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陸醫界首位台籍女總座胡珮瑜:我拍桌回嗆嚇退貪婪廠商

2013-09-09  TWM
 
 

 

中國江蘇省徐州,公家單位流傳著一句話:徐州京城醫院有位漂亮的台灣女總經理很強悍!從台灣小護士到大陸醫院總經理,胡珮瑜在狼群中殺出血路,她自信地說:我寫的故事很精采!

撰文 施禔盈

徐州京城皮膚病醫院隸屬祥雲醫療集團,標榜北京、台灣、徐州兩岸攜手打造。這個來自北京的集團,兩年前選定徐州開業,總經理胡珮瑜來自台灣,她也是大陸醫界首位台籍女性總經理。

過去,她是台灣知名整形外科醫師曹賜斌聘用的護士,在台灣醫界工作了近二十年,待過加護病房、做過開刀房護士、跟過門診、坐過櫃枱。二○○七年,一個在北京開業的台企美容事業缺經理,找上胡珮瑜,當時所有的聲音都是:那邊很危險,不要去、去了就回不來了……。

思考一個晚上後,她決定試試看自己的能耐。剛去時,她哭過、委屈過、不解過,但環境造就她硬起來,更把她的狼性逼了出來,終於,她找到奔馳的舞台。胡珮瑜,一位六年級前段班的台灣女子,如何勇赴對岸與狼交手?

來到徐州前,我待在北京,我常在坐地鐵時放空自己,冷眼旁觀身旁推擠到不行的畫面,那種「擠」的企圖心與功夫,真是一絕,但這透露了什麼?你不擠,就坐不上地鐵;就算你耐心等候五班車,你若不擠,還是上不去。狼性怎麼來的?要歸咎於環境。

文革走過來的人,鬥爭性、目的性特強。進到祥雲醫療集團後,我一個台灣女孩一來就擔任管理要職,他們怎麼可能服氣?尤其,醫院裡的老員工是一批經歷文革時期的人,在我剛上班的第二個月,他們就出手了。

面對狼群圍攻 我調整心態、披上羊皮趁著把我挖去的總經理不在時,他們開了一個高層會議,參與的人有院長、副院長、業務副總、護理長等,他們一人一句炮轟,「憑什麼要聽一個台灣人的指揮?」「為什麼胡珮瑜說的,就一定要做?」「胡珮瑜來的目的是什麼?」「還花那麼多錢請她來!」……。

一連串的猛攻,只有護理長幫我說了句話,她挺身而出保證我不是他們口中「有目的」的人,那次我算是勉強留了下來。我知道他們是擔心我的企圖心強過他們,集體用傳統的鬥爭方式來對付我。雖然傷痕累累,但我調整心態,把自己變成披著羊皮的狼,柔軟但內心非常堅強。

論積極,大陸這群人比我更積極,我想通了,積極不是他們要的,積極會讓他們備感威脅。於是,我把營銷的想法與醫院的一群年輕人分享,年輕人聽得懂我在講什麼,就這樣由下往上收服人心,我才慢慢脫離被鬥爭的生活。

情緒的調整,這是我在大陸學到的第一課。就像你看地鐵上那些人擠上車的衝勁與不禮貌,你要生氣嗎?退回來想,這是環境讓他們變得如此,就算是溫良恭儉讓的一個人,到了那裡,肯定也要發揮狼性了。

我早晚召開兩次會 追出驗收進度去年七月,集團決定到徐州來開業,我被拔擢成總經理,當家了,醫院建置的大小事,包括施工、領證、驗收、檢查都要一一參與,其中最讓我氣結的是消防領證的過程。

大陸當地蘊藏許多潛規則,「買」消防證是其一,施工後期接手才發現,消防承包公司拿錢不辦事,只要一跑證,就伸手來要公關費,也因此消防安檢這關足足卡了兩個月,讓醫院無法順利開幕。

有一天,消防承包商又來要錢,擺著臭流氓的態度嗆聲:「不給錢,事情沒法做。」我終於忍不住心中的火,在辦公室裡用力拍桌子,回嗆:「要幹,就把事情給我幹完,我照著合約內容一毛錢不少你;要不幹,現在拍屁股走路,我自己幹,你後面這些沒理由來跟我要半分、半毛錢。」講完,這群流氓似的大男人,摸摸鼻子離開。之後,我自己跑消防證,還是跑下來啦!而這一拍桌,我的員工們才發現原來我也會生氣,強悍的名聲不脛而走。

記得醫院開業前,有高達兩百多個項目要驗收,那三個月的期間,我天天早上八點一次會、下午五點一次會,每天追,員工都快瘋了,但我就是不放棄,我追我的員工要給我說法、完美的作法,才能過關。所以我敢說,醫院的一切設施、建置都是扎扎實實,並非「用錢」買得的,這是我的態度與堅持。

來中國工作,狼性拚搏的企圖心不能沒有,我想過,如果我的那份堅持、執著動搖、放棄了,如果我擔心群狼的圍攻,我就是隻道道地地的羊,然後收拾書包回家去。

但最終我走過了「撞牆期」,而要求自己成長是必須的,所以,剛到集團的第二個月,我就向公司提出讓我去念EMBA的要求。從事醫療管理,得有學理的底子,北大一年半的日子,我認識了好多來自全中國醫療院所的院長、書記、總經理……,這種回饋是無形的。

從北京再到徐州,目前我帶領一百多人的團隊在醫療事業上求進步,而這是用每一個委屈、每一個更辛苦的過程所換得的,所以,我認為把自己丟到狼群中的經驗很苦、卻可貴。

我也曾想過,如果留在台灣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可能就一直待在診所,日復一日溫吞地過吧!因為在台灣我不會遇到這麼多的衝擊與磨難,如今,我敢自信地說,我在大陸拚搏的故事很精采。

北漂族肯吃苦 兩小時五十元台幣也賺不只是我,我發現大陸的年輕人也很想為自己寫一本精采的故事。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這群人多麼想要崛起、多麼想要光耀門楣啊!

很多人「北漂」到北京,再苦也不走,在北京,我就曾見過三年沒回家的年輕人,因為錢還沒存夠,因為回家鄉沒辦法為父母親爭光,所以繼續「蹲」著。然而,就像狼一般,奔跑前,不就需要先屈膝蟄伏嗎?

最近在醫院也看到一個讓人心疼的狀況。醫院中午得有人值班,但因人事緊繃,護理長於是想到內部護理人員支援的辦法,條件是犧牲兩個小時的午休,換得十元人民幣的報償。結果,很多外地來的人願意做,兩小時、不到新台幣五十元的收入,他們看在眼裡、他們非常珍惜。

可是當我回到台灣時,我看到的景象是,年輕人可以為了打電玩不眠不休,狼性用在拚過關上頭,兩相對照,確實令人感觸很深。安逸的生活,讓台灣年輕人每一封履歷大同小異、有一大票人想開咖啡廳,如果沒辦法在生活環境中去塑造一個不同的情境、寫不同的故事,我覺得這很可惜。

我很喜歡一句話:革命軍人「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在中國,職場上的付出多到我可以體會什麼叫失眠、體會什麼叫放不下、體會到什麼叫不用拜託你加班,你還是會按時出現在辦公室的心境。現在我把我這塊磚搬到中國徐州,用狼性的正面能量拚搏,我很驕傲。

胡珮瑜

出生:1971年

現職:中國徐州京城皮膚病醫院總經理學歷:北京大學EMBA、嘉南藥理科技大學化妝藥學管理系把自己丟到狼群中的經驗很苦、卻可貴,我敢自信地說,我的拚搏故事很精采。


大陸 醫界 首位 位臺 臺籍 籍女 女總 總座 座胡 胡珮 珮瑜 我拍 拍桌 桌回 回嗆 嗆嚇 嚇退 貪婪 廠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17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