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殺人放火金腰帶 朱泙漫屠龍記

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3/12/blog-post.html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這個世界上原來做殺人的生意一樣可以發大達。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 (LMT:US))可謂手執當今美國宇航軍事工業體牛耳的大哥大。Lockheed Martin (LMT:US)基本上擁有四大業務,分別是  戰機研製(Aeronautics)、作戰資訊環球定位系統(Information Systems and Global Solutions)、軍事和民用太空合約(Space Systems)和航電系統(Electronics Systems)。現時航電系統已經分拆為導彈與火控(Missiles and Fire Control)及作戰系統和培訓(Mission Systems and Training)兩大範疇,而今天筆者且先集中分析未來以F35 JSF為主的戰機研製業務。

Lockheed Martin (LMT:US)的戰機研製業務主要提供戰機研究、生產和售後服務,而其主要產品有和Boeing (BA:US)合作生產的F22猛禽、最球銷量最佳的F16戰隼、全世界最暢銷的運輸機C-130大力神(Hercules)、世界上最大型之運輸機C-5銀河(Galaxy)和未來會逐步取代以美國為首的盟軍的主力戰機F35 JSF。其中F22猛禽和C-130大力神分別已生產了超過4,500和2,200架次(其售後服務收益可想而知)。以單價計,F22猛禽、F16戰隼、C-130大力神、C-5銀河和F35 JSF大概造價分別是美金150.00百萬元、美金18.80百萬元(以F16 C/D計)、美金66.50百萬元(以C130 J計)、美金168.00百萬元(以C-5 B計)和美金199.40百萬元(以F35 C計),值得留意的是一架F35 JSF已經可買10架F16戰隼了。

根據2007年至2012年年報披露,Lockheed Martin (LMT:US)所生產的運輸機由12部上升至38部,而戰機則由65部上升至75部,其中剛投產的F35 JSF在2011年和2012年分別生產9部和30部。其中各博友應該留意兩點,其一是F16戰隼、C-130大力神和C-5銀河分別在1978年、1954年和1970年投產。另外Lockheed Martin (LMT:US)年報亦披露F35 JSF會在2017年全面投產,而預期訂單已經有2,443部。那麼未來超過4,500架F16戰隼售後服務、2,200架老爺運輸機的替換和近3,000架以一抵十的F22猛禽和F35 JSF訂單是代表有多大的商機呢?
信不信由你,米帝二戰以來幾乎每一年都打杖,相比邪惡而極權的蘇聯和共匪簡直是愛好和平的天使。每天在中東死在米帝軍火下的人有若恒河沙數,只是大家在傳媒中看不見矣。筆者一直以來有個信念,愈邪惡愈偏門的生意愈有錢途,改天再分析Lockheed Martin (LMT:US)其他業務的前景。

I have no positions in the stocks mentioned in this article. I wrote this article myself, and it expresses my own opinions. I am not receiving compensation for it. I have no business relationship with any company which stock is mentioned in this article.

Investors are always reminded that before making any investment you should do your own proper due diligence on any nam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mentioned in this article. Investors should consider seeking advice from a broker or financial adviser before making any investment decisions. Any material in this article should be considered general information, and not considered on as a formal investment recommendation. 
殺人 放火 金腰帶 朱泙 泙漫 屠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3998

只許掟磚放火,不許理性協調

  是日“城市論壇”討論議題是泛民陣營各派在九月份選戰中應怎樣互相協調合作(即戴耀廷教授不久前提出的“雷動計劃”),以謀取議會內的過半議席,從而達到可壓倒建制派,逼使政府在政治議題上作出讓步的目的。

  然而出席的“熱血公民”成員鄭松泰卻一再嗤之以鼻地堅決表明絕不會加入協調,且指責泛民陣營中如民主黨等,連帶提出計劃的戴教授根本都是“無理念”,所以認定泛民背後的用心只是藉此謀私,博取選票云云(大意)。而當鄭被主持人,以及另外兩位講者嘉賓(“民主黨”總幹事何卓廷,“民協”主席莫嘉嫻)質問他們這些以“熱血”為首的激進組織在過去好幾次選舉中專門針對狙擊民主黨,甚且以之為頭號敵人,提出此舉根本只會讓民主陣營陷於“自相殘殺”,力量分散時,鄭先就“聲大夾惡”地先翻出民主黨在政改一役中,跟中央作出秘密“協調”,是出賣了港人,出賣了民主的舊帳,然後再翻出在年初一旺角暴亂後,居然是民主黨更先於建制派跳出來跟他們割席,譴責“他們那些甘冒風險,為著理念而勇武抗爭的年輕人”行為的新帳,企圖以此攻擊對方,指責根本就是對方率先破壞了協調的基礎(大意)。結論似乎就是,只許他們掟磚放火,不許別人作任何理性協調。試問你們又憑什麼只容許世上存在抗爭的“政治光譜”,而指責其他有別於你們理念的一切路線,都只是不切實際和徒勞的?

  對此,個人只想先提出問題一,也是一個老問題了:請問他們憑什麼認定在是次旺角暴亂中出現的種種暴力行為都是絕對正義而合理的?如何卓廷所言,如果這些行為業已“超越了廣大市民可接受的文明底線”的話,那麼比建制派率先跳出來譴責,試問又算得是什麼錯?在大是大非之前,即使你們自居為民主派的同路人和盟友,試問憑什麼卻要民主黨去接受你們的一切錯誤的所作所為,而予以護短?不先好好反省自己究竟做過什麼,卻一味只知諉過於人,指責別人不應”背信棄義”地來跟你們劃清界線,請問這又是什麼正確的態度?更何況,你們根本從一開始就從沒把泛民當作過你們的同路人和盟友,既然如此,你們就更沒有半點讓對方給你們護短的資格和臉皮!既然自政改方案一役,你們已把民主黨視作寇仇,即使對方選擇以德報怨,那也只是人情,卻並非道理。我想來想去真不明白,在大是大非的道理辨別之前,難道政治上的協調利益倒應該是受到優先考慮的嗎?無論怎麼說,在是場暴亂中,發生追打襲擊倒地警察,放火焚燒的士、雜物,危害社會秩序與安全的行為明顯都是錯誤的,而既然錯誤,那便是社會上任何人士(當然只排除了那些支持本土激進勢力的死硬份子)也有責任與義務去加以聲討譴責的,此所以,試問民主黨比建制派率先出來譴責你們,有什麼錯?

  提到旺角暴亂,筆者在此建議大家不妨參看一下蕭若元主持的“蕭遙遊”節目,我認為,在相關的一集節目中,蕭才子已可說是一次過地完全駁斥倒了本土激進派的種種行動和理念邏輯上的錯誤。舉例如本土激進派一向攻擊泛民“歷來爭取民主爭取了那麼多年,結果卻收到了什麼成果”?蕭才子便以緬甸昂山素姬,和南非曼德拉作例,指出要與一個專制政權周旋,是多麼一件艱難艱巨的事情,動輒須要花耗數十年的時間才可得到開花結果,試問香港的民主爭取運動,由始至終,又經歷過多少時間?再者,在你們批評別人用傳統手法爭取了幾十年也毫無建樹之前,不妨又先問問你們自己在這些年來的”勇武”行動實際又作出了什麼好的建樹?是成功逼使了梁振英或共產政權倒台了嗎?你們常厚著臉皮,口中所最賴以自誇的,不外是曾逼使政府取消了內地人來港旅遊的一簽多行政策吧?然而,我以為那絕對並不單純是出於你們的功勞!你們又憑什麼把這”勝利”的果實獨佔?

  問題二,當何卓廷質問鄭松泰,在旺角暴亂當中,襲擊倒地警察的行為是否確當時,鄭的即時回應又是那句“是警察開槍在先”,並且一再乘機緊逼無限上綱追問對方是否贊同警察在當時開槍殺人(大意)?像這種無限上綱上線的“老屈”手法,似乎已經並不新鮮,在上月的“城市論壇”節目中,我們就曾聽過那位“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企圖以此歪曲出席嘉賓何君堯的“支持警察以更有效武力對付暴徒”的說法原意,而別有用心地向公眾洗腦誤導,企圖刻意造成一個印象是:警察當日是在向示威群眾開槍。為達一己政治目的而扭曲事實,罔顧是非,指黑為白,虧你們還有臉皮向市民誇誇其談你們是怎麼有理念,怎麼在抗爭行動中勇武當先,”熱血”過人?
只許 掟磚 放火 不許 理性 協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139

林嘉欣孖伊健人日放火

1 : GS(14)@2016-02-15 18:04:02

鄭伊健和林嘉欣昨日趁着初七人日,合力下廚分享日式料理壽喜燒(Sukiyaki)的烹調方法,但製作過程相當惹笑,伊健誤將牛膏當豬油,嘉欣不懂開火,伊健說:「見你煮得咁快就知你流流哋,因為你個火過大呀!」嘉欣越煮越大煙,伊健忍不住出手相助,嘉欣笑說:「好明顯大家好耐冇入廚房,有啲唔對路,真係想走先!」其間嘉欣問伊健可曾與袁劍偉導演合作?伊健反問誰是袁劍偉?嘉欣被氣得想打伊健,因為袁劍偉正是她的老公。嘉欣自言過年習俗做到足,洗邋遢、柚葉洗澡、行年宵、封利是、拜年等,今年還會親自包餃子。至於情人節,她笑言是四個人的情人節,一樣溫馨,多了一對女兒之後比較熱鬧。撰文:陳以晴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215/19491067
林嘉欣 孖伊 伊健 人日 放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012

控方沒傳召證人辨認放火者

1 : GS(14)@2017-04-04 08:51:59

【本報訊】控方在本案僅用警方在被告家中搜出的生活照,力證被告曾戴眼鏡,脗合放火人也佩戴眼鏡。法官郭啟安於判詞中坦言,本案中控方沒傳召證人辨認被告便是放火人,法庭只能單靠警方提供的照片自行認人。最終,便是由郭官單憑控方呈堂的案發現場照片而認出被告,從而確定被告當晚曾現身旺角參與暴動和縱火。警方呈堂的照片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現場拍攝到放火人犯案時的數張照片,包括新聞片段截圖及新西蘭籍教師拍下的現場照片,另一類則是被告楊家倫的個人及日常生活照片,有被告入職公開大學的照片、出席胞姊婚宴的相片、身份證相片、拘捕被告當日拍攝的照片。


官自言不斷凝視被告


法官郭啟安透露,以上照片年份最早遠至2006年拍攝,即被告的身份證照片,而最近期的,則是被告被捕當日所拍下的照片。郭官於判詞中透露,現場照片中放火人有戴眼鏡,前額及雙耳均被冷帽遮掩,看不清其髮型,光線或場景均與被告的生活照片不同。郭官自言除了在庭上,亦曾於辦公室多次將現場及生活照片作比對認人,加上他在庭上有機會不斷凝視被告,終認出被告是當晚縱火人士。至於辯方則以人的樣貌會改變,及人有相似作反駁,更以林鄭月娥與前下屬撞樣一事作例子,惟郭官認為一個人不會每日都變樣,而且被告沒有化妝,亦沒遇上嚴重意外,不接納辯方陳詞。■記者蘇曉欣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404/19979469
控方 傳召 證人 辨認 放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899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