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誰導演了京城年末搶房潮

http://www.infzm.com/content/84156

在被調控政策壓抑了兩年多之後,年底,北京樓市出現恐慌性購房潮。一再被麻醉的中國樓市,究竟怎樣才能擺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惡性循環?

在北京東五環十幾公里外的北馬莊,幾座黃色巨型塔吊正在飛快旋轉,一座城邦正在溫榆河畔徐徐展開。

雖然這個名叫金地格林格林的樓盤鄰近火化場和高壓電線群,且均價超過1.5萬元/平方米,但過去一個月,有三千多人交錢排隊辦卡,等著搶購四百多套中小戶型住宅。格林格林項目的一位銷售人員表示,托各種關係前來買房的人達到上百人。

更讓消費者感到恐慌的是,2012年12月之後,北京部分區域二手房坐地起價了。王瑜從2012年年初開始看房,為了等廣渠門的一個新盤,眼睜睜看著附近的二手房飛漲。到最後,新盤沒搖到號,她不得已去買富力城的二手房,價格卻已從年初的每平方米4.1萬元漲到了4.5萬元。

12月初,她簽完約沒幾天,中介就告訴她,她的房子市值已經升了二十來萬,「要是沒等新盤,我還能省個四十來萬。」王瑜還是很懊惱。

國家統計局12月18日公佈的數據顯示,11月份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主要城市的新建商品住宅價格較10月份均上漲,北京漲幅最大,環比上漲0.8%,而此前連續三個月基本持平。

北京市房地產協會秘書長陳志向南方週末記者透露,受益於下半年樓市的「翹尾」行情,2012年北京新房市場是調控近3年來成交量最高的一年,預計將達到9.1萬套。他稱「恐慌性購房」只屬於熱點區域熱點項目,並不代表樓市整體,北京市場基本處於動態平衡之中。

但市場真的處於平衡之中嗎?中國政府通過限購等「管治」手段抑制房價過度上漲,讓北京房地產市場價格很長一段時間內走軟,但這並不是真實供求關係的反映,經過近三年的調控,一股強大的購買力正在蓄勢待發。

中國房產研究會副會長顧云昌稱,2012年全年北京市住宅用地成交總量僅為648萬平米,創近6年來新低,在庫存不斷消化而供應難以跟上的情況下,2013年樓市仍有很大的上漲動力。

北京樓市大逆轉

明年開春即將結婚的婚房需求,以及年底的改善置業需求,推動了北京住宅成交量的年底爆發。

一直到2012年8月,邵純還被她老公埋怨眼光不准,買兩套房子都被套了。

作為大型房地產公司白領,經歷了2008年房價大跌,2009年飛漲之後,25歲的她迫切要買房的不是自住需求,而是「心理剛需」。他們曾經眼睜睜看著一套房子的標價,以每週10萬的速度上漲,從140萬漲到170萬,再到200萬——等他們下定決心買的時候,帶著定金去,結果房東又不露臉,說不賣了。

此時,非要有套房不可的心理,比真正的自住更焦灼難熬。2011年年初,她幾乎只看了一眼中弘北京像素,就給老公打電話說,「這房子我要了。」他們花了80萬買了北京像素的一個四十多平方米的複式公寓;到2012年年初,她又舉債買下了龍湖時代天街的一套房子。

焦灼的邵純不知道自己正在經歷北京樓市的又一輪大起落。當他們傾盡所有買下兩套遠郊小房子之時,正值北京樓市籠罩在2011下半年樓市量價齊跌的陰霾中。此時有關房價將要下行調整,甚至房地產市場或將崩盤的悲觀預測,主導著輿論風向。世界銀行在當時還發出警告稱,「房地產市場回調」是中國面臨的最大風險之一。

邵純彼時兩套房子市值很快就開始下跌,尤其是陷入資金鏈緊張的北京像素,開發商中弘地產甚至在2012年年初以五折賣樓,老公開始嘀咕他這個從事房地產業的老婆的眼光了。

短暫的蕭條後,積蓄已久的剛性購房需求開始率先回暖,在開發商促銷及首次置業的剛需購房需求支撐下,北京樓市在春節後交易量開始穩步回暖。5、6月份樓市調控將要放鬆、房價將要上漲的傳言,又進一步推動了交易量連續三個月上漲,並在7月份達到全年的峰值——商品房成交達2.5萬套,二手房住宅簽約1.7萬套,均創2010年調控以來的最高。

華遠地產董事長任志強在彼時預言,如果現有調控房地產政策不變,2013年3月,中國房地產必將暴漲。他指出限購令限制了新增土地供應,導致了北京2012年出現歷史上第三次土地負增長,舊土地供應庫存2013年3月終止,自從1998年房改後,每次土地供應負增長之後房價都會暴漲。

為了防止樓市的失控,中國政府派樓市督察組到各地督查樓市調控執行情況;另一方面,住建部、國家發改委、中國銀監會、人民銀行等中央多部委相繼發佈聲明否定房地產調控放鬆的言論,並多次重申將從嚴樓市調控。受此影響,以及上半年剛需嚴重透支的影響,北京樓市成交量從2012年8月份開始連續三個月回落。

經過一個生意平淡的「金九銀十」後,北京樓市交易量的下滑並未至年底,買家們開始在年末重返樓市了。金地格林格林原計劃只在2012年11月份推200套房源認籌,但意向客戶在幾天內就接近2000人,後來他們不得不又加推200套房源。

進入2012年12月,北京多個區域開始出現「恐慌性購房」。明年開春即將結婚的婚房需求,以及年底的改善置業需求,推動了北京住宅成交量的年底爆發。北京市房協統計,11月北京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價為2.18萬元/平方米,環比10月份上漲5.2%。在離2013年3月份仍有一季時間的現在,北京、廣州等一線城市似乎真有了房價「暴漲」的苗頭。甚至媒體報導,一套位於北京二環鐵路邊上的房子,一夜之前從230萬飛漲到300萬。

有一天臨睡,邵純夫妻倆算了一筆賬,發現自己一年來買的兩套房子比原來漲了超過60%,「頓時揚眉吐氣了」。直到2012年8月份,他們還在為此爭吵。3個月裡,隨著北京樓市的起伏,他們的人生也隨之起伏,但終於在這一賭局中勝出了。

股市資金流入

12月有相當部分的股市資金流入北京樓市,股市四季度有高達四千億元的解禁,數千億資金流向樓市,也成為攪動北京樓市的重要因素。

儘管2012年還有十餘天才過去,但從目前數據看,2012年全年北京新房市場創造近3年成交量新高已無疑問——預計全年成交量將達到9.1萬套,同比上漲55%。

財政部網站公佈的數據也顯示,2012年11月份房地產營業稅同比增加123億元,增長超過58.7%。營業稅如此的大幅上升,再一次有力印證了12月樓市的「翹尾」回暖。而這一翹尾正驅動著更多的資金湧入樓市。

刺激購房者心理和整個樓市預期的還有近期土地市場的「瘋狂」。整個11月,多個城市「地王」頻出。11月27日,北京、上海土地市場同日出現「地王」,樓麵價均超過3萬元/平方米;11月28日,深圳新的總價「地王」誕生。2012年銷售額破千億的保利地產一位高管向南方週末記者稱,保利有意識在10月份後大筆拿地,「馬上就沒房可賣了,但地價開始抬頭了」。

巨大而突然的成交量背後,是哪些消費者在支撐?偉業我愛我家集團副總裁胡景暉說,市場壓抑了兩年多的剛性需求啟動很關鍵,過去兩年沒有釋放的購買力太大了。但2012年10月之後,購房人群出現了變化。

「之前首次置業的人佔整體市場的七成,改善性置業的人不到三成,但10月份之後首次置業人數明顯下降,有些項目兩個主要購房人群所佔的比例出現反轉。」胡景暉說。

也就是說,過去幾年一直迴避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投資者如今捲土重來。從我愛我家接觸的客戶統計,12月有相當部分的股市資金流入北京樓市,股市四季度有高達四千億元的解禁,數千億資金流向樓市,也成為攪動北京樓市的重要因素,「尤其是全款購房比例上漲至四成左右,別墅成交量環比上月上漲近九成。」胡景暉說。

11月份以來,中國各地的房地產市場均出現起色。根據國家統計局發佈數據顯示,11月份全國70個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中,價格環比上漲的城市超過了75%,達53個,為2012年以來最多,廣州、上海等其他一線城市全線上漲,且漲幅遠遠超過二線城市。

據媒體報導,廣州珊瑚天峰項目週五通宵熱賣,該項目開盤即漲5000元/平方米;廣州南沙碧桂園天璽灣則是週六三千多人排隊爭購;而週日才開盤的珠江新城尚東君御在週六晚已出現排隊長龍。

但並不是所有房地產項目都出現轉機。這一輪成交量回暖過程中,許多樓盤銷售不久就被一搶而空,但同樣也有許多樓盤銷售慘淡,11月份北京新增15個新盤,就有包括璞瑅、東亞·印象台湖、北京城建·琨廷等4新盤零成交——開盤優惠仍舊是硬道理。

被打麻藥的樓市

12月14日才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傳遞出來的信號非常之少,對於房地產,僅僅一句「繼續堅持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不動搖」。

從2003年開始,中國樓市開始進入一個死循環,往往年末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到次年兩會,以收緊銀根和地根為核心的調控達到頂峰,之後進入政策效果觀察期,然後供不應求的市場迅速報復性反彈。然而,12月14日才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傳遞出來的信號非常之少,對於房地產,僅僅一句「繼續堅持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不動搖」。

在「恐慌性購房」消息刺激下,12月18日,國土部召開關於「採取切實措施,穩定房地產用地供應,抑制異常地價」的新聞通氣會,出台多項措施抑制高地價。12月17日晚,北京市住建委聯合人力資源局,進一步明確繳納社保認定購房資格標準,規定補繳社保在購房資格審核中不予認可。

北京市住建委同時稱,目前北京市還有九千餘套商品住房正在預售審批之中,有望年底前形成實際供應。此外,北京市開工未預售商品住房項目還有1200萬平方米,其中很多項目預計2013年上半年可以形成實際供應。再加上現在全市在售商品住房庫存還有超過5.4萬套,存量住房市場供應潛力巨大,可有效滿足需求。

但北京如今所供土地以遠郊區域為主,配建保障房的住宅用地必將進一步加大,五環內優質地塊供應仍顯匱乏。

中國房產研究會副會長顧云昌稱,北京房價上漲趨勢加劇,土地供應計劃未完成將為2013年樓市調控帶來較大壓力,中國政府調控的主要目標是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中央對於這些城市樓市反彈的容忍度依然不變,如果房價上漲過快,2013年仍存在調控收緊的可能。

但樓市調控仍舊類似於打麻藥,人為扭曲了商品房市場的供需關係,保利地產高管即訴苦,目前政府在房價管制上較前幾個月更為嚴格了,「在北京的高端項目,最頭疼的是怎麼才能拿到預售證」。

原中國房地產開發集團總裁孟曉蘇也稱,「通過限購,糊塗父親已把兒子打出毒癮,不打麻藥他就會跳會鬧。但父親種大麻幫兒子戒毒絕不是正確的。待中國住房雙軌制正常運行時,人們會把這段有趣的限購故事當做一樁笑料」。

(應被訪者要求,王瑜、邵純為化名)

導演 京城 年末 搶房 房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794

溫州樓市再現“搶房潮“500多套房子來了2500多人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4-11-15/876199.html

每經記者 徐傑 發自溫州

房價連續超過30多月下跌的溫州樓市再現“搶房”。

“房子賣完了,不賣了”,現場檢錄人員稱。11月15日,上午9時許,位於溫州永嘉三江商務區的立體城項目首次開盤,現場展示中心設置了7個檢錄臺,購房者必須拿著身份證、意向協議等資料方可進入展示中心選房。

立體城項目沿線道路停滿了私家車,其中不乏奔馳、寶馬等名車,而展示中心內布置了三個等候區,可謂人山人海。

據開發商方介紹,立體城項目本次開盤共推出586套房子,目前進入搖號階段的有2351人。不過,不僅如此,雖然已進入搖號選房階段,但仍有不少購房者湧入展示中心。

參與現場開盤監督的溫州永嘉住建局人員稱,為了公平公開透明,防止“炒房”,每一位參加選房的購房者順序號、身份證號碼、申請人姓名必須一致,被搖中號碼只能自己或者直系親屬間選房,不能對外轉讓,否則作廢。

9時40分前後,電腦隨機搖號進入第12輪搖號時,永嘉縣住建局當場發現一名搖號者為代人家炒房,隨即被取消選房資格,搶房激情可見一斑。

 

 

溫州 樓市 再現 搶房 房潮 500 多套 房子 來了 2500 多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29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