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將投效陳聖德 中信辜家跳腳

2010-7-22  TNM





中信金登陸出師不利,旗下中信銀原計畫赴中國設子行,在兩岸主管機關明示「初期只准設立分行」政策下,不得不踩煞車,上週一(12日)轉為申設成立上海分行,但相較4月就起跑的6家台灣同業,中信金至少落後3個月。

不僅如此,中信金負責大陸個金業務的副總張儉生,5月底投效前中信金總經理、目前任職新加坡淡馬錫控股子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的陳聖德,不僅讓中信辜家吃了一記悶棍,也讓陳聖德與辜家恩怨再添一筆。

陳聖德小檔案

現職:富登金融控股北亞暨大中華區總經理

生日:1954.11.22

學歷:政大政治系畢、美國密蘇里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1980年進入花旗銀行任職,最高曾任台灣區總裁,2003年轉戰中信金後,任中信銀總經理、中信金總經理,2005跳槽新加坡淡馬錫(富登金融控股的母公司)。

六月底金融業納入ECFA早收清單,尤其銀行業登陸條件明顯放寬,優於香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讓各家銀行摩拳擦掌,準備登陸大展身手,惟獨中信金兩樣情。

登陸前 大將投敵營

今年四月,中信銀董事會決議,大手筆投資人民幣三十二億元(約新台幣一百五十億元)到上海成立獨資子行,未料,在兩岸主管機關「初期只准設立分行」政策下,打亂中信布局,上週一(十二日),中信銀撤回子行投資案,轉為申設上海分行,規模也大縮水至三十多億元。

在國內七家送審登陸銀行中,中信銀是唯一申請設立子行,如今礙於政策,中國投資策略大逆轉,且相較其他早在四月中旬申請升格的六家同業,中信銀落後三個月,眼看土銀、合庫、彰銀、一銀在六月下旬獲准升格,中信金只能徒呼負負。

在國內金融業赴大陸鳴槍開跑之際,中信金就在起跑線上摔了一跤。而原旗下大將、個金業務副總張儉生,又被挖角到新加坡淡馬錫控股子公司∣富登金融控股大中華區總經理陳聖德麾下,讓中信辜家吃了一記悶棍。

本刊調查,今年初,中信銀成立大陸業務籌備工作小組,辜濂松欽點中信金副董事長羅聯福掌舵,羅說服辜濂松:「要深入中國巿場,最好是成立可以快速擴點的子行。」羅並被內訂為大陸中信銀子行首任董事長。

羅聯福小檔案

現職:中信金副董事長暨中信金中國事業執行長

生日:1950.8.12

學歷:中興大學經濟系畢、紐約大學進修1年

經歷:1975年前後進入中信銀,迄今歷任中信銀執行副總兼個人金融總管理處總處長、中信金個金執行長、中信金總經理等職。

淡馬錫 高薪挖牆角

羅 聯福的友人說:「大陸巿場是他最重要、也視為此生的最後一役。」羅聯福找了張儉生、楊銘祥負責個金與法金二大業務,但今年五月中旬,張儉生突然陣前請辭, 令羅聯福錯愕。「中信裡少數可以叫老羅(羅聯福)師父的Albert(張儉生)突然丟出辭呈,老羅怎麼留也留不住。」知情人士說。

事出突 然,羅聯福只好揪著心跟辜濂松請罪:「董事長,歹勢,Albert要離職,我會趕緊找到好手來補。」辜濂松點點頭表示:「知道了。」羅聯福緊急召回因健康 因素、留停三個月的信用卡事業處處長暨資深副總張智銓。「老羅拜託張智銓趕緊銷假回來幫忙,他是典型從基層做起的中信寶寶,老長官(羅聯福)召喚,不好意 思不回來。」

六月初,辜家大少辜仲諒和金融圈友人聚餐,杯觥交錯間,一名外資友人忽然提起:「聽說你們家Albert投效淡馬錫,他們給的薪水是你們的三倍。」這下,張儉生的去處頓時真相大白,辜仲諒一時楞住,但是,嘴上還是冒出一句檯面話:「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

金融圈互相挖角、專業經理人為高薪跳槽,稀鬆平常,但張儉生跳槽淡馬錫,傳回中信金,特別引發不滿。「感受最深的,莫過老羅了。老羅正為大陸巿場焦頭爛額,自己栽培的頭號大將居然夜奔敵營,他覺得失望、沮喪。」羅聯福友人說。

拓法金 引進花旗幫

張儉生資歷完整。他原在外商銀行工作,一九九五年投效中信銀,由基層主管做到資深副總,在中信銀十五年期間,張儉生深受羅聯福賞識與照顧,「老羅一路相挺Albert,不是所有同仁都認同Albert的能力。」張儉生的老同事說。

二 ○○二年,中國招商銀行委託中信銀協助建置發行信用卡,張儉生外派大陸二年,負責建置招商消金風險系統,是台灣少數具有在大陸建置信用卡經營經驗的銀行主 管,回台後,他一路升遷,二○○八年破格兼任消金業務與風險管理處長。中信內部人指出,「這代表在金董(辜濂松)、老羅眼裡,他(張儉生)既可做業務,又 能控制風險,被視為銀行的全才。」

受中信重點栽培的張儉生,竟投效前中信金總經理、現任新加坡淡馬錫控股子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陳聖德麾下,引發中信金內部強烈不滿,也挑起昔日陳聖德與辜仲諒、「小花幫(花旗)」與「阿信幫(中信)」的恩怨過往。

○ 三年,當時擔任中信金總經理的辜仲諒,一心想做大中信銀的法金業務,花了至少二億元,高薪挖角時任花旗總裁的陳聖德。未料,陳聖德陸續引進李鐘培、韓蔚廷 數十名「花旗幫」子弟兵進中信金,辜濂松怕會衍變文化衝突,緊急喊卡,最後,共進入二十四名,被戲稱為「二十四孝」,團隊總價碼合計逾四億元。

陳聖德團隊為中信衝出法金獲利百億元的功績,卻也造成中信內部分裂為小花幫和阿信幫,彼此水火不容。「小花幫只占中信金○?四%,卻領走五%的獎金,阿信幫備受委屈。」老中信人談起此事,依然憤慨不平。

子弟兵 轉檯引憤慨

如今,同樣經歷小花幫對阿信幫一役的張儉生,卻投效到陳聖德麾下,此舉令他在中信金老同事傻眼,「Albert怎麼跑去投靠他們?老羅這麼挺他,真是令人心寒。」

二 ○○五年,陳聖德與中信金二年契約即將屆滿,辜仲諒先讓出中信金總經理大位,給原是中信銀總經理的陳聖德,六月又安排陳聖德進入董事會,給足面子。但契約 到期後,中信辜家也沒續約留人,擺明大門敞開著,隨時可走人,辜家老臣說:「Eric(陳聖德)跟朋友說『自己遭冷凍』。」

「之後,Eric離開中信後,就投效淡馬錫,如今卻在最重要關頭上,用了老羅最鍾愛的子弟兵,給老羅重重一擊,想當初還是老羅讓出銀行總經理給Eric。」老員工揮著拳頭、不平地說。

搶參股 防堵跳槽風

淡馬錫控股公司是新加坡國有投資企業,過去幾年大筆投資中國金融市場,陳盛德負責淡馬錫在中國超過人民幣四百億元的投資計畫,今年初,淡馬錫敲定與大陸中國銀行合資開設村鎮鄉銀行,並在市場大舉挖角,張儉生就是負責開拓大陸村鎮鄉銀行業務。

這與中信銀登陸初期設定目標基本上並不衝突,羅聯福曾對外說:「中信銀登銀以子行、參股並行,只要巿場上說要賣的城巿銀行,中信銀都有興趣,至於設立村鎮鄉銀行我們也有興趣,但前提是先將本身業務做好。」

雖說如此,但是「從大陸工作小組一成立,我們的目標就是先籌備子行,還請顧問公司提供協助,結果,Albert卻在研究村鎮鄉銀行的資料,這又不是中信的首要目標,直到Albert新職曝光後,大家才知是怎麼一回事。」中信銀內部相當不滿。

在國內金融業前仆後繼進軍大陸,「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關鍵時刻,中信金鷹派力主「此風不可長」,加強鞏固內部軍心,全力防堵跳槽再次發生,陳聖德與中信辜家恩怨情仇也再添一筆。

中信小花幫去向

2005年9月陳聖德正式告別中信金前後,小花幫成員異動頻傳,在金融市場掀起一波人事搬風。

最 受矚目的異動案,有陳聖德低調的嫡系子弟兵、前中信銀資本市場事業處總處長李鐘培,跳槽匯豐銀行,他在本月17日更被擢升為匯豐台灣子行的總經理暨匯豐銀 行台灣區總裁,是匯豐首位台籍總座。前中信銀資深副總詹文嶽跳槽淡馬錫後,2006年帶一票前小花幫轉戰中國金融市場,北富銀高薪挖角前中信銀企金主管韓 蔚廷、陳恩光等人,都成金融圈話題。

回應

淡馬錫控股子公司富登金控大中華區總經理陳聖德指出:「小花幫與阿信幫紛爭是陳年老掉牙的事,再炒此事,這家媒體可以關掉了。」隨即掛掉電話。

中信金vs.淡馬錫

註:新加坡會計年度由每年4月起算,至隔年3月底止,因而淡馬錫2009年淨利是從去年4月計至今年3月底;中信金則為去年1月計至12月。
 



大將 投效 聖德 中信 辜家 跳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898

杜偉昱投效遠傳,起因手機單價狂跌 一個數字 讓三星Note大賣功臣轉行

2015-10-26  TCW

參透數據裡的魔鬼,曾為三星、摩托羅拉打下第一的手機界老將,狠下心改做蘋果通路,將產業危機化為個人轉機……。

蘋果新機iPhone 6S兩週前開賣,在科技業打滾二十年的杜偉昱,人生下半場同步開打。

杜偉昱,台灣三星(Samsung)前行動通訊部總經理,四月初他在電話中一一向過去合作客戶告知離職消息,遠傳總經理李彬當下立刻挖角他。現在最新的職位是,遠傳副總經理兼德誼數位總經理,後者是遠傳3C通路,也是台灣前兩大蘋果專賣店。

大家都好奇的是,他過去近二十年在手機市場的「福星」封號,能不能在通路市場繼續發威。

三十一歲時,他從聯強被當時摩托羅拉(Motorola)挖角,從呼叫器賣到手機,他當到業務部總經理,力抗當時勁敵諾基亞(Nokia)的強攻。摩托羅 拉前台灣總裁蕭承統回億,諾基亞當時橫掃全球,台灣是少數幾個沒有攻下的山頭,雙方在台市占從最高相距七個百分點到最近剩一個百分點。

二○○九年起,他當了六年台灣三星行動通訊部總經理,掌管手機、平板與數位相機三大產品線,他每一天睜開眼睛,想的就是如何幹掉競爭對手HTC和蘋果,把三星推向市場龍頭寶座。

二○一二年,他讓三星手機和平板同時稱霸台灣市占,大尺寸手機Galaxy Note系列尤其亮眼,銷售成績在三星全球市場排名第五,僅次於母國韓國和美、中等大國。

兩大品牌的第一,都是杜偉昱任職時打下的,業界給了喜氣洋洋的封號。但稱號的背後,他,不只是靠運氣。

對人敏感,創三星第一:吃個飯翻盤Note男用定位他在三星內部最被稱頌的一役,是Note手機銷售戰。二○一○年,時任台灣三星總經理文星炫主張,「Note只是利基產品,一個月進五千支就好」,但他卻在階級分明的韓國公司裡力主:應該大量進貨,改為一個月兩萬支,在他建議之下,三星將Note主攻女性市場,還在隔年找來Hebe代言。

杜偉昱敢大膽建議,不只是因為他知道摩托羅拉有觸控筆的手機賣得有多好,還有他對人的敏感。有一天,他在餐廳吃飯,發現鄰座小資女居然拿Note第一代, 「滑一滑,她就把手機丟進包包裡。」他恍然大悟,「三星定位它是男人用的,但女性出門帶包包,手機大小根本不成問題。」一位三星前員工更透露,杜偉昱對人 觀察之細膩,不僅會記住採訪記者的名字,上次聊天的話題,連他們臉書上最近發了什麼文,他都知道。

觀察後,就拿出證據堅持到底。蕭承統回憶在摩托羅拉時期,「Moto分工很細,要推一個案子,須整合公司的零售、行銷、廣告等部門, 美商分工很細,你要主導別人,別人還不見得甩你!」但杜偉昱就是有辦法讓全公司甩他。

「每一次他想要做一件事,他會舉出所有證據,拿出數據到我面前,不達目的不罷休。對,你可以說他死纏爛打!」蕭承統說。

現在,他也用證據,決定他人生職涯的重大轉場。

十月九日,杜偉昱頭戴金色大捲假髮,裝扮成「牛頓」,現身德誼iPhone 6S首賣記者會,迎戰轉業後的第一役。相較同業高層西裝筆挺,他犧牲形象完全豁出去。

過去,他賣手機是幾萬支的賣;現在改行做通路,是一支一支的賣。

過去,代言人要找蔡依林還是Hebe,他說了算;現在,店裡頭陳列架大小、油漆顏色,都是由蘋果決定的。以前他在台灣是一人之下,現在蘋果每週都有「神秘客」到店給他打分數,決定他的表現。

執著證據,成轉行關鍵:

因量增價跌看淡背後產值

不僅如此,台灣消費者熱愛網購,電子商務占零售一一%,遠超過英美的六%至一○%,零售店要在台灣生存條件越來越嚴苛。杜偉昱接受《商業周刊》專訪坦承,這些挑戰很大,更何況,賣iPhone的毛利「只有一點點」,他做出手勢說,大拇指和食指幾乎要碰在一起了。

但他仍想一試。這次,促使他做決定的證據是產品平均單價(ASP)。

他進入摩托羅拉時,呼叫器與手機正在起飛,但,「我賣過V3688(編按:摩托羅拉經典機款)一支四萬八千元,賣到最後一批是三千多塊錢,」同一支手機價格縮水到只剩下十六分之一,就在四年間發生。

他進入三星時,平板與智慧型手機正在崛起。資策會二○一五通訊產業展望,仍預估台灣今年手機產業整體出貨將成長一三.一%,但杜偉昱卻警覺的在去年就看到另一個數字:手機ASP已經跌破九千五百元,連萬元都不到。

「當大家都enjoy(沉浸喜悅)量的成長,但是ASP在滑落,而且非常快,代表產業的產值會滑落很快,就是現在。」他說。

這位很有危機意識的福星,不確定在蘋果通路領域,是否能繼續發揮以前的戰功,但很確定:證據永遠比表面的舒適感更實際,該捨當捨,這,就是他一直能站在職場高峰的秘訣。

小檔案_杜偉昱

出生:1966年

學歷: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MBA 經歷:台灣三星前行動通訊部總經理、摩托羅拉台灣分公司行動通訊業務部總經理、台灣微軟OEM事業群總經理現職:遠傳電信副總經理兼德誼數位總經理

 


杜偉 偉昱 投效 遠傳 起因 手機 單價 狂跌 一個 數字 三星 Note 大賣 功臣 轉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086

他投效中資企業一年,就離開創業 周永明前軟體大將跳槽告白

2016-05-02  TCW

「什麼,他走了?」我懊惱的說。

這趟採訪之旅的緣起,跟宏達電前軟體大將曾詠超很有關係。我們起初是好奇他為何放棄宏達電,選擇營收不到宏達電六分之一的中國App廠商獵豹。但當所有採訪完成,他卻在四月七日,於臉書上貼了一則:「告別高大上,開始我的屌絲生活。」宣布從獵豹離開去創業。

他是對中資的狼性文化認輸了嗎?否則為什麼只待一年就離開?當我們很猶豫是否要繼續採訪計畫時,網際網路暨電子商務發展協會第二屆理事長林之晨,卻跟分享了另一個看法。

他說,台灣人才進入一○一裡的中資企業工作,並非全都是負面,甚至是好事,形同讓中資替台灣養人才,「很多人待了兩至三年後離職,再去其他產業滾動,或創業。」

或許,另一種我們看不見的人才外溢效應,正在一○一展開。

我們最後精簡兩萬字的專訪內容並分割成二。第一段落,是曾詠超在中資的冒險故事,第二段落,則看他為何離開。

年年升職仍跳槽台科技業,成他口中的無油枯井

第一次與曾詠超見面,地點在雪豹科技(編按:中國App軟體商獵豹在台宣稱的合作夥伴)位於台北一〇一的八十三樓雪豹辦公室,從窗外望去,眼前看不清台北盆地,只見重重雲霧繚繞,像一艘航行在雲海上的船。

雪豹科技資深產品總監曾詠超從宏達電來到雪豹已滿一年,他說,「(在雪豹)像是在打選戰,但是永遠沒有結束的一天。」

這是他過去在訊連與宏達電的職涯中,沒有經歷過的生活。

曾詠超曾是宏達電的軟體開發第一把手,他在一二年加入宏達電,一五年離開,了,因為騰訊不僅開始挖人,還把戰場延伸到瀏覽器等其他產品,讓他疲於奔命,卻也練出一身功夫,「我從十幾小時做好一款產品,到現在,只要一至兩分鐘就搞定。」

在中國網路戰場上,一個遲疑,就是上千萬用戶的流失。

四年期間,范紀鍠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對付騰訊,但仍挪出三分之一拿來做新產品,其中的代表作就是「網購先賠」,這讓他還成為中國人民銀行(相當於台灣央行」座上賓。

這個產品概念很簡單,中國網路購物詐騙盛行,如果用戶使用奇虎36〇瀏覽器與搜索進行網購卻遭詐騙,奇虎就會理賠最高人民幣三千元。

他們因為協助受害者理賠,意外發現當時中國銀行界「超級網銀」新服務的大漏洞,讓詐騙集團得有機會把錢從用戶帳戶搬空。

此事驚動人民銀行,召集十大銀行會商,范紀鍠以專家身分列席,台下聽報告的全是銀行的風控和IT主管。最後,公安部還進駐到奇虎辦公室,就近辦案。

鷹派環繞,他如何出線?鴿派作風,反讓策略「安全落地」

六年半過去,范紀鍠天天和一群中國狼交手,奇虎用戶數也在他手上增加了十二倍,來到五億五千萬名。但犀利如他仍說,對同事而言,還太溫和。同樣要更新產品,鷹派的同事會將自家產品Logo直接覆蓋在對手產品之上,但范紀鍠總自問,「這樣會不會激怒用戶?」

曾任雅虎中國總裁的周鴻禕,作風剽悍,與所有中國網路公司包括獵豹、小米、百度等全部為敵,「我的老闆是鷹派,我是鴿派,」范紀鍠直言。

可是,范紀鍠卻在這位中國老闆身上學會「極致」。當他受命打造國際版新產品,一度動搖要兼做付費版本,周拒絕了並告誡他,「免費要做到底,否則久了你必有私心留一手給付費版本,這樣你跟傳統公司有何差別?」

周鴻禕的論述很簡單,在網路時代,比的就是誰能快速回應用戶需求,先想用戶,錢,就會來了。(編按:奇虎在美國有上市,二〇一五年第一季營收二億八千萬美元)

范紀鍠也分享他跟周鴻禕打交道的眉角:講話要直接,抓緊數字,還要「自暴其短」,說明用戶還抱怨什麼、不喜歡奇虎哪些產品與服務。因為「老闆不喜歡聽讚美的話」。

在這個每天都在打仗的狼性企業裡,范紀鍠能通過歷練,並領軍攻打國際市場。他定位自己:雖是溫和的鴿子,但是總能讓事情發生,而且能安全落地,不會因為太急而得罪用戶,「我想這就是『靠譜』吧!」

三年內,他每年都升職。從New ONE、M7到M8,他負責發想宏達電每支旗艦機的主要賣點,如全球首款內建景深雙鏡頭的M8,就由他負責軟體開發。在宏達電最後一年,他與宏達電前執行長周永明共事,後者幾乎照三餐找曾詠超討論,受重用的程度可見一斑。

在軟體產業有十七年開發經驗的曾詠超,是這個產業中最炙手可熱的頂級人才。以他在宏達電帶領的軟體架構(software architccture)部門為例,趨勢科技台灣暨香港區總經理洪偉淦表示,軟體架構工程師是每一百個人裡面,才會有一個的,非常稀有。因為其必須站在制高點,負責評估風險、開發的可能性、工程師調度跟分工,分配資源,然後制定策略。

曾詠超解釋自己為什麼會選擇去雪豹:「你踩在一個底下沒有礦的地上,你再怎麼挖,挖到死也不會有油跑出來。台灣人其實很刻苦,那為什麼我們這麼刻苦、這麼全力以赴,得到的成果卻是這麼悲情?」曾詠超口中沒有油的枯井,正是面臨硬體不斷貶值的台灣科技業。

在宏達電,曾詠超最多一天花十七個小時埋頭工作,連生日都關在戰情室裡度過,難得放假跟家人去餐廳吃飯,才剛坐下要點餐,就接到周永明的電話。而如此拚命的結果,換來的卻是日益慘澹的手機銷售表現。

二〇一四年,宏達電手機全年出貨量約為一千五百萬支,市占率早已跌出全球前十大榜外。此同時,他注意到一家做手機安全軟體的公司——獵豹移動,員工人數不過兩、三千人,全球卻有將近四億的用戶數,做App做到在美國上市,市值甚至逼近宏達電。

學會結果論勝負每天緊盯App留存率,少一%都心驚

其實,曾詠超並不是第一個從宏達電跳到獵豹的人,當時,他在宏達電帶領的部門旗下的一個十人小組,已有六、七個人從宏達電跳到雪豹,其中包括了現在在雪豹負責研發工作的資深工程師李盛偉,對曾詠超來說,雪豹曾經是他的眼中釘。

之後,曾詠超加入雪豹,負責產品開發和人力招募,他也碰到如其他台灣人到陸企,會遭遇的文化衝擊。

比如說,要比快。以前,一套軟體從發想到送到消費者手中要九個月,工程師離消費者很遙遠,在這裡,用戶回饋是以小時為單位累計的。每天睜開眼,他打開手機第一眼看的就是昨天的用戶數據,留存率(用戶留著該App的比率)少個一%,都提心吊膽。曾詠超形容:每天都像在坐雲霄飛車。

比如說:過程不重要,結果論勝負。

過去,台灣流行沒有戰功也有苦勞,但在獵豹,結果定勝負。例如曾詠超曾帶著工程師花三個月,做一款搜尋免費無線網路的App,三個月過去,用戶數成長不見起色,想了不到一個禮拜,整個ADp全部喊卡,砍掉。「你把一個開發好的功能砍掉,對RD(研發)來說是很傷的事情。」李盛偉說。

曾詠超事後回想,結果導向的互聯網文化,是他在雪豹得到的最大收穫。

「以往,我只要重視執行,就算這個功能做出來沒有人用,但是我讓它沒有bug(出錯),就可以得到不錯的表現,整艘船駛向錯誤的方向,但是每個人又都努力划(船),每個人都得到了獎賞,船最後去撞冰山,然後大家就去怪Pcter(周永明),底下的每個人卻不檢討自己也有責任。」

「但是互聯網很扁平,一個東西用起來零缺點,但是用戶不要就是沒價值啊。」

反之,一個人做對了一件事,可以很快看到正向改變發生。

離開雪豹創業「影響力這件事,做了才會有結果」

「但我待過的這些公司(訊連:宏達電),嚴格來講,(我)沒有幫他們產生什麼變化。」他回想,自己每一次跳槽,其實都是因為沒有辦法改變,才不斷換公司跟追潮流,以避免自己被淘汰,降低焦慮。「這樣子我就不會喪失我的價值、失去信心,但是這就是我自己的舒適圈啊。」

曾詠超計畫離開雪豹去創業時,老闆挽留他時對他說:如果真(想改變世界,可以做到一個高點,如小米機創辦人雷軍當年從金山高層位置離開。如此,創業才會被看見。

「但我的邏輯是相反的,影響力這件事,是你必須去做了才會有結果。」採訪尾聲,曾詠超坐在位於內湖的小辦公室裡對我們說。

曾詠超離開雪豹後,選擇跟過去宏達電的同事一起創業,這家公司人數不到十五人的新公司Fizziico,有三分之一的成員來自宏達電,曾詠超的辦公室規模只有原來的二十分之一,收入僅以前的六分之一。

他說,這次想做結合特殊應用的硬體產品。經歷過中國軟體公司的洗禮,他看到軟體的局限:軟體要有經濟規模才能獲利,為了迎合大多數人的需求,反而少了創新空間。但硬體做得好,少量還是能賺錢獲利。

這是曾詠超人生中的大冒險,離開後的這兩週時間他很忙,忙著到處見人。一種人是來看看,他找到什麼更好的工作,「你不要自己『暗崁』(私藏)。」另一種人是為了這個理由見他:「你這個傻逼,我來看看你有多傻逼。」

曾詠超說,如果沒有雪豹這一段,他不會這麼快走上創業之路。「我(以前)是一直在環境中被迫做選擇,現在是主動做選擇。」一位不願具名的雪豹現職員工,樂見他的突破:「我覺得他值得更好的,他(在雪豹)太大材小用了。」

「我覺得台灣人要有台灣人自己的方法來證明,應該不要再靠中國大陸。」曾詠超說。

在台灣科技業正處於被紅色供應鏈取代的焦慮當下,曾詠超的體會,忽然讓我們很想幫他大大按個讚。

「一個東西用起來零缺點,但用戶不要,就是沒價值啊。 」

這就是曾詠蹤雪豹嚀顫噸重要一課。

曾詠超出生:1972年學歷:交大資科碩士經歷:訊連科技新媒體部門總

監、宏達電軟體架構部

門資深總監、雪豹科技

資深產品總監現職:Fiziico軟體工程副總裁

撰文者李欣宜


投效 中資 企業 一年 離開 創業 永明 軟體 大將 跳槽 告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13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