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全城熱煲骨灰龕 長生店一條龍服務 泡沬一觸即爆

2010-8-26  NM





自從去年九月屯門青松觀千人搶購骨灰龕位引起混亂,骨灰龕短缺問題突然「蒲面」,不少投資者、投機者被這「商機」吸引一擁而上。

骨灰龕政策檢討的公眾諮詢,將於九月底截止,各路人馬都趁着政府規管方案未出台前,四出籌建骨灰龕,造成既成事實。家族在沙田寶福山投資中食髓知味的何超 瓊,也沾手殯儀業,與其信德集團在澳門氹仔骨灰龕建立一條龍服務;而早前宣布籌辦電台,素有「煲呔針」稱號的鄭經翰,也參與這場熱潮;而其他上市公司、鄉紳、黑幫等亦積極插手,炮製了一股骨灰龕泡沫。長生店一條龍服務

一向被視為本地殯儀業根據地的紅磡,近日行家們都議論紛紛,因為區內的核心地帶多了一股外來勢力進駐。這個正密鑼緊鼓裝修的連閣樓地鋪,位於必嘉街二十八號,投資者並非什麼殯儀老字號,而是何超瓊掌舵的上市公司信德集團。該鋪以殯儀及骨灰龕代理形式經營,旨在推銷明年第二季落成、於澳門氹仔先人紀念堂的五萬個骨灰龕位,實行祭祖、旅遊一條龍;行家稱鋪頭名為「德信」,以慈善為名做殯儀業,並給予信德集團員工家屬優先權辦理喪事。

信德去年在業績報告中曾提及,集團擁有七成九權益的氹仔骨灰龕項目,為買家提供一站式服務,部署在這股骨灰龕炒風之中挖一筆,骨灰龕現正興建中,並由新世 界旗下的協興承建。不過,這項投資信德集團董事總經理何超瓊並無親自出面,而是交由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胞妹楊寶莉(Polly)在前線「打骰」。 Polly曾協助哥哥打理英皇珠寶生意,如今轉戰骨灰龕市場,並不時在紅磡必嘉街出入。經營長生店逾五十年的周先生指,紅磡是唯一發出殯儀業牌照的地方, 所以要入行,先要在該區租一個鋪位,並得到立案法團批准,而信德這鋪位,前身亦是一間長生店,自然免卻不少麻煩。

五十億龕位待銷

其實何鴻燊家族並非首次染指殯儀業,本港大型紀念館沙田寶福山便可謂其代表作。公司大股東一直由海外公司持有,並由馮成出面經營,但公司另 有兩名董事蘇樹輝及禤永明,都是何鴻燊的馬仔。九十年代開始發展的寶福山,到○五年政府龕位零供應後,一些「靚位」價錢曾一度升至四十萬,「當時有好幾個 炒家用十二萬左右入貨,打埋律師費等成本都係十六萬,炒高咗倍幾,不過這些靚位,當然係同何家有關係的人士先攞到啦。」一位業內人士透露。而今次氹仔的項 目共五萬個龕位若以目前平均市價十萬完賣出,未計連帶旅遊收益,保守估計涉及金額亦達五十億元!以呎價計算回報更甚於「天匯」的投資。

骨灰龕的淘金者,名單上還出現綽號「煲呔針」的鄭經翰。政府目前正着手立法規管全港的骨灰場,要規管,自然有部分被取締,那些違規灰樓原有的先人骨灰便難 逃一次「大遷徙」。據了解,政府一直為此物色適合用地,其中西貢外島鹽田仔(又稱鹽田梓)是其中一個考慮。業內人士爆料,鄭經翰的如意算盤是在鹽田仔搞骨 灰龕場,部分用以接收被取締的先人骨灰,從而要求政府免補地價,替政府解決問題,自己又豬籠入水。

灰位豪宅兩相宜

鹽田仔位於西頁橋咀島以東的一個外島,有堤壩連接滘西洲,水清沙幼,風景宜人,還有現代罕見的海水曬鹽田,以及紅樹林等。原居於此的客家村民篤信天主教, 但後來村民大部分移民英國及搬出西貢,村落已荒廢二十多年,直至近數年重新開闢作保育景點,發展生態文化旅遊。北部有四十萬呎土地仍屬樹林,最大機會發展 成骨灰龕場便是這一塊。二千年,這幅地由一間名為沛潤發展公司購入,但○五年遭到法庭清盤,遂於○七年以一千三百多萬售予華明企業。

來往鹽田仔的街渡船家指鄭經翰半年前曾兩度到當地視察,並與一名擁有地皮部分地權的姓曾男子接觸,不過有村民表示這名曾先生是「超級經紀」,經常自誇認識 多名高官,又聲稱曾與美國副總統食飯,但其實已經破產,言下之意有人被騙。記者為此向大班查詢,他推說:「有人話想起豪宅,叫我入去睇下之嘛,最終都傾唔 成,其實我係去運吉。」他多次叮囑記者為他強調「最憎人做骨灰龕」,自己亦無興趣無錢做。但問到有關地段建骨灰龕場的可能性,他則頗有見解,認為地皮太 小,亦無陸路,並不適合,建議在迪士尼旁邊的陰澳興建,「陰澳連個名都啱埋」。

鹽田仔是本港罕有的客家天主教村落,吸引不少天主教徒朝聖,無獨有偶,與鄭經翰關係密切的特首曾蔭權兩年前亦曾私訪當地。由於這幅土地未納入規劃大綱圖, 亦未納入發展審批地區圖,土地規劃未有定案,彈性極大。正致力發展旅遊的村長陳忠賢亦認為建骨灰龕可行性不大,將美麗小島變成骨灰龕場,難以通過區議會及 原居民,不過若不影響生態環境,他的立場還是可以研究的。

骨灰龕這商機,甚至引起金融界人士拿來借殼上市。工程師林衛邦、會計師潘禮賢及劉志光亦看中此機會,○八年買入四十三幅新界舊屋地,並打算改裝成骨灰龕場,去年十月以十億八千五百萬元作價(其中八千五百萬元屬現金,八億五千萬元是可換股債券,一點五億元是票據),注入問博控股(8212)上市, 大炒骨灰龕概念,三人隨即成為問博管理層。股價在消息公布時由兩毫六仙炒至四毫七仙。直至今年七月問博才公布其中七幅位於元朗新圍村的地皮位置,該地注入 問博前,由林衛邦、潘禮賢及劉志光於二○○八年五月以一千萬元買入,去年年底動工改裝為骨灰龕,其中一幅地是門牌為新圍村六十號的青磚屋,並命名為明月 山。

各路人馬搶攻骨灰龕

特價賣「龕花」

明月山無論外部及內部都尚未完工,工人仍在挖水池、鋪地磚、修外牆,但靠近門口的大堂已匆匆擺上三千個龕位。上週四上午,本刊記者目睹銷售員帶着一行五人 的客人先到內部參觀,其後亦帶他們到附近的地方參觀近十分鐘,儼如睇樓團。上週五,年近三十歲的銷售經理郭子健出動專車接送客人。到達現場後,銷售經理郭 子健謂:「呢個係Phase one(第一期),有兩萬個位,我哋有六個Phase,打橫一路起過去。遲啲會有基督教、天主教,共有六萬幾個龕位。我哋係上市公司, 資金雄厚,你唔使擔心。」見記者未感興趣,郭子健再加一把:「而家未起好,最便宜的只要三萬多元,最貴十幾萬元。九月中第一批上位後,價錢會再加百分之十 五,而家係做緊promotion(推廣)。」事實上,明月山第一批的三千個龕位只賣出最便宜的一千個,每個約兩萬元。銷售經理賣「龕花」的手法就如賣樓 花,當問到龕場是否合法經營時,郭子健稱:「合法!不過未有牌,全港都未有發牌制度。」

骨灰龕場借殼上市

村民後悔賣地

明月山以上市公司之 名高調招攬生意,但村民卻大力反對。住在隔壁的七十七歲謝婆婆說該舊屋是全村第一間屋:「間屋有八十年歷史,去年年尾開始鋪晒網,五月拆網時我先知原來係 骨灰龕!」問博控股能如此輕易購入大批土地,因為土地的業權並非由一個家族擁有,其中一幅地的業權由七人持有,五名為加拿大籍人,謝婆婆說自己的太爺被 「賣豬仔」到美國,故相信該屋業主的後人也在外國。有份把地皮售予問博控股做骨灰龕的村民洪振文十分生氣,謂自己全不知情,而他媽媽則說:「我個仔只係去 簽個字,唔知賣咗俾咩人,價錢係二百萬左右。五月知道做骨灰龕場之後,好後悔,影響條村的風水。」

骨灰龕規管無法

現時,香港並沒有法例監管經營骨灰龕,政府只可以透過規劃、地政或消防等條例去規管。在規劃方面,城規會有法定圖則去管理土地的用途及發展,如規劃為靈灰 安置所,則此類龕場全屬合法。如顯示土地可以興建宗祠,興建骨灰龕亦未有違反法定大綱圖,屬灰色地帶。部分屬鄉村或綠化地帶,甚至是住宅,業主可以向城規 會申請更改土地用途,但需要補地價。

但城規會的執行權力只限於被納入發展審批圖的鄉郊土地,而一些新市鎮及市區,雖然有法定大綱圖,但城規會並無執法權,只能透過地政署監察有否違反地契。而 舊屋地在地契上「彈性」最大,這些「舊屋地」是根據1905年批出的集體政府租契內的地段,多數在鄉村範圍內,政府批出土地時並無訂明條款,如註明為屋地 者,只要業主沒有在土地上僭建或加建,甚少會違反土地用途,亦無補地價問題。如在六十年代後,以獨立合約批出的新批地,每份合約都列明批地條款,只要無違 反合約,政府亦無符。

淫業大王爭地搶廟

骨灰龕概念全城熱炒,連撈偏門的江湖中人也為之垂涎,有人甚至不惜使出種種恐嚇手段來掠奪寺院,建立骨灰龕王國。在油尖區名堂甚響的桑拿大王柳明心,七十 年代與親弟柳漢強以搞「魚蛋檔」色情場所起家,八十年代時轉戰旺角砵蘭街馬檻,從淫業賺到第一桶金後,兩兄弟分開經營不同生意。其中柳明心於八七年成立江 庫地產,主力新界村屋地的發展及買賣,近年便銳意變身為骨灰龕大王。他首先在○五年入主大嶼山延慶寺董事局,據延慶寺舊主持釋智誠透露,當時獲准柳加入董 事局,全因他許下承諾出錢維修寺院的斜坡,「邊個做董事,係睇佢有冇佛心,唔係睇有冇錢。」

柳明心以「善心」入主延慶寺後,開始逐步實踐他的發財大計,○五年十一月,他以二百五十萬購入延慶寺附近的一間小廟慧蓮寺及附近地皮,開始搞骨灰龕生意,至○九年又以三百五十萬元,再買入附近的悟徹寺院,打算擴展骨灰龕規模。

近半年骨灰龕生意炒得大熱,近月他終於大舉出手,全面洽談收購附近其他用地,有人更不惜以種種手段來吞併。延慶寺一帶的鹿湖禪林,歷年都是和尚及尼姑靜修之地,禪林區共有大小禪院及靜室三十八間,柳明心正有意納入自己旗下,建立比沙田寶福山更大的骨灰龕王國。

狠招嚇怕出家人

曾拒絕延慶寺收購建議的毘梨淨院,近月便離奇發生多宗怪事,如數度被爆竊,半夜時電話像「午夜凶鈴」般響個不停,更不時有身份不明的大漢在禪院徘徊,並語帶恐嚇地查問,連禪院看門口的小狗也不能倖免,一夜間兩度被來歷不明的惡狗咬至重傷。

由於釋永聰法師堅拒禪院被收購,之後怪事便有增無減,如禪院門前樹下,無故被埋放一堆骨頭。最近,有人還將鹿湖上游水源截斷,令鹿湖一帶的寺院缺水,造成 生活上不便。連串恐嚇後,部分在鹿湖寺院禪修的善信及主持等,為免麻煩及惹禍,均紛紛搬離。上週記者到鹿湖的寺院採訪,一眾法師均三緘其口,不敢多言。不 過有尼姑私下向記者申訴,指出延慶寺未搞骨灰龕生意前,鹿湖一帶本是天下太平,自從延慶寺變身骨灰龕場後,鹿湖就此永無寧日,「延慶寺法師及尼姑都係假, 佢哋夜晚會穿回便服離開延慶寺,最離譜係班尼姑,將紅色胸圍底褲掛出窗口曬晾,寺院係莊嚴地,點可以咁樣o架。」該尼姑咬牙切齒地說。

鹿湖村村長黎孟豪透露,他曾向地政總署投訴延慶寺非法霸佔另一寺院智積林,但地政總署回覆說,因收不到業權人的投訴,故暫不跟進此事,「都離晒譜,延慶寺 啲人話,見智積林冇人用,所以將佛像擺放入去,之前延慶寺已霸佔好多公家地擺放佛像,擺擺吓又當係佢地方,智積林個業權人長居外國,咁點叫佢老人家返香港 投訴?而且依家有啲寺院已被搞到十室九空,屆時唔知又會唔會被人霸佔。」黎也承認,自延慶寺向周圍輻射性地併購寺院及地皮後,鹿湖的治安就大不如前。

四成佣搶客

隨着各路人馬進佔骨灰龕生意,合法、非法、游走灰色地帶都有,這看似遍地黃金的行業生態近年亦起了變化,這傳統被視為偏門甚至門外漢不敢入行的邪門行業, 在前幾年經濟不穩尤其多人入行,行內更不乏從律師、會計師、警察、消防員、保險經紀等轉行的人士,其中灰位經紀大量出現。

「以前做殯儀係一條龍服務,由買位、做文件、儀式到上位都要陪住個客,但依家好多人只係為咗賺個佣,全無職業道德可言。」一名業內人士透露,近一、兩年大 量私人骨灰龕場推出,但事實上並非外界想像般好市,龕場為了吸引買家,不惜以高佣金制招攬代理促銷龕位,一般佣金高逾兩成,最高更可高達四成,以一個二十 萬元的龕位為例,每單代理佣金八萬元,難怪人人轉行。

除了以銀彈籠絡代理,不少龕場亦以豪宅包裝出售,一於陰宅當豪宅賣,以往常見的園林景色之外,還推銷環保物料、引入天然光等近年的樓盤賣點,就連以往較簡 單的小冊子現在亦設計成售樓書一樣,附有平面圖、設計師介紹等。不過這些厚疊疊的「龕書」,一般代理都不會隨身攜帶,因為只要一個電話,灰樓便會有專車接 載到現場參觀,極盡氣派。

離世化身鑽石

人離世,塵歸塵,土歸土,只要豁得開,是否還需要佔一個盒子大小的位置,其實值得商榷。香港基督教殯儀服務處陳振哲指,火化後除了放在龕位予後人供奉,隨 着近年加強宣傳,海葬、撒灰等「較瀟灑」的方式亦開始流行,「政府每個月都有船提供海葬服務,但依家好多人都自己訂船出海,因為可以多啲親友上船,限制亦 較少。」

市民思想逐漸開放,市場上亦開始出現衍生產品。「政府海葬淨係有條管俾你倒落個海,外國就出咗呢種再造紙貝殼,將啲灰放入去,佢會响海面浮十分鐘,親友旁邊撒花瓣,跟住隻船圍住繞一圈泛起漩渦,貝殼慢慢下沉,成件事就莊重好多。」浩園石坊有限公司近年引入多種新穎的殮葬產品,負責人翁愛恩表示,外國講求環保,即使火化後,亦鼓勵埋在地下後骨灰要自然溶入泥土,所以骨灰盅亦會選用天然易分解的物料。

除了「塵歸塵,土歸土」系列,還有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另類選擇。有些人會將部分親人的骨灰鑲嵌作吊墜等飾物作留念,本港近日有公司推出將骨灰加入其他物質造成類似石膏質感的擺設放家中,但仍以寵物骨灰較多。近年人造鑽石技術漸趨成熟,瑞士一間公司就專幫人在骨灰中抽取碳來種鑽石,除了有出廠證明書,還會取得GIA證書評定顏色及級數,「種一粒鑽石四分一至一卡拉,價錢由三萬至十五萬元,比真鑽石還要貴,所以推出以來只做成一單生意。」翁愛恩稱,韓國近來還新推出以骨灰提煉彩色的琉璃珠,會待技術成熟再引入。

炒燶市成「龕蟹」

隨着骨灰龕供應源源不絕,以及另類骨灰處理漸流行,龕位便不再只落到用家手,骨灰龕泡沫有見頂回落一觸即破之勢。「個市被人煲到好似好緊張,當年寶福山有 得炒係天時地利人和,依家無呢支歌唱啦,好多人入咗貨依家坐緊艇!」這名業內人士透露,市場的需求一向有七成來自福壽位買家(即為自己或家人預留龕位), 但自從龕位價格被炒高,這類買家已轉觀望。私營灰樓務求盡快「填滿」部分龕位,以在政府規管私營骨灰龕前,造成既定事實,有場主不惜以平價龕位作招徠。位 於荃灣老圍三疊潭的永盛園,被滿山骨灰龕場包圍,去年中老闆以三千萬買下鍾氏大宅,原計劃改建成私人別墅出售。去年底,骨灰龕鬧得熱哄哄,即花三千萬元改 建成骨灰龕場,永盛園其中一個老闆梁兆基坦言,起初遇到零星村民反對,遂將其中一成龕位以「慈善形式」發售予村民,只賣五千元,其餘九成龕位將以市價(二 萬元以上)出售。此舉成功贏得大部分村民支持,原反對的村民亦「唔好意思與全村為敵」,他又免費送贈龕位予長生店多年無人認領的骨灰,令這競爭更趨白熱 化。

香港福位商會副會長黎孝仁估計,目前全港有數以十萬計先人骨灰等候上位,單是紅磡有逾五萬個,未來兩年和合石及華人永遠墳場的近十萬個龕位供應,雖然未必 完全趕及每年約四萬的死亡率,但相信加上私人市場供應,價格將很快回落。他又推算,目前全港有超過五百間大小廟宇,既符合土地用途,本身亦可能一直有存放 骨灰,只要納入規管,可用龕位隨時高達一百萬個。私人骨灰龕在市場短缺之前,一般一萬元有交易,相信屆時被炒高的龕位價格,隨時比當年「八萬五」跌得更慘 烈。

另類選擇

1. 土葬:本港食環署及華人永遠墳場等一直有墓地供應,後者數量更可在網站查詢,未如想像般短缺。

2. 海葬:政府每月有包船到東龍州以東提供海葬服務,收費二千元,包祭品、鮮花等,七名家屬可免費上船。

3. 花園撒灰:南丫島、歌連臣角等八個紀念花園供人撒放骨灰,由食環署管理,費用全免。

4. 製成擺件飾物:有生產商抽取骨灰部分物質製成人造鑽石、琉璃珠、擺件等,亦有將骨灰鑲入飾物當中。

 


全城 熱煲 骨灰 長生 店一 一條 條龍 服務 泡沬 沬一 一觸 觸即 即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96

全城熱煲骨灰龕 長生店一條龍服務 泡沬一觸即爆

1 : GS(14)@2010-08-26 22:23:05

2010-8-26 NM

自從去年九月屯門青松觀千人搶購骨灰龕位引起混亂,骨灰龕短缺問題突然「蒲面」,不少投資者、投機者被這「商機」吸引一擁而上。

骨灰龕政策檢討的公眾諮詢,將於九月底截止,各路人馬都趁着政府規管方案未出台前,四出籌建骨灰龕,造成既成事實。家族在沙田寶福山投資中食髓知味的何超瓊,也沾手殯儀業,與其信德集團在澳門氹仔骨灰龕建立一條龍服務;而早前宣布籌辦電台,素有「煲呔針」稱號的鄭經翰,也參與這場熱潮;而其他上市公司、鄉紳、黑幫等亦積極插手,炮製了一股骨灰龕泡沫。長生店一條龍服務

一向被視為本地殯儀業根據地的紅磡,近日行家們都議論紛紛,因為區內的核心地帶多了一股外來勢力進駐。這個正密鑼緊鼓裝修的連閣樓地鋪,位於必嘉街二十八號,投資者並非什麼殯儀老字號,而是何超瓊掌舵的上市公司信德集團。該鋪以殯儀及骨灰龕代理形式經營,旨在推銷明年第二季落成、於澳門氹仔先人紀念堂的五萬個骨灰龕位,實行祭祖、旅遊一條龍;行家稱鋪頭名為「德信」,以慈善為名做殯儀業,並給予信德集團員工家屬優先權辦理喪事。

信德去年在業績報告中曾提及,集團擁有七成九權益的氹仔骨灰龕項目,為買家提供一站式服務,部署在這股骨灰龕炒風之中挖一筆,骨灰龕現正興建中,並由新世界旗下的協興承建。不過,這項投資信德集團董事總經理何超瓊並無親自出面,而是交由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胞妹楊寶莉(Polly)在前線「打骰」。 Polly曾協助哥哥打理英皇珠寶生意,如今轉戰骨灰龕市場,並不時在紅磡必嘉街出入。經營長生店逾五十年的周先生指,紅磡是唯一發出殯儀業牌照的地方,所以要入行,先要在該區租一個鋪位,並得到立案法團批准,而信德這鋪位,前身亦是一間長生店,自然免卻不少麻煩。

五十億龕位待銷

其實何鴻燊家族並非首次染指殯儀業,本港大型紀念館沙田寶福山便可謂其代表作。公司大股東一直由海外公司持有,並由馮成出面經營,但公司另有兩名董事蘇樹輝及禤永明,都是何鴻燊的馬仔。九十年代開始發展的寶福山,到○五年政府龕位零供應後,一些「靚位」價錢曾一度升至四十萬,「當時有好幾個炒家用十二萬左右入貨,打埋律師費等成本都係十六萬,炒高咗倍幾,不過這些靚位,當然係同何家有關係的人士先攞到啦。」一位業內人士透露。而今次氹仔的項目共五萬個龕位若以目前平均市價十萬完賣出,未計連帶旅遊收益,保守估計涉及金額亦達五十億元!以呎價計算回報更甚於「天匯」的投資。

骨灰龕的淘金者,名單上還出現綽號「煲呔針」的鄭經翰。政府目前正着手立法規管全港的骨灰場,要規管,自然有部分被取締,那些違規灰樓原有的先人骨灰便難逃一次「大遷徙」。據了解,政府一直為此物色適合用地,其中西貢外島鹽田仔(又稱鹽田梓)是其中一個考慮。業內人士爆料,鄭經翰的如意算盤是在鹽田仔搞骨灰龕場,部分用以接收被取締的先人骨灰,從而要求政府免補地價,替政府解決問題,自己又豬籠入水。

灰位豪宅兩相宜

鹽田仔位於西頁橋咀島以東的一個外島,有堤壩連接滘西洲,水清沙幼,風景宜人,還有現代罕見的海水曬鹽田,以及紅樹林等。原居於此的客家村民篤信天主教,但後來村民大部分移民英國及搬出西貢,村落已荒廢二十多年,直至近數年重新開闢作保育景點,發展生態文化旅遊。北部有四十萬呎土地仍屬樹林,最大機會發展成骨灰龕場便是這一塊。二千年,這幅地由一間名為沛潤發展公司購入,但○五年遭到法庭清盤,遂於○七年以一千三百多萬售予華明企業。

來往鹽田仔的街渡船家指鄭經翰半年前曾兩度到當地視察,並與一名擁有地皮部分地權的姓曾男子接觸,不過有村民表示這名曾先生是「超級經紀」,經常自誇認識多名高官,又聲稱曾與美國副總統食飯,但其實已經破產,言下之意有人被騙。記者為此向大班查詢,他推說:「有人話想起豪宅,叫我入去睇下之嘛,最終都傾唔成,其實我係去運吉。」他多次叮囑記者為他強調「最憎人做骨灰龕」,自己亦無興趣無錢做。但問到有關地段建骨灰龕場的可能性,他則頗有見解,認為地皮太小,亦無陸路,並不適合,建議在迪士尼旁邊的陰澳興建,「陰澳連個名都啱埋」。

鹽田仔是本港罕有的客家天主教村落,吸引不少天主教徒朝聖,無獨有偶,與鄭經翰關係密切的特首曾蔭權兩年前亦曾私訪當地。由於這幅土地未納入規劃大綱圖,亦未納入發展審批地區圖,土地規劃未有定案,彈性極大。正致力發展旅遊的村長陳忠賢亦認為建骨灰龕可行性不大,將美麗小島變成骨灰龕場,難以通過區議會及原居民,不過若不影響生態環境,他的立場還是可以研究的。

骨灰龕這商機,甚至引起金融界人士拿來借殼上市。工程師林衛邦、會計師潘禮賢及劉志光亦看中此機會,○八年買入四十三幅新界舊屋地,並打算改裝成骨灰龕場,去年十月以十億八千五百萬元作價(其中八千五百萬元屬現金,八億五千萬元是可換股債券,一點五億元是票據),注入問博控股(8212)上市,大炒骨灰龕概念,三人隨即成為問博管理層。股價在消息公布時由兩毫六仙炒至四毫七仙。直至今年七月問博才公布其中七幅位於元朗新圍村的地皮位置,該地注入問博前,由林衛邦、潘禮賢及劉志光於二○○八年五月以一千萬元買入,去年年底動工改裝為骨灰龕,其中一幅地是門牌為新圍村六十號的青磚屋,並命名為明月山。

各路人馬搶攻骨灰龕

特價賣「龕花」

明月山無論外部及內部都尚未完工,工人仍在挖水池、鋪地磚、修外牆,但靠近門口的大堂已匆匆擺上三千個龕位。上週四上午,本刊記者目睹銷售員帶着一行五人的客人先到內部參觀,其後亦帶他們到附近的地方參觀近十分鐘,儼如睇樓團。上週五,年近三十歲的銷售經理郭子健出動專車接送客人。到達現場後,銷售經理郭子健謂:「呢個係Phase one(第一期),有兩萬個位,我哋有六個Phase,打橫一路起過去。遲啲會有基督教、天主教,共有六萬幾個龕位。我哋係上市公司,資金雄厚,你唔使擔心。」見記者未感興趣,郭子健再加一把:「而家未起好,最便宜的只要三萬多元,最貴十幾萬元。九月中第一批上位後,價錢會再加百分之十五,而家係做緊 promotion(推廣)。」事實上,明月山第一批的三千個龕位只賣出最便宜的一千個,每個約兩萬元。銷售經理賣「龕花」的手法就如賣樓花,當問到龕場是否合法經營時,郭子健稱:「合法!不過未有牌,全港都未有發牌制度。」

骨灰龕場借殼上市

村民後悔賣地

明月山以上市公司之名高調招攬生意,但村民卻大力反對。住在隔壁的七十七歲謝婆婆說該舊屋是全村第一間屋:「間屋有八十年歷史,去年年尾開始鋪晒網,五月拆網時我先知原來係骨灰龕!」問博控股能如此輕易購入大批土地,因為土地的業權並非由一個家族擁有,其中一幅地的業權由七人持有,五名為加拿大籍人,謝婆婆說自己的太爺被「賣豬仔」到美國,故相信該屋業主的後人也在外國。有份把地皮售予問博控股做骨灰龕的村民洪振文十分生氣,謂自己全不知情,而他媽媽則說:「我個仔只係去簽個字,唔知賣咗俾咩人,價錢係二百萬左右。五月知道做骨灰龕場之後,好後悔,影響條村的風水。」

骨灰龕規管無法

現時,香港並沒有法例監管經營骨灰龕,政府只可以透過規劃、地政或消防等條例去規管。在規劃方面,城規會有法定圖則去管理土地的用途及發展,如規劃為靈灰安置所,則此類龕場全屬合法。如顯示土地可以興建宗祠,興建骨灰龕亦未有違反法定大綱圖,屬灰色地帶。部分屬鄉村或綠化地帶,甚至是住宅,業主可以向城規會申請更改土地用途,但需要補地價。

但城規會的執行權力只限於被納入發展審批圖的鄉郊土地,而一些新市鎮及市區,雖然有法定大綱圖,但城規會並無執法權,只能透過地政署監察有否違反地契。而舊屋地在地契上「彈性」最大,這些「舊屋地」是根據1905年批出的集體政府租契內的地段,多數在鄉村範圍內,政府批出土地時並無訂明條款,如註明為屋地者,只要業主沒有在土地上僭建或加建,甚少會違反土地用途,亦無補地價問題。如在六十年代後,以獨立合約批出的新批地,每份合約都列明批地條款,只要無違反合約,政府亦無符。

淫業大王爭地搶廟

骨灰龕概念全城熱炒,連撈偏門的江湖中人也為之垂涎,有人甚至不惜使出種種恐嚇手段來掠奪寺院,建立骨灰龕王國。在油尖區名堂甚響的桑拿大王柳明心,七十年代與親弟柳漢強以搞「魚蛋檔」色情場所起家,八十年代時轉戰旺角砵蘭街馬檻,從淫業賺到第一桶金後,兩兄弟分開經營不同生意。其中柳明心於八七年成立江庫地產,主力新界村屋地的發展及買賣,近年便銳意變身為骨灰龕大王。他首先在○五年入主大嶼山延慶寺董事局,據延慶寺舊主持釋智誠透露,當時獲准柳加入董事局,全因他許下承諾出錢維修寺院的斜坡,「邊個做董事,係睇佢有冇佛心,唔係睇有冇錢。」

柳明心以「善心」入主延慶寺後,開始逐步實踐他的發財大計,○五年十一月,他以二百五十萬購入延慶寺附近的一間小廟慧蓮寺及附近地皮,開始搞骨灰龕生意,至○九年又以三百五十萬元,再買入附近的悟徹寺院,打算擴展骨灰龕規模。

近半年骨灰龕生意炒得大熱,近月他終於大舉出手,全面洽談收購附近其他用地,有人更不惜以種種手段來吞併。延慶寺一帶的鹿湖禪林,歷年都是和尚及尼姑靜修之地,禪林區共有大小禪院及靜室三十八間,柳明心正有意納入自己旗下,建立比沙田寶福山更大的骨灰龕王國。

狠招嚇怕出家人

曾拒絕延慶寺收購建議的毘梨淨院,近月便離奇發生多宗怪事,如數度被爆竊,半夜時電話像「午夜凶鈴」般響個不停,更不時有身份不明的大漢在禪院徘徊,並語帶恐嚇地查問,連禪院看門口的小狗也不能倖免,一夜間兩度被來歷不明的惡狗咬至重傷。

由於釋永聰法師堅拒禪院被收購,之後怪事便有增無減,如禪院門前樹下,無故被埋放一堆骨頭。最近,有人還將鹿湖上游水源截斷,令鹿湖一帶的寺院缺水,造成生活上不便。連串恐嚇後,部分在鹿湖寺院禪修的善信及主持等,為免麻煩及惹禍,均紛紛搬離。上週記者到鹿湖的寺院採訪,一眾法師均三緘其口,不敢多言。不過有尼姑私下向記者申訴,指出延慶寺未搞骨灰龕生意前,鹿湖一帶本是天下太平,自從延慶寺變身骨灰龕場後,鹿湖就此永無寧日,「延慶寺法師及尼姑都係假,佢哋夜晚會穿回便服離開延慶寺,最離譜係班尼姑,將紅色胸圍底褲掛出窗口曬晾,寺院係莊嚴地,點可以咁樣o架。」該尼姑咬牙切齒地說。

鹿湖村村長黎孟豪透露,他曾向地政總署投訴延慶寺非法霸佔另一寺院智積林,但地政總署回覆說,因收不到業權人的投訴,故暫不跟進此事,「都離晒譜,延慶寺啲人話,見智積林冇人用,所以將佛像擺放入去,之前延慶寺已霸佔好多公家地擺放佛像,擺擺吓又當係佢地方,智積林個業權人長居外國,咁點叫佢老人家返香港投訴?而且依家有啲寺院已被搞到十室九空,屆時唔知又會唔會被人霸佔。」黎也承認,自延慶寺向周圍輻射性地併購寺院及地皮後,鹿湖的治安就大不如前。

四成佣搶客

隨着各路人馬進佔骨灰龕生意,合法、非法、游走灰色地帶都有,這看似遍地黃金的行業生態近年亦起了變化,這傳統被視為偏門甚至門外漢不敢入行的邪門行業,在前幾年經濟不穩尤其多人入行,行內更不乏從律師、會計師、警察、消防員、保險經紀等轉行的人士,其中灰位經紀大量出現。

「以前做殯儀係一條龍服務,由買位、做文件、儀式到上位都要陪住個客,但依家好多人只係為咗賺個佣,全無職業道德可言。」一名業內人士透露,近一、兩年大量私人骨灰龕場推出,但事實上並非外界想像般好市,龕場為了吸引買家,不惜以高佣金制招攬代理促銷龕位,一般佣金高逾兩成,最高更可高達四成,以一個二十萬元的龕位為例,每單代理佣金八萬元,難怪人人轉行。

除了以銀彈籠絡代理,不少龕場亦以豪宅包裝出售,一於陰宅當豪宅賣,以往常見的園林景色之外,還推銷環保物料、引入天然光等近年的樓盤賣點,就連以往較簡單的小冊子現在亦設計成售樓書一樣,附有平面圖、設計師介紹等。不過這些厚疊疊的「龕書」,一般代理都不會隨身攜帶,因為只要一個電話,灰樓便會有專車接載到現場參觀,極盡氣派。

離世化身鑽石

人離世,塵歸塵,土歸土,只要豁得開,是否還需要佔一個盒子大小的位置,其實值得商榷。香港基督教殯儀服務處陳振哲指,火化後除了放在龕位予後人供奉,隨着近年加強宣傳,海葬、撒灰等「較瀟灑」的方式亦開始流行,「政府每個月都有船提供海葬服務,但依家好多人都自己訂船出海,因為可以多啲親友上船,限制亦較少。」

市民思想逐漸開放,市場上亦開始出現衍生產品。「政府海葬淨係有條管俾你倒落個海,外國就出咗呢種再造紙貝殼,將啲灰放入去,佢會响海面浮十分鐘,親友旁邊撒花瓣,跟住隻船圍住繞一圈泛起漩渦,貝殼慢慢下沉,成件事就莊重好多。」浩園石坊有限公司近年引入多種新穎的殮葬產品,負責人翁愛恩表示,外國講求環保,即使火化後,亦鼓勵埋在地下後骨灰要自然溶入泥土,所以骨灰盅亦會選用天然易分解的物料。

除了「塵歸塵,土歸土」系列,還有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另類選擇。有些人會將部分親人的骨灰鑲嵌作吊墜等飾物作留念,本港近日有公司推出將骨灰加入其他物質造成類似石膏質感的擺設放家中,但仍以寵物骨灰較多。近年人造鑽石技術漸趨成熟,瑞士一間公司就專幫人在骨灰中抽取碳來種鑽石,除了有出廠證明書,還會取得GIA證書評定顏色及級數,「種一粒鑽石四分一至一卡拉,價錢由三萬至十五萬元,比真鑽石還要貴,所以推出以來只做成一單生意。」翁愛恩稱,韓國近來還新推出以骨灰提煉彩色的琉璃珠,會待技術成熟再引入。

炒燶市成「龕蟹」

隨着骨灰龕供應源源不絕,以及另類骨灰處理漸流行,龕位便不再只落到用家手,骨灰龕泡沫有見頂回落一觸即破之勢。「個市被人煲到好似好緊張,當年寶福山有得炒係天時地利人和,依家無呢支歌唱啦,好多人入咗貨依家坐緊艇!」這名業內人士透露,市場的需求一向有七成來自福壽位買家(即為自己或家人預留龕位),但自從龕位價格被炒高,這類買家已轉觀望。私營灰樓務求盡快「填滿」部分龕位,以在政府規管私營骨灰龕前,造成既定事實,有場主不惜以平價龕位作招徠。位於荃灣老圍三疊潭的永盛園,被滿山骨灰龕場包圍,去年中老闆以三千萬買下鍾氏大宅,原計劃改建成私人別墅出售。去年底,骨灰龕鬧得熱哄哄,即花三千萬元改建成骨灰龕場,永盛園其中一個老闆梁兆基坦言,起初遇到零星村民反對,遂將其中一成龕位以「慈善形式」發售予村民,只賣五千元,其餘九成龕位將以市價(二萬元以上)出售。此舉成功贏得大部分村民支持,原反對的村民亦「唔好意思與全村為敵」,他又免費送贈龕位予長生店多年無人認領的骨灰,令這競爭更趨白熱化。

香港福位商會副會長黎孝仁估計,目前全港有數以十萬計先人骨灰等候上位,單是紅磡有逾五萬個,未來兩年和合石及華人永遠墳場的近十萬個龕位供應,雖然未必完全趕及每年約四萬的死亡率,但相信加上私人市場供應,價格將很快回落。他又推算,目前全港有超過五百間大小廟宇,既符合土地用途,本身亦可能一直有存放骨灰,只要納入規管,可用龕位隨時高達一百萬個。私人骨灰龕在市場短缺之前,一般一萬元有交易,相信屆時被炒高的龕位價格,隨時比當年「八萬五」跌得更慘烈。

另類選擇

1. 土葬:本港食環署及華人永遠墳場等一直有墓地供應,後者數量更可在網站查詢,未如想像般短缺。

2. 海葬:政府每月有包船到東龍州以東提供海葬服務,收費二千元,包祭品、鮮花等,七名家屬可免費上船。

3. 花園撒灰:南丫島、歌連臣角等八個紀念花園供人撒放骨灰,由食環署管理,費用全免。

4. 製成擺件飾物:有生產商抽取骨灰部分物質製成人造鑽石、琉璃珠、擺件等,亦有將骨灰鑲入飾物當中。
全城 熱煲 骨灰 長生 店一 一條 條龍 服務 泡沬 沬一 一觸 觸即 即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47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