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徐旭東被Sogo案掐住四大命脈

2012-5-21  TWM

有一齣戲,只有三個人在演,演了十一年還未落幕,你還會想看嗎?慘的是,台下的十五萬名觀眾被強迫收看,因 為這齣戲的結局,會影響到他們的荷包。

這齣戲就是Sogo(太平洋崇光百貨,簡稱太百)的股權爭奪案,觀眾則是遠東百貨與遠東新世紀的股東。 台上的三位卡司,個個都大有來頭,分別是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太平洋建設集團(簡稱太設)總裁章民強,及太平洋流通公司(簡稱太流)前董事長李恆隆。十一年前,太設集團發生財務危機,章家必須出售Sogo來挽救太平洋集團,意外揭開這齣大戲的序幕。沒想到,這齣戲一演就演了十一年,夾雜著超過五十件的官司訴訟。

這是「台灣有史以來,牽涉最廣、問題最複雜的股權爭奪,與財務糾葛的大戲,」一位交易所的官員私下說。 劇情的確很複雜,光是經濟部撤銷Sogo母公司太流增資案,並要求今年八月四日前,Sogo要召開股東臨時會改選董監事,以及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太流臨時管理人,各方互相對裁定人選提出異議。在彼此持續相互提告下,案情更趨複雜。

把問題單純化,拉回原點來看,Sogo究竟有何魅力,讓徐旭東為它落淚、不惜走上街頭;讓李恆隆換了腎還要重 返戰場繼續提告;讓九十二歲的章民強還拖著年邁的身軀上法庭爭取權益。答案是,Sogo是一隻會下金蛋的金雞母

對徐旭東來說,這更可能是危及生死存亡的一戰,因為Sogo經營權掌握了遠東集團的四大命脈。 它是——獲利金雞母,年配息六億 Sogo到底有多麼會賺錢?二○一一年,Sogo稅前淨利十五億三千萬元,每股稅前盈餘四•二三元。同一時間,遠東百貨稅前淨利四十六億八千七百萬元,每股稅前盈餘一•八二元。Sogo的經營效益比遠百高出許多。

十一年前,原本擁有Sogo的太設集團發生財務危機,遠東集團在諸多角逐者與爭議中,拿到Sogo的經營權。 Sogo不僅獲利好,還是一隻年年會下金蛋的母雞。

根據太平洋建設以股利收回金額推算,從二○○四年到二○一○年,遠東集團從Sogo分回的股息收益就達四十七 億六千萬元,平均每一年配發約六億八千萬元,相當於一家中型企業一年獲利總和。也因此,三方人馬都想擁有 Sogo。

Sogo的重要性不僅於此,強大的現金流與帶動遠百脫胎換骨,是讓徐旭東捨不得放手的關鍵。 它是——現金財庫,年省利息三億Sogo創造出來的現金流威力有多強大?

一位曾經在遠東集團服務過的會計師說,以一般百貨公司來說,可以發揮的槓桿倍數,約莫是營收數字乘上二到 四倍。二○一一年全台七家Sogo,年營業額達四百零九億元,算起來,能創造出來的現金流約莫新台幣千億元,重 點是,這些都是不需要繳付利息就可運用的資金。

現金流來自於百貨公司收現快、延後付款,利用時間差創造出來的價值。依照百貨業常規,每日營業的收入歸由 百貨公司,等到四十五天至六十天後,百貨公司才會將貨款付給設櫃廠商。以Sogo的資金運轉估算,每一年可以省 下來的利息超過三億元。

Sogo不光是有免息的資金可用,靠著「包底抽成」還能穩賺不賠。強勢的百貨公司通常會要求廠商以「包底抽成」的方式進駐經營,百貨業者除了按照營業額抽取二五%到三○%抽成以外,若櫃位的營業額未達到一定金額,仍要付一筆固定「租金」。在這樣「包租公」的概念下,百貨業者擁有最低門檻收入,而能夠讓營運立於不敗之地。

其實,在遠東集團當中,扮演著現金流角色的不只有Sogo,「遠百、愛買、醫院、學校,都扮演著跟Sogo一樣現 金流的角色,」Sogo法務室經理楊政憲說。但不可否認的,這幾家公司「吸金」的能耐,就是輸Sogo。

它是——經營模範,帶領遠百轉型 而Sogo的成功來自於招商手法與賣場設計兩大秘訣。好產品進駐,才能吸引人流與金流。Sogo的高吸客率,讓廠商捧著現金都要搶進Sogo設櫃,並成了其他百貨業者爭相模仿與羨慕的對象。

相較於Sogo的火紅,同集團的遠百業績就是差了一大截。因此,當Sogo納入遠東集團旗下後,遠百立即學習 Sogo的成功秘訣,十年後,遠百脫胎換骨,並推動遠東集團零售事業扶搖直上。

「母雞帶小雞」的策略,讓原本無意進駐遠百的廠商,因為Sogo,而願意「接受建議」進駐遠百。 同業觀察,遠百的商品組合與賣場陳列向Sogo學習,廠商品牌組合因此升級,過去偏高的消費年齡層開始下降。

在百貨業界有三十年以上經驗的京站實業總經理柯愫吟就說,這幾年遠百從本土的形象轉向較國際化、時尚感,是業界有目共睹的成績。

講白了,沒有Sogo就沒有今日的遠百。 根據其他百貨業者分析,一般而言,越多店面就越有優勢,無論是要和廠商談折扣活動,或是多店共同行銷等。而遠百和Sogo的禮券互相擔保,可共同使用,又為遠百帶動了來客數。

此外,Sogo早期的經營訣竅來自日本,很早就建立起完整的客戶資料,遠東集團透過資料共享,整合旗下零售事 業,發行快樂購(HAPPY GO)集點卡,受惠的不僅遠百,連遠企購物中心、愛買量販店等,也因為擁有這些會員資 料,結合優惠活動,帶動了營收和整體營運績效,這是Sogo對遠東集團在獲利貢獻之外,更大的無形效益。

未來百貨的戰場將不只受限台灣,中國大陸才是徐旭東的最重要戰場。 它是——金字招牌,進攻中國市場 一個具體的數字,更可以解釋徐旭東捨不得放下Sogo的理由。二○一一年,遠百在中國掛上「太平洋百貨」名稱的公司一共有五家,這五家共讓遠百認列約新台幣四億八千萬元獲利;而掛上「遠東百貨」這四個字的四家公司,二○一一年讓遠百認列約新台幣一億三千萬元的虧損。

屬於同一個企業集團的百貨公司,Sogo的業績就是比遠百好,消費者就是買Sogo的單,也讓遠東集團有危機感。 所以,除了擁有遠百、太平洋Sogo兩個品牌,在兩岸又增設遠東Sogo、連太百貨、立洋百貨,企圖利用多品牌,來 降低消費者對Sogo的依賴度。

以中國重慶為例,單一城市就有重慶太平洋百貨、遠東百貨以及立洋百貨三個品牌,此舉有違大多數百貨公司以 單一品牌、增強消費者印象的行銷策略。

如果沒有Sogo在中國扮演領頭羊的角色,可以想見徐旭東在中國的戰力會受到什麼樣的打擊。 Sogo對遠東集團來說,究竟有多重要,從外資報告也可以一窺究竟。 摩根士丹利預估,一旦遠百喪失Sogo台灣與中國太平洋百貨經營權,屆時將無法再認列獲利,遠百二○一二與二○一三年的每股稅後盈餘將會因此減少二九%至三六%,只剩一•二六元與一•二七元,獲利直接少了一半;德意志銀行則預估,一旦失去Sogo經營權,持有Sogo股權的遠東新,在獲利受到影響下,預期股價會拉回一五%。

此外,摩根大通證券也預估,在遠百失去Sogo經營權的最壞情況下,遠百淨資產價值(NAV)將下滑三一%。 若保不住Sogo須重編財報,將重創集團 為了保住Sogo,徐旭東各方奔走,並向經濟部提出四大聲明。這四大聲明包括: 一、Sogo的借款聯貸案,遠東集團是聯貸保證人,一旦遠東集團不負保證責任,聯貸案也會隨之取消。 二、Sogo辦理的增資,參與增資的股東迄今仍無法取得股票,無法參與配息,權益遭受損失。 三、IFRS(國際會計準則)將從二○一三年全面上路,Sogo妾身未明,未來遠百、遠東新要如何編製財報。 四、遠百的股權結構中,當時外資占了三成,若喪失Sogo經營權,集團中投資Sogo的相關公司,將追溯從二○○二年重編財務報表,屆時要如何對外資交代。

徐旭東的這四大聲明,點出遠東集團因為Sogo案跟著捲入風暴的中心,這不是一場單純的Sogo經營權之爭,而是 一場攸關遠東集團前途的存亡戰。其中包括聯貸案、增資案、需要回溯十年前,重編報表,都將讓徐旭東面臨創業、接班以來最沉重的關卡,這一關,最後過不過得了,都將是一場大洗禮。

「我們真的是受夠了!」這是日前Sogo員工走上街頭抗議,訴求要安定時,Sogo營業總經理李光榮在台上大聲吶 喊的話。這段話,也道盡遠百與遠東新股東的心聲,他們也很想知道,這一場猶如不定時炸彈的股權爭奪戰,究竟 還要多久才能落幕,才能放心給投資人一個交代。

【延伸閱讀】Sogo經營權3大問題,何時撥雲見日?
問題1 Sogo究竟是誰的公司? Sogo母公司是太流公司,掌握太流公司經營權就等於掌握Sogo。太流公司在遠東集團接手前的資本額是1,000萬元,接手後遠東集團增資至40億1,000萬元,兩者的差異是,前者的經營權屬於李恆隆,後者則屬於遠東集團。

問題2 遠東集團能使用Sogo商標嗎? 李恆隆說「Sogo」商標在台灣要使用,必須經過太流公司、太平洋崇光百貨以及日本西武Sogo三方同意,才可以使用,因此新竹遠東Sogo的名稱是違法的。

遠東集團的說法是,只要經過日本西武Sogo同意即可,而「Sogo」商標權2013年到期,屆時能否續約成功,攸關 遠百與遠東新營運。

問題3 遠東集團若失去Sogo,投資人有何影響? 一旦經法律裁定,確立遠東集團喪失Sogo經營權,持有Sogo股權比重相對高的遠百與遠東新,將追溯從2002年起重新編製財務報表,屆時兩家公司的獲利、淨值、股價都會跟著重新調整。
而投資人若因該集團重新編製財務報表,導致投資出現損失,就能向遠東集團提出賠償請求。 整理:吳美慧
旭東 Sogo 案掐 掐住 四大 命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7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