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小敗局】擴張失敗,皮武靈交出康駿會館控股權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08/147569.html

i黑馬:外表光鮮的公司背後可能隱藏著巨大的危機。今年5月,上海最大的足療連鎖公司康駿會館請來了汪峰、李玟等明星助陣成立10周年慶典,然而到了9月底,公司卻因為擴張太快瀕臨破產,進而重組,創始人皮武靈則失去了控股權。這幾個月里究竟發生了什麽,服務行業的公司如何避免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危機?

“康駿還我們血汗錢!”
 
2014年10月4日,康駿會館的上千名一線員工拉著橫幅,在上海市政府門前聚集維權。事件驚動了警方,將近兩三百人被當場帶走。

而就在前一天,媒體報道了康駿倒閉的消息。“拖欠員工工資上千萬”、“涉嫌會員卡圈錢”、“老板卷款潛逃”等字眼,沖擊著人們的眼球,讓事件受到廣泛關註。

成立於2004年的康駿是上海有名的足浴養生連鎖企業,在上海兩千多家足浴保健企業中,康駿占有第一份額,除了在全國擁有上百家門店外,旗下還有商學院和培訓學校。

就在企業倒閉的負面效益被逐漸放大時,康駿發布公告辟謠,稱公司的資金危機只是暫時的,董事長皮武靈沒有跑路,正在努力解決問題。

企業倒閉,老板跑路已屢見不鮮。積極應對,承擔責任也是企業家的本分,不足為奇。康駿事件的真正價值在於,提供了一個機會,來記錄企業家在企業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的真實狀態。

另一個價值則是,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導致康駿出現危機的原因,可以成為中國草莽企業家失敗的一個註腳。康駿身上不被理解的經營和管理邏輯,也同樣存在於其他的民營企業身上。

救命錢沒了

“你還想拖到什麽時候?!”

“都已經兩個月沒發工資了,你叫我們怎麽活?!”

“公司沒錢了,你有錢啊,你這麽個大老板,我就不信你一分錢都拿不出來!”

天鑰橋店的員工們把皮武靈圍在中間,越說越憤怒。皮武靈的助理眼見勢頭不對,趕緊躲到一旁撥通了報警電話。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推了皮武靈一把,於是人群一下子找到了新的宣泄途徑,紛紛湧上來,把皮武靈緊緊抱住。皮武靈只能一面掙紮,一面往外跑。好不容易跑到大街上,員工也跟著追了過來。這個時候一輛警車開過來停下,門一開,皮武靈就快步鉆了進去……

員工憤怒是有原因的。皮武靈承諾的補發工資的時間一推再推,先是15號,後來又是23號,到了25號,員工還是沒有拿到錢。這期間一直有員工在罷工。為了安撫員工,9月25日,皮武靈到多家罷工的門店走訪,試圖說服員工再給他一些時間。

在天鑰橋店遭遇了“圍攻”,皮武靈這才意識到,拿不出錢來發工資,說什麽都沒有用。他終於決定暫時擱置和員工的溝通。

可是內憂還沒解決,外患又起。罷工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坊間開始出現康駿倒閉的傳言。甚至有人在天涯發帖稱,康駿資金鏈出了嚴重問題,皮武靈拖欠員工工資超過千萬元,已經卷款外逃。

局面開始失控。皮武靈面臨著兩大難題,一個是員工的情緒,一個是資金。而問題的難解之處在於,這兩個難題互成因果。一方面,沒有資金解決工資問題就無法安撫員工,另一方面員工情緒不穩,不斷反彈也會影響投資人的信心。

康駿在此之前曾跟一家基金簽訂合約,預計9月5日之前會有一筆將近五千萬元的資金進賬,但因為某些原因,這筆錢遲遲沒有到位。後來,康駿員工罷工的消息傳出,這家基金公司幹脆就爽約了。

五千萬元的融資泡湯後,康駿向另一家深圳的基金公司發出求救信號。因為雙方已經合作多年,所以這家基金公司答應先拿出兩千四百萬元給康駿救急。但兩千四百萬元畢竟不是小數目,在打款之前,對方準備派代表到上海對康駿遭遇的危機做一個摸底。

這樣一來,事情又有了變數。

此前,在跟這家基金公司的合作過程中,康駿一直出具的都是比較光鮮的報表。可是這一次情況不一樣了,外面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想瞞也瞞不住。

如果說實話,對方很有可能就拂袖而去,但皮武靈還是決定試一試,畢竟是兩千四百萬元啊,有了這筆錢,眼前的危機就能得到緩沖,也能為自己贏得再做其他打算的空間。

在康駿管理公司的會議室里,皮武靈把公司從2012年開始因快速擴張而入不敷出的實情向投資方做了陳述。代表們當場大怒,指責皮武靈做事莽撞,隱瞞實情。在投資人的盛怒之下,皮武靈只能低頭一個勁承認錯誤,並哀求對方不要見死不救。

最後,該說的都說了,他面色凝重地退出會議室,在門外等待投資人的最終答複。這一等就等到淩晨兩點,代表們推門出來,皮武靈立刻迎上去,對方卻看著他搖搖頭,說“風險太大,我們有錢也不能投。”聽到這句話,皮武靈整個人都呆住了。
 
崩盤

對於皮武靈來說,9月30日是他商業生涯的一道疤。

這天下午6點,他撥通了康駿各區域經理的電話,正式通知他們公司的賬戶上已經沒錢了。這意味著公司的上百家門店徹底斷血,只能全線停業。這些門店可以說凝聚了皮武靈十年來的全部心血。十年前,他從按摩技師做起,憑借自身的勤奮和努力才擁有了今天的一切。

難道只是黃粱一夢,一覺醒來又要一無所有了嗎?掛掉電話,皮武靈整個人癱軟地陷在老板椅里。這半個月來,他食不知味,睡不安寢,整個人已經瘦了一大圈。

崩盤,對於皮武靈來說是冥冥中早有預感的事。或者更準確地說,這半個月來,他的所有努力就是在盡力避免這件事發生。就在這天上午,他還召集了康駿的高層和各區的經理代表開會。會議的主要議程是討論門店承包。皮武靈希望有能力的員工能承包公司的門店,這樣公司能從中籌集到一些資金解決眼前的燃眉之急,但會議沒有收到預想的效果。

這段時間,皮武靈就像一個等待判決的嫌疑犯,只要一天不宣判,他就要在忐忑中繼續煎熬。現在最壞的結果終於發生了,他反而坦然了,沒有害怕、沒有忐忑,接下來他只需要做個選擇,要麽徹底放棄,要麽想辦法重新啟動。
皮武靈不是沒想過放棄。10月1日一早,華商學院的同學來看望他。他們在華商同學會的微信群里看到了皮武靈的求救短信。

當時,幾個人坐在一起幫他出主意,可是資金的問題不解決,說什麽也是枉然。“實在不行就申請破產吧。”皮武靈說。聽到這句話,其他人面面相覷,沈默半晌後安慰他說,“你還沒到那一步”。

其實,皮武靈說這句話時,更多地只是想宣泄一下壓抑的情緒。對於他來說,康駿就是他的孩子,他怎麽也不會放棄這個自己一手創辦起來的品牌。而且,熱衷於各類商業培訓的皮武靈深受成功學的影響,他一直相信堅強的意誌能戰勝一切困難。

皮武靈跟國內很多民營企業家一樣,文化程度有限,企業做大之後就迫切地想要給自己充電。於是,他們開始熱衷於各類商學院和管理培訓。不能說這樣的學習沒有用,就拿皮武靈來說,他能把企業做到今天的規模跟不斷地學習有一定的關系。更重要的是,對於毫無背景的皮武靈來說,商學院和培訓班上的同學成了他重要的人脈資源。

但社會上很大一部分商業培訓幹貨少,只能拿著成功學之類的虛招忽悠人。皮武靈卻對此通盤接受,對成功學的教義深信不疑,就連跟員工講話時也常常把“成功要如何如何,人生要如何如何”之類的話掛在嘴邊,平時更是努力以“有能量、樂觀”的形象示人。

不僅如此,皮武靈還把培訓課上慣用的激勵手段複制到公司。比如,公司經理會,常常是從早上八點開到晚上十二點。會議結束後皮武靈還要搞評比,坐姿不端正,開會不認真的員工要受到體罰。在同事的圍觀下,倒數第一名要做三百個俯臥撐,倒數第二名做兩百個,倒數第三名做一百個。女員工如果做不了就要吃苦瓜代替。

此外,皮武靈還要求員工寫成功日誌,人手一本,包括一線的技師。“一個按腳的,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你還要他寫這個,簡直就是一種負擔。”有員工抱怨說。

皮武靈卻真心希望通過這樣的磨練來提升員工的素質和企業的文化。在這套邏輯的指導下,2013年,康駿組織員工到內蒙古拉練——7天步行250公里。參加的員工腳底磨起了水泡,有的甚至腳趾甲斷了還要抹上碘酒繼續前進。

這樣的管理到底能給企業帶來什麽好處?是增強了公司的凝聚力?沒有。在公司陷入困境的時候,這樣鍛煉出來的員工並沒有跟他共進退,而是站到了他的對立面。

謠言再起

對員工來說,掙不到錢的老板就是在耍流氓。10月3日,媒體開始報道康駿崩盤的新聞,老板跑路的說法再次甚囂塵上。

傳聞並非空穴來風,但也沒有確鑿證據。只是因為10月1日之後皮武靈就沒有露面,而報道此事的媒體記者也無法聯系上他。

想到老板跑路會給康駿帶來什麽樣的影響,皮武靈就坐不住了。他正在四處籌錢,如果大家都相信了外界的傳聞,會認為他皮武靈在跑之前還想撈上一筆,沒有人會願意借錢給他。

此時,穩住人心又成了當務之急。7日晚,皮武靈緊急召集企業高層與員工代表開內部通氣會。8日,康駿發布了一份公告,稱康駿將積極引入資本進行股份改制,並成立了股份制改革小組。同日,皮武靈委派改革小組召開內部交流會,與企業員工、會員及供應商面對面,報告康駿的整改方案。9日,這個股份制改革小組代表皮武靈接受了媒體的采訪,對外界的傳聞進行了回應。

這個股份制改革工作小組里有三個關鍵人物,他們都是皮武靈在華商學院的同學。他們一方面幫皮武靈穩住員工、供應商和債主,另一方面幫他想辦法解決資金和債務問題。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既是皮武靈積極應對危機的見證者,也是皮武靈與外界達成和解和合作的中間人。
 
 謠言得到澄清,但面對公司的員工,皮武靈要想贏回人心,還需要給大家一個說法。當初制定擴張戰略時,公司里就有反對的聲音,但是皮武靈一意孤行,根本聽不進去。

2012年,康駿開始對外擴張,以每年十多家的速度,擴大上海店的數量,還把連鎖店開到北京、成都、鄭州等地。但是,在足浴養生行業,店面租金、裝修、人員配備方面的投入巨大。以上海為例,要新開一家中等水平的足浴店,需要投入350萬元到400萬元的費用。而不斷上漲的租金、人力成本和激烈的行業競爭,讓這一行的利潤日漸攤薄。

康駿的擴張不但沒有收回成本,反而虧損嚴重。“在成都虧了一千多萬元,在北京虧了三千多萬元,在鄭州虧了七八千萬元。”

在外界看來足浴行業是個現金流充沛的行業,因為可以通過售賣會員卡獲得預付款。康駿就做過“買兩萬元送兩萬元”、“買三千元送三千元”等活動。在今年五月份十周年店慶期間,“買三千元送三千元”活動一共賣出去三萬多張卡,獲得現金將近一億元。

但即便這樣的預付款收入模式,也架不住皮武靈的大手筆。今年年初,皮武靈制定了上市計劃,還打算把連鎖店開到海外。為了配合這個計劃,康駿在行業內破天荒地辦起了商學院和培訓學校。商學院負責公司管理層的進修。培訓學校則主要從事技師培養,不但包吃包住,還不收學費。但很多人來康駿學習後卻去了別的足浴店工作。

他們不選擇康駿的原因是因為康駿經常拖欠工資。說起來,康駿的薪資比同行業要高出20%~30%,但是從2008年開始,康駿就常常延遲工資的發放時間。一方面皮武靈大方地提供免費培訓,另一方面他卻連按時發工資都做不到。康駿辦商學院和培訓學校的初衷是為企業的發展培養人才,但他卻沒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制度來留住人才。

為了配合上市,皮武靈還極力打造公司形象。公司十周年慶典請來了著名歌星汪峰和李玟,花費好幾百萬元。不僅如此,皮武靈還讓每個門店都出一個節目。排練費、服裝費、場地費、餐飲費再加上請明星的費用,這場慶典至少花去了上千萬元。

慶典結束後,在上海灘足浴行業,康駿氣勢如虹。於是三個月後,皮武靈啟動了代號為“天羅地網”的行動,要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把康駿開得像便利店一樣多。這個時候的皮武靈怎麽也不會想到,僅僅一個月之後,公司就揭不開鍋了。

直到危機爆發,皮武靈才意識到是自己的決策失誤給公司帶來了災難。

誰來接盤

皮武靈需要為自己的決策失誤買單。危機爆發後,他每天只睡不到三個小時,一睜開眼睛就開始想怎麽融資,怎麽跟投資人談。找到新的投資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皮武靈前前後後接觸了二十多個投資人,但是要麽是風險大對方不敢接手,要麽是投資方提出苛刻的要求,比如“把我的店全部拿去,他給我個啟動資金,我分三年還掉”,讓皮武靈難下決心。

但是資金的窟窿正張著嘴等補給。無奈之下,皮武靈只好求助身邊的親人朋友。他因此籌到了1.68個億的資金。其中華商學院的十幾個同學一共資助了他五千多萬元。但這些錢並不能完全扭轉康駿的資金困局。

近年來,民營企業融資越來越難,在資金的壓力下,很多企業只能選擇利息高昂的民間借貸。為了應付快速擴張,民間資本也成為皮武靈重要的資金來源,為此,他每個月要支付高達4百萬元的利息。除了貸款和員工的工資,康駿還有很多小債務,比如拖欠賣水果的二十幾萬元、綠化的十幾萬元、木材的一百萬元……

直到10月9號,通過中間人介紹,在上海的一棟別墅內,皮武靈見到了快鹿集團的投資代表。談判十分順利,快鹿表現得十分慷慨,答應借給康駿2.4億元。10月14號,一則“快鹿集團2.4個億接手康駿”的消息在新華網發布。但直
到10月16號記者見到皮武靈時,這筆錢還一分都沒有到賬。

皮武靈又坐了一次過山車,只能繼續尋找投資方,著名的健身連鎖企業一兆韋德是其中最有投資意向的。但是因為所需資金太大,一兆韋德找來中邦投資合作接盤。可是因為股權分配存在分歧,談判一直懸而未決。

在一些員工看來,和投資方的談判遲遲未果很可能是因為皮武靈不想放棄自己的領導權。原本計劃15號重新啟動已經關閉的門店,後來又推遲到18號。此時,對於康駿的員工來說,能不能渡過危機還是未知數。

如果真如一些員工猜測的那樣,那麽康駿的命運就只在皮武靈的一念之間。

轉機隨時可能發生。

就在記者截稿前,上海快鹿投資集團聯手一兆韋德宣布重組康駿,三方將聯合組建新的股份制公司。在重組後的新康駿中,快鹿和一兆韋德將持有51%股權。

皮武靈失去了對康駿的控股權,康駿則獲得了一絲喘息的機會。對皮武靈來說,過去的這三十天既漫長又短暫。漫長,是因為他在這三十天里經歷了太多的煎熬、掙紮和無奈;短暫,是因為短短一個月,他十年辛苦建立起來的大廈差一點就倒塌。10月18日晚,在他一手創辦的企業里,他告別了屬於他的時代。
 
敗局 擴張 失敗 皮武 武靈 交出 康駿 會館 控股權 控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22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