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阿根廷公債 背後的金錢遊戲 違約慣犯15年後再出招 創新與國籌資天價

2016-05-09  TWM

政府偷渡發行!沒走完「假釋」流程就開賣,買氣好得離奇。

投機客搶瘋了!管他經濟好不好,趁超額認購轉賣配額套利。

兩周前,國際資本市場饒

恕了舉債多、卻一再倒

債的阿根廷。這一次饒恕的規模之大,不僅有悖常理,還可能為重視誠信的金融關係帶來一種錯誤誘因。問題是,無論基於什麼理由,這類行為經常出現,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都失之草率。

阿根廷在二00一年違約

後,花了十五年時間與公債債權人打官司。儘管法院也做成不少判決,兩造始終未能達成協議。但自馬克里(Mauricio Macri)

於去年年底就任阿根廷

總統、帶來新領導團隊以後,情勢改變了。馬克里政府與一群死不妥協的債權人,達成了初步協議,單憑一紙新的法庭判決,也不與國際貨幣基金(IMF)等國際組織商量,就逕自發行債券籌資,引起全球矚目。

舉債小幸運

創造貨幣流動性

這次的發債,在民間金主之間造成的場面,或許只能以「大混亂」來形容:投資人下了約兩千張訂單,搶購總金額高達七百億美元,創下新興市場公債籌資的天價。眼見市場反應如此熱烈,阿根廷喜出望外,於是把債息硬是降了幾乎一整個百分點。

一百六十五億美元新興市

場債券就此問世,而且與類似評級債務人的定價相比,這次舉債條件對阿根廷十分有利。

市場立即反應,讓阿根廷政府更加趾高氣揚,公債價格於是應聲上漲,讓阿根廷這個一再倒債的國家,享受到許多其他舉債國所沒有的好處。

此外,在反覆經歷多次流動性緊縮的整體債券市場,阿根廷這次的巨額舉債,不但未遭應有懲罰,反而獲得了貨幣流動的額外好處。

這種類型的債權人行為,並非沒有先例。在新興市場的舉債史上,也有債務人曾經歷倒債、與多邊金融組織激烈對抗、債務問題遲遲未解,最後卻能獲得債權人大開方便之門的案例。(一九九八年違約之後的俄羅斯,以及不止一次違約的委內瑞拉都是例證。)債權人之所以如此寬宏,其理由是好壞參半。

以阿根廷這次舉債為例,有鑑於馬克里的競選承諾,以及當選後即大舉推動外匯自由化等等,有理由相信阿根廷這一次的經濟展望,會與過去不同;也因為阿根廷自上一次被逐出資本市場,迄今已經長達十餘年,放款委員會自然相信這個國家的債信以及償債行為,應該比過去改善許多。他們認為,在訂定與實施中期的金融改革方面,新的阿根廷政府或許能夠與IMF合作得更好。

債息唱高調

吸引邊緣投資人

但是,壞理由也不少。政府公債債息一般很低,有時甚至出現負數,但阿根廷這次十年與三十年公債債息高達七.

五%到八%,使得投資人趨之若騖。實際狀況是,購買這次阿根廷公債的,主要不是專做新興市場的投資人,而是所謂「邊緣」投資人,其中包括一些未涉足這類市場的人。

他們相信馬克里帶領下的

阿根廷,會有一段安全無虞的經濟與金融衝刺期,一旦他們認為時機已至,隨時可以透過市場的流動機制退場。

從投資銀行家對這次發債

的大舉炒作可以看出,還有部分投資人採取的作法比邊緣投資人還要短期。他們指望藉由「flip」——也就是說,在需求熱絡的超額認購下,投資人一取得債券配額就快速賣出,藉此套利了結。

對於這次阿根廷舉債事

件,我們可以做成三點結論:首先,正因為許多人認為,阿根廷既然占了這麼大的便宜,今後應該會表現不錯。

但也因此,阿根廷今後在政策上只要稍有差錯,就會導致債券價格崩跌。

再者,阿根廷這次巨額舉債,並不表示資金市場流通情況好轉,反而會使市場流動性不足的現象更加惡化。

最後,在這樣一個短期行為上,與長期行為模武分歧的資金市場,素行不佳、本應嚴加管控的債務人,若今後想要倒債,反而變得容易多了。

flip

為房地產用語,

原指舊屋翻新

後,高價賣出。

此指債券於短期

內被炒作後,再以高價轉賣,進行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