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美國財長打給劉鶴的這通電話到底有多不同尋常?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4795

資料圖:劉鶴 (資料圖/圖)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1月18日,美國財長雅各布·盧和與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下面簡稱中財辦)主任劉鶴跨洋通話,這件事立刻引發了關註。

這通電話到底有多不同尋常,讓南方周末記者給你細細說來。

2008年就拉好電話線了

過去,美國財政部長有沒有給中國高層打過電話?一般都是誰接電話呢?

當然有,而且電話線早在2008年就拉好了。2008年2月13日,美國《波士頓環球報》就曾報道,美國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表示,將創建一條可以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直接對話的電話熱線。

當時,保爾森還告訴記者,他經常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吳儀通話,雙方已經同意建立一條可以直接連通辦公室的熱線電話。

也就是說,中美兩方最高級別的財政官員之間的電話交流,早在2008年就已經確定了,而當時電話線就是接到主管經濟的副總理的辦公室。

要知道國家間高層的事務電話,並不是像咱們普通人這樣,說打就打,打了就馬上接。過程比較繁複,首先,雙方需要提前溝通,協調好時間。

仔細留意領導人之間通電話的新聞,就會發現里面都會有兩個字“應約”,就是提前約好,而且這種電話線路都是專線,也就是不想打就能打通,至少需要雙方都同意建立好電話熱線之後才可以。

另外,打電話的時候,也不是就雙方兩人在場。一般都是開著免提,現場會有翻譯。所以,不要以為兩國高層之間打電話,就是簡簡單單撥個電話。嚴格意義上來說,應該是兩國間一個固定的溝通機制。例如,上次習馬會就提到了要建立兩岸熱線,可不是就互相記個手機號碼那麽簡單。

為什麽打給劉鶴?

2008年2月,保爾森剛剛和吳儀商量好,兩國同意建立一個熱線。不到一個月,2008年3月兩會後吳儀就宣布退休了,接任者是王岐山。

2008年12月,新華社報道了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同時任美國財政部長的保爾森通話,就即將在北京召開的第五次中美戰略經濟進行對話的消息。

因此,可以確定從2008年起,中美最高級別的財政官員已建立了固定的電話溝通機制。

公開報道顯示,在此之後這一機制被固定下來。據不完全統計,2010年到2012年,美國財政蓋特納與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王岐山的通話次數多達8次之多。

2013年開始,美國財長由雅各布 ·盧接任,中方分管經濟的國務院副總理由汪洋接任,之後雅各布 ·盧開始與汪洋進行通話,直到2015年12月22日雙方最近一次通話,3年間,雙方通話次數多達12次。

今年,美國財長辦公室的電話,撥給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接電話的人也換成了劉鶴,這說明什麽呢?只是臨時的舉動嗎?當然不是。

讓我們一起回憶一下,過去幾個月里,有什麽關於中美經濟事務定期通話機制的改變的事情發生嗎?

不要忘了在三個月前的9月份,習近平訪問美國期間,一個重要的成果就是:中美宣布兩國之間建立經濟事務定期通話機制。

那麽,中美雙方關於經濟事務定期進行通話的機制早在2008年就已經形成了。這次的建立,應該是確定了新的通話機制。

為什麽2016年美國財長的第一通電話是打給中財辦主任劉鶴,應該可以明晰了。

對等原則

最後,再提另一個可供觀察的細節。

在國際交往中,都講究一條對等原則,美國財長是美國總統的主要經濟顧問,是政府經濟和財政政策的關鍵制定者。

按照美國總統繼任順序,當美國總統因故發生缺位時,美國財長在繼任順序中排名第五,僅次於美國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眾議院議長、參議院臨時議長、國務卿。

值得一提的是,劉鶴所在的中財辦是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的最高議事機構,是一個正部級單位。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負責財經工作的領導機構。在十八大之後,歷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強調要“加強黨對經濟工作的領導”,中財辦亮相的頻次大大增加了,在國家經濟工作方面所起到的作用更是超過以往,從這個意義上說,你應該能理解為何美國財長的電話,現在打給了中財辦主任劉鶴。

美國 財長 打給 劉鶴 的這 通電話 通電 到底 有多 不同 尋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364

冒充黑社會詐騙,電話竟然打給了中紀委官員

“我是道上有名的龍哥,你是不是XX?這兩天小心點,不想斷胳膊斷腿,趕快拿點錢。”這是“冒充黑社會”恐嚇式電信詐騙的慣用語,被公安部列為新型電信網絡詐騙方式之一。

這類電信詐騙發源於緊鄰北京的國家級貧困縣——河北省豐寧滿族自治縣(下稱“豐寧縣”)。該縣被公安部列為全國電信網絡新型犯罪掛牌整治的7個重點區域之一。公安部通報顯示,冒充黑社會詐騙的犯罪嫌疑人幾乎全部來自該縣。

近日,第一財經1℃記者來到豐寧縣,探訪此類型電信詐騙的發展、形成,及打擊治理情況。豐寧警方提供的信息和數據顯示,此類型犯罪屬於電信詐騙中技術含量最低的一種,最為簡單粗暴。他們的恐嚇電話甚至曾經打給了一位中紀委官員。

“黑社會”詐騙溯源

冒充黑社會進行電信詐騙的犯罪嫌疑人大多數來自豐寧縣西官營和選將營兩個鄉鎮,涉及7個村,其中西官營5個、選將營2個。這兩個鄉鎮總計有2萬8千多人,涉嫌電信詐騙陸續被抓368人。也就是說,每百人中就有1.3個從事這一勾當。

多位當地村民告訴1℃記者,2006年前後,一些常年不在家的人突然“衣錦還鄉”。回鄉後,這些人很快蓋起了高大闊氣的房子,家用電器置辦得也很齊全。“他們可能在外面做上好生意了,掙錢快。”村民們當時猜想。隨後,這些快速致富者又開上了小轎車。村民們還發現,不但這些人富了起來,他們的近親屬也跟著發了財。

2010年前後,村民們才逐漸知道:這些快速致富的人是靠“冒充黑社會去恐嚇、詐騙”斂財。

豐寧公安局刑警大隊教導員王瑞明,長期帶隊打擊這類犯罪。他對1℃記者表示,這種犯罪其實技術含量最低,騙子玩的就是心理戰。雖然持續的時間長,但模式幾乎沒有變化。

主要實施方式為,騙子首先通過網上購買的個人信息,打電話準確說出受害人的家庭住址、車牌號、家庭成員等信息,告知受害人得罪了人,結了仇怨,仇家已經買兇尋仇,對受害人進行初步恐嚇。隨後,轉變話鋒,試探受害人是否已經入戲,是否有出錢消災的可能。

如果見受害人語氣強硬,絲毫沒有被嚇住,則馬上停止對這個人的恐嚇。如果見受害人心存疑慮,則加強恐嚇力度,騙子通常會編造一個更加兇狠的綽號,同時放出卸胳膊卸腿、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之類的狠話,語言暴力升級。如果發現受害人在語氣中已經出現了惶恐,騙子就會進入主題,提出索要辛苦費,破財免災。

此類型犯罪,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紀90年代末期。當時豐寧有一批人在北京從事圖書批發、銷售。為了擴大銷路,有人想到了冒充黨政機關領導,向企業推銷圖書。比如,冒充稅務機關工作人員或領導,向轄區內的企業推銷圖書。當時非常時興的電信“大黃頁”,成為圖書販子獲取企業聯系方式的來源。通過報紙、電視或找人打聽的方式,又可以獲得黨政機關領導的名字。兩類信息齊全後,冒充領導推銷圖書就進入了實施階段。

初期,一旦這種方式獲得了成功,這些圖書販子會很守信地把圖書送貨上門,有的可以快速結賬,而有的則打了白條。這種低級方式未能持續很久,僅僅半年多時間,很多企業識破了這一並不高明的伎倆。一些識破騙局的企業拒絕付款,這讓圖書販子們一時不知所措。在絞盡腦汁考慮如何收回書款的過程中,有人想到可以冒充黑社會,打電話威脅騷擾,讓欠款的企業馬上結賬。

經過嘗試,這種同樣不高明的方式卻很奏效。“他們裝得很像,欠款方不知道真假,也覺得收了書不給錢有些理虧,出於花錢消災的考慮,很快就把賬結了。”專案組民警介紹說,一些圖書販子見這種方式來錢快,成本又極低,幹脆連書也不再推銷,直接冒充黑社會進行詐騙。冒充領導推銷圖書與冒充黑社會要賬,兩者合二為一,演變為冒充黑社會恐嚇,直接敲詐錢財。

早在2006年左右,豐寧農民肖某用這一方式,先後敲詐錢財30余萬元。此後,這類案件不斷出現。

騙子實施這種詐騙,需要廣泛撒網,一般不會快速取得成功。而如果遇到受害人當時確實得罪了人,這種詐騙將收到奇效。豐寧警方向1℃記者介紹,最近破獲的一起此類型的案子,騙子就是無意中將詐騙電話打到了剛剛遇上麻煩的一名受害人處。

豐寧警方提供的信息顯示,今年6月14日,遼寧省大連市甘井子區的汪先生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聲稱自己是“混社會的”,隨後準確報出汪先生的一些詳細個人信息,此人向汪先生叫囂“你得罪人了,我跟蹤你好多天了,盡早拿錢擺平,否則就要傷害其家人”。

非常巧合的是,汪先生確實在幾天前因為生意問題,與別人發生了矛盾,且矛盾不可調和。汪先生很快就相信了對方的威脅,向對方匯款1.35萬元。等汪先生意識到這是詐騙,向警方報案時,騙子已經將錢轉移。

豐寧警方接到公安部建立的“電信詐騙案件偵辦平臺”(下稱“偵辦平臺”)轉來的案件線索,經過多日偵破,在北京一所旅館房間內抓獲了犯罪嫌疑人蘇某。

豐寧縣一位政法系統幹部告訴1℃記者,他也曾接到過這樣的詐騙電話,對方準確說出了他的名字,隨後就開始瞎扯,要求他出面介紹工程,否則“就要給點顏色看看,卸胳膊卸腿也不是沒有可能”。這名幹部迅速反擊,怒斥了騙子,對方立刻掛斷電話。騙子把電話打給政法機關幹部進行詐騙,並非最惡劣的表現。豐寧警方介紹,還曾經有騙子將威脅電話打給了中紀委幹部,造成了很壞的社會影響。

個人信息泄露是源頭

2015年10月,國務院打擊治理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召開第一次會議,將河北豐寧等7地列為重點整治地區。當年11月,公安部掛牌督辦,要求豐寧進行重點整治。

而在先前的打擊治理過程中,偵辦平臺只要發現此類型案件線索,不管案發地在哪里,均轉到豐寧警方進行偵辦。

王瑞明介紹,西官營、選將營這兩個鄉鎮兩個鄉共有2.8萬余人,在摸排過程中排查出重點嫌疑人426人。犯罪的模式基本呈現出家族化、親屬化傾向。騙子雖為豐寧人,但幾乎不在本地撥打詐騙電話,也不會打給本地人。騙子們基本都飄在外面,近的選擇落腳在豐寧周邊的北京懷柔、內蒙古多倫等地,遠的則竄至山西、陜西等地。

豐寧公安局局長林加剛表示,從2009年開始,該縣就已經開始對此類型犯罪進行打擊。從2009年到2015年12月份,共偵破此類案件3700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368人,涉案金額1100余萬元,收繳贓車57輛、電腦38臺、手機770余部、手機卡2100余張、銀行卡580余張、虛假身份證100余張、受害人個人信息12萬多條。

通過多年的辦案,王瑞明總結,此類犯罪最大的特點就是成本低,容易模仿。“最便宜的一部手機也就幾十塊錢,一張手機卡也就二三十元。從網上買的銀行卡一張最低也就200元。個人信息更是被批量出售,一兩百元就能買到上萬條”。一旦詐騙成功,少則可以騙到幾千元,多則幾萬十幾萬元。在豐寧這一經濟並不十分發達的地區,此類犯罪相比打工、務農,掙錢快得多。有人從事後迅速致富,周邊的人就很有可能模仿。“都在農村,看到鄰居買了車、蓋了好房,一旦眼紅就會也加入這種犯罪”。

警方破案一般要根據嫌疑人的電話卡、銀行卡這兩條線去偵破,警方一般稱為“電信流”、“金融流”。根據這兩條線索可以鎖定嫌疑人的藏身地點,隨後再安排警力進行抓捕。

王瑞明說,只要偵破了此類案件,他們在審訊中都會要求嫌疑人供述出個人信息是來源。從多年辦案實踐來看,這些騙子手中的個人信息,一般是通過各類QQ群購得。順著線索偵查發現的情況,也讓警方大吃一驚,“那些QQ群出售的信息,可以說是非常齊全,從家庭住址、家庭成員的名字,到車牌號”。按照法律規定,只有能查實出售這些個人信息的販子是與購買者共同實施詐騙,警方在抓獲騙子後,可以一並將信息販子一起抓獲。如果雙方並非共同犯罪,僅為買賣關系,警方會將信息販子的線索及時上報。

新情況

據豐寧警方的統計數據,從2015年11月至今,偵辦平臺轉來的案件線索為7起,與前幾年相比,已經實現了大幅下降。

雖然案件數量持續下降,但一些新的變化給公安偵破工作帶來更大挑戰,主要體現在“電信流”和“金融流”兩個領域。比如,現有的手機號碼,除了直接在電信企業登記的普通號段外,還出現了170、171的虛擬號段。這些虛擬號段又基本都是掌握在代理企業手中,一旦實名制落實不力,會給警方偵破案件帶來難度。

王瑞明說,前不久偵辦的一起此類案件,騙子使用的正是170號段,警方需要首先找到電信部門,了解到誰是這一號碼的代理商。隨後再找到代理商查詢機主信息,這才能從“電信流”方面找到線索。案件的偵破周期被拉長。

“金融流”的新變化,也增大了破案難度。王瑞明說,騙子使用銀行卡接款,但可以不直接提現,而是將錢轉到支付寶、財付通等第三方支付平臺。此外,金融機構對POS銷售、使用並沒有太多的嚴格限制措施。騙子在接到款項後,隨意在大街上找到有POS機的經營者,支付一定的手續費,便可以套現。

王瑞明說,之前遇到的一起案子,警方已經鎖定騙子將錢轉到一家第三方支付平臺,他馬上與這家平臺聯系,對方要求提供警官證、介紹信等手續進行核驗。王瑞明表示隨時可以提供,但希望這一平臺能將嫌疑賬戶的資金凍結,但對方沒有同意。王瑞明認為,支付平臺為了用戶的賬戶安全,核驗辦案人員的身份信息,這一點並無可厚非。但核驗有一個工作周期,在核驗完成之前,如何能先凍結嫌疑賬戶,無疑可以確保受騙資金的暫時安全,不至於被騙子快速轉走。“我們平時也了解過,即使凍結錯了,也可以很快解凍,但只要凍結了,就能保證被騙資金安全”。

接受1℃記者采訪的部分辦案民警建議,想根除電信詐騙,鏟除電信詐騙存在的土壤,除了公安機關的打擊外,電信、金融等部門也要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首先,這兩個部門應該更嚴格的落實實名制,同時盡快實現這兩個部門與公安機關在打擊電信詐騙領域的無縫對接和更為密切的協作。第二,電信、金融等所有掌握著公民個人信息的部門,也應該完善信息存儲系統的安全性。近幾年工作中,已經發現個人信息的泄露,除了“內鬼” 牟利對外出售外,也有黑客利用系統薄弱和系統漏洞,對存儲信息的系統進行攻擊,竊取了大量的公民個人信息。

9月23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中國人民銀行等六部門聯合發布《關於防範和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通告》,其中明確提出,自2016年12月1日起,個人通過銀行自助櫃員機向非同名賬戶轉賬的,資金24小時後到賬。此外,商業銀行要抓緊完成借記卡存量清理工作,嚴格落實“同一客戶在同一商業銀行開立借記卡原則上不得超過4張”等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出租、出借、出售銀行賬戶(卡)和支付賬戶,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上述通告同時要求,到2016年10月底前全部電話實名率達到96%,年底前達到100%。在規定時間內未完成真實身份信息登記的,一律予以停機。要立即開展一證多卡用戶的清理,對同一用戶在同一家基礎電信企業或同一移動轉售企業辦理有效使用的電話卡達到5張的,該企業不得為其開辦新的電話卡。要采取措施阻斷改號軟件網上發布、搜索、傳播、銷售渠道,嚴格規範國際通信業務出入口局主叫號碼傳送,加大網內和網間虛假主叫發現與攔截力度,對違規經營的網絡電話業務一律依法予以取締,對違規經營的各級代理商責令限期整改,逾期不改的一律由相關部門吊銷執照,並嚴肅追究民事、行政責任。

冒充 黑社會 詐騙 電話 竟然 打給 給了 中紀委 官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83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