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密友爆元配沒憂鬱症 羅惠玲:辜仲諒欠我一個道歉

2010-9-16 TNM




剛與前祕書Jean生女的中信辜家大少辜仲諒,上週四(9日)遭妻子羅惠玲的密友向本刊踢爆指出,「羅惠玲完全沒病,也沒憂鬱症」「是辜仲諒劈腿」,如今真相大白,辜劈腿的對象正是Jean,「辜仲諒自始至終,欠妻子一個道歉。」

羅惠玲5年前走出辜家大門,麻雀變鳳凰故事突然中斷。這幾年,辜仲諒對病妻「不離不棄」,如今,密友吐實,重創辜仲諒「有情有義」的形象。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結局會如何,就交給時間吧!

辜仲諒 小檔案

現職:中信銀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生日:1964年7月31日

家庭: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的長子,和妻羅惠玲、錢姓女友共育有2子1女

學歷:東吳日文系、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企管碩士

經歷:1988年進入中信銀任職,曾任中信金副董事長、中信銀董事長、中信金總經理、中信銀副總經理;進入中信銀前曾於美國摩根士丹利銀行、日本三菱信託等外商任職

官司:2009年底因紅火案遭檢方以背信、洗錢等罪嫌起訴,一審預定於10月宣判

羅惠玲小檔案

生年:1971年

婚姻:1994年與辜仲諒結婚,生下2子後,1996年在夏威夷補宴客

學歷:復興商工畢業

經歷:公關人員、曾與朋友合夥開花店

本刊上週報導,辜仲諒與老婆羅惠玲協議離婚,並直擊辜新歡、前祕書Jean生女過程;出刊當天下午,人在美國的羅惠玲接獲多位台灣女性友人電話關切。其中一位與辜仲諒夫妻倆熟識,寒暑假會到美國找羅惠玲的密友,忍不住為她抱屈,跳出來向本刊吐露這段婚變實情。

羅惠玲嫁給辜仲諒後,一直扮演沒有聲音的豪門媳婦。就算五年前,羅惠玲走出辜家大門,外界接受辜家說法,以為她「有嚴重憂鬱症」,遠赴美國治療,因而與辜仲諒分居且協議離婚,儘管傳言不正確,但她顧全大局,選擇沉默。

羅惠玲在與弟弟同住的洛杉磯家裡,從網路上看本刊報導,得知辜仲諒與Jean生女,辜家還派車、派隨扈照料的過程,隱忍多年的情緒,終於潰堤。「她放聲大喊:『我要回台灣。』但她一向想著別人的好,最後只會生氣,大哭二天。」這位密友嘆氣:「她不會保護自己。」

外遇得女 電話告知

事實上,這幾天羅惠玲被傷得很重。密友說,上週一(台灣時間七日),羅惠玲突然接到阿仲(辜仲諒閩南語小名)電話:

辜:二天前我生了一個女兒!

羅:你很開心囉!你一直想生個女兒。可不可愛?是不是黑黑的(辜仲諒長子像父親皮膚黑)?

辜:不是。但鼻子很大很像我。

羅:女孩子家鼻子很大好看嗎?媽媽是誰啊?

辜:媽媽是美國人。

羅:是混血兒?

辜:是ABC(美籍華人)。

羅:你可要好好對人家,幫人家做好月子。不要像我生完兒子沒坐月子,連碗雞湯都沒得喝,只有喝白蘭氏雞精。

密 友轉述說:「羅惠玲一聽到是ABC,不是『那個人』,擱在心上多年的大石頭終於放下,這也是辜仲諒多年來第一次向她坦白出軌。她心裡還想,『可以簽字(離 婚)了。』後來,兒子也打來電話,她還幫忙cover阿仲,特別交代兒子,『不要怪父親,要習慣接受這個事實,對新妹妹要像對cousin(堂、表兄弟姊 妹)一樣。』」

不料,二天後,羅惠玲從本刊網路版報導得知,女嬰的母親就是「那個人」,她當年懷疑、辜仲諒始終不認帳的第三者-祕書Jean。多年前的懷疑成了事實,讓她實在難以接受。

高規陪產 酸辜偏袒

更氣人的是,羅惠玲當年也是在天母辜宅附近的中山北路六段上,躲起來生了二個兒子,沒敢告訴自己父母親,更沒坐月子,只能喝辜仲諒買回來的雞精。但Jean不僅上振興醫院生產、有辜家人特別燉的花生豬腳湯、莊淑旂的坐月子餐,還有蓄著小平頭的隨扈全程陪產。

「她看到以前如此熟悉的隨扈,現在去照顧外遇的第三者,真是情何以堪。」密友說,今年七月初,這名隨扈將羅惠玲二個兒子從日本接到美國,陪她過暑假,八月初才接回台灣,沒想到,九月初就陪著Jean生產。

最令人難過的是,辜仲諒到了女兒都生下來,還不吐實情,竟對著羅惠玲扯說女兒的媽是個ABC。這位密友激動之餘,吐露更多驚人實情。

妻患鬱症 並非實情

「羅惠玲完全沒有病,也沒得憂鬱症,無論在台灣或美國,都沒醫生說她有病。若辜家有病歷,他們(指辜家)早就上法院訴請離婚,指控她無法履行妻子或母親的義務與責任,何必千方百計,派律師到美國談離婚,苦等羅惠玲簽字?」密友透露。

「我去美國看羅惠玲,她都快快樂樂的,有好多朋友,還養六隻狗。」這位密友說,辜仲諒不想讓羅惠玲養狗,說狗會剋羅惠玲,除非家裡多擺點「金」,羅惠玲就說:「那你打幾面金牌給我掛,我就是要養狗。」

談到辜仲諒出軌,密友說羅惠玲非常情傷,因為她始終沒有從阿仲嘴裡聽到他承認「錢祕書」三個字。

「對羅惠玲而言,只要婚姻關係還存在,她就是辜太太。不管阿仲是二○○四年、○五年、○六年或○八年與Jean有了新戀情,都是外遇。」多位友人打抱不平,要她「直接去告第三者妨害家庭」「這婚,乾脆離了!」

仍愛大少 不忍提告

雖然很氣,但羅惠玲不打算做啥。密友說:「羅惠玲最怨的,就是阿仲自始至終欠她一個道歉。」說到底,羅惠玲仍放不下這名存實亡的婚姻,一是擔心兒子們的感受,二是她還愛著辜仲諒,無可救藥的。

羅惠玲是普通人家女孩,家住台北縣永和市,只有高職畢業。二十歲那年,在友人的聚會上,認識從美國返台放暑假、大她六歲的辜仲諒;二年後,辜仲諒被父親辜濂松召回中信集團,二人再度重逢,爆出戀情。

辜仲諒深知,一心盼他娶個名媛媳婦的父親不會接受,便與羅私訂終身,躲起來生孩子。辜家兩老見二個孫子都生了,最終還是讓羅惠玲入辜家大門。

辜家三個兒子,老三辜仲立妻子周靖華最早嫁入辜家,最早生二子,也最得辜家兩老寵愛,後來老大帶著妻小搬進老家,辜仲立兒子的長孫地位頓時不見。

祕書情敵 懷疑數年

辜仲諒曾說:「我老婆人漂亮,見過世面,又很有個性,不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跟她結婚是理所當然的事。」但羅惠玲自認,「不是頂漂亮,但也不醜,個性很好。」而也就是覺得全世界都是好人的單純個性,讓辜仲諒喜歡,也讓她因此吃足苦頭。

儘管,婚前辜仲諒就提醒羅惠玲,「妳和我結婚要有心理準備,因為會樹立很多敵人。」但羅惠玲十分崇拜辜仲諒,「他為人好、朋友多、學問好、有領導能力」,仍勇於結婚。

這幾天,羅惠玲回想起昔日在夏威夷補辦的婚宴上,辜仲諒牽著她的手說,要呵護她一輩子,不會讓她受傷害,永不離棄;婚後,她對辜仲諒的承諾深信不疑,但到了這幾年,敏感的她也嗅出辜仲諒出軌的跡象。

中信集團的金融王國,辜仲諒掌控千億、兆元的資產,但在辜家大宅裡,羅惠玲的世界只有先生與兒子。因此當她發現一些「情敵」的蛛絲馬跡時,頂多就是在屋內吵。

有年全家美國行,辜仲諒在舊金山講手機,羅惠玲發現他和「Jean」通電話,辜仲諒矢口否認,還說沒有這個人。

○四年十一月,辜仲諒到泰國出差,突然「迷航」,上演失蹤記。有人告訴羅惠玲,辜仲諒身邊有個Jean,羅惠玲不諒解,辜仲諒也發飆,硬說羅生病、憑空幻想。二人大吵大鬧,也吵到了辜家兩老。

長輩護短 勸要忍耐

密友說:「當時辜家長輩告誡羅惠玲:『男人都是這樣。』夫人(指辜林瑞慧)也提醒媳婦,生氣時,就帶著兒子到日本,忍一忍。」

辜濂松曾說:「早年我在中信銀上班,若接到太太電話,抱怨傭人,我當天就沒心情工作。」他認為把家庭安穩,才能專心衝刺事業。身為中信集團接班人的辜仲諒,為安頓妻小,○五年將羅惠玲安排住美國加州,兒子們則到日本念書。

密友抱不平說:「其實,羅惠玲是被辜家逼出去的,匆忙中,只帶了一條碎鑽星星首飾。但為了讓阿仲劈腿合理化,羅惠玲被說成有嚴重的憂鬱症。」密友說,羅惠玲的情緒不穩,是來自丈夫的不忠、婚姻的創傷,並不是憂鬱症。

有人說,辜仲諒是羅惠玲此生的貴人,但密友透露,和信醫院的王金龍醫生才是她的貴人,因為她不能向家人、友人傾訴的壓力與想法,只能趁心理輔導時全部傾倒。羅惠玲有去醫院看醫生,但是心理輔導,並非憂鬱症,醫院也從未開過這類病歷。

此外,對這對夫妻而言(一個為官司、一個為情傷),這段苦日子,若非有二個兒子,恐怕熬不過。「兒子是羅和辜的命根子。」密友說,嫁入豪門的羅惠玲,有些自卑,因此生下長子、次子後,特別用心教養,怕被說「本來就不怎麼樣,教出來的兒子,也不怎麼樣。」

一般家庭是「嚴父慈母」,但辜仲諒家則是「嚴母慈父」。密友透露:「二個兒子中,哥哥(長子)以前不會走,爬了很久,直到一歲三個多月,有天試著站起來走出第一步,但沒二步就跌倒,羅惠玲不准旁人幫忙,要他自己站起來,最後辜仲諒捨不得,才一把抱起。」

羅惠玲的家規,包括不准兒子吃飯時看電視,睡覺時間一到,準時將兒子趕上床;但辜仲諒陪著小朋友,負責說床前故事,他怕兒子生在富貴中不知窮滋味,因此編出一個又一個窮小孩「小明的故事」。而羅惠玲出國時,就是父子三人放大假的日子,所有的規矩全被破壞。

由於次子體弱,辜仲諒與羅惠玲在次子出生後,就交代哥哥要照顧弟弟。密友說:「兄弟從小不打架,哥哥一直照顧弟弟,弟弟也離不開哥哥。哥哥運動細胞好,弟弟則獨愛打棒球,哥哥接的第一顆球,就是辜仲諒丟的。而辜仲諒只要有空,都會請棒球界友人一塊指導弟弟。」

如今,這對兄弟一個十六歲、一個十四歲,哥哥長得像父親,身高一百八十多公分,八十公斤,是學校摔角隊隊長,也是足球隊要角,長相較斯文的弟弟,也有一百八十公分。

護夫形象 不出惡言

而究竟要不要與辜仲諒離婚,羅惠玲先考量到的是兒子。「在兒子的心目中,父親是他們的驕傲,我如果對兒子的爸爸說出難聽的話,會破壞兒子心目中的父親形象,我一定不能這樣做。」「兒子們的父親已經做了自私的事,不能再有個自私的母親。」密友轉述她的說法。

這幾天,喜歡鑽牛角尖的羅惠玲想了很多,沉澱不少,對外界不懷好意的形容她,她拒絕回應。

密友說,辜仲諒外遇生女,羅惠玲並不恨他,因為出軌可能「情有可原」,但並不意味「可以原諒」。「夫妻做到這樣,有何意義?下一步要如何讓大家,尤其是小孩不受傷害,才是重要的。」

離婚與否 尚未決定

更重要的是,羅惠玲希望兒子結婚那天,她能全程參與,分享「為人母」的喜悅。

這幾天,羅惠玲一直想起一件事,「六年前,小牛(寒舍蔡辰洋長子蔡伯府)娶媳婦,羅惠玲發現婚禮上,沒有小牛母親的名字,只有賴英里(蔡辰洋第三任妻子),她驚訝地問阿仲,阿仲要她放心,還牽起她的手承諾:『這件事絕對不會發生在妳身上。』」密友說。

如 今,還未簽字離婚的羅惠玲不斷想起此事,向密友說:「我絕對不要兒子的婚禮上,沒有母親的位子,這一點,我非常堅持。」但密友表示:「羅惠玲太愛辜仲諒, 就算發生外遇這樣的事,她還一直為他著想。下一步她會怎麼做?或什麼都不做?實在看不出來。羅惠玲常說,時間會證明也會解決一切。」

辜大少的姻緣路

1991 留學美國的辜仲諒返台過暑假,在朋友聚會上結識羅惠玲。

1992 辜仲諒至捷和建設任職,入股羅惠玲的花店, 2人開始交往。

1994 辜、羅私定終生,後連生2子,因關係不被認可,一度在外租屋。

1996 辜濂松同意婚事,8月2人在夏威夷補行婚宴,羅惠玲住進辜家。

2002 辜仲諒的祕書換成Jean,11月傳已患憂鬱症的羅惠玲不當服藥,被緊急送到和信醫院治療。

2004 11月傳羅惠玲意圖尋短,辜仲諒聽醫生建議偕妻出國,隔年在洛杉磯購屋安頓妻子,2個兒子則送往日本就學。

2005 辜、羅開始協議離婚。

2006 辜仲諒因涉中信金插旗兆豐金弊案遭通緝,滯留海外,與陪在身邊的祕書Jean發展戀情。

2008 11月辜仲諒返台。

2009 Jean向中信銀請辭。

2010 9月Jean替辜仲諒生下1女,羅惠玲密友隨即向本刊澄清羅從未罹患憂鬱症,不原諒辜仲諒外遇,但尚未決定是否離婚。

回應

本刊就羅惠玲密友爆料一事,向辜家查證,辜仲諒友人表示,羅惠玲患病有醫院記錄可查,他們無話可說。

至於辜仲諒去電美國部分,友人證實,辜仲諒週一確實打了3通電話給羅惠玲,但對話內容並無談及新生女娃的長相。

 


密友 元配 憂鬱 羅惠 惠玲 辜仲 仲諒 諒欠 欠我 一個 道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43

黃健翔:樂視體育也欠我工資,但我希望它能熬過去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06/161686.shtml

黃健翔:樂視體育也欠我工資,但我希望它能熬過去
懶熊體育 懶熊體育

黃健翔:樂視體育也欠我工資,但我希望它能熬過去

體育媒體的從業者,生存狀況都還遠不如娛樂、影視、財經、地產、汽車等等。

本文由懶熊體育(微信ID: lanxionglanqiu)授權i黑馬發布。

整個體育行業都在關心著樂視體育所遇到的問題,著名體育解說員黃健翔在接受懶熊體育獨家專訪時表示,希望樂視體育能夠熬過這一關。黃健翔還詳細描述了自己被欠薪的幾次經歷,在他看來,這和中國體育產業的不成熟、不完善有著直接關系。

以下為黃健翔自述:

前幾天,跟朋友吃飯的時候,被問到有沒有被樂視體育欠薪的事情,有意思的是,我回想了一下,自己遇到的被拖欠款行為都發生在體育行業的工作中。離開央視以後,我曾“混跡”於各種綜藝娛樂節目,就從沒發生過拖欠款、不結賬的事情。

2006年底,我從央視出來,去鳳凰衛視幹了一年。當時鳳凰老板劉長樂承諾我可以做一個體育談話節目,每周5期,幾乎是個日播節目。其實我加盟的時候,鳳凰的2007年節目表已經排好了,但劉老板很幫忙地擠出了一個下午時段,留給這個談話節目,也為我圓了一個夢。因為我在央視時就曾提出過,體育頻道應該有一個觀點的窗口和思想的陣地,但由於體育頻道只有一個,排期非常緊,當然也可能是領導覺得我解說任務已經很重了,所以這個願望在央視體育頻道一直沒能實現。

6207b4f2011afcbf8cf8defb24001cc4

▲ 央視時期的黃健翔

2007年下半年,老一點的球迷,包括體育傳媒的同行可能還記得,天盛公司買了3年的英超版權,這應該是中國收費看球的發端。因為當時和鳳凰有約定,他們支持我在外部平臺解說體育比賽,因此我受當時的天盛老板宋政之邀給天盛說了不少場比賽。但因為平臺規模所限,又加上10年前付費看球的理念還遠不像今天這樣能被球迷接受,最後應該是天盛的經營出了問題,我職業生涯中第一次出現了被拖欠解說費的事情。

2007年底,國內的幾家地方臺體育頻道成立了一個聯合體,叫CSPN,全名是中國體育電視聯播平臺,他們的第一大手筆就是買了2008年歐洲杯的版權,準備盟約內的幾個地方臺聯合並機播出,CSPN成立不久就找到我,希望我在2008年給他們說球。

當時覺得CSPN的理念非常超前,平臺的搭建和賽事資源的匹配極具沖擊力,同時自己還是鐘愛體育,覺得鳳凰衛視離體育實在遙遠,他們的平臺既沒體育空間也沒資源,所以2008年我就離開了鳳凰,加盟了CSPN,記得當時擔任了CSPN的副總裁,年薪200萬,既要解說主持,還要承擔管理工作,某種意義上還要當廣告代言人,結果幹到2009年,這個平臺也發生了問題,幾家地方臺之間利益錯綜複雜,背後出資方也出不動了。我離開的時候,他們承諾的200萬年薪嚴重拖欠,後來找律師打官司,只討回了一小部分。

此後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自由人。2010年左右,還沒有那麽多成規模的體育媒體平臺,那時大家還是更願意用傳統終端電視來看賽事,即使是網絡看球,也是剛有一點擡頭。那時我已經開始在新浪、PPTV這些有零碎賽事版權的平臺上說球,日常的英超、意甲、中超、亞冠、歐冠都有參與。因為版權的原因,一些重大比賽都難以參與,所以當時所做的事情似乎不成規模。

對我來說,轉折點是樂視體育的出現。其實嚴格來說,在樂視網時代,體育還沒有拆分出來的時候,我就幫他們說比賽,還一起做了我的自媒體節目《黃·段子》。後來樂視體育單獨分出來了,通過資本的推動,迅速成了大家眼里最大的體育視頻平臺,這點從他們手握得版權以及行業里面的大量精英紛紛奔向樂視就可見一斑。我雖沒有正式加盟樂視體育,但和他們的合作也越來越多。

741029af48e7e77f37ce8d8b2a1e73fe

▲ 黃健翔在樂視網時期的脫口秀《黃·段子》

我是個說球的,資本市場的事情真弄不懂,眼看前幾年風光無限的樂視體育連續丟失版權,覺得不可思議,甚至當前體育圈有個口頭禪是:樂視欠你錢嗎?大家開玩笑說好像沒被樂視欠錢,這幾年就跟沒幹體育一樣。

不可避免地我也被各種人問到同樣的問題,這樣的問題讓我很難受,不是因為實際上樂視體育真欠我的錢,而是因為我混跡綜藝娛樂節目從沒遇到類似問題,偏偏職業生涯中遇到的被欠薪、被欠節目主持費、被欠解說費,全都發生在我一片赤誠、忘情投入的領域。

在樂視體育單獨拆分出來,資本市場反響很好的時候,他們也邀請過我,給我很好的條件邀請我正式加盟,但我想來想去,還是想保持一點獨立身份,所以一直是他們的緊密合作者。但無論以什麽樣的身份,我內心都十分支持這樣一個平臺。我一直的觀點是,每多一個全國規模的體育播出平臺,對從業者來說就多一個從業選擇,對觀眾來說多一個收看選擇,對市場來講多一個投放選擇。

最近樂視體育遇到了一些困難,比如大家都知道的資金問題、版權流失、人才外流等等。我覺得是這樣,這是每個企業特別是創業企業都會遇到的問題,只不過程度不一。一個企業不可能所有的抉擇都正確,就跟每個人的人生選擇一樣。

我在樂視體育門庭若市的時候,沒有把臉往上貼,也不會在他倒黴的時候落井下石。這個企業跟我的關系很特殊,我有很多新老朋友都在樂視體育供職,其中包括在央視時候的老領導馬國力、前同事劉建宏,我自己的節目也在樂視,於公於私,我都希望樂視體育能挺過難關。一則是不希望自己的勞動成果付諸東流,這點相信大家都和我和一樣。更重要的是,我始終認為,我都認為我們這麽大的一個國家,至少應該有二個以上的全國規模的體育播出平臺,讓受眾有更多更寬泛的選擇,讓體育從業者有更多的選擇,樂視體育的出現就給了我們這樣的希望。

2e1ecc83f3afbb2fd9142437745d978a

▲ 黃健翔和央視前同事劉建宏、白巖松在德國世界杯時辦的《三味聊齋》

我離開央視這十多年,所遇到的拖欠款問題都發生在體育媒體平臺上,也說明我們這個國家當前社會環境下要想辦起一個體育媒體平臺是非常難的。當然有人說,辦影視公司、辦娛樂公司的也很難的,還有跳樓的呢,但其他產業的體量在那兒呢,規模夠大。現在一季度的真人秀,就是好幾千萬的片酬,我們搞體育的聽到這種數除了艷羨就是覺得不可思議。

我們國家經濟發展快速,都市里跑步健身越來越多,體育運動被作為生活方式的一種出現在時尚端,但更多的國人還離體育很遠,所以眼下的體育產業規模遠沒一些報告里呈現的數據、也沒有大家期望的那麽大。因此,體育媒體的從業者,生存狀況都還遠不如娛樂、影視、財經、地產、汽車等等。

我們這麽大的一個國家,只有央五一個全國性的體育賽事平臺是嚴重不夠的,它會制約體育產業的發展。因為大量的賽事播不出,賽事經營者就無法去拉贊助,無法經營招商,一個頻道的容量是有限的,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做體育媒體平臺的一個難處是,它的核心競爭力就是體育比賽的轉播,這不像綜藝節目,可以自己編寫,自己拍攝,體育沒法自己造。一個體育媒體平臺想站起來,必須花巨資囤積大量的體育賽事版權,而且還要有一定的持續性,沒有賽事版權,所以在相當長的周期里,都要光花錢沒回收的。我說這個話的意思是,我們大家包括資本、合作者、受眾都要有耐心,不只是針對樂視體育,而是對任何一個樂視體育這樣的體育媒體平臺。

樂視體育剛有大動作那會兒,我在樂視體育的演播室里看到了特別多的熟人,有人在演播室里開玩笑說的:這是1949年春天來了,都扛著槍投奔解放軍了。當時我沒有去,所以我敢說這話,不要落井下石,做一個體育播出平臺不容易。如果錯過了時代給予我們這麽好的一個機會,你我都不會只是惋惜。

樂視體育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黃健翔 黃健 樂視 體育 也欠 欠我 工資 但我 希望 它能 能熬 過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39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