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硬糖創始人李沁:整個中國智能硬件界都患了工程師癌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0806/151381.shtml

前幾天360董事長周鴻在一個活動上講到他們第一版路由器做得非常不成功,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忽略了智能硬件顏值的重要性。他是這麽解釋的:“360第一版路由器可能跟設計師取向有關系,他覺得他做的產品很像鵝卵石,而我看起來像肥皂盒。一個黑“肥皂盒”的成本達到200多元,拿在手里還輕飄飄的,我問很多年輕人員工這個值多少錢,報得最高的數是50。不重視產品顏值是第一個坑。”

 不得不說,在對美的認知上,周老師是有嚴重誤解的,誰說肥皂盒就一定比鵝卵石醜呢?請問像肥皂盒還是像鵝卵石這跟美有半毛錢關系嗎?看起來美就是看起來顯得貴嗎?說來說去,還是一個技術宅在用工程師的審美觀來談美學與設計。要說這也能理解,大部分中國的產品經理都是工科男出身,除了上班,就是飯局、KTV和打遊戲,實在也沒什麽特別愛好,心靈受到觸動最多的估計也就是長腿大胸妹子引發的那一場荷爾蒙變化了吧。當然這樣的生活方式並沒有什麽不好,如果老老實實做技術說不定都是大牛。但是講設計和美學,往往就會發現那里面缺乏對美最基礎的感知力,只有功利主義和實用精神,充滿了技巧和規則,最後常常淪為一種蹩腳的模仿和抄襲。

 硬糖在招聘創意崗位的人才時,有一條不成文的標準,就是面試時一定要看看他的穿衣打扮有沒有什麽特別之處,很多時候我們真的是以貌取人。為什麽這樣?因為美是一種覺知,是一種與眾不同的表現力。如果他什麽都跟別人一樣,那很可能已經失去了創造美的可能性。我們這一點上的判斷幾乎屢試不爽,一個打扮中規中舉的網頁設計師往往只能設計出毫無驚喜的作品,制式教育已經禁錮了他的所有想象力。他手里的作品,多是模仿,不是對美的創造。

 這有點像現在我們看到越來越多女人的臉,全都標誌得好像去整容醫院團購來的一樣,有些甚至可以說不是不好看,可你總會覺得她難以真正打動你。為什麽?因為那個臉已經跟美無關。老子說“天下皆知美之為美,美斯惡也”,當大家都知道這個美是美,那已經不是美了。美並不只是說外在好不好看的問題,美是獨特性。我們常常被梵高的畫《星月夜》感動,那里所有月亮和星星都是不準確的,但卻有一種可以讓你驚心動魄的美,他用超於常人的感知力和表現力,讓你感受到美如何存在。所以美從來不是一個目的,它的背後有哲學和人文的東西,它不在於技巧和規則,也沒有定式。這也就是為什麽我們常常會覺得山寨的東西再像原版,也不會觸動你的原因。

 所以,今天當我們討論智能硬件顏值的重要性的時候,我們首先不應該討論究竟是一個肥皂盒好看還是一塊鵝卵石好看,美絕不是外在的好不好看,我們首先該討論的是自己內心究竟還有沒有對美的感知力。

 當初我們設計我們的硬糖智能插座時,所有的插座都是上面兩個圓孔下面三個條孔,然後在圓圓的大孔上加兩個保護門以防止誤觸。於是我們調研了市面上所有的插頭,發現99%以上都是扁頭,那麽我們為什麽不能把插孔也做成扁的呢?不僅節省空間,而且不會被一個保護門的塑料片破壞了整體的和諧。如今這種小五孔已經被公牛這樣的傳統插座廠采用,這是我們對美的第一個創造。我們的第二個創造是,當時所有的插座都是方形的,有棱角的,我們就想,它為什麽不能是圓的?以圓為美是華夏民族最為古老的哲學和美學思想,是有深厚的文化根底的,圓在人們心中是美的象征,圓會帶給人們關於美好的想象力。於是我們又對插座做了圓形的創造。這個設計導致我們的結構設計難度增加,從而整個產品上線時間又被拖了兩個月。在2014年8月的中國互聯網大會上,我們的硬糖智能插座獲得了中國互聯網協會的創新典範獎,算是對我們這個創造的一次肯定吧。

 最後想說的是,智能硬件顏值的重要性幾乎沒什麽可爭議的,只不過今天整個中國的智能硬件界都好像患了工程師癌,作為一個女性智能硬件創業者,我想用我對於美的認知,為這個千篇一律的世界帶來一點改變。硬糖有一顆愛美之心,它不想做一顆冷冰冰的數碼產品,它想告訴這個世界關於美,關於愛,關於圓滿。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李沁(硬糖創始人),文章為原創,i黑馬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系微信號zzyyanan獲得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硬糖 創始人 創始 李沁 整個 中國 智能 硬件 界都 都患 患了 工程師 工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94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