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國浩私有化勿鬥長命有賺好走

2012-12-20 NM  
 

 

來自馬來西亞的過江龍郭令燦,透過旗下的國浩集團(53),近年來不斷向東亞銀行(23)咄咄進逼,手頭股份達百分之十五,成為東亞第二大股東,令一直把持銀行的李國寶家族如坐針氈。

國浩屬於高息股,一直以來深受「高息一族」愛戴。大股東郭令燦在不動聲色之下,上週突然以每股$88向小股東提出私有化。國浩現金多,資產優厚,當中除東亞股份外,在中國及馬來西亞等地有不少地產項目、英國亦有酒店及賭場,其每股資產淨值達$134。本刊走訪多位長情股東,他們紛紛表示不欲賤賣,一於同國浩鬥長命﹗

國浩宣布私有化建議後一直停牌,直至上週三正式提出收購後,隨即復牌。怎料,甫開市股價不斷急升,估計是投資者搏大股東國浩將提高私有化價錢而追入貨。最終,國浩以九十二元收市,單日升幅達三成,亦較國浩提出的八十八元收購價更高。持有國浩兩萬股的小股東廣叔,對收購價大表不滿,他勞氣地說:「我哋計過數o架喇,國浩揸住東亞百分之十五股權,喺大陸、馬來西亞有好多地產項目、喺英國又有賭場,每股資產有成二百蚊o架,而家出八十八蚊,我哋唔可能接受啦。」事實上,國浩經審核的綜合資產淨值為一百三十四元,廣叔的太太卻不認同,並插嘴說:「一定唔止百幾蚊,肯定係有二百蚊呀﹗」

由道亨到國浩

今年七十六歲的廣叔,早年在紅磡街邊賣牛肉,現居於附近唐樓,走在街上難以想像他是千萬富翁,他對國浩充滿感情,早於九十年代初,已經買入這隻股票,一買就是十萬股。當時國浩的股價,只是六元多,「當時佢收購咗恒隆、海外信託等銀行,我開始留意國浩,覺得國浩表現幾好,咪再買多啲囉。」買入後一直持有,直至○六年廣叔想買樓,需要套現,發現手頭上的國浩股票已升值十多倍,於是在八十元高位,賣出八萬股,大賺五百多萬元。然而,廣叔卻賣剩兩萬股,他說:「咁樣計,我呢兩萬股,係零成本o架,所以國浩跌到六、七十蚊,我都瞓得着,升過去一百二十蚊,我都唔賣。」這兩萬股,現市值逾一百八十萬元,多年來還替他賺了不少零用錢。由於國浩乃高息股,計及中期及末期的利息,平均每年都有二至四元。「去年派息少咗,不過一共都有兩個幾,我攞咗五萬幾蚊息呀﹗」除了手持國浩股票,廣叔也有十萬股中國神華(1088)、一萬股太古A等股票,每年收取的股息達數十萬元。這一、二年,廣叔再把收取的利息買入太古地產(1972)及香港電訊(6823)。

靠股票養家

雖然持股多,但廣叔生活平淡,居於八十年代買入的紅磡唐樓,穿的衫,是用五百元買了十二件,平時與太太飲茶都是六、七十元一餐,最多是每星期花一千二百元買支軒尼詩XO飲。他最大的使費就是在五個仔女身上,「佢哋一人有一層樓,我個仔開鋪幫人維修整冷氣,之前個業主唔同佢續租,我用五百萬幫佢買咗間鋪。」他說其中有兩名兒子無業,他要靠這些股息幫他們養家:「我有三個新抱,我成日同啲仔講,女人就好似金魚,要搵啲水養住佢哋,唔係佢哋會走o架。」除非需要套現,否則廣叔不會賣掉手頭上的股票,好像他持有電訊盈科(8),「當年十幾蚊買,買咗廿萬股,五合一,剩番四萬股。」至今他仍然持有盈科,連同國浩等股票,他已有打算:「我想將啲股票成立信託基金,第時祭祖,啲仔女可以留番啲錢財拜祖先。」

出售道亨經典之作

國浩之所以成為老股民的愛股,源於○一年,國浩以逾三倍市帳率,即約四百五十億元天價,出售道亨銀行予星展銀行,持有道亨七成一股權的國浩,一鋪賺逾三百億,這單可說是本地銀行買賣中,前無古人之「刁」,令市場對國浩大股東郭令燦刮目相看,至今仍為財經界津津樂道。事實上,八二年,郭令燦以十點七億元購入道亨銀行,其間再以低價買入被港府接管的恒隆銀行及海外信託銀行,九三年把道亨分拆上市,湊足十幾年。自此國浩一直持有大量現金,每年都會派高息,這亦是不少老股民持有至今的原因。賣掉道亨後,郭令燦一直在銀行界尋找機會。有傳他曾洽購浙江第一銀行、永隆銀行及創興銀行等,不過全無下文。直至○九年,國浩增持東亞股票逾百分之五,需要披露,才令收購東亞一事曝光。而過去兩年,國浩亦多次增持,至今已持有東亞逾百分之十五,成為東亞第二大股東。由於東亞股權分散,市場亦一度憧憬國浩能成功狙擊東亞。不過,東亞亦不斷反擊,李國寶曾與持有百分之十七股權的大股東西班牙銀行Caixa Bank母公司Criteria,簽訂合作協議,Criteria不會把股份售予單一承配人;而本月初,東亞亦配股予第三大股東三井住友,攤薄國浩股權,令國浩收購再添上難度。

私有化露玄機

不過,自國浩公布私有化,這亦意味對東亞鳴金收兵。據一名接近國浩的消息人士透露:「郭令燦幾年前已有兩手準備,Plan A就係收購東亞,Plan B就係私有化國浩。而家Plan A唔成,於是行返Plan B,唔再收購東亞。」○九年,郭令燦請來會計師丁偉銓任國浩執董,據知就是負責收購東亞這項任務。不過丁偉銓已於今年六月辭任國浩,轉到會計師公會任行政總裁,相信他的任務已完結。記者向丁偉銓查詢,他回應指:「Not in a right position to comment(不適當的身份回應)。」資深本地銀行分析員,現任中信證券研究部執董的陳昔典亦認為,國浩已無意再收購東亞,「以往國浩喺中期同末期業績嘅時間,都會增持東亞,但係今年已經無咁做。正常嚟講,你要收購要錢,而家私有化咗反而少咗一個集資嘅渠道,相反仲要使錢。」現時國浩手頭現金達八十八億元,郭氏家族持有國浩七成四股權,以每股八十八元全購市場上另外二成六股份,需約資金八十二億元,即郭令燦可以「零成本」把國浩據為己有。然而,由於私有化須獲得九成以上獨立股東通過,持有國浩百分之七的第二大股東,美國基金First Eagle Investment Management及持有百分之四點九股權的Artisan Partners Holdings的取向卻成為關鍵。本刊曾向基金查詢,其發言人表示不會評論。不過,早前其中一個機構投資者Value Investment Principals已表態指收購價不合理。加上普遍小股東反對,國浩要「零成本」私有化,難度甚高。即使私有化失敗,郭令燦損失有限。相反,根據過去多次私有化不成的公司,股價都會應聲下挫,國浩小股東必須當機立斷。

國浩鍾情銀行股

國浩小股東心聲退休公務員莫先生

買入日期:11/01股數:114,552市值*:$10,596,060「八十八蚊?仲有四個月時間決定,我認為呢幾個月通脹都好多,咩都會加價,佢八十八蚊唔加價追唔到通脹喎,放咗都唔係好多錢,我就唔想賣,寧願收息。」莫先生是退休公務員,中風後一直在家休養,已沽掉手頭不少股票,「我手頭剩番隻國浩。當年買入係因為郭令燦呢個人,佢幾百億賣咗道亨,好叻仔。之後多年都派高息,我覺得佢係正當商人,所以我相信佢會加價!」

老牌食店羅富記

買入日期:10/91股數:60,600市值*:$5,605,500老闆羅錦基說:「我之後都曾經增持,貪佢高息。而家無幾多隻股票會派咁高息o架喇,所以佢要私有化,都幾可惜。事實佢出價八十八蚊係低咗啲,佢起碼值一百蚊以上,唯有觀望吓,我相信佢會提價,到時先再考慮吓賣唔賣啦。」

心光盲人院暨學校

登記日期:10/12股數:15,000市值*:$1,387,500國浩這股票連「盲人」都識買,心光盲人院由德國喜迪堪協會(Hildesheim Blindenmission)創辦,屬非牟利組織,經營資金由政府資助及接受捐款。據其職員透露,他們的投資由董事會負責,據知以藍籌為首選。有熟悉董事會成員人士透露,他們的投資態度都是以穩健為主。記者向心光查詢其取向,未獲回覆。*截至本週一

贏家錦囊金英證券非執行主席霍廣行:「唔好同郭令燦鬥!」

霍廣行可謂今年私有化的大贏家,年中扑中南聯私有化,再於今年初以$70元,買入國浩三十多萬股,「佢早前被剔出富時指數,股價回落,股價表現一直落後大市,當時係值得買。」不過,他認為有錢賺就好甩身,「雖然我覺得佢私有化要通過起碼要出$110,但全世界都知郭令燦孤寒,而且以佢嘅性格唔鍾意被人威脅,即使提價最多都係$90-$95。」他認為小股東與郭令燦鬥長命,是緣木求魚,並說:「小股東要知道自己位置,我哋未必同郭令燦鬥得過去。」他指,有很多股票私有化之前,股價都會被炒高。相反,國浩提出私有化前卻風平浪靜,猶如擺出空城計,「由此睇得出,唔係我哋啲水準可以玩得贏郭令燦。另外,還要防範一招被大股東玩,假如大股東在市場增持到超過80%,到時向交易所申請停牌,安排減持至75%以符合上市規則,小股東到時就被綁死!所以國浩私有化,只可以講係中空寶,叫做追番恒指升幅。」霍廣行自公布私有化價格後,已逐步在市場出售手頭國浩股份,並於上週四宴請朋友食法國菜。

 
國浩 私有化 私有 勿鬥 長命 有賺 好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550

ig多60萬followersShin出局都有賺

1 : GS(14)@2016-04-15 04:34:31

2016-04-14 NM
K pop橫行,韓國藝人吃香,香港女子組合As One隊長Shin(吳思佳)唔介意由新人做起,去年底飛當地參加女團選秀節目《Produce101》,從101位入選美少女中爭取11個出線名額,進身韓國娛樂公司Mnet旗下女子組合。人在異地留足四個月,最終唔夠砌排23被淘汰,未能實現韓星夢。不過輸咗一樣賺好多,ig戶一直只有30多萬followers的Shin,人數因此颷升至90多萬,輸都抵番晒啦!蝕住硬砌

中韓混血的Shin,講得一口流利韓語,因而被推薦參加《Produce101》,最終在二十三位止步。「當學嘢!了解點做一隊女子組合、韓國女團實質上係點樣相處、節目點錄已經好滿足。」雖然出局,但她沒有失望。一二年出道的Shin,從來沒有受過正統訓練,跟素有特訓經驗的韓妹硬砌,明顯輸蝕。「今次得一個人,感覺好唔慣、好孤獨。講到排斥就冇乜,係有競爭,一百零一個女仔嚟自唔同嘅公司,有啲訓練咗七年,有啲係十年來不停咁受訓,對住佢哋好大壓力,始終我冇接受過正式韓國式訓練係有啲驚。」Shin說。

懷疑有抑鬱

Shin表示每日最難受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好寂寞,喺韓國冇乜朋友,節目拍完佢哋一group一group返公司練習,一齊出街冇話特別約我。不過,呢個係一個讓我成長嘅經歷。每晚我都會喊,覺得好攰,又要諗第二日表演點做,諗完又要減肥,韓國好多嘢食都係好油好辣,冇清淡嘅,所以飲食有啲唔慣。」人在異地,Shin唔開心時便匿埋房狂隊零食,所以搞到愈來愈肥,更一度懷疑自己有抑鬱症。「真係以為自己有少少抑鬱,有陣時掛住媽咪,聽到佢把聲會喊,或者無端端坐喺度,覺得好辛苦我捱唔住喇,就崩潰係咁流眼淚。」

受寵若驚

身為As One的隊長,加上公司太陽娛樂力撐,Shin只好咬緊牙關捱落去。「好多時都想放棄,真係好攰冇得瞓,減肥、壓力加埋一齊,但令我堅持到最後嘅係公司好支持我,唔想公司失望,加上自己係As One嘅隊長,真係想表現得好好,想證明俾大家睇,香港人都可以做得好好。」花了四個月時間打硬仗,最終落敗,但Shin回港後即與隊友合體。「韓國K Pop係世界流行,今次參加呢個節目感受到呢股力量,ig多咗五十幾萬followers,有受寵若驚嘅感覺。」有傳Shin搭上韓國男子組合GOT7的成員Jackson,她卻另有說法。「話我哋係情侶關係,絕對唔係事實,佢做練習生時已經識,係識咗好多年嘅好朋友。」Shin說。

撰文、攝影、攝錄:娛樂組
ig 60 followersShin 出局 都有 有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26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