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各地密集出臺開放新舉措,重點領域從制造業拓展到服務業

從沿海到沿邊,各地近來正陸續推出擴大開放的新措施。

多位專家表示,中國進入對外開放新階段,多個省份先後出臺適合本地區的擴大對外開放的新舉措,是我國全方位、深層次開放的要求。各地著力優化營商環境,提升利用外資質量。中國企業也將在開放的經濟體系中提高自身的核心競爭力和創新發展能力。

開放重點拓展到服務業

各地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開放的重點領域已經從之前的制造業逐步拓展到金融等服務業。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副校長趙忠秀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正處於經濟結構轉型發展階段,一個重要體現就是服務業水平的提高,服務業對外開放的空間和範圍更大,這也是世界對中國對外開放的期待。

5月9日上午,浙江時隔14年後再開全省對外開放大會,推出10項新的對外開放重大舉措,包括大手筆謀劃推進自貿試驗區2.0版,先人一步打造以數字貿易為標誌的新型貿易中心等,下決心在對外開放體制機制創新上實現新突破,實施新的富有競爭力的對外開放政策,以更大的力度把新時代對外開放推向縱深。

浙江省政府副秘書長高屹介紹,浙江今後的開放重點領域將從制造業拓展到金融、教育、文化、醫療等服務業領域。力爭到2020年,基本形成具有浙江特色的全面開放新格局,“一帶一路”樞紐建設、高層次開放型經濟發展、全球一流營商環境營造取得決定性成果。

同樣,金融開放的排頭兵上海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先行先試的舉措。上海市金融辦表示,上海將在六個方面爭取先行先試:擴大銀行業對外開放,擴大證券業對外開放,擴大保險業對外開放,擴大金融市場開放,拓展FT賬戶功能和使用範圍,放開銀行卡清算機構和非銀行支付機構市場準入、放寬外資金融服務公司開展信用評級服務的限制等。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表示,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需要金融業開放水平進一步提高。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加快,越來越多的國際投資者把人民幣作為一種資產配置,這對我國建立更加開放的金融市場提出了新要求。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吳琦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前我國經濟已進入服務業主導的經濟轉型發展階段,服務業成為經濟增長的主動力,也是我國經濟轉型發展的主要路徑。但當前我國服務業還面臨很多問題和不足,比如供給不足、質量不高等,這就需要進一步提升服務業對外開放水平,引進國外先進的理念、經驗、技術和人才。

“從全球範圍來看,服務業也是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特別是發達國家服務業占比近80%。加快服務業開放,也是順應全球產業發展趨勢、培育國際競爭新優勢的必然選擇。”吳琦說。

優化營商環境

優化營商環境,是擴大對外開放的必然要求和重要支撐。在全球對外投資下滑的當前,優化營商環境,促進投資便利化和自由化,也是世界各國吸引外資的重要舉措。各地努力為外資提供越來越“親”和“清”的投資氛圍,把營商環境打造成吸引外資的“金字招牌”。

發改委國際合作中心主任黃勇在媒體上表示,過去中國吸引外資主要靠優惠政策,現在主要靠改善營商環境。

趙忠秀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營商環境是檢驗市場開放程度的重要指標。外資看重的不僅僅是短期的政策優惠,而是當地可以提供的綜合的、長久的、集成的、有利於創新發展的環境。

今年4月,北京市印發《關於擴大對外開放提高利用外資水平的意見》,允許外商投資航空運輸銷售代理行業;進一步降低投資性公司、人才中介機構的外資準入門檻;允許外商在特定區域投資音像制品制作業務……放寬市場準入發力提速,給外資企業打開廣闊空間,帶來新的商機。

在廣東,自貿試驗區南沙片區推出優化營商環境十項舉措,打通各部門間的數據壁壘,實現互聯互通、數據共享。企業憑一個營業執照和一個社會信用代碼就可以跨區域、跨部門辦理各類業務,大大縮減了營商成本。

作為東北對外開放的龍頭和核心城市,大連市制定了《大連市關於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的若幹政策意見》,從加大對外商投資重點產業和領域的吸引力度、降低營商成本、保障項目用地、拓展融資渠道、加快人才引進、打造公平競爭環境、推動投資便利化、加強投資促進等12個方面提出了45條政策措施。

上述意見註重政策支持和服務水平並重,除了給予真金白銀的資金支持外,大連還重點在改善服務環境、加大服務力度上下功夫。圍繞深化“放管服”改革,進一步促進投資便利化。通過全面實施外資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簡化外商投資項目管理程序,實行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實施“證照分離”改革,推進“照後減證”等,提升行政服務能力和效率,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

由於歷史、觀念、體制等多重因素影響,部分地區營商環境不公平、不公正的問題仍未得到有效解決。吳琦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需要從法治化和國際化兩方面入手。

商務部有關負責人稱,商務部正在會同有關部門研究優化營商環境的一攬子政策措施。

提升對外開放質量

今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吳琦表示,各地通過開放,有針對性地引入並利用國外的資本、技術和人才,彌補本地區發展短板,倒逼本地產業轉型升級。同時,也可以推動本地區企業“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場,提升國際競爭力。

吳琦認為,未來我國的對外開放從沿海、沿邊向內陸深化,進而形成全國範圍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開放格局;從面向發達國家向面向發展中國家開放,進而面向全世界所有國家和地區開放。

趙忠秀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吸引外資、利用外資是一個動態演變的過程,在這個對外開放的過程中,中國的企業能夠和國際企業互學互鑒,在開放的經濟體系中提高自身的核心競爭力和創新發展能力。

隨著我國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對外開放也有更加註重質量。

吳琦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拓展對外開放的深度,提升引進、利用外資質量,需要從投資結構、投資形式和投資區域三個方面精準發力。首先,推動外商投資結構從以重資產的制造業為主向偏輕資產性質的互聯網、新能源汽車、生物醫藥、智能制造等高新技術領域為主轉變,帶動我國產業向中高端升級,向綠色化轉型。

吳琦表示,在投資形式方面,推動外商投資向合資經營、投資並購、PE股權投資、VC風險投資和天使投資等多元化形式轉變。在投資區域方面,推動外資向中西部地區、東北老工業基地轉移,向科研和教育資源豐富的區域中心城市和國家級開發區轉移,發揮區域中心城市和國家級開發區的聚焦效應和擴散效應,輻射帶動周邊城市的錯位協同發展,提升區域整體競爭力,實現區域聯動轉型。

各地 密集 出臺 開放 舉措 重點 領域 從制 制造 造業 拓展 服務業 服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27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