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5000名花旗精兵的新任「鐵血總教頭」

2010-7-5  今周刊





管國霖:能做第一,為什麼要做第 二?

這位灰白頭髮、深邃眼神的最年輕總裁,在不同人的眼中,有不同的面貌。在外界的印象中,他是英俊的帥哥、態度溫和的外商主管;但在同事眼中,他卻是令人仰 慕又害怕的「鐵血教頭」。

撰文‧徐介凡

七月一日,以四十三歲最年輕之姿出任花旗集團台灣區總裁的管國霖,在送舊迎新的茶會上,正式與媒體見面。儘管職位再度高升,但他蓄著鬍子、一身黑色為基調 的素色西裝穿著,把自己打扮成雅痞型男的造形卻是依舊,他用著最直接的方式告訴大家:我還是你們所認識的那個Victor(管國霖英文名字)。

但是這位灰白頭髮、深邃眼神,以精確表達能力見長的總裁,在不同人的眼中,卻有不同的面貌。在媒體及外界的印象中,他是英俊的帥哥、言語精闢的外商主管; 但在同事眼中,他卻有另一個面貌,只有花旗五千名員工感受得到,讓他手底下不少員工對他既崇拜、又感到害怕。

﹁做第一,是給自己定下的最低標準﹂從讀大學到進入花旗工作,管國霖每接任一個新職務,從不甘於平凡,總是想開創新局,為自己立下新標準,例如一九九三年 剛進花旗當儲備幹部,他待過「支票交換部」,「這部門工作非常制式,我重新設計更簡潔流程,獲得上司的賞識,只有不自我設限,才能夠創造新事物!」他在給 新鮮人的信中,自我剖析十七年來幾乎年年升官的祕密。

「能做第一,為什麼要做第二?」這是認識管國霖的人,常聽他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做第一是管國霖為自己定下的最低標準,也是他為下屬訂下的鐵律。據了解,管 國霖在與新進員工開會時,常會告訴他們:「如果你不想當最好的,現在就可以離開。」常令員工感到莫大的壓力。這段話,恰好可以說明為何當利明獻轉任廣東發 展銀行行長消息傳出之時,花旗的走廊上,不少花旗員工暗自嘆息:「接下來的日子,恐怕難過了。」據花旗員工透露,一天工作超過十二個小時的管國霖,不僅在 工作紀律上特別要求,在簡報會議上提出數字部分更須十分精確,做足準備功課的他,更時常針對個別細項的數字提出質問,每當聽到﹁大概、好像、似乎﹂等回 答,他的臉色當場就會垮下來,要求同仁重新蒐集資料再報告一遍。

台灣另一個第一——台灣首富郭台銘,開會時最著名的就是底下主管排排坐,隨時接受郭董的抽問,答不出來的就站著,即使副總也不例外,常常一場會議三個小時 下來,幾乎只有郭董坐著,這就是鐵血郭台銘的領導風格;管國霖開會雖沒有郭董式的﹁集體罰站﹂,但是與會者的內心壓力與鴻海員工不相上下,可說是另一種風 格的鐵血領導。

﹁確定方向後,下屬只能全力以赴﹂相對前任的台灣區總裁利明獻處事較為溫和,且充分授權下面主管,就算要衝績效,多少也會顧及一些實務面的困難處,例如金 融海嘯期間企金業務發展相對不易,但員工即使績效不彰,卻甚少招致責難,比起管國霖雷厲風行的領導風格,截然不同。

鐵血的郭台銘創立了鴻海帝國,縱橫代工領域,殺遍天下無敵手;骨子裡流著鐵血管理風格的管國霖,十七年來也奪得無數的第一,包括最年輕的外銀總經理、最會 賺錢的銀行總經理、最創新的銀行高階主管等榮譽。

例如管國霖創立「三六○度財富管理機制」,從台灣紅到國外,連花旗亞太區執行長都要特別來台取經,靠著每年替花旗母公司賺到一百億元以上的利潤,可說是打 遍外銀無敵手,連利明獻都忍不住稱讚:「哪家在台外銀,能像花旗有年年高獲利的經驗?」這些都不是來自於帥氣的穿著、深邃的氣質,而是來自毫不妥協的鐵血 執行力。

無論是一九九九年,管國霖主導投資業務部門時率先導入財務管理概念,將客戶管理資產規模倍增至兩千九百億元水準,或是在升任消金總經理隔年,便帶領整個消 金部門一舉寫下獲利歷史新高,更因此獲得了最會賺錢CEO美譽。不只如此,信用卡業務更在活卡率與循環信用餘額兩方面雙雙奪下業界龍頭寶座,甚至在○七年 專責推動華僑銀行的整併之路,隔年立刻繳出獲利一百三十億元的佳績,深獲美國總部大力肯定,這些都是他一路鐵血領導的戰績。

開會只是確立作戰方向,當方向確定後,管國霖這位將軍馬上揮軍殺入敵陣,他領導的消金部門當然只能全力以赴、使命必達,沒有任何轉圜的空間,不但「周末沒 有假期這件事情,對跟他工作的同仁來說司空見慣,龐大的績效壓力,更早就如同家常便飯一般。」一位員工透露心聲。

例如去年金融海嘯期間,其他銀行都偃旗息鼓,暫時休兵,在管國霖帶領之下的花旗信用卡業務,卻反而逆勢擴張,自雷曼兄弟宣告破產當天以來,新增發卡量一口 氣多了十七萬張,同業直呼:「敢在一片不景氣的危機之中,維持一貫信用審核水平的主管,大概也只有Victor一個了吧。」管國霖在信用卡市場已呈現飽 和、萎縮狀態之際,卻仍能成功以分眾化的經營策略,讓信用卡部門獲利保持成長步調,成為少數能在金融海嘯中逆勢獲利者。這一仗,讓管國霖在同業心中打了一 個大大的驚嘆號,據悉也讓美國花旗總部對管國霖給予很高評價。

﹁若需要擦亮招牌,我就是去擦的人﹂一路走來都待在花旗體系之中的管國霖,是外界眼中最標準的花旗寶寶,舉手投足或言談之間,也總是散發著濃濃的花旗人特 質——聰明與犀利;與他共事多年、現任萬泰銀行副總經理的陳昭如形容,「Victor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不但會想、會講,更會做。」規畫最佳的發展 策略、充分讓員工同仁明白,而且有高度執行效率,這就是管國霖能夠成功的三項利器。

不只如此,更會衝到第一線與員工一起拚市場,這是管國霖能夠帶兵攻城略地的重要原因,他認為:「現代經理人不能光坐在辦公室裡發號施令,不管是危機處理或 擴充業務,都要站上第一線去了解實際需要,如果公司需要去擦亮花旗招牌,那我就是去擦的人!」「可能因為Victor的自我要求一向很高,所以才會讓員工 感覺有很大壓力吧!」身邊友人指出,由於管國霖在工作上的態度一向認真且細膩,像是典型處女座一般堅持完美主義,讓他從裡到外,都散發一股逼人的氣勢。

儘管內部同仁對管國霖的領導風格有不同聲音,但陳昭如卻強調:「如果要講到溝通這件事情,Victor絕對是金融圈最好的一名主管。」大學時代曾擔任戲劇 社社長的管國霖,對於演戲的熱忱始終未減分毫,總喜歡用生動的演說、文字、圖片、影片等,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詮釋想法,向業務同仁表明未來的經營方針與策 略,這不僅是他被稱作﹁最愛演戲CEO﹂的由來,也正是花旗消金部門近年來能夠創造優異獲利績效的原因。

雖然對業績、紀律及執行力要求不打折,但是管國霖也有柔情的一面,除了會親手寫賀卡給業績超越目標的同事,或是寫慰問卡給生病的員工之外,他同時也是國內 金融界極少數在危機發生時,願意親自站到第一線面對客戶與媒體責難的高階主管,以負責任的態度穩定軍心,並且帶給屬下強而有力的支持。

﹁蓋上棺材前,都要善盡自己的責任﹂「人生有很多不同的際遇,只能說我剛好運氣比別人好吧!」對於自己年紀輕輕就身居高位,管國霖有一次對來訪的交大學弟 說,「社會的階級、價值觀念,其實我是滿厭惡的,因為當別人這樣衡量你,而你也這樣衡量自己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失衡了。」一路從基層拚起,十七年升了九次 官,管國霖創下無數的職場神話,四十三歲登上人生的高峰,引人稱羨,但他已開始準備創造新的神話,「當棺材板釘上最後一根釘子的時候,才能決定你這一生是 成功或失敗;在此之前,就是要謹守紀律,一步步善盡你的責任。」這就是對自我也鐵血要求的管國霖!

管國霖

出生:1967年

現職:花旗集團台灣區總裁學歷:美國南加大企管碩士

交大電機工程系

經歷:花旗(台灣)商業銀行總經理花旗銀行消費金融台灣區分行

暨投資業務負責人

管國霖升官大事紀

1993 進入花旗銀行擔任儲備幹部1995 外派新加坡分行財務處交易投資經理1999 升任花旗銀行消金副總裁2001 升任花旗銀行消金業務負責人2003 升任最年輕(36歲)消金總經理2004 消金部門獲利創新高,被稱作最會賺錢CEO 2007 升任花旗商業銀行總經理2010 升任最年輕(43歲)台灣區總裁
 



5000 花旗 精兵 新任 鐵血 教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544

說史150504八十萬禁軍教頭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5/04/%e8%aa%aa%e5%8f%b2150504%e5%85%ab%e5%8d%81%e8%90%ac%e7%a6%81%e8%bb%8d%e6%95%99%e9%a0%ad/

說史150504

八十萬禁軍教頭

朝日歷史小品系列15

 

讀過《水滸傳》的,都知道 林沖是「八十萬禁軍教頭」,武藝超凡,印象中在整部小說裏,對陣未嘗一敗。

這「八十萬禁軍教頭」的名號,聽起來真的很威風。 不過,這到底是個多大的官?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知道什麼是「禁軍」,為什麼會有「八十萬」。

 

在唐代以前,「禁軍」指的就是天子的近衛扈從,即所謂的「禦林軍」。禁軍為數不多,但原則上應該是全國最精銳的部隊。不過自從安史亂後,地方上形成藩鎮割據的局面,各「軍區」已不再受中央節制指揮。 因此,中央唯有將「禁軍」編制擴充,規模最盛時共有十支部隊,各有番號,其中最出名的就是「龍武軍」和「神策軍」。 「禁軍」的涵意也擴大了,變成「受中央直接指揮」軍隊的總稱,除了負責衛戍京師重地外,也要承擔出征作戰的任務。

 

這種藩鎮割據的情況,在五代仍然繼續。 宋建立後,為了改變這種局面,費了一番氣力,將所有兵權收歸中央。 然而,地方上也不能完全無兵駐守,因此遂建立了一套「二級兵制」,將屬於國家「公務員體制」的士兵分為「禁軍」和「廂軍」兩級。 其中「禁軍」是正規軍,較為精銳。他們除了駐守某些特別關鍵的戰略要地外,主要集中在京師。這種軍事部署方式,亦配合宋初的「彈性防禦」戰略。

 

由於宋遼邊界以平原為主,缺乏關隘險阻以供防守。 因此宋的防禦戰略,是讓遼軍進入宋境(反正也很難阻止),然後用「戰略縱深」減低其鋒芒,再派出中央「禁軍」與遼軍以「會戰」方式分勝負。***

 

至於「廂軍」,則分駐各地,名義上負責戍務和治安,但實際上主要負責修築城池、鍛造兵器、造船、鑄錢、染織、修路築橋、興修水利、傳遞公文和運輸官物等後勤或支援工作。

廂軍的薪水只有禁軍的一半,而且還沒有「作戰津貼」之類的額外收入,因此質素較禁軍差很多。 由於北宋實行募兵制,士兵都是職業軍人,為了保持社會穩定,軍職是終身鐵飯碗。也就是說,不勝任禁軍者也不會被「炒魷」,最多只能將其「燉」到廂軍。

然而,地方上的總兵力太多(儘管只是「廂軍」),朝廷又不放心。為了保持禁軍的整體戰鬥力,只能不斷增加禁軍的名額。北宋開國時(960年),太祖只有二十萬禁軍,已能掃平六合,一統天下。六十年後的仁宗朝,禁軍數量竟然增至八十三萬!

 

原來禁軍真的有八十萬,而且既然仁宗朝(1022-1063)已有八十三萬,根據這個強勁的「增長趨勢」,到了北宋末的徽宗朝,又何止「八十萬禁軍」。 莫非林沖真的有本事教八十萬人?且慢!

首先在 王安石變法(約1069-1076)時,曾經用「肥雞餐」和「體能測驗」令大量兵員「自然流失」。*** 也就是說在「大牛市」中曾經發生過一次「股災」,令「兵員基數」大幅降低。 故此,到了徽宗之時(1100-1126),禁軍總數大約只有六十萬。 況且,林沖人在汴京,分身乏術,真正駐在汴京附近的禁軍,其實不過五至十萬左右。(有趣的是,其中還包括一支約六七千人的「軍樂團」!)所以「八十萬」雲雲,只是用來壯壯聲威,讓職位銜頭聽起來好像「勁」一點而已,就正如今天從銀行走出來的一大堆都是「董事」、「總裁」一樣。 當然,這「八十萬」也可以視作對仁宗朝「禁軍(人數)輝煌時代」的「致敬」。

 

至於所謂「教頭」,其實就是「武術教練」,負責教授「禁軍」各種武藝— 這似乎也挺威風,是嗎?又且慢!

我們不妨拿「國家隊教練」來作比較。 「國家隊教練」通常都不只一個,負責操練體能的「體能教練」;負責指導戰術的「戰術教練」;負責教授個別技術的「技術教練」….. 通通都可以稱作「國家隊教練」。就算是國家隊的「總教練」,也不是教授「籃球」、「足球」、「排球」等所有的「國家隊」吧。

同樣道理,「禁軍教頭」也是有專業分工的,有教刀劍的、有教斧頭的、有教特種兵器的(「金槍手」徐寧就是「金槍班」教頭),還有像林沖一樣教槍棒的。 「教頭」之下又有「副教頭」,之上還有「都教頭」,其實是一個非常龐大的訓練團隊。各種名目的「八十萬禁軍教頭」,全國有五千七百個,單是汴京城內(不計城外周邊軍寨)就已經有「教頭」二百七十個,「都教頭」三十個。

 

宋代各級人員編制「人手充裕」(也就是冗員多)是公認的了。你看林沖每天不是陪老婆到廟裏上香,就是找 魯智深喝酒。後來找 陸謙報仇,也可以「伏」他足足三天。 由此可見,「八十萬禁軍教頭」的日常工作應該是挺清閒的。

 

至於這個官究竟有多大,就很難說了。宋代武官的官階,共有三十一個級別,其中並無「八十萬禁軍教頭」一項。事實上,這只是一個「職位」,嚴格來說還不是一個「武職」,只是一個「教職」;不能算武官,只能算「教官」。讀過之前《I am a doctor》的各位,應該都會記得「掂既就唔使教書啦!」

不過,也有些「教頭」是兼任其他較高職務的。或者應該反過來說,有些武官因為武藝高強,會被委任為「客籍教練」或「兼職教練」。 話說攻打梁山之時,朝廷就派了「左義衛親軍指揮使」丘嶽和「車騎將軍」周昂去支援 高俅的軍隊,他們二人都是「八十萬禁軍教頭」。 到後來 宋江被招安去打遼國時,受阻於「混天陣」,朝廷也派了「八十萬禁軍教頭」王文斌前往助陣,他的職位是「鄭州團練使」。

 

「八十萬禁軍教頭」有時甚至可能是個外加的「銜頭」,是「武藝高強」的象徵。因此,若像上面的 王文斌是「鄭州團練使」,我們會知道他是「從五品」(已經不小了,和「駙馬都尉」、「州刺史」同級了。)。但若單單只是「八十萬禁軍教頭」,只能說是一個軍吏,連「軍官」也說不上。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能夠成為「八十萬禁軍教頭」的,武功應該不錯。《水滸傳》中第一個出場的「八十萬禁軍教頭」王進,只不過教了「九紋龍」史進半年,後者就已經可以輕勝原來的師傅「打虎將」李忠了。 就算上了梁山,說不上超一流,也算是一流高手吧! 然而,武藝高強跟會不會用兵打仗並無直接關係。 正如我們以前說過,隨著戰爭規模的擴大,中國軍隊的指揮官早就將自己從部隊的最前方,調到全軍的最後方了。 相比於個人的武藝,更重要的是操練、部署、戰術、調度,以至後勤。至於小說中常見的「單挑制勝」,其實也幾乎真的只有在小說中才會出現。這個「單挑」神話,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談。

 

也許有人會覺得林沖武藝高強,懷才不遇。其實看他後來到了梁山,立的「戰功」都是「單挑」勝了對方的頭目,但卻絕少看到他以戰術或戰略取勝,甚至作為一個「前教頭」,竟然從來不見他參與軍隊的操練。由此可見,他大概不是一個好軍官,甚至連一個好教官也不是(又,他的徒弟「操刀鬼」曹正,比史進實在差太遠了!)。充其量,也只能說是一個好的「武術家」而已,「上唔到位」,本來也是正常不過嘛!

分享文章

說史 150504 八十 十萬 禁軍 教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177

說史150504八十萬禁軍教頭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5/04/%e8%aa%aa%e5%8f%b2150504%e5%85%ab%e5%8d%81%e8%90%ac%e7%a6%81%e8%bb%8d%e6%95%99%e9%a0%ad/

說史150504

八十萬禁軍教頭

朝日歷史小品系列15

 

讀過《水滸傳》的,都知道 林沖是「八十萬禁軍教頭」,武藝超凡,印象中在整部小說裏,對陣未嘗一敗。

這「八十萬禁軍教頭」的名號,聽起來真的很威風。 不過,這到底是個多大的官?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知道什麼是「禁軍」,為什麼會有「八十萬」。

 

在唐代以前,「禁軍」指的就是天子的近衛扈從,即所謂的「禦林軍」。禁軍為數不多,但原則上應該是全國最精銳的部隊。不過自從安史亂後,地方上形成藩鎮割據的局面,各「軍區」已不再受中央節制指揮。 因此,中央唯有將「禁軍」編制擴充,規模最盛時共有十支部隊,各有番號,其中最出名的就是「龍武軍」和「神策軍」。 「禁軍」的涵意也擴大了,變成「受中央直接指揮」軍隊的總稱,除了負責衛戍京師重地外,也要承擔出征作戰的任務。

 

這種藩鎮割據的情況,在五代仍然繼續。 宋建立後,為了改變這種局面,費了一番氣力,將所有兵權收歸中央。 然而,地方上也不能完全無兵駐守,因此遂建立了一套「二級兵制」,將屬於國家「公務員體制」的士兵分為「禁軍」和「廂軍」兩級。 其中「禁軍」是正規軍,較為精銳。他們除了駐守某些特別關鍵的戰略要地外,主要集中在京師。這種軍事部署方式,亦配合宋初的「彈性防禦」戰略。

 

由於宋遼邊界以平原為主,缺乏關隘險阻以供防守。 因此宋的防禦戰略,是讓遼軍進入宋境(反正也很難阻止),然後用「戰略縱深」減低其鋒芒,再派出中央「禁軍」與遼軍以「會戰」方式分勝負。***

 

至於「廂軍」,則分駐各地,名義上負責戍務和治安,但實際上主要負責修築城池、鍛造兵器、造船、鑄錢、染織、修路築橋、興修水利、傳遞公文和運輸官物等後勤或支援工作。

廂軍的薪水只有禁軍的一半,而且還沒有「作戰津貼」之類的額外收入,因此質素較禁軍差很多。 由於北宋實行募兵制,士兵都是職業軍人,為了保持社會穩定,軍職是終身鐵飯碗。也就是說,不勝任禁軍者也不會被「炒魷」,最多只能將其「燉」到廂軍。

然而,地方上的總兵力太多(儘管只是「廂軍」),朝廷又不放心。為了保持禁軍的整體戰鬥力,只能不斷增加禁軍的名額。北宋開國時(960年),太祖只有二十萬禁軍,已能掃平六合,一統天下。六十年後的仁宗朝,禁軍數量竟然增至八十三萬!

 

原來禁軍真的有八十萬,而且既然仁宗朝(1022-1063)已有八十三萬,根據這個強勁的「增長趨勢」,到了北宋末的徽宗朝,又何止「八十萬禁軍」。 莫非林沖真的有本事教八十萬人?且慢!

首先在 王安石變法(約1069-1076)時,曾經用「肥雞餐」和「體能測驗」令大量兵員「自然流失」。*** 也就是說在「大牛市」中曾經發生過一次「股災」,令「兵員基數」大幅降低。 故此,到了徽宗之時(1100-1126),禁軍總數大約只有六十萬。 況且,林沖人在汴京,分身乏術,真正駐在汴京附近的禁軍,其實不過五至十萬左右。(有趣的是,其中還包括一支約六七千人的「軍樂團」!)所以「八十萬」雲雲,只是用來壯壯聲威,讓職位銜頭聽起來好像「勁」一點而已,就正如今天從銀行走出來的一大堆都是「董事」、「總裁」一樣。 當然,這「八十萬」也可以視作對仁宗朝「禁軍(人數)輝煌時代」的「致敬」。

 

至於所謂「教頭」,其實就是「武術教練」,負責教授「禁軍」各種武藝— 這似乎也挺威風,是嗎?又且慢!

我們不妨拿「國家隊教練」來作比較。 「國家隊教練」通常都不只一個,負責操練體能的「體能教練」;負責指導戰術的「戰術教練」;負責教授個別技術的「技術教練」….. 通通都可以稱作「國家隊教練」。就算是國家隊的「總教練」,也不是教授「籃球」、「足球」、「排球」等所有的「國家隊」吧。

同樣道理,「禁軍教頭」也是有專業分工的,有教刀劍的、有教斧頭的、有教特種兵器的(「金槍手」徐寧就是「金槍班」教頭),還有像林沖一樣教槍棒的。 「教頭」之下又有「副教頭」,之上還有「都教頭」,其實是一個非常龐大的訓練團隊。各種名目的「八十萬禁軍教頭」,全國有五千七百個,單是汴京城內(不計城外周邊軍寨)就已經有「教頭」二百七十個,「都教頭」三十個。

 

宋代各級人員編制「人手充裕」(也就是冗員多)是公認的了。你看林沖每天不是陪老婆到廟裏上香,就是找 魯智深喝酒。後來找 陸謙報仇,也可以「伏」他足足三天。 由此可見,「八十萬禁軍教頭」的日常工作應該是挺清閒的。

 

至於這個官究竟有多大,就很難說了。宋代武官的官階,共有三十一個級別,其中並無「八十萬禁軍教頭」一項。事實上,這只是一個「職位」,嚴格來說還不是一個「武職」,只是一個「教職」;不能算武官,只能算「教官」。讀過之前《I am a doctor》的各位,應該都會記得「掂既就唔使教書啦!」

不過,也有些「教頭」是兼任其他較高職務的。或者應該反過來說,有些武官因為武藝高強,會被委任為「客籍教練」或「兼職教練」。 話說攻打梁山之時,朝廷就派了「左義衛親軍指揮使」丘嶽和「車騎將軍」周昂去支援 高俅的軍隊,他們二人都是「八十萬禁軍教頭」。 到後來 宋江被招安去打遼國時,受阻於「混天陣」,朝廷也派了「八十萬禁軍教頭」王文斌前往助陣,他的職位是「鄭州團練使」。

 

「八十萬禁軍教頭」有時甚至可能是個外加的「銜頭」,是「武藝高強」的象徵。因此,若像上面的 王文斌是「鄭州團練使」,我們會知道他是「從五品」(已經不小了,和「駙馬都尉」、「州刺史」同級了。)。但若單單只是「八十萬禁軍教頭」,只能說是一個軍吏,連「軍官」也說不上。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能夠成為「八十萬禁軍教頭」的,武功應該不錯。《水滸傳》中第一個出場的「八十萬禁軍教頭」王進,只不過教了「九紋龍」史進半年,後者就已經可以輕勝原來的師傅「打虎將」李忠了。 就算上了梁山,說不上超一流,也算是一流高手吧! 然而,武藝高強跟會不會用兵打仗並無直接關係。 正如我們以前說過,隨著戰爭規模的擴大,中國軍隊的指揮官早就將自己從部隊的最前方,調到全軍的最後方了。 相比於個人的武藝,更重要的是操練、部署、戰術、調度,以至後勤。至於小說中常見的「單挑制勝」,其實也幾乎真的只有在小說中才會出現。這個「單挑」神話,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談。

 

也許有人會覺得林沖武藝高強,懷才不遇。其實看他後來到了梁山,立的「戰功」都是「單挑」勝了對方的頭目,但卻絕少看到他以戰術或戰略取勝,甚至作為一個「前教頭」,竟然從來不見他參與軍隊的操練。由此可見,他大概不是一個好軍官,甚至連一個好教官也不是(又,他的徒弟「操刀鬼」曹正,比史進實在差太遠了!)。充其量,也只能說是一個好的「武術家」而已,「上唔到位」,本來也是正常不過嘛!

分享文章

說史 150504 八十 十萬 禁軍 教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1922

原少林寺武僧總教頭否認舉報釋永信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1046

資料圖:少林寺方丈釋永信 (新華社記者 馬寧/圖)

少林寺方丈釋永信被舉報一事昨天繼續發酵。7月30日上午,30名少林弟子集體站出來“護師”,他們在一份網絡聲明中稱,舉報師父釋永信的“釋正義”,真實身份是原少林寺武僧總教頭釋延魯,因為被“遷單還俗”懷恨在心,所以“惡意詆毀、誹謗”方丈釋永信。

針對這一身份的質疑,“釋正義”避而不答,釋延魯則矢口否認。

三次舉報釋永信私生活和經濟問題

據《新聞晨報》報道,在過去的6天里,“釋正義”已經先後三次披露針對釋永信的舉報材料。

“釋正義”的舉報,最早出現在7月25日的凱迪社區,題目為《少林寺方丈釋永信這只大老虎,誰來監督?》,網貼的點擊率目前已經高達數百萬。舉報的內容,主要指“釋永信玩弄五個女人,侵占少林資產,擁有兩個身份證”等。但此次舉報並未附帶任何圖片或證據材料。

據了解,對釋永信的私生活以及經濟問題的舉報,早在2013年1月初就出現過。當時題為《少林寺方丈釋永信貪財戀色,破戒律褻瀆佛教文化》的帖子出現在各大網絡論壇,舉報內容和“釋正義”的舉報大致相同。但這次舉報結果不了了之。

接下來的兩次舉報,“釋正義”將舉報材料通過電子郵件發給媒體,通過媒體進行披露。

其中7月28日淩晨的舉報材料包含有多份文檔和一份聲明。材料中有時任名譽方丈德禪法師要求開除釋永信僧籍的證明,理由是“釋永信在1998年盜竊、報複寺內電工”等;材料中還有關於“釋永信兩個身份證以及孩子的戶籍證明”等20余張掃描件。

7月29日淩晨,“釋正義”的第三次舉報則主要針對少林寺的“豪車”。數份圖片和文檔顯示,以嵩山少林寺名義購買機動車共有15輛,均掛豫A牌照,其中進口車輛4輛,包括兩輛途銳越野車,一輛奧迪越野車(車牌號尾號888),一輛勝達小型普通客車。目前無法證實這些車輛是否歸釋永信個人所有或使用。

“小女兒”接生醫生已被帶走問話

據《成都商報》報道,根據舉報人“釋正義”公布的信息,釋永信母親胡昌榮的戶口本上有胡昌榮、劉應成(釋永信)、韓明君、韓佳恩、劉夢亞五人。6歲女孩韓佳恩和24的劉夢亞被指是釋永信的兩個女兒,“小女兒”韓佳恩由胡昌榮在老家照顧。而韓明君則是韓佳恩母親,被認為是釋永信的“妻子”。

成都商報記者日前來到釋永信老家安徽阜陽潁上縣,見到了其母親、兩個兄弟及親戚。家人均表示,釋永信沒有妻女,劉家四兒一女,其中所謂釋永信“大女兒”劉夢亞其實是老四劉應彪的女兒,對於所謂的“小女兒”韓佳恩,胡昌榮表示,沒有6歲的孫女一說。

根據“釋正義”提供的證據,韓佳恩的出生地點為江店孜。出生證明顯示,韓佳恩於2009年4月22日出生在江店孜衛生院,母親是韓明君,當時38歲,但父親一欄卻是空白。

江店孜衛生院相關負責人表示,江如蘭已經退休,剛被江店孜派出所帶走問話,自己剛調來幾個月,對此事不知情。

“釋正義”公布的韓明君的戶籍信息顯示,韓明君為釋永信母親胡昌榮的外甥女,是山東省棲霞縣人,“2009年5月18日,投靠親屬河南省登封少林寺常住院1號”。但有媒體稱,只在棲霞縣找到一位名為韓明君的1988年生女子。

盡管“釋正義”公布的韓明君與釋延潔的身份信息照片比較相似,但目前尚無法證明韓明君和釋延潔確系同一人。

30名少林弟子“護法”:“釋正義”者實為釋延魯

韓明君的身份尚不明晰,但舉報者釋正義的身份卻疑似浮出水面。

據《新京報》報道,7月30日,30名少林寺弟子通過網絡發表聲明。聲明稱,“釋正義”者,實為釋延魯,祖籍山東。通過網絡舉報釋永信一事“屬惡意詆毀、誹謗”。

聲明還指出,舉報者的動機是:“對於當初被遷單還俗一事,懷恨在心,才引發此次利用網絡惡意詆毀、誹謗方丈釋永信”。

對此,少林寺寺務委員會釋延芷法師回應稱,這一聲音不代表官方,現在還不清楚釋正義是否釋延魯。

至於30名少林弟子緣何認為釋延魯就是釋正義,釋延芷表示,釋延魯在此事發生初期多次轉發對方丈釋永信不利的言論,導致少數少林弟子不滿,認為他的行為是欺師滅祖之舉,遂將矛頭指向釋延魯。

另據《新聞晨報》報道,釋延魯師從釋永信。1998年,釋永信創辦少林寺武僧團,釋延魯擔任武僧總教頭。在那幾年里,釋延魯可謂是釋永信身邊的紅人。在方丈釋永信接待官員、明星及外國政要的公開報道圖片中,釋延魯經常出現在釋永信的身旁。

對此,釋延魯30日否認自己是“釋正義”。“我不知道誰是‘釋正義’,他們說我是‘釋正義’,是誣蔑,毫無事實根據。我也不清楚為何會被當成‘靶子’,也不想辯解,只需要等公安機關查明誰是‘釋正義’。不過‘釋正義’這個人,我還是很敬佩他的。”

而“釋正義”30日晚向成都商報記者表示,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稍後將繼續公布更多證據。

新華社報道,國家宗教局新聞發言人30日表示,對近日網上涉及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師的有關報道,國家宗教局高度關註,已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務部門協調有關部門和地方了解核實情況。

少林寺 少林 武僧 教頭 否認 舉報 永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452

揭秘文章被封17年曝光馬家軍奪冠黑幕 教頭逼服禁藥

1 : GS(14)@2016-02-04 17:23:46

■王軍霞等10名馬家軍成員給趙瑜的求救信,表示被迫服禁藥一事屬實。互聯網


上世紀90年代曾在世界女子中長跑運動史留下輝煌一頁的中國「馬家軍」,再成輿論焦點。內地作家趙瑜17年前曾惹禍的《馬家軍調查》近日再版,新版收錄了當年被封禁、講述馬家軍使用興奮劑的一章。該章不但揭露馬家軍靠用違禁藥奪冠,更描述教頭馬俊仁如何逼女運動員們服藥、甚至親自給她們打男性激素針的細節。趙瑜接受騰訊網專訪時指,有關馬家軍使用興奮劑的事,他於1998年《馬家軍調查》成書時已寫出,有三萬多字,但被出版社刪除,因當時女排、乒乓球隊和馬家軍都是中國體育榮譽代表。當局認為興奮劑這樣敏感內容,會影響馬家軍形象,對中國體育界造成負面作用。



■《馬家軍調查》再版,收錄當年被刪去的馬家軍使用興奮劑一章。

■馬俊仁(右)早年與得意門生王軍霞合照。資料圖片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王軍霞奪女子5,000米冠軍後,舉國旗繞場慶祝。

打罵運動員 禁戴胸罩

儘管如此,《馬家軍調查》一出還是引起熱議,書中揭露教練馬俊仁以粗暴不人道手法訓練、打罵運動員,禁止女運動員戴胸罩、看見誰戴便上前扯去;以及剋扣運動員獎金等。馬俊仁怒告趙瑜,遼寧省當局也調動行政和輿論力量對付趙瑜,以至國家新聞出版署介入,責令趙瑜上交採訪筆記和錄音調查。儘管我證明自己採訪沒有問題,在那種情況下想把那三萬多字發出顯然不現實,所以先放一放。」趙瑜表示他沒有想到這一放便是17年,直到出版部門認為,體育界用違禁藥已不再是敏感話題,國人對體育的認知也有本質改變,「馬家軍與興奮劑」可公開披露,遂在去年底再版時,將17年前被刪的三萬字補上。這章塵封了17年的文字題為「藥魔重創馬家軍」,文中詳細披露馬俊仁用誘騙、強迫等手段逼隊員吃禁藥,甚至親自給身體還在發育的女運動員打男性激素酮針;女隊員身體出現異常變化:聲音越來越粗、行為越來越男人化、肝病日多,甚至聽說會生畸形兒等;更可怕的是馬俊仁警告她們,若被查出來則是運動員個人行為,與馬家軍無關。



馬家軍隊員聯署求救

趙瑜還首次公開王軍霞等10名馬家軍隊員簽名寫給他的信,信中這些雖馳名體壇的女運動員們表示,她們也擔心曝光真相會令國家名譽受損,同時擔心她們的金牌含金量因此貶值,但她們不想同樣的事發生在下一代運動員身上,而且「那非人的折磨,已經使我們到了崩潰邊緣」。她們寫道:「可憐可憐我們吧!我們還是一群孩子呀,我們是人,不是機器,更不是甚麼牲畜,我們需要過人的生活!」騰訊網



■1993年8月25日江澤民接見馬家軍。左一為王軍霞,左二為馬俊仁。

■2001年王軍霞(右)結婚,馬俊仁(左)以金箔畫作賀禮。



馬家軍服禁藥事件簿

1993年‧由馬俊仁率領的遼寧女子中長跑隊分別在國內外比賽奪冠,特別是10月世界馬拉松賽奪團體冠軍並包攬女子前4名1994年‧馬家軍「兵變」,奧運冠軍王軍霞帶全體隊員退隊。馬俊仁重新招兵買馬,傳馬家軍靠喝鱉血、吃人參、鹿肉等獲勝1998年‧趙瑜發表《馬家軍調查》爆馬俊仁訓練醜聞,包括毒打隊員、禁穿胸罩等,引舉國關注;但其中爆馬家軍用興奮劑一章被刪去馬俊仁告趙瑜,時任大連市長薄熙來之妻谷開來做律師。雙方庭外和解。谷後在雜誌發表長文《我為馬俊仁當律師》,更獨立出書2000年‧悉尼奧運選拔,隊中多人被驗出服禁藥,國家體育總局禁馬家軍參賽02/2016‧《馬家軍調查》重新出版,被刪一章恢復;作者趙瑜接受專訪爆內幕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04/19478615
揭秘 文章 被封 17 曝光 馬家軍 馬家 奪冠 黑幕 教頭 逼服 禁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23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