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台灣頭號敵人 原來也很苦

2013-04-01  TCW
 
 

 

襪子就像手機、面板、石化業,台灣與韓國,都是殺紅眼的對手。

但,韓國真是頭號敵人嗎?

二○一二年十一月,我們來到深秋黃杏、紅楓怒放的韓國。才發現:韓國襪業,也很苦。

兩成業者去年倒閉兩大鬧市賣的低價襪,皆非韓製

織襪工業在全球有三次大遷徙,歷史因素,讓台韓有著難解的糾結。

兩百多年前的工業革命,英、美織襪業由手工業進入機器時代,其後日本明治維新,推動工業化,織襪重心從西方移到亞洲,是第一次移轉。二次戰後,台、韓取代日本,是第二次。其後中國、東南亞崛起,是第三次。

早在一九五○年代,韓、台均幫日本代工織襪,就是競爭對手;一九九○年初期,台灣躍升輸美第一,更成為韓商眼中釘。

彰化社頭規模數一數二的襪廠老闆回憶,十多年前,有次客戶需要一種特殊原料,當時台灣沒有,而韓商有,為了這筆訂單,他親赴韓國採購,價格數量談妥,準備出貨,韓商問:「出口地是?」這位老闆用英文寫下:「台灣、基隆」時,韓商竟起身鞠躬婉拒:「對不起,不賣了。」

沒幾年榮景,台灣走下坡,韓國竄起,二○○○年前後,躍居美、歐、日三大織襪市場第一名。

冠軍寶座還沒坐熱,土耳其挾產棉國優勢,中國以低工資優勢,超越韓國。十二年間,韓國就從冠軍跌到第八名。

二○一一年,韓國衣料產業協會公布韓國織襪產業關鍵報告書,報告指稱,織襪業已經被韓國政府視為「夕陽產業」。

韓襪深受全球化打擊,不僅外銷,內銷也受創。當地業者對我們說,單單二○一二年,就有兩成業者倒閉!

首爾最熱門的兩大市集:東大門、南大門,充斥無產地標識的低價襪,這裡的襪子幾乎來自中國與東協,看不到一雙韓國本地襪。

至於中高價襪市場,也由義大利、日本主導。韓國,和台灣一樣,夾在中間,是中等生,雖超越低價國,但離高價國還有一大段距離。

最低薪是台灣兩倍大廠早外移,沒跑的拚品牌通路

由於工資高漲,最低月薪高達新台幣三萬元,是台灣的兩倍,要活下去,襪廠必須轉型。以韓國最大織襪出口公司Silvertex為例,它從十幾年前開始,陸續在印尼、中國、越南設辦事處,全球採購、銷售;另一家機器數百台的代工襪廠Sungswa,則在中國青島、北韓開城工業區設廠。

這顯示, FTA(自由貿易協定)對韓襪外銷業者來說,是防禦性措施,有比沒有好,但不足以逆轉情勢,且生產基地外移者未必用得上。但對內銷業者來說,FTA帶來的全面開放,卻讓海外低中高價位的襪子,長驅直入,競爭態勢更嚴峻。

FTA是兩面刃,不可能只想要別人開門,卻鎖住自家大門。韓襪業者已經體認到這點,決心留在國內者,只能打硬仗。

韓國金浦機場樂天百貨的終結者(Sockstop)襪子專賣店,是韓國唯一的襪子專賣店。它發展品牌、通路,沒有工廠,訂單下給首爾江北的襪廠製造。除了以自有品牌,也幫愛迪達做韓國內銷代工,公司年營業額約新台幣六億元。

終結者負責人李勝勳說,韓國廠商接國際單,都是小量、急單、品質好的,大量的都跑到中國、東南亞去了,「如果沒有一直開發新的、頂尖的東西,織襪業在韓國是無法生存的。」他強調。

韓國老牌子「吉標」,是該國最早發展品牌的襪商,老闆柳正寅專攻國內市場,「我們也受到外國品牌的衝擊,我就是不能讓國產品牌倒掉,雖然很辛苦,還是不斷開發新產品,就是一種堅持。」

見識到首爾的劇烈廝殺,我們轉赴大邱,韓國第四大城、紡織重鎮。這裡的襪廠,以代工為主,是社頭的翻版。

SIC第二代老闆金正述,四十一歲,營業額新台幣兩億多元,是韓國童襪最大廠商。SIC負責襪織,織好後發給外面的家庭代工,車襪底、定型、包裝,車襪子的也像社頭是一群老阿嬤,看不到年輕人。

FTA助陣重發威?美國技術韓國製造,台襪新威脅

另一家新平襪子是家庭代工,營業額約新台幣千萬元,工廠位於住家的地下室。第二代河憲秀,三十三歲,大學畢業,他曾經發展過品牌,但是沒成功,現在幫一家韓國出口商代工高價嬰兒襪。他很積極的找出路,跟社頭的黑狗兄很像。

韓國狂簽FTA,交出了亮麗的出口成績單,但,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織襪業,卻未享受到任何好處,去年出口衰退兩成。

為何關稅變零,卻沒有立即幫助?短期而言,海外客戶移轉生產基地,需要尋找廠商、打樣、報價等一連串過程,轉單效果未必該年顯現。

長期來看,關鍵報告認為,韓國強項在成品製造,美國強項在纖維等原料核心技術,免關稅後,美國會考慮和韓國策略聯盟,原料的核心技術將引進韓國。韓國前十大襪廠亞洲纖維專務金炳徹肯定的對我們說:「FTA一定會有幫助的!」

韓國有過去的底子,加上FTA助陣,是台灣對手,但不是唯一勁敵,他們也有很多難關要過。

台灣業者應快速因應戰局,以免「美國技術加上韓國製造」,韓襪重新發威。就如同去年底那場果菜市場旁的座談中,一位小頭家強調:真正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臺灣 頭號 敵人 原來 也很 很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134

吳世春:投資很苦逼,我學會了苦中作樂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728/164361.shtml

吳世春:投資很苦逼,我學會了苦中作樂
梅花天使創投 梅花天使創投

吳世春:投資很苦逼,我學會了苦中作樂

帶著這份敬畏之心上路,常開車,苦中作樂,幫助優秀的年輕人成為偉大的企業家是我們這幫投資人的使命。

來源 | 梅花天使創投(ID:plumventurescn)

文 | 吳世春  

91.webp

(如果再有一個孫宏斌輪就更穩了) 

92.webp

(網友反饋這個媲美“分歧終結機器”了) 

昨天,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舉的幾個奇葩項目的例子突然流傳開來,在朋友圈引起了刷屏。

我很意外,平時我苦口婆心地講投資邏輯,講創業過程中的陷阱,幹貨反而沒幾個人轉發,無意間講了幾個奇葩的段子,卻引發了這麽多關註,讓我們負責品牌PR的同事感覺很無奈。

我想了想,總結出一個投資鐵律安慰他:一個不會“開車”的段子手不是一個好的投資人。

投資絕對是一件很苦逼的事,尤其對於聚焦於種子輪、天使輪的梅花天使而言,

面對海量的創業項目,其實是,第一次以資本市場的眼光去篩選、發現並扶持幫助他們成長。

項目數量巨大,質量參差不齊。每天都有數十位優秀的創業者在梅花排隊等待面談,我平均每20-30分鐘就要換一個項目,有時候聊完嗓子都啞了。當然,其中不乏信念堅定、頭腦清楚的優秀年輕人,但也有不少奇葩項目。

例如聲稱自己已經找好了經緯、紅杉、BAT來接盤的項目,卻還差一個天使輪;例如“防蹬被子神器”,還有“這輪融1000萬,800萬跟投已經找好了,缺個領投的”,還有“創意、市場、銷售萬事俱備,就缺一個程序員的”……..

記住你

不可否認,投資很苦逼,但我卻必須保持對創業、投資的敬畏之心,雖然梅花常常在天使輪投中未來的獨角獸,但我們依舊時刻都在擔憂有些項目不是真的來“搞笑”的,而是我們沒有看懂。

段子很真實,投資很有趣。帶著這份敬畏之心上路,常開車,苦中作樂,幫助優秀的年輕人成為偉大的企業家是我們這幫投資人的使命。

吳世春 投資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吳世 世春 投資 很苦 苦逼 學會 了苦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421

吳世春:投資很苦逼,我學會了苦中作樂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728/164361.shtml

吳世春:投資很苦逼,我學會了苦中作樂
梅花天使創投 梅花天使創投

吳世春:投資很苦逼,我學會了苦中作樂

帶著這份敬畏之心上路,常開車,苦中作樂,幫助優秀的年輕人成為偉大的企業家是我們這幫投資人的使命。

來源 | 梅花天使創投(ID:plumventurescn)

文 | 吳世春  

91.webp

(如果再有一個孫宏斌輪就更穩了) 

92.webp

(網友反饋這個媲美“分歧終結機器”了) 

昨天,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舉的幾個奇葩項目的例子突然流傳開來,在朋友圈引起了刷屏。

我很意外,平時我苦口婆心地講投資邏輯,講創業過程中的陷阱,幹貨反而沒幾個人轉發,無意間講了幾個奇葩的段子,卻引發了這麽多關註,讓我們負責品牌PR的同事感覺很無奈。

我想了想,總結出一個投資鐵律安慰他:一個不會“開車”的段子手不是一個好的投資人。

投資絕對是一件很苦逼的事,尤其對於聚焦於種子輪、天使輪的梅花天使而言,

面對海量的創業項目,其實是,第一次以資本市場的眼光去篩選、發現並扶持幫助他們成長。

項目數量巨大,質量參差不齊。每天都有數十位優秀的創業者在梅花排隊等待面談,我平均每20-30分鐘就要換一個項目,有時候聊完嗓子都啞了。當然,其中不乏信念堅定、頭腦清楚的優秀年輕人,但也有不少奇葩項目。

例如聲稱自己已經找好了經緯、紅杉、BAT來接盤的項目,卻還差一個天使輪;例如“防蹬被子神器”,還有“這輪融1000萬,800萬跟投已經找好了,缺個領投的”,還有“創意、市場、銷售萬事俱備,就缺一個程序員的”……..

記住你

不可否認,投資很苦逼,但我卻必須保持對創業、投資的敬畏之心,雖然梅花常常在天使輪投中未來的獨角獸,但我們依舊時刻都在擔憂有些項目不是真的來“搞笑”的,而是我們沒有看懂。

段子很真實,投資很有趣。帶著這份敬畏之心上路,常開車,苦中作樂,幫助優秀的年輕人成為偉大的企業家是我們這幫投資人的使命。

吳世春 投資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吳世 世春 投資 很苦 苦逼 學會 了苦 苦中 作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601

俄媽1.7萬賣10日大骨肉:生活很苦 我別無選擇

1 : GS(14)@2016-04-01 15:43:56

所謂切肉不離皮,俄羅斯北奧塞梯-阿蘭自治共和國(Republic of North Ossetia-Alania)一名少婦,卻狠心賣走初生兒子。臥底警員假扮買家拍下整個交易過程,被問到為何要賣走愛兒,少婦哭訴因為生活艱苦,別無選擇。警方收到線報指,少婦嘗試兜售初生兒子,遂派臥底警員假扮成買家。男嬰在襁褓中安睡,似乎不知媽媽要狠心將他拋棄,臥底警員問:「要多少錢?是男還是女?」少婦答:「是男孩,要15萬盧布(約1.7萬港元)。」交易完成後少婦當場被捕,警員對少婦說:「現在轉向鏡頭讓我們問話,發生甚麼事了,你不想談?」少婦哭答:「我的生活很苦。我沒有任何選擇。我要賣我的兒子,但現在我想要回他。」少婦據報是名妓女,供稱要錢養活與她祖母同住的長女。不少網民對少婦的遭遇深表同情,有人說:「我理解她為何這樣做,在這些地區生活很苦。不是說因此販賣親兒是對的,但我們並非過著她們般的艱苦生活。」也有人說:「看看寶寶被照顧得多好?肥肥白白,有一條可愛的毛毯包著,她(少婦)不是個惡魔。」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401/19553697
俄媽 1.7 萬賣 10 日大 骨肉 生活 很苦 我別 別無 選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97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