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科普貼!扒一扒讓陳欣怡藥檢呈陽性的氫氯噻嗪

據新華社消息,記者12日從中國遊泳協會負責人處獲悉,中國女子遊泳運動員陳欣怡在8月7日里約奧組委實施的賽內興奮劑檢查中被查出A瓶氫氯噻嗪陽性。陳欣怡目前已向國際奧委會提交了B瓶檢測和召開聽證會的申請。

那麽問題來了,氫氯噻嗪是啥?A、B瓶又是啥?陽性違規又是啥?

氫氯噻嗪是興奮劑嗎?

經查詢,氫氯噻嗪(qīng lǜ saì qín)為利尿藥、抗高血壓藥。主要適用於心原性水腫、肝原性水腫和腎性水腫:如腎病綜合征、急性腎小球腎炎等。 在2016年禁藥名單中被列入S5類別,賽內賽外都禁用。

氫氯噻嗪具利尿作用,利尿劑的臨床效應是通過影響腎臟的尿液生成過程,來增加尿量排出,從而緩解或消除水腫等癥狀。

目前,運動員服用目的是通過快速排除體內水分,減輕體重;增加尿量,來盡快減少體液和排泄物中其他興奮劑代謝產物,以此來造成藥檢的假陰性結果;加速其他興奮劑及其他代謝產物的排泄過程,從而緩解某些副作用。

這種藥品本身不具備興奮作用,但用此類藥物能加大尿液的排出量,可在賽前減輕體重或稀釋尿液中的違禁藥物,因此也被列入禁用目錄之內

運動員為提高成績而最早服用的藥物大多屬於興奮劑藥物——刺激劑類,所以盡管後來他們使用的其他類型藥物並不都具有興奮性(如利尿劑),甚至有的還具有抑制性(如β-阻斷劑),國際上對體育運動中的違禁藥物仍習慣沿用興奮劑的稱謂。如今通常所說的興奮劑不再是單指那些起興奮作用的藥物,而實際是對體育運動中違禁藥物的統稱。

A、B瓶里其實是同批尿樣

根據正規流程,運動員在賽後采集尿樣的過程中將留取至少75毫升的尿量,然後將尿樣倒進密封樣品瓶(A瓶和B瓶),其中A瓶50毫升,B瓶25毫升。運動員被采集的同批尿樣要裝到A、B2個瓶中密封,如果A瓶尿樣的分析結果為陽性,興奮劑檢測結構必須立即書面報告相關部門,並盡快安排複檢——也就是檢測B瓶尿樣,這個測試應該在同一個實驗室由不同的人操作。如果B瓶的檢測分析結果仍為陽性,則該運動員的興奮劑檢查結果即被判定為陽性。

而如果A瓶被查出呈陽性,運動員可以申請進行B瓶檢測。 陳欣怡目前已向國際奧委會提交了B瓶檢測和召開聽證會的申請。

在過去的興奮劑檢測中,B瓶檢測結果和A瓶檢測結果相反的概率“幾乎為零”。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總幹事戴維·霍曼曾表示,“結果不一致的原因只有兩個,不是B瓶樣本被稀釋,就是被運動員人為更換掉了,”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才能判斷陽性違規是否成立

在體育比賽中,我們經常可以聽到這個詞——陽性!對於運動員來說這個單詞幾乎可以與噩夢劃上等號。陽性到底指什麽呢?在各種醫學試驗中,陽性結果一般表示發現了目標物、獲得了預期結果等,興奮劑檢測中,所謂陽性就是指在運動員的尿液或者血液標本里發現了興奮劑,而陰性就是沒有發現的意思。

為增加奧運會藥檢的公正與透明,國際奧委會在里約奧運會期間采取新措施。在實驗室陽性結果出現後,國際奧委會率先進行調查,核實運動員是否有正當理由使用藥物造成藥檢陽性。如果需要進一步處理,國際奧委會將通知相關奧委會和運動員本人,之後將事件移交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由後者判定陽性違規是否成立。如果違規被認定為成立,國際奧委會才會給出相應處罰。

而如果陳欣怡的B瓶檢測結果也為陽性,這將是自1992年以來,中國運動員在奧運中首例藥檢陽性。

科普 扒一 一扒 扒讓 讓陳 欣怡 藥檢 陽性 的氫 氫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049

陳欣怡吃了什麽興奮劑?| 奧運興奮劑作弊指南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812/158107.shtml

陳欣怡吃了什麽興奮劑?| 奧運興奮劑作弊指南
深藍DeeperBlue 深藍DeeperBlue

陳欣怡吃了什麽興奮劑?| 奧運興奮劑作弊指南

人們會想起這些消失的運動員,但不會想念他們。

本文系科技媒體“深藍 Deeper Blue”(微信 ID:deeperbluetech)投稿。

8 月 12 日 12 點 50 分,中國泳協發表聲明:確認遊泳運動員陳欣怡尿檢呈陽性。此前,陳欣怡在本屆里約奧運會上獲 100 米蝶泳第 4 名,她也曾是仁川亞運會該項目的冠軍。

8 月 7 日 里約奧運會賽內興奮劑檢查中,陳欣怡的 A 瓶尿樣呈氫氯噻嗪陽性。這是一種利尿劑,常作為其他興奮劑的遮蓋劑使用。

2016 年里約奧運會的 400 米自由泳決賽中,孫楊以 0.13 秒惜敗於澳大利亞運動員馬克·霍頓(Mack Horton)。霍頓在比賽前後都曾罵孫楊是 “嗑藥騙子” (drug cheat)。“我認為這不是抹黑,這是事實,他的確是尿檢陽性。我不想跟尿檢呈陽性的人同場競技。” 霍頓說。 

並不是只有霍頓指著孫楊罵。8 月 9 日,法國仰泳選手拉米勒· 拉庫(Camille Lacourt)直接點名孫楊,“當我看到男子自由泳二百米領獎臺的時候我真想吐。那些在競技體育作弊的人讓我惡心, 孫楊的尿是紫色的。” 在體育圈內 “紫色的尿” 指的是服用興奮劑。 

除了中國,還有俄羅斯。人們很難不註意到這個變化:本屆里約奧運會,俄羅斯派出了近年來 “最小代表團”—— 274 位運動員,與上屆倫敦奧運會相比少了 100 多人。俄羅斯田徑隊、舉重隊被認定 “有組織地”、“系統性地” 使用興奮劑,遭到禁賽。

人們會想起這些消失的運動員,但不會想念他們。

過去幾年中,俄羅斯舉國支撐著 “興奮劑計劃”。國際反興奮劑組(WADA)發現,這場由政府主導的 “興奮劑舞弊案” 的中心是 “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 。該實驗室代表國際反興奮劑組織為俄羅斯運動員做藥物檢測。然而,所有運動員的陽性測試結果都被掩蓋於此——陽性血樣及尿樣被替換為 “幹凈” 的樣本。

      17899449 

俄羅斯 “跳高女皇” 伊辛巴耶娃曾多次打破世界紀錄。因俄羅斯田徑隊集體禁賽,她最終與里約奧運會無緣。

從摔跤到帆船,從滑雪到舉重,俄羅斯的 “興奮劑計劃” 覆蓋了他們所能覆蓋的項目,而運動員們服用的興奮劑都是一樣的:一杯雞尾酒——主要由類固醇特力補(Oral Turinabol)混合芝華士威士忌調制而成。加入酒精的目的是降低被檢測出陽性的風險。

國際反興奮劑組織(WADA)授權的實驗室在 2014 年一共檢測了 18 萬 6073 個運動員的血液和尿液樣本——這其中約有 1% 的樣本呈陽性,也就是說,共有 18670 個運動員被查出服用了興奮劑。然而,一項匿名調查顯示,29% 的運動員承認自己曾經使用過興奮劑。 

顯然,大量運動員逃過了 WADA 的眼睛。 

這就像是一場博弈戰。以 WADA 為代表的檢測機構正在快馬加鞭地提高興奮劑檢測的力度。 

為了參加比賽,運動員們毫無隱私可言。他們必須向 WADA 的官員們回憶過去 365 天的的所有細節,隨時隨地接受藥檢。通常藥檢會一次檢測上百種化學物質。 

檢測手段在發展。十年前,吃過特力補(Oral Turinabol)的運動員想逃過藥檢,只需要在比賽前 5-7 天停藥。而現在只要運動員在半年內服用過特力補,都會被檢測出來。 

WADA 計劃給每一位運動員建立 “生物護照”。血檢、尿檢都是一次性檢測,而 “生物護照” 能夠記錄運動員在一段時間段內的生理數據變化。調查人員根據這些連續的生理數據,來發現興奮劑的蛛絲馬跡。比如,如果人體血紅蛋白在血液中的比例突然上升,該運動員則可能使用了 EPO(促紅細胞素,一種能讓紅細胞濃度增加的興奮劑,後文會介紹)。

      682958530 

環法七冠王阿姆斯特朗,百米女飛人馬里昂 · 瓊斯,9 枚奧運會田徑金牌得主卡爾 · 劉易斯等被視作突破 “人類極限” 的運動員最終都倒在 “藥罐” 上。

令人沮喪的事實是,魔高一丈,興奮劑的發展領先檢測手段的發展有五到十年。俄羅斯運動員們暢飲著特力補(Oral Turinabol)雞尾酒,並在它的幫助下贏得一塊又一塊獎牌。   

從最早的中樞神經刺激藥物安非他命,到人工合成類固醇,再到近年來新出現的基因藥物,興奮劑隨著科技的進步而不斷更新叠代。田徑、遊泳、自行車、舉重等運動項目一直都是興奮劑泛濫的重災區。 

以下這張圖顯示了最主要的六種興奮劑,和它們被使用的運動領域:

1949605610

田徑、遊泳、自行車、舉重等運動項目一直都是興奮劑泛濫的重災區。(深藍制圖)

不斷更新的藥物發明對運動員來說,簡直如虎添翼:它們能針對不同運動的特點,增強運動員相關能力。為田徑運動員增肌、提高自行車手的血液中氧氣含量、幫助射擊運動員保持鎮靜。 

以 EPO(促紅細胞素)為例,EPO 可以快速增加人體內紅細胞含量,顯著提升運動員有氧運動能力。根據 WADA 的數據,僅在 2014 年就查出 57 例運動員使用 EPO 。環法七冠王阿姆斯特朗,和 90 年代屢破世界長跑記錄的馬家軍都曾在比賽中使用 EPO,那時他們的藥檢都絕對 “幹凈”。 

湧現出來的新型興奮劑還包括基因興奮劑。運動員將可以增強肌肉發育或耐受性的基因註射入體內。“基因興奮劑” 僅存在於肌肉中,且與天然產物完全一樣,無法通過現有的檢測手段檢測到,具有很高的隱蔽性。 

如果我們按照年代排序,會這樣看到興奮劑的更叠:20 世紀 50 年代,安非他命和其他的刺激類藥物被使用得相當普遍;合成類固醇則在七八十年代紅極一時;EPO 以及人類生長激素則從九十年代用到了現在。 

下面的圖展示了最新興奮劑藥檢陽性結果的數量分布(2014年,WADA 數據)。從中我們可以看出哪種興奮劑最為流行:合成代謝類藥物包括類固醇等因其顯著的效果排列榜首,而使用歷史很長的刺激劑及利尿劑也名列前茅。

1536868947

來自國際反興奮劑組織(WADA)的 2014 年統計數據。(深藍制圖)

在這份奧運會興奮劑指南中,我們將會詳細介紹最常見的興奮劑使用方法,解釋它們是如何起作用的,以及分析它們被檢測的容易程度,如何逃避檢測。祝賀所有讀到這份指南的人。

合成類固醇

合成類固醇是最常見的興奮劑種類。從化學成分來說,合成類固醇是天然雄激素的類似物。使用合成類固醇可以增加肌肉大小以及強度,並加快身體恢複速率,使運動員能夠承受強度更大的訓練與比賽。合成類固醇包括了睪酮以及其他的合成衍生物比如諾龍、氧甲氫龍、康力龍。

781682435

有些舉重運動員會采用多個療程的合成類固醇與高強度的訓練相結合來增肌。事實上,合成代謝類藥物在所有運動項目上都非常流行,因為這類興奮劑對於肌肉增長的功效符合奧利匹克的那句話——“更快、更高、更強”。 

可以說,合成類固醇是最常見的興奮劑種類。根據可靠數據,僅 2014 年一年,合成類固醇檢測陽性結果數量占了所有藥檢陽性結果的一半,超過 1400 例。這個數字中包括了 76例特力補(Oral Turinabol)——一個被使用超過 40 年而長盛不衰的興奮劑,前文提到的,俄羅斯運動員拿它們做雞尾酒喝下。想要獲取它只需要輕點幾下鼠標就可以在網上購得。 

WADA 會怎麽檢測你?傳統的尿檢可以檢測合成類固醇:主要是檢測正常的類固醇指標異常,比如睪酮含量和表睪酮含量的比值等。但如果需要區分體內和體外的類固醇,就需要更加複雜的碳同位素測試。 

直接註射類固醇很容易被反興奮劑組織檢測出來。因此,現在市面上出現了一類選擇性雄性激素受體(SARM)的藥物,它可以增加肌肉細胞對於類固醇的敏感度,在相同類固醇水平下可以讓運動員有更好的發揮,副作用更少。雖然還沒有被批準用於人類,但 SARM已經在網上有售。 

針對 SARM 這類藥物,單靠檢測類固醇水平無法判斷運動員是否在比賽中作弊。新一代的藥物測試手段將主要檢測它們的代謝產物,以此實現更加精準的監測。

血液興奮劑 

血液興奮劑指的是包括促紅細胞生成素(EPO)在內,以及任何可以增加紅細胞含量的激素類物質。

1137819190

對肌肉來說,增加紅細胞的含量,意味著血液能夠向肌肉輸送更多的氧氣。而更多的氧氣意味著更多的能量,更少的疲勞感,更快的反應。 

血液興奮劑十分有效,尤其在需要肌肉耐力的項目中,比如自行車、長跑和足球比賽。 

蘭斯·阿姆斯特朗在擺脫癌癥折磨後獲得七屆環法冠軍,離不開註射 EPO 和自體輸血。自體輸血的意思是:在比賽前幾周將自身血液抽出一部分,經過離心層析等步驟濃縮紅細胞,並在賽前將其輸入回體內,而這能讓體內紅細胞數量顯著增多。

如何有效躲避檢測?2000 年的悉尼奧運會上,針對 EPO 的尿檢方法被第一次引入。自此之後,運動員們開始嘗試微劑量註射 EPO —— EPO 的半衰期只有幾個小時,因此留給檢測的時間並不長。 

針對 EPO 的新測試正在研究中。其中一種方法是:通過尋找 EPO 引起的 RNA 改變來確定運動員是否註射 EPO 。RNA 的變化持續時間遠長於EPO 本身在人體內持續的時間。 

還有一種方法用來檢測 EPO 。如前文提到的,2009 年國際反興奮劑聯盟(WADA)開始使用 “生物護照” 的新方法來檢測血液興奮劑。通過追蹤血液的多個參數,如紅細胞壓積、血紅蛋白含量等來尋找血液興奮劑的證據。 

更多的運動員則選擇避開 EPO,使用自體輸血。目前自體輸血仍舊無法被檢測到。研究人員正在尋找新的方法從細胞結構上來區分正常血液與冷藏血液。 

近年來,一些自行車運動員開始使用名為缺氧誘導因子穩定劑(HypoxiaInducible Factor

Stabilizer)的腎臟藥物來提高運動能力。與直接註射 EPO 不同,該藥物通過激活基因在體內誘導EPO的表達合成——不直接註射,而是讓 EPO 在體內合成。一些缺氧誘導因子穩定劑在血液中易於被檢測到,如氬氣和氙氣等,但另一些如二氯化鈷,則很難被檢測出來。

刺激劑 

1936 年的奧運會上出現的,最古老的興奮劑——安非他命就是一種刺激劑。刺激劑包含了一些藥效較輕的化學成分如腎上腺素,甚至還有咖啡因。直到 2003 年咖啡因才被移除出禁藥名單。這之後,運動員們終於可以享受濃縮咖啡了,但是含有一定濃度偽麻黃堿的感冒藥還是被禁止使用。

2136716821

使用了刺激劑的運動員會感到有更多的能量,並且一直保持著高度緊張的狀態。刺激劑讓人的反應變得更快。於是刺激劑變成了棒球運動員、自行車手以及跑步運動員的最愛。但同時刺激劑也有副作用,它會幹擾人體正常的溫度調節系統,比如殺死高溫天氣下露天比賽的自行車運動員。 

針對傳統安非他命的檢測手段已經很成熟了。但至今仍然有一些運動員的體內會被檢測出偽麻黃堿,盡管所有檢測出陽性的運動員會堅稱這些物質來自於感冒藥,他們仍然被判禁賽。 

另一種刺激劑叫莫達非尼(Modafinil),這是一種用來治療嗜睡癥以及其他睡眠疾病的藥物。莫達非尼的顯著特點是可以幫助服用者集中註意力,擺脫其他因素的幹擾,在射擊以及跳水運動員中非常流行。 

2015年7月22日,國際反興奮劑組織(WADA)公布了2014年的興奮劑違禁數據。(2015年的報告將在 2017 年公布)。下圖展示了這次名單的結果:

     2090271842 

數據來源:國際反興奮劑組織 WADA 。

前十名的國家中,俄羅斯高居榜首,其次是意大利、印度、比利時、法國、土耳其、澳大利亞、中國、巴西、韓國。其中,印度從 2015 年的第四名上升到 2016 年的第二名。 

有趣之處在於,既有“舉國體制” 的中國與俄羅斯,也有嘲笑孫楊、呼籲反抗興奮劑的 “非舉國體制” 法國、澳大利亞。看來,興奮劑的流行程度和舉國體制沒有直接關系。 

另外,有種說法是,“飛魚” 菲爾普斯在每次賽前兩分鐘都會聽著耳機里的音樂做準備活動。事實上,不少遊泳運動員都會戴著耳機聽著音樂進場。 

德國萊比錫馬普所(Max Planck)的人類認知和腦科學專家斯蒂芬·考爾思克博士經過研究得出結論:某種節奏的音樂可以提高運動員的呼吸頻率以及血紅蛋白攜帶氧的數量,優化比賽表現。 

如果實在沒機會嘗試本指南中的興奮劑,不如聽聽音樂吧。

596195576

奧運 興奮劑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欣怡 吃了 什麼 興奮劑 興奮 奧運 作弊 指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14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