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慢火燉品牌的李靜慨嘆:電商圈比電視圈還黑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34218.html

最近忙著跟聚美優品「打仗」的李靜忍不住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慨嘆,電商圈比電視圈還黑,「電商的人比電視圈的人黑是真的,我們頂多紅毯踩裙子,背著說壞話,電商的會明著說,或者會出現一群人來罵我。我以前還跟他們對罵,現在不罵了,這是兩個圈子,我們的圈是那種上位,現在看起來還是特小兒科,我終於明白了商業圈更加複雜。」

其實這是李靜和聚美優品對做電商的不同理解不同有關,聚美做電商的套路還是低價、狂砸錢,砸廣告,快速建立市場地位,而李靜則認為要做品牌,要慢火燉。

具體請參見《創業家》雜誌之前對李靜的採訪:

李靜:品牌要拿小火燉

做電商的人往往很容易陷入一個怪圈,總覺得低價才是競爭利器。但如果我用電視人的思維來考慮則截然相反,低價只能吸引一次下單,持續購買必須靠品牌口碑。品牌氣質是什麼?就像你喜歡一個女孩,她不夠漂亮,也不夠高挑,但她就是讓你著迷。品牌吸引消費者也該如此,先讓消費者對產品產生深深的依賴,最後心甘情願地埋單。對消費者來說,護膚品不管是誰在做,放在她家梳妝台上,她的挑剔度是一樣的。我們穿的很多衣服自己叫不出牌子,但還是會買。可我很少見到一個人,臉上抹的東西她叫不出牌子。

所以為什麼說做化妝品的門檻既低又高呢?化妝品的生產門檻不高,但它的品牌門檻非常高,我們國產品牌做了二十幾年,市場份額仍然很少的原因也在這。對於「靜佳」(以李靜命名的一個化妝品品牌),我不做工廠,不做渠道,我只做品牌管家。

品牌管家這件事我一直都在做。《超級訪問》12年,它本身就是個品牌,我很懂得一個品牌怎麼能經營長久。品牌要拿小火燉。但現在幾乎所有的電商都是大火燒著。我常把自己現在的想法比喻成一個煤氣灶倆眼兒,一頭大火炒菜(指樂蜂網),一頭小火煲湯(指靜佳),最後我的湯出來也是一碗老湯。

去年大家都在燒錢的時候,我也一度很困惑。很多電商做廣告的方式,在我看來就是傻子式投法,好比扔十顆炸彈只有一顆炸到人。那時我平均每天接到兩通投資人電話要給我錢燒。拿投資人的錢打廣告戰,這本身就是一種反市場規律的行為。現在看來,結果就是兩敗俱傷,投的人受苦,沒投的人也受苦。

樂蜂現在有兩副牌。一個電商公司,一個品牌公司,行業內沒有一家公司和我們類似。「靜佳」現在已經開始分銷,噹噹、京東、淘寶都在賣,很快也會鋪到屈臣氏和萬寧。從長遠來看,樂蜂一定是良性的,因為它有自有品牌。我做電視多年形成的邏輯:不要老跟競爭對手比。央視比我大,湖南衛視比我大,如果把這些都當做假想敵那我早被自己嚇死了。現在我把這種思考帶到電商。樂蜂不去跟人比價格、比規模,比的是深度、精準、贏利。我只專注我服務的人群,哪怕只有100萬,我也要服務得徹底。

慢火 品牌 李靜 慨嘆 商圈 電視 圈還 還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104

李靜聊創業動機:沒那麼神聖,也許就是受不了變態上司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1223.html

我是27歲開始創業的,從央視出來,雖然拿得很多,但我實在受不了那種很壓抑的環境。我出來以後,像現在的很多創業者一樣,寫了特別多節目的策劃案,也不像現在參加這麼一個會議能夠換名片,找投資,就跟我平常吃吃喝喝的人談了我的想法,後來我發現他們僅限於吃吃喝喝,絕不投資。後來是我媽媽投給我了我們家所有的積蓄,讓我做了《超級訪問》,我也很爭氣,《超級訪問》第一年就紅遍了大江南北。

創業動機:也許是受不了某個變態領導

我覺得創業的人80%是現狀對心靈、精神上的一種壓抑,我當時掙5000多塊錢,當時算也很多了,但是我就是覺得心靈特別壓抑。

我以為我是應該進入上流社會的,但是我發現其實我受不了那個假。當我創業後,在小西天租了一個居民樓,那個小髒餐館,穿著拖鞋,根本就不是白富美。可我覺得我屬於小西天,屬於小髒館,喝著白酒、吃著羊肉串吹牛的那個女孩,我特別快樂,我精神上特別自由。

我覺得很多人創業都是因為你某個變態上司和糟糕的環境,還有所謂的一個特別惡劣的狀態,根本也沒有說什麼遠大的抱負,說一定要怎麼樣,賺多少錢,或者要出名,就是那種特別原始的情緒。

為什麼選擇做互聯網,將來會發力做明星經濟

我從來沒有在網上購買過東西,我發郵件只會粘貼,我對互聯網的認識就是在搜狐和新浪看娛樂新聞。 選擇互聯網就是因為史南鵬讓我做,當時紅杉投了我們以後,希望我們做成美國的瑪莎那樣的品牌,有自己的廚藝、鍋碗瓢盆,有自己的品牌。我記得當時我試圖上過淘寶,屬於很笨的那種人。所以我在還沒有瞭解任何互聯網的時候,我們就做了。

樂蜂網今年是第五年了,在前年的時候,我開始看各大電子商務網站賣東西,賣得全部都一樣。我覺得樂蜂網必須要做到個性化。大家知道,我做的是脫口秀節目,我跟中國的明星都很熟,我覺得明星都有他們自己的見識和經驗。我在想,在美國,明星的品牌有400億的市場,為什麼在中國,我們拍電影,我們的票房收入很好,在中國是沒有衍生產品的。或許可以用互聯網改變傳統的明星經濟。

李靜 創業 動機 那麼 神聖 也許 就是 受不了 變態 上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946

【年度創業家】推薦候選人:樂蜂網李靜、十長生王國安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3/1104/56112.html
 我們鼓勵候選的年度創業家發動自己公司的員工,商界朋友和家人為自己投票哈,在微博、微信到處拉票更佳。為了鼓勵這種積極良好的自我推銷傾向,我們決定每天推薦兩個年度創業家候選人:

  今天我們要推薦的:一位是樂蜂網創始人李靜,一位是十長生創始人王國安。他們都選擇了化妝品行業創業,他們個人和所創立的品牌都極具個性;但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崇尚「慢火燉品牌」,而後者則喜歡「鋌而走險」!
\

  李靜的「年度創業家」候選人推薦語是:「在電商的一片哀鴻和靜默中,只有少數垂直電商網站還能保持高速成長,李靜和她的樂蜂網是其中一個。靠著電視節目+品牌+B2C電商模式,樂蜂網用較少的推廣成本保證了較高品牌露出,同時用自有品牌保證了利潤率。樂蜂已成為中國領先化妝品B2C電商網站。」
\

  下文是李靜發表於《中國企業家》的文章。文中李靜重點分享了自己的達人經濟模式,強調無論是企業品牌還是個人品牌,沒有個性,就沒有品牌,她不要賬面流水多好看,只要達人實現的價值最大化就好了:

  作者:李靜

  今年8月1日樂蜂網五週年了,我是特別愛過生日的人,這次我們準備搞一個月的店慶。其中有一個「把達人帶回家」活動,從粉絲中抽取一些人,讓這些達人坐著汽車、火車或飛機到粉絲的家裡,敲你家的門,教你怎麼美容。其實以前我在做電視節目《喜從天降》的時候就這麼幹過,別的電商是做不了的。我不希望像別的電商那樣,只有買200送50,我也不覺得只有理性才能賣出東西。

  2008年准備做樂蜂網的時候,大家討論做什麼,我脫口而出就是做化妝品,因為這個我有研究。在此之前,我們的電視節目《美麗俏佳人》已經做了6年,喜歡美麗的女性很多都已經是我們的粉絲,我們也捧紅了很多達人。一開始,我們沒花多少市場費用就有很多粉絲跟了過來。

  後來,我的投資人沈南鵬說你應該做自己的品牌,做中國的瑪莎·斯圖爾特。於是我在2008年底籌辦了自己的團隊,先做「靜佳」這個獨立品牌。然後我去了台灣,見到了牛爾和Kevin,他們原來做的品牌都要死了,後來上了電視節目《女人我最大》之後才活過來了。我想我本身就有電視資源,為什麼不能做達人品牌?2010年開始,我就跟小P和梅琳合作了,當時小P在內地的知名度已經在牛爾之上,他們本身就是自己品牌的代言人和品牌總監,他們很挑剔,這也使得品牌上線速度很慢,他們不喜歡是不肯上的。達人是我們獨特的東西,背後還是品牌,只不過這樣自有品牌更有價值,凡客的自有品牌就是凡客,而樂蜂網的自有品牌則是達人的模式,又升了一級。品牌這個東西,說實在的,你今天做個牌子不叫品牌,經過時間沉澱的才叫做品牌,你要賦予它個性化的東西,既要有代言人,還要有產品的獨特性。

  很多明星看到後覺得不錯,也來找我。做明星的品牌,最難過的其實是信賴這一關,而信賴是靠時間積累的。品牌一定要根據達人和明星的特質,本身要有說服力。我們要先找到消費者對於他們的認知,然後再為他們打造品牌。這個時候,產品就未必是化妝品了。比如謝娜就是無厘頭,她本來就不是塗脂抹粉的人,她之前的牌子做了兩年不成功,來找我做個服裝品牌。與通常的品牌做法不同,我們一定是要倒過來的。

  我們做的其實是品牌管家、品牌經紀公司,我們幫助他們做銷售渠道,給他們提供Marketing和品牌傳播方案。這其實也是樂蜂網獨特的競爭優勢。很多競爭對手跟我們搶,他們跟明星說樂蜂網能夠賣1000萬而他們能夠賣2000萬,可是這些人並不缺這2000萬。我們已經打造了「美麗」這個生態圈,就像明星為什麼要簽華納唱片而不是找個煤老闆給你砸1000萬,因為華納有王力宏和張惠妹。我們扮演的是品牌孵化器的角色,就像當年發唱片一樣。

  做品牌的關鍵還是要有個性化的東西,我對自己要表達的和消費者想要的東西非常清楚,但是我沒辦法寫幾頁PPT來說清楚,如果大家做電商都是10萬款200減50,那樣太沒意思了。

  我一直跟我的同事們說,我要的東西,要慢慢來。你看電子商務大家都在變來變去,從垂直變成平台,從賣衣服的變成賣化妝品的,他們選自己認可的方向,他們追求銷量我追求個性,個性反而是我生存最重要的基礎。今天雖然他們的銷量起來了,但是仍然生存得很難受,因為他們能掙50卻只掙30,我想慢慢來,要把這個50變成300。

  我做《超級訪問》節目的時候,很多人也說要在這裡加個唱歌的,那裡加個綜藝的,我就是不加,就是兩個人做了13年的訪談。這樣你可能不會大紅大紫,不會像《中國好聲音》那麼火,但是如果你把《超級訪問》改成《快樂大本營》直接就掛了,改成《非誠勿擾》也掛了。我做電子商務也是這樣,你要判斷得特別准,才不會影響到公司的生死存亡。做電視和做電商看似是兩件事,其實是一件事——你要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如果這件事情很好但是你的精力做不了,你要學會說No。

  我不要盲目追求量的東西。不斷引進各種品牌,別人做到50億樂蜂網就要做到80億,這個是我不要的。我要什麼呢?樂蜂網今年把達人做到10個億,從經紀、品類、供應鏈、推廣和銷售變成一個門檻,不是所有人都能Copy的。別人也可以找明星,但是找1個明星和找10個明星的玩法是不一樣的,你知道怎麼玩?合作中出了問題怎麼辦?這個恰恰不是電商擅長而是我們最擅長的,因為我們每天都在處理跟明星的矛盾,來不來節目呀,這個對於我們很easy,我們要把這個變成我們的核心競爭力,讓別人玩這個事情無論從時間還是精力上都玩不起。我們能夠同時做十幾個、二十幾個品牌,如果其中有幾個做成了,那多好呀!

  我是個看起來膽子特別大、但是做起事來特別仔細的人,一件事情只有當我認為盡在掌握之中我才會去做。現在真的有Superstar來找我,我知道這些人的服務級別,他們代言一個品牌都要上千萬,如果你的服務跟不上,看似簽下來了,會有很多的麻煩。所以我不著急,我先把這個模式做好了、做透了、壁壘建立起來了,這是我要的東西。

  我學音樂出身,做過電影編劇,做過電視節目,又做了製片人,當了主持人,然後做樂蜂網,又做化妝品。這些事情讓我認識到了一點,創新是最重要的,你不要做別人做過的事情,再重複是沒有價值的,還有就是要有特別強的執行力,這兩個就是我的法寶。

  過去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企業家,現在也就算一半吧。老一代的企業家中,很多沒有太鮮明的個性,他坐在那裡,你都不知道他是哭呢、笑呢,還是睡著了。現在這幫年輕企業家每個人都特別有個性,非常可愛,他們都很有激情,也很有創造力。我也觀察過我們這些企業的高管,也都跟企業一樣個性十足,像我們樂蜂網的高管就特別隨意,說話手舞足蹈的,而李想的「汽車之家」的高管看起來就特別憨厚。企業也要有自己的個性,做實業的有做實業的個性,做創意的有做創意的個性。我就覺得要相信自己,要把自己的優勢放大,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個性,成就你的就是個性。如果你後來東看西看,自己驕傲的東西就沒了。

  但是,個性並不代表沒有下限。有一些人的做法我不敢恭維,我覺得還是他們的格局不夠。我們做電視的有很多競爭對手,行業與行業、公司與公司、欄目與欄目之間都有競爭關係,但是我覺得我們坐在一起仍然非常友好,你要用實力去超越他,而不是用下三濫的方式。企業不僅僅是個數字的排名,你是不是言行合一,你是不是做一些價值觀上讓人不齒的事情?你怎麼樣去良性競爭,尊重你的競爭對手,而不是不斷的騷擾?我說這個話的時候也是挺震驚的,以前我也沒有見過那些手段,比較嫩吧。有些人太年輕,太渴望成功,鬥志是很讓人激勵的。但是我覺得,你就是這樣成功了,不被別人尊重,又有什麼意思呢?大家在尋找夢想的過程中總是忘了初衷。你特別渴望被人尊重、被人接受、被人擁戴,但是你為了追求這些做了很多的事情,你得到了金錢和名望,卻讓人背地裡……我永遠不會把自己放在這麼個位置上,我說服不了自己做這樣的事情。

  王國安的「年度創業家」候選人推薦語是:「8月20日一則『天下無三』的張太廣告,讓韓後一下成為全國知名的化妝品品牌。而這一廣告策劃出自韓後品牌的操盤者王國安,他一貫追求極致和出位,而正是這一風格讓韓後短短數年即崛起。」
\

  下文是第一財經日報的文章《另類營銷輕研發韓後:鋌而走險的邏輯》,對王國安和他操刀的「天下無三」廣告的報導:

  劉瓊

  從8月20日,本土日化品牌「韓後」開始推出 「天下無三」(三,指小三,意為婚外情的對象)的廣告,很快引爆引發公眾對婚姻倫理和廣告底線等問題的討論。

  2天後,這家以四個連版整版廣告道歉,向公眾闡述了整個項目的初衷和完整創意構思,儘管企業有解釋之意,但公眾並不接受。

  「節操都碎一地了」,網友對這則只注重傳播效率不考慮倫理、底線的廣告提出質疑。

  「營銷傳播一定要注意尺度,不能為了炒作和吸引眼球,挑戰法律和道德的底線」,一位廣東化妝品營銷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否則,這種「偽創意」擦邊球會對企業的長遠發展造成重大的衝擊與傷害。

  那麼韓後為什麼願意鋌而走險呢?

  劍走「偏」鋒

  左腳穿著一隻皮鞋、右腳穿著一隻耐克的運動鞋跑步出場的董事長王國安在企業的一個典禮上曾經以這樣的形象出現,他說自己從小就想跟別人不一樣,「中國的品牌要想成為世界的品牌,放棄模仿吧,成功無可複製。」

  在業內,王國安的不按常理出牌很有名氣。一位日化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韓後品牌推出這樣的廣告,並不離奇。王國安2005年創立廣州十長生化妝品有限公司,那時,韓國電視劇《大長今》熱播,讓王國安注意到韓式元素在化妝品市場並未得到有效的包裝與推廣,將之作為一個可以挖掘的差異化策略,創立了韓後品牌。

  這一廣告也不是韓後品牌首次「出位」。據公開信息,兩個月前,韓後品牌曾經廣告稱,2013年銷售回款額若達不到6億元人民幣,王國安就圍著某酒店「裸奔」一圈。

  日化觀察人士李寧寧(化名)對記者分析,雖然沒有自稱是來自韓國的品牌,但在品牌名稱上會讓消費者誤解品牌來自韓國。這是典型的「洋山寨」的做法,「就像當年某本土彩妝品牌號稱來自法國,另一本土眼部護理品牌號稱有日本淵源一樣,」他說,韓後品牌的做法,就是不少本土品牌創業時做的——「借」國外血統,他認為,這是這些品牌的「原罪」。

  機會主義者

  2008年銷售回款達到3000萬元後,韓後遇到經濟形勢影響和自身增長的瓶頸。王國安注意到,國外「有機化妝品」概念興起,在北美和西歐的超市、藥店及藥房的銷售不斷增加,全球的銷售額飆升至近百億美元。

  看準「有機」「環保」概念的韓後品牌在2009年7月就推出了植物蛋白有機系列,並邀請韓國明星代言。2010年,韓後品牌瘋狂投入4000多萬廣告費投到某衛視,2011年其銷售收入飆升至1.5億元,到2012年,又進一步飆升至3億元。

  2012年3月1日,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公佈《有機產品認證目錄》顯示,2012年7月1日以後不認可化妝品入列,這讓打著有機概念的韓後陷入尷尬境地。

  韓後品牌開始打擦邊球,做「0添加,無負擔」概念,而官方網站的介紹上,依然保留「有機」的介紹。

  營銷賭局

  「要想成功,就要跟頂級的人合作,甚至不可能的人合作」,這是王國安的理念,「資源不是你的專利,只有給予了別人多少東西,才能得到多少東西。」正因如此,韓後將更多資源投入到廣告營銷與經銷、代理商的推動上。

  嘗到大投放策略的甜頭,這一品牌隨後製定了前述的回款6億元人民幣的年度目標,大躍進式的發展思路,其背後是很清晰的邏輯。「大手筆投廣告是希望經銷商跟進」,李寧寧分析。他舉例說,韓後品牌在經銷商的推動上採用了大手筆的做法。這是王國安一貫的「打法」,比如,在去年年底,他就曾經拿出十幾輛汽車來獎勵旗下另一品牌的經銷商。

  「相對於外資化妝品企業高起高打、用電視廣告拉動消費者購買產品,尚處成長期、資源有限本土企業不得不採取更加『豐富多彩的營銷方式』來推動經銷商和消費者」,日化行業人士谷俊分析說。

  但谷俊也指出,這些「新銳」品牌的短暫成功,都建立在重營銷輕研發的基礎之上,「長期而言,浮躁而急於求成的做法會造成品牌的後繼增長乏力。」 更關鍵的是,這些品牌的短視做法,對整個行業來說,無法起到積極的作用。

年度 創業 推薦 候選人 候選 樂蜂 蜂網 李靜 、十 長生 王國安 王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0658

李靜口述:不懂互聯網的小白,如何成就樂蜂網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123/58195.html

李靜,是一個“狗急跳墻”的人,i黑馬認為,她之所以能創業成功,正是源於此――勇敢而急迫的尋求改變和突破。李靜目前的樂蜂網是國內最成功的化妝品電商之一。金錯刀先生認為(微信公眾號ijincuodao),李靜是一個產品經理的女漢子。她的狗急跳墻體現在3句話上:1、我根本不知道公司需要律師,財務和會計要分開我也不知道。我一直以為一個人就可以,其實很多都是從教訓中去學習,我們能走到今天完全是因為產品足夠好、人足夠有激情。2、我發現原來研究產品不一定只有專家才能做,只要你有需求,而且你相信自己的需求能變成產品,那你就有可能創造出另外一種價值。3、我善長沒錢做事,越沒錢我的招越多,有了錢反而不懂得做事。我就是“狗急跳墻型”的人。口述:李靜 東方風行傳媒集團董事長、著名主持人“我是狗急跳墻型”。這是東方風行傳媒董事長李靜的彪悍語錄。一個連瀏覽器都不知為何物的小白,卻以“狗急跳墻”方式殺入電商領域,親自開發爆款產品,包括:多層化妝棉、4D面膜等。在李靜剛創業做節目時,《超級訪問》也是力求顛覆央視正統風格,以狗急跳墻方式殺出一條血路。李靜,不只是跨界女王,不只是主持人,更是產品經理界的女漢子,她的產品秘訣是制造無法拒絕的消費。12月14日,在微創新總裁營第7期上,李靜花2個小時詳細講述如何以“狗急跳墻”精神做產品。以下為李靜口述:不懂瀏覽器的小白有一天,《贏在中國》的王江和李想去我們公司,他們都是做互聯網的,而我偏媒體。因為我幾個助理都特別漂亮,他們就借機在我辦公室開了一上午的會,一直在開會,突然提到瀏覽器。我當時問什麽叫瀏覽器,他們所有人都張大嘴。我真沒覺得這話過分,我知道“瀏覽器”這個詞,但它究竟是幹什麽的對我一點都不重要。我問瀏覽器是不是那個藍色地球一按就能上網,他們說對啊。他們特壞,還發微博說我不懂瀏覽器,我也分享到朋友圈,結果我70%的藝人朋友留言說也不知道瀏覽器。可能有人認為我連瀏覽器都不知道,那肯定沒資格談互聯網,但我認為這恰好是個好玩的洞察。因為對於一個真正的用戶而言,雖然他一直在用,但並不需要知道。東方風行最初是由幾個有想象力的導演起家,當時只想做有趣的節目,到今天發展成3家公司。其中東方傳媒負責整個電視節目制作,還有明星達人品牌和樂蜂網。樂蜂網成立於2008年,主打女性化妝品的電商平臺。2009年我們創辦化妝品公司,目前有8個品牌,而且每個品牌都是一線明星達人親自操盤。我不擅長化妝品,但懂女性的需求我剛才說做了8個化妝品牌,其中有一個是專門做美妝工具的。以前我特別喜歡去屈臣氏買化妝棉、棉簽和指甲鉗,後來發現屈臣氏並不能滿足我逐漸提升的消費品味,於是我改用絲芙蘭,我去了日本(常去日本買化妝品)發現仍遠遠不夠,我想如果自己做品牌,就做所有美妝刀具這等小玩意。後來我們找到日本工廠合作,一起打響新品牌,而且從來不打廣告,只放在樂蜂網上賣,目前年銷售額達5、6千萬。這件事很有意思,本來都沒打算做,但銷量比精心打磨的達人品牌還要高。為什麽呢?以化妝棉為例,我經常在節目中告訴大家,我性格偏男孩,站在鏡子前只花5分鐘。有一天,我發現化妝棉原來有這麽厚,把化妝水倒上去的話,收入不高的女性會特別心疼。有一朋友告訴我,她做美容的時候從不睡覺,我問她為什麽,她說怕美容師少做兩道程序,我就說她太精了。我發現竟然有這樣的女人:舍得花800塊做美容,卻不舍得睡覺,因為怕被別人坑。我想如果她花800塊買一瓶油,卻被厚化妝棉全部吸走,她肯定會很痛苦。後來我去屈臣氏和絲芙蘭都沒發現很薄的化妝棉,於是我就和產品經理溝通,看能不能做一個分幾層的化妝棉,每一層都可以拿走,我需要它厚的時候能正常使用,不需要時只分5層,每一層抹上化妝水能貼在臉的不同地位。這樣我可以在家隨意溜達,相當於省一張面膜,不久之後多層化妝棉就生產出來,現在是賣得最好的產品。這件事使我樹立了信心,雖然我從來都不擅長化妝,也不會如何調配化妝品,但是我十分了解女性的需求。多層化妝棉出來後,我把它拿到節目中教大家眼部急救法,繼續增加解決方案。或者當你在飛機上感覺臉部很幹,可以用一個試用裝,現在機場基本上都有。你還可以去商場櫃臺免費領取,如果我到商場沒帶口紅,就去櫃臺抹口紅,還可以試試眼筆線,晚上吃飯就不用化妝。我覺得女人愛占便宜的小心思會貫穿其一生,這個很有意思。小白如何開發爆款產品我們還有一個賣得很火的產品,叫Jplus 4D面膜。我做了六年《美麗俏佳人》,也知道品牌一般都是二八原則,兩個爆款占到了80%的銷量。我們有自己的品牌――靜佳,也代理了很多國際品牌,但一直苦於沒有一個明星品牌。當我集中精力去做明星品牌,我發現很多面膜都有同一個問題:人一站起來面膜就容易掉到地上。所以面膜要求使用者必須花15分鐘躺在床上,我立刻聯想到那個美容怕漏程序的朋友。因為我的性格跟猴子似的,根本不會在床上躺15分鐘,我想開發一種面膜,站起來溜達都掉不下來。剛好那時候,一美容院的客戶送我一個3D面膜,3D是指人臉。受到啟發,我想面膜如果可以掛在耳朵上,把脖子和臉都兜住,敷到臉上後能隨便溜達那該多好。我對產品研發說了我的想法,他們告訴我韓國已經有這種面膜,中國還沒有。他們去韓國工廠很快就找到類似產品,但所有產品都叫掛耳面膜,我覺得掛耳面膜不夠有特點,後來取名叫4D,為此還買下“4D”關鍵詞,全力打造4D品牌。4D在接受市場測試時大受歡迎,因為我們充分利用場景化。有一個視頻,女性在鍛煉身體、蹲地、跳舞等不同場合都可以戴4D面膜;同時融入當時最流行的舞曲《Nobody》,今年換成《江南Style》,所有人都戴著4D,有點像邁克爾・傑克遜一樣,在不同的空間跳舞。我們把4D面膜定義為生活中不花心思的事,它一上市基本就斷貨,後來很多網站也陸續推出掛耳面膜。我覺得4D面膜之所以受歡迎,與一開始對品牌的定位,包括研究消費者的心理密不可分。這兩件事使我倍感信心,我發現原來研究產品不一定只有專家才能做,只要你有需求,而且你相信自己的需求能變成產品,那你就有可能創造出另外一種價值。從那以後,我特別喜歡摻和人家的事,一有新品發布會我就去湊熱鬧。這事跟我和我們公司都沒關系,我只是有美麗需求的人,是一個把自己打回原形(即回歸小白)替別人想事情的人。《超級訪問》為顛覆央視而生我突然回想起2000年做《超級訪問》的搞笑瞬間。有時你會發現,這種小白思維方式會一直貫穿在創造產品的過程中。如果把節目稱為產品的話,現在大家覺得《超級訪問》很有意思,而當時很少人認為它有趣。《超級訪問》是我們公司的第一個節目,現在整個公司的價值與當時三個人兩萬元做《超級訪問》是截然不同的。其實《超級訪問》是我帶著賭氣的心態去做的,完全沒把它當作正常市場的行為。我大學一畢業就進電視臺,1994年又從北京電視臺跳槽到央視,我在電視臺一直屬於非主流的人物,在文藝部,我發現導演的辦公室就是現在7、8個同事的辦公位那麽大,但在那種環境下,我覺得非常壓抑。因為當時中國電視語境追求假大空,盡管我一邊說一邊笑,但我特別想嘲笑自己。同時電視現狀也很可笑,所有主持人和導演,不是人精都進不了央視,他們一進演播室特別傻,一回到辦公室就變得特別有趣,我經常說是兩個魂在工作。我記得倪萍很會開玩笑,我奇怪她怎麽那麽智慧有趣,馮鞏都不是她的對手,但她在節目里一定要說那種話。後來我發現,那種環境下你只能做那樣的事情,1999年我毅然決然地離開央視,當時目的很簡單,不是為了掙錢,就是一定要做一個節目諷刺他們。所以《超級訪問》誕生後,就一炮而紅。當我改革的時候所有人都沖出來,攝影說我這樣做他沒法拍,後面的觀眾一直在晃,燈光說他沒法打光,因為他們從技術上做不到。我說無所謂,就算觀眾很松散,他們晃,我就要他們坐在我後面。後來顯示的效果特別好,以前央視主持人都是走著出來的,我是第一個晃著出來的。我印象特別深,當時沒有錢,為了使舞臺假裝電動,我們請了兩個民工手動推舞臺前進,我跟戴軍站在上面,他們推得很勻速,大家看不出是人工推出來的,我們做這種改革就是希望不一樣。我們也是第一個把音樂搬上節目,2000年電視臺審片的領導問為什麽,我說訪談節目很容易疲倦,必須三分鐘一個笑點,每分鐘必須有不同的音響。我學電影出身,電影中最重要的素材一定要突破穩定性,必須得有一個東西能轉來轉去,當時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們最大的一個創新,就是第一個把字幕搬上電視節目。以前電視節目都沒有字幕,當時叫大西洋字幕機,我們沒有錢買不起。中國人能聽懂中國話為什麽還敲字?因為我是一個信息狂,我們公司做了一個測試,結果我信息獲取排第一,管理能力卻倒數第一。曾經有一個報道,國外有字幕比沒字幕的收視率提升50%,我想如果看一個人說話經常跑神,有字幕的話會使你雙重聚焦,我覺得一定要嘗試這件事。因為沒有字幕機,我們拿錄音機把嘉賓的聲音錄下來,錄完以後拿出去打印,打印後再重新輸入。“李時珍”整瘋樂蜂網我給自己起個外號叫“李時珍”,李時珍經常去各地采草藥。我出國會帶兩個皮箱,去到一個國家就把大大小小的化妝品全部買回來,因為我覺得產品體驗很重要。但我招到的人由於生活條件所限,不可能像我一樣走遍全球,怎麽能讓他們一流的眼光為我所用呢?我自己就來充當公司的買手,其實化妝品基本沒花錢,都是品牌請我去做活動,或者多帶幾個皮箱去日本、法國。另外我喜歡拿品牌的畫冊,因為我覺得每個國家品牌畫冊的質感和設計都不一樣。我還喜歡偷拍,拍完以後這些產品會放在我的辦公桌上,助理會做PPT與研發、設計等分享。我認為培養一個人的眼界比否定他要管用很多,我一直對他們說這不是我要的,只會讓他們更沮喪,但如果給他們看更好的東西,他們也會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好,這叫軟性否定,所以我通常采用這種方式,對產品提升有很大幫助。為什麽做自有品牌?我也沒想過,做了一年多他們說光賣別人東西,除非賣假貨、水貨,否則根本賺不到錢。我說不賺錢那誰幹,做傳媒都百分之好幾百的利潤,做化妝品這麽累還不賺錢。於是就開始做自有品牌,說做就做,甚至都沒做過產品市場調研。從開始到現在,3年打磨出8個品牌,每個品牌都是一個人,簡單點就是為了省錢,這些專家有幾千萬粉絲,中國化妝品界三分之二的專家都簽約我們經紀公司,通過《美麗俏佳人》打造專屬品牌,我覺得這件事能成就把它做了。比如靜佳,3年帶來2億多營收。我們覺得微博沒什麽人玩,就想做一個新玩意,小電臺是個不錯的選擇。最近我助理做了一個不良員工的小電臺,內部大膽開放,短短兩天就有1900次轉發。接下來我們要不斷嘗試,把自己的品牌、傳播都放進去,也會嘗試微信的玩法。(來源:創新派,整理:創新派 記者 龔進輝。創新派網站:chuangxinpai.com)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龔進輝 | 編輯:weiyan | 責編:韋
李靜 口述 不懂 互聯網 互聯 小白 如何 成就 樂蜂 蜂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936

李靜:不一樣的創業者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214/58643.html

2月14日消息,樂蜂網創始人李靜今日發布內部郵件稱:樂蜂今天接受了唯品會的戰略投資,而不是外部猜測的樂蜂網被出售或者被收購。樂蜂網是由主持人李靜2008年創立,樂蜂網母公司東方風行集團2008年4月獲得紅杉資本A輪千萬人民幣級別的融資,據資料,樂蜂去年銷售額達到30億。從一個著名女主持到一名成功創業者,李靜一直和別人“不一樣”。i黑馬帶你看一篇之前《創業家》雜誌對李靜的專訪,看看她有哪些不一樣。文|本刊記者 白明婷“咱們今天能不能就到這兒呀!你們從辦公室一直問到車上,都快把我問吐了。”坐在我身邊的李靜終於抗議了。她示意司機把前面的車窗打開一些,透透氣。她看上去要比電視上更為嬌小,坐在那輛已顯老舊的寶馬5系的後排座上,一路上手里不停地把玩著一副大墨鏡。我們正在開往位於大興的一座錄影棚,李靜要在那里錄兩檔節目,嘉賓分別是於謙和那英,時間會從當天晚上六點直到次日淩晨一點。作為一位以提問刁鉆鬼馬著稱的著名女主持,一個早就習慣於鏡頭和閃光燈的時尚達人,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面對純粹商業類媒體的拷問。從李靜的嘴里,你幾乎聽不到“商業模式”、“現金流”、“企業戰略”等這些創業者們經常掛在嘴邊的詞,盡管她的確創造了一家在全中國可能模式最獨特的傳媒娛樂+電子商務公司。她在東方風行公司內的官方稱謂也不是“李總”,而是“靜姐”。“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成為大姐大,戴著墨鏡,穿著黑風衣,身後跟著一大幫小弟小妹。”李靜對此很有些自得。“不一樣的訪問”,就像她在成名節目《超級訪問》中喊出的口號一樣,李靜也是《創業家》雜誌迄今為止采訪過的一個最不一樣的創業者。跟我們熟悉的那些雄心勃勃的創始人(他們基本上是男性)不同,李靜從第一天起就沒有為自己樹立一個清晰遠大的目標,她也沒有主動去對標一個現實的可模仿的榜樣,她不在乎錢,也對資本沒有什麽概念,她甚至從一開始就抗拒把自己變成一個商人……她只是從一個非常樸素的原點出發:為了擺脫現實的無趣,要去做一些真正“好玩”的事情。在不斷的嘗試和挫折中,這個熱愛搖滾的“文藝女青年”慢慢發現,一個原本隨性而為的小工作室,完全可以演繹成為一個半徑不斷向外延展的酷商業。這難道不是“創業”的真正本質嗎?尋找人生的樂趣,從而為社會創造出價值。事實上,在我們的身邊有太多猶豫不決的朋友,他們窮盡一生在尋找一個所謂的目標或者理由,無數次地推演得失成敗,來說服自己投身到創業的火海中。為什麽不能像李靜這樣簡單呢?只要“擁有跟隨內心與直覺的勇氣”(喬布斯語),任何其他事物就聽從命運的安排吧。“那時我覺得‘李總’這個詞特俗氣”我相信很多的創業家都不是躊躇滿誌地要去創業,都是被命運推到了一個風口浪尖,然後告訴你,這就是你要面對的責任,你的第一反應是逃。但是扭身一看四處都是懸崖,第二再想,那我就硬著頭皮上,所以我覺得不要去誇大所謂的什麽遠大抱負。但是有一些特點,他勇敢、無畏,還有一些個人英雄主義。我從小就做那些夢,都是我去把別人拯救了。1999年,已在央視小有名氣的李靜突然向領導提出了辭職。“當時在央視很不開心,一個原因就是我是那種不聽話的主兒,對節目總有自己的想法,領導就找我談話,但我是鐵了心要辭職的。因為我知道在這個環境里,我創造不出什麽來,當時我對工作的取舍原則就是好不好玩,快不快樂,有勁沒勁。那時候我覺得特沒勁。”本來李靜想像許戈輝、陳魯豫那樣去鳳凰衛視的,但由於沒什麽熟人,也就未能去成。怎麽辦?好在還有一批“臭味相投”的老同學,這些北京電影學院畢業的文藝青年,整天談論的話題是自由、藝術,和這幫“死黨”在一起,李靜覺得自己的狀態完全不一樣。我就跟我的同學聚了一下,我說咱們成立一個工作室,咱們拍戲,自己寫劇本。然後他們說這里面最有姿色的就是李靜,李靜你負責去拉錢。我說對,這事太好了。然後我們就開始寫,寫完以後就去拉錢。根本一分錢也沒拉來。不是水平不行,那撥人里面有後來《瘋狂的石頭》的編劇,也有《金粉世家》的美術,但當時還是一幫電影學院的小毛孩。雖然沒人理我們,但我們都很狂的,不理他們那套。但是後來錢還是沒拉到,大家都散了。那時候我才發現,自己總得幹點什麽呀。在不痛不癢之中,李靜已經由一個央視主持人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北漂”,但她依然花錢如流水,跟哥們在外面吃飯、喝咖啡,基本上是她一個人買單。原因很簡單,一是做主持人這幾年攢了一些外快,二是家里經濟條件好,沒什麽壓力。最經典的一個段子是,在最初從央視出來自己做事的那段時間里,之前幾乎就沒坐過北京公交車的李靜,每天出行仍然習慣性地打車,該吃就吃,該消費就消費,有一天突然發現“現金流”馬上要枯竭了,就在馬路邊花2塊錢買了張獎券,希望碰碰運氣,沒想到居然中了一輛山地自行車。李靜心想,這樣上下班不就可以省下打車錢了嗎?於是轉天就騎自行車上班,但騎到一半就累得不行了,下來又花6塊錢買了一根夢龍雪糕,美其名曰“休息一下”。後來我同學就罵我,他說你算過賬沒有,面的才10塊錢,6塊錢一根冰糕,還騎得那麽累,你還不如打一個面的呢!所以後來我說我要做公司,我們全家都笑得不行了,我媽說你這個孩子從小就糊塗,從小賬就算不清楚,上學時老給家里發電報說:錢已經花完,速寄。所以我說做公司,我媽就覺得很可笑,果然就應驗了。現在很多人跟我說,說靜姐我想跟你一樣,我說別,因為我覺得我是一個特例,如果按照我的方法一定會頭破血流。2000年,李靜和她的妹妹李媛,還有一個同學,三個人組成了最初的團隊,再加上不久後進來的歌手戴軍,幾個人就這樣聚到了一塊,第一個節目就是《超級訪問》。但是直到2002年,李靜腦子里還根本沒有創業、開公司的概念:“一開始我拒絕,雖然我在做一些公司該做的事。為什麽拒絕?因為我覺得一說創業就特別有銅臭味,我特別怕聽‘李總’這個詞,我覺得那樣特俗氣。我覺得我還挺文藝青年的。”更要命的在於,一般節目公司是先有廣告隊伍,再有發行隊伍,最後才有制作團隊;而李靜的東方風行傳媒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風行)則是,一上來就是制作隊伍,廣告和發行隊伍根本不存在。後來給了李靜第一筆風險投資的紅杉中國的創始合夥人沈南鵬坦言,最擔心的就是這行業的人夠聰明,但是有時“不靠譜”,很容易擺不正位置,“該做老板的時候藝人心態”。“我開始意識到這是一個公司了”當你按套路出牌的時候,你永遠沒有價值最大化的時候。而且那個價值是可以被評估的,你做的破例的東西的價值卻是永遠不可評估的。但前提是你有核心競爭力,就是你的節目夠牛。這讓我意識到,我的立命之本:第一,要做出最牛的節目,就是要有談判的條件。就像唱片公司,你要有大牌;第二,一定要打破規則,才會讓他沒辦法去衡量你的價值。對於一直以“文藝青年”自居的李靜來說,從2000年到2002年是她為這個身份“買單”的兩年。“現在回憶起來,那兩年的日子太不好過了。最慘的時候是什麽狀況?每天都是最慘,沒有最慘。”李靜說。電視節目跟電視劇不一樣,電視劇拍完20集,就一次性給電視臺,如果中間沒錢了,也可以選擇不拍。但電視節目不一樣,它是要和電視臺事先簽約的,所以電視臺不管你賺不賺錢,作為節目制作方,你必須一直錄下去。所以我們永遠都在想下周錄節目的錢,就可憐到這種地步。當時我們是一幫文藝青年,就覺得《超級訪問》是那麽好的一個節目,沒有因為它不掙錢,這個事就不做了。可是現在想想,如果以一個生意人的角度看,我們的思維肯定是有問題的。我非常焦慮,最多的時候欠債200多萬,而且我當時找的助手都是大學生,都是同學的一些弟子,他們當時就很無助地看著你,你也不知道該怎麽辦。她的主持搭檔戴軍稱,當時李靜身邊所有有點錢的朋友她都去借過了,甚至她的房子也押了出去。“那段日子,我看她喝醉過幾次,哭過幾次,和她妹妹大吵過幾次,心絞痛發作過幾次。但每次過後,她還是該幹嘛就幹嘛。這是她過人的地方。”這一點得到了李靜母親的確認。每次回家借錢,李靜都會從母親那里得到爽快的答複,雖然家里不是特別有錢,但絕對百分百支持。“後來我問媽媽,為什麽願意陪著我玩,我媽說因為怕看到我想不開。她說那時一想到我欠了那麽多錢,就很著急,甚至半夜會突然坐起來,但一看我睡得呼呼的,就覺得這個孩子怎麽那麽沒心沒肺啊。”為了和廣告客戶吃飯,她也會穿上很昂貴的晚裝,化了濃妝去應酬。出門前,她會倚在門框上,回頭很嬌媚地說:兄弟們,等我的好消息啊。那時候的她美艷不可方物,但那瘦弱的背影卻讓人覺得辛酸。吃完飯,帶著酒氣回到公司,她臉上的妝也暈了開來,被打回原形的她顯得很無助。然後大家繼續討論節目,而廣告的事卻音訊了無。這種艱辛讓李靜慢慢地意識到了經營的重要性。當時主流的民營電視節目制作公司如光傳媒、歡樂傳媒等,這些公司與電視臺的合作關系都非常簡單,就是把節目免費給電視臺,然後電視臺給你幾分鐘的貼片廣告。如果按照市場價值估算,這幾分鐘的廣告費用一年下來可達上千萬,但問題是,電視臺不負責給你賣,這是節目制作公司自己的事,而對於當時沒有任何客戶資源的李靜們來說,這無異於一張空頭支票。在交了一年多的“學費”之後,李靜決定放棄單純靠貼片廣告過日子的生存方式,她想出的辦法是賣節目。“我記得特別清楚,我把發行總編叫過來,我說我要賣節目,他說不可能,說從來沒有賣過節目,中國電視臺只有買電視劇,沒有買過節目。”李靜說,她決定親自披掛上陣。我坐著飛機、坐著火車自己出發,去地方電視臺,跟人家說我做了個節目。那時大多數地方電視臺還很少有外面的節目,人家就說你先回去吧。我說我不走,你們得看,你們看了我再走。人家還挺好的,畢竟原來在央視積累了一些關系,他們帶我吃喝玩樂,而我心里根本都沒有心思吃喝玩樂。記得是在湖北,他們帶我去漢正街附近吃飯,飯店門口正好那兒有一個拉二胡的,一個瞎子藝人在那兒賣唱。他們還特高興,讓我吃這吃那,然後有一個服務員拿著田雞就往地上摔,都摔蒙了,然後把田雞的皮扒下來了,我覺得好殘忍。與此同時,瞎子就在那兒拉二胡,我一輩子都忘不了,覺得特別像我的心情。我就想我怎麽淪落到這種地步。後來我特別想把它拍到戲里。最後湖北臺領導特好,陪我吃飯。我說你們不要我就不走,後來他們就看,所有人都在審,審完以後大家互相看了一眼說,節目真是個好節目。然後我就特別鬥膽地說,如果不好你們就下調,但是前提你們要買我的節目。那時我開始學賊了,因為我不是拉廣告的人。當時李靜給他們的方案是,5分鐘的貼片廣告全給電視臺,只把其中30秒作價留給李靜。李靜跟對方說,這個節目如果收視率第一,你就能賣幾分鐘廣告,而且你一分錢不用投,僅僅需要花費兩三千塊錢;如果收視率低了,你就把節目停了。電視臺同意試一試,每期節目給李靜這邊2000塊錢。這樣,在拉不到廣告的情況下,李靜就成了中國第一個賣節目給電視臺的人。這一賣,就是50個臺,一期節目能賣10萬元,而當時一期節目的成本是3萬多元。李靜開始賺錢了。成功地賣出了節目後,她沒有滿足於一期7萬塊的利潤,《超級訪問》很快拉到了大紅鷹的冠名。付費買節目的電視臺不樂意了,可是此時的李靜談判的時候底氣十足:《超級訪問》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在江蘇臺和南京臺的人同時跑到北京來找她請客吃飯的時候,她就發現了變化:自己已經開始占據賣方市場的主動。這些變化和做法慢慢讓李靜發現不按套路出牌是對的,只要邏輯行得通就該去試試,沒有什麽是絕對不行的。這兩件事情對我的影響特別大,讓我發現原來營銷是這樣的。我把《超級訪問》調到了全新的一個平臺上,就像是球星轉會一樣,一旦成功身價倍增、利益倍增。真正從《超級訪問》賺了錢,那時候我開始意識到這是一個公司了。“我覺得我對這個公司最大的功能,不是管理功能”你把該做的事情做到最好,一切都不是問題;如果你不是最好,一切都是問題。如果我的節目不夠一流,永遠都是被別人選擇,即便我每天拼命想和別人搞好關系,也搞不好。如果我把節目做成一流,我不用跟任何人搞好關系,這個臺不做了,另外的臺已經在門口等著了。所以基本上這八年我只做一件事,這就是我的立命之本。從2003年開始,李靜又推出了《情感方程式》、《美麗俏佳人》等新節目,因為通過《超級訪問》她發現,自己最核心的競爭力其實就是能夠比別人快一步,給觀眾最新鮮的東西。《情感方程式》的推出也創造了一個第一,就是中國第一檔真實還原情感話題的電視節目。這個節目的誕生很有意思。那是2003年的時候,李靜去馬來西亞出差,無聊的時候她就坐在馬路邊喝咖啡,看著人來人往,突然覺得換了一個國家之後人與人之間會顯得如此陌生。“什麽問題?語言。”李靜想。如果一個家庭之中,兩個相愛的人之間語言出了障礙,是不是就會變得很陌生?李靜決定要做一個情感節目,回國就和同事們商量。“我記得特別清楚,他們看著我說,你有病啊,誰會上電視說自己,家醜不可外揚。”雖然已經習慣了被潑冷水,但這一次李靜還是堅定地要做。從籌備到錄制樣帶,一個月就做成了。李靜把她電影學院離了婚的那些同學全都從外地弄來了,先殺熟!這個節目最早是在深圳臺播出的,一炮走紅,以至於後來央視做《心理時間》,邀請的專家都是李靜挖掘出來的那批。“他們都是我翻各個醫院黃頁翻出來的。”李靜得意地說。事實上,這個創意與李靜的愛好有關。她愛看法國電影,里面全都是講人性的,而國人對人性的關註又特別少,所以她要讓國人敞開心扉地聊人性。“我覺得我的創作激情要大於管理激情,”李靜說,“我一直擔心做公司會限制我的創造力,把我變成一個特別冷漠無情的商人,我希望保持自己的激情。”雖然整天腦子想的都是自己的興趣所在,但李靜並不覺得自己活得很累。“我生活中的狀態與節目中基本是一樣的。”李靜說。以前有個她很崇拜的臺灣女主持,上她的節目,臺上給人的感覺特別親切,然後李靜就問這個人的助理,臺下她也是這樣嗎?助理說,不,臺下很冷酷的。多累啊,我可不想成為那種人。為什麽我喜歡王朔的東西,他跟別人的交流方式,就是我損你,你也知道我損了你,但是你不會有壓力。我批評人就是這樣的方式,我不會讓別人特別壓抑,緊張,或者害怕我。在現實中,她經常像朋友一樣叫助理“親愛的”;但是在拍照時發現衣服沒有準備好時,她又會在電話里大聲訓斥下屬,並得出結論說人只能相信自己。這時她是老板。2004年之後,李靜開始有了比較明確的成本概念。“之前太自我了,節目沒有考慮成本,不管消費者需求,”李靜說,“現在不這麽做節目了,我先分析市場上需要什麽,然後我再去想一個提供給他們的東西,然後這個東西有可能誰來買單,賣給什麽客戶,因為我知道這樣我才能生存下去。”她學會在不同的節目里做出不同的角色調整:比如在《我愛每一天》,她所有的衣物是柔軟明亮,淡淡的妝,不戴任何首飾,語調溫暖、包容。在《非常靜距離》當中是皮衣、中性的,可以互動、可以玩,甚至帶一點霸氣。在《超級訪問》當中,是跟戴軍的配合是第一的,自我是第二的。李靜心目中的好產品需要達到雙重指標。首先,作為內容提供方要經得住收視率考察,收視率特別殘酷,你跟誰認識都沒用;第二,生存指標,就是廣告。觀眾高興了,但要是沒有廣告還是得關門。這是兩個會沖的指標,有時候廣告的東西在里面,觀眾就會換臺,那觀眾換臺了廣告又不會投,所以一個事情要達到雙贏非常難。在制作公司的這麽多年當中,李靜經常做的一件事是跟廣告部打架,可是也不敢真跟他們打。我盡量站在觀眾的忍耐程度想。因為我覺得你給觀眾一個打動他的東西,你再給他加一廣告,他覺得我能接受。如果你先給了他一個廣告,然後又沒給他一個好東西,他說什麽玩意兒。事情就是這樣,我其實做的一件事就是研究人。幹我們這行的,對我們幫助特別大的是主持。你做事、做人、做節目、做訪問就是研究人性,你把人性研究透了,別的就容易了。“我相信很多創業家都是被命運推到了一個風口浪尖”我在整個大學什麽都沒幹,天天就拉琴,我現在用到拉琴了嗎?沒有。我後來學了那麽多東西,編劇、管理、主持、電視,然後學做品牌,是因為我不斷地在打破昨天的我,已經形成了一個慣性。所以我覺得好多東西是被選擇的,但是後來慢慢變成你擁有的一種能力。明天東方風行在全國開了火鍋店我都不吃驚,當然從公司來講一定有自己的業務主軸,但是從人格特質的角度來講,每一個人都應該擁有這樣的一種能力,有的人只不過沒有去試。2007年的下半年,李靜過得很糾結。當時,東方風行旗下已經有包括《超級訪問》、《美麗俏佳人》、《情感方程式》等多檔節目,僅靠內容銷售和廣告,年利潤達到近千萬。在國內電視節目制作公司中,規模和收入僅次於王長田的光線傳媒。王中軍的華誼兄弟傳媒表現出濃厚的收購興趣。本來合作將成定局,可雙方初定的價格在華誼董事會卻遇到了阻力。也是在這個時候,在好友易凱資本CEO王冉安排的一個飯局上,李靜認識了紅杉資本中國創始和執行合夥人沈南鵬。她沒想到這個陌生人將改變她和公司的軌跡。飯後第二天,沈就對東方風行做了一個快速的調查,了解李靜本人和節目在圈內的口碑。李靜擁有的四檔節目每周播出時長總計大約400分鐘,覆蓋全國三十多個衛視和地方頻道。而且因為直接面對消費者,它的節目和產品會有一個可以延伸的廣泛的產業市場。沈於是迅速發起攻勢,除了頗具吸引力的估值方案,他還幫助李靜勾勒出一個超出她想象的藍圖:以節目內容為支撐,發展自有品牌和商品零售。李靜知道,如果選擇華誼,意味著東方風行將成為華誼兄弟的內容制作平臺,不用再單打獨鬥,自己也會得到一大筆現金和華誼的股份,地位就像華誼的馮小剛和張紀中;如果選擇了紅杉,公司能出讓少數股權得到資金,但是個人套現要少得多,更重要的是,這筆錢的進入意味著新一輪奮鬥的開?始。談判進行到第三輪,沈南鵬邀請李靜以及她的先生黃小茂坐在一起吃了頓晚飯,希望事情能最後確定下來。之所以黃小茂也在場,是因為沈認為這對李靜來說不僅是對資本的一個選擇,更是一個生活方式的選擇。又思考了兩周,李靜最終選擇了紅杉。其實人有時候要的跟金錢無關。我想過這個問題,我一直在做的事是為什麽?因為我很怕死。如果我不能選擇結果,我這麽怕死的一個人就應該好好享受過程。上帝讓我做了一回主持人,我不甘心只做這一個角色。如果有機會,我就先不拒絕,前提是我喜歡。至於結果好不好,是他選擇我,反正我努力了。如果他說讓我做一件我做過的事情,可能我就不會去做了。沈南鵬跟我說你可以做網站,他說你也可以有機會做做你自己的產品,但是他都沒詳細說什麽。我說我可以做嗎,我都不懂。他說沒事,你做做就懂了。他也從來不逼我承諾結果。他可能挺了解怎麽對付我這種人,他只需要點燃我的激情。他總是鼓勵我相信自己的感覺往前走。在李靜看來,沈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麽精於算計。他幫助李靜將先前的構想一步步開始細化。首先,成立了東方風行商貿有限公司,與之前的東方風行傳媒公司獨立運作核算;建設樂蜂網,將其作為商品貿易的介質和開始;沈知道李靜不懂電子商務,於是挖來了百思買的運營總監負責樂蜂網的管理和運作。在談判的時候,沈看出李靜雖然做企業七年,但對毛利率等財務數據全無概念,他還推薦了合適的財務總監。一個細節是,直到今天,她仍要求財務總監每次準備兩份財務報表,一份給股東們看,一份給自己看。“我告訴他,不要給我整那些複雜的數字和圖表,你就直接告訴我,賺了多少,賠了多少。”李靜說。但在新的電子商務公司,李靜似乎天生的方向感仍然發揮著重要作用。沈南鵬曾經問李靜:如果有機會做自己的產品,你要做什麽?她脫口而出:精油。在她看來,這是一款超越保養品和化妝品、可以幫助人身心靈的產品。後來J-plus的第一款主打產品就是精油,這個決定沒有經過嚴格的市場調查,但2009年銷售額達到幾百萬。王冉認為李靜選擇的很多產品都有一個共性,就是在這個產品里面沒有絕對的主導者,精油就是一個典型。而另一面,《美麗俏佳人》也陸續播出精油專題,介紹精油的各種妙用,發揮電視媒體的傳播優勢。由於是自有品牌,J-plus的毛利率可達40%以上,這正是內容平臺對零售的支持。沈還給了李靜一個新的通道,讓她對商業有更深層次的了解。2009年初,李靜在猶豫和不安中被沈推去了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此前的她參加過各種大場合無數,這次卻不同。她只能自己去,平時伴在身邊的助理、化妝師都被留在了北京。參加論壇的基本都是男的,李靜甚至有點發怵。到那以後,她不得不強迫自己忘記她的主持人身份,就當是一次聚會。很快,她發現他們談論的東西並沒有事先想象中那麽難懂,她和馮侖聊天,和投資商聊,甚至和經濟學家聊。她還壯著膽子上臺演講,題目是關於服務外包。她從女人購物體驗的角度談物流的發展空間,讓一群男人叫好。她依然不是個地道的生意人,但是她了解女人、研究人性。從亞布力回來以後,李靜感覺很好,她感受到自己的變化。沈南鵬對她此行的評價是:你過了很多關。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白明婷 | 編輯:kongmingming | 責編:孔明明

李靜 一樣 創業者 創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011

东方风行:李静的“巨蟹式”商业帝国

1 : GS(14)@2010-10-26 23:39:52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1026/159587.html
 多渠道电视节目制作、电子商务互哺、电视购物另类模式

   “我有我的品牌、网站、杂志、产品,我再也不是只做电视节目的人。”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超级访问》、《情感方程式》、《非常静距离》等多档人气节目的主持人李静。而为这句话,她花了十年时间。

  从最初售卖节目内容出发,这个倔强、冒险、充满文艺气质的节目主持人在风险资本的助力下,以节目内容为支撑拓展电子商务,完成了主持人到CEO的转型,一手打造了一个“李静式”的商业版图。

  “说”出来的个人品牌

  很难说,是节目成就了李静,还是李静成就了节目。不管怎样,多档节目的相继走红,回馈给李静的,是难以想象的明星人气和影响力。

  十年前,李静的电视剧梦宣告破产,她回归到了老本行做主持人。从2000年的《超级访问》开始,她就一直没有消停下来。

  《情感龙门阵》、《情感方程式》、《娱乐麻辣烫》、《静距离》、《非常静距离》等相继开播。除了走地面发行渠道、多省台策略的《超级访问》,很多观众无法收看到此档节目,这些节目从本质上来说内容、性质、定位、观众等其实差异不大,如邀请明星做客聊天,或讨论女性的时尚、情感等问题,大多是纯粹的脱口秀节目。

  依靠售卖这些可看性很高的节目内容,李静的媒体商业初现模型。而让人至今称道的是,她还是国内第一个出售节目的人。

  最初几年,李静与电视台当时的合作方式是,把节目免费给电视台,换广告时间,自己卖广告。可最后的结果是,《超级访问》一直亏钱,公司几乎无法生存。于是,她被“逼”着出了一招,卖节目不换广告,把节目“强行”卖给了电视台。随后,她又为节目卖了冠名,开始赢得商业赞助。

  如果说哪个节目对日后李静衍生电子商务的影响最大,非2006年她跟旅游卫视合作的《美丽俏佳人》莫属了。这档节目让李静从一个单纯卖节目的主持人过渡到媒体内容和电子商务的经营者。

  教爱美的女人们如何穿衣打扮、怎么美容护肤、如何减肥瘦身……众多吸引眼球的节目卖点,再加上李静签约的业内专家如小P、梅林、金韵蓉等的专业指导,让《美丽俏佳人》一直位列旅游卫视收视排行榜第一,无数女人跟着这档节目,按其指导去搭配衣服,去买化妆品。这为李静后期以节目为支撑,发展电子商务零售提供了很好的平台。

  母体节目互哺电子商务

  很多人印象里,主持人李静的事业转折,时间是2007年。彼时,已拥有多档知名栏目的李静心里想的是,把公司卖掉,换几千万现金,下半辈子舒服地活着。不巧,她适时碰到了易凯资本首席执行官王冉。后者为她策划出了两种选择:第一种,你可以过得舒服,即便卖掉公司,节目也离不开你;第二种,你更累,踏上资本之路,但可以实现更多梦想,比如做自己的网站卖东西、像麦考林一样卖衣服、甚至她梦想中的歌舞剧院……李静选择了后者。

  她被引见给红杉资本中国创始合伙人沈南鹏,并接受了风险投资。

  不过,沈南鹏在最初并不如外界所传立马帮李静制定了清晰的商业模式:以节目内容为支撑,发展自有品牌的电子商务。但当沈南鹏建议她做电子商务时,她很快确定了将自己最爱的精油作为首款主打产品,推出了乐蜂网。即便这个从不上网购物的明星主持人对电子商务一无所知。

  乐蜂的前身叫“TV G IRL”,是李静以往做电视节目作为节目预告等的平台,此时积累了大约40万用户,其得名于李静觉得自己是只“快乐的小蜜蜂”。

  乐蜂究竟该怎么做呢?

  很多人创业过程中遇到的人才、渠道等瓶颈,在李静这里,似乎不是问题,心态开放的她不断向凡客诚品的陈年、麦考林的顾备春等人取经,包括在招聘过程中,她也向求职者询问风险和做法。

此时,沈南鹏也为其推荐了百安居一位掌管全国总营销的运营总监,这位和李静一样从未涉足电子商务的总监,在加入乐蜂后前后在各大网络上网购了5万单作为体验,以此帮助乐蜂的日后规划。

  “通过与这些人打交道,很短的时间里,我明白了电子商务是个什么事儿。”李静说,电子商务跟她的节目其实很像,想一个点子,把它变成手段制作,卖给广告商,让明星或观众买单,“它跟做节目一模一样,全是我的所长。”

  对乐蜂的上游供货渠道梳理,李静有近乎苛刻的要求。

  比如精油“静佳”的原料全部来自欧洲,工厂签约在了经市场检验的日本和意大利。“就一点,卖真货,我就能打败很多公司。”虽然自有品牌保持着较高毛利率,但乐蜂还是引入了其他品牌,目的是拓展产品线。目前乐蜂网收入比例,李静自有品牌和外来品牌的比例大约是5:5。

  乐蜂网的“静佳”品牌精油销售,先是在李静主持的《美丽俏佳人》上陆续播出精油专题,介绍其用法和好处,进行市场预热,然后再在乐蜂网上进行销售。据了解,去年这款精油的销售额就达几百万。

  事实上,乐蜂的媒体广告投入是其最大的成本支出,它获取用户更多的是通过D M杂志、口碑传播等途径。

  “我们和两岸三地的很多知名美容师、造型师、化妆师等签订了合作,自己付费购买他们的文章、资讯等发布在网站上,与乐蜂用户互动。”用李静的话说,它不是商场,不是卖家,是要一网打尽女性时尚的解决方案。

  用“静家族”去“个人化”

  对于节目内容和广告,李静最喜欢的商业方式,仍是前者。据李静透露,明年将大规模砍掉《美丽俏佳人》广告。目的很简单,不能让广告毁了节目。“我们是国内第一个做软性植入的广告公司,不过,最高要求是绝对不能影响收视率。”

  “我还是喜欢售卖节目内容,讨厌广告。”为了保证节目质量,李静在售卖节目时甚至使用了收视率的杀手锏,与合作方签约拿全国收视率前三,类似对赌协定,跌一名惩罚上一名奖励。“包括去年和安徽卫视合作的最大的选秀节目《天声王牌》以及元旦晚会,都完成了任务。”

  而除了节目内容不断丰富,只要稍加留意,便不难发现李静从2008年开始签约数位美女主持人,开始倾向于打造“静家族”的概念。今年,她为羽·泉打造了脱口秀节目《快乐新赢家》,明年还准备将“静家族”签约至50人。

  为什么?

  李静呵呵一乐,“万一哪天公司离开了李静怎么办?”她随即认真地说,这样做是对公司负责,她可不需要离了李静“地球就不转了”的个人化主导的公司。

  创业ID

  创业者:李静

  创业地点:北京

  创业时间:2000年

  创业公司:东方风行

  商业模式:一手卖节目内容,如《超级访问》、《美丽俏佳人》、《非常静距离》等电视节目;一手做电子商务,乐蜂网零售美容护肤等产品。

  记者眼

  “无知者无畏”

  采访李静时,你很难听到商业模式、产业链、现金流等标准的公司掌门人词汇,最常听到的倒是“特带劲儿”、“特牛儿”、“好玩”,就连公司众人对她的称谓,也不是“李总”,而是“静姐”。

  “我讨厌昨天、憎恨昨天,喜欢尝试新东西,我觉得自己真胆大。”她说自己从来都是边做边学。李静从没想过会有今天,她的雄心是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最可信赖的女性生活方式引领者和解决方案的提供者。

  她笑着说,有时自己跟红杉资本的沈南鹏聊天,会向他“抱怨”:你当初给我画了一个宫殿,里面有王子有宝座,特美,但我根本不知道前面是有荆棘的啊!所以,她说自己以后特想写一本书,就叫“无知者无畏”。
東方 風行 李靜 巨蟹 蟹式 商業 帝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304

东方风行:李静的“巨蟹式”商业帝国

1 : GS(14)@2010-10-30 14:46:30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1026/159587.html

    “我有我的品牌、网站、杂志、产品,我再也不是只做电视节目的人。”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超级访问》等多档人气节目的主持人李静。
               
           多渠道电视节目制作、电子商务互哺、电视购物另类模式

   “我有我的品牌、网站、杂志、产品,我再也不是只做电视节目的人。”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超级访问》、《情感方程式》、《非常静距离》等多档人气节目的主持人李静。而为这句话,她花了十年时间。
  从最初售卖节目内容出发,这个倔强、冒险、充满文艺气质的节目主持人在风险资本的助力下,以节目内容为支撑拓展电子商务,完成了主持人到CEO的转型,一手打造了一个“李静式”的商业版图。
  “说”出来的个人品牌
  很难说,是节目成就了李静,还是李静成就了节目。不管怎样,多档节目的相继走红,回馈给李静的,是难以想象的明星人气和影响力。
  十年前,李静的电视剧梦宣告破产,她回归到了老本行做主持人。从2000年的《超级访问》开始,她就一直没有消停下来。
  《情感龙门阵》、《情感方程式》、《娱乐麻辣烫》、《静距离》、《非常静距离》等相继开播。除了走地面发行渠道、多省台策略的《超级访问》,很多观众无法收看到此档节目,这些节目从本质上来说内容、性质、定位、观众等其实差异不大,如邀请明星做客聊天,或讨论女性的时尚、情感等问题,大多是纯粹的脱口秀节目。
  依靠售卖这些可看性很高的节目内容,李静的媒体商业初现模型。而让人至今称道的是,她还是国内第一个出售节目的人。
  最初几年,李静与电视台当时的合作方式是,把节目免费给电视台,换广告时间,自己卖广告。可最后的结果是,《超级访问》一直亏钱,公司几乎无法生存。于是,她被“逼”着出了一招,卖节目不换广告,把节目“强行”卖给了电视台。随后,她又为节目卖了冠名,开始赢得商业赞助。
  如果说哪个节目对日后李静衍生电子商务的影响最大,非2006年她跟旅游卫视合作的《美丽俏佳人》莫属了。这档节目让李静从一个单纯卖节目的主持人过渡到媒体内容和电子商务的经营者。
  教爱美的女人们如何穿衣打扮、怎么美容护肤、如何减肥瘦身……众多吸引眼球的节目卖点,再加上李静签约的业内专家如小P、梅林、金韵蓉等的专业指导,让《美丽俏佳人》一直位列旅游卫视收视排行榜第一,无数女人跟着这档节目,按其指导去搭配衣服,去买化妆品。这为李静后期以节目为支撑,发展电子商务零售提供了很好的平台。
  母体节目互哺电子商务
  很多人印象里,主持人李静的事业转折,时间是2007年。彼时,已拥有多档知名栏目的李静心里想的是,把公司卖掉,换几千万现金,下半辈子舒服地活着。不巧,她适时碰到了易凯资本首席执行官王冉。后者为她策划出了两种选择:第一种,你可以过得舒服,即便卖掉公司,节目也离不开你;第二种,你更累,踏上资本之路,但可以实现更多梦想,比如做自己的网站卖东西、像麦考林一样卖衣服、甚至她梦想中的歌舞剧院……李静选择了后者。
  她被引见给红杉资本中国创始合伙人沈南鹏,并接受了风险投资。
  不过,沈南鹏在最初并不如外界所传立马帮李静制定了清晰的商业模式:以节目内容为支撑,发展自有品牌的电子商务。但当沈南鹏建议她做电子商务时,她很快确定了将自己最爱的精油作为首款主打产品,推出了乐蜂网。即便这个从不上网购物的明星主持人对电子商务一无所知。
  乐蜂的前身叫“TV G IRL”,是李静以往做电视节目作为节目预告等的平台,此时积累了大约40万用户,其得名于李静觉得自己是只“快乐的小蜜蜂”。
  乐蜂究竟该怎么做呢?
  很多人创业过程中遇到的人才、渠道等瓶颈,在李静这里,似乎不是问题,心态开放的她不断向凡客诚品的陈年、麦考林的顾备春等人取经,包括在招聘过程中,她也向求职者询问风险和做法。
      此时,沈南鹏也为其推荐了百安居一位掌管全国总营销的运营总监,这位和李静一样从未涉足电子商务的总监,在加入乐蜂后前后在各大网络上网购了5万单作为体验,以此帮助乐蜂的日后规划。
  “通过与这些人打交道,很短的时间里,我明白了电子商务是个什么事儿。”李静说,电子商务跟她的节目其实很像,想一个点子,把它变成手段制作,卖给广告商,让明星或观众买单,“它跟做节目一模一样,全是我的所长。”
  对乐蜂的上游供货渠道梳理,李静有近乎苛刻的要求。
  比如精油“静佳”的原料全部来自欧洲,工厂签约在了经市场检验的日本和意大利。“就一点,卖真货,我就能打败很多公司。”虽然自有品牌保持着较高毛利率,但乐蜂还是引入了其他品牌,目的是拓展产品线。目前乐蜂网收入比例,李静自有品牌和外来品牌的比例大约是5:5。
  乐蜂网的“静佳”品牌精油销售,先是在李静主持的《美丽俏佳人》上陆续播出精油专题,介绍其用法和好处,进行市场预热,然后再在乐蜂网上进行销售。据了解,去年这款精油的销售额就达几百万。
  事实上,乐蜂的媒体广告投入是其最大的成本支出,它获取用户更多的是通过D M杂志、口碑传播等途径。
  “我们和两岸三地的很多知名美容师、造型师、化妆师等签订了合作,自己付费购买他们的文章、资讯等发布在网站上,与乐蜂用户互动。”用李静的话说,它不是商场,不是卖家,是要一网打尽女性时尚的解决方案。
  用“静家族”去“个人化”
  对于节目内容和广告,李静最喜欢的商业方式,仍是前者。据李静透露,明年将大规模砍掉《美丽俏佳人》广告。目的很简单,不能让广告毁了节目。“我们是国内第一个做软性植入的广告公司,不过,最高要求是绝对不能影响收视率。”
  “我还是喜欢售卖节目内容,讨厌广告。”为了保证节目质量,李静在售卖节目时甚至使用了收视率的杀手锏,与合作方签约拿全国收视率前三,类似对赌协定,跌一名惩罚上一名奖励。“包括去年和安徽卫视合作的最大的选秀节目《天声王牌》以及元旦晚会,都完成了任务。”
  而除了节目内容不断丰富,只要稍加留意,便不难发现李静从2008年开始签约数位美女主持人,开始倾向于打造“静家族”的概念。今年,她为羽·泉打造了脱口秀节目《快乐新赢家》,明年还准备将“静家族”签约至50人。
  为什么?
  李静呵呵一乐,“万一哪天公司离开了李静怎么办?”她随即认真地说,这样做是对公司负责,她可不需要离了李静“地球就不转了”的个人化主导的公司。
  创业ID
  创业者:李静
  创业地点:北京
  创业时间:2000年
  创业公司:东方风行
  商业模式:一手卖节目内容,如《超级访问》、《美丽俏佳人》、《非常静距离》等电视节目;一手做电子商务,乐蜂网零售美容护肤等产品。
  记者眼
  “无知者无畏”
  采访李静时,你很难听到商业模式、产业链、现金流等标准的公司掌门人词汇,最常听到的倒是“特带劲儿”、“特牛儿”、“好玩”,就连公司众人对她的称谓,也不是“李总”,而是“静姐”。
  “我讨厌昨天、憎恨昨天,喜欢尝试新东西,我觉得自己真胆大。”她说自己从来都是边做边学。李静从没想过会有今天,她的雄心是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最可信赖的女性生活方式引领者和解决方案的提供者。
  她笑着说,有时自己跟红杉资本的沈南鹏聊天,会向他“抱怨”:你当初给我画了一个宫殿,里面有王子有宝座,特美,但我根本不知道前面是有荆棘的啊!所以,她说自己以后特想写一本书,就叫“无知者无畏”。
東方 風行 李靜 巨蟹 蟹式 商業 帝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340

【鬥才藝】李靜蓮獻舞出線

1 : GS(14)@2016-09-27 08:02:14

1號歐家裕 擘髀舞



《美選D.n.A》前晚首播,8位佳麗表演才藝搶分,12號李靜蓮直入12強。


1號歐家裕 擘髀舞

才藝表演:着背心熱褲跳chair dance,趴地、擘髀賣弄性感。火火評語:佢跳嘅所謂性感舞,對我嚟講係幼稚園級。



20號余逸思 變奏歌

才藝表演:自認是devil的她玩beatbox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Eric評語:Devil一定要型,佢開頭幾型,但一唱歌就差少少。



3號陳蒨瑩 打泰拳

才藝表演:出拳冇力、腳踢唔高,全程似慢動作。小方評語:除咗影硬照笑起嚟可愛之外,成個感覺輕浮少少。



12號李靜蓮 晒舞技

才藝表演:着火紅高衩赤腳跳舞。火火評語:你唔使參加第二輪,因為你直入12強,有才華唔好驚騷畀人睇。



16號石希露 大提琴

才藝表演:大提琴拉奏《天空之城》,卻驚變走音版。
Eric評語:究竟想表演好勁?定想表演好騎呢就覺得好睇呢!



8號許珮榆 睇面相

才藝表演:幫鄭家雯睇相:「鼻好靚,不過側邊顴骨冇肉,襯托個人鬥心低。」火火評語:抵死問鄭家雯有乜感受?



4號鄭家雯 彈住唱

才藝表演:彈夏威夷結他自彈自唱英文歌。
Eric評語:你可以返入去休息吓。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927/19782623
才藝 李靜 蓮獻 獻舞 出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2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