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葉問3》吸金騙局背後的大地雷 賣座片淪金融炒作溫床 快鹿擠兌是冰山一角?

2016-04-11  TWM

電影《葉問3》創下四十五億元的驚人票房紀錄,但賺再多也不敵金融炒手, 向一代宗師致敬的電影,竟被搞成吸金騙局,引爆了一場上海擠兌風暴。

電影《葉問3》在中國宣稱創下八億元人民幣(約四十億元新台幣)的驚人票房,若加上海外地區,總票房超過四十五億元新台幣,與好萊塢大片《星際大戰7》、《鋼鐵人3》在中國的票房相當,應該讓投資人笑開懷。

不幸的是,《葉問3》啟動了中國特有的「互聯網+金融+電影」的資金運作模式,把這部賣座電影搞成像「龐氏騙局」的金融炒作,四十五億元的票房竟然讓兩萬多名散戶投資人血本無歸,參與投資的香港上市公司股價暴跌七成,還引爆了撼動金融安全的擠兌風波。

手法夯!經網路金融向群眾募資

演員卡司堅強的《葉問3》淪為吸金工具,首腦是上海快鹿投資集團董事長施建祥,他利用旗下的「金鹿財行」作為吸金管道,保證年息八%、甚至一八%的報酬,結果電影票房被踢爆造假,投資人爆發擠兌後,才發現施建祥的相關平台,總計吸金超過二百億元人民幣(約一千億元新台幣)。

類似的故事不斷重演,八○年代末期,台灣發生過鴻源、龍祥的吸金案,這幾年中國到處爆發吸金泡沫,過往這些吸金標的多為房地產、上市公司股票,金鹿財行則走最夯的群眾募資、網路金融手法。

《葉問3》的悲劇,早在去年年初就蓋棺論定了。葉問的故事被香港製片黃百鳴開發,找甄子丹擔綱,二○○八年《葉問》電影推出,票房大獲全勝;兩年後拍續集,票房仍開出長紅。

黃百鳴繼續籌拍第三集,在中國電影市場年年翻倍的大多頭氣氛下,吸引一堆金主捧鈔票上門。施建祥以影視大亨的架式,用十億元新台幣買斷版權,同時還成立上海快鹿投資集團。

在此之前,他更與高度爭議性的香港電影製片徐小明合作,借殼香港上市公司十方控股,施建祥在上海搞錢,徐小明則確保電影拍攝順利。

遭踢爆!電影票房造假 引發擠兌

中國電影市場火熱,每部電影的拍攝成本像火箭般飆升,《葉問3》原本拍攝預算超過十一億元新台幣,若加上十億元的版權買斷,和無上限的宣傳費,圈內專家估算,《葉問3》在中國至少要有十二億元人民幣的票房,才能損益兩平。但是在一六年春節之前,大陸票房超過十二億元人民幣的電影,只有《變形金剛4》、《阿凡達》、《泰冏》及《西遊.降魔篇》四部。

災難的引爆點在《葉問3》三月四日上映後,立即遭到網友踢爆造假,並在社群網站發布證據,包括「同一個觀影廳十分鐘一場」、「午夜場還爆滿」等。兩星期後的三月十九日,中國廣電總局首次查核發現,總計八億元人民幣的票房,有九千萬元是假造的。

《葉問3》最終實際票房只有七億元人民幣,距離十二億元的目標差距甚大;施建祥的吸金產品「影視寶」,又將第一個基金到期給付日設在三月二十五日,當天就發生公司沒現金的事件,累積到三月三十一日終於爆發大擠兌。

大起底!崇明島農戶變身影視大亨

施建祥是典型的中國暴富新貴,他出身上海郊區寶山,沒有官二代的光環,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崇明島的農場工作。一九九九年,他爭取到「重整四家國有企業」,對象包括上海快鹿電線電纜有限公司,因賤賣的國企通常藏著肥厚的利潤,讓他掌握了挖第一桶金的訊號。

之後施建祥在長江三角洲地區做了幾個地產開發案,金融海嘯後的○九年,他轉戰金融,搞擔保公司與小額貸款公司,獲得上海有關部門的批准。

施建祥的互聯網融資平台集團,看上飛速成長的電影市場,吸引資金陸續投入,短短四年就拿下旗艦級的《葉問3》。

去年九月,施建祥更找來好萊塢影星梅爾吉勃遜及布魯斯威利,宣布拍攝一九四三年飛虎隊事蹟的新片《大轟炸》,將其地位推上最高峰。施建祥高舉「互聯網+金融+電影」的旗幟吸金,用超級大片來引誘社會大眾購買他的基金。這種將股市炒作、龐氏吸金、電影票房操控完全結合的手法,只有在中國才可能發生。

地雷多!問題平台成交額逾四兆元

到底施建祥的吸金集團規模有多大?目前並沒有任何官方數字,在遭到擠兌之後,快鹿集團則發出聲明稿,宣布短中長期的償還計畫,稱已準備三十億元人民幣的資產備付。

中國類似的吸金公司不斷攀升,這些「線下理財、財富公司」的數量在過去兩年倍數成長。一五年底,中國官方突擊P2P(Peer-to-Peer Lending)網路借貸的「e租寶」,這家公司半年內違法吸金二千五百億元新台幣,受害者多達九十萬人;還有大大集團,吸金逾二百億元新台幣。

中國官方去年底開始收緊P2P網路吸金,但根據統計,到去年十一月底,中國P2P網貸平台數量達到三七六九家,其中「問題平台」達到一一五七家,去年累計的成交金額超過四.二五兆元新台幣,成為政府監管單位頭疼的地雷。

中國的金融情勢,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雖然全國各大中小城市不斷爆發擠兌風暴,但包括阿里巴巴、騰訊、京東商城,以及中國首富王健林的大連萬達集團,都在三月底推出最新的網路金融借貸產品;甚至號稱只要幾分鐘,就可核貸給消費者十萬元人民幣。

阿里巴巴等拚命借錢給中低收入散戶的同時,大量承接高鐵業務的遼寧省東北特殊鋼鐵集團,因為無法償付到期的四十三億元新台幣債務本息,董事長楊華竟然上吊自殺;而之前年產能超過二千萬噸的天津渤海鋼鐵集團,也因背負近一兆元新台幣的債務,遭到銀行啟動債權保全程序。一邊拚命在衝刺網路金融、小額貸款,另一邊龐大的舊債務,卻如滾雪球般幾近失控。

快鹿集團因《葉問 3》而瓦解,讓我們看到中國的真相,一部票房超過四十億元新台幣的超級大片,卻讓大陸投資人血本無歸,還造成上市公司股票崩盤、群眾擠兌的社會事件。

當金融槓桿玩到極致,成本不斷堆疊,債務騰飛上天,就算實體經濟賺再多,仍然無法償債。中國金融市場到底藏了多少《葉問3》這樣的案子,人民銀行主導的金融體系能不能消化這些壞帳,正是中國金融崩潰與否的生死關鍵。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撰文 / 乾隆來

葉問 吸金 騙局 背後 大地 賣座 片淪 金融 炒作 溫床 快鹿 擠兌 冰山 一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60

郎鹹平:從泛亞到快鹿,“站臺”不等於“代言”?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6438

資料圖:郎鹹平(視覺中國/圖)

4月4日,著名經濟學家郎鹹平發微博說,他“從未擔任過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團)的任何職位,也不給任何金融機構的產品代言”。

然而,為什麽在屢發兌付危機的大型平臺背後總能看到他的名字?

2015年,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涉及22萬投資者400多億元兌付危機事件在全國引起強烈關註,涉及資金之多,投資人之廣極為罕見。

郎鹹平與《貨幣戰爭》作者宋鴻兵一起,被當做泛亞的“站臺”者之一。這源於2011年7月以來,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曾多次相繼在杭州、上海、寧波、溫州等城市舉辦了投資報告會,並邀請海內外知名經濟學家茅於軾、郎鹹平、宋鴻兵等與觀眾們現場交流,探討宏觀形勢下稀有金屬的產業趨勢和投資機會。

郎鹹平的照片被印在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投資報告會的宣傳單頁上,宣傳單頁上還有的是“比黃金值錢,比股票安全”等等泛亞相關產品的宣傳語。

郎鹹平的照片被印在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投資報告會的宣傳單頁上,宣傳單頁上還有的是“比黃金值錢,比股票安全”等等泛亞相關產品的宣傳語。(微博截圖/圖)

12月15日,《貨幣戰爭》作者宋鴻兵在太原舉行的一場投資策略報告會上進行演講前,遭泛亞投資人圍攻,沖突過程持續了5分多鐘。最後,宋鴻兵在寫有道歉內容並承諾盡力幫助大家的字條上簽字後,事件才得以平息。

宋鴻兵被打之前的五天,也就是12月10日上午10點,郎鹹平發微博,表示已委托律師對馬勝金融公司和昆明泛亞金屬交易所提起侵權訴訟,原因是馬勝金融及泛亞濫用名義魚目混珠兜售產品,給其名譽和投資人造成重大損失。他同時表示,從未擔任過任何公司的任何職位,也從未推薦任何公司的金融產品並呼籲網友舉報類似的招搖撞騙的公司。

參加某平臺舉辦的交流會,交流所謂學術問題,自然不算是代言,但算不算是“站臺”呢?

2016年2月16日左右,“鑫琦資產”危機爆發。陜西鑫琦資產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以向投資人籌錢投入房地產項目的方式,開展理財活動,其房地產項目均分布於西安、鄭州等二線城市。

2月,上海的鑫琦資產出現兌付危機,投資人不同意鑫琦方面提出的“以房抵債”方案,紛紛報案,隨後鑫琦資產員工被遣散,業務叫停。此次理財資金涉及近20億元。

然而,在鑫琦資產的新聞中,也能看到郎鹹平的名字:在2016年2月2日一次峰會活動中,與鑫琦資產有密切關聯的鑫琦控股又請來了央視主持人水均益、著名經濟學者郎鹹平等人參與討論“不良債權如何化解”的座談會。

今年3月,上海快鹿集團操控的電影《葉問3》爆發假票房事件,接著,快鹿系旗下包括金鹿財行在內的若幹理財平臺出現兌付危機,其中僅金鹿財行的資金缺口就達3億。

在快鹿系的危機當中,也能頻繁看到郎鹹平及其兒子的名字。

雖然4月4日,郎鹹平發布微博聲明:“我本人從未擔任過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團)的任何職位,也不給任何金融機構的產品代言。我兒子在上海從事金融工作,因此他們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業務往來理所當然,但是一切往來都是符合國家的法律法規的規定,他們從未參與金鹿財行以及快鹿集團旗下其他P2P平臺的任何業務。”

然而,仍是被媒體爆出了其父子與快鹿集團千絲萬縷的聯系:

4月11日騰訊《棱鏡》報道,《現代工商》雜誌2010年一篇專訪快鹿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文章稱,施建祥“已邀請了郎鹹平擔任擔保公司的獨立董事”。東虹橋擔保成立後,而郎鹹平系該公司的“戰略合作”對象。

除了這些“虛職”,跟快鹿系有密切聯系的,實際上是郎鹹平的兒子。

郎世瑋創立了“郎基金”,與郎基金有很多交集的哲琿金融旗下互聯網金融平臺“合拍貸”在2014年與快鹿集團主發起的“東虹橋擔保”簽訂了合作協議書,東虹橋為貸款的借款方提供本息保證。”

此外,《棱鏡》獲得一份郎鹹平次子郎世傑的名片顯示,其職位為上海快鹿投資集團的“副總裁”,該名片所留固話為東虹橋擔保公司所使用。另外,郎氏家族與快鹿共同控制香港一家上市公司。

鹹平 泛亞 到快 快鹿 站臺 等於 代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795

神開股份5名股東與快鹿“勞燕分飛” 快鹿控股股東地位不穩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312.html

曾一度被大家認為是快鹿系資產“大頭”的神開股份,因快鹿系自顧不暇且內耗不斷,使此前委托公司15%投票表決權給快鹿集團的5名股東與快鹿系心生嫌隙,並於今日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

5股東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

值得註意的是,在5名股東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此之前,快鹿集團曾與某收購方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借款協議》。據一位接近快鹿高層人士透露,因快鹿集團持有神開股份未滿一年,所以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將延期至10月中旬進行轉讓,該協議含快鹿系所持神開股份13%的股份及5名股東所持15%股份的受讓權。

據了解,此前神開股份顧正、袁建新、王祥偉等5名股東需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5%股份質押給業祥投資,同時將該部分股份的表決權全部委托給業祥投資行使。“自委托書生效之日起12個月內,委托人不可撤銷地將神開股份15.004%的表決權全權委托給業祥投資,除非受托人與委托人協商一致提前解除委托關系。”

6月16日,神開股份在重大事項停牌進展公告中提及,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收到某收購方與古箏、王祥偉、袁建新等自然人、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關於上海神開石油化工裝備股份有限公司之《股權轉讓協議》、某收購方與業祥投資簽署的《借款協議》以及顧正、王祥偉、袁建新、高湘、顧冰等自然人股東與業祥投資簽訂的《關於解除表決權委托的協議書》。

神開股份在公告中指出,公司於2016年6月14日收到控股股東通知,業祥投資對於上述文件簽署的合法性、真實性存在質疑,並已申請司法機關介入。

不過,在快鹿系自身難保後,神開股份5名股東便有了與快鹿“勞燕分飛”之意。據悉,5名股東於6月17日向快鹿旗下子公司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業祥投資”)和神開股份分別遞交了《關於上市公司股東表決權委托的撤銷通知》。而在撤銷之後,快鹿集團此前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中所包含的15%的受讓權也將無法處置。

快鹿控股股東地位不穩

若快鹿集團失去了5名股東15%的表決權,其此前股權轉讓協議中對於該15%股份的受讓權也無法處置,且控股股東地位將搖搖欲墜。

對此,《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向神開股份求證,一名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該表決權委托的撤銷通知原件尚未收到,但公司已經收到了電子版,若公司收到原件,也將會同步公告的。至於快鹿集團是否不再是控股股東,仍需要接下來通過律師意見來認定,但快鹿的控股股東地位會存在較大的變數。

盈科律師事務所公司控制權專委會主任王光英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若5名股東撤銷委托表決權,快鹿將不再是控股股東。達到控股股東標準常規是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決權超過30%,或者簽一致行動人協議、控制了董事會。

據了解,達到上市公司控制權需要投資者為公司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東,或支配公司表決權超過30%、支配公司表決權能夠決定董事會半數以上成員選任等等。目前,神開股份共有9個董事席位。一名接近快鹿高層人士此前向記者透露,快鹿系占有神開股份6個董事會席位。

“如果快鹿還有6個董事會席位的話,那還是神開股份的實際控制人,但有可能不是控股股東,如果別的股東聯合的話持股比例就比他多了。”王光英指出,實際控制人並不一定是控股股東,但若是實際控制人在股權層面上沒有比例了,其他股東對公司進行重新選舉,改組董事會,那快鹿可能連實際控制人都不是了。

快鹿系內耗疑團

對於快鹿集團是否收到了5股東的撤消委托表決權,《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向多位快鹿集團人事求證,發現電話均打不通。一位快鹿集團內部人士表示,目前快鹿集團正在開緊急內部溝通會。在該內部人士看來,經過由徐琪辭職引發的615黃家騮對峙徐琪事件後,目前來看徐琪留下的可能性比較大,但是一旦留下來則涉及到未來領導班子重組的問題。

本報記者了解到,快鹿集團的緊急溝通會以及徐琪的去留問題均需要和快鹿集團真正幕後執掌者施建祥溝通,而由於施建祥人在國外,因此從兌付危機爆發蔓延至現在,均通過視頻電話會議的方式進行溝通。

但是,值得玩味的是,隨後《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就神開股份股東撤銷委托表決權事件致電徐琪,徐琪明確表示,他已經離開快鹿集團,至此,辭職消息坐實。

快鹿系的電視劇般的波折劇情還表現在,就在6月15日黃嘉騮與徐琪對峙,質疑徐琪在資產處置方面方式不當,並以集團立場要求離開之後的第二天,黃家騮卻正式辭職。

6月16日,上海東虹橋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虹橋融資擔保”)官網發出公告指出,因公司介於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經營擔保事項,參與了快鹿公司處理相關兌付方案及實施工作。在過程中,因存在太多的意見,造成兌付工作進展緩慢,相關投資人及快鹿公司現決策者誤以為是本人阻擾了兌付方案的實施,故在本月15日的見面會上,已發生針對我人身的暴力傷害。為了消除投資人針對我的誤解,保護好廣大投資人的利益。在已不是快鹿集團執行總裁的前提下,辭去上海東虹橋擔保公司董事長職務並推出快鹿集團一切事物。

神開股份2015年年報顯示,黃家騮自1991年起先後在中國農業銀行、天安保險、華夏銀行、廈門銀行等機構任職。並於2009年至2010年任上海長寧東虹橋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截至神開股份年報報告期末,黃家騮任快鹿集團風控總監、東虹橋融資擔保董事長及神開股份董事。

神開 股份 股東 與快 快鹿 勞燕 分飛 控股 地位 不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850

快鹿系從內耗到“外撕” 處置神開股份資產碰壁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399.html

近日,快鹿系“狗血”事件由內耗發展到外撕。其控股的神開股份,並沒有因為停牌而得以平靜。

快鹿集團與某收購方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包含其所持神開股份13%股份,且將此前神開股份5名股東同意受讓給快鹿集團的15%股份的受讓權一並轉讓於收購方。不過,眼看它樓塌了,該5名股東也不再願意“委身”於快鹿集團,在17日這天正式“開撕”。

6月17日,神開股份公告稱,公司於2016年6月17日接到自然人股東顧正、王祥偉、袁建新、高湘、顧冰(下稱“5名股東”)通知,5名股東與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業祥投資”)已於6月8日簽署了《關於解除表決權委托的協議書》,同時,5名股東正式函告上市公司撤銷業祥投資代為行使股東表決權的委托。

公告指出,5名股東函告公司撤銷業祥投資代為行使股東表決權委托,但同日接到了業祥投資關於撤銷一事不認可的函件。業祥投資表示,公司與5名股東簽署的《解除表決權委托的協議書》的合法性、真實性、有效性均存在重大疑問。並稱,該《協議書》並未經過公司法定代表人谷平先生簽字確認和公司股東會議通過;同時,鑒於寧波惠佳投資管理中心明確表態,雙方與寧波惠佳投資管理中心的《股權轉讓協議》將終止履行,相應地該份《協議書》已無存在基礎。

不過,一位神開股份工作人員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雖然業祥投資指出寧波惠佳表態將終止履行《股權轉讓協議》,但是公司並未收到終止履行協議的正式函件,所以目前尚無法確認。

盈科律師事務所公司控制權專委會主任王光英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除非快鹿集團與5名股東在簽署的解除協議中有提到,如果終止履行《股權轉讓協議》後便恢複表決權委托,才可以恢複表決權委托,否則這個解除表決權就會生效,快鹿集團提出異議也是無效的。至於神開股份沒收到終止履行協議的正式函件,只要快鹿集團和寧波惠佳私下商議好,可以延遲發函給上市公司。

快鹿 鹿系 系從 內耗 外撕 處置 神開 股份 資產 碰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853

神開股份5名股東與快鹿“勞燕分飛” 快鹿控股股東地位不穩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312.html

曾一度被大家認為是快鹿系資產“大頭”的神開股份,因快鹿系自顧不暇且內耗不斷,使此前委托公司15%投票表決權給快鹿集團的5名股東與快鹿系心生嫌隙,並於今日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

5股東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

值得註意的是,在5名股東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此之前,快鹿集團曾與某收購方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借款協議》。據一位接近快鹿高層人士透露,因快鹿集團持有神開股份未滿一年,所以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將延期至10月中旬進行轉讓,該協議含快鹿系所持神開股份13%的股份及5名股東所持15%股份的受讓權。

據了解,此前神開股份顧正、袁建新、王祥偉等5名股東需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5%股份質押給業祥投資,同時將該部分股份的表決權全部委托給業祥投資行使。“自委托書生效之日起12個月內,委托人不可撤銷地將神開股份15.004%的表決權全權委托給業祥投資,除非受托人與委托人協商一致提前解除委托關系。”

6月16日,神開股份在重大事項停牌進展公告中提及,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收到某收購方與古箏、王祥偉、袁建新等自然人、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關於上海神開石油化工裝備股份有限公司之《股權轉讓協議》、某收購方與業祥投資簽署的《借款協議》以及顧正、王祥偉、袁建新、高湘、顧冰等自然人股東與業祥投資簽訂的《關於解除表決權委托的協議書》。

神開股份在公告中指出,公司於2016年6月14日收到控股股東通知,業祥投資對於上述文件簽署的合法性、真實性存在質疑,並已申請司法機關介入。

不過,在快鹿系自身難保後,神開股份5名股東便有了與快鹿“勞燕分飛”之意。據悉,5名股東於6月17日向快鹿旗下子公司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業祥投資”)和神開股份分別遞交了《關於上市公司股東表決權委托的撤銷通知》。而在撤銷之後,快鹿集團此前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中所包含的15%的受讓權也將無法處置。

快鹿控股股東地位不穩

若快鹿集團失去了5名股東15%的表決權,其此前股權轉讓協議中對於該15%股份的受讓權也無法處置,且控股股東地位將搖搖欲墜。

對此,《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向神開股份求證,一名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該表決權委托的撤銷通知原件尚未收到,但公司已經收到了電子版,若公司收到原件,也將會同步公告的。至於快鹿集團是否不再是控股股東,仍需要接下來通過律師意見來認定,但快鹿的控股股東地位會存在較大的變數。

盈科律師事務所公司控制權專委會主任王光英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若5名股東撤銷委托表決權,快鹿將不再是控股股東。達到控股股東標準常規是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決權超過30%,或者簽一致行動人協議、控制了董事會。

據了解,達到上市公司控制權需要投資者為公司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東,或支配公司表決權超過30%、支配公司表決權能夠決定董事會半數以上成員選任等等。目前,神開股份共有9個董事席位。一名接近快鹿高層人士此前向記者透露,快鹿系占有神開股份6個董事會席位。

“如果快鹿還有6個董事會席位的話,那還是神開股份的實際控制人,但有可能不是控股股東,如果別的股東聯合的話持股比例就比他多了。”王光英指出,實際控制人並不一定是控股股東,但若是實際控制人在股權層面上沒有比例了,其他股東對公司進行重新選舉,改組董事會,那快鹿可能連實際控制人都不是了。

快鹿系內耗疑團

對於快鹿集團是否收到了5股東的撤消委托表決權,《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向多位快鹿集團人事求證,發現電話均打不通。一位快鹿集團內部人士表示,目前快鹿集團正在開緊急內部溝通會。在該內部人士看來,經過由徐琪辭職引發的615黃家騮對峙徐琪事件後,目前來看徐琪留下的可能性比較大,但是一旦留下來則涉及到未來領導班子重組的問題。

本報記者了解到,快鹿集團的緊急溝通會以及徐琪的去留問題均需要和快鹿集團真正幕後執掌者施建祥溝通,而由於施建祥人在國外,因此從兌付危機爆發蔓延至現在,均通過視頻電話會議的方式進行溝通。

但是,值得玩味的是,隨後《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就神開股份股東撤銷委托表決權事件致電徐琪,徐琪明確表示,他已經離開快鹿集團,至此,辭職消息坐實。

快鹿系的電視劇般的波折劇情還表現在,就在6月15日黃嘉騮與徐琪對峙,質疑徐琪在資產處置方面方式不當,並以集團立場要求離開之後的第二天,黃家騮卻正式辭職。

6月16日,上海東虹橋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虹橋融資擔保”)官網發出公告指出,因公司介於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經營擔保事項,參與了快鹿公司處理相關兌付方案及實施工作。在過程中,因存在太多的意見,造成兌付工作進展緩慢,相關投資人及快鹿公司現決策者誤以為是本人阻擾了兌付方案的實施,故在本月15日的見面會上,已發生針對我人身的暴力傷害。為了消除投資人針對我的誤解,保護好廣大投資人的利益。在已不是快鹿集團執行總裁的前提下,辭去上海東虹橋擔保公司董事長職務並推出快鹿集團一切事物。

神開股份2015年年報顯示,黃家騮自1991年起先後在中國農業銀行、天安保險、華夏銀行、廈門銀行等機構任職。並於2009年至2010年任上海長寧東虹橋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截至神開股份年報報告期末,黃家騮任快鹿集團風控總監、東虹橋融資擔保董事長及神開股份董事。

神開 股份 股東 與快 快鹿 勞燕 分飛 控股 地位 不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854

P2P嚴查時代到來,票房玩砸了快鹿:2016上半年互聯網金融大事盤點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624/156898.shtml

P2P嚴查時代到來,票房玩砸了快鹿:2016上半年互聯網金融大事盤點
劉雪兒 劉雪兒

P2P嚴查時代到來,票房玩砸了快鹿:2016上半年互聯網金融大事盤點

互聯網金融日趨規範化。今年7月,網絡支付就要實名制了,你做好準備了嗎?

2016年即將過半,互聯網金融在這半年里仍然得到了快速發展。而在上半年,一眾巨頭們,從BAT到海外的蘋果,依然紛紛在這個領域發力;而另外一面,校園貸屢屢曝出問題,P2P跑路仍然存在。

經過一段時間的野蠻生長之後,政府對互聯網金融監管加強的態勢,已經在今年顯露無遺。P2P正在面臨極大力度的嚴查,在線支付也即將被納入管理,新三板分層制也在不久前落地。互聯網金融行業,草根和小企業們,即將面對嚴峻的考驗。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2016年上半年發生了哪些行業大事吧,對創業者們觀察行業動態和投資人選擇投資方向,也許能有所幫助。

春節期間紅包大戰

2016年春節期間,紅包大戰上演。支付寶砸下2.69億元成為央視春節晚會的獨家互動合作夥伴,微信在春節前就開始布局紅包照片和紅包雨,阿里錢盾推出了“紅包快手”和“紅包早知道”,騰訊手機管家上線“紅包鬧鐘。

自移動互聯網普及以來,每一年臨近春節的日子,都免不了一場紅包大戰——這既是品牌營銷,也是一種面向競爭對手們的示威。從2014年開始,由於微博式弱,紅包大戰逐漸演變成了支付寶和微信的雙雄之爭。

ApplePay入華

2月18日,Apple Pay正式宣布入華。使用需要滿足三個條件:iPhone6及以上型號的手機,綁定信用卡以及支持非接觸式支付的POS機。

目前Apple Pay應用內日均交易筆數增長了150%,但由於微信支付、支付寶等國內“地頭蛇”已搶占先地,加上Apple Pay的限制條件,所以蘋果入華還面臨諸多挑戰。

鏈家違規交易引發中介金融整頓

2016年2月23日,兩名鏈家經紀人的違規交易被監管部門通告,最終引起了整個中介行業金融業務大整頓。3月12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央行將對房地產中介機構、房地產開發企業以及其與P2P的金融業務開始進行清理和整頓,這也意味著新的調控政策將以打擊房地產類互聯網金融業務為開端。

鏈家的問題代表了中國房地產中介行業的普遍亂象,在實際的買賣樓市場,各種違規擔保、高利貸等情況並不少見,這也側面暴露出中國小微、個人金融市場的服務匱乏。

快鹿陷入洗錢風波

3月4日,有業內人士指出,《葉問3》存在大量票房註水情況,投資方快鹿集團及其下屬兩家上市公司神開股份和十方控股也浮出水面。

早在2月24日,十方控股公告稱,公司以1.1億元購買《葉問3》55%的票房收益權;神開股份公告稱,公司擬以自有資金出資4900萬元,設立《葉問3》電影票房收益權投資基金用於投資該電影,並通過票房收益獲取投資利潤。

此前有報道指出,《葉問3》上映前,快鹿集團就將票房資產證券化,以票房收益的預期從旗下P2P、眾籌平臺等渠道從籌集了不少資金。

此次在《葉問3》方面,快鹿集團和金融平臺的操作踩住了紅線。按照規定,平臺自身嚴禁為關聯方投資者提供擔保,也不能為關聯公司融資。

互聯網金融進入嚴查期

4月14日,央行出臺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針對互聯網金融制定了分領域、分地區條塊結合的專項整治方案。專項整治工作將為期一年,計劃2017年3月底完成。

整治的領域重點包含第三方支付、線下投資理財、P2P網絡借貸、股權眾籌、互聯網保險及首付貸、尾款貸等引導配資資金的房地產金融產品。

具體而言,註冊名稱或經營範圍出現跟“金融”有關字樣的機構,包括交易所、金融、資產管理、理財、基金、基金管理、投資管理、財富管理、股權投資基金、網貸、網絡借貸、P2P、股權眾籌、互聯網保險、支付等,均將暫停註冊。

螞蟻金服獲巨額融資,互聯網金融巨無霸誕生

4月26日,螞蟻金融服務集團宣布完成B輪融資,融資規模45億美元,創造全球互聯網行業目前最大單筆私募融資紀錄,同時,螞蟻金服的整體估值躍升到600億美元。螞蟻金服總裁井賢棟表示,螞蟻金服“一定會上市”。如果螞蟻金服在近兩年上市,其有望成為2010年農行上市以來中國市場規模最大的一次IPO。

小米做金融,聯手籌建民營銀行

6月13日,小米透露,四川希望銀行已獲得中國銀監會批複籌建,這也是四川省首家民營銀行,註冊資本30億元人民幣,小米科技29.5%的股份,成為繼新希望集團後的第二大股東。四川希望銀行籌建負責人表示,該銀行未來有望成中西部首家移動互聯網銀行。雷軍表示,“合作如果要成功,一定要有幾個臺柱子,劉永好的口碑和為人也是吸引我的一個因素”,小米未來會在IT系統、雲服務、數據服務等方面給予支持。

新三板創新層落地,920家公司入圍

6月18日,股轉系統正式公布了創新層的名單。6月27日起,股轉系統正式對掛牌公司實施分層管理,共有920家公司入圍創新層。有異議或者自願放棄進入創新層的掛牌公司,應在3個轉讓日內(即截止6月22日)向股轉系統發送異議申請。

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融資租賃公司、典當行、商業保理公司以及互聯網金融等特殊行業掛牌公司,在相關監管政策明確前,暫不進入創新層。私募基金管理機構按照相關監管要求整改後,符合創新層標準的,可以進入創新層。值得一提的是,九鼎也進入了創新層。

今年7月網絡支付實名即將實行

根據 《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要求,7月1日之前,各支付機構實名率需滿足95%。對此,支付清算相關負責人透露:還有一段差距。

支付寶方面曾對外宣布自7月1日起,沒有綁定中國內地銀行卡的用戶將不能在支付寶賬戶中存錢,也不能使用賬戶中的余額。

據《辦法》規定,III類賬戶需要5重實名認證渠道。目前主要的認證渠道有身份信息認證、銀行卡認證、電話號碼認證等。

從整體上看,互聯網金融已經從亂象叢生的野蠻生長逐漸步入系統規範的監管控制中,但是,這樣的情況並不影響行業中好企業的發展速度,滿足用戶需求、符合法律規範的企業獲得資本青睞並不困難。此外,還可看出互金正在細分領域深入,比如當下移動支付比較受歡迎,連Apple Pay也想入華分一杯羹。

隨著互聯網金融的逐漸規範,多層次、多元化、多結構的資本市場體系正在形成,中國傳統金融的布局也在發生變化,互聯網與金融的結合也更加緊密與有序。

金融整頓 網絡支付 紅包大戰 民營銀行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2P 嚴查 時代 到來 票房 玩砸 砸了 了快 快鹿 2016 上半年 上半 互聯網 互聯 金融 大事 盤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767

毫無進展的危機兌付94天:快鹿系你在玩嗎?

“周日下午有溝通會,施建祥應該會從美國連線溝通,您有時間參加嗎?”一位快鹿系人士2016年7月1日聯系《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並提出,自快鹿系兌付危機事件以來,一直以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快鹿”)實際控制人身份存在的施建祥將首次露面。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7月3日下午13:30趕到上海金鹿財行財富投資管理公司(下稱“金鹿財行”)位於上海長寧區金虹橋總部的23樓辦公地點。經過半個小時的等待後,溝通會正式開始已經是14:00多。在發布會過程中,當多位當事人發表各自的想法後,真正到施建祥露面的時刻,卻並沒有所謂的同施建祥連線,而僅僅是施建祥事先錄好的一段長達2分51秒的VCR。

對於施建祥目前身在何處,現任快鹿董事局主席徐琪則給出了“只能告訴你目前不在國內,其他無法奉告”的回答。

“毫無進展”的94天

從2016年3月31日快鹿兌付危機爆發以來到2016年7月3日,已經過去94天,從目前快鹿系的現狀來看,在對投資者是否開啟兌付以及是否能夠兌付這兩個核心問題上,幾乎可以用“毫無進展”來形容。

不得不提到的是,在這94天的兌付過程中,號稱快鹿系實際控制人的施建祥從未現身,而外界能夠獲得的關於施建祥的言論都是通過快鹿系內部人士“已經同施取得溝通”的方式來了解,這樣的態度在投資者及外界來看,快鹿系想要合理解決這一影響重大、涉及投資者數目較多的兌付危機事件的誠意,顯然並不足。

快鹿系兌付危機最為核心的問題就是快鹿系究竟還有多少錢?這些錢究竟什麽時候能夠給到投資者?

無論“快鹿連續劇”劇情多麽精彩,內鬥多麽激烈,一位投資者道出了最關鍵的一句話“我只想知道快鹿系現在還有多少錢,究竟內鬥誰贏誰輸我並不關心”,而快鹿系對於這個問題的披露內容卻愈發減少,信息愈發不透明,回避的程度也與日俱增。

以兌付資產包為例,早在快鹿系兌付危機的第6天,快鹿系曾表示將在兩周後公布50億元資產包用以兌付。這一天是2016年4月6日周三,而在兩周後的媒體發布會上,快鹿系並沒有給出上述50億元資產包的詳細列表,理由在於此次的新聞發布會快鹿選擇在了2016年4月19日召開,而這天是周二並非周三,距離兩周還差一天。所以,快鹿系以這樣的“理由”表示,資產包詳細內容選擇在下次媒體發布會即一周之後公布,如此,兩周的承諾“順理成章”改為三周。

而真正對於資產包有所解釋的時間向後推移到了2016年4月27日,此時距離4月6日已經過去21天,正好三周。但是,快鹿披露的卻是一份半遮半掩的文件,僅僅顯示對外投資、房屋產權、債權三部分籠統的分類資產,最後加總數字為501848.87萬元,雖然達到了50億元這一數字,但究竟50億來自哪里、是否真的值50億,卻並無從知曉。對此,快鹿以“詳細資產列表會影響後續資產處置”為由拒絕公開詳細信息。

如今,94天3個月的時間過去,在這一過程中,快鹿並沒有給出這一資產包的最新進展。直至7月3日的發布會上,快鹿系對於兌付進展又給出了不一樣的說法:“將盡快籌集13億資金用於兌付。”本報記者了解到,此次給出的最新的13億元兌付資金將來自於此前“50億資產包”的縮減版“25億資產包”。對於這25億資產包的信息披露,相比最初50億資產包的披露,快鹿系更為“保守”,明確給出了“資產處置完成前不會披露任何信息”的說法。

與資產包體量一再變化相伴隨的是資產處置內容始終“猶抱琵琶半遮面”,遮的體量也從半遮半掩到現在完全遮蓋。“信息披露會影響資產處置質量”成了快鹿用起來輕車熟路的理由。

與4家上市公司的關系“說不清”

在快鹿系兌付危機過程中,市場更為關註的是與快鹿相關的四家上市公司。從目前來看,作為快鹿系間接持股最多的神開股份已經是快鹿系的最後一塊“遮羞布”。但是值得註意的是,在最初快鹿尚且願意披露部分信息時,表示50億資產包中並不包含上市公司股權。當時,徐琪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給出的說法是,該資產包將包括電影 IP、小貸資產、不動產,以及九鼎集團、中科招商的股權等。

而徐琪本人在快鹿內部的角色也是“說變就變”,隨著快鹿內鬥事件不斷上演,徐琪從快鹿危機事件之前的顧問身份一躍成為董事局主席,而這個角色在扮演的第3個月卻“被離職”,2016年6月15日,快鹿集團官網發布公告,稱徐琪由於個人原因辭去上海快鹿投資集團董事局主席兼總裁一職。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就在隔日2016年6月16日,該公告在快鹿集團官網上不見了蹤跡。而這份公告在7月3日的發布會上,又有了最新進展,徐琪稱該人事任命通知已被撤銷。

在上述頗具戲劇性的事件反複炒作之後的第7天,快鹿再次組成了新的兌付小組,其中增加了四名投資人,投資人代表之一指出目前快鹿系真正具有價值的資產只有快鹿系涉及的4家上市公司:一家為A股上市公司神開股份,另3家為港股,分別為十方控股、明華科技、大中華金融。

這一信息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推翻了過去50億元資產包來源的可行性。對於日前,快鹿與神開股份之間岌岌可危的“聯姻關系”也被更多人所關心,如果一旦快鹿與神開股份“離婚”,那麽快鹿已經獲得的資產也將可能面臨“到嘴的鴨子飛了”的情況。面對本報記者追問“目前快鹿對於神開股份資產處置的最新情況”,徐琪再次拿出“涉及上市公司一律看公告”的說辭,閉口不談。

7月1日晚,神開股份發布公告稱,神開股份董事長孫曄辭職,而公開信息顯示,孫曄現任快鹿總裁。如此,快鹿與神開股份之間的關系更加撲朔迷離。

在此前的6月22日快鹿兌付危機的第77天,徐琪曾表示快鹿一共處置了四塊資產。其中包含兩個基金和華瑞銀行以及神開股份,共回籠資金3.433億元。其中,蘇寧金融拿走4250萬元,對普通投資人兌付2429萬元,房租物業767萬元,員工工資社保1.92億元,歸還集團借款645萬元,所有經營費用245萬元,合計支出2.75億元,余額為7000萬元左右。

由此可見,在過去的77天,距離快鹿集團最早兌付日期7月1日僅剩一周時間的時候,快鹿集團對於投資者僅僅兌付了2429萬元。而這一數字距離在上述發布會上,一位投資人給出的目前快鹿集團需要兌付的“黑洞”152億元還有很遠的距離。能否在10月1日全面啟動兌付頗值得質疑。

快鹿員工已縮減八成

此外,目前快鹿究竟是誰的?這一個問題也在快鹿輪番上演的鬧劇中被“遮蓋下去”。7月6日,徐琪表示,施建祥依然是快鹿的實際控制人,但是今天扮演的角色正在逐步退出快鹿集團管理層。對於快鹿目前的最新狀況,本報記者了解到,在3月31日兌付危機發生之前,快鹿共有員工12000多名,如今已經削減至2200人,且未來還將進一步削減。快鹿稱,未來每個月的經營成本將控制在2000萬元左右。

毫無 進展 危機 兌付 94 快鹿 鹿系 系你 你在 在玩 玩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801

【視頻】危機兌付3個月,快鹿究竟做了什麽?

截至2016年7月3日,快鹿集團自3月31日兌付危機發生後第四次召開新聞發布會,兌付危機事件已經過去94天。

然而,從目前來看,快鹿系在處置資產、兌付投資者這一核心問題上似乎並沒有向前邁進,而是將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宮鬥劇”的編排上,以多種形式和理由轉移投資者及市場的註意力,上演了一場又一場拖延鬧劇,而這似乎也成為多家風險暴露平臺在發生兌付危機之後,應對投資者的“範本”。

在7月3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多家媒體對快鹿包括目前所剩資產的內容、未來資產包的處置方式和計劃、需要兌付的體量、與神開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之間的股權處置情況、快鹿投資事件管委會成員的身份、快鹿集團目前的狀態、施建祥的身份及其目前所在地等核心問題予以追問,但是,快鹿集團對於上述問題似乎並沒有給出實質性的回答。

視頻 危機 兌付 個月 快鹿 究竟 做了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106

快鹿轉讓業祥投資股權 不再間接持有神開股份股權

神開股份26日公告稱,公司於2016年7月26日接到股東業祥投資、快鹿集團以及君隆資產等三方關於上市公司股東權益變動的《告知函》。《告知函》稱,快鹿集團與君隆資產已於2016年7月24日就業祥投資的股權轉讓事宜簽署了《股權轉讓合同》等協議。本次股權轉讓後,君隆資產現持有業祥投資100%之股權,且通過業祥投資間接持有神開公司13.07%股份。快鹿集團不再持有業祥投資股權。

公告稱,本次股權轉讓前,業祥投資直接持有上市公司47,577,481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3.07%,快鹿集團通過業祥投資100%的股權,間接持有上市公司13.07%的股權。上述股權轉讓已於2016年7月26日完成工商變更登記。

公告並稱,快鹿集團通過業祥投資間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自完成收購之日起尚未滿12個月,本次股權轉讓是否符合《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等有關規定,將由律師發表核查意見,上市公司將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敬請投資者註意風險。

公告未透露此次股權轉讓的價格。

此前,快鹿一度“下野”的董事會主席徐琪擬處置業祥投資所持的神開股份股權,以緩解快鹿的百億兌付危機。但是,在徐琪簽署了相關轉讓協議之後,業祥投資稱“徐琪利用業祥投資印章私自簽署協議、擅自處分他人權利”,並將除徐琪、股權受讓方之外的交易方告上了法庭,神開股份股權處置由此中斷。

7月3日,快鹿集團公布了集團實際控制人、原董事會主席施建祥在國外錄制的一段視頻,在該視頻中,施建祥力挺徐琪擔任快鹿集團董事會主席,並授權徐琪處置快鹿相關公司事務的決策權,快鹿的“內鬥”由此告一段落。

快鹿 轉讓 業祥 投資 股權 不再 間接 持有 神開 股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179

深交所就快鹿集團轉讓業祥投資事宜向神開股份發問詢函

深交所28日向神開股份發問詢函,要求神開股份就業祥投資收購該公司股份完成後的12個月內,快鹿集團轉讓業祥投資100%股權的行為是否符合《證券法》與《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有關規定作出說明。

深交所同時要求神開股份就業祥投資擁有的15.004%股份對應的委托表決權的歸屬情況,是否存在法律糾紛,以及此次股權轉讓行為是否存在其他違反法律法規或相關股東承諾的情形做出說明。

業祥投資於2015年9月8日通過協議轉讓方式持有神開股份8.072%的股份,同時擁有15.004%股份對應的委托表決權,成為該公司控股股東。2015年9月14日至9月17日,業祥投資通過集中競價方式增持該公司5.001%的股份,業祥投資直接持有該公司股份占比達到13.073%。

2016年7月27日,神開股份披露《第一大股東權益變動的提示性公告》,控股股東業祥投資的母公司快鹿集團於2016年7月24日簽訂轉讓協議將業祥投資 100%股權轉讓給君隆資產,轉讓完成後快鹿集團不再持有業祥投資股權,君隆資產通過業祥投資間接持有該公司4,757.75萬股,占公司總股本13.073%,7月26日,業祥投資完成工商變更登記。

深交所 深交 就快 快鹿 集團 轉讓 業祥 投資 事宜 向神 股份 問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549

快鹿集團旗下平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立案調查

據上海發布: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金鹿財行”、“當天財富”被立案調查。

快鹿 集團 旗下 平臺 涉嫌 非法 吸收 公眾 存款 罪被 立案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482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