耗費精力,硬盤廠家寧可選擇替消費者更換一塊新硬盤,而不是承諾恢複數據。
但精通電腦的朱靜對此說法頗不認可,「作為一家專業的硬盤或電腦廠商,購買全套設備、安排人力負責恢複數據以及斷電等,都不應該是難題。如今,數據恢 復機構林立,有的規模很小。如需大量資金購買專業設備,並不是這些小機構能承受的。而斷電,作為用電如此重要的工作,應不難想出保證用電的方法。」

    怪象2:「留髮不留頭,留頭不留髮」
    未過保壞盤,新盤、數據只能二選一
  明亡,清兵入關,為征服千萬漢民,在全國頒佈留頭不留髮「剃頭令」,引起漢民強烈反抗。可如今,保修期內硬盤損壞,讓消費者產生同樣的感觸。
「保修期內硬盤損壞,要麼換新盤,售後維修處收回壞盤,壞盤連數據一起丟失;要麼恢複數據,開盤維修後,售後維修處不提供新盤。」對導報記者既想換新 盤又想由售後維修處免費恢複數據的請求,教工路百腦匯1D03銷售惠普電腦產品的昝騰飛回答,「換新盤還是恢複數據,二者只能選其一。業內都一樣,魚和熊 掌不可兼得。」
為什麼呢?昝騰飛解釋,根據IT產品三包規定,硬盤損壞頂多更換新盤,沒說要恢複數據。惠普和其他IT品牌一樣,硬盤不一定是自己廠家生產,而是來自 希捷、西數等硬件生產廠商。根據三包規定,惠普售後維修處接到不能修理的壞盤,會承諾換一個新盤,但新盤同樣來自希捷、西數等硬盤廠商。在這些廠家,要以 壞硬盤才能換得一個新盤,壞盤是他們更換新盤的依據。
「而壞盤換新盤的條件是沒有人為損壞,若硬盤被拆開修理,硬盤廠商就不能判斷硬盤是本身質量問題還是人為損壞。」因此,一經拆盤,不管是自然損壞還是人為損壞,硬盤廠商都拒絕換新盤。
因此,面對硬盤突然損壞,是要換新盤,放棄數據,還是拆盤恢複數據,放棄換新盤,就成為消費者必須要做出的選擇。
「『留髮不留頭,留頭不留髮』,要腦袋不要民族氣節,還是要頭髮不要命?孕婦難產,母與子只能保其一,選母親還是選孩子?這與換新盤還是要數據,是差 不多的選擇題。」同樣遭遇硬盤突然損壞的孫小姐說,這讓人很為難,這些商家雖已執行IT三包規定更換新品,但硬盤與其他產品不一樣,消費者購買的是硬盤儲 存數據的特殊功能,如該功能喪失,廠家應負責更換,而壞盤裡的數據是屬於硬盤使用者,即便換新盤,也要把屬於使用者的數據資料完璧歸趙。

    怪象3:價格亂局
    看消費者情況開價,著急者被乘火打劫
  「硬盤壞了,恢復是可以的。開盤維修至少要1000元以上,也可能要2000多元。且數據量大的話更貴。普通故障通過軟件恢復,不用開盤,價格在400、500元左右。」蘭寧說。
銷售聯想電腦的杭州天業計算機有限公司銷售經理蘇杭則說,修復不是那麼容易的,有些商家可以事先約定,恢復情況滿意多少費用,不滿意多少費用。如果清 晰地知道硬盤中數據的保存方位,也可選擇恢復一部分數據,因全部恢復價格更貴,起碼上千,二三千元也很正常。沒什麼重要資料,放棄修復就是。
根據蘇杭指定的聯想門店定點維修商、位於頤高數碼4060號房間的杭州漢庭科技有限公司的牆上,導報記者看到一塊明碼標價的價格牌:台式機不開盤 200元、開盤600元。這是導報記者問價的五六家商家中開價最低的一家。「能恢復多少就恢復多少,不能保證全部恢復。」該店舖一名工作人員表示。
數據恢復價格為何這麼高?收費有何依據?接受採訪的多家電腦品牌促銷員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數據恢復不是那麼容易的。硬盤就像一張光盤,磁頭讀盤可以讀出使用者想要的數據,但如故障或外力等原因導致磁頭過重接觸盤面,把盤面劃傷,那這個硬 盤就會損壞。而恢複數據時,這道劃傷處本來存在的數據很可能無法讀出。」頤高數碼售賣SONY產品的1007號商舖促銷員如此猜測。
其另一名同事則說,一般選擇恢複數據的消費者,硬盤裡一定有重要資料,有些十分值錢。看著消費者焦急的樣子,開價可能就要水漲船高,動不動幾千的話,都可以買大半台電腦了,很有乘火打劫、趁人之危的味道。
「價格高是有原因的。把壞盤恢復出來的數據,需要一塊新盤容納。新盤價格從400元到上千不等。此外還要考慮設備、人員等經營成本。一千多元的價格比較正常。」小張如是告訴導報記者。
不過朱靜依然對小張說法有疑義,不一定要買新硬盤,去年世界第二大硬盤生產國泰國洪水,國內硬盤價格上漲55%左右,買光盤拷數據也是一樣的。比如, 如果投訴者小李硬盤120G容量儲存全滿,一張最普通的DVD刻錄盤容量4.7G,價格2元左右,花費60元購買30張光盤就可解決。而且,用光盤儲存資 料對他以後使用資料並沒有大的不便。

    怪象4:壞盤成新生財之道
    每名銷售者都接維修業務,但自己並不修,定點的無塵無菌維修店大門洞開
  「恢複數據,我們這裡可以呀!」在導報記者採訪的聯想、SONY、華碩、惠普等電腦品牌銷售門店,沒有一名促銷員拒絕壞盤數據修復。但實際上,他們自己的門店只賣電腦等產品,而不提供恢複數據服務。
那為何每個銷售員都爽快承接數據恢復業務?對此,昝騰飛坦白,「壞盤並不是自己恢復,恢複數據要求無菌無塵環境,要拿到我們品牌定點維修廠去修。」他還表示,如果選擇將硬盤修復業務交給他,他可以想辦法免費提供一塊新硬盤。
但在採訪中,導報記者發現,不少硬盤並不是如促銷員們所說,拿到品牌售後進行恢復,而是隨便找一家維修店修復。
「一樓賣電腦,二、三樓賣電腦部件,四樓就有很多維修點啊,他們就可以恢複數據!」蘭寧如是告訴導報記者。
而蘇杭指定的聯想門店定點維修商,正是在頤高數碼的四樓。
在4060號房間,導報記者看到,牆角有一隻2米高、1米寬的長方體鐵盒子。據工作人員介紹,這就是無菌無塵修復設備。但讓人疑惑的是,導報記者分明 看到,這個所謂無塵無菌設備的玻璃門竟呈敞開狀態,裡面放著壘得很高的一摞硬盤。而且,連房間大門也是一直敞開 (在百腦匯地下一樓,導報記者看到一家較為正規的連鎖數據修復機構,發現其出入修復室的門有好幾道,並且工程師走出,門隨即關閉)。
這如何做到無菌無塵?這會不會也是一家皮包公司,只不過跟那些促銷員一樣,是正規數據修復機構的中間商?若能將業務介紹給正規機構,消費者僅是多付一 些錢而已。若憑這樣的條件,它也大膽開展數據恢復工作,因技術、設備原因導致硬盤修復失敗,然後堂而皇之告訴消費者:硬盤數據無法修復。那麼,不懂數據修 復知識的消費者只能吃啞巴虧了。

硬盤 維修 市場 四大 怪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88

碟中諜:美國國家安全局將竊聽軟件植入硬盤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422

nsa-Tor

美國國家安全局找到了將監聽軟件藏匿在你硬盤里的辦法。這樣,它就可以監聽世界上大多數的電腦。

“卡巴斯基實驗室”工作人員發現了一種間諜軟件。該軟件可以藏匿在任何一個“西部數據”、“希捷”、“東芝”及其它生產商的硬盤驅動器中。

工作人員已在30個國家發現了被該監聽程序感染的電腦。最經常被該病毒感染的國家依次為伊朗,俄羅斯,巴基斯坦、阿富汗、中國、馬里、敘利亞、也門和阿爾及利亞等國。受到監聽的目標往往是政府和軍事機構、電信公司、銀行、能源行業、媒體和伊斯蘭共和國激進分子。

卡巴斯基並未指出這些惡意軟件來自何方,但暗示來源於美國政府有關。該公司指出,這些惡意軟件使用的漏洞與美國軍方的信息戰病毒Stuxnet類似,甚至還直接使用了後者的代碼模塊。此外,大部分的惡意軟件感染發生在美國政府開展間諜活動的國家,例如伊朗、巴基斯坦和俄羅斯。

美國國家安全局發言人Vanee Vines表示,該機構已經註意到了卡巴斯基報告,對此不予置評。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碟中諜 美國 國家 安全局 安全 竊聽 軟件 植入 硬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822

硬盤市場下滑,希捷痛苦轉型

全球資本市場的運轉瞬息萬變,尤其是在科技領域。

希捷集團(Seagate)(下稱“希捷”)日前宣布關閉蘇州工廠,消息一出,一時沸沸揚揚。但對業內來說,這也在意料之中。由於全球市場對筆記本、PC和企業級硬盤需求明顯下降,去年夏天,希捷就已經表示將進行重組,在全球範圍裁員6500人,這相當於公司員工人數的14%。希捷表示正在尋求全球的業務整合。

痛苦的轉型

希捷此前透露,公司準備從2017財年中稅前撥款1.64億美元用於重組計劃。希捷關閉的蘇州工廠是其中國兩家工廠中較大的一家,2004年投入運營,占地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生產多種硬盤產品。不過希捷稅務和國際業務副總裁麥克·士摩表示,無錫工廠依然是希捷全球供應鏈至關重要的一環。

盡管硬盤技術持續時間比很多行業觀察者預計的要更加持久,但是隨著雲存儲的發展,硬盤最終的變化趨勢是朝著無形發展。這對於PC硬盤生產而言是巨大的挑戰。不管是希捷還是競爭對手西部數據(West Digital),在近期財報的盈利和營收中都已經反映出它們的掙紮。西部數據去年進行了自救,斥資190億美元收購了閃存領域巨頭閃迪(SanDisk),擴大了資產配置的種類,彌補自己產品線的不足。

希捷在閃存領域的競爭明顯弱於對手。SSD(Solid State Drive,固態硬盤)已經成為硬盤存儲領域的核心,閃迪的SSD技術能夠幫助西部數據提供更為全面的存儲服務。研究機構Gartner半導體行業分析師盛海陵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希捷也想在閃存領域進行收購,但是沒有合適的對象,現在只能和韓國的海力士(Hynix)合作。”

從股價表現來看,過去一年西部數據的股價上漲29%,而希捷的股價僅上漲13%。

另一方面,希捷也在積極尋求業務突破,從傳統的PC行業轉向固態硬盤存儲市場,比如用於蘋果iPhone和平板電腦中的閃存。盛海陵告訴第一財經記者,SSD和HDD(Hard Disc Drive,傳統硬盤)混合使用是數據中心的趨勢。“SSD負責高速讀取同時大量並發的數據,HDD負責不經常讀取的大量數據,這樣能夠實現合理的成本和性能的平衡。”盛海陵表示。

成立於1979年的希捷一直服務於企業級服務器、電腦PC、數碼攝像機和遊戲手柄的存儲設備。即使是在PC領域發生天翻地覆的今天,希捷仍然占據著市場的一席之地。公司的雲計算業務正在呈現指數級的增長,其雲計算技術依賴於遠程服務器網絡,能夠存儲、管理和處理數據,而不僅僅局限於本地服務器和PC。

在截至去年9月30日的財年中,希捷雲計算業務的營收同比增長25%。希捷還在尋求創新,希望把其現有的硬盤設備整合到雲計算業務中。比如希捷和亞馬遜共同開發了一款外掛的硬盤,這個硬盤上的內容能夠被自動複制到亞馬遜的硬盤上。這種以實體硬盤作為備份,並且結合亞馬遜延伸的雲基礎設施受到業內良好的反饋。

國際反避稅趨嚴

在希捷關閉蘇州工廠的同時,江蘇國稅對希捷開出的14億元天價罰單成為輿論的焦點。對此,ACCA(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會員、上海四達會計師事務所稅務合夥人李兆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利用當前複雜的國際稅收系統進行‘合法避稅’是跨國企業通行的做法,但現在各國政府采取的反避稅措施越來越嚴厲,尤其是2014年G20會議提出國際稅收改革提議之後。”

國際上對於跨國公司的避稅打擊,最著名的案例就是去年8月,歐盟對蘋果公司在愛爾蘭的“避稅”開出130億美元的天價罰單。同樣,法國政府去年5月也在兩天之內連續對谷歌和麥當勞查賬。法新社報道稱,這些企業通過在不同國家分部間進行收入轉移,搭起一張複雜的金融操作網,以享受極低的稅率,這種“最優化交稅”的做法已引發公憤。

不過希捷關廠是否就是因為江蘇國稅開出的罰單?李兆嬰表示:“盡管14億元的罰單是至今中國開出的金額最大的反避稅罰單,但是國際企業做出一個商業決定時,包括業務生產線的調整,要考量綜合因素,稅務方面的安排可能是其中的一個,肯定不是全部。”他還稱,從希捷保留無錫工廠就能看出,公司並非不滿中國稅務的處罰而關閉蘇州工廠,因為無錫和蘇州同處江蘇省,希捷和中國簽訂的APA協議同樣有效。

李兆嬰說:“稅務問題成為跨國公司敏感的話題,也是社會輿論關註的焦點,這與近期的熱點事件有關。”去年12月,中國企業家曹德旺因投資美國吐槽中國企業稅費負擔重,引起社會對於中國稅負問題的大討論。當時曹德旺提到,在他創業的第一天到現在,有據可查的財務統計為繳納127億元的稅款。

 

硬盤 市場 下滑 希捷 痛苦 轉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741

忆捷:移动硬盘行业的山寨凤凰

1 : GS(14)@2010-12-10 17:46:04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1209/172674.html

    周世卷回忆,忆捷很早就跟当当、京东等电子商务平台合作,“刚开始出货量很小,但现在已很可观。”目前,忆捷的出货量保持了每年100%的增长。
               
         
   2005年,生于1981年的周世卷刚大学毕业,在深圳华强北做着一份收入不高的工作,他的潮州老乡周汉亮则在哥哥的柜台帮忙打理生意。某一天,两个年轻人聊天时提出了一个异想天开的计划:做一个移动硬盘的自有品牌。
  生于1983年的周汉亮,当时已在华强北摸爬滚打多年,对IT产品的制造、销售和渠道非常熟悉,早想干一番事业,因此虽然哥哥强烈反对,担心他走了以后柜台无人照看,但他还是从家里借了一笔钱就跟周世卷开始创业。
  他们给自己的产品取名“忆捷”,但要找代工企业并不容易。“那时候我们都是20刚出头的年轻人,很多代工厂看我们那么年轻,而且订单不大,根本不理会我们。”周世卷告诉《创业家》,经过不懈的努力,最后终于有一家台湾电子代工企业愿意接他们的单子。
  刚开始,周汉亮和周世卷立足于让忆捷成为渠道品牌,决定给足渠道商利润,渠道商有利可图就会发挥强大的市场推力。为了维持新公司的运转,忆捷当时还做了一些移动硬盘著名品牌的代理。
  很快,忆捷的出货量开始迅速提升,一个月能有好几千台。这时周汉亮开始计划自己做生产,因为“每次台湾电子代工厂给我们做的单子都要从香港绕一圈才能回来”。虽然渠道走货赚了一些钱,但忆捷当时还没有那么大的实力自己做设计、备料和组装,于是他们委托台湾电子代工厂做方案设计,把材料都准备好,忆捷只需完成最后一道组装即可。
  周世卷负责的市场推广工作也对忆捷品牌贡献不少。“在太平洋、泡泡网、IT168等专业IT媒体上有不少关于移动硬盘发展趋势的文章,大部分都是我们写的。”谈起这个,周世卷有点得意,这些文章表面看起来都很客观,但字里行间会提及忆捷,传播效果极佳,“最开始我们每年只有几十万元的推广费用,但却能营造出铺天盖地的广告效果。” 忆捷的品牌拉力开始显现。
  两个年轻人思维不受限制,敢于利用一切新手段打造忆捷品牌。周世卷回忆,忆捷很早就跟当当、京东等电子商务平台合作,“刚开始出货量很小,但现在已很可观。”目前,忆捷的出货量保持了每年100%的增长。2008年,忆捷的出货量已成为国产移动硬盘品牌的第三名,仅次于联想和爱国者。2009年更是一举超过爱国者,成为第二名。周世卷说,爱国者、纽曼等原来移动硬盘业务做得很好的公司已经把业务重心转移到手机、数码相机等领域,而忆捷一直专注于移动硬盘,所以成长迅猛。
  忆捷自己的工厂也随着业务量的扩大而发展。目前,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独立的方案开发和设计团队,也能接国际知名品牌如惠普的代工订单了。
  现在,周汉亮的生意已超过了他哥哥,他和周世卷还经常参加包括清华大学EMBA在内的企业培训,希望能通过学习提升自己,在市场上走得更远。
  深圳市忆捷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周汉亮 周世卷
  成立时间:2007年2月
  所在地区:深圳
  主营业务:数码产品、存储器
  2009年销售收入:超过1亿元
  2009年毛利率 :10%左右
憶捷 移動 硬盤 行業 山寨 鳳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99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