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澳大利亞政要隔空譴責特朗普:對女性的猥瑣言論令人憎惡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一段多年前有關女性的猥瑣言論曝光後,激起了澳大利亞政壇的一片譴責聲。

7日,一段11年前視頻顯示,特朗普使用粗話吹噓自己可以猥褻女性,他還表示,她們會允許他這樣做,因為他是個“名人”。

對此,據中新網10日報道,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外交部長畢曉普表示,特朗普的言論是十分令人討厭憎惡的,他的行為絕對是千夫所指的。

反對黨工黨領袖肖頓的批評就更加犀利:“這些言論是不能被原諒,是如此卑鄙的,令人生厭的,是應當受到譴責的。”

副總理巴納比·喬伊斯也加入了對特朗普的譴責:“我覺得在美國,整個辯論正在變成真正骯臟汙穢的藥汁,掩蓋了美國人民應得的尊重,兩黨之間都在挖彼此過去的垃圾,整個事情是很令人作嘔的。”

據悉,視頻曝光後,一系列美國共和黨知名人士呼籲特朗普退出總統競選,這是美國現代政治史上從未有過的情況。

對此,特朗普在10日舉行的第二場電視辯論中說:“我沒有對此感到驕傲,我為此向自己的妻子、向美國人民道歉。”  並在主持人問道“是否與女性做過那些自己談過的事情”時表示:“沒有,我沒做過。”

大利 政要 隔空 譴責 特朗普 特朗 女性 猥瑣 言論 令人 憎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064

獨立遊戲,猥瑣發育別浪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622/163744.shtml

獨立遊戲,猥瑣發育別浪
老道消息 老道消息

獨立遊戲,猥瑣發育別浪

中國遊戲的進步不能靠善意支撐。

來源 | 老道消息(ID:laodaoxx)

 作者 | 老道消息

當徐化宣稱,他要做一款中國人自己的 3A 大作、純正的“沙盒遊戲”時,沒人能想到,遊戲里竟然真的只有沙。

而此前在預告片里出現的,用虛幻引擎4素材商店里的素材拼湊出來的太空、雪原和森林,都沒有出現在這款叫《幻》的遊戲里。

遊戲的制作之粗糙,在 Steam 這樣魚龍混雜的平臺上都算是罕見的,人物動作僵硬,bug 沒完沒了,特效直接用的是虛幻4教程里的示例。

遊戲的核心玩法是撿垃圾,不停撿垃圾。有人玩到最後一個主線任務,按要求收集了 99 個材料,發現按鈕點不了。回頭一看官方出了修複補丁,趕緊更新;再進來發現同一個任務的材料需求變成了 3200 個。

難怪團隊宣稱這款遊戲玩十年都不會膩!這是互聯網時代的產品軍規——“快速叠代”啊。

這款消耗了玩家們 3 年的期待的“情懷之作”在上個月開始發售,引發的口碑危機堪比國產版深夜食堂。扣掉退款用戶,標價 98 元的《幻》在 Steam 上吸引了 1000 多個玩家下載,但其中有 700 次下載是免費 Demo 時期的記錄。

徐化曾說,《幻》要讓中國遊戲複活,要和索尼合作登上 E3,要打入歐美市場。

現在看來,他的作品成功地爬上了恥辱柱歷史第二高的位置,僅次於 1997 年的《血獅》事件了。

01 

遊戲媒體“機核網”的聯合創始人趙夏,可能不會同意我以上的說法。

饑餓遊戲

在這輪負面輿論潮里,因為長期幫徐化和《幻》站臺和宣傳,機核網也被玩家罵得很慘。機核先後為幻制做過兩期訪談節目,《幻》的任何新動向都會第一時間登上機核,機核的人還曾經在評論區里怒懟陰陽怪氣的讀者。

他們把《幻》捧得太高了,結果這是個連結局都沒做好就開始賣的遊戲。一個遊戲媒體盲目追捧劣質項目,在玩家眼里,傻和壞必定占一個。

但趙夏出來發聲明,言辭中沒有展現太多悔意,也沒有對徐化的作為表示批評。最後還用一句話把玩家再得罪一遍——

“那些從頭到尾就沒給過任何人支持,而只等著看笑話消費別人失敗的人們,祝賀你們再一次找到了絕佳的機會”。

其實站在趙夏的立場,他確實也很難公開對徐化和《幻》給出太負面的評價。這不僅是站在支持國產遊戲的立場上,還因為徐化是他表哥。

徐化上高中的時候就住在表弟趙夏家里。那時候徐化遊戲打得很好、會寫詩,有許多新奇想法,自然而然成為了趙夏眼里的小偶像。趙夏對遊戲熱愛也被徐化熏陶的,以至於當時他媽媽一直覺得徐化把趙夏帶壞了。

小時候就展現出創作天賦的徐化,長大後很長時間里做的是導演和編劇。他曾經給陳可辛寫過劇本,拍過一部電影,叫《醒來吧寶貝》。電影的豆瓣評分 7.3。有人覺得電影很裝逼,也有人頂禮膜拜,覺得片子探討了很深刻的哲學問題。

2012 年他在機核講陳星漢的《Journey》,說這款遊戲充滿佛法和禪意,太偉大了。他順便給自己的電影《醒來吧寶貝》也做了宣傳,解釋了電影里的佛學和禪意元素。表弟趙夏在旁邊說,對,這電影太牛逼了,我沒想過一部電影能拍這麽好,大家看了預告片就知道了。

徐化的東西,永遠是預告片最牛逼。

2015 年,《幻》的宣傳片在機核首發,太空、雪原、森林,各種機器人、快速切換的鏡頭、謎一樣的自白,處處都是禪意。同時,遊戲宣稱將會登陸 PC、PS4、XBOX 三大平臺,支持VR,還有陳星漢親自擔任顧問。

而事實證明預告的東西大多是沒有的。但徐化確實在遊戲里埋了一些別的彩蛋,“不斷更新的海量互動文字”。

遊戲中將鼠標移到一些你要撿的垃圾上,就能看到徐編劇給你們留的贈言,比如“我猜想,噴子們一定是屁眼被人堵上了,才能用嘴放屁” ;或者,“我強奸過很多女人,大部分事後都給我留了微信號”。

02

趙夏和機核表示委屈的核心邏輯是,他們覺得自己傾盡全力支持《幻》,本質上是支持中國遊戲進步,是善意。善意的行為,為什麽要被罵?

因為中國遊戲的進步不能靠善意支撐。

趙夏說自己經常思考機核到底是不是一個媒體,翻譯一下,就是“如果我不把自己定義為媒體,那麽保持客觀就不是必須的”。但就算我不是一個媒體,作為一名有覺悟的黨員,也要謹記“紅紅臉,出出汗”、讓批評和自我批評成為常態的指示吧。

長久以來許多遊戲廠商和媒體的強綁定、業界軟文滿天飛,讓我們差點以為遊戲媒體就是收錢辦事的地方。但其實以前做遊戲媒體是很有門檻的。

中國第一本遊戲雜誌是 93 年創刊的《Game集中營》。在那個資訊不發達的時代,玩家選擇一款遊戲幾乎完全依靠雜誌的攻略和介紹。那些年的《網絡世界》、“大軟”這些雜誌看起來窮酸,其實都是拿了 IDG 投資的。最高的時候,“大軟”每個月要向主管單位交 70 多萬光刊號使用費。

高門檻媒體帶來的是高門檻的編輯部和高質量的內容。90年代曾經有玩家給《Game集中營》寫過一封信,說什麽時候能在你們雜誌上看到中國人自己的遊戲,“以貴刊的影響,相信振臂一呼,一定應者雲集”。

雜誌社的回複,專門寫了一篇《烏鴉烏鴉叫》,痛陳了中國遊戲的一系列問題:盜版主機火熱,原創遊戲少,卡帶昂貴、遊戲門檻高,還有輿論對電子遊戲的妖魔化,

“雜誌人輕言微,何以負此大任,真是錯愛啊……振興中國遊戲業的回天良藥,我們開不出”。

《Game集中營》後來改名為《電子遊戲軟件》,也就是老玩家口中的“電軟”。

後來的“電軟”哪兒都好,就是喜歡吹世嘉。許多人聽信了當時的編輯天師的話,或是買了 SS 領略被他吹上天的《武裝雄獅》,或是在索尼 PS2 和世嘉 DC 的搖擺中選擇了 DC。

世紀之交,一臺 DC 機加上兩盤遊戲,兩千多塊錢,對年輕人來說是重大開銷了。世嘉因為 DC 的慘重失敗徹底退出了遊戲主機市場,“電軟”也因此損失了一批讀者,被後繼者《遊戲機實用技術(UCG)》超了過去。

再到後來,論壇社區興起,在國產單機遊戲漫長的沈寂期中,玩家們找到了抱團取暖的新方式。傳統遊戲媒體攜手走到了消亡邊緣,重新回到了攻略書的定位上去。也是在這段時間,普通工薪族也能消費得起遊戲機了,玩家們開始更多地討論 PS3 和 XBOX 這些新奇玩意。

2010年,一群 xbox-sky 論壇上的玩家,想辦一個不分陣營大家一起討論遊戲的玩家社區,於是有了機核網。徐化和趙夏都是機核網的創始成員。

如果那位當初給《Game集中營》寫信的玩家,在二十年後依然關心著中國遊戲業,他很可能會上機核網聽他們的遊戲電臺,從而了解到《幻》這樣一款國產遊戲,要做中國人自己的 3A 大作。這款虛幻4引擎打造的開放世界遊戲,甚至得到了吉田修平的稱贊,很可能成為“第一款”登上 E3 的國產遊戲。

這話老讀者們應該熟悉,1997 年的《血獅》就是這麽吹的。《大眾軟件》的編輯後來說,一拿到遊戲,大家都傻眼了,“深感愧疚,覺得辜負了讀者的信任”。

03

2015 年《幻》在摩點眾籌時的項目介紹寫到:

我們認為,中國目前的遊戲現狀可以概括為三個字:“請充值”。所以,我們正在做一款特殊的遊戲,也可以概括為三個字:“最牛叉”。

他們宣稱《幻》可以實時虛擬整個宇宙以及銀河系,所有星球均為電腦過程生成,並且星球之間飛行不需要讀取。遊戲將在 2016 年做出遊戲的多人版本,“如果能再融資到三千萬到五千萬”,就接著做單人模式。

常年混跡電影圈的徐導可能不覺得這是獅子大開口。但徐導現在變成了徐制作人,來到了他口中所說的那個烏煙瘴氣、一潭死水的中國遊戲業,就得接受新的規則。前兩天大宇剛公布了仙劍7的預算,6700萬,這已經是國產單機投入之最。《幻》作為一款 4 人團隊的處女作,誰給你這個錢?

結果他還真就拿到了投資。

投資方是心動網絡。心動的黃老板,早年靠 VeryCD 起家。後來電驢被封,轉行做了頁遊,賺得是盆滿缽滿。黃老板是個有情懷的人,他說過:

“中國遊戲只有兩條路,一條是給渠道做遊戲,一條是給玩家做遊戲。第一條路屍橫遍野,第二條路卻很少有人看到……我相信理想和良心可以賣錢。”

心動花了一個億為國產遊戲業輸血,徐化和趙夏趕上了這班車,幻和機核網都拿到了黃老板的投資。雖然沒有三五千萬那麽多,但這筆投資足以讓徐化在摩點眾籌 100 萬的目標只達成 3% 的時候,雲淡風輕地表示看不上,“這一百萬是隨口跟摩點定下來的”。

然後徐化帶著團隊從自己的家里,搬到了北京東城區的一座高檔寫字樓里。

當獨立遊戲這兩年開始有熱錢進入的時候,哪怕是徐化這樣虔誠的玩家,也容易走火入魔。這些年中國遊戲業畫下的大餅里,除了《幻》,還有《水晶戰爭》、《下一站》、《地球OL》等等等等。

地球

太多人一沒技術二沒資源,憑著一腔熱血和夢想就要來拯救中國遊戲,最後只能是聲勢浩大地來、悄無聲息地走,粉絲和情懷一個都顧不上撿。

其實國外也有不少牛逼吹過了的產品。索尼前兩年帶了《無人深空》上 E3。這是一款號稱提供了 2 的 64 次方個迥然不同的星球供玩家探索,並且支持多人模式。玩家拿到手里發現,隨機生成的星球之間相似度非常高,多人模式也根本不存在。

遊戲發售當天銷售破千萬美元,但很快退貨率高達 88%。做這款遊戲的 Hello Games 和徐化的團隊一樣,是一個很小的獨立工作室,很快被玩家吐槽為騙子。為《無人深空》站臺、提供大量支持的索尼也被玩家遷怒。

後來索尼的高管出來,怒懟在網絡上批評《無人深空》的玩家。索尼全球工作室的吉田修平也出來說,《無人深空》的敗筆在於公關,在前期給了用戶太高的預期,以至於產品出來之後經歷滑鐵盧。

這跟《幻》和機核的事件走向幾乎一模一樣。看來徐化做遊戲,還真是對標國際。

但《無人深空》硬是靠後期的高質量更新,把輿論逐漸拉回來了一些;而且索尼這麽肉,出一兩次事故,扛得住。

但中國獨立遊戲現在還是個大脆皮,只能猥瑣發育。從 2014 年遊戲機接近開始,到現在小三年了,單機遊戲的市場份額還是千分之一左右徘徊。15 年中國遊戲市場銷售額的 1407 億元里,單機遊戲只占了 1.4 億元,一款陳年冷飯《怪物獵人X》就占了整體單機銷售額的三分之一。

雖然正版意識正在複蘇,錢正在進來,但獨立遊戲、單機遊戲在中國還屬於拓荒階段。《幻》這樣的例子一出,心動至少幾百萬的投資打水漂了,市場上說不定就少了一個願意投獨立遊戲的人。玩家們對國產獨立遊戲、單機遊戲的信心也會受到重創。

1982 年的時候美國雅達利還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科技公司,一揮手 2100 萬美元拿下斯皮爾伯格《外星人》的遊戲改編權。結果這款遊戲質量大不如預期,雅達利倒閉,最終引發美國 1983 年遊戲行業大蕭條,前前後後也不過一年。

外星人

當然現在時代不一樣了,遊戲市場足夠細分,玩什麽的人都有,什麽都有人玩,一個《幻》摧毀不了中國遊戲行業。這不騰訊爸爸的王者榮耀仍在大殺四方,姚曉光剛在香港買了一套近億港幣的房子,光稅就將近 1500 萬。

怕只怕,那群單機遊戲玩家被騙的次數多了,萬念俱灰。到時候沒有人支持國產單機和獨立遊戲了,就真的所有人都玩王者榮耀去了。

反正總是要交點學費的,交給你們當智商稅,還不如交給姚曉光當他的房產稅。

獨立遊戲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獨立 遊戲 猥瑣 發育 別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781

熊抱央視女主持 猥瑣書記:我是不是男人

1 : GS(14)@2010-12-30 22:57:5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35&art_id=14817127

王菲中學時期的同學、央視美女主持慘遭官員「熊抱」。陝西省志丹縣聖誕節當日( 25日)邀請央視美女主持管彤主持文藝晚會,其間縣委書記祁玉江不但在台上熱情地熊抱她,還誇讚她「俊、白、美」,並追問對方「我是不是男人」,令她十分尷尬。
宣傳部:體現陝西人民熱情

該段片不但在網上引發熱議,祁書記更遭網民批評失態。但當地宣傳部回應事件時竟稱,書記的舉止正常,是體現了陝西人民的熱情。
「你咋就這麼漂亮呢?」聖誕節當日,志丹縣西區採油廠慶祝年產量 100萬噸文藝演出中,現年 52歲的祁玉江書記,從一上台就大誇 39歲的女主持管彤漂亮,並當眾稱:「我代表志丹的黃土兒女和你擁抱一下,好不好?」然後趨前擁抱女主持,隨即引得哄堂大笑。但面向觀眾的管彤卻神色略顯尷尬。
祁書記隨後說:「我現在把我手中的花,獻給管彤妹妹。」然後轉身將場下學生送他的鮮花,轉贈女主持。過了一會,他又在台上對她開玩笑地問:「我美不美?」「我要唱歌打動你。」他又追問「我是不是男人」等輕佻言論。有關短片在網上引起熱議,網友認為祁的舉動嚴重失態,並冠以「猥瑣書記」的稱號。
女主角是王菲中學同學

原來事件的女主角管彤,是王菲就讀北京東直門中學的同學。她昨以「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拒絕回應,然後掛掉電話。事件中的男主角祁玉江書記,近日沒有公開露面。縣委宣傳部副部長馬華權稱,書記擁抱管彤體現的是「陜西人民的熱情」。至於祈書記是否反問管彤「我是不是男人」,他則表示自己並不清楚。
廣州《羊城晚報》
熊抱 央視 主持 猥瑣 書記 是不是 男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33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