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362家城投平臺壓力測試:盤點那些“最緊繃”的平臺公司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983

本文為微信公眾號“掃雷小組”* 授權華爾街見聞發表

 

按照原計劃,2016年起地方政府只能通過省級政府發行地方債的方式舉借債務。而在2015年一整年的過渡期內,只有保障性住房、公路、水利、土地儲備等領域的在建項目後續融資,政府債券資金不能滿足的,允許由企事業單位通過銀行貸款、企業債、中期票據等方式舉借。(《地方政府性存量債務清理處置辦法(征求意見稿)》)

 

但是,掃雷小組在1月5日的徹底分析《後續博弈:政府債務或遠超預期,如何拆彈?》中曾提及,此輪財政部主導的政府債務清查規模可能超出預期
 

因此面臨兩個問題:1、2015年、2016年省政府發債規模相對於總的存量債務盤子可能杯水車薪,省政府發債未能覆蓋的債務到期如何償還?2、如按照上述征求意見稿,2015年,平臺公司只有保障性住房、公路、水利、土儲等幾類在建項目可以融資,融資渠道明顯受限。

 

因此掃雷小組對平臺公司進行了一次壓力測試。假設極端條件出現,即“省政府發債尚未到位、融資渠道遭受全面管束”的情況下,考察平臺類企業以經營性現金流覆蓋未來一年到期債務的能力

 

掃雷小組考察的具體指標是[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短期借款+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並以75%作為分界。

 

需要指出的是:

1)由於2014年報尚未披露,我們選取了時點最為接近的2014年三季報數據計算平臺公司未來一年到期債務;

2)我們計算的到期債務中包括部分無息負債(如一年內到期的長期應付款),因此總體指標水平偏低;

3)由於是三季度數據,我們統一以75%折算覆蓋標準。由於各公司現金流發生時間不均衡,這一簡單換算很可能造成不準確。但其他調整方式也可能難以準確修正。掃雷小組將在正式數據出爐後修正。歡迎持續關註。

 

以Wind口徑計算,1754個平臺公司中共有362家披露了三季度數據。

 

以我們的考察標準,認為

(1)經營現金流為負值的平臺為強預警,亮紅燈;

(2)現金到期債務比率不到75%的,為預警,亮黃燈;

(3)>75%的我們認為壓力較小,為綠燈。

 

結果發現:

(1)紅燈:115家,占比約為32%;

(2)黃燈:183家,約占50%;

(3)綠燈:64家,占比不到20%。

 

12 (2)

 

我們還對披露數據的362家平臺逐省進行了分析。

4

 

其中內蒙古、黑龍江、海南、吉林樣本過小,或存在較大偏離度。但數據樣本較大的江蘇、福建、四川、浙江、廣東等省,我們認為能揭示一些普遍問題。

 

受篇幅所限,我們只列出紅燈榜、綠燈榜前20名。如需獲取完整數據庫,請關註微信公眾平臺“掃雷小組”。

 

 

*掃雷小組 | SWEEPING ANALYSIS 是一個開放的中國政府信用研究群組。

 

小組提供基於城投平臺、PPP、地方債券、財政部門動向、開發性金融等系列數據庫的輕量化分析。

 

歡迎在微信公眾號中搜索“掃雷小組”,或掃取以下二維碼,關註我們。

qrcode_for_gh_52a9b222e0f1_258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362 家城 城投 投平 平臺 壓力 測試 盤點 那些 最緊 緊繃 的平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298

網紅投資: 投人不如投平臺

從出現到爆紅,網紅經濟用了不到三年時間便快速完成從火爆概念到產業鏈的叠代。傳統投資人、謹慎的投資機構也逐漸走出觀望圈,從靜待變成主動出擊,入局到這場網紅爭奪戰中來。

達晨的投資一直以穩健、謹慎著稱,對於C端(消費端)的消費趨勢,即便是大熱的標的也難以讓其隨波逐流。

在O2O最火爆的時候,達晨並未有一例投資。然而,在部分投資人並不看好的情況下,達晨布局了不少網紅平臺,對此,達晨創投消費行業投資負責人高洪慶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網紅對於未來的消費生產模式都將會產生比較大的影響,尤其對於目前零售行業的沖擊。

“對於網紅,我們一直在找個人超級IP,這個個人超級IP一定符合三個特點:持續產生內容、自帶流量、具有人格魅力。”

“重倉”年輕人

刷微博、刷視頻已經成為80、90後生活方式之一。特恩斯市場研究公司(TNS)一項研究報告顯示,16~30歲之間的用戶每天使用手機的時間平均為3.2小時,中國手機用戶平均使用時間為3.9小時。而這些時間46%用於社交網絡平臺,42%的時間用於觀看視頻,而用於網購的時間只占了12%。

對於新一撥消費主力軍而言,傳統品牌優勢被弱化,取而代之的是個性化的消費方式。“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已經到了下半場,不可能再有爆發性增長。現在網民在網上花費的時間已經接近極限,一切商業模式到最後都是為用戶節省時間。”高洪慶說道。

小爽是一家外企白領,在她的微博賬號上關註了不下10個大V網紅,這些網紅背後都有自營的淘寶店。小爽告訴記者每個月她都會看這些網店的新品,每家網店的上新速度不一樣。“這些網紅的品位比較高,他們都做好了搭配,有時會直接買一套,買了之後也可以跟其他買家交流,如果不合適收到貨就直接轉出去了。”

“現在的時代,個性是生產力,原來消費者和品牌關系是與商品之間的關系,現在可能是跟你這個創始人之間的關系,你們之間的互動。”高洪慶對記者說道。

緹蘇電商是杭州一家知名網紅孵化公司,旗下擁有VCruan等多個淘寶網紅品牌。

在國內智能手機市場起步階段,緹蘇創始人施傑就看中了網紅電商的機會。“最初女裝市場有很多不同玩法,這些玩法在整個生態起伏勢頭不一樣,網紅在所有玩法中表現最優秀。”施傑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作為早期涉獵網紅電商領域的代表,緹蘇旗下具有100多家服裝廠的生產資源,公司100多人負責樣衣打版、采購、質檢等程序,此外還有300多人的運營團隊,其中包括客服、倉庫發貨。

自家的工廠和工人,意味著大大縮短生產時間並提高了供應鏈的可控性,降低風險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節約了成本。

對於網紅電商而言,內容和商品是不可割裂的兩個元素。“傳統品牌不輸出內容,但是對於網紅而言,他們每天輸出有價值的內容。”施傑說道。

今年5月,光線傳媒3000萬買下緹蘇6%的股權。對於光線而言,投資網紅電商平臺是把握新興的主流消費人群,保持公司在新生代中的品牌影響力的手段。

“目前一些時尚網紅,能夠持續產生內容並且提供一種生活方式。未來的一些直播平臺如果還是一味地秀腿秀胸,太過千篇一律,很容易審美疲勞。”高洪慶說道。

平臺降低風險

孵化器以及經紀公司為直播平臺、電商等行業送去源源不斷的網紅資源。對於投資人而言,投資這些公司比投資網紅個人更能規避風險。“網紅的生命周期是不確定的,投資更上遊的公司,才有更大的機會。”高洪慶告訴記者。

在緹蘇之後,達晨創投看中了成立於2013年的娛加娛樂,並與王思聰創辦的普思資本跟投B輪,娛加娛樂的A輪投資者IDG也跟投了B輪,對於創業公司而言,早期投資者跟投是對企業以及所處行業的信心。

對於投資人來說,平臺規模化、短周期、輕資產的運營模式能夠快速產生利潤。

與傳統經紀公司的模式相比,網紅經紀公司模式更具靈活性,也為公司發展帶來更多可能。而資本的註入促進產業發展,作為內容生產的經紀公司運營模式也發生改變。

“目前,產業正在從零散變得組織結構更完善,早期我們都是自己先招人,再分梯隊培養,後來有更多渠道,就跟藝校等關聯性較強的機構合作,保證有更穩定的網紅來源。”娛加娛樂CEO王春雷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批量簽約下來的主播會參加娛加的培訓,所有主播培訓時間都在兩周以內,培訓及活動基本都集中於線上。三年發展,目前已有20000多名網紅為平臺帶來每年超過3億元的流水。

“直播內容正在垂直細分化以滿足不同消費群體,未來趨勢或許是成為各行各業的標配,在這個趨勢下,大眾化現象級的明星會隨之消亡。”高洪慶說道。

網紅 投資 投人 不如 投平 平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01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