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CEO来信】刘永好:80后、90后成为主体将带来“新一轮转型”


http://www.cnemag.com.cn/fenxplun/newsfx/2010-03-13/186477.shtml


刘永好发出预警:90后劳动者将成为主体,企业如何适应这种新格局,如何早做准备,晚做准备可能很被动,这也会促进中国企业的新一轮转型。最关键是,我们该怎么办? 

【《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编 者按:在3月10日中国企业家杂志举办的第十二期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上,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发言时表示,由于连续1年的金融风暴, 使得国内的供应商,大大地减少了库存,国际的供应商库存已经到了极致,还有一个是国内的供应商补日常的需求,所以造成了用工荒。他同时也发出预警:90后 劳动者将成为主体,企业如何适应这种新格局,如何早做准备,晚做准备可能很被动,这也会促进中国企业的新一轮转型。最关键是,我们该怎么办? 

这次两会上我说得比较多的是关于民工荒的问题,民工荒是好事还是坏事?一般来说是坏事,因为我们企业的订单完不成,成本也受影响,对于企业来说可能是坏事。对于国家来说,产品由于民工荒的问题,接下来可能会导致GDP下降。

从 另一个方面来讲,民工荒有可能使民工工资有所提高,实际上是市场调节造成企业找不到民工。另外,以前招民工会招18岁到30岁,现在很多到了45岁以上 了,这是一个好事。此外,是不是企业应该转到内地去,因为用工成本低一些,一些民工有的转移到新的地区,有的就近投资和发展。虽然民工和当地的工作、收入 虽然低一些,但是比较稳定。

思索一下为什么会出现民工荒?大概1年以前,我们还有1000多万到2000多万的农民工返乡。1年左右的时间内,当时是是一两千万的富余,现在又差这么多,说珠三角、东莞那里更是差了很多,到底多少不确定。

虽然我们这种普通的劳动力或者是民工出现紧缺,但是大城市的大学生仍然找不到工作,这是为什么呢?这方面我们可以做一些调研和思索。

我的基本观点是这样的,速度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社会企业的进步,用工的成本逐步地提升,这是肯定的。但是,正常的情况下,应该每年提升一些,但是现在突然阶段性的跨越了80%,以后是不是知道的每年20%到30%,这个不确定。

那 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就业问题解决了呢?其实完全不确定。这次用工荒是因为订单多而导致的。而订单多是为什么呢?我觉得很大的原因是叫做补充库存。由 于连续1年的金融风暴,使得国内的供应商,大大地减少了库存,国际的供应商库存已经到了极致,还有一个是国内的供应商补日常的需求,所以造成了用工荒。这 种状态会不会持续下去——不见得。原来是均衡地采购,现在变成了有一段时间采购得特别少,等到第二年一块儿采购。

中 国的内需市场在扩大,很多的企业到西部发展,慢慢地有很多的企业转移到那里去。但是,中国13亿人口,每年新毕业的大学生那么多,每年还有几亿的农民工向 城市转移,长期来看仍然是劳动力怎么样解决就业的问题。不但是低层次的解决就业,还有一个更高的层次的解决就业问题的问题。

另 外,现在我们80年代、90年代逐渐成为了新增劳动力的主体,往后走还有2000年的劳动力。那么这些80后、90后他们更年轻,多数是独生子女,他们生 活在不缺吃、不少穿,没有太多压力,两个劳动力供养一个小孩,家庭经济条件相对良好。相当一部分是属于啃老族,就是家庭还可以帮助,这种人在劳动力市场, 再过多少年将会以他们为主体,这种格局我们的社会准备好了没有?我们的企业准备好了没有?我们的国家准备好了没有?用什么措施来推动他们,我们的企业怎么 又样采用这种新员工?如果企业晚准备可能会很被动。

当然,我们现在很多的产品都过剩,在过剩中可能有一些准备不够的企业会亏损或者倒闭,而把市场让给更加规范、更加健全,或者是规模更大的企业。实际上是在新格局下,经过了金融危机之后,导致了变局和转型。

而作为企业来说,我们面对这种格局,该怎么办?现在我们国家的人均收入和国际上比较发达的国家比,差距还比较大,工资水准只是人家的1/10,甚至更少。今后可能还会提高,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们希望政府要有一个清晰的头脑,不要认为现在用工荒,就是劳动就业问题解决了,今后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出台一些考虑不够全面的政策,犯一些错误,导致一些企业经营困难,或是中国制造更受冲击的格局出现。

当然了,解决城市化的问题,让农民逐步地享受城里人的待遇,这是一个阶段性的政策,不可能一天就解决。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它的长期性、坚决性,仍然任重而道远。所以,我们说经济出现了好转,但是不是能够持续,仍然是不确定的。

很多的企业是因为库存弱化以后补库存,当库存补足了以后,是不是还需要那么高的订单?这就很难说了——还要看。

那 么,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宏观政策,包括去年放贷增宏观政策,国家不可能长期去做,所以需要退出。我想退出是渐进的,不会突然退出。就算是渐进的,也是要逐 步地推出。但是在逐步退出的过程中,我们的企业、我们的市场、我们的社会,在这种格局下,能够承受吗?这给我们带来的思索,企业应该站在新的角度来思索这 个问题,来考虑我们的定位,来谋划我们的发展,这可能是积极的应对。

(根据讲话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CEO 來信 劉永好 劉永 80 後、 90 成為 主體 帶來 一輪 轉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576

大眾點評CEO張濤:90後、00後將是中國互聯網產業顛覆者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9/4683860.html

大眾點評CEO張濤:90後、00後將是中國互聯網產業顛覆者

一財網 董來孝康 2015-09-10 16:19:00

90後、00後不僅是互聯網企業的“中流砥柱”,也已成長為當下社會消費的“主力軍”,並在悄然地改變著傳統行業。

90後、00後,如同當年的80後一樣,一直以來飽受質疑,但在互聯網企業掌門人看來,90後、00後比80後、70後更有前途。

9月10日上午,夏季達沃斯論壇舉辦了一場主題為“中國的數字顛覆者”分論壇,滴滴快的、大眾點評、清華控股等中國互聯網企業“一把手”悉數出席,主持人則是騰訊副總裁兼網絡媒體總編輯陳菊紅。

在發言中,大眾點評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濤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其個人對90後、00後是非常欣賞的;他還舉例說,自己的兒子是00後,今年才11歲,但已經寫了一本50頁的英文書,很多地方比他這個父親都懂得多。

80後、90後盤踞互聯網

其實,在互聯網行業中,80後、90後在數量已經占壓倒性優勢,作為80後代表的滴滴快的董事長兼CEO程維表示,公司員工平均年齡在28歲左右。為什麽互聯網企業員工都如此年輕呢?

作為中國新一代技術型企業,互聯網企業正在徹底顛覆傳統行業及業務流程,創業、創新自然是“家常便飯”,相較於“循規蹈矩”的上一代,80後、90後則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點子多、想法多,說幹就幹,這種性格特征與互聯網企業崇尚創新、創業的“狼性”精神高度契合。

從滴滴打車開始,滴滴快的旗下業務已經覆蓋專車、順風車、快車,目前又正對巴士業務“躍躍欲試”。程維在回答《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提問時表示,公司確實在與宇通客車合作,試圖通過新能源巴士解決出行問題。

業務不斷創新背後正是有是一支年輕的團隊在“夜以繼日”地奮戰。據程維透露,推出專業服務的經理就是85年出生的,同時,公司CTO也不過是83年生人。

實際上,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在滴滴快的在打車軟件市場“攻城略地”之時,作為80後的蒲繁強“不走尋常路”,聯合創立了微微拼車,自2014年10月上線以來,微微拼車吸引了來自BAT以及知名互聯網公司精英加入,並受到了國際資本的青睞。

無獨有偶,餓了麽網上訂餐(下稱餓了麽“)聯合創始人兼CEO張旭豪也是80後,正值而立之年,今日餓了麽宣布完成6.3億美元的融資;此前,張濤掌舵下的大眾點評也領頭入股餓了麽。在談及張旭豪的能力時,就連70後的張濤也坦言,自己和人家的水平不是一個級別的。

學堂在線學員破300萬

 90後、00後不僅是互聯網企業的“中流砥柱”,也已成長為當下社會消費的“主力軍”,並在悄然地改變著傳統行業。

 大眾點評、餓了麽、美團等等之所以能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並發展起來,就是因為80後特別是90後、00後與互聯網深度融合,對新生事物持擁抱的態度。

 正如張濤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所言,大眾點評若是早幾年橫空出世,那現在只會淪為“烈士”,而大眾點評之所以迅速成長,正是恰好走在了需求形成規模前面。

 然而,互聯網在某些行業也有“不靈驗”的時候,但這是否意味著,不是所有行業都能與互聯網融合呢?

 這幾年教育行業創業叠出,資本涉足也很深,但騰訊副總裁兼網絡媒體總編輯陳菊紅卻質疑,似乎沒有看到哪個模式是讓投資人覺得自信的,在未來發展方向上是可以做的。   

 接著,陳菊紅拋出了這樣一個問題“是不是互聯網在有些傳統行業的最後一個環節註定很難打通?”;但話音剛落,坐在陳菊紅一旁的清華控股董事長徐井宏便脫口而出“這只是時間問題,不是行業模式問題。”

 兩年前,清華控股推出了學堂在線,目前已經有超過300萬人利用學堂在線學習,然而,成立104年來清華大學培養的畢業生不過19萬人左右。

“在這樣一個平臺上,用戶可以學習到清華大學乃至哈佛大學等最著名教授的課程,目前學堂在線每周以1萬人次的速度在增長。”徐井宏堅信,未來在線教育也一定會有一個革命性的變化。

 相較於上一代依靠書本獲取知識,眼下90後、00後的學習方式確實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與張濤一樣,徐井宏也拿自己的兒子作為佐證。“我的兒子特別不愛上課,大部分知識是從網上來的,但談起來,有些方面我都不如他。”徐井宏認為,90後、00後的學習方式在發生變化,並正在成為在線教育的主要用戶群。

編輯:王佑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大眾 點評 CEO 張濤 90 後、 00 後將 將是 中國 互聯網 互聯 產業 顛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816

80後、90後又如何?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7724

《寬松世代又如何》(電影劇照/圖)

寬松世代不被待見的遭遇,中國的80後其實早就體驗過。如今80後基本都三十而立,風水輪流轉,現在是90後、00後正遭到眾口一詞的批評了。上一代人總是瞧不起下一代人,為何如此?

“知道”(nz_zhidao)跟你談談80、90甚至00後的代際關系與煩惱。

日劇《寬松世代又如何》正在熱播。這部日劇開播之前就在日劇迷中引起騷動,因為制作團隊、卡司太過華麗。該劇編劇宮藤官九郎是日本編劇界大師級人物,他的《海女》《對不起青春》《木更津貓眼》《虎與龍》等在豆瓣評分都超過9分;該劇的三個男主角岡田將生、松阪桃李、柳樂優彌,是日本新生代中演技顏值人氣俱佳的小鮮肉,柳樂優彌還是戛納歷史上最年輕的影帝;而女主角安藤櫻,在《百元之戀》《0.5毫米》大放異彩,摘得日本多個重要電影獎項影後……

《寬松世代又如何》取材視角新穎,風格獨特。該劇聚焦的是在日本被稱為寬松世代的幾個年輕人的工作、生活和情感狀態,那麽,誰屬於寬松世代?這樣的代際劃分,與中國的“XX後”劃分有何異同之處?通過對寬松世代的刻畫,宮藤官九郎企圖表達的是什麽?

代際劃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特征

“ゆとり世代”(寬松世代)是日本電視、報紙和社交媒體上經常出現的一個詞。誰屬於寬松世代?依據日本通的介紹,2002年日本對“學習指導要領”進行了修訂並在中小學校中予以實施,大學從2003屆開始實施。修訂後的學習綱領主張“寬松教育”,摒棄以往的填鴨式教育,減少學習時間,提高學生的動手及知識應用能力。大眾傳媒便將1987年4月2日——1988年4月1日出生、接受寬松教育的人為“寬松第一世代”,慢慢的將其與之後出生的統稱為“寬松世代”。因此,寬松世代廣義上指2002年“學習指導要領”修訂實施至2011年綱領再度修改期間,在主張寬松教育的綱領下培育起來的一代人(出生於1987年4月2日——2004年4月1日)。狹義上指接受寬松教育的世代中,具有一定共同特征的一類人(出生於1987年4月2日~1996年4月1日)。

很顯然,寬松世代的命名,與中國的80後、90後的命名非常相似,都是對某個特定歷史時期背景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的指認。雖然以世代為依據的代際劃分不免顯得簡單、粗暴和標簽化,但不可否認的是,由於共同的年代、社會、經濟、文化因素的塑造,同一個歷史時期出生的社會成員總體上在價值觀和行動方式方面表現出一定的社會相似性,這些構成了一個世代客觀存在的共同特征,或多或少、或大或小、或深或淺。

在日本人看來,因為寬松世代所受教育比較寬松自由,他們也具備了一些共同特征,比如更具個性、追求個人生活、生活態度散漫隨性。與之相似的,中國的社交媒體上也常常有關於70後、80後、90後的對比文章,凸顯出代際特征與代際之間的差異化。比如工作態度方面,70後:工作狂。80後:拒絕加班!90後:拒絕上班!社交方面,70後:跟陌生人在一起的時候喜歡找話題說。80後:不太搭理陌生人,故意找話題不累麽?90後:你誰阿,穿這麽土,死開!帥哥,交個朋友好嘛? ……等等。

(視覺中國/圖)

代際歧視:一代人嘲諷一代人

從總體來上講,寬松世代在日本人眼中的形象是偏向負面的。因為寬松世代接受的教育強度較低,他們也常被認為學習能力低下、水平不足。一個典型的案例是,2000年日本在PISA測試中數學、閱讀、科學素養三項排名分別位列第1位、第8位、第2位;到了2006年日本在數學、科學兩項中排名下滑至第10位、第5位,閱讀能力排名更是跌出了前10位。不少日本教育學者將其歸咎於寬松教育政策。2007年日本便脫離寬松教育,之後PISA排名、TIMSS排名均有所回升。這個結果又反過來強化了寬松世代能力不足的結論。

並且,寬松世代因追求個性、享受個人生活,在職場上也不被待見。這幾乎成了職場上寬松世代的刻板印象:不註重職場工作,沒有職業榮譽感,抗壓能力不足,實踐能力差。日本影視作品出現的寬松世代,基本也是這樣的形象。《SMAP×SMAP》的短劇中,寬松世代新人工作懶散又趾高氣昂,朋友聚會比工作更重要,被小訓一下就要提辭職……而在《寬松世代又如何》中,年長者提起寬松世代都是一臉嫌棄的模樣,阪間正和所在的食品公司老板的口頭禪就是“所以說寬松世代真是不行啊”,阪間正和的後輩山岸則我行我素……

寬松世代不被待見的遭遇,中國的80後其實早就體驗過。當年韓寒、郭敬明等高中生寫手橫空出世,也帶火了80後的這個命名,但80後幾乎遭到了當時輿論一片倒的批評,什麽80後自我、自私、沒有歷史感、狂妄、熱衷於消費、缺乏責任感,等等。如今80後基本都三十而立,風水輪流轉,現在是90後、00後正遭到眾口一詞的批評了。在媒體的構建中,90後、00後的關鍵詞除了80後曾經背負的那幾個外,又多了情商低、性早熟、非主流、腦殘、哈韓……就像當初60後、70後指責80後一樣,不少80後也瞧不上90後、00後。

上一代人總是瞧不起下一代人,為何如此?社會學家認為,這是因為新生一代人身上所具備的某些特征,可能對現存制度規則和社會秩序造成沖擊,長者便會動用自己的社會結構權力對新生代給予負面定性和負向建構。當然,也有可能不是新生代太出格,而是長者的思想太陳腐、觀念太落後,無法跟上時代需求。

另一方面,這是出於每一代人的某種自憐情緒。每一代人都認為自己是最特別的、最辛苦的,他們會在這種自憐情緒中萌生出一種對下一代人的指導欲望和控制欲,希望一下人能夠尊敬自己,將自己視為導師,按自己的規劃和意願成長。但下一代人卻“出乎意料”地不把自己當回事,期望落空,長者難免產生小情緒,也就有了“一代不如一代”的喟嘆和批評。

尋求和解:沒有哪一代人是容易的

很顯然,《寬松世代又如何》力圖打破這種代際之間的成見和歧視。宮藤官九郎主要從兩個方面鋪陳細節。一則,沒有哪一代人是容易的,寬松世代也是如此。

日本人認為寬松世代所受的教育更寬松,吃的苦更少,因此他們是最幸福的一代。但實際上,沒有哪一代人是容易的。就像寬松世代也許學習上少吃了點苦,但他們工作時卻趕上日本經濟停滯不前的衰退期,工資上不去、公司說倒就倒、職場艱辛複雜、社會競爭激烈,他們面臨著嚴峻的“生存危機”。在《寬松世代又如何》中,阪間正和、山路一豐、道上萬里部這三個1987年出生的年輕人都有著來自工作、生活和愛情方面的挑戰,他們唯唯諾諾、謹小慎微或虛張聲勢、故作堅強,沒有誰活得輕松,就像第二集就有年輕上班族臥軌自殺。

中國的80後也常被60後、70後認定為最幸福的一代,沒吃過苦、沒挨過餓、要什麽有什麽。但80後卻自嘲他們是最不幸的一代:當我們讀小學的時候,讀大學不要錢;我們要讀大學的時候,讀小學不要錢;我們還沒能工作的時候,工作也是分配的;我們可以工作的時候,撞得頭破血流才勉強找份餓不死人的工作做;當我們不能掙錢的時候,房子是分配的;當我們能掙錢的時候,卻發現房子已經買不起了……

我們願意理解這樣的自嘲。這並不是鼓勵自憐或自怨自艾,而是想說,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困境,沒有置身其中亂做判斷是不負責的,代際之間應少一些歧視、標簽和想當然,多一些理解與包容。這是一方面。宮藤官九郎想要表達的第二個層面意思是,每一代人都在努力,寬松世代並不例外。

也許相較於長者,寬松世代在職場生活中可能更自我、更個性一些,但這也並非意味著他們自大、狂妄。《寬松世代又如何》中,阪間正和和山路一豐在工作上都勤懇認真,阪間正和關心下屬,待人和善,即便受到山岸的誣告也是以德報怨。道上萬里部表面上看玩世不恭、遊手好閑,但實際上,他性情天真豪邁、為人仗義,並且也始終在努力……在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還存在著一些大眾對於寬松世代負面評價里講到的缺點,比如不自知的自我,但更多時候,我們看到的是他們正認真努力地試圖戰勝困境,看到的是他們的個性與自我在困境面前轉化成樂天和對當下的及時把握。

就像中國的80後,即便曾被廣泛不看好,但如今三十而立的他們紛紛步入社會並逐漸成為社會中堅。當每天上班早高峰,你可以隨便到城市的地鐵站出口,你會看到擁擠著的多是年輕的面孔,他們的身影疲憊、他們的腳步堅定。你就該明白,他們的努力不應被輕視。

因此,宮藤官九郎略帶狡黠地反問,寬松世代又如何?不比別人差,不低人一等,寬松世代到底招誰惹誰了,讓你們如此歧視貶低?

而我們也不禁要問,80後、90後又如何?

號外號外!

2015年,“南周知道”app誕生,這是南方周末面對數字化轉型,重磅推出的一款新媒體產品。

深度!絕對原創,後臺解密

有料!嚴肅知識,八卦內幕

定制!為你而生,述你所想!

想要報題嗎?掃二維碼,馬上下載“南周知道”客戶端。

知道ios版本

知道安卓版二維碼-豌豆莢

80 後、 90 後又 如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1866

馬化騰、宗慶後、楊元慶同臺激辯 互聯網+也有騙投資的偽需求

三一重工在全球有超過30萬臺重型機械設備在運轉,如果設備遇到故障,如何保證在第一時間響應?

4月20日,在距離阿里巴巴總部20公里的杭州國際博覽中心里,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馬化騰舉了這樣一個例子,三一集團搭建了一個“工業互聯網平臺”,通過和騰訊雲的雲計算能力結合,把分布全球的30萬臺設備接入平臺,實時采集近1萬個運行參數,利用雲計算和大數據,遠程管理龐大設備群的運行狀況,不僅實現了故障維修2小時內到現場、24小時內完成,還大大減輕了備件的庫存壓力。

馬化騰拿制造業的典型代表“三一重工”舉例,背後透露了一個重要的信號——“互聯網+”在落地時間了多年之後,終於要進入深水區。此前,“互聯網+“的應用在價值鏈較短,業務邏輯較強的服務業、商業、電子商務等領域遍地開花,但現在價值鏈更長、流程更複雜的傳統領域也已經開始“互聯網+”了。

在現場,和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宗慶後、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同臺的馬化騰甚至說,傳統制造業的商業模式轉變為服務業。而騰訊仍然充當“連接”的角色,提供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基礎能力。

互聯網+進入深水區

2015年,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馬化騰建議“制定推動互聯網+全面發展的國家戰略”。當時的他把“互聯網+”比作“工業革命”中的“信息能源”。

實踐幾年過後,在馬化騰眼里,“互聯網+”已經不僅僅局限在政務、民生、醫療等領域,更開始對零售、航空、制造等實體經濟的賦能。

例如東方航空則在“互聯網+航空”業務模式上進行創新,發展航空增值服務業務、出行集成服務業務、客戶資產變現等創新業務,引領航空企業傳統電商業務向移動互聯網化發展;在醫療領域,在廣州的婦女兒童醫療中心,用了騰訊的互聯網+方案之後,病人從掛號、看病、取藥、付款到回診,完全可以在手機上一站式搞定,節省了大量的時間,據統計可以節省超過40%的時間。

根據騰訊研究院發布的《中國互聯網+數字經濟指數(2017)》測算,截至 2016 年年底,全國互聯網+數字經濟指數增加 161.95 點。由此估算出 2016 年全國數字經濟總體量大約為 22.77 萬億元,占 2016 年全國 GDP 總量的 30.61%。此外,互聯網+數字經濟指數每增長一點,新增城鎮就業人數大致上升1.73萬人。由此估算,數字經濟在2016年帶來 280.17 萬新增就業人數,占全年全國1314萬城鎮新增就業人口中的21.32%。

圍繞對傳統行業的“互聯網+”,除了三一重工,馬化騰還舉了通威股份的例子。它的母公司通威集團是一家水產飼料生產企業。聽上去如此傳統的企業如何互聯網化?

事實上,這家公司在2015年提了一個“互聯網+水產”的概念,通過微信的企業號“魚苗通”和“魚價通”,來銜接魚苗企業和需求方,包括養成了之後的成交。甚至消費者可以通過微信公眾號和APP,選擇他喜歡的個性化魚苗,然後再通過網絡觀察水質、餵養情況,最後將定制養成的魚買下來

而另一個叫做“魚病通”的應用,是通威利用類似滴滴LBS的模式,又加上共享經濟的方式。比如說,一個池塘里養魚,發生了魚病,就可以直接點APP,就近尋找離你最近的魚病專家,而且可以在線看專家的用戶評價,把需求對接起來。

“你可以看到多麽傳統的企業,只要能用好互聯網,就可以迸發出很大活力。”馬化騰感慨。

在騰訊移動互聯網事業群副總裁、互聯網+合作事業部總經理陳廣域看來, “‘互聯網+’的賦能 正在進入深水區。”

他對第一財經記者坦言,在落地實踐了多年的互聯網+,騰訊發現其實價值鏈越長,流程也會越難。特別是到了深水區的制造業和更多傳統行業,供應鏈流程的內部的管理模式,價值鏈的環節比較多,需要更多的能力,更多的工具,更多對流程的理解以及再交流的能力,才具備“互聯網+”的條件。

  例如,過去騰訊在做“互聯網+”,更多的是依賴騰訊的支付能力,安全能力,LBS能力等等,但當進入到更難的產業之後,上述這些能力已經不完全具備行業改造的能力,而是需要更多的大數據能力、AI 能力等等,這些能力都是騰訊未來要進一步地對更難的產業進行賦能時,需要更多新的工具的能力,才能夠更加好地做產業升級。

 “互聯網+”還是“+互聯網”?

在馬化騰眼里,是互聯網+各行各業;而在楊元慶看來,從更廣泛的意義上來說,互聯網在改變著每一個傳統行業,所以實際上是傳統行業“+互聯網”,也就是用互聯網的手段來改變每一個行業的業務模式、業務流程,讓它更貼近客戶,更高效。

楊元慶認為,互聯網的發展,對IT行業最大的改變,是從過去銷售產品的模式變成了經營客戶的模式,變成以客戶為中心。

“過去我們賣產品,賣出去了就跟用戶沒什麽聯系了。現在,不管是PC,還是手機、智能音箱、智能電視都聯上網,我們清楚的知道客戶是誰,客戶畫像是怎樣。我們知道他們使用設備的時候遇到怎樣的問題,通過大數據分析,就能很好地改善產品。我們也可以實時、在線為他們解決問題。” 楊元慶說。

而深耕傳統制造的宗慶後則表示,大量傳統企業擁抱“互聯網+”的前提,需要國內企業提升軟硬件制造、裝備水平,並對當前互聯網公司、軟件公司、硬件公司都提出了更多需求,“從硬件到軟件,都應該有更多的國產能力,這是我們互聯網公司、軟件公司應該去提升的。”

他同時舉例說,“互聯網+”確實對公司財務系統、對制造系統都帶來了很多好處,“比如說,以前制造設備各個環節的傳感器,以前可能是單機的,現在聯網了,可以實現自動診斷問題、解決問題,一方面可以提高產品質量、提高穩定性,另一方面,降低勞動成本。”

不過,宗慶後也認為,不能把互聯網神化,也不是什麽都可以用互聯網解決的。“最近有人提出互聯網中醫看病。要把脈,又要看你舌頭,當然互聯網看你舌頭還可能做得到,但把脈是肯定做不到的,所以不是所有的都可以做的。包括,機器人也不是都可以做到,你說把人都替代了,那人幹什麽呢?”

值得註意的是,在用“互聯網+”解決企業問題、挖掘需求的同時,馬化騰也坦言,還需要更多思考。

“騰訊投資部門經常看各種項目,有一些是真實存在的需求,比如共享單車,傳統上政府部門也提供共享單車,但是無法解決停車問題,通過移動互聯網技術,這個問題很好地解決了,所以這個需求也就釋放了。”馬化騰說,“也能發現很多‘偽需求’,很多人天馬行空地去挖掘消費者需求、提出互聯網+項目,其實就是為了騙投資。”

 

馬化 化騰 騰、 、宗 宗慶 慶後 後、 楊元慶 同臺 激辯 互聯網 互聯 也有 有騙 投資 的偽 需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15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