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這一次與過去不同? 金錢豹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36780102du5w.html

當滬深300指數平均市盈率再次到達14倍,與2005年6月、2008年10月相近時,有人說,這一次可能與過去不同了。不過,我寧可相信「這一次與過去相同」,也不相信「這一次與過去不同」。確實有「與過去不同」的案例,但卻不是一般人所能知道的,因為它需要大智慧。

第一個例子,與本傑明·格雷厄姆有關。1951年春天,道指約為250點。格雷厄姆教授在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對他的學生說,道指從1896年誕生時起,在 每一整年裡都有一段時間低於200點——教授觀察到道指每年都會跌破200點的規律已經存在了55年了——幾乎每次相同。那一年,巴菲特即將畢業,格雷厄 姆建議他將其投資事業推遲到道指跌破200點之後。但是,巴菲特拒絕了。道指那一年始終沒有下跌到200點以下,從那以後再也沒有。在格雷厄姆提供建議時,「我有大約1萬美元」,巴菲特後來對《華盛頓日報》說,「假如我當時聽從了老師的建議,那麼現在我也許還是只有1萬美元。」

第二個例子,幾年以後的1958年,道指上漲了39%,股票股息收益率首次下降到低於債券收益。明智的投資者不會認為這樣的變化會一直持續下去。相反,這 是做空的大好機會。有經驗的專業人士小心翼翼,但是樂觀主義者卻下對了注。這是這一次又真的「與過去不同了」。因為從具有半個世紀曆史的安全觀點看,似乎一個新的估值基準無可辯駁地誕生了。假如有投資者等待股息收益和債券收益的關係回到一個合理的範圍內,那麼他們到現在依然沒有等到。紐約加百利資本集團的執行合夥人J.埃茲拉·默金(J.Ezra Merkin)指出,一旦股息收益開始小於債券收益,過去的關係就再也沒有成立過。那一年巴菲特的合夥人公司贏利上升了41%。

第一個案例的問題在於,誰又有巴菲特的智慧和勇氣,認定可以安全地無視該規則,而說「這一次與過去不同了」?我肯定沒有。第二個案例正如J.埃茲拉·默金 所說的,認識到沒有永恆不變的規則不難,但是知道規則什麼時候不再適用卻很難。規律一旦被打破,就不能再證明其是正確的。

詹姆斯·奧肖西斯在《華爾街股市投資經典》中指出,人們總是願意現在與從前不同。而事實上自艾薩克·牛頓在1720年南海公司泡沫中遭受重大損失以來,股 市真正的變化實在並沒有多少。股票的價格仍然由人來決定,而一旦人們的判斷受到恐懼、懷疑、無知以及所有人類情緒的影響,那麼股票價格的錯位就將持續下 去。

股票的名稱會與過去不同,行業的興衰也會與過去不同,各種投資風格更會與過去不同,但決定一隻股票是否是良好投資對象的基本因素卻不會與過去不同。

歷史已經證明,將投資置於長期的視野中,那些相信「這一次與過去不同」的人,大多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只要人們喜歡隨大流的本性沒有改變,不懼獨自前行的逆向投資者就會有大量的投資機會。

文/選自《一隻花蛤的博客》

這一 一次 次與 過去 不同 金錢豹 金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386

首次與偶像同台

所說的是剛過去的星期五晚上,止凡應iM的邀請出席了一個講座,與財叔同台分享一下一些投資理財的見解。由於財叔的叫座力驚人, iM這個講座消息出來一兩天就爆滿了,之後換個大一點的場,iM記者指這也是他們第一次用這個大場。




面對近200人,欠缺演說經驗的我,全晚表現緊張,詞不達意,故有參與者事後走到面前寒喧時提點,指我應該多加練習,他表示看我的寫作很清楚明白,但聽我演說則不容易。這絕對是好意見,我日後定必多加改善,希望還有類似機會吧。

相對之下,財叔的演說生鬼有趣得多,他一開始竟然問在場人士有否廢青,很快就能帶動全場氣氛,演說亦能清楚交代出他的論點。未有食晚餐的我,本想於自己部份結束後溜出去找點東西吃吃,但於席下餓著肚子聽財叔的演說,已經完全投入,不想跑開。

由於我沒有在blog內提及這次活動,來參與的差不多全都是iM的讀者,當我問及有否參與過巴黎兄與我搞的工作坊時,發現表示有參與過的不算多,又一次證明這全是因為財叔的叫座力。

今次這場演說,我主要分享一些股市的東西,關於對待財演的想法,關於面對大跌市的心態,這是我之前跟巴黎兄一起搞工作坊時少談的內容。原因很簡單,當我夥拍巴黎兄這位會計師,股票投資高手,我最好只談談一些財務自由、投資計劃等東西,今次則夥拍財叔這位物業投資高手,財務自由與物業投資就留給他好了,我則談談股票,使整晚內容感覺上豐富一點吧。

從財叔的演說中,有一點讓我感到驚喜的,就是他作為一位資深物業投資者,開宗明義就建議大家不要在現時投資住宅物業,自住的話就可以計計數,考慮考慮。財叔指,以未來可能出現的五大情況看,即大升、小升、平穩、小跌、大跌,若不買自住樓的話,贏的機會就只有五份之一,即未來出現「大跌」時,這是很有趣的思考角度。

還有一個很好的點子,就是物業投資者要注意政策方向,今天政府出了太多「辣招」對付住宅物業投資者,一天不徹招,財叔認為都不是投資時。例如今天找到比市價低水兩成的物業,但計及賣家印花稅的話,其實也只能說是平手,在這樣的環境又怎能找到好投資呢?

加上,當投資者留意一下政府政策方向時,會發現政府重點是解決住屋問題,找地建房,出招打壓炒家,在這樣的政策,住宅物業投資者就正正是政府的敵人,是政府打壓的目標,作為投資者,不順著政策行事,反而與政府對著幹,後果並不樂觀。

今次參與了這個活動,面對多數為財叔而來的參與者,聽到財叔對投資的洞察力,看到前輩財叔的風範,再一次明白自己的不足與渺小,能吸取新智慧,又能看到自己的進步空間,非常值得。

首次 次與 偶像 同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23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