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Jeff Clark:黃金的時代結束了——正如1976年那樣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2945

高盛上個月就下調了黃金價格預期,甚至說金價有可能向每盎司1200美元發展;瑞信和瑞銀都不看好黃金價格;花旗集團也表示,黃金的牛市已經結束。

這讓我想起歷史上類似的一幕,1974年底至1976年8月間,黃金價格狂跌47%。

1976年對於黃金投資者來說是艱難而尷尬的一年,在那之前,黃金價格已經跌了整整一年,但是跌勢仍然沒有停止。

1976年,IMF在6-9月期間曾經三度向市場拋售黃金,同時,美國和蘇聯也在出售黃金。

下圖中,我整理了1976年間隨著黃金價格的下跌市場上的各種評論,圖中的每個節點標號對應以下評論標號。

但值得提醒的一點是,黃金價格在當年8月25日觸底之後迎來了長達三年半的上漲,並於1980年達到峰值。

1)紐約時報,1976年3月26日

「至少現在看來,黃金的Party似乎結束了。」

2)紐約時報,1976年3月26日

「Heim先生雖然很慶幸自己已經跳出了黃金市場,但他對股市的信心也不是那麼多,他現在建議客戶將資金投向美國國債。」

3)紐約時報,1976年7月20日

蘇黎世的一位交易員表示,「現在是賣方市場,沒有人買黃金。」

4)時代週刊,1976年8月2日

「雖然上週末金價重回到每盎司111美元,但這對於黃金迷投資者們來說依然是個失望的數字,許多看漲黃金的投資者不久以前還預測金價會漲到300美元呢。」

5)時代週刊,1976年8月2日

「與此同時,1973年至1974年推動黃金價格上漲熱潮的經濟環境已經基本上消失了。現在美元很穩定,全球通脹率已經下降,由於石油危機而引發的恐慌也已經消退了。這些因素都減少了市場對紙幣的不信任感,而許多投機者當初正是因為這種不信任情緒才會投資黃金的。」

6)紐約時報,1976年8月19日

「Heim表示,我們的預測是黃金價格會下降到每盎司100美元以下,在100美元附近會停留一段時間。」

7)紐約時報,1976年8月19日

「LaLoggia:沒有什麼經濟方面的條件會導致投資者湧向黃金市場,此前的下跌所造成的損害是巨大的,這種傷害不會很快就消退,應該避免黃金和黃金股票。」

8)紐約時報,1976年8月29日

「花旗銀行:70年代,黃金是對沖通脹風險的投資手段,但是現在貨幣是對沖金價下挫的的手段。」

9)紐約時報,1976年8月29日

「美國私人購買黃金的現象從來沒有形成規模,如果黃金投資者的命運注定低迷,那麼重任就將落在美元身上了。」

10)紐約時報,1976年9月12日

「一些在黃金交易方面業績不錯的專家表示,現在買黃金還為時過早。」

11)紐約時報,1976年9月12日

「那些在60-70年代金價低的時候入場的華爾街巨頭們可以炫耀他們入場的時間還算晚。」

12)紐約時報,1976年9月12日

「Lawrence Helm:認為金價會掉到每盎司100美元以下。」

13)紐約時報,1976年11月21日

「作家Elliot Janeway在書中寫道:黃金還是白銀?他都不喜歡。白銀對於傻瓜來說就是黃金。」

14)紐約時報,1976年12月19日

「Holt先生承認,1974年的時候過多的投機行為把金價推向了高點,遠遠超出了其該有的步伐。」

此文譯版並無唱多或唱衰黃金的傾向,僅羅列歷史事實,更多原作者意見觀點請點擊文章開頭作者名字鏈接。

Jeff Clark 黃金 時代 結束 正如 1976 那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618

戴誌康:創業之痛正如菊花被劃12厘米 實乃人間地獄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110/148846.html

i黑馬:今日,康盛創想創始人、天使投資人戴誌康在某公開場合一段精彩演講流出,讀完這段文字後,相信很多創業者都不敢創業了。

戴誌康說,回顧過去10幾年創業,感覺就像“人間煉獄之肛漏手術”一樣,菊花處劃開一個12厘米的傷口,不縫合,讓那個傷口一直露在外面,每天到醫生那兒要拿一個盆去換藥,醫生拿著棉簽就去擦。每次他拿著小盆與換藥時,都會聽到前面患者的各種哀嚎,正如性高潮一般。

2001年,戴誌康創辦康盛世紀(Discuz!)。2005年時, Discuz!成為社區軟件領域的老大。2010年,其所屬公司康盛創想被騰訊收購,其本人也加入騰訊旗下任高管。

一起來聽聽戴誌康的創業感悟,以下為其演講原文: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我其實思考了10年,這10年我就想了一個問題,一直沒想明白,但是最近這幾年我做了投資人之後我突然想明白了。因為我是產品經理和技術出身,我就在想,那我們的使命是不是就是滿足用戶的需求呢?
 
肯定是的,所以要不斷的讓用戶有更好的體驗,不斷的讓用戶有越來越多的感覺很美好、很舒服、很爽的體驗,這個是我們所有做產品經理都會始終堅守的一個理念。
 
但是我突然發現,做產品經理某種程度上是反創業者人性的,什麽意思呢?我們為什麽有讓別人爽的動力?是因為我們有讓自己爽的動力,就像每一個創業者,他都是每天起來就想著,我剛創業,我的夢想是什麽,當我實現了這個夢想,我就爽的不得了。所以在我很長時間的創業里,都是為了自己爽,我既為了自己爽,也為了讓用戶爽,大家都爽了這個世界不是很和諧嘛。
 
結果當我發現我不斷的讓用戶爽的這個過程我自己很不爽,為什麽不爽呢?因為你很苦逼嘛,每天很苦逼,我剛創業的時候每天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做客服,因為公司就我一個人嘛,所以每天早上起來就做客服,每10個客服電話里總有那麽兩三個是高度情緒化的,高度情緒化是指,用戶是非常小白的。
 
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什麽是小白,我只知道我怎麽服務這麽一幫蠢人。所以每天我服務這些客戶的時候我都非常不爽,我一直在納悶一個問題,如果我創業是為了讓我爽,我通過讓我的用戶爽的方式來讓自己爽,這個命題看起來好像是合理的、成立的,但是我發現當用戶越來越爽的時候我其實越來越不爽。
 
然後我就一直困惑這個問題,我帶著這個困惑往前走、往前做,做了10年我今天終於想明白這個問題了,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這個重大的課題,創業者其實是讓自己不爽的。我們很多同學創業的動力,包括我自己當年創業的動力,也都是為了讓自己有一個更好的人生,更舒服,更有錢,更有名,更有地位,我們一開始創業的動力很多都是這個。
 
但問題是,創業真的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我當年為了磨煉自己的脾氣,做了3年的客服,這3年的客服里面接觸了無數小白用戶和超級白用戶,這些用戶給了我大量的教育,我覺得作為一個高科技人才,在這些小白用戶面前真是大跌眼鏡。
 
但是我的客戶恰恰就是這樣一群人,我每天忍著巨痛接客服電話,每10個客服電話里面都有那麽幾個把我罵的狗血噴頭,說你們這什麽破玩意,做了半天都不讓人用,裝也裝不上,這個問題、那個問題等等等等。所以我突然意識到,創業真是一條不歸路,你好不容易做了1百萬、1千萬的用戶,結果發現這些用戶帶給你的是無比的惱火。
 
這個時候我創業的動力就產生了很大的折扣,我就覺得我辛辛苦苦創業不是為了自己爽我幹嗎呢,我為什麽選擇受虐呢?後來我想明白了,原來創業本身就是一場受虐,你一定要被虐了之後還要感覺很有快感,所以你就成為了創業者。
 
我在2011年的時候做過一個手術,屁股上,那個手術非常痛苦,我在手術之前還上網搜了一下那個手術具體有多痛苦,大家沒事可以搜索一下“人間煉獄之肛漏手術”,做手術的時候突然想明白這個事情了,因為要全藥嘛,是劃開一個12厘米的傷口,然後不縫合,讓那個傷口一直露在外面,每天到醫生那兒要拿一個盆去換藥,醫生拿著棉簽就去擦。
 
因為傷口都露在外面,非常痛的,所以每一次我拿一個小盆去換藥的時候,前面的患者都會在那兒發出各種各樣的哀嚎,誤以為他已經性高潮了,就是那樣的巨痛之後磨煉自己的心性,發出各種各樣的聲音,不論是喜極而泣還是悲極而泣,在那里一把屎、一把尿的時候抱著小盆出來,我看到那個狀態的時候我就覺得這不就是我的創業嘛。
 
今天我們講創業故事的時候都會講的很美好,如何融資、如何做出用戶、如何上市,真正的創業者應該是明白的,你自己創業的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找虐的過程,只有每天心懷成就他人、成就用戶,讓你用戶爽歪歪的心態,讓自己的心不斷的受虐,不斷的不爽,只有抱著這樣的心態創業才有可能成。
 
我突然想明白這個問題,跟大家分享一點,我現在其實有一個想法,就是一定要逆勢而為,不是說逆著大趨勢,而是逆著你內心的感受,什麽叫逆著內心的感受呢?比如我們心里都有很多標準,或者說舒服不舒服的評判。
 
但是當公司有1個人、2個人、10個人、100個人、1000個人的時候,你會發現當我們滿足這部分好惡的時候離內心已經很遠了,意味著10個人能看上7個人,我沒有能力調動他們為這個公司願景去努力,當我沒有這個能力的時候我很難說是合格的領導或者合格的企業家。
怎麽辦呢?我自創了一個虐心大法,找公司里最不喜歡的員工每天和他聊,你怎麽每天都遲到呢?你怎麽做出來的產品那麽多BUG呢?你怎麽客戶投訴率那麽高呢?每天和他聊,這個絕對非常虐心。這個過程真的讓我受益非常多,每天和我自己不喜歡的員工聊,不斷的試圖讓他講給我說他為什麽會這樣,他是怎麽想的,他這麽想的合理性在什麽地方。
 
於是我通過這個逆著自己的感受而為的虐心大法,就發現我竟然逐漸了解市場是怎麽做的、銷售是怎麽做的、融資是怎麽做的,逐漸的從一個技術人員變成了一個看起來像那麽點創業者的一個人,怎麽變成這樣的呢?就是這麽虐過來的,什麽不爽就幹什麽,我不是很煩客服小白問題嘛。
 
我就自己做了3年客服,自己服務了1千個商業客服,帶來了600多萬的收入,全是我一個人服務的,這幾年真的把我虐的不得了。恰好我感受上超級不爽的這幾年,公司業績提高的很快,我自己的成長也很大,我突然就想明白了原來創業者獲得的不是一時的快感,也不是一個爽字,創業者收獲的是一個虐心的旅程,這個旅程當他被虐的時候感到無比的害怕和恐懼,等他被虐完了發現我真的成長了。
 
創業者無論成功和失敗他的收獲不是名利和結果,而是他過程中體驗到的所有的成長,我們聯系創業者的時候,我經常問他們一個問題,我說你覺得你公司發展最快的時候是什麽時候?大概就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其就是他虐心虐的比較厲害的時候,他的心不斷的被虐,他的感受不斷的被挑戰,無論是主動求強暴還是被動被強暴,這些過程里面他自己的成長是最快的,他公司的成長也是最快的。
 
所以其實每個創業者都有長項,都有短版,我們會認為我們把我們的長項發揮到極致就夠了,我不這麽認為,我認為一個人的心性是需要磨煉的,不是靠幹你擅長的事情,也不是靠你表演我最擅長的一個什麽散打工夫,你會散打你就跟人比槍,你要是射擊好就跟別人比踢腿,用你最弱項的東西被你的環境、你的客戶、你的競爭對手所磨煉,最後收獲到的就是這樣一個非常不爽、非常虐心但是非常有成長的過程。
 
回過頭來我就想成長和創業到底是什麽關系呢?我想明白這個一切,創業看起來是一件事情、一個理想,當我們實現了這個理想我們收獲我們應有的回報,這個過程看起來很正常,但問題是,如果我們創業只是為了收獲我們的回報的話,就把這件事看的太小了。
 
我發現真正的一個創業無論成敗其實都是很有收獲的,我做demo next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有一個感覺,無懼,我覺得我每天都在成長,每天都在了解更多的用戶需求,每天都讓用戶嗨起來的點做到我的產品里是最自信的,反而結果不擔心,恰恰那個時候融資很容易,很多時候我們把它做反了,變成我們要求投資人把我的產品包裝成你想要的那個樣子,我要給你更好的感受,我要做更宏偉的商業機會。
 
問題是我們時間都花在這個上了,沒有時間服務好客戶。你去享受融資的結果、享受上市的結果、公司賣掉的結果,享受這個結果沒有意義的,因為那個結果終究還是一個過程,最後唯一一個結果就是死了,所有的人無論怎麽創業的,最後結果就是死了,死之前做的所有的東西都是過程,如果你把所有的結果都看作是一個過程的話,你對結果沒有什麽可擔心的。
所謂無知者無畏,當你有知的時候還能不能無畏呢,這個重要的一點就是怎麽把過程做足,就是把你的心做到極致,你自己不願意幹什麽就硬幹,老子說“反者道知動”,就是你反規律行之這個規律就被你撼動了,創業是勇敢者的遊戲,是不斷面對挑戰需要超越的地方,那些難題、那些挫敗。
 
面對這些問題的時候檢驗檢驗,我是不是有那份心性不斷的迎著困難上,不斷的面對挑戰,面對那些非常讓我非常不爽的人、非常不爽的事情、非常惡心的競爭對手、非常糟糕的市場環境。當我面對這些都不怕的時候,我覺得創業差不多就要成了。
 
所以這麽多年來,其實我做投資也沒幹什麽別的事情,就是鼓勵創業者在他最難的時候,迎著困難上,你去面對它,你堅持住,其實我想象我真正幹的有用的事就是這麽點事,作為投資人我以為我幫助他們的是幫你找一個創業方向、幫你找錢、幫你融資、幫你做好產品、幫你規劃商業模式。
 
我原來以為我對他們幫助最大的是這些東西,直到有一天我也搞明白了,我就跟一個我投過的創業者聊,你覺得我對你價值最大的是什麽?他什麽都沒說,他從來沒有說過他公司的創業方向是我幫他找的、他從來沒有想過他公司里哪個人是我幫他介紹的、他從來沒有講過哪一次融資是我幫他搞定的,講的都不是這些,他就眼淚汪汪講了一句話,他說你對我最大的幫助就是,在我最絕望的時候你鼓勵我堅持了下來。
 
我現在認為就是一個投資人對創業者最大的價值。那些學術性的、技術性的問題創業者自己會解決的,但是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創業者在面對各種各樣的挫敗和挑戰的時候我是以什麽樣的心性去迎接它,是主動迎接它,還是被動逃跑然後不得不面對的時候再面對呢?這就是好創業者和一般創業者的差別。
 
所以當我看到這一點的時候我就發現,原來我創業的過程之中哪幾年是我主動的去找挑戰的,哪幾年是我開始貪圖安逸享樂的,哪幾年是被包裝的有點飛上天的,我就把這幾年做了一個劃分,然後我再對照了一下公司業績,我就有一個重大發現。凡是我主動去挑戰自我的、超越自我的,公司業績都好的不得了。
 
凡是我在包裝或者是我在做一些虛的事情的時候,公司業績其實都很平淡,所以換句話說,當我們享受於創業者自己的爽的時候,其實我們已經離創業這條路有點遠了,恰恰是當我們享受於不斷的去觸碰那個自己不爽的地方,就像我這個地方有一個傷口,我不斷的往上撒酒精、撒消毒水、撒碘酒,不斷的包紮,翻開再包紮,這個過程的時候創業者往往在一條正路上。
 
所以我再次想起了當我做那個屁股手術的時候我換藥的那些病友們,他們忍著巨痛,因為他們要換一個月的藥,他們忍著巨痛,每天充滿喜悅的抱著自己的小盆互相鼓勵、打氣,說,今天我先去換吧,然後抱著小盆走到醫護室里,一個護士使用她粗大的鋼鐵鑷子,夾上一塊無比粗糙的蘸滿酒精的紗布,在你12厘米的傷口塗抹的時候,那一刻我覺得他就超越自我了。
 
出來的時候病友之間會不斷鼓勵,說你15天就要出院了,你還有20天呢,當我告訴他我還有25天的時候,他說,沒事,慢慢來,你會享受這個過程的。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創業者的人生,彪悍的創業者人生里面無須解釋,唯一需要解釋的就是你為什麽不迎難而上。
 
所以我想了10年這個問題,現在通過各種各樣的體驗,以及各種各樣的禮物,我終於悟明白了,創業其實是為了讓你的客戶爽,為了成就你的客戶,為了成就你的夥伴,而不是為了讓自己爽,自己收獲的是什麽呢?唯一收獲到的只有你自己的成長,而成長恰恰是這個創業者在創業過程中最應該去堅守住的,而非什麽名利之類的東西。
 
如果你堅守住自己的成長、團隊的成長、自己心性的磨煉、能力的提高,如果堅守住這些東西,名利那些東西自然而然會來的,如果你堅守住名利,你的成長就會忽略了。反之,一個被忽略了成長的創業者是沒有什麽太大的可能能夠在這個變幻莫測的互聯網市場里能夠脫穎而出的。
 
因為每一個創業者在一開始的時候他都不會創業,如果你已經會創業了,那可能你就不是創業者了。所以我們都是在學習路上的一幫人,就像我當時的那些病友一樣,他們就是這樣互相鼓勵、互相提攜、互相支持,甚至一個眼神的溫暖告訴你,繼續往前走吧,走走也許有希望,這一點就夠了。
 
對於我來說,我現在大概已經磨煉出自己的心性了,什麽東西不願意幹就主動去幹幹,所以我講這些的目的也只有一個,就是創業是一場不太爽的旅程,但是如果你能在這種不爽的過程中還能找到成長的樂趣,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好的創業者,希望這個社會有更多的好創業者。
我翻看每一期創業邦雜誌的時候發現全都是新人,在這個社會上如果我們按照正常的思維肯定我們要去找光環史玉柱(微博),恨不得史玉柱天天上封面才好呢,但是創業邦不一樣,創業邦封面上全都是年輕人、全都是新人。
 
這個時候我覺得對於創業者的價值就很大了,恰好是在於當別人不願意關註他們的時候,有這樣的一個媒體、有這樣一個雜誌或者有這樣一個活動,能夠去在背後默默的鼓勵他們,鼓勵那些新的創業者,當在最痛、最難受的時候告訴他們,哥們,我們在關註你。我覺得創業邦最偉大的地方就在這里,所以我也借次機會向創業邦致敬,個人的致敬。
 
我覺得很多童年時的美好和夢想,都在現實中不斷的被擊粹,以至於我現在變成了所謂的大叔,但是我覺得成為大叔也沒什麽不好的,至少意味著稍微成熟了一點。
 
當我年輕的時候我很享受於做一個節目,有8個、12個、24個、36個攝像機在旁邊轉來轉去,那個時候好新奇,創業的過程當你感受到以前沒有感受到的新奇和爽的時候,你會覺得創業是值的,當你感受到原來沒有感受過的痛苦的時候,你還覺得它是值的嗎?我覺得大家不妨問問自己這個問題。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戴誌 誌康 創業 之痛 正如 菊花 被劃 12 厘米 實乃 人間 地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675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