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紡織老手 立會新丁 Toppy掌舵人方剛

2004-9-16  NM




九月十二日的立法會選舉結束,由 自由黨大家姐周梁淑怡力捧的政壇新星——方剛,順利擊敗馮兩努和獨立民主派的陳添勝,從功能界別中的批發及零售界出線,進身成為立法會議員。方剛這位立法 會新丁,其實甚有來頭,現為陶比(Toppy International)行政總裁,在香港製衣及時裝零售業打滾逾三十年,由他管理的時裝王國Jessica、Episode、 Colour‧eighteen每年營業額近二十億,在國內及香港共有百五個銷售點,在業界當中甚有江湖地位。六十一歲的他,來自上海紡織世家,其父方肇 周經營的肇豐紡織,在五、六十年代,與同樣來自上海的工業家如半島針織創辦人唐翔千、南洋紗廠老闆榮鴻慶及南聯紗廠周文軒等齊名。方剛以上海工業家第二代 的身份涉足政壇,與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財政司司長唐英年的路途相近,他們之間亦私交甚篤。而其兄方鏗早已在政經界有頭有面,既是全國政協,又曾任生產力促 進局主席。方氏家族在政壇的影響力,確實叉忽視。本週一,清晨五時,方剛所屬的功能界別才開始點票,在太太曾麗嫦、姨仔曾麗娥一直陪伴下,方剛緊緊地盯着 工作人員點票,神色凝重。而他的自由黨老友如丁午壽、梁劉柔芬、田北俊升拍着他的膊頭或互相擁抱。在最初一輪點票中,看着對手馮兩努的票數與自己接近,方 剛升咬着嘴唇踱步,直至早上八時,獲知得到一千一百四十五票,打贏得票八百九十六票的馮兩努,順利代表自由黨進身立法會,他才露出笑容。獲勝後,他連忙多 謝身邊的女人:「我梗係要多謝太太,我嘅姨仔,同埋周太(周梁淑怡),她們給了我很多支持。」以往出掌批發及零售界別的立法會議員是自由黨副主席周梁淑 怡,由於她決定參加直選,因而推舉方剛出來接棒。當初,其兄長方鏗及母親也不贊成方剛參選。在當選前,方剛接受本刊訪問時說:「我一直老不願意,因為自己 間廠真係好忙,怕分配唔到時間,亦怕做不到效果浪費時間。周太五月尾不斷游說我,我就猛叫她不要去直選。」

深入屠房魚欄拉票七月初,自由黨 拍板,周梁淑怡參加直選,方剛始終都要出戰功能界別。他於是積極作出部署,周梁淑怡亦在旁扶持教路。她說:「我唔可以話交咗棒俾佢就咩都唔理,我帶佢去見 啲商會嘅代表,介紹佢俾業界認識。」方剛的家人甚至公司上下,對這次選舉亦傾力支持,方太曾麗嫦更充當助選經理,又親自設計選舉戰衣,方剛長駐上海工作的 兒子方仁傑,亦飛返香港為父親打氣,實行全家出動。雖然被喻為大熱門,但這位政壇初哥也不敢放鬆,事關他背着周梁接班人的擔子,如果輸掉議席將難以交代, 過去兩月來他不停地展開拉票。身高有六呎的方剛,平時穿英國度身訂做恤衫,Polo西裝外套,甚有老闆格,但為了拉票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在凌晨時分親自走 到油麻地果欄、長沙灣魚類批發市場及屠房等地,拜會選民。他自爆經歷:「有次去到個生果檔,一班人正在玩緊十三張,我行過去介紹自己,一個老闆問:『你係 邊個呀?』還有一次打電話給中醫藥協會負責人介紹自己,對方好唔耐煩話:『得啦,得啦,我會選你,不過你唔好再打電話嚟煩住我!』呢次參選,奢瘦了四磅之 外,我塊面皮都厚咗唔少。」

方剛履歷1943:出生於上海。1949:跟隨父親方肇周從上海移居香港。1962:畢業於華仁書院。 1969: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大學紡織工程碩士。1969-1971:於美國一間人造纖維公司任技術顧問。1971:返港成立志豐制衣廠有限公司,替外國成 衣品牌生產,如Liz Claiborne、Gap及Ralph Lauren等。1972:與弟弟方方創辦Toppy(香港)。1985:與哥哥方鏗、方超及弟弟方方創立Toppy International,建立Jessica、Episode時裝零售店。1992:任中央政策組成員。1999:Toppy International行政總裁。2000:任醫院管理局成員。2002:接替唐英年,任優質旅遊服務協會主席。2004:參選立法會功能界別(批發 及零售)選舉,順利當選。

四兄弟各有發展方剛認為自己的強項是溝通,他說:「我可以代表業界,什麼事都有商有量同政府去傾。」事實上,不少 少爺黨的高官政客,都是他的老朋友。例如財政司司長唐英年與方剛兩人的上一代,早已是世交,雙方亦是鄰居。去年沙士過後,為振興消費,方剛與一班自由黨黨 員陪同唐英年四出消費,唐英年還特別到方剛旗下的Jessica鋪頭,花了千三元買了三件衫。當選後,方剛最頭痛可能是時間分配,事關他在家族生意中的責 任吃重,他說:「我已跟大佬、細佬講好,當選後他們會幫輕吓我。」他的大哥方鏗,是家族公司肇豐針織主席,掌管香港及國內的針織廠。九九年更收購了虧損嚴 重的蘇格蘭羊毛衫名牌Pringles回來,現由其女兒方淑君打理,去年轉虧為盈。二哥方超,負責管理家族的勤富製衣廠,專替Liz Claiborne、DKNY生產牛仔褲及恤衫等等。至於幼弟方方則擁有自己零售生意Nine-West鞋店,以及EQ:iQ時裝店。而方剛自己,則執掌 兩瓣業務,包括志豐製衣廠的成衣出口,以及Toppy零售業務,在國內及香港總共百五個銷售點。

老父安排做學徒方家四兄弟的關係緊密,方剛 的寫字樓設於葵涌Toppy大廈內,午飯時他會到附近肇豐針織大廈與大哥在廠內的飯堂撐枱腳。方剛更與弟弟方方及母親同住在九龍塘大宅內,母親住地下,方 剛一家住一樓,弟弟方方一房就住二樓;大哥方鏗及二哥方超,則住在街頭街尾。方剛的外貌與其父親方肇周最相似,由於父親幼年時家貧,未有機會接受正規教 育,所以十分注重子女教育,「爸爸話留多多錢俾你都無用,但我一定要見到你哋個個大學畢業。」方剛說。方氏四兄弟皆在美國大學畢業,方剛修讀紡織學系,六 九年畢業後,曾在美國一間生產人造纖維的公司打工。至七一年才返港,父親就安排他到聯泰紗廠任職。聯泰是方肇周與一些上海商家及親戚,於四八年在港創辦 的;方剛以太子爺身份到聯泰學習,只幹了兩星期便向老父請辭。「間廠當時每個崗位都有適合人選,我叫做老闆個仔,四圍去問人那些工序怎樣做,人家覺得你想 搶佢飯碗。」他解釋。

大哥為政商界猛人當時方剛的大哥方鏗已學成歸來,接掌了家族獨資創辦的肇豐紡織廠,同時亦自行創立肇豐針織廠生產毛衫 外銷。方剛與大哥商量自己的前途,方鏗建議他照足肇豐的方式,不過就改做製衣,「爸爸話,兄弟一人有一瓣就唔使打交。」方剛說。七一年方剛創辦了志豐製衣 廠,父親從旁指導,最初生產較為低檔次成衣,客仔包括J.C. Penny及K-mart等。大哥方鏗,不單在製衣業務上提點着弟弟,方剛參選,多少也是跟隨大哥的影子。方鏗在一九七九年已是紡織業諮詢委員會成員,亦 曾任生產力促進局主席兼且是政協委員。他與一班業界商人,如開達實業董事長丁午壽就老友鬼鬼,去年在南京齊齊出席江蘇政協大會,見他們在金陵飯店撐枱腳時 有講有笑。方鏗一向作風低調,不過九六年他以白武士身份,拯救瀕臨破產的上市公司億都,令他在財經界一炮而紅,當時他入股這間做電子的億都,並擔任非執行董事,入局不到三個月才發現公司負債纍纍;但他依然肯承擔責任,與債權銀行合作重組億都,令公司渡過危機重新運作。

拍 住細佬搞零售方家在香港紡織界屹立半世紀,手上配額數目是全港第五大。然而家族最為人認識的一頁,是從工廠闖進商場,創立Toppy、Episode、 Jessica、Colour‧eighteen等零售業。方家涉足零售業,始於一九七二年,方剛與弟弟方方在銅鑼灣收購了一間銷售出口貨尾的時裝店 Toppy,七六年,方氏兄弟另以Episode這個品牌在香港、歐洲及美國開展其時裝零售業。Episode在九十年代能打出名堂,主要靠四弟方方,開 拓中高檔行政人員服飾。「Episode參照名牌如Calvin Klein、Giorgio Armani的設計,但價錢較為便宜,那時香港甚少這類時裝店,所以Episode做得好好。」美資時裝GAP一名資深買手說。當時,就連前高官如陳方安 生、任關佩英等也是Episode的擁躉。方方當時亦頗為高調,曾經親自出鏡為運通信用咭拍廣告。

勇字當頭闖海外Episode進軍海外始 於八七年,先在美國開鋪,九○年再殺入歐洲市場。九五年Toppy在歐、美及東南亞共有一百五十間分店,營業額近廿億,方氏兄弟並打算把Toppy上市。 不過美國人的衣著品味大眾化,對中高檔路線的Episode興趣不大,成績叫好不叫座。方剛稱:「我哋無人長駐喺美國,管理係做得不太好。」九六 年,Episode在美國二十一間分店被收購,於歐洲業務亦漸漸收縮,上市念頭亦打消了。為重整旗鼓,方方脫離家族式經營,九九年他成立了Global Retail Inc.,把歐洲的Episode納入旗下,其餘Toppy的業務交回給家族兄弟。方剛說:「九九年,Jeffrey(方方)攞到Nine-West在香 港的代理權,佢想專注去搞,佢做得唔錯。」除經營Nine-West鞋店外,方方九九年更開設EQ:iQ時裝店。EQ:iQ以講求生活品味為主,除了衣 服、鞋,甚至家居擺設亦有售。現在台灣、上海、北京等城市皆有店鋪,是現時方家最賺錢零售業務。

方氏家族圖

幼弟退出北望神州 方剛於九九年接替弟弟,任Toppy行政總裁一職。以往主力做製衣的他坦言:「做零售辛苦過製衣好多,做製衣廠接到張單出貨就搞掂,但係做零售逐件衫賣, 一塊一塊錢去賺。」他說Toppy的市場策略以中國為大本營,並以上海及廣州為焦點。Toppy於九○年進軍大陸市場,方剛回憶:「那時我們的衫只是放在 百貨店專櫃去賣,但我覺得用人家個名去賣衫唔掂,所以拆散再做過。」方氏家族在中山擁有一間針織廠,最初是三資企業,後來成為獨資企業,其批文是容許部分 的生產內銷,於是方剛就利用這間廠為生產基地,在國內拓展零售業。在國內搞零售,他亦碰過不少釘子,曾經因為時裝的嘜頭沒有依足法規用簡體字,遭到當局封 鋪,他說:「小小事情無留意到,都好得人驚,在大陸做生意,一定要跟足條例以免中招。」現時Toppy在國內的銷售店,有三分一以連鎖店形式經營,在上海 的「中環廣場」設有旗艦店,一件Episode或Jessica外套,動輒千多元,但仍不乏捧場客。

方家來自紡織之鄉方剛有一子一女,長女 方淑慧在美國,曾在其世叔伯曹光彪家族的Tommy Hilfiger學師,今年返回家族在美國的寫字樓幫手。而在芝加哥大學修讀經濟的兒子方仁傑,曾在JP Morgan工作,現長駐上海協助打理家族的零售業。談到子女接班問題,方剛說:「我現在都唔知㗎,你知啦,後生仔講理想,你愈谷佢就愈反叛。」方家的紡 織王國,是由方肇周一手創立。方氏出生於江蘇省的南通市朝陽港村,南通是中國紡織之父——張騫的故鄉,市內有不少棉紗廠及紡織廠,本刊到訪他的故鄉了解這 個紡織家族的發跡史。朝陽港村距離南通市還有一小時車程,該村仍沒有石屎路通往,雨天時泥濘處處,村落很簡陋,村內仍住有方肇周的親戚,堂姪方一鳴說: 「方肇周幼年時,家境好窮,曾經在棉紗廠工作,十三四歲左右到了上海打工,在一間客運船公司當練習生。他到香港做生意後,每年春節也有寄錢給我爸爸。」方 肇周在船公司工作期間利用晚上時間進修英語,至四九年移居香港,並與一眾上海商家創辦聯泰紗廠。佔聯泰兩成的大股東沈海濤是機器出入口商人,紗廠則由佔一 成二股份的方肇周打理。曾在聯泰任廠長的李德昌回憶說:「聯泰設廠在火炭,那時沙田都是種稻米的地方,我們要從上海聘請數十名工人到香港,教工人做紗 廠。」

回鄉大舉投資直至一九五七年,方肇周與兄弟再於荃灣沙咀道成立肇豐紡織,生產的棉布以海馬牌及豹牌為名。六、七十年代,方肇周在紡織 界甚為出名,曾任棉紡業同業公會會長,升出國外訪,與業界的半島針織唐翔千、田北俊父親田源灝十分熟絡,可謂是世交。方肇周於九○年過身,生前他喜歡早上 與方剛到九龍塘會所游泳,再一起上班。方剛說:「我同爸爸好密切,所以九○年他過身我都好失落。」方肇周的太太厲素芳,現時九十四歲,身體仍十分健壯。方 剛說:「我媽媽好有節制,天天唸經拜佛,食長齋好多年。」對故鄉感情濃厚的方肇周,八五年首次回鄉,並捐錢在南通市內興建小海小學,小學內喇滿他喜歡的丹 桂花。據校長楊玉燕說:「方肇周九○年還帶病返來,為學校揭幕,而他的幾個兒子及媳婦,也返過來。」長子方鏗九六年起在南通市也積極投資,包括大富豪啤酒 廠、超級市場、印刷廠等等,並派有一國內管理人管理。


紡織 老手 立會 新丁 Toppy 掌舵人 掌舵 方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96

先施搏翻身 掌舵人:「俾機會嚟啦!」

2014-02-20  NM
 
 

 

先施(244),想當年,是四大百貨公司(其餘三間為永安、新新及大新)之一。上一代的人──辦年貨去先施、買鞋去先施。它那「鐵價不二」的消費模式,可謂百貨業的先鋒。這一代的人──「先施?啲嘢殘殘舊舊咁,無去開喎。」正在先施的旺角分店附近逛街、現年約三十歲的關小姐說。時代過去,一切都今非昔比。屹立中環逾百年的旗艦店「被逼遷」,旺角新世紀店「被劏細」。百年老店地位早已動搖,如今連經營都岌岌可危,最新業績半年虧損三千多萬。先施第三代掌舵人馬景煊,這時著手改革:搬鋪、改logo、又與電視台合作搞真人show,希望打破舊有框框。這天他誠懇地說:「請香港人俾個機會我哋!」

去年先施在旺角瓊華中心開新店「先施MK」,開幕時找來僆模在門口大跳熱舞。挾著一百一十三年歷史,大搞一百一十三元大特賣,在先施門外,消失了不知多少年的人龍,赫然又再出現。到近日籌備位於銅鑼灣泉章居舊址的第二間新店開業,三層的商場外牆仍在裝修,棚架疊起,連正式招牌都未有,已乘勢急急開業。馬景煊說:「既然都俾緊租,梗係做住生意先啦!」不得不面對現實,先施去年底公佈的中期業績,虧損三千多萬元。先施的客人,早已是白髮斑斑的一群。在先施要變成歷史名詞之前,馬景煊不得已要進行終極改革:「我哋希望吸納三十歲以下的家庭。現階段,至少讓一直幫襯開嘅客人,都覺得著我哋啲衫會感覺年輕。」

破舊

一間百年老店的改革是這樣的:標誌,由藍色換成紅色,「仲有先施個英文名sincere,原本用晒大楷SINCERE,而家用咗細楷。覺唔覺纖幼咗?富時代感咗?」馬景煊繼續舉例說:「我哋仲裝咗Wi-Fi!」記者不禁疑問:這些不是最基本的嗎?先施還請來身材超突出的模特兒劉馥怡擔任代言人,而新店的設計亦比較開揚,「我哋引入咗韓國時裝,旺角店仲設立Gel甲部!」坦白說,先施以上的改革,真的不容易察覺。馬景煊雖然宣稱改革是「破釜沉舟」,但也尷尬補充:「係破釜,不過唔會沉舟嘅。」改革契機,源於先施的中環旗艦店被逼遷。這店本來是自置物業,九二年以十一億八千萬元賣出後再租回,直至最近現任業主南豐收回物業作大裝修,先施唯有另覓地方。馬景煊坦言,若非被逼遷,也未必有這次改革,「以前大家都睇慣曬,改咗都無人覺。而家要搬鋪,係改革嘅最好機會!」然而,先施中環舊址佔地約六萬呎,新的中環店只有萬多呎,加上銅鑼灣新店的兩萬多呎,僅及舊時一半。鋪面大縮水,部門配置亦要動腦筋,捨棄了玩具及童裝用品,「銅鑼灣店主力賣衫同鞋,嚟緊會發展virtual store,將部分家品擺上網賣。仲會喺鋪度擺iPad,方便客人用來選購家品。」

堅持

但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鋪址不是問題、面積不是問題、標誌更不是問題;最大問題,是貨款。當SOGO、一田等百貨公司引入專櫃,賣牌子貨,收入以分成計算的時候,先施售賣的貨品,八成以上仍由公司採購部選購,成敗由公司完全「硬食」。馬景煊認為這是先施的傳統,是優勢,絕不能取締。「名牌店已經有自己嘅專賣門店啦!先施有百幾年採購經驗,我好相信採購團隊嘅眼光,唔會有問題!」馬景煊為平反,隨手拿起一雙鞋子,「好似呢對Tosca牌嘅皮鞋,係同某意大利名牌出產自同一個工作坊,由塊皮到設計都係一樣,但我哋只係賣三千幾蚊,價錢只係名牌嘅三分一,價廉物美,客人自然識揀。」他又隨手拿起一個印有狗仔圖案的手袋說:「呢個袋幾靚!係意大利牌子Braccialini,袋嘅設計有好多detail位,三千幾蚊,幾抵!」記者認為很多人花幾千蚊,寧願買名牌,馬景煊反駁說:「當大家都有一、兩個名牌,第三個袋就未必要求名牌!」他補充說:「何況我哋每個袋入嘅數量好少。」他說就算賣不出,每年兩次的瘋狂大減價,貨品由幾千元減到幾百元時,「點都會賣得出嘅!」

立新

其實先施的困局,在於現時客路,都是買低調名牌的闊太,毛利亦高。若突然全面轉為年輕潮牌,毛利低之餘,亦不能保證一定成功;若然接不到軌,便得不償失。簡單來說,就是難以大刀闊斧、破舊立新。先施於兩年多前,曾於奧海城開設一間「22nd Avenue」獨立店,「希望前衞啲,間鋪裝修得幾靚o架。」但他說市場並不接受,「呢間店生意麻麻。」而先施亦於油塘商場大本營,開設SU-PA-DE-PA百貨店,不過因內地客不多,客流及營業額都低於預期,要調整產品組合及以特價促銷。另一改革阻力,在於人。馬景煊下一步就要吸納新血。「我哋而家准許門市同事唔著制服,希望佢哋覺得喺度做嘢自由啲,等多啲年輕人肯入嚟做。」為此,他與理工大學紡織及製衣學系及收費電視台,合作搞真人show,讓學生認識先施,搏他們將來加入工作。「我哋俾錢請學生去韓國入貨,之後啲貨會放喺先施賣,present得最好、賣得最好嗰隊就當贏,會有獎金,將來話唔定可以搵佢哋嚟先施做嘢!」現時馬景煊的女兒還在紐約老牌百貨公司Bloomingdale's做採購「取經」,他希望女兒可回公司幫手,「但個女話唔想住,我梗係唔敢逼佢啦!」

往昔

這場難打的仗、百年老店積累的問題,都由馬景煊一力承擔。先施現市值三億二千多萬,是馬家祖業,現馬氏家族持股四成多。馬景煊於九○年加入先施,之前在HP打工十年,位至亞洲太平洋區總監,「當時管理層開始老化,所以叫我返嚟幫手。」先施現任主席是他堂兄馬景華;他是先施的icon,七十年代,他與太太、永安百貨後人郭志清創立Joyce boutique。○○年,馬景華把Joyce五成一股權轉售予會德豐,套現二億元。八十多歲的馬景華近幾年身體欠佳,已甚少參與日常運作;擔任副主席兼行政總裁的馬景煊,有較大空間進行改革。馬景煊認為,即使香港的新一代,購物會揀一田、吉之島,高檔一點的則揀連卡佛或SOGO,但先施並未被香港人離棄,「比起十年前,香港依家零售業個餅大咗兩倍半,所以我深信百貨公司仲有得做!經過咁多年,先施都仲企喺度,即係香港人仲需要我哋!」他希望香港人給先施一個機會,「我哋係香港本土嘅,個郵箱號碼(Post Office Box)仲係九號o架!」

先施興衰史

先施後人Joyce最風光

馬景華及郭志清夫婦馬景華現年八十三歲,七八年出任先施主席至今,已三十六年。妻子郭志清(Joyce Ma)為永安百貨創辦人郭順的孫女,二人於七○年創立時裝品牌Joyce,由郭志清「打骰」。二千年,馬美儀決定以二億元把五成一股權售予會德豐,但馬氏家族一直留任管理層,至○八年馬家才正式離開Joyce。馬美儀馬景華及郭志清女兒,九八年起接母親棒打理Joyce,將Joyce由年蝕二億一千萬、負債三億的困局,變為引退前的年純利有逾五千萬。○八年和家人一起淡出Joyce管理層。一○年和友人成立Shouke.com(熟客網)經營名牌網購,去年她投資近千萬開設古董店Bernardini,活躍於社交界。郭志怡郭志清之妹,曾於Joyce做買手,亦是前Chanel亞太區形象總監。她主理的名人飯堂SEVVA成為香港景點,其招牌蛋糕Rainbow Connection,更曾惹來被其他連鎖餅店抄襲的疑雲。

先施 施搏 翻身 掌舵人 掌舵 機會 嚟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379

全球最大主權基金的掌舵人是這麽看中國的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173

Yngve Slyngstad

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首席執行官Yngve Slyngstad稱對中國興趣濃厚,盡管該基金的投資組合中,中國資產所占份額僅為1.5%,但Slyngstad明確表示該基金幾乎所有投資決定都受中國動向影響。

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挪威主權財富基金管理著8600億美元規模資產,預計在三年內將觸及1萬億美元大關。對於這個龐然大物的掌舵者Yngve Yngve Slyngstad來說,理解中國——這一正朝著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前進的國家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Slyngstad每年都會來中國考察一周,而今年即將於本月再次造訪中國,對北京和其他城市進行訪問。

52歲的Slyngstad在10月29日接受彭博采訪時表示,“每到中國一次,我對這個國家的感覺就會有所改變。對於中國經濟的下一步走向,我的腦海里出現越來越多的問號。投資者心中的不確定性歸因於一個非常簡單的事實——相比較其他國家,中國經濟的走向更難預料。”

Slyngstad認為,全球經濟的構成,包括新興市場例如巴西、印尼及南非的未來都將取決於中國。按某些計算方法,中國經濟體量已經比美國還大,但是中國經濟增長正在放緩,因透明度的不足致使投資者很難理解背後的原因。

Slyngstad去年曾去過深圳、杭州和山東,努力尋求更多投資目標。然而,挪威主權財富基金在中國市場上的投資活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目前正再度尋求提高其獲得的投資配額。該主權財富基金資本源於挪威的石油收入,為了避免推高國內通脹,投資重點置於國外。

他說,“作為主權財富基金,我們對中國有非常濃厚的興趣,而且我們堅信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性。”

挪威主權財富基金還可以通過在香港上市的企業來投資中國。截止今年三季度,中國公司占到挪威主權財富基金股票投資的2.7%,去年年底為2.5%. 。投資組合中包括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國工商銀行。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全球 最大 主權 基金 掌舵人 掌舵 這麼 中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503

蘇商蔣錫培:從高考落榜生到電纜王國掌舵人

世間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本身。

遠東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創始人、董事局主席、黨委書記蔣錫培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神采奕奕,從“遠東電纜”到“智慧能源、智慧城市服務商”、“全球投資管理專家”,圍繞產業上下遊,蔣錫培正在布局能源領域的其他產品與服務,實現遠東的多元發展與轉型升級。

一向樸實敦厚的蔣錫培從一窮二白的年代里走來,從修表匠到白手起家建立起一個商業帝國的巨擘,這之間的鴻溝里,有著常人體味不到的汗水和艱辛。1990年2月,27歲的蔣錫培自籌資金180萬元,征地3畝,帶領28名青年好友,在無錫市經濟最薄弱鄉鎮之一的宜興市範道鄉,創辦了範道電工塑料廠,也就是如今資產超200億的遠東控股集團。

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批農民企業家往往出身寒微,卻用自己的拼搏精神闖出了自己的天地。如果沒有他們,未來的無數億萬富翁根本不可能出現,蘇南模式、溫州模式等商業教科書的經典案例更是無從談起。

 

起步

晚於吳仁寶、魯冠球等第一代企業家,今年55歲的蔣錫培和馬雲差不多歲數。但不同於標新立異的馬雲,蔣錫培做的是地地道道的傳統行業——電線電纜。

1963年,蔣錫培出生在江蘇省宜興市範道鄉洋墊村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家中一共兄弟姐妹六個,蔣錫培排行第五。全家人把考大學的唯一希望寄托在蔣錫培身上,可是,讓全家人感到失望的是,1980年,17歲的蔣錫培高考落榜了。

名落孫山的蔣錫培不是沒有掙紮過,江南民風重教化,父母當然希望蔣錫培可以金榜題名,光耀門楣,但是一貫聽話的蔣錫培卻在內心的糾結之後,在人生道路進入分叉口的時候選擇跟著二哥來到杭州修理鐘表。那時的他給自己定下了個小目標:要有五萬塊錢的存款,兩間樓房,娶一個漂亮賢惠、會過日子的老婆。

對於白手起家的人來說,如果賺到第一個100萬需要10年,那麽從100萬到1000萬,也許只需要5年,再從1000萬到1億,也許3年就夠了。這就是“第一桶金”的重要性。“第一桶金”是從“0”到“1”的臨界點,意味著從無到有的突破。

尋找第一桶金的過程就如同探索財富迷宮,如果你搞不懂財富的內在規律,不得其門而入,就只能永遠徘徊於“0到1”之間的困苦地帶。

慢慢在修表界打響名頭,有了些許積累的蔣錫培開始有了新的打算,自認為對鐘表行業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蔣錫培選擇代理了一個鐘表零部件,但做的零部件找不到用戶,投下去的20多萬塊錢很快打了水漂,創業伊始,錢沒賺到卻先背了一身債,蔣錫培很郁悶。

“後來我大哥給我指了一條路,因為他是我們宜興一家塑料電線廠負責銷售和采購的人員,在看到當時電線一天一個價,就告訴我還是做做電線生意吧,靜思一個晚上,我明白,這是我絕佳的機會。”不願意錯過翻身機會的蔣錫培向親朋好友借了十多萬塊錢,踏上了前往安徽和浙江之路,找到在五交化公司、機電公司還沒有賣出的產品,把積壓產品拿到江蘇和上海來賣。得益於當時的信息不對稱,一個禮拜的時間差給了蔣錫培賺取差價的大好機會,基本上兩三天一卡車,就這樣,一年多的時間,蔣錫培不但把欠下的20多萬元債務還掉,還賺了100多萬,而這成為了蔣錫培財富積累的原點。

“由於有了市場,也有了這兩年做生意的經驗,我在全國先設立了5家經營部,再開始蓋了一個小工廠。先店後廠,逐漸實現規模效益,使得我的公司一天天壯大。” 上世紀90年代初,蔣錫培已經頗有家資,在家鄉範道鄉也小有名氣。1990年,範道鄉搞了一個開發區,鄉領導張伯宏找到蔣錫培,希望他在開發區辦廠,蔣錫培籌集180萬元,在開發區征地三畝,取名範道電工塑料廠。

那個年代,中國的改革開放始於農村,一大批被鄉鄰視為能人的闖將在廣袤的神州大地開始湧現,成為企業家群體中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蔣錫培、魯冠球、沈文榮、劉永好等一眾企業家帶著鮮明的人格特質在各自的行業中“橫沖直撞”打出了一片天。

從溫州模式到蘇南模式,從不足為道的家族作坊到股份制企業,再到民營控股集團,其實遠東之路更多的是過去20多年來改制路徑的一個縮影。事實上,遠東、萬向、沙鋼等這樣一批江浙民營企業借助中國經濟騰飛的洪流,不斷在各自領域狂飆突進。

財經作家吳曉波說過,企業家作為一個階層,從1978年之後從無到有的出現過程,可謂本輪改革開放最為重大的事件之一,因而具備了創世紀般的特征。

盡管任何一段歷史都有其不可替代的獨特性,可是,肇始於1978年的改革開放時代,掀起了中國經濟的重新崛起,卻是最不可能被複制的。在一個人口大國里,僵化的計劃經濟體制日漸瓦解,以蔣錫培為代表的企業家把沈寂的中國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實驗場,在眾目睽睽之下,以不可逆轉的姿態向商業社會轉軌。他們或許出身草莽,但堅韌而勇於博取。

 

改制

在電纜業取得的成就以及獲得的財富使得蔣錫培聲名卓著,不過,蔣錫培家族成員通常很少拋頭露面,不事張揚。蔣錫培本人則將重心放到自己的智慧能源版圖。

2017年9月,上海天氣微涼,在靜安區南京西路1717號會德豐國際廣場上一棵屬於遠東的智慧財富樹紮下了根。蔣錫培與蘇民投總裁胡穎等一起啟動澆灌遠東智慧樹財富樹儀式,遠東控股集團上海中心正式成立。“未來上海中心將是公司成為全球投資管理專家,全球領先的智慧能源、智慧城市服務商的載體。”蔣錫培意氣風發地說道。

5月4日,再次見到蔣錫培,依然質樸敦厚的蔣錫培對於智慧能源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在蔣錫培看來,智慧能源將成為互聯網與傳統能源結合的重要結晶,中國的智慧能源變革將啟動一個巨大發展的能源市場。

這並不是遠東第一次主動求變。

在成立的短短十幾年間,蔣錫培的遠東經歷了四次體制改革,而且每一次都為企業贏得了更大的發展機遇,這就是引人註目的“遠東體改模式”。

緊隨國家的戰略,將國家的戰略與企業的發展戰略有機地結合是蔣錫培一直以來能夠成功的關鍵。“企業要與國家同頻共振”這是蔣錫培一再強調和重複的,而在現實中,蔣錫培每次做出的決策都是與國家的發展大勢相吻合的。

由於創業之初資金不足,蔣錫培希望找銀行貸款20萬元,用作流動資金。但是銀行堅決不肯貸款,沒辦法,蔣錫培只好請張伯宏出面給銀行做工作,最後以鄉財政做擔保,才獲得這筆20萬元的貸款。

20萬元雖然不多,但是性命攸關,這深深地觸動了蔣錫培,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蔣錫培敏銳地發覺遠東如果只是單打獨鬥,很難持續發展,必須順應環境,借助外力。於是1991年,蔣錫培主動向範道鄉提出改制,要求將自辦企業變為鄉辦企業,很快就與鄉政府達成了意向,蔣錫培被人稱為戴上了“紅帽子”。

上世紀90年代初,中國南方很多老板們先後戴上了“紅帽子”,蔣錫培在當地第一個趕上這趟車,無疑這與蔣錫培身上的某種特質有關。這一點,蔣錫培的長子、智慧能源董事長蔣承誌十分認同,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父親身上的敏銳、果敢和對良機的把握能力是自己要一直學習和要繼承的精神特質。

在改制效應的推動下,遠東得到了大量資金支持,1994年,遠東銷售規模第一次突破億元大關,成為宜興最大的企業。

之後陸陸續續遠東在蔣錫培的帶領下又先後進行了幾次改制,改制過程中的艱辛已經隨著時間的久遠而慢慢淡化,但是事實上,如何改制、怎麽改制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一道巨難無比的算術題,因為改制牽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不過,蔣錫培卻並不會被這些改制中所牽扯到的利益攔住前進的腳步,在蔣錫培看來,長遠利益大於短期利益是他永遠不變的準則。

傳承

與阿里巴巴響當當的“十八羅漢”異曲同工,當年和蔣錫培一起打天下的28名親朋好友,除了退休的,如今都還在公司。

“開始創業的時候,也只能是親戚、朋友,如果他們不幫你,你請別人,別人也不知道你企業咋樣,他不會來。但好了以後,來的人肯定就多了。所以家族企業還是公眾公司,它有一個變化過程,無可厚非。有的即使倒閉了,也不能怪這個。”蔣錫培笑道。

時光荏苒,從上世紀80年代就跟隨蔣錫培一起打拼的公司元老大多由於年齡的原因開始淡出公司管理層。雖然蔣錫培還年輕,但他也需要開始考慮接班人的問題了。

當今中國,很多家族企業的權力仍握在第一代企業家手中,創始人個人對企業的影響力較大。蔣錫培稱,找尋接班人的步伐並不是那麽緊迫,在交談中,自詡剛剛進入人生“中場”時間段的蔣錫培依然精力十足,對於如何更好地發展遠東,依然有很多的想法。

多子多福是國人的傳統觀念,對於擁有多子女的富豪家族,則意味著面臨數個傳承對象,是長子繼位,還是從中選出一個最得力的接班人?當然,不少知名企業家遲遲未明確表示交接班,其中有因素是擔心企業傳承的過程中遇到一些問題,或者對接班人的人選或能力存在一定的顧慮。

蔣錫培坦言,他兩個兒子當初一個都不願意接班,到美國去留學之後,他們想的是,能不能在美國找一個大公司工作,但後來想想,還是國內機會多。“如果不回來才傻呢,所以他們現在越來越感覺到在中國機會還是很多。”

2009年,蔣承誌留美歸來。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資分析師,是他為自己“設置”的第一份工作。

金融圈素來拼命,蔣承誌所在的辦公室也被稱作“永不熄燈”的房間,這里裝著一群每周工作超過90小時的“瘋子”,當然,蔣承誌也是“瘋子”中的一員,但借此平臺也讓剛剛走出校門不久的他看到了什麽是真正的“商場”。不到三年的時間里,蔣承誌看了上千個項目,接觸了全國幾乎各行業最優秀的企業,完成了超過20億的投資,也經歷過項目被斃再提案再被斃等諸如此類的問題。

蔣錫培用“刮目相看”形容那時的蔣承誌。他沒想到80後的兒子這麽能吃苦,也沒想到入行這麽短,兒子的專業能力就已經初露端倪。

“一說接班,我大兒子搖頭,他不幹。”後來蔣錫培也想明白了,“幹嘛一定要兒子接班?他們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遠東需要的不是兒子,而是真正合適的繼承人。”

父親的辛勞激發了蔣承誌的使命感;另一方面,遠東如今的發展趨勢也確實很對他的胃口,合適的時間點似乎已經到來。

在中信產業基金工作的三年時間里,遠東“主業+投資”的全新發展戰略令蔣承誌眼前一亮。自2006年至2011年期間,遠東控股集團先後投資近30家企業、10余家基金,投資資產價值近20億元。

如今,蔣承誌已經回歸遠東,擔任上市公司智慧能源的董事長,經過多年的打拼,蔣承誌在智慧能源領域日漸得心應手。

2013年,蔣承誌開始正式推動遠東的戰略轉型和產業升級,先後完成對上海艾能電力、北京水木源華、遠東福斯特、遠東京航安等多起收購案。蔣承誌表示,遠東近幾年一直在調結構的基礎上努力保增長,以確保適應新的商業模型,適應新的能源市場。

說起自己的兒子,蔣錫培十分認可年輕人的拼勁,當第一財經記者詢問在商場打拼多年的蔣錫培最希望傳承什麽給自己的下一代的時候,“仁愛、智慧、胸懷和能量”是蔣錫培對於下一代人寄予的最大期許。

蘇商 蔣錫培 高考 落榜生 落榜 電纜 王國 掌舵人 掌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929

所羅門前掌舵人 「華爾街之王」病逝

1 : GS(14)@2016-03-11 12:22:09

【明報專訊】被譽為「華爾街之王」的所羅門兄弟(Salomon Brothers)前掌舵人John Gutfreund,周三在紐約因肺炎病逝,享年86歲。他引領所羅門由傳統的債券交易公司,變成最賺錢的投行之一,業務覆蓋按揭抵押證券及電腦交易技術,也是美國地方政府債券最大承銷商。直至1991年,他才因違規投標國債醜聞而被迫引退。



收入曾冠華爾街投行總裁

他於1950年代加入所羅門,很快在債券部門嶄露頭角,1963年成為合伙人,1978年更當上董事長,建立資產證券化部門。1981年美國國會通過法案令資產證券化急速發展,房地產證券市場規模迅速擴張,令所羅門盆滿缽滿。

1981年,他以5.54億美元把公司所有合伙人股份售予Phibro,讓所羅門變成上市公司。Gutfreund據報因上市賺了4000萬美元。1985年,他登上《商業周刊》封面,標題為「華爾街之王」。1986年其收入達310萬美元,是華爾街投行總裁之冠。自他掌舵以來,公司資本由2.09億美元增至1987年股災前的34億美元。

紐約前市長彭博曾效力15年

1987年為應付露華濃敵意收購,他把部分公司股份賣給「股神」巴菲特旗下的巴郡。直至爆出國債醜聞,他被迫引退,由巴菲特當臨時董事長。紐約前市長彭博曾在所羅門效力15年,至1981年合伙人制度結束而被辭退,當時獲賠償1000萬美元。彭博昨稱:「Gutfreund僱用和解僱我,我感激他。他亦師亦友,教我勤奮工作、管理、領導和慈善。他卓越、誠實、有愛心和堅毅,『華爾街之王』美譽當之無愧。」

(綜合報道)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60311/news/ec_eco1.htm
所羅 門前 掌舵人 掌舵 華爾街 華爾 之王 病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7529

【漁港獨有】全港最短程街渡30年掌舵人︰流着鹹水的血

1 : GS(14)@2016-12-24 10:43:04

來往鴨脷洲至香港仔的街渡,只有約四分鐘,可說是全港最短的船程。



來往鴨脷洲至香港仔的街渡,坐畢還不夠四分鐘,可以說是全港最短的船程。但它,依然是不少鴨脷洲居民的代步工具。「當初我接手時也要裁員,當時碼頭還有人售票,那不如改做入錢箱銀仔,省省錢吧。只能說,當時是接受時代的挑戰,很多東西不能預計的。」香港仔小輪有限公司負責人姜紹輝說。由爺爺一代已是水上人的輝哥,經營這街渡近30年,更笑說自己的血液中流住的是鹹水,多年來與街坊常客培養出一段微妙的感情。「很多公公婆婆認為甚麼也要半價,就付一半錢,其實我們沒有老人票的。收費只2.2元,我猜付現金的人,十個當中有四、五個也只付兩元。不過,基本上船伕很少和客人計較,我不是鼓勵他們這樣做。」輝哥在鴨脷洲土生土長,也見證住兩岸的轉變,而未來一大轉變,就是港鐵即將通車,但就算只剩下六艘船及一班老船伕,他也沒想過放棄這街渡,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他對每艘街渡也有情意結,「很多遊客來也是想看這種船,我想保留它們,像電車般。這些船雖是舊款,但不代表它沒用。舊不代表不安全,沒用,其實是另一種韻味。」有不少南區街坊,仍然好支持這條街渡,認為既省時方便又有特色,來往香港仔非常方便。不過輝哥最擔心是青黃不接,很少後生仔會來學揸船,但他仍會堅持,希望做得一日得一日。記者︰黃依情攝影︰許先煜


香港仔小輪有限公司負責人姜紹輝,由爺爺一代已是水上人,接手經營街渡已近30年。

街渡收費只需2.2元,不少南區街坊也覺得方便又抵坐。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223/19874462
漁港 獨有 全港 短程 街渡 30 掌舵人 掌舵 流著 鹹水 的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9906

掌舵人面臨被捕三星或停投資

1 : GS(14)@2017-01-18 22:21:14

【閨蜜干政】南韓獨立檢察組前日申請拘捕在閨蜜干政醜聞涉行賄的三星集團實際掌舵人李在鎔,法院最快今日決定是否批准。事件引起南韓商界反彈,三星可能暫停投資決定,其他企業也開始瀰漫恐懼情緒,紛紛要求檢方「簡化」對企業家調查以免「影響經濟」。由三星控制的《中央日報》報道稱,經過連月調查轟炸,三星未來戰略室已陷入癱瘓。現時李在鎔可能面臨司法處置,三星恐在短時間內會停止投資和新事業的擴張。報道還揚言,三星若在經營上出現問題,最終會給整個國家經濟帶來負面影響。現時其他企業巨頭如樂天、SK集團等,都開始人心惶惶怕受牽連。報道引述韓國經營者總協會指,應該審慎調查對李在鎔的指控,以免此事讓南韓企業家的「經濟之心」被凍結,更有企業協會呼籲檢方以「不拘留立案」為原則,盡量簡化對企業家的調查。另外,總統朴槿惠(圖)被指主政期間制訂長逾9,000人的「文藝界黑名單」,清算異見者。檢察組昨日傳召文化體育觀光部長官趙允旋及青瓦台秘書室前室長金淇春,查問名單的制訂和落實情況。南韓《中央日報》/中央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18/19900495
掌舵人 掌舵 面臨 被捕 三星 或停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040

涉5宗罪 賄崔順實三星掌舵人被捕

1 : GS(14)@2017-02-18 09:51:24

■李在鎔(中)前日步出首爾中央區域法院時神情凝重。 路透社



【閨蜜干政】南韓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涉行賄總統「親信門」主角崔順實,昨日正式被捕,成為該集團1938年成立以來首位因刑事罪行被拘留的掌舵人。隨着李在鎔落網,「親信門」調查焦點將集中於總統朴槿惠,令她親身接受問話的機會大增。



獨立檢察組上月首次向法院提請拘捕涉行賄、挪用公款及作虛假陳述的李在鎔被拒,經數周調查發現新證據後,周二再申請李在鎔的逮捕令,並加入隱瞞資產及非法海外資產轉移的新指控,合共5項控罪。首爾中央區域法院昨日清晨終以「考慮新指控和附加證據後認為有必要拘捕李在鎔」為由批令,但稱無法單憑三星電子社長朴商鎮在集團內的職位而拘捕他。逮捕令發出後,李在鎔遭即時還押面積僅6.6平方米的獨立拘留室,內有廁所、洗手盆但無淋浴設備,床墊亦直接放地。李在鎔今日會接受特別檢察官問話。檢察組須於10日內起訴李在鎔,可申請延期,但最長拘留期只有20日,法院亦要在起訴後三個月內作裁決。李在鎔一直否認控罪。48歲的李在鎔2014年在父親、三星電子會長李健熙病重後部署接班,涉向崔順實承諾提供430億韓圜(2.9億港元)利益,換取青瓦台介入前年三星兩間子公司的合併案,被視為他正式掌權的關鍵。朴槿惠則被指以總統身份逼李在鎔向崔順實操控的基金捐款。三星承認向有關基金注資,但稱與合併案無關。據報檢察組亦調查了三星集團去年上市的子公司三星生物製劑股價有否被高估。


集中查朴 問話機會增

檢察組完成調查李在鎔後,目標就只剩朴槿惠,據悉當局仍希望趕在70日調查期在月底屆滿前,直接向朴槿惠問話,但目前仍未與總統府取得共識,總統府早前以檢察組洩露日程叫停問話。檢察組已向代總統黃教安申請將期限延遲一個月,但至今仍未獲批。朴槿惠的幕僚對李在鎔被捕表示震驚,但指未能以此證明朴槿惠有罪,朴的代表律師則指事件無礙彈劾案審訊。憲法法院自朴槿惠去年12月被國會彈劾後進行過14次審訊,前日宣佈將終審日定於下周五,下月中或有裁決。若彈劾獲判有效,大選就會在兩個月內舉行。韓聯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18/19932115
宗罪 賄崔 崔順 順實 三星 掌舵人 掌舵 被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84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