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王建宙京奧見財路

2008-09-04  AppleDaily

中 移動(941)首次以新媒體嘅身份贊助北京奧運會,為大會提供電訊服務,作為董事長嘅王建宙當然有唔少難忘回憶,佢出席喺泰國曼谷舉行嘅ITU亞洲會議時 接受新華網訪問,就講咗唔少京奧感受。王建宙話出席京奧開幕時,最開心係見到現場觀眾即時用手機,將場內睇到嘅最新資訊同畫面,即時向外界發放,而進場嘅 各國體育代表,亦一邊行一邊用手機同親友分享呢個歷史時刻,呢啲都令王建宙留下深刻印象。據報道講,京奧開幕禮當晚,用中移動網絡嘅手機就有26萬部,每 小時通話次數就高達22萬次,有咁多人用中移動嘅網絡,奧運嘅大贏家除咗金牌運動員,應該都輪到中移動囉。

年輕人成新動力

王建宙亦有提到中移動嘅未來策略,佢話會針對年輕用家,因為呢班人正係手機網絡最熱衷嘅使用者,所以,中移動嘅新業務將會由佢哋推動,例如音樂下載。王建宙仲留意到,家吓年輕人用手機輸入漢字嘅速度,仲快過手寫o忝。
中環 在線 王建宙 王建 京奧 奧見 財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6

中環在線:王建宙顯大將之風 李華華

2008-11-19  AppleDaily

呢幾日又係一年一度流動電話界盛事GSM Congress大會嘅大日子,一如往年,香港傳媒天未光就坐船過大海,去澳門睇睇我哋港股龍頭中移動(941)話事人王建宙有乜要講畀大家知,事關佢舊年就係趁呢個場合,爆響口話傾緊引入iPhone。

今年,王總嘅message係──「阿媽可能會回購」,941粉絲收到啦!不過,華華想講嘅唔係回購,而係王總越嚟越有國際電訊企業一哥風範,以全英語做主講嘉賓,又明知成班記者晨咁早捧佢場,唔使大家點追就企定定任問,等大家唔會白行一趟。

常小兵帶記者兜圈

至於出席同一場合、啱啱做咗內地電訊業「二佬」嘅新聯通話事人常小兵,要成班記者跟佢圍住會場走兩個圈都唔肯點答問題,出席會議時又要用耳機聽普通話繙譯,睇嚟佢要蒲多啲國際大場合學吓嘢嘞。
中環 在線 王建宙 王建 大將 之風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4

中環在線:王建宙冇話攻印度 李華華


2009-02-19  AppleDaily


 

因 為中移動(941)話事人王建宙(圖)講過,會喺新興市場搵機會,而母公司又確實喺巴基斯坦買咗間電訊公司,所以,o依家啲第二、第三世界國家,成日吼實 呢間全球最大流動電話商嘅一舉一動,睇吓幾時俾佢睇中。噚日印度報紙《Financial Express》喺佢哋網站報道,話王總計劃緊踩入印度市場。報道仲煞有介事咁,搵埋分析員嚟分析,話王總一定要搵個當地拍乸合作發展先有得玩喎。咁王總 係咪真係咁講呢?中移動靚女發言人雷雨好快就以書面白紙黑字幫老細澄清,話王總從冇講過呢番說話。就係咁,《Financial Express》呢段嘢,即刻變成一煲煲唔成嘅冇米咖喱囉!
中環 在線 王建宙 王建 冇話 話攻 印度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34

中環在線:王建宙減薪馬雲唔收人工 李華華


2009-04-02  AppleDaily





 

內地電訊業一哥中移動(941)噚日公佈08年年報,華華第一時間拎上手揭吓。雖然中移動舊年盈利升近三成,但差唔多全體董事凍薪,同小股東共度逆境,董事長王建宙人工更大減38%。

中移動董事凍薪

王 董舊年收入由前年嘅505.5萬減到314.6萬人仔(約357萬港銀),當中認股權報酬縮水近七成,得84.9萬人仔,底薪連津貼就有117.2萬人 仔,同前年不變。舊年年中加入嘅副董事長張春江,就120.6萬人仔(約137萬港銀),當中薪金連津貼及花紅各佔61.2萬同34.4萬人仔。阿里巴 巴(1688)噚日都公佈最新年報,主席兼非執董馬雲繼續唔收人工,只126.9萬人仔(約144萬港銀)嘅股權報酬,但比前年勁升七成,跑贏舊年 25%嘅盈利升幅。首席執行官衛哲收入亦大升67%至5890萬人仔(約6675萬港銀),當中95%係股權報酬,約5616萬人仔,比前年增逾七成。

任正非膺最具影響力商家

咁 啱噚日《財富》雜誌中文版亦公佈「中國最具影響力的25位商界領袖」排名榜,王建宙同馬雲齊齊上榜,分別排第7同20位。榜首係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內房股 龍頭萬科總經理郁亮排第二,內地電腦一哥聯想(992)CEO楊元慶位列第4。李華華LiWaWa@AppleDaily.com

中國最具影響力商界領袖

第 1位人物:任正非公司:華為技術第2位人物:郁亮公司:萬科企業第3位人物:董明珠公司:格力電器第4位人物:楊元慶公司:聯想集團第5位人物:馬蔚華公 司:招商銀行第6位人物:侯為貴公司:中興通訊第7位人物:王建宙公司:中國移動第8位人物:張近東公司:蘇寧電器第9位人物:馬化騰公司:騰訊控股第 10位人物:王傳福公司:比亞迪第11位人物:何享健公司:美的集團第12位人物:俞敏洪公司:新東方教育第13位人物:傅成玉公司:中海油第14位人 物:史玉柱公司:巨人網絡第15位人物:劉紹勇公司:東航集團第16位人物:王林祥公司:鄂爾多斯第17位人物:任建新公司:中國化工第18位人物:寧高 寧公司:中糧集團第19位人物:曹國偉公司:新浪網第20位人物:馬雲公司:阿里巴巴第21位人物:李寧公司:李寧資料來源:《財富》(中文版)



中環 在線 王建宙 王建 減薪 馬雲 唔收 人工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107

对话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总裁王建宙:“我们没时间等待TD自然成熟,因为它是竞争市场!”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17/HTML_CNTBN9QVC5D7.html


【核心提示:尽管王建宙坦承已经对新增市场份额减少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中移动“TD三期组网进程不会推迟,(在今年年末)全国将有70%的城市覆盖TD网络”。因为“我们没有时间去等它自然成熟,市场不会等你,我们只能更主动。”】

大象能否快跑?

作为全球市值最大的电信运营商,面对着金融危机、电信重组、3G发牌、手机用户普及率接近饱和、新竞争对手加入等诸多不利因素,过去一年来,外界不断如此追问中移动。

“我们会保持冷静,用业绩来说话。故事是否动听没关系,最终效益才是最关键的衡量指标。”7月15日上午,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下简称“中移动”)总裁王建宙在北京接受包括本报记者在内媒体采访时透露。这是今年“两会”之后,王建宙首次面对媒体的专访。

在这段缄默期内,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先后展开3G试商用,并已发动全面的市场营销攻势,中移动也在完成TD二期网络建设之后,于7月13日结束了TD三期的招标工作。

“我可以确认,TD三期组网进程不会推迟,(在今年年末)全国将有70%的城市覆盖TD网络。”王说。

这样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王建宙不仅在思考,更在行动。他推动TD开疆辟野,不仅在国内,更把目标放到了国际市场。

“我们已经对新增市场份额减少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坦承,与其他国内3G标准相比,TD需要一个完善成熟的过程,“但我们没有时间去等它自然成熟,市场不会等你,我们只能更主动。”

主动的一个表现,便是为了解决终端薄弱的问题,作为行业老大的中移动首次与产业链上下游厂商联合研发TD。

而王建宙更有一个宏大的计划,将中国自主创新的TD标准尽快实现国际化——这家已经在全球资本市场出尽风头的公司,正雄心勃勃地打算在产业环境建设和技术研发上树立起领先者的标杆。

他表示,从自己上半年在日韩等市场的观察,“TD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正在提升,既有设备商也有运营商(在考虑应用),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目前终端是TD最薄弱环节

《21世纪》:从去年4月1日中移动开始3G试商用到现在有1年多。当时,我们看到TD的网络还很不完善,现在这个问题是否已经得到解决?

王 建宙:网络的质量是推出服务最基本的要求。在我看来,从实验室到组大网,是一个很大的转折,而从组实验网到组商用网,从你自己做测试到别人花钱来买服务, 这也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现在,中移动已经完成了这两个重要的转折。之所以说完成,是因为TD已经按照商用网络的要求完成了优化。

目前,TD网络质量已经有全面的提升。就在两个月前,我和同事到乌鲁木齐,从下飞机就打开了两个手机的视频通话,到宾馆一共走了30公里,电话一直都没有中断。

《21世纪》:按计划今年底要完成三期TD网络建设,但直到本月,三期TD网络招标还在进行,建网时间会否因此推迟?

王建宙:不会推迟。就在本周一,我们已完成招标,进入网络建设阶段,共有中兴、华为、大唐、诺基亚西门子、烽火、普天、新邮通、爱立信8家厂商中标。完成三期200个城市建设后,TD网络将覆盖我国70%的城市。

《21世纪》:除了网络质量,终端也一直是TD的短板,这方面目前有无改善?

王建宙:终端目前仍是TD产业链最薄弱的环节,不过终端研发和制造已经有很大突破。

我们一直希望有大批质量好价格合理的TD终端。很多人问我,你们希望有多少用户,我说只要有好的终端,用户就能大规模提升,所以我觉得只要终端做到,用户数字就会非常乐观。

新的终端会不断面市。中移动与终端厂商的联合研发也在进行中,从今年底开始就会有定位高端的旗舰互联网手机和千元低价手机产品出来。

联合研发是中移动为TD首次进行的举措,因为经济危机,很多厂商都削减了投资,所以我们通过联合研发基金支持他们发展TD,一期已向12家手机和芯片厂商提供6亿元基金。原来我们担心这个规模够不够大,但实际对新产品研发的带动效果很明显,而且大的国际品牌,包括诺基亚等都对此表现积极。

没有时间等待TD自然成熟

《21世纪》:虽然网络质量和终端研发都有进展,但与其他标准相比,TD的成熟度仍有一定差距,你们将如何追赶?

王建宙:的确,与其他3G标准相比,TD最大的困难在于成熟度。欧洲、日本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建立了3G网络,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解决任何网络早期都会出现的各种问题。

TD同样需要这样一个完善成熟的过程,但我们没有时间去等它自然成熟,因为我们是一个竞争的市场,市场不会等你,我们只能主动加快它的成熟。

在这方面,政府给予了很大支持,比如我们已经与大部分省份签订合作协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明确对TD的支持,同时中移动也投入大量资源全力发展TD,而TD的下一代演进也在工信部的组织下有条不紊地展开。

《21世纪》:你谈到下一代演进,这是否意味着3G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淘汰?

王建宙:不会,下一代演进的应用初期,作用都会是无线数据传送,而不是打电话,未来2G、3G的网络和终端会长时间存在和使用。

而且,通过对下一代技术的研发,中国有望在国际的新一代通讯技术中处于领先而不是跟随的地位,从而带动本土产业链的企业。目前,相关研发进展顺利,明年上海世博会期间,我们就会建立一个演示网络。

《21世纪》:但是,如果要在国际处于领先地位,我们的标准必须要得到国际厂商的大规模认可才有意义,但现在TD的网络仍基本局限在国内吧?

王建宙:TD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正在提升。不久前,日本厂商邀请我参加当地的一个研讨会,介绍中移动发展TD的经验,在会上我发现SOFTBANK等日本运营商和其他厂商的CEO都对TD及其演进很感兴趣。在韩国我也看到类似情况。

他们都在关注TD什么呢?据我的交流和观察,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当地的厂商希望推出TD产品,但这些产品需要拿到中国测试,所以计划在当地建立小规模的试验网,这样就只需要在当地进行测试。这样的情况,日本在GSM时代就有同样的先例。

另一种是运营小灵通网络的运营商,现在需要找一个网络的演进方向,这些厂商正积极探讨将PHS网络转为TD及其演进技术的可能性。目前,日本最大的小灵通运营商WELCOMA,就正在与我讨论有没有可能将它的小灵通网络过渡到TD上来。

这意味着,TD的国际影响力正在不断提升,而且既有设备商也有运营商,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今年用户补贴预算再提高40亿

《21世纪》:今年以来,市场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中移动在市场策略上还比较保守,这是为什么?

王建宙:这是我们对新的市场格局有比较清醒的认识。

以前,移动通信市场只有两家,现在增加到三家,竞争更加激烈,所以中移动已经对新增市场份额减少做好了心理准备,同时坚持效益优先的原则,不应该做的就不会去做。而且我们市场范围还很大,还有很大的潜力,蓝海依旧存在。所以中移动还是坚持从蓝海去获取新的用户和应用。

比如上网本。普通用户不关心标准和技术,只关心有什么应用。说到应用,一个避不开的话题就是移动互联网加速了3G的进程,3G终端也正在实现PC和手机的功能融合。上网本就是融合的新产品,也是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关键结合点,为用户带来很好的应用体验,我们希望通过它把3G的应用推动起来。

《21世纪》:但从此前的销售情况来看,上网本的销售规模并不大,过去3个月中只销售了10多万台?

王建宙:这有几个原因,一是厂家供应还不够,二是上网本的市场规模有限,无法实现几百上千万的数量级,3G未来的市场主要还是要靠手机。数据卡、上网本的推广是为了让用户了解3G,更重要的是了解应用后,推动3G手机的销售。

《21世纪》:从7月底开始,各地将结束TD社会化测试,将测试用户的手机话费余额清零。测试用户是否会因此而大规模退网?

王建宙:结束社会化测试对TD不会有大的影响。

首先,测试及试商用用户的规模并不大,即使退网也不会影响TD的后续发展。而且,我们也希望这些用户能转为TD的正式用户,所以各省都向TD用户提供补贴等优惠。以前我们每年的补贴预算是80亿,今年提高到了120亿,其中有近一半都会用到TD促销上。






對話 中國 移動 通信 集團 公司 總裁 王建宙 王建 我們 時間 等待 TD 自然 成熟 因為 它是 競爭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622

臨別中移執靚公司中環在線:王建宙反貪將高層洗牌 李華華

2010-7-16  AD





 

幾個中資電訊股 舵手之中,老大哥中國移動(941)董事長王建宙一直都最開明、有大將之風,估唔到臨近「咬糧」,宙仔為咗反腐倡廉,整番鋪省級高層大洗牌,要將間公司執 得企企理理,真係夠晒承擔!

查實呢次係宙仔喺任內嘅第二次大換崗,但唔同2005年佢初到埗嗰次,呢次基本上99%係受壓而做嘅,何解?由 舊年底阿春(張春江)受查,今年頭黨組成員施萬中喺深圳俾中紀委啲人踩場帶走,再到4月四川移動數據部總經理李向東,挾咗幾億元走佬而佢老頂李華就遭雙 規,單單都唔嘢少,試問宙仔又豈能無動於衷呢?所以,先喺今個月9號,召開咗反腐倡廉大會,之後就郁手,例如原江西移動總經理,就調咗去四川返工。

輪 崗或難制訂長期規劃

宙仔有決心就唔使講,但大換崗work唔work?有口痕友話,歷代皇帝為咗鞏固自己嘅權力,防止官員結黨營私,都鍾意 實行輪崗制度,但效果往往相反,因為權力同時間緊迫,官員會變本加厲斂財兼夾濫權,而放番喺中移動身上,管理層喺一個崗位時間短,反而好難制訂長期規劃。

針 無兩頭利,肯試,點都好過乜都未做就話唔得,所以,華華仍然要俾宙仔一個讚字!

李華華



臨別 中移 移執 執靚 公司 中環 在線 王建宙 王建 反貪 高層 洗牌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709

中環在線:中移為咗iPhone王建宙晤喬布斯 李華華

2010-9-17  AD




 

聯通(762) 賣咗iPhone有幾耐,中國移動(941)就講足咁耐話同蘋果(Apple)傾緊,家陣聯通今日(17號)都開賣iPhone4嘞,咁中移動到底有冇 iPhone賣呢?佢哋一直又係同邊個傾呢?中移動董事長王建宙噚日爆料,佢其實喺今年初,已經同蘋果話事人喬布斯(Steve Jobs)見過面、傾引入iPhone呢單嘢,只不過係iPhone同iPad唔support佢哋嘅國產3G制式TD-SCDMA,雙方到o依家都未能 達成合作協議,但談判仍然繼續進行,佢相信最終都搵到雙方都接受到嘅解決方案喎!宙仔肩負發展國產TD嘅重任,照道理,係咪應該唔會向美國佬低頭呢?

 


中環 在線 中移 移為 為咗 iPhone 王建宙 王建 晤喬 布斯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40

王建宙退休:一個通信老兵的謝幕

http://www.yicai.com/news/2012/03/1556656.html
[ 生活和工作中的王建宙痴迷於電信行業,同時還是一個「手機達人」,隨身攜帶5個手機是他的習慣之一 ]

無論多麼跌宕起伏的戲劇都有謝幕的時候,職業生涯也是如此。

過去一年多,中國移動董事長王建宙一直「被傳言」即將退休,3月22日,傳言變成現實。

2月16日,中組部相關部門人員到中國移動進行了幹部考核並與主要管理幹部談話,現任黨組書記、副董事長奚國華將接任中國移動董事長一職。

在王建宙「掌舵」中國移動的七年多時間裡,中國移動的收入從2004年的1924億元(人民幣,下同)增長到2011年的5279.99億,淨利潤 從420.04億增長到2011年的1259億。用戶數也從2004年的2.042億戶增長到2011年的6.5億戶,增長了3倍以上。

對此,王建宙謙虛地表示:「我有幸作為中國移動管理團隊的一員,與全體員工一起,見證已經駛入國際軌道的公司列車,借助列車已有的慣性,繼續快速奔馳。」

素描王建宙

2012年3月22日,經過工作交接和簡短的發言,年屆64歲的王建宙終於卸下了身上的重擔,不過未來一年,他仍擔任全國政協委員的職務。

王建宙出身杭州的一般公務員家庭,中學時曾到杭州農村下鄉三年,也曾在杭州西湖邊當免費導遊,為的是學好英文。

接觸過王建宙的人對他的評價一般都是「儒雅」、「謙和」、「極少發脾氣」。

從某種角度看,王建宙不太像一位「國企負責人」:他不喜歡「前呼後擁」,無論出席何種規格的國際會議,最多身邊帶一個秘書,因此,當大部分國企負責人都喜歡自稱「企業家」時,王建宙更願意把自己定義為「職業經理人」。

他同時是一位上市公司高管。王建宙這樣描述自己的狀態:「長期坐在高速列車裡,整天處於一種高速運動的狀態,甚至連睡夢中都有這種感覺。」每天早上上班,他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前一天晚上紐約股市中國移動的股價,如果連續兩小時不看公司股價,「就會覺得不舒服」。

與其他專注本土經營的國企負責人相比,王建宙以流利的英語活躍在達沃斯等國際經濟論壇和國際投資者的交流會上。從新聞集團董事長默多克到軟銀集團董事長孫正義,包括互聯網新貴Facebook CEO扎克伯格都在他的朋友名單之列。

生活和工作中的王建宙痴迷於電信行業,同時還是一個「手機達人」,隨身攜帶5個手機是他的習慣之一。比如同時用兩個手機上網,以比較不同手機的上網速度,或者連續3小時將手機保持通話狀態,以測試移動網絡信號覆蓋情況。

這種對手機的關注演變成王建宙的一個特殊習慣——拍電話亭。「無論去哪裡,只要看到電話亭,就拍下來。我拍了許多國外不同城市的公用電話亭照片,放在相冊裡,給大家欣賞。後來變成一種愛好,出國考察期間都出去找電話亭。」

「經常有人問我有什麼愛好,我回答,其實我的愛好很簡單,也很容易滿足。以前我最喜歡看到人們用手機打電話,現在我更喜歡看到人們用手機上網。這就是我最大的愛好,無論何時,看到有人用手機,一種愉悅感就會油然而生。」他說。

過去幾年,中國移動一直是全球用戶數最多的運營商。2006年8月,中國移動市值超過沃達豐公司(Vodafone),成為全球市值最大電信運營商,此後連續5年位居全球電信運營商市值榜首。收入和利潤的快速增長讓中國移動被稱為「大象快跑」,而王建宙就是推手。

2004年11月,王建宙從中國聯通調任中國移動擔任一把手,提出了發展農村市場的建議,卻遭到公司內外強烈反對,來自投資者的反對聲音尤甚。

王建宙認為,在城市市場已經基本接近飽和的情況下,只要能儘量降低每個用戶的獲取成本,分攤到每個用戶身上的投資和維護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因此,巨大的農村市場仍然可以帶來高額利潤。

他隨即在2006年秋組織高盛等30多家投行的分析師到農村市場參觀,並將此稱為「反向路演」,最終投資者大多都被「說服」了。事實也證明,王建宙這個「不被大多數人看好」的戰略是對的。

一直到2008年,中國移動的收入和利潤一直保持兩位數增長,甚至長期在20%以上,增長動力主要來自新增用戶的增長,其中的一半都來自農村市場。

當以用戶、語音、短信為驅動的業績增長發展到一定階段後,王建宙將目光投向數據業務,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給運營商帶來的無限可能。「中國移動需要互聯網瘋子。」2007年,王建宙在清華大學演講的時候就明確指出。

儘管時至今日,由於涉及多起腐敗案,行業裡對於「移動夢網」的評價褒貶參半,但不可否認的是,當年大力發展移動夢網、推動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中國移動絕對做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從當年的移動夢網到如今的Mobile Market,中國移動在思路和佈局上至少領先競爭對手兩到三年的時間。移動夢網不僅給中國移動帶來了20%~30%的數據業務收入,更造就了新浪、搜狐、網易等互聯網公司的成長,以及一大批以SP概念上市的互聯網公司。

王建宙的「遺憾」

中國的通信產業如今經歷了兩次足以改變市場競爭格局的技術變革。一個是當年中國聯通的成立以及CDMA技術的引入,另一個就是中國移動上馬中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3G標準TD-SCDMA。而這兩個變革的首任親歷者就是王建宙。

從王建宙1999年加入中國聯通到2004年從聯通輪崗至中國移動。資料顯示,聯通的移動電話用戶從521萬增加到9219萬,增長105%,市場 佔有率由5.7%擴大到接近35%;主營業務收入從162億元增加到670億元,年均增長42.6%,收入市場份額從5.8%上升到接近14.5%。按用 戶數計算,聯通成為全球第二大CDMA運營商。

將一個完全沒有市場基礎的通信技術在市場中從小到大地運營,直至佔有一定的份額是對運營能力的巨大考驗。同樣的故事在TD-SCDMA上再次上演。

2009年1月,中國移動正式獲得3G牌照,到2011年底,TD全國基站已經達到20多萬,TD用戶數達到5121.2萬,三分天下有其一。

如果要說王建宙在任期內最大的欣喜的話,就是通過成立TD-LTE全球發展倡議(GTI)等多種方式推動中國主導的4G標準TD-LTE獲全球認 可,使中國的通信標準首次與歐美標準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如果說王建宙仍有遺憾的話,那就是TD-LTE尚未在其任期內大規模商用。

TD-LTE讓中國企業第一次在國際標準的制訂上有了話語權,而且與國際技術FDD LTE基本同步。這與王建宙每次在公開場合和國際會議上的極力呼籲以及中國移動以身作則的投入密不可分。

中國移動的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2月底,全球已經有5個TD-LTE正式商用網絡,另有10餘家運營商明確了商用計劃。

眾所周知,TD-LTE對於中國移動的意義遠大於技術標準本身,王建宙要做的,是搶在其他運營商之前,為中國移動的長遠競爭力「未雨綢繆」。

更值得深思的是,「王建宙」之後的中國移動將何去何從?在「大象快跑」了多年之後,其他兩大競爭對手正憑藉3G迎頭趕上,中國移動「獨步天下」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中國移動下一步如何走?繼任者將為我們揭曉答案。


王建宙 王建 退休 一個 通信 老兵 謝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13

王建宙 大象奔跑及其代價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4-13/100379472_all.html

 全球最大電信運營商長達七年的掌舵人退休,此時他63歲生日過去三個月有餘。這是個被推遲許久的時刻。

  3月22日上午9時,在位於北京金融街的辦公樓,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召開員工大會,為董事長王建宙退休、黨組書記奚國華接任,舉行了簡單的交 接儀式。王建宙在講話前後,兩次深深鞠躬。當晚,香港上市公司中國移動(00941.HK)發佈公告,對王建宙的貢獻表達了感謝。

  中國移動的內外交困,讓這位「超期服役」的董事長退休時間表一延再延。但不管怎樣,王建宙從董事長、總經理、黨組書記集於一身,到陸續卸去總經理、黨組書記、董事長職務,風暴眼中的這家央企通信公司,總算實現了領導層的平穩過渡。

  2004年10月,王建宙調入中移動集團擔任總經理,之後的七年半時間裡,中國移動始終保持著優秀的財務業績:年收入從2004年的1924億 元增至2011年的5279.99億元,利潤從420.04億元增至1259億元,用戶數從2.042億戶增至5億戶。這些數據遙遙領先於其他兩家運營商 ——中國電信、中國聯通2011年的利潤分別為164億元和42.30億元,加起來也不足中移動的六分之一。

  王建宙被認為是中國電信運營商中,具有最強烈互聯網和國際化雄心的領導人。他最早提出中移動的國際化目標,並且邁出了海外併購的第一步;在他任 內,井噴般的互聯網數據業務、創新的基地模式,都曾創下諸多奇蹟。但靚麗的業績單下還有無法抹去的暗色——直到退休之日,王建宙為中移動國際化定下的目標 還未能實現,互聯網戰略更「物是人非」,手下數據業務大將一一身陷囹圄。

執著與放手

  1971年,23歲的溫州人王建宙結束了三年插隊知青生涯。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浙江省桐廬縣汽車站當會計。1978年12月,他進入浙江省郵 電管理局人事教育處,之後的21年,他先是在浙江省郵電局、杭州市電信局、郵電部和國家工信部擔任管理工作。1999年2月,他由信息產業部綜合規劃司司 長調任剛組建不久的中國聯合通信有限公司,先後擔任常務副總經理、總經理、黨組書記、董事長。2004年10月,在一次高管大輪換中,王建宙來到中移動集 團公司擔任總經理、黨組書記和上市公司董事長兼CEO。

  王建宙曾執掌過中國三大電信巨頭中的兩家,對通信業的熱愛毋庸置疑。2001年,王建宙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曾透露,他出國最愛做的一件事情是拍各 式各樣的電話亭;他說一想到全世界還有幾十億人沒用過電話,就激動不已;在通信從固話向移動通訊浩浩蕩蕩轉向之時,王建宙最大的樂趣就是看著人們用手機。 直到今天,他出門還常常帶著四五個手機。

  舉止溫文爾雅,說話溫潤平緩,但王建宙身邊的人又都能覺察他內心有著很擰的一面。2004年王建宙加入中移動時,後者已經佔據了中國超過60% 的移動通訊市場份額。在公司內外和資本市場一片「投入回報不成比例」「農民普及手機尚需時日」的反對聲中,王建宙堅持向農村進軍。事實證明他的決策富有前 瞻性,四五線市場的增長潛力同樣驚人,近年新增用戶,農村都佔據大半,中移動的市場份額一度佔到80%,長期維持在75%以上。

  坐鎮中移動不久,王建宙發現那裡像一個諸侯分封的王國,於是力排眾議,提出「一個中國移動」概念,強化集團功能,整合各分公司,並把其中最重要 的採購權上收,與現任中移動總經理李躍一起建設「集采」。同時,互聯網增值服務從過去的夢網模式,開始逐步向更為集權的基地模式轉化,統一中央平台建設。 這一基地模式沿用至今並更為強勢。

  時光推移,王建宙展現出了自己對中移動極強的控制力,對外高調、對內強勢的一面也愈發深入人心。直到2009年末,中移動黨組書記、副總經理張春江「落馬」,之後是更為驚動全國和全行業的反腐風暴,王建宙也在各種傳聞中逐步退居二線。

  很難理解那是另一種執著還是放手,但無論如何,在風暴眼的各種未知與博弈中,他遵從了中央的決定。

  2010年5月底,王建宙不再兼任中國移動CEO,繼續擔任公司董事長。當日在香港舉行的發布會上,王建宙說,「對未來我們充滿信心」,首次以CEO身份出席記者會的李躍則坦言,新崗位「壓力很大」。

  2011年7月,工信部副部長奚國華接任中移動黨組書記,王建宙僅保留於2010年5月新設的董事長一職。無論從權力的交替,還是從中移動內部戰略和對外策略的逐步調整,在王建宙近年不斷的「退休」傳聞中,中移動的「去王建宙化」從李躍上任總經理之後就日趨明顯。

最賺錢也最腐敗的時期

  在很多中移動員工看來,王建宙是一個少見的「國企實幹CEO」。這也給中移動在包括三大運營商在內的央企中樹立起「最忙最累」的企業形象。中移 動的辦公樓下,晚上10點鐘永遠有出租車等待,這形成了中移動相對高效的一種氣質——儘管淨利潤是中國電信與中國聯通兩家相加的6倍多,但中移動的員工數 隻是中國聯通一家的三分之二。

  要讓中移動這樣的大象快跑起來,放權與激勵必不可少。王建宙提出「一個中國移動」並上收地方採購權的同時,總公司為各省分公司確定服務標準化制度和績效考核指標,而後在業務拓展上相當放權。這種相對現代化的管理體系的建立,為中移動持續的加速跑提供了組織保障。

  2007年,王建宙又出名言,「我們需要互聯網的瘋子」,再次博得諸多好評。他是運營商中較早把握到移動互聯趨勢的領軍者,並引進了有著「瘋子」之稱的原微軟MSN中國區總裁羅川,以及中移動研究院新掌門黃曉慶。

  過去五年的歷史證明,王建宙這一大膽的人才引進計劃難說成功。中移動研究院重點打造的移動Labs和OMS(即中移動主導的OPhone操作系 統),至今毀譽參半,不溫不火。「瘋子」羅川則埋沒於體制的各種桎梏之中。2011年,作為嘗試互聯網期權激勵試驗田的139移動互聯(香港)有限公司被 撤銷。

  在很多電信業界人士看來,王建宙對中移動有功;以王建宙的性格,多次傳言要退又遲遲不退,肯定也與他希望自己在中移動完美謝幕有關。但無論如何,中移動成立以來遭遇的最為慘痛的一次代價,也發生在這段企業獲得飛速發展的黃金時代。

  2009年底,中移動原黨組書記張春江案發,隨後中移動四川音樂基地負責人李向東、四川移動總經理李華、中移動數據部副總經理馬力、中移動旗下 子公司卓望信息CEO葉兵、中移動終端部總經理吳唯寧等11名高管相繼案發。這場醜聞一直延續至今,2月28日晚,中移動排名第一的副總經理魯向東被檢察 院帶走。魯向東長期主管數據業務,直到2010年中移動高層發生較大人事變動,才與李躍職責互換,轉而分管公司發展戰略、計劃建設、採購等。中移動腐敗窩 案涉案金額之大觸目驚心,2011年11月下旬中央紀委呈報的案情報告,中央多位高層做了重要批示,要求中移動全方位整頓。

  從外部觀察者角度看,作為央企領導人的王建宙,無論是帶領中移動「大象快跑」,還是推動運營商向互聯網轉型,都冒著吃力不討好的變革風險。

  國有壟斷的通信企業與市場化的互聯網企業,在組織體制、激勵機制和創新模式上有根本不同,希望通過激勵和分權,讓壟斷官商企業兼得市場驅動型企 業之利,卻可能因為缺乏有效的制衡,而在兩種體制間的模糊地帶滋生腐敗——這種腐敗,被公司本身的快速發展和巨額利潤掩蓋,終至氾濫成災。

  相比起來,剛剛50歲出頭的繼任者要低調很多。李躍自2000年加入中移動,就一直擔任分管計劃和網絡建設的副總經理,2010年5月正式升任總經理,同年8月兼任上市公司CEO。

  「接班之後,我們再不能像以前那樣隔一個樓層都能聽到他爽朗大笑了。」這是李躍身邊同事最大的感慨。現在的李躍除了謹慎,就是越來越多的白髮,他甚至不再接受媒體的專訪。

  逐步接班過程中,李躍對中移動的系列調整被業內稱為「李躍新政」,其核心之一就是「收權」。以移動互聯戰略為例,與王建宙強調「開放和合作是中 移動的成功經驗」不同,李躍的思路是以「統一門戶、統一入口」為原則,將之前分散在各大入口平台的應用,包括飛信、無線音樂、139郵箱、移動MM、手機 支付、手機遊戲等,統一到10086綜合業務平台,原有入口取消。

國際化漸行漸遠

  除了互聯網,王建宙的另一大抱負是國際化。

  王建宙有著強烈的國際化視野和熱情,每年他都會參加巴塞羅那GSMA世界移動通信大會、國際電聯世界電信展等業內最重要的幾大國際盛事;他也是中國運營商高管中惟一能用英文在國際會議上發言和交流的。

  王建宙的英文來自自學。曾有媒體報導稱,當他還在杭州工作時,為了練習口語,每個休息日都會去西湖邊找老外,給他們當免費導遊。

  2004年王建宙到中國移動上任伊始,就提出了公司的國際化戰略,目光首先投向海外併購。那是國際電信重組尤其是新興市場重組的高潮期。「每個 國家只要有可能的項目,都會去看、去談,去了很多國家,談了很多項目。那都是真正地去看項目,而不是坐在家裡蒐集資料。」一位曾為中移動海外併購提供諮詢 服務的中介機構人士對財新記者稱,「那時候中海油、中石油等都還未開始嘗試。」

  2004年,中移動在李躍牽頭下成立海外投資辦公室,所嘗試的第一單海外收購是巴基斯坦電信(PTCL)併購案。但那樁收購因要價太高,中移動不得不望而卻步。

  這之後,Millicom進入了王建宙的視野。Millicom是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國際移動通信運營商,由瑞典電信和媒體集團Kinnevik 控股,總部設在盧森堡,主要在拉美、非洲和亞洲的16個新興市場國家發展,擁有近1000萬名用戶。2006年,Millicom有意出售股權。中移動聘 請了中金公司等機構作為財務顧問,準備連同私募股權投資機構貝恩資本一起入股,雙方談判已進入到最後簽字階段。

  一位知情人士對財新記者透露,當時Millicom的市值大概56億美元,投行幫中移動計算的估值為40餘億美元。但最終,中移動因擔心新興國家政治風險太大,收購後難以管理而放棄。後來Millicom的市值曾最高漲到150億美元。

  巴基斯坦電信運營商PAKTEL是Millicom全球十幾個子公司中業績最差的一家,在中移動試圖收購Millicom時,投行對其估值為零。兩年後,中移動以5.6億美元收購了PAKTEL,後改名為CMPak。2008年,中移動啟動其全新國際品牌ZONG。

  「王建宙考慮巴基斯坦是長期友好鄰邦,政治上無風險。當時巴基斯坦也政局穩定,經濟正常,穆沙拉夫在位子上也很穩當。」上述知情人士稱。

  巴基斯坦作為世界第六大人口大國,自2003年正式通過電信解除管製法案,成為國際運營商角逐的市場。「如果巴基斯坦都做不好,就不要去別的國家了。」這是王建宙在收購剛剛完成後所說的話,之後,此話也一語成讖,ZONG再也沒有新的成員。

  回顧過去幾年的經營,中移動錯過了巴基斯坦電信發展的黃金時期,除了自身國際化人才儲備嚴重不足,也有多項戰略失誤,包括坐觀設備商虎鬥,雖然 拿到了低價,卻失去了時間;中移動試圖在巴基斯坦重複國內獲得成功的農村戰略,卻因為土地私有、防務等國情截然不同並不成功(參見本刊2011年第20期 「走不出去的中國移動」)。

  王建宙一直把巴基斯坦當做實施國際化戰略的重要一步。中移動在2006年-2007年間的公司重要文件中,屢稱未來幾年要讓國際化收入佔到總收入的重要比例。「我們理解,『重要比例』至少要達到20%吧?但現在基本上連零頭都沒有。」上述人士稱。

  巴基斯坦電信管理局提供的數據顯示,CMPak截至2010年底用戶數為850萬,市場佔有率為6.8%,仍位居巴基斯坦五大運營商最末,且與 前四大運營商相距甚遠。從2010年開始,中移動開始重新審視巴基斯坦市場戰略,也做了各種調整,但效果甚微。王建宙在接受採訪時坦言,巴基斯坦的進展沒 有預想的快,困難還是很多。

  但王建宙仍不斷提出要加快中國電信運營商「走出去」的步伐,並透露中移動已經制定了海外拓展第二步計劃,在關心新興市場之外,將更多關注跟技術發展有關的市場,合作視野亦拓寬至歐洲、北美、非洲等各地。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王建宙在解釋中移動近年來「走出去」進展不大的原因時稱,中國移動海外併購遇到的主要問題是價格,雖然機會很多,但每次都會遇到高價。

  在2011年世界電信展大會上,王建宙演講稱願意去非洲投資,希望非洲國家能夠提供更多優惠。與會的非洲一家電信企業負責人感嘆,這樣的思維不可能適應非洲市場。

  王建宙

  1948年12月生於浙江溫州,浙江大學工學碩士和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博士。1969年到浙 江省桐廬縣合村公社大琅大隊插隊。1971年12月在浙江省桐廬縣汽車站任會計。1978年12月進入浙江省郵電局,之後歷任杭州市電信局副局長、局長, 浙江省郵電局副局長,郵電部計劃建設司司長,信息產業部綜合規劃司司長。1999年2月到中國聯合通信有限公司,先後擔任常務副總經理、總經理、董事長。 2004年10月調任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總經理,2010年5月起兼任董事長。2012年3月22日,王建宙卸任在中國移動的最後一個董事長職務,正式 退休。

王建宙 王建 大象 奔跑 及其 代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05

王建宙:人、數據與機器的對話

2013-06-03  NCW  
 

 

生產方式正在發生繼工業革命後的大變革,也會因之出現明星級的新企業

【對話背景】

5月28日,當財新記者來到位於北京金融街的中國移動集團辦公大樓專訪中國移動前董事長王建宙時,仍是一幅白襯衣、黑西褲“職業裝束”的他,開門迎接的第一句話就是: “只要一想到人、數據與機器之間的關係正在發生的變遷我就很興奮。 ”與王建宙一樣,許多企業領袖都看到了互聯網正在超越消費互聯網的階段帶來生產方式的新革命。正如GE 董事長兼CEO伊梅爾特在談到工業互聯網概念時所說: “一個開放、全球化的網絡,將人、數據和機器連接起來。工業互聯網的目標是升級那些關鍵的工業領域。 ”從2009年開始,王建宙幾乎每逢重要場合必說這場正在發生的生產方式革命。連續三年,他的“兩會”提案都涉及這一主題。

他還在2010年9月國際電信聯盟(ITU)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舉辦的寬帶數字發展委員會上,舉手十幾次申請發言,力主將相關內容補充到寬帶發展議題中, 終獲主辦方採納。2012年3月已經退休的王建宙仍在積極擔任著這場 革命的推動者角色。

這場革命的起步,可追溯到上世紀90年代末期ITU提出物聯網概念,指通過二維碼識讀設備、 射頻識別(RFID) 裝置、紅外感應器、全球定位系統和激光掃描器等信息傳感設備,按約定協議,把任何物品與互聯網相連接,進行信息交換和通信,以實現智能化識別、定位、跟蹤、監控和管理的一種網絡。

到今天,這場革命早已脫離概念,切實提高著企業的生產效率,改造生產方式。如伊梅爾特所說 : “如今在全世界有數百萬種機器設備,從簡單的電動摩托到高尖端的 MRI(核磁共振成像)機器。有數萬種複雜機械的集群,從發電的電廠到運輸的飛機。有上千種複雜的機器網絡,從供電網到鐵路系統,這些網絡把機器和它們的集群聯繫起來。

這是一個龐大的物理世界,由機器、設備、集群和網絡組成,能夠在更深的層面和連接能力、大數據、數字分析相結合。這就是工業互聯網革命。 ”我們與王建宙對話,解讀這 場革命。

【對話摘登】

財新記者: 在這場超越消費互聯網,直接改造生產方式的革命中,中國處於怎樣的發展階段?

王建宙:互聯網從人與人的溝通擴大到人與物,物與物的溝通。這不再是一個概念,在中國也已進入快速發展階段。

我印象最深的是看到它在農業方面的應用,可以用革命兩個字來形容。新疆石河子正運用這類技術進行農業滴灌,給每一株莊稼配備滴管,你可以控制什麼時候給莊稼滴水、滴多少水。如果改成人工,簡直難以想象,但現在可以做到,這種滴灌技術可以節約50% 的水資源。

中國移動曾親身參與這個項目。

財新記者:這類應用令人印象深刻,但似乎並未被廣泛使用?

問題在哪裡?

王建宙 :確實如

此。展覽時展

示的這類應用

很多,但真正

應用的規模還

比較小,仍停留在千萬元級別。

規模化運用要解決三個問題。一要從思想變成行動,現有技術、網絡發展的條件都已具備 ;二是必須解決規範、標準問題 ;三是解決安全問題。比如,一旦我的設備聯網,如何防止別人也可以指揮我的設備?沒有安全保障,怎麼敢用?

物聯網這套技術包括三個層面,一是感知層,即通過傳感器就可以知道物體的溫度、濕度、速度、震動等特性 ;二是傳輸層,即感知的數據要傳送到網絡 ;三是應用層,指經過智能處理的數據,可通過新的方式加以運用。經過多年積累,這三層的基礎條件都已具備。

工信部還給每個運營商分配了專用號段。

大規模應用的障礙中,成本是一個,但不是主要障礙。整體來講,新技術的發展反而會降低成本。

財新記者 :怎麼看大數據與此的關係?

王建宙 :近年來IT 領域出現的新技術,如4G、雲計算、3D 打印、大數據等,都是推動互聯網與新工業革命相結合的發展基礎。

跟大數據結合起來,可以把數據的使用面擴大好幾個數量級。可以通過傳 感器與計算智能的結合,把發生在機器、建築物、道路甚至動植物上的速度、位置、溫度、濕度等各種數據進行提取、傳輸和集成。大數據的整體性、實時性及通過集成和分析產生價值的特性,有明顯助推作用。整體性,即通過強大的數據處理能力,對現實中發生的數據全面調查,而非抽樣調查。比如可以通過對司機隨身攜帶的手機與基站切換,算出每輛車的行駛速度,而不用抽樣調查取平均值。實時性,則是指大數據可以利用強大的計算能力對各種數據進行實時處理。

通過集成和分析提升價值,就是對無處不在、無時不發生的數據進行集成和分析後,可以挖掘提煉出新的數據源,使之成為類似資金、礦石、石油那樣有實際價值的新資源。

財新記者 :這種全新的生產變革到底能為我們帶來什麼?

王建宙:未來的變化體現在兩個方面。

一方面,生產方式會發生繼工業革命後的再次大變。當所有機器和裝置都裝上傳感器和傳輸模塊後, “人與機器的對話” “機器與機器之間的對話”就可以變成現實,遠程控制、實時管理、自動操作都不再是想象,這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節省了資源 ; 另一方面,現代生活方式也將延續變化。比如說,當我們乘坐電梯突遇事故時,不需按緊急呼救鍵求救,電梯會自動檢測出問題並主動安慰你 : “請不要動,保持鎮靜,我們立刻來修。 ”實際上,這場新的革命,實質就是將智能賦予物體。當物體有了智能後,可以實現人與物、物與物之間的對話。

我覺得首要目標是,讓這個網絡跟手機網絡一樣大。

財新記者 :工信部和財政部一直通過專 項資金推動這場變革,各地政府也出台了扶持政策,但執行中有問題,你認為 應該政府主導還是市場主導?

王建宙:政府的支持與協同、市場的驅動這兩種力量都很重要,但總要有個過程。現在各級政府非常支持,企業積極性也很高。

財新記者 :主要市場參與者都有哪些?

王建宙:應從感知層、傳輸層、應用層三個方面來看。在傳輸層,電信運營商起到重要作用,目前主要是依靠電信運營商的無線網絡 ;感知層需要依靠各類IT企業。

在這個領域,很多企業特別是中小型企業可以發揮更多作用;應用層主要是軟件開發商,它們利用現有的數據開發出很多應用。

財新記者:這對電信運營商來說意味著什麼?

王建宙:這對於電信行業來說不是簡單 的增值業務,它完全是一個新的市場。

從電報到固定電話再到移動電話,在計算普及率時會採用每百人擁有數。大體上,當每個辦公室或家庭都擁有電話時,固定電話數量接近飽和 ;當每百人有100部手機的時候,移動電話也接近飽和 ;但這張新網絡的使用普及率可能達到每百人1000個接入。這對電信行業的發展來說意義重大。

財新記者 :誰會主導新的產業鏈?

王建宙: 前兩個層次是硬件,還是網絡。

我個人認為,最重要的還是開發出應用來。整體來說,這三個層面都是為用戶服務的,用戶才是主導者。我說的用戶不是具體的個人,而是廠商,比如說車聯網,現在就是汽車製造廠商在主導。

確實,目前這個領域還沒有看到品牌企業。但是,未來這個行業一定會出現明星級的企業、規模化的應用。隨著大數據的深入推廣,我預計在相關產業里可能會產生一批專門做數據分析的新公司,這些數據分析公司可以像管理咨詢公司一樣為企業、為用戶服務,使其數據體現出價值。

 

王建宙 王建 人、 數據 機器 對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921

“誰都不能通吃,誰也不是中心”專訪中國移動前董事長王建宙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768

在吉隆坡,一位華人畫師給王建宙畫了個手機推銷員形象的漫畫。 (王建宙提供/圖)

“現在是‘亂拳打死老師傅’。”

2014年11月15日,在一場互聯網論壇中,360公司董事長周鴻祎說完這句話,拍了拍坐在旁邊的中國移動前董事長王建宙,臺下觀眾都樂了。當天,周、王一個穿著布鞋、一個穿著西裝,交鋒激烈。

11月,“運營商活不了了”的話題跳出來成為熱點。當月中旬,中國移動前腳放出風聲:短信要按流量收費;後腳,騰訊的微信團隊就推出了“微信電話本”應用,網絡電話免費打,繞過運營商的通話收費。

在剛出版的新書中,王建宙喜歡用“大象快跑”來形容中國移動——全球市值最高、用戶最多的電信運營商在十余年內的體量和發展。

然而風向變了,運營商穩居電信產業鏈核心地位的局面,被網絡運營、手機制造、移動應用的“三足鼎立”所替代。“管道”,曾經是運營商們不甘心承認的身份,如今卻很快變成了捍衛自身價值的唯一盾牌。

互聯網公司洶湧而來,逆風站在“狼群”中的“大象”,怎麽跑?

在這個時點,南方周末記者專訪了已退休兩年的王建宙。他1978年進入電信業,在郵電部門工作22年;而後歷任中國聯通、中國移動的董事長,分別長達6年和8年。他工作的這三十年,也是中國電信業發生巨變的三十年。

“競爭機制是電信發展快的重要因素”

南方周末:您用微信嗎?

王建宙:我用得很少。因為通常都是用自己的產品,我們的產品是飛信。

南方周末:現在飛信落在後面了。

王建宙:確實微信的功能是超過了飛信。微信實際上就吸取了飛信、微博的特點,加上搖一搖等新技術。其實結為好友、朋友圈,都是在飛信的時候就有了。但是飛信改進得不及時。

南方周末:麽時候明顯感到市場環境變了?

王建宙:蘋果推出APP STORE(應用商店)的時候。原來是手機制造商配合我們,你看最早的時候電話機叫“終端”。所謂終端,就是網絡的一部分,價格便宜,占網絡的比重也很低,電話機當時是很不起眼的零件。沒想到它後來發揮了那麽大的作用,用戶在手機上的支出超過了給網絡的付費。

南方周末:微信本身也是“移動應用”的一股生力軍。

王建宙:對,我剛才就在跟周鴻祎討論,現在這三部分(電信運營商、手機制造商、移動應用開發商),誰都不能通吃,誰也不是中心,但是運營商的功能,是永遠永遠需要的。

南方周末:您在強調運營商“管道”的作用,但不久前運營商還不甘心只被看作“管道”的。

王建宙:對,是有過不適應。今天周鴻祎也沒想到我們現在那麽謙虛了,以前我們是不承認的。

南方周末:有消息說中國移動的短信要免費或是按流量收費了?

王建宙:那個消息不是很全面。總的來說是我們的語音和短信都要數據化了。原來有兩個系統,一個是流量數據,我們叫分組域;另一個是話音,包括短信,我們叫電路交換域。各做各的,但到了4G以後,從技術而言,沒有語音了,都通過網絡完成。

所以不光是中國移動,所有的運營商都要走這條路。以後的短信和話音都通過網絡做。

南方周末:這會不會導致運營商的收入降低?

王建宙:短期會。但是長期,只要你流量足夠多,還是能夠支撐的。

南方周末:中國移動這麽大力推4G,有沒有想要掩蓋3G網絡失利的意圖?

王建宙:4G我是花了非常大的精力在推的。我們做3G很晚了,國外2000年就有了,我們2009年才發牌照,但是我們的好處是做3G的時候已經知道4G是什麽了。

我們當時做3G,就對廠家提出了一個要求:所有設備都可以平滑地過渡到4G。4G今年一年做了50萬個基站,還可能做到70萬的基站,是我們有這個基礎。

南方周末:三十多年來,電信業有多次打破壟斷的嘗試,您如何從打破壟斷的角度回顧電信業的發展?

王建宙:我覺得競爭機制是我國電信發展這麽快的很重要的因素,可能外面的人還認為我們競爭不激烈,是壟斷的。

但實際上,從1994年中國聯通成立,就已經有了一個競爭對手,盡管很弱小。後來中國移動從中國電信分出來,兩家變成三家。再後來又變成六家,還有網通、鐵通、衛通。後來又變成三家。這就是一個在探索怎樣建立有效的競爭機制的過程。

不管怎樣,我們內部的人認為,這種競爭不僅是劇烈,而且是慘烈了。如果沒競爭,哪里會降價?如果沒競爭,怎麽會送手機?

但它還要前進,大家最希望的是民營企業參與進來,現在也開始了,虛擬運營商進來了,我覺得這也是好事。

喬布斯直率,奧利拉謙虛,庫克是“大管家”

南方周末:您個人是30歲以後才進入電信行業?

王建宙:正好是30歲。其實很簡單,因為我是郵電職工子弟。當時有一個政策,父母退休了可以頂替一個子女,但是我已經工作了,不存在頂替,就調動進來了。

那個時候誰不想去郵電呢?當時郵電職工都希望自己的子女也在郵電系統里,本人從小接觸的人、父母的朋友都是郵電的。家庭的熏陶,就是郵電的氣氛。

南方周末:1G時代的摩托羅拉、愛立信;2G時代的諾基亞;3G時代的黑莓、三星和蘋果。這些年,您旁觀了手機英雄們的叠代史,有什麽感受?

王建宙:眼看著他們都消失了、銷聲匿跡了。我跟他們的接觸,覺得他們非常努力。

比方說諾基亞,三任CEO我都比較多地見過面。每次他們都會問我從客戶的角度,對手機有什麽要求。而且他們也確實做了,一直在探索。但是,只能說更新換代了,他們的思想跟不上互聯網的發展。

蘋果原來就是互聯網公司,在這輪較量當中,傳統的電信公司明顯處於劣勢。這是革命性的變化,一般的修改是不行的。我們現在沒法說諾基亞哪里做錯,我覺得沒做錯,它盡力了,但是也沒有辦法。

南方周末:直到2013年,移動和蘋果的合作磨合了7年才成功。您跟喬布斯也接觸多次,有怎樣的觀察?

王建宙:我跟喬布斯電話會議開了很多次,當面見過一次。在這些短暫的接觸當中,他的所有特點我們都能體會到,專註、激情、直率。

比方說,他答應我要做TD-LTE(移動的4G)。後來我們開電話會議,兩邊很多同事都在。我問他:“怎麽TD手機還做不出來?”他說:“芯片呢?”(芯片他們不生產)。我說:“據我了解,已經有廠商推出芯片了。”他說:“Who?Who?Who?Who?Who!”

一下子我們當時在場的人都不說話了。後來找英語好的人問,五個who是什麽意思,有人說是感嘆詞。再後來找到真正的美國人,對方說,很簡單,就是問你誰。意思是芯片做出來了,告訴我誰做出來了?根本還沒人做,你催我幹什麽。

我的消息也不準確,我也說不出來。再說他等的其實只有美國高通的芯片。越洋的電話會議里,一般人不會這麽直率,只有喬布斯。

南方周末:還有哪些國外的企業家讓您印象深刻?

王建宙:蒂姆·庫克。他現在當蘋果CEO(首席執行官)了,其實大家不知道,在他當COO(首席運營官)的時候,角色就是蘋果的大管家:制造、銷售、創新營銷模式,都是庫克在做。銷售也好、跟AT&T訂合同也好、去富士康生產也好,都是他。他跟富士康很熟的。

我第一次見他就印象非常深,後面也有大量的時間在跟他打交道。這個人我一定要提,因為大家看到的都是他做CEO以後,不知道在這之前,蘋果的成功庫克也是起到很大作用的。

還有吉姆·巴爾西利,他是黑莓的兩個CEO之一。我覺得吉姆·巴爾西利是很成功的,因為他使你知道出差可以不帶電腦了,拿手機就能收郵件。今天看來不值一提,但是那個時候,還是讓人豁然開朗。

第三個人是諾基亞的CEO,約爾馬·奧利拉。在諾基亞可以藐視一切的時候(曾占全球手機份額的40%),他依然很謙虛。每次來拜訪我們的時候,都說你們有什麽要求、我們服務得不好之類的,非常謙虛,所以我對他印象很深。

南方周末:與國外的企業家相比,在國內做企業家是更簡單還是更難?

王建宙:我們不說是企業家吧,應該說是在國企做領導,是很困難的。既是國企的領導,又是國際上市公司的CEO,這個難度會更大一點。

你首先必須完全按照國企的規範來做,這毫無疑問。同時也不能輸給任何一家國外的上市公司,包括在達沃斯論壇,人家講英語,你也要講英語啊。

南方周末:兩種身份會有沖突,怎麽辦?

王建宙:我覺得它們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就是資本增值。國有企業的重要任務是國有資本保值增值,不管你做什麽,最後都要來考核你在任期內,資本有沒有增值。上市公司也是一樣,目標是為投資者創造價值。

從這點來說,是完全一致的。作為CEO來說,無論是國有企業還是上市公司,你增了值,兩邊就都達到了最重要的目標。

 

誰都 不能 通吃 誰也 不是 中心 專訪 中國 移動 董事長 董事 王建宙 王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0290

[貼圖]王建宙

1 : GS(14)@2010-12-26 14:37:50

http://www.iceo.com.cn/ces/2010/1221/205735.shtml
NO.5
与2009年排名比较:下降1位
综合得分:4.192


2010年5月31日,中组部宣布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领导班子进行调整:王建宙总经理一职由李跃继任。已超出规定退休年龄的王建宙并没有如旁人预期中“归野”,而是改任董事长。如果不出意外,这将是这位“通信老兵”的最后一站。“我将更多考虑公司发展的战略问题。”王建宙表示。
与此同时,一直平稳行驶的中国移动似乎已经开始面临考验。2009年,由于推动自主标准TD-SCDMA,中国移动亏损超过150亿,2010年亏损预计超过300亿,并且在短时间内没有好转迹象。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对于运营商既有的商业模式形成剧烈冲击,一个iPhone已经令全球运营商闻风丧胆。中国移动一直以来力求避免的“管道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在一艘航母航行中的危机时刻,由一个拥有超过25年行业经验的老兵护航,显得尤为重要。
王建宙一直被认为思路开阔,交游广泛,从多年之前就开始为中国移动的转型布局。对中国移动而言,这场冲击和变革带来的或是蜕变新生,或是逐渐沉寂。作为一手将中国移动带到全球最大运营商地位的舵手,这将是王建宙职业生涯中最重要、最惊险的一场战役。但显然,由于客观原因他将不可能见证最后时刻,这未尝不是遗憾。
2 : GS(14)@2011-03-14 22:40:22


貼圖 王建宙 王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24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