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江龍集團倒閉新聞選輯

2008-10-10  每日經濟新聞

江龍危機進入司法程序或重創紹興紡織業

◆每經記者盧曦發自紹興

中 國最大的印染企業江龍控股集團(下稱江龍)爆發債務危機之後,董事長陶壽龍銷聲匿跡,債權人多方追討無果之下,昨日記者獲悉,為江龍提供民間借貸的債權人 已經在杭州、紹興等多家法院向江龍法人代表陶壽龍以及債務擔保人提起訴訟。而與江龍有著千絲萬縷的債務關係的紹興多家紡織企業,受此事件的拖累,目前也處 於高危狀態,江龍危機可能對整個紹興紡織產業鏈造成重創。

債主已向法院起



知情 人向記者透露,以江龍及其擔保人為被告立案的法院包括杭州市中院、杭州下城區法院、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等。如果江龍進行破產重組,案件可能統一移交江龍所 在地的法院進行集中處理。江龍危機中,供應商、銀行、民間借貸、客戶、員工,包括當地政府均蒙受損失。江龍供應商,紹興振西染料有限公司董事長馮興泉昨日 向記者表示,江龍欠他的467萬元貨款如不償還,他將依法提起訴訟。

記者在江龍總部拿到一份日期為6月30日的《江龍報》。其中有報道稱,今年江龍可獲得國內外近3億美元資金支持。江龍和韓國三星集團建立了經濟戰略聯盟。江龍最近從國外購原料所需的3500萬元,由三星集團全額墊付,3個月後再由江龍集團加付2%的管理費返還給三星集團。目前記者尚未確認三星這筆墊資是否已經得到償還。

或拖垮多家中小企業

紹興柯橋經濟開發區內,多家大型紡織印染企業雲集。開發區內專門開闢多條公交線路,多個站點都是以企業的名字命名的。這一地區還雲集了大量附著在紡織印染產業鏈上的中小企業。

當地人告訴記者,柯橋一帶企業互相提供擔保現象由來已久,問題非常嚴重,開發區內多家龍頭企業今年同樣面臨訂單不足、資金鏈緊張的問題,加之與江龍有擔保關係,他們目前也處在非常困難的境地。

據 悉,江龍從膨脹到現在,共欠銀行貸款達12億元,欠民間借貸的債務尚未全部浮出水面。如今江龍的資金鏈斷裂,供應商、銀行、民間借貸、客戶、員工,包括當 地政府均會蒙受損失。危機曝光後,江龍被發現已是千瘡百孔。小到為辦公室提供一次性水杯的企業,也抱著最後一線希望上門討債。然而,江龍已經無力償還,最 大的可能是通過司法途徑解決,一旦進行破產清算,這其中很多中小企業都可能被江龍拖垮。

10月8日,紹興強能粘膠帶製品有限公司的女老闆在江龍的辦公大樓里流下了眼淚。她告訴記者,自己和丈夫今年剛開始做生意。不斷給江龍供貨,江龍欠下17萬元的貨款。對他們這樣的小企業來說是致命打擊。

下 游客戶同樣遭受重創。南通紅星布藝的朱老闆告訴記者,自己慕名將白坯送到江龍來印染。送貨來之前,他還特地跑到江龍實地考察,看到江龍氣派的建築,才放心 定了下來,而10月7日,朱老闆無奈地將自己送來的白坯從江龍的車間運走,損失除了來回運費,還有機器上用的網費。最讓他憂慮的是,現在還要迅速再找到一 家印染企業,眼下正是銷售旺季,時間一耽誤,損失無法估量。江龍危機溯源據瞭解,陶壽龍的妻子嚴琪在金融領域極為精通,她直接掌控集團的外貿業務,並善於 融資,為江龍的爆發性擴張創造了條件。江龍的銷售劉先生告訴記者,江龍這幾年其實“根本不賺錢”。陶壽龍一心求大,只顧到處借錢建廠,內部的管理其實非常 混亂。通過生產、銷售賺來的錢根本無法支持企業如此迅猛的擴張。江龍內部高管多為陶的親戚,整個管理層並不重視抓生產,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在外為集團造勢 上。在新加坡上市,並籌備在納斯達克上市的表象頗能迷惑人。去年,江龍開闢4萬多平方米的生產車間,投資2.2億元從韓國、日本、奧地利、瑞士等國購置了 11條特寬幅印花生產線,號稱“打造全國最大的特寬幅印花生產基地”,江龍將此事大作宣傳。而記者10月7日從工人處瞭解到,有的機器運來後從未動過。

“雖然情況不如往年,但訂單還是有一些的。可是他們根本不好好生產。”劉先生說,業務員小傑(化名)也告訴記者,他的迪拜客戶今年付了兩萬美元定金後,那批貨卻一直拖了好幾個月,直到陶壽龍失蹤都沒有開工。

“ 老闆頻繁地找外面借錢,高利貸越滾越多。如果大家都不來要債,可能還能維持一陣。”江龍的業務員張原(化名)說,次貸危機發生後,很多人開始擔心江龍外貿 業務受損。一些行事謹慎的債主想把自己的錢拿回去,最初幾個來要債的空手而歸的消息一經傳出,其他債主紛紛感到恐慌,如同銀行發生擠兌,本來就建立在借貸 基礎上的江龍,瞬間傾覆。
江龍 集團 倒閉 新聞 選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2

染料專利惹官司 浙江龍盛及子公司被索賠2.31億元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1/4740934.html

染料專利惹官司 浙江龍盛及子公司被索賠2.31億元

一財網 王佑 2016-01-19 12:01:00

被外方起訴的浙江龍盛來頭也不小,其為國內最大的活性染料公司,化工主業外,還擁有房地產、鋼鐵汽配、金融投資等其他產業。

兩家知名化工企業,近期因一款黑色染料的專利權而鬧的並不愉快,甚至要對簿公堂。

美國特殊化學品企業——亨斯邁(HUN.NYSE)紡織染化部近日宣布,已對A股上市企業——浙江龍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00352.SH,下稱“浙江龍盛”)及子公司浙江科永化工有限公司(下稱“科永化工”)、上海科華染料工業有限公司(下稱“科華染料”)等企業提起了訴訟,理由是中方企業生產、銷售某黑色染料的行為,涉嫌侵犯了亨斯邁公司的相關專利權,需賠償亨斯邁2.31億元。浙江龍盛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透露,事實上這是一樁舊案引起的,本輪亨斯邁的訴訟還未進入實質性審理階段,2.3億元的賠償於他們看來並不妥當。

亨斯邁是一家制造及營銷特殊化學品的全球上市公司,2014年度的運營收入130億美元以上,在30個國家運營超過100個生產和研發機構,目前擁有大約16000名員工,5個獨立事業部。亨斯邁的紡織染化是全球染料及化學品紡織及相關行業的供應商,7個主要生產基地位於中國、德國、印度、印度尼西亞、墨西哥、泰國。

被外方起訴的浙江龍盛來頭也不小,其為國內最大的活性染料公司,化工主業外,還擁有房地產、鋼鐵汽配、金融投資等其他產業。2010年,龍盛通過啟動債轉股控股德司達全球公司,開始掌控染料行業的話語權。目前,在全球的主要染料市場中,浙江龍盛擁有30多個銷售實體公司,服務於7000家客戶,約占全球近21%的市場份額,客戶群包括知名國際品牌如NIKE、ADIDAS、SWAL-MART、LEVIS等。

浙江龍盛證實,對涉案專利的侵權行為早在2015年結案,且向原告賠償了40萬元,公司及下屬多家控股子公司暫不再生產和銷售相關爭議產品。而2015年9月、10月,浙江龍盛及相關子公司忽然收到了起訴書,被要求賠償亨斯邁2.3億元金額並承擔所有訴訟費用要求,“這筆賠償缺乏事實依據。”

亨斯邁提出數億元賠償的理由是:2007年至2015年期間,浙江龍盛等三家企業的活性染料產量、銷量一直保持高速增長態勢,累計銷售金額接近100億元。從超級黑染料的市場認可度、價格、利潤空間等因素判斷,自2007年至原告起訴之時,浙江龍盛、科華化工、科永染料在銷售侵權產品過程中所獲得的利潤至少為2.3億元。“但我們彼此之間實際有爭議的涉案專利產品產量很少,利潤很小,所以賠償要求不合理。目前此案還沒有進入實質性審理階段。”同時,浙江龍盛還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道,此案件涉及金額占公司當期凈資產、利潤的比重較小,不會對公司目前乃至今後的正常經營產生重大影響。2014年全年,浙江龍盛營收151億元,歸屬凈利潤25.3億元,同比增幅分別是7.55%、87.77%。

亨斯邁紡織染化部總裁胡銘則表示:“亨斯邁將追究生產和銷售侵權產品的侵權行為人的責任,並對公司遭受的損害主張全部賠償。亨斯邁的專利技術是生產深黑色染料的一項真正的技術創新,這項技術已應用在亨斯邁的染料產品上。”

編輯:王佑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染料 專利 官司 江龍 盛及 子公司 子公 索賠 2.31 億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63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