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特朗普」PE投資,一個尚未戳穿的騙局

http://www.infzm.com/content/58014

在浙江東部小城嵊州,一個投資神話正在廣為流傳──小鎮上一個老太婆,幾個月的時間,就用不到十萬塊的本錢賺回了五六十萬塊錢。

據說,讓她發財的是一個名為「特朗普股權投資」的項目。但當南方週末記者試圖尋找這位發財者時,卻發現誰也說不清楚她的身份。

類似的暴富故事正在更多的地方口耳相傳。伴隨著這些傳奇,記者發現,至少在浙江、江蘇、廣東、山東、河北、江西、吉林等諸多東部和中部省份,一個名為特朗普股權投資的項目,正隱秘地流行起來,其中尤以二、三級城市為甚。

其實,那不過是一個尚未戳穿的騙局。

做美國大亨的股東?

因為拿不到任何發票、收據之類的付款憑證,剛開始她還有些擔心。但當第一筆幸運獎750美元出現在自己的特朗普「賬戶」上,她也放下心來。

特朗普其實是一位美國地產大亨的名字,他在2010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位列第488名,身家約20億美元。

不久之前,特朗普高調宣佈,考慮角逐下任美國總統。而且,在一些民意調查中,他頗受歡迎。

這讓他再次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這位傳奇富豪曾在生意上大起大落、婚姻上波瀾起伏。他出過暢銷書,現在還親自製作、主持一檔熱門真人秀節目《飛黃騰達》。

不過,在大洋彼岸的中國,卻流傳著這位大亨的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今年1月,40歲的趙明月(化名)通過朋友的網友,知道了這個「秘密」。

趙明月和特朗普也算同行,她在北京從事房地產項目策劃工作,每個月幾千塊的收入,在北京並不算寬裕,而且「累死累活」的。平日裡,她也小小地炒炒股票,曾經賺過,但2008年經濟危機後虧了很多。

趙明月聽說,特朗普的公司正在賭城拉斯維加斯修建一棟造價5億美元的64層豪華公寓,以及在曼哈頓開發一個橫跨13條街道、總投資40億美元,名為「川普大地」的大型地產項目。

面對「嚴峻的美國金融危機」,又為了讓更多人「學習如何成為億萬富翁」,特朗普把這兩個前景無限的項目,放在一個名為「特朗普股權投資」的平台上,向「經濟環境比較穩定的」東方國家投資者出售部分「原始股」。

當南方週末記者以投資者的身份進行諮詢時,趙明月熱情地將她聽來的秘密和盤托出:

她從朋友那裡知道,這些原始股,還可以在一個不公開的網絡平台上交易。隨著股票價格不斷上漲,先購買的投資者就可以通過出售給後來人來賺錢。而且, 每當股票價格上漲三倍左右,就還會進行一次「拆股」,讓投資者手上持有的股票數量倍增。到2013年後,項目開發完成,投資者還可以通過公司在紐交所上市 而獲得「幾十倍」的巨額回報。

不僅如此,成為「原始股」股東之後,還能收到各種名目的「靜態獎」,如果你能夠拉來更多的人參與投資,則還能獲得另外一些名目的「動態獎」。

各種獎金計算規則眼花繚亂,一句話來說,就是投資者可以隔三岔五地收到一筆筆少則十幾美元,多則數百、上千美元的獎金。

若要想把握這個「機會」,最少需要花3.4萬元(折合5000美元)──成為特朗普的「銀級會員」股東。回報更高的「金級會員」則需要6.8萬元(折合10000美元)。

這個故事從一個朋友流傳到另一個朋友,簡直讓人血脈賁張。

除了因熟人傳播產生的信任感,人們追捧這項投資的另一重要依據是:在人民網、鳳凰網等正規新聞網站上,確實可以查到對這個特朗普項目予以詳細介紹的 頁面——但這並不是正式的新聞頁面,只是這些網站的子頻道孫頻道的角落裡,不通過搜索根本看不到。其中一家網站的編輯在查找出這個頁面後告訴記者,不知道 怎麼上去的。

在一些視頻網站上,還可以看到一批精心製作的「特朗普股權投資」宣傳視頻,有的截取了有特朗普本人出現在電視新聞時的畫面,並在視頻的文字標題裡冠以「CCTV」、「鳳凰衛視」等字樣。

但趙明月對這些卻深信不疑,決定一試,不過她謹慎地選擇了銀級會員。

因為交了錢卻得不到任何付款憑證,剛開始她還有些擔心。但當第一筆幸運獎750美元出現在自己的特朗普「賬戶」上,她也放下心來。她描述說,「特別快」,「幾分鐘」。

而記者接觸的所有投資者,都反映自己在付款當日或次日便及時「收到」了獎金,也都很快地在一個網站上獲得股票賬戶。這個網站需要輸入一串數字IP地址,並要擁有賬號密碼才能登錄。

傳銷騙局

記者從 「特普朗股權投資官方網站」的域名代理商處瞭解到付款人聯繫方式,進一步的調查顯示,他曾經供職於一家2009年被取締的非法傳銷機構MDG(美亞)國際。

要成為特朗普的投資者,必須把投資款交給自己的「老師」──和過去一些非法傳銷一樣,在特朗普這個體系裡,通常稱上線(介紹人)為老師或導師。也可以直接把款匯給一個設在廣東東莞的私人賬號。

在這個過程中,投資者得不到任何發票、收據之類的付款憑證。這與正規的股票操作——投資者在證券公司開設賬戶,可與個人銀行帳戶關聯劃轉——完全不同,其中風險,一目瞭然。

但當南方週末記者對此提出疑問時,一位投資者卻解釋說:「你有所不知,我們靠的就是誠信,信不過就不要做。」

事實上,根據南方週末記者的調查,這個特朗普提供給中國投資者的「機會」,根本是子虛烏有。

在真正的特朗普公司網站上,絲毫未曾提到存在這個「特朗普股權投資」。而特朗普公司公開發布的進入中國的所有相關計劃中,未有隻字提到該項目。

甚至還有一位投資者聲稱,自己在請美國朋友和特朗普公司聯繫後,也很快得到了澄清,他還把這段錄音發到了自己所在的特朗普投資者QQ群裡。

南方週末記者與美國特朗普公司取得聯繫後,截至發稿時得到的反饋是,對方已轉交法務部門處理。

而「特朗普股權投資」的「官方網站」與特普朗公司的網站並無任何關係。記者從前者的域名代理商處瞭解到付款人聯繫方式,進一步的調查顯示,付款人丘雷雷曾經供職於一家非法傳銷機構MDG(美亞)國際。

根據過往的媒體報導,MDG主要通過一款名為「mycool」的即時通訊軟件等產品,在多個省市進行傳銷,在2009年遭到各地警方嚴厲打擊取締後。

和自稱香港公司的MDG類似的是,特朗普也自稱其辦公室設立在香港。 雖然表面上看,MDG是銷售虛擬產品,而特朗普則是在吸收股權投資,但在根源上,兩者都是通過不斷擊鼓傳花,用後人錢財實現前人收益來滾大雪球的「龐式騙局」。

從特朗普股權投資個案來看,這些投資者的收益能夠得以維繫,關鍵在不斷有新的投資者入局,既能推高那個虛擬平台上的股價,也能讓一層層的「老師」們源源不斷地實現獎金收入。

4月中旬,記者用一位投資者提供的賬號密碼登陸這個網站,確實看到股價一直如他們所說的是在「單邊上揚」,只有拆股時短暫回落。

這個道理,其實很多投資者心裡非常明白——一位網名為「幸福使者」的投資者在勸記者入夥時說到,「只要新的會員不斷湧入,就能推動股權(價格)上漲……資金流動產生效益。」

在特朗普股權投資制度設計上,也對發展下線給出了一系列常見於傳銷的制度安排,不僅自己發展下線可能獲得15%的提成,下線再發展下線,投資者也有機會從中抽成。

幸福使者說,「推廣得越多,賺錢速度就越快。」

趙明月也很快意識到這其中機會,加入之後就開始積極發展下線,甚至專門跑回山東菏澤老家去發展。不久之前,她索性辭去工作,專心投資特朗普。

不過,儘管自稱三個月投資翻了三倍,但在問到發展下線的數量時,她總是顧左右而言它,一會說自己發展得很好,一會說自己也就是和幾個朋友一起做做。

而記者接觸的諸多投資者,一方面聲稱自己或友人月入幾十萬上百萬,一方面在問到下線數量時也都選擇迴避態度。

到目前為止,參與特朗普股權投資的人數,尚無從考證。

嵊州一位反對這項投資的楊先生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自己身邊的朋友們全都投身於此,最近也在拉自己入夥。內蒙古包頭一位投資者許海平說,自己身邊有大 約20個人都在做特朗普。甚至還有一位沈姓銷售人員宣稱,其所在的團隊,已在無錫、泰州等地區吸收了上千位投資者。也有多位投資者表示,自己只是通過網絡 投身於這個項目,並不知曉其他人的投資情況。

不過,若要退出這個遊戲也並不容易——按照規則,根據不同情況,股票有2個月或者6個月的限售期。

PE傳銷潮

這些所謂的股權投資項目,與前些年以一款具體的產品為載體的傳統傳銷手法相比,看起來更時髦,也更隱蔽。

特朗普股權投資的故事,並非孤案。

僅記者所知,還有 SMI、UNAICO、十度空間、LV、siqo、IFC、白宮資本、德資本、黑石等若干在網絡上和現實裡非常活躍的投資項目。

西安一家名為哈德斯軟件公司的業務經理告訴記者,開發一套特朗普這樣的結算系統,造價為一萬多塊錢,再做一個這種網站,也只需要多付幾千塊錢。這家公司為多家這類公司訂製系統和網站。

這些不同的項目,所勾勒的故事背景與主角各不相同。而共同之處在於,都是以某種形式的股權投資為誘餌,在操作實質上,他們都可以歸為依靠不斷滾雪球來維持的龐氏騙局。

這些所謂的股權投資項目,與前些年以一款具體的產品為載體的傳統傳銷手法相比,看起來更時髦,也更隱蔽。

多位投資者就向記者強調,「這是一種在美國很流行的金融產品,叫PE,在中國還沒有廣為人知。」

而之所以自己突然成為中國的金融領先者,很多人的解釋是,自己的「老師」是清華、北大的,又或者「老師」的團隊裡有重要官員。可記者再追問這些人的真實身份時,通常得不到清晰的回答。

事實上,PE是Private Equity的縮寫,意思是以非公開募集的方式籌集資金,購買未上市公司的股權,歷來是「有錢人的遊戲」。現在,PE成為了傳銷的光鮮噱頭。

在特朗普的宣傳文案裡,特意強調說,「這是一個不同階層的人都可以參與的機會,每個參與者均可按自己的意願和財務實力進行不同的投資。」

記者加入了三個特朗普的QQ群,發現裡面的會員大多數登記的年齡在四五十歲左右,登記的地址多是二三線城市,很多人都在自己的個性簽名檔裡,寫著一些關於成功與財富的格言。

而在一個江西投資者何沁諭提供的通訊錄裡,記者亦注意到特朗普的群發郵件收件人大多是使用QQ郵箱。對這些文化程度不高,閱歷有限,本身並不富有卻極其渴望成功的群體,這種隱蔽的PE傳銷模式,殺傷力最為強大。

其實,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老股民,有的還做過大宗商品領域的投資,但結果往往讓人失望──「中國的投資環境不好,沒賺頭,」一位投資者如此解釋道。

而在這些神秘的網站上,可觀的短期回報是他們難以拒絕的誘惑。

在特朗普的一個投資者QQ群裡,這些天裡大家正在談論這個項目的真偽,雖引來一些擔心,但樂觀者仍居多數。

32歲的廣東人Double就說,只要公司正常運作,我們有回報,就不用理他真假。Double今年開始作特朗普,說自己投資的3.4萬已經回本。

山東淄博46歲的「睿智英才」表示,最近同時投資了三個這種PE項目,已經收入了七萬塊錢,比自己那個機電小門面一年賺的錢還多。

和他這樣多個項目一起做的,並正在持續實現收入的,在記者的採訪中不在少數。

看起來,類似騙局並不少,特普朗只是其中尚未被戳穿的一個。而從天津等地個別已被公安機關查處的這類PE傳銷案件來看,這種PE傳銷的涉案金額,動輒逾十億元。


特朗普 特朗 PE 投資 一個 尚未 戳穿 騙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65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