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員工跳樓爆鴻海危機 郭台銘滅火固單內幕

2010-06-3  TNM





在商場上橫掃千軍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遭逢員工輕生跳樓的大考驗,上週三(26日),他親上火線,第一次打開神祕的富士康 廠區大門,並在中、外3百多名記者面前彎腰鞠躬,拜託不要再報;事隔2天,他再度上陣,大手筆調薪22%,轉移社會焦點。

本刊調查,郭台銘 上週十萬火急,危機處理,一來是跳樓事件已驚動北京,深圳與中央先後組團進廠調查;二是蘋果等歐美品牌大廠,不容這把火燒到自家來。郭台銘能否順利「鞏固 訂單」,考驗還沒完。

郭台銘小檔案

現職:鴻海集團總裁

事業:1974年創鴻海,目前鴻海集團為全球電子代工龍 頭,下有鴻海、鴻準、廣宇、建漢、奇美電、沛鑫、富士康國際等7家台、港掛牌公司,2009 年營收逾2兆元。

生日:1950年10月8日

學歷:中國海專畢業

家庭:與亡妻林淑如育有2子女;續絃曾馨瑩, 育有1女,現正懷第2胎。

「我要跟社會、家屬感到抱歉,因為沒辦法有效防止事件發生。」「除了道歉還是道歉,除了痛惜還是痛惜。」二十六日 快中午,科技強人郭台銘頂著深圳烈日,在富士康龍華廠區有史以來的第一場全球記者會上,九十度鞠躬,面露一臉倦容的他,才起身又彎下腰,「我拜託你們,向 你們三鞠躬,能不能不要再報導下一跳,不要再問『what's next ?』請幫助我們多報導光明面。」

道歉加薪 暫止風暴

過 去,郭台銘馳騁全球代工業,一呼百諾,帶兵殺價搶單,敵我態勢全掌控手中,但是面對接二連三員工輕生跳樓,卻無能為力。科技硬漢道歉的姿態,透過中、外三 百多名記者,傳送至各地。

這場記者會,沒能止住當夜的「第十二跳」。二十八日郭台銘再上火線,宣布深圳廠區員工加薪二二%,對勞方大力釋出 友善,這場延燒數個月的跳樓風暴,暫獲止息。

本刊調查,郭台銘上週十萬火急台北、深圳二頭飛,迅速滅火,是因為他驚覺眼前的二大難關,一是 中國官方態度,二是品牌大廠的關切。

輿論撻伐 官方關切

鴻海今年深圳廠區接二連三發生員工跳樓自殺事件,引起中國輿論嚴厲撻 伐,央視甚至製作專題探索。隨著人數增多、間隔時間越短,二十一日第十跳後,郭台銘首度表態:「只能默默地做,什麼都不能說。」「員工多達八、九十萬人, 管理不易。」

然中國輿論並不滿意。上週二清晨第十一跳後,代表中國的國家通訊社|新華社,罕見的「追稿(號外)」並發表社論。「新華社的追 稿,有二層意義,一是大陸官方對富士康處理不滿意,再者連中央也關注此事。」一位大陸政協對本刊表示。

人在台北歡迎四川採購團的郭台銘,上 午一收到訊息,立刻脫口而出,「將邀請中外媒體前往深圳廠區採訪。」由於事前沒準備,要開全球記者會的話一出,鴻海土城總部的董事長辦公室,立刻動員起來。

急撇污名 開放採訪

鴻海在一九九八年落腳 深圳龍華,龍華廠是鴻海集團在大陸的發源地,製造產品包括桌上型電腦零組件、手機零組件及最新科技產品等,因商業考量,門戶森嚴,也因此,從未對媒體開 放,而顯得神祕。

這次郭台銘急要撇清「血汗工廠」污名,破天荒大開門戶。「原本郭董要派專機,搭載台灣記者前往深圳,」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中國官方認為不適合,最後只好請媒體自行前往。」

由於是頭一回,郭台銘從台北出發前,還跟幹部做了心理建設:「我們沒做壞事,盡心照顧員 工,這是老天給我們的考驗,我們要微笑處理,不然員工也會慌了手腳。」怎知一到龍華廠現場,四面八方湧進的中外媒體,竟多達三百人,鴻海動員六、七輛大巴 士搭載,並調來通路業務的賽博數碼主管負責媒體溝通。

員工擔心 調薪受限

郭台銘親上火線滅火,除了道歉,還陪著眾家媒體繞 廠,說明要不計代價,布下天網、地網及隱形網等防範措施,當天晚上,又搭專機回台,參加在日月潭涵碧樓夜宴四川採購團。儘管東道主郭台銘遲到二小時,但四 川省委書記劉奇葆主動提出,要川震後已培訓的百名心理醫生,趕到深圳龍華廠協助,並當場打起越洋電話調度。

未料,當晚又傳出第十二跳,隔天 二十七日清晨,再傳第十三起割腕事件後,郭台銘決定再回深圳親自坐鎮。他跟主管說:「不管媒體怎麼說,我們回去做改善的措施。」

郭台銘這次 動作更快更大,一出手,就是宣布「深圳廠區調薪二二%」。聽到加薪,富士康員工王濤告訴記者:「雖然高興,但很擔心只是空歡喜一場,因為過去加薪都以幹部 為主,普工薪水能比基本高些,有加班費可以拿,就很不錯了。」鴻海上上下下還沒弄清楚誰被加薪前,中國民工薪資、福利問題已取代連跳事件,成了輿論新焦 點。

「富士康工資加上福利,原本就優於鄰近中國工廠。」一位台商說。華南地區從七月起,將調整基本工資二○%,郭台銘卻提前一步,背後與中 國官方的關切,已從地方提升到中央有關。

中央官員 親訪郭董

本刊調查,早在「第九跳」時,深圳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李銘就前往 富士康,就近期連續員工跳樓事件進行調查;而郭台銘在記者會上鞠躬時,深圳市委書記王榮亦率團前往調查,深圳市總工會也約見富士康集團高層,進行重點調 查。

「十一跳」前都是地方層級處理,中央官員始終未公開表態;直到十二跳,北京有了動作,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領軍,召 集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人保部)、全國總工會、公安部等官員,緊急啟程趕赴深圳一週,深入調查墜樓的原因,三十日汪洋還與郭台銘會談,並聽取基層員工心 聲。

期間,本刊記者在深圳採訪時,當地媒體一度傳出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將 赴深圳龍華。除了中國官方壓力外,郭台銘另個難關,就是品牌大廠的態度。

防堵大廠 轉單效應

鴻海現在約有四分之一營收來自於 美國蘋果公司,包括iPad、iPhone、Macbook、iPod 等,iPhone、iPad新產品則幾乎都是獨家讓鴻海代工。就在郭台銘忙於滅火時,原本每半年就定期派人駐廠檢視的蘋果、惠普和戴爾、諾基亞等大廠紛表 示,將調查自殺是否與工廠勞動環境有關。

「大家都怕步入多年前NIKE代工廠(寶成)雇用童工被消費者抵制後塵,所以一定要表態。現在就看 老郭怎麼讓事情落幕。」一位NB廠高層私下透露。

事實上,半年前,供應蘋果iPhone觸控螢幕面板的勝華蘇州廠,曾發生員工抗議事件,一 度關廠,蘋果趕緊找第二供應商分散風險。

至於是否會引發轉單效應?「短期應不會有轉單效應,不過品牌客戶已經築起一面防火牆,未來轉單與 否,就看這把火是否會燒到他們。」一位代工業者分析。深圳龍華廠、觀瀾廠合計有近四十萬名員工,相當於一個三重市人口,連大陸媒體都坦承,以大陸自殺率計 算,富士康深圳廠區不算特別高,而全國自殺率的數字,就是品牌大廠的底線。

有些資深分析師認為:「尤其是蘋果,特別重視社會觀感。現在沒抽 單,不代表未來不抽。」

專線聯絡 客戶高層

對於鞏固訂單,郭台銘比誰都還急。本刊調查,郭台銘兩岸奔波之際,不曾放過任何一 個固單機會。像是半個月前,發生第十跳時,恰好是台灣惠普四十週年慶,幾位重要的惠普高層來台,郭台銘不但親自出席記者會,會後還留下來參加慶祝酒會。 「原本當晚郭董還有二個私人飯局,他硬是延遲行程,待到八點半才離席。」

此外,郭台銘在接獲跳樓意外的第一時間,都透過專線電話主動通知蘋 果、惠普總裁,而不是讓客戶經媒體才知道。

面臨客戶跟官方壓力,郭台銘坦承:「這二個月來,最怕晚上十一點及凌晨接到電話。」「已經一個多 月沒睡好覺了。」郭台銘能否安度眼前難關,還有待考驗。

國外內各界反應

◎立法院長王金平

為了避免自殺現象在台 商工廠間出現傳染效應,政府應伸出援手。

◎鴻海集團前執行顧問信懷南

富士康絕對不是血汗工廠,但絕對是個壓力鍋。

◎ 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

富士康1個廠太多人,讓整起事件看起來相當嚴重,若分散為8到9個廠,也許就不會被這麼誇大。

◎倫敦金融 時報

富士康必須保證每個產品的設計、技術都不會外洩,以贏得客戶的信任,這讓它變成一個高度警戒的環境。

◎華爾街日報

年 輕族群的自殺率在全球都是最高的…自殺是很複雜的問題。富士康的問題象徵中國經濟更廣泛的結構性問題。

◎ZDnet

大家說中 國自殺率是每10萬人有14人,據世界衛生組織1999年統計,應是每10萬人有13個男性、14.8個女性。因此富士康員工自殺率比中國平均低很多。

鴻 海集團 5月市值蒸發3千億元

註:2010年5月為富士康發生員工跳樓事件最頻繁期間。

◎股價分析

員工輕生事 件,不但讓郭台銘難眠,也成了股民夢靨,5月以來鴻海股價一路從最高價的152元跌至31日最低的122.5元。花旗、美林先後指出,鴻海今年不致於有被 客戶抽單的疑慮;不過,「過度集中訂單在鴻海的大客戶,會想要分散風險。」

也有分析師認為,郭台銘積極在NB與液晶電視二大市場布局,明年 NB出貨量至少上看2千萬台,加上奇美電側翼助攻液晶電視,成長動能依舊暢旺。至於調薪,「這不是鴻海一家公司的問題,所有代工廠都要面對。」

鴻海集團 5大國際客戶和代工對手

風 水命理師 蔡上機看富士康

★天時

◎郭台銘屬虎 就紫微斗數來看,僕役宮有天刑、擎羊星,屬下有血光之災。

解 決之道:農曆5月後可稍緩。

◎今年犯太歲 太歲當頭坐,無喜必有禍。

解決之道:生子後可改運。

★地理

◎ 觀瀾、龍華到處修路 地脈受傷,尤其是廠區門口附近被破壞,不利於陽性的能量。

解決之道:可用山海鎮、八卦鏡等暫時改善。

◎ 廠區內宿舍造型不佳 外觀像是墓碑,配合雨遮後,也像是靈骨塔、寺廟等。

解決之道:多用紅色、亮色,制服、建築物都可。

◎ 區外宿舍井字密集 陽光不易進去,陽消陰長,居住者易有灰色思想,意志力脆弱。

解決之道:擺些紅色或可發亮的東西,能抑制負面思想。

★ 人和

◎次數頻繁密集 跳樓情況太過密集,造成陰性能量聚集,也有心理暗示作用。

解決之道:多些熱力活動,像是運動會、園遊 會、歌唱比賽等。



員工 跳樓 爆鴻 鴻海 危機 郭臺 臺銘 滅火 固單 內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30

《東洋經濟週刊》獨家授權 還原三小時專訪 不再忍 郭台銘自爆鴻夏戀始末(062-066)

2014-06-23  TWM
 
 

 

兩年前喧騰一時的「鴻夏戀」,從台日兩國高度矚目到破局,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始終絕口不提此事。六月四日,他接受《東洋經濟週刊》專訪,主動還原整個鴻夏合作案談判過程。

撰文‧杉本Ryuko 整理‧孫蓉萍、賴筱凡「今天,我要細說分明。」以這句話為開場,六月四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接受日本《東洋經濟週刊》專訪,還原二○一二年鴻海與夏普從高調合作,到宣佈破局的真實始末。

「鴻夏戀」兩年了。一二年,一場由鴻海主導入股日本面板廠夏普(Sharp)的合作案,一時間成為全球科技產業界的轟動話題。當時鴻海高調宣佈,將以二三八億元新台幣取得夏普一○%股權,郭台銘更以個人名義,接手夏普虧損嚴重的十代線面板廠——堺工廠。

然而,「鴻夏戀」卻在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正式宣告破局,郭台銘也從此閉口不提夏普;直到六月四日,《東洋經濟週刊》記者依約走進鴻海位於日本東京大田區的這間會議室。

郭台銘話匣子打開,採訪全程接近三小時,《今週刊》取得《東洋經濟週刊》獨家授權,轉載此次專訪的精采內容。

郭台銘不僅交代了鴻夏戀始末,也談及當年雙方一度決定聯手力抗韓國三星的理想。

此外,近日傳言鴻海有意重啟「鴻夏戀」,郭台銘在專訪中也有所表態,雖然不是說明外界傳言的中小尺寸面板合作計畫,但他的確高聲表示,「如果可以用市價,我明天就對夏普出資!」以下是本次郭台銘專訪整理,內容略有刪修,段落順序略有調整,但無礙原意。

我一直在忍,不過,現在我想說出真心話。

當年,夏普最大問題就是大阪的堺工廠。工廠本身投資了巨額資金,但是虧損也是巨額。町田勝彥(夏普前會長)傷透腦筋,我決定助他一臂之力,交換條件是讓我投資總公司。

我現在是以個人的資金投資堺工廠。後來堺工廠的產能利用率平均已經提高到八○%,轉虧為盈,股東有股息,員工也有獎金。我答應夏普的三件事也都達到了,分別是「不裁日本員工、不大量派遣台灣員工、繼續投資研發」。但,原本我的目的──投資夏普總公司呢?

我在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到日本和夏普談,二十七日簽約(合作同意書)。內容是以一股五五○日圓出資九.九%,夏普要求我快點簽字。一開始參與協議的是町田和片山幹雄(當時兩人分別是會長及社長),第三天又加入奧田隆司前社長。

登門求親

「那天,夏普要求我快簽字」因為很急,我沒做DD(due diligence,實地查核)。所以我們在同意書上加了一個條件,就是之後要做DD。但簽約後不久,四月,夏普確定虧損,股價跟著急跌……,應該是跌到了一九○日圓,我馬上要求DD,然而先前與我們談的町田已經退位,取而代之的會長是片山,社長是奧田。

我這時才知道,片山會長原來根本沒什麼權限,奧田社長才有實權。我和町田先生之前為了合作,已經摸索了一年。結果簽約前,有權的人換成奧田,I am shocked!我非常震驚。

三月二十七日訂的每股五五○日圓價格,是以過去六個月的平均股價做依據,但後來股價跌到二○○日圓以下,DD還沒做,社長又換人,因此我說,我們還需要再繼續協商。

八月三日,我和町田、片山在東京的夏普辦公室協商。他們說他們代表公司,當時的內容是「以市價出資九.九%」;對!不必是五五○日圓。可是之後奧田又說:「町田已經和我們沒關係了。」奧田主張,如果不用五五○日圓的價格,就不讓我們出資。他甚至說,如果我不用五五○日圓出資,他們可以用一百多日圓的股價讓三星電子出資。

出爾反爾

「我有錄音,可以用市價」八月三日協商時,町田和片山說他們代表公司,我有錄音。可是為什麼我不去打官司呢?因為這樣的話,我在日本的形象會受傷。當時有人說台灣人在日本收購企業,很可能會偷技術,在那樣的情況下,我不能走法律途徑。

可是三日的協商中,町田說得斬釘截鐵:可以用市價。如果我的話有錯,夏普可以告我……。本來我今天不想講這麼多,當我知道日本人不瞭解我、覺得我不誠實的時候,我的心很痛。我的理解是,八月三日町田說不用五五○日圓也可以(投資),依當時市價出資九.九%!我有錄音。即使如此,奧田還是不同意。

後來東京人告訴我:「和關西人(註:夏普總公司位於關西地區的大阪)做生意要小心。」說真的,我被騙了。

(此時,記者提及鴻夏戀當年的另一目的,就是台日聯手演出「打倒三星」的反擊劇。)一開始是夏普自己來找我說:「我們一起來對抗韓國三星。」那是一一年六月一日的事,町田到香港來,在香港富豪酒店。如果是對抗三星,我就決定要投資,可是最後夏普寧願捨棄我,也要選擇三星……,你覺得是誰被騙?

三月二十七日簽的文件,原本內容其實還包括了關於三星的條約,就是堺工廠的液晶面板銷售等,我們絕對不讓三星進來。不過合約不能一開始就這樣寫,所以我們只是口頭上達成協議。你可以去問片山,片山絕對不會否認這個約定,夏普很多經營幹部也知道。只是我們把這些字句拿掉,沒有正式文件而已。

挽回餘地?

「如果用市價,明天就出資」我和夏普還有往來,原因之一是我是堺工廠的股東;另一個原因是,我還是想和總公司合作。夏普如果現在還想借重我的力量,我會出資。

但我現在想問町田,八月三日在東京對我說的話,也就是鴻海隨時可以照市價出資九.九%,他承認他說過嗎?我還想問他,如果現在我要用市價出資,他接受嗎?

我和現任社長高橋興三的關係不差,我現在還想對夏普出資,如果可以用市價,我明天就出資。

如果我出資,我可以讓夏普兩年後就變身成很棒的企業。

(郭台銘接著談到此行的另一目的,即是接觸日本中小企業。)我也想對日本中小企業轉型盡一份心力,日本官員給了我一百家優良中小企業的名單。就是這個,你看……。我決定從這一百家公司當中,挑出幾家企業支援,具體方式是下單給他們,在生產面也幫他們削減成本。

採訪結束後,我打算先和二十八家企業經營者面談。如果需要,我也會出資。

以往日本中小企業都要追隨大企業才能生存,可是現在日本大企業缺乏領導人,因為創辦企業的優秀領導人都交棒了……。

至於我自己,要找一位和我一樣的經營者,非常困難。我的經驗非常獨特,環境也在改變,而且鴻海年營業額達四兆台幣,已成長為一家非常大的企業,要找一位能獨自管理這家企業的接班人,實在很難。

我現在在做的,是把鴻海分成十二個集團,各有一位領導人。十二位領導人形成一個經營團隊,他們也是領導人(採訪時,戴正吳副總裁等人隨行)。

(採訪時間已逾兩個半小時,記者問他「不累嗎?」郭台銘回答如下……)我每天至少工作十六小時,今天在機場還開了三個會。

不,我一點也不累。

日本人難以接受

「盤算過的愛」

很多人可能認為,鴻海想吃下夏普等日本企業或偷他們的技術。可是根據我過去和這次專訪的感受,郭台銘想支援夏普和日本的熱情,似乎沒有虛假。專訪的過程中,他多數時間用激烈的言詞和很大的動作,表達出被夏普「背叛」。可是我從這些話語感受到的,與其說是憤怒或憎恨,更像是被異性拋棄時的那種依依不捨或愛情。

不過,那是加上計算後的愛情。和日本合作,對鴻海的成長一定有幫助。我認為外國人相信日本的力量,是一件可喜的事,但日本人或日本企業,或許不太能接受這種「經過盤算的愛」。

留下「再見」,郭台銘離開了會場。下次見面時,鴻海和日本會發展成什麼關係呢?

(杉本Ryuko)

東洋 經濟 週刊 獨家 授權 還原 三小 專訪 不再 郭臺 臺銘 銘自 自爆 爆鴻 鴻夏 夏戀 始末 062 06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35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