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鋪政商網絡漂白 犯罪家族建放數王國

http://tvb4life.pixnet.net/blog/post/173064450-%E9%8B%AA%E6%94%BF%E5%95%86-%E7%B6%B2%E7%B5%A1%E6%BC%82%E7%99%BD%E3%80%80%E7%8A%AF%E7%BD%AA%E5%AE%B6%E6%97%8F-%E5%BB%BA%E6%94%BE%E6%95%B8-%E7%8E%8B%E5%9C%8B-%E5%A3%B9

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俗稱 O記)探員,上年十二月尾,聯同各總區刑事偵緝人員展開一項代號「主軸」的行動,打擊財務公司及中介人放貴利的違法行為。
主軸行動算是近期警方一項大行動,警方如此大陣仗打擊大耳窿,原來目標人物包括有名的犯罪家族黃桂芬、黃桂榮、黃桂強等幾兄弟,他們在回歸前已案底纍纍,當年更明刀明槍與港英政府大搞對抗,例如幼弟黃桂南便曾向當時的律政司馬富善潑墨,並恐嚇陳方安生和首席大法官楊鐵樑等高官,更以泥頭車直撞赤柱及小欖監獄。
這班兄弟的惡行,在九十年代尾名噪一時,相信讀者都有深刻記憶。

不過,自從黃氏兄弟在二千年後相繼出獄,明白硬碰政府肯定冇運行,於是轉趨低調,照樣經營財務王國,其中所建立的英利財務和及時雨財務,近年來也搞得有聲有色。
為洗脫以前惡人之名,幾兄弟近年以慈善家面貌出現,撈得大陸政協身份外,更成功埋到特首夫人及多名議員身邊,奇怪是在改頭換面後,連曾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也認不出他們,當葉劉知道自己曾與犯罪家族成員合照後,她除顯得尷尬外,亦擔心自己被人利用。

 


上年一月,黃氏兄弟以香港封開同鄉會就職典禮為名,順道替老父慶祝一百歲生辰,除立法會議員葉國謙及謝偉俊有到場外,特首梁振英辦公室也有發賀電,右一是黃桂榮太太、右二是黃桂榮、左三是黃桂強、左二是黃桂芬。(網上圖片) 

「主軸」行動的目的,是打擊財務公司及中介人放貴利的違法行為,拘捕廿四男十女,部分被捕人士相信有黑社會背景。
翌日警方即舉行記者招待會,展示一批在行動中檢獲的現金、電腦、借貸文件、及財務公司的易拉架和宣傳橫額等。其中一款展示的海報及易拉架,屬英利財務按揭有限公司,這間財仔還以男星林韋辰做代言人,更不時在媒體大賣廣告,可謂本地出名的財務公司。一名有份查案的探員,私下向記者透露,英利財務背後老細非同小可,「講出嚟驚嚇親你,佢哋係惡慣嘅犯罪家族成員,曾經惡到同政府搞對抗。」

他們來自石硤尾

記者翻查英利的公司資料,赫然發現該公司董事便是黃桂榮。黃桂榮就是九十年代一直與港英政府對抗的犯罪家族成員之一,他在六兄妹中排行第二,曾經因逃避追捕而著草台灣。而他大哥是黃桂芬,三弟是黃桂強,四、五妹是黃瑞芳及黃瑞貞,最細的六弟是黃桂南,當時黃桂南專門負責恐嚇政府高官和大法官。
據知黃氏兄弟的父母當年在石硤尾當小販,幾兄弟學歷不高,但因為在街頭打滾多年,性格都十分狡猾。現年 57歲的大哥黃桂芬,從小就開始跑江湖,八○年就因偽造身份證入獄,出獄後繼續「瓣瓣撈」,後又因走私古董而在大陸坐過監。幾兄弟中以他見識最廣,其後也一直是這個家族的「大腦」。多年來他與三位弟弟一直只是黑幫 14K的小腳色,沒甚大作為。直至八十年代中,當桂芬轉往台灣「撈世界」時,竟得以搭上台灣竹聯幫,據知竹聯幫有意開拓香港市場,於是打本給黃桂芬發展。
由於黃桂芬經歷多年闖蕩,認為放數是一門最穩賺不賠的生意,自己兄弟數人是出了名的麻煩人,收數這類專找麻煩的工作自然也適合他們,於是幾兄弟便搖身一變成為財務公司老細,即搞起當年的大耳窿生意起來。


黃桂強在自己的交流促進會網頁上,不但放上與葉劉及田北辰的合照,更註明:「 2013年 11月警察員佐級協會邀請本會出席活動」,內地人不知就裡,可能以為黃的後台很硬淨。(網上圖片) 

控制銀行經理


上年 11月一項慈善活動,穿橙色西裝的黃桂榮(上右一),成功埋到同樣穿橙色外套的特首夫人(上右二)身邊合照,在他的基金會網頁內還這樣寫:「我基金會主席 Mr. Mango Wong受邀出席。是次活動亦邀得特首夫人梁唐青儀、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以及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週一岳(正寫應是周一嶽)主持起步儀式……」(網上圖片) 

黃桂芬的財務公司能愈做愈大,成了八十年代尾規模最大的大耳窿集團,當時已有約十四間財務公司遍布全港,更傳有銀行全力「支持」。據當年有調查過他們的探員透露,方法是黃桂芬幾兄弟,先收購及開設一些公司,表面上是做正當貿易等生意,賬目亦做得很乾淨,然後向銀行申請信貸,這樣便有資金做大耳窿。
黃桂芬懂利用假公司來騙銀行信貸外,還擅長與銀行經理搞關係,黃當時常請銀行經理們到澳門夜總會玩,另外還送勞力士名錶及現金給經理們到賭場耍樂,若遇上不領情的銀行經理,黃便出言恐嚇及使出陰招,迫令對方就範,據知當時有多間銀行向他們批出貸款,包括滙豐及恒隆等。
至八七年,黃的下屬莊啟德欠了黃約七十多萬元便一走了之,黃桂芬派出手下追債,之後莊的兄長莊啟明被人監生在美孚停車場內打死,警方事後拘捕了黃手下楊培鈺,一向惡慣的黃桂芬兄弟,為免警察繼續調查自己,於是先發制人搞大件事,公然召開記招,直指警方砌他生豬肉,更送了一面寫有「豬肉何價」的錦旗給警方,之後還向當時的警務處處長李君夏發出私人告票,可謂狂妄至極。

擺臥底入 O記


上年十二月尾,警方在打擊貴利集團的主軸行動記招上,展示搜出一批現金、電腦,以及財務公司和中介人公司的易拉架和海報等。 

警方雖然有繼續調查黃氏兄弟,但一直未見成果,很多證人到上庭時便臨時甩底,以致控告黃桂芬兄弟等人的案件一直沒進展。當時負責此案的 O記阿頭姚思義曾回憶,由於察覺很多機密情報及證人資料都被黃氏兄弟一一發覺,更使橫手消滅了不利他們的證據,這樣才令他們懷疑 O記內部有黃的臥底,調查下找到內鬼,一名探員因妨礙司法公正罪而判監五年。此事可看出,黃氏兄弟表面上狂妄,其實暗中機關算盡,甚至警察也被他們收為己用。
姚思義解釋,當警方搜查黃家有關的財務公司時,發覺三成多的客戶原來是公務員,有些甚至是來自紀律部隊,估計黃樂於借錢給公務員,除了當是做生意外,另一原因是有需要時可用債務來威脅他們合作。

向香港政府宣戰

清除了 O記的內鬼後,黃桂芬終因訛騙、行使假文件及控制大耳窿集團等罪名而被判入獄十一年。而二哥黃桂榮自八八年起,先後被起訴放高利貸、妨礙司法公正、商業行騙、刑事恐嚇及阻差辦公五項罪名,最後只有商業行騙一項罪名成立,但他在上訴保釋期間,走佬至台灣。九三年尾他逃亡時,還不忘幫兄弟出頭,相約本刊記者訪問,聲稱自己及哥哥是無辜,之後他於九七年返港自首及被判監一年零九個月,於九八年九月出獄。
當年大哥入獄,二哥走佬,犯罪家族最細的六弟黃桂南及四妹黃瑞芳依然強硬鬥爭。除九三年初替兩名哥哥伸寃開記招及黃桂南寫血書抗議外,黃桂南更飛往英國求見當時首相馬卓安及國會議員,欲要求宗主國向港府施壓及替兩名哥哥翻案,終不得要領,九四年黃桂南更向當時在立法局外的律政司馬富善潑墨,九五年黃桂南將行動升級,遂向多名政府高官發恐嚇信,包括馬富善、首席大法官楊鐵樑、布政司陳方安生、懲教署長黎明基等都不放過。
當時警方曾因此忙至一頭煙,除派出保護要人組探員( G4)貼身保護各高官外,又要搜證來拘控黃桂南,卒之,他恐嚇高官罪名成立,判囚近四年,於九九年初出獄。
至九九年,輪到大哥黃桂芬期滿出獄,他打着煲呔及穿西裝離開大嶼山石壁監獄時,還對傳媒表示,出獄後會全力搞好為「含寃」人士提供法律支援服務的「伸張公義顧問公司」,囂張本色未減當年。
不過幾兄弟相繼出獄後,開始檢討自己過去手法,認為太高調搞事並無好處,他們的朋友張子強亦是因太高調被共產黨「槍斃」。黃氏兄弟決定改變作風,○三年後開始漸漸轉趨低調,而有關他們的新聞已絕跡。


九五年布政司陳方安生收到恐嚇信後,當她參觀機電工程署時,多名警方便衣探員貼身保護。(資料圖片) 

九六年四月,掛有支持囚犯協會橫額的泥頭車分別撞爛赤柱及小欖監獄的更亭,警方懷疑事件是黃桂芬幕後主使。(資料圖片) 

開始漂白行新路

據一名跟過他們的手下透露,大哥黃桂芬與三名弟弟黃桂榮、黃桂強、黃桂南相繼出獄後,開始重操故業,即開設財務公司及放貴利,首先開設了榮殷財務,廣招退休紀律部隊人員加入,「有唔少被革職警員加入咗黃氏兄弟嘅財仔,佢哋仲猛叫已入職嘅退休警員搵返以前嘅上司警官入去做添,雖然佢哋口口聲聲話撈正行,但搞得財仔,而佢哋自己個底又咁花,邊有人信呀?」
由於劣跡斑斑,榮殷其後在續牌時,被警方駁回其放債人牌照的申請,重操故業遇上阻滯,大哥桂芬便開始埋首漂白的打算,他知道漂白是他們犯罪家族自保的最好方法,甚至以埋到高官身邊來自抬身價,他們要一面暗地裡在放數,另一面卻以漂白的身份示人,這樣才能不知不覺「發大財」。


上週六,黃桂榮在大哥黃桂芬的九龍塘別墅門外被記者截停,他一直否認自己是黃桂榮,只說:「你聯絡佢秘書啦。」 

九三年黃桂南在布政署(政府總部)外露宿及寫大字報,誓言為兄伸寃。(資料圖片) 

特首夫人合照


黃桂強與太太(左)不時到銀行處理公司業務,黃桂強除幫手打理英利和及時雨外,他還有搞護照的生意。 

若想極速漂白,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從慈善事業入手。由於黃桂南出獄後健康不佳,之後更轉趨低調,故大哥桂芬便將漂白工程分由他及另外兩名弟弟負責,黃桂榮判刑較輕及不太為人所熟悉,故以黃桂榮最為高調。
○四年黃桂榮一口氣成立兩間財務公司,首先是英利財務按揭有限公司,此為中介人公司,故不須領有放債人牌照,而有放債人牌照的及時雨財務有限公司則在○四年年尾成立,由黃桂榮馬仔何劍豐作為公司持牌人。
而漂白的第一步是他在同年十月成立了一間慈善機構,名為國際無國界夢想成真基金會,由四妹黃瑞芳為登記人之一,而他自己則是基金會會長,在網頁上,黃桂榮不以真名示人,而以 Mango Wong代之,更有句子宣傳自己善行。「本基金的主席 Mr. Mango Wong,在香港有多年的金融財務背景,並經營『夢想成真眼鏡城有限公司』……自一九九九年以來為『香港傑出學生競選』發送眼鏡饋贈券……」
上年七月黃桂榮憑着基金會捐書及出席講座的名義,大搖大擺到喇沙小學,黃桂榮更上台向學生演講,談德育的重要,之後校長還帶他參觀校舍,想不到犯罪家族成員輕易便攻入名校。之後十一月,黃桂榮更成功埋了特首夫人身邊及拍照留念。

攀上政協之位


當葉劉從記者口中得知黃桂強的身份,葉劉面色一沉外,更說若早知他身份便不會合照,因怕被人利用。 

漂白工程一切順利,再沒有人記得犯罪家族當年的驚天惡行了。
據特首辦公室的回覆,指特首夫人是不認識站在她身旁的黃桂榮,而大合照是由主辦單位安排,故並不了解站位安排的詳細情形,不過黃桂榮一於少理,更高調將合照放上網,乘機顯示他與特首夫人及其他高官稔熟。
記者翻查資料,發現該基金會的聯絡地址與英利財務屬同一地址,皆在旺角銀城廣場八樓,八樓全層單位是由夢想成真眼鏡城有限公司持有,於○九年七月以二千三百萬購入。
至○九年地位更上一層樓,黃桂榮又開設香港封開同鄉會,成立此會目的旨在與內地打好關係,憑着同鄉會的關係他不單與香港中聯辦官員混熟,更撈到現時肇慶市政協委員及封開縣政協常委的銜頭,另外他還邀到行政及立法會議員李慧琼當上香港封開同鄉會第一屆榮譽會長,而他手下何劍豐則是該會的特邀顧問。

賣外國護照

黃桂榮成功上位,他的三弟黃桂強也不遑多讓,自出獄後除協助大哥黃桂芬及二哥黃桂榮搞財仔外,黃桂強於一一年一口氣開了兩間公司,分別是多米尼加共和國(華人)經濟文化交流促進會及中南美顧問貿易有限公司,表面上似搞經濟文化交流及代辦投資,實際上是幫大陸人搞護照移民,廿萬美金便可搞到中南美國家的護照。
同樣地,黃桂強對外及在網頁上不以真名示人,以 Tony Wong或黃東尼的名來洗底,「佢哋幾兄弟識食腦,懂分工合作,二哥扮慈善家,三弟就專責搞第三世界嘅關係,當然搵錢重點是搞護照,近年好多內地高官搵到錢,但要人同錢走出國外唔係咁容易,佢哋幾兄弟睇準呢個搵錢好機會,再配合自己兩間財務公司關係,利用幫內地客戶信貸時,乘機將國內龐大資金調動出入……」一名探員指出,幾兄弟的新王國,比八十年代搞得更有規模。


旺角銀城廣場八樓除是英利所在地,黃氏兄弟旗下的慈善機構也以上址為基地。 

九三年黃桂榮著草台灣接受本刊訪問時,正任職的士司機,並一味說自己及哥哥黃桂芬是無辜,卻沒解釋如何傳奇地成為了財務公司老細及身家過億。(資料圖片) 

葉劉田北辰中招


九六年黃桂南十二項恐嚇高官罪名全部成立,判囚三年八個月,於九九年出獄。(資料圖片) 

為打入上流社會,除了搞慈善,搞同鄉會外,上年十月,黃桂強還成立南傳佛教文化慈善促進會,利用宗教名義去渾水摸魚。最諷刺的是,上年十一月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創建人退役同僚聯會搞晚宴時,他也得以出席,更瞄準機會與行政及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及立法會議員田北辰影了合照。
其後他更以「警察員佐級協會邀請本會出席活動」為題,將與葉劉及田的合照放上網炫耀一番,國內貪官見到黃桂強與葉劉的合照,以為他後台夠硬淨,自然有更多合作機會。
上週五,記者到立法會找葉劉訪問,當記者給她看與黃桂強的合照時,她初時還反問記者,相中男子是不是退休警務人員,至記者說出黃桂強的身份時,葉劉面色為之一沉,之後解釋說:「以為佢係退休警員,咁我係議員,人哋埋嚟影相,站在親民角度,多數唔會拒絕嘅。」
對於黃桂強出席該晚晚宴,葉劉直言覺得莫名其妙,更明言若早知他的身份,一定會拒絕合照,「我唔係歧視釋囚,即使鬧過我嘅人我都唔會拒絕合照,而係提防會唔會有人攞我張相去做宣傳或搞其他嘢啫。」

陰招搶債仔錢


犯罪家族大阿哥兼貴利王黃桂芬,現時出入多是自己一個及乘搭港鐵為主,「漂白」得有點樸素。 

兩名細佬漂白搞得有聲有色,大哥黃桂芬就可專注打理英利和及時雨的業務,由於碰上美國量化寬鬆的財金政策,近年的財仔業務可謂發過豬頭。
據業內人士 Simon表示,銀行受金管局監管及壓力測試等影響,即使有生意上門也不能濫接,相反財仔未受監管,又食正近年樓市暢旺,很多人要找財仔替樓宇做二按及加按的服務,財仔生意因而大好,再加上低息環境,變相鼓勵人去借私人貸款,財仔生意差不多變了穩賺不賠,「黃氏兄弟惡慣,點會有債仔走到佢哋數呀,佢哋根本賺硬,名正言順劏客話都無咁易。」 Simon爆料指,有律師專替黃氏兄弟工作,負責「釘」債仔樓契,而相關律師費又奇貴。當債仔無錢解除釘契,財務公司便名正言順以低價賣樓還債,當然被賤賣的樓宇通通都落入他們的手中,這些樓宇包括私樓和可買賣的公屋單位,這樣藉着一買一賣債仔的樓宇,難怪黃桂芬能入住九龍塘多實街市值三億五的獨立屋。

家住三億五別墅

上週六記者到九龍塘多實街獨立屋採訪黃氏兄弟,剛巧碰見黃桂榮駕駛黑色賓利豪華轎車來探哥哥,他在英利的公司註冊資料是報住九龍站漾日居六座一個高層單位,當記者上前欲訪問黃桂榮,他即怔了一怔,之後駕車入了別墅,並半開門罅接收記者的卡片,更一直否認自己是黃桂榮,只頻說:「你聯絡佢秘書啦。」未幾一名自稱是黃桂榮的私人助理陳生致電記者,語氣不太客氣地質問記者為何找黃氏兄弟訪問,當記者表示警方上年年尾的主軸行動涉及英利財務時,陳即高聲說:「依家警方都查緊啦,我哋無乜嘢好講。」之後語氣很不友善地叮囑記者不要再在屋外守候黃氏兄弟,便匆匆收線。
之前記者連日追訪黃氏兄弟,發覺他們三人都是各有各忙,大佬黃桂芬多會返旺角銀城廣場巡視英利的業務,之後便獨自一人乘港鐵回九龍塘大宅。
最活躍是三弟黃桂強,上月中黃桂強以交流促進會名義率團出訪馬來西亞,之後回港又不停招呼內地客人,有次更與太太在銀行忙於處理公司的業務,算是三人中最忙,而黃桂榮的行蹤最飄忽,記者曾致電他的公司及所屬的慈善機構,但職員卻一一替他擋架。
由八十年代成為大耳窿集團,至九十年代與港府鬥得難分難解,黃氏兄弟於出獄後成功漂白十多年,再建立起自己的收數王國。若不是警方上年尾的行動揭露了犯罪家族的尾巴,可能有更多高官名人成為他們漂白上位的工具。


黃桂芬住在市值三億五的九龍塘多實街別墅(右),車房泊有黑色的賓利。 

上週六,黃桂榮駕着車牌有 FINANCE字樣的黑色賓利(右)駛入大哥的別墅,別墅內還有一部同款同色的賓利(左)停泊着。 

黃桂南前妻周雪芳於○六年十月改嫁草蜢的蔡一智,而黃桂南因健康問題已絕少蒲頭。(《蘋果日報》圖片)

惡人兄弟犯罪履歷


九九年黃桂芬刑滿出獄,受張子強伏法的啟示,他放棄以前與港府對抗的策略,改為漂白埋高官名人身邊,實行黑白道通吃。(《蘋果日報》圖片) 

大哥黃桂芬
• 80年因賣假身份證入獄 4年
• 88年協助從犯及放高利貸被判入獄 19個半月,同年因商業詐騙判刑 4年
• 91年再因教唆傷人及妨礙司法公正罪名,再判 10年監禁
•涉嫌是 96年 4月,泥頭車撞赤柱及小欖監獄更亭的幕後主腦
• 99年刑滿出獄
•改名黃進一或 Sunny Wong
•甘肅省定西市政協

二哥黃桂榮
• 88年先後被起訴放高利貸、妨礙司法公正、商業行騙、刑事恐嚇等五項罪名,最後只有商業行騙一項罪名成立,上訴保釋期間走佬至台灣,九七年返港自首及被判監 1年 9個月,於 98年出獄。
•改名 Mango Wong
• 04年成立英利財務按揭有限公司及國際無國界夢想成真基金會,同年其手下成立及時雨財務有限公司
• 09年成立香港封開同鄉會
•廣東省肇慶市政協委員及封開縣政協常委

三哥黃桂強
• 01年因收受近八千萬外圍波纜而判囚 3年,另罰款$25萬
•改名黃東尼或 Tony Wong
•協助打理英利和及時雨
• 11年成立中南美顧問貿易有限公司及多米尼加共和國(華人)經濟文化交流促進會
• 13年成立南傳佛教文化慈善促進會

六弟黃桂南
• 94年向當時在立法局外的律政司馬富善潑墨,事後被判罰款$9,000元
• 95年向多名政府高官發恐嚇信,包括馬富善、首席大法官楊鐵樑、布政司陳方安生、懲教署長黎明基等
• 96年, 12項恐嚇高官罪名全部成立,判囚 3年 8個月,於 99年出獄
• 96年大肚妻子周雪芳為替黃桂南伸寃而企圖自殺,至 06年 10月她改嫁草蜢的蔡一智


撰文:程志康、艾馬 
攝影:金文、田俊、林川、龍馬

政商 網絡 漂白 犯罪 家族 建放 放數 王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099

利豐兼任放數佬

1 : GS(14)@2011-12-13 21:21:59

http://m.sharpdaily.hk/detail.ph ... 5307&category=daily
不過,有業內人士表示,利豐其實一直都有提供短期借貸予供應商,以協助他們資金周轉及採購原材料,而這方面的利息收入,利豐通常會以「供應商回贈」的方法來入數,故認為今次利豐研究做融資並非新鮮事,只是把過往一直在做的生意「正常化」。

分析:不是好消息
上周利豐管理層出席花旗舉辦的研討會,會上亦透露正研究把借貸予供應商列為新業務。有關注利豐的基金經理表示,從來不知公司有特地去經營融資生意,不過對此未感意外:「如果有好嘅供應商,利豐借錢俾佢哋去買料、撐住佢哋以確保供應,咁都好正常。不過呢項肯定唔係好消息,一來話畀大家聽個市真係好差,廠商冇錢;另外利豐應收賬可能會差咗,亦多咗收唔到數嘅風險。」
不過,有外資分析員認為,現時廠商最大的問題,不是欠缺資金,反而是沒有利潤:「壓價壓得太緊要,佢哋利潤率已經低到情願休息停工,計埋都仲着數。就算利豐借錢出去,都唔代表留得住佢哋。」至於壞賬風險,該分析員相信暫時仍不算大。該股昨收報15.6元,微跌0.5%。
利豐 兼任 放數 數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872

貴賓廳生意回暖 賭廳放數鬆手

1 : GS(14)@2017-04-15 23:02:24

【明報專訊】澳門貴賓廳生意近期好轉,放數較前鬆手,較早前已反映貴賓轉碼較前積極。根據德意志銀行報告稱,個別大型賭廳集團如太陽城等對客戶延長信貸期,由原先14日延至21日。另澳門業界人士均表示,賭廳放數較前積極,反映收款進度較之前改善。澳門賭廳業界更稱,個別大幅緊縮的賭廳如大衛集團最近重開賭廳,反映貴賓博彩行業持續回暖。

德銀:貴賓客料短期重返澳門

德意志銀行表示,最近從太場城、德晉及海王廣東3家貴賓博彩龍頭了解到,在客戶還款周期縮短,農曆新年期間多了新簽客戶加入,加上貴賓願意繼續存款而非提款等因素支持下,反映貴賓客戶短期內會重返澳門市場。業界相信,第二季度貴賓博彩仍會正面發展,兩間龍頭貴賓廳集團更預期今年轉碼按年增長30%。據德銀理解,太陽城給予疊碼的數期更由原有的14日加長至21日。

初步觀察個別貴賓廳最新預約情况,龍頭太陽城在澳門銀河及威尼斯人的賭廳房間在昨晚全數爆滿。據了解,在太陽城及德晉位於澳門銀河的賭廳,近期入場博彩的客戶明顯增加,轉碼頗為活躍。熟悉澳門貴賓廳投資的太平洋投資顧問唐儀說,無論博彩公司及貴賓廳近期均願意對貴賓客戶提供更多信貸,給予更佳及較寬鬆的信貸條款。個別之前大縮貴賓廳數目的大衛集團,亦在最近開始在澳門重開更多賭廳。

有集團重開賭廳

實德環球(0487)副主席馬浩文表示,經過一輪大跌後,近幾個月貴賓博彩業務明顯回升,估計可維持升勢。貴賓廳向客戶放數亦較前積極,相信與收帳進度較前良好有關;但他認為,業界對賭客放數是否鬆手,始終視乎客戶財政狀况而定。Union Gaming執行合伙人簡嘉臣估計,復活節來自貴賓客戶對賭場博彩活動的需求頗為正面。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8951&issue=20170415
貴賓廳 貴賓 生意 回暖 賭廳 廳放 放數 鬆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581

陸振球﹕生意淡薄 不如放數?

1 : GS(14)@2019-03-04 05:11:31

https://www.mpfinance.com/fin/da ... 5790&issue=20190304
【明報專訊】2018年首季香港的按年經濟增長高達4.6%,之後每季拾級而下,至第四季更由2.8%急插至只有1.3%,可說是怵目驚心,不過隨着港股去年11月見底回升一成多,近期樓價指數也開始輕微反彈,大眾又開始變得樂觀。

然而,筆者上星期和一個千億財團的高層朋友飯聚閒聊後,卻又覺得投資未必適合太進取。這名朋友說,現時中港經濟確不妙,以往外界不時接觸他們,多是商討有何業務合作機會,但近一年卻多是來問可否借錢或提供融資,朋友笑說其實做借錢生意也不俗,因他們的實力雄厚,比如以Euro Bond作融資,利息成本隨時只是1厘多,且歐元偏軟,將來還錢可能匯價已賺,但向有物業作抵押的借錢出去,首半年隨時有8厘息收,半後仍要續借的話,每半年續期可再加多4厘,收息都收到手軟。

朋友又說,如果環球股巿大冧,固然他們現有的投資會貶值,但不要忘記他們手頭有近2000億可隨時掃平貨,冧巿反而是好機會。朋友續說,他們不時將一些只有2厘租金回報的物業出售,有時會透過投行為買家融資,收得的利息可以超過10厘,這樣的資產配置活動,可以形容是賺完又再賺,笑到上心口。常聽說生意淡薄,不如賭博,現在或者可改成:生意淡薄,不如放數?

明報投資及地產版資深主編

[陸振球 主編的話]
陸振 振球 生意 淡薄 不如 放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223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