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誰弄丟了易到員工的股權?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20/165214.shtml

誰弄丟了易到員工的股權?
鳳凰科技 鳳凰科技

誰弄丟了易到員工的股權?

“即使這些股權一文不值,我們也想把它要回來。”

來源 | 鳳凰科技(ID:ifeng_tech)

文 | 馬曉寧

被韜蘊資本接手之後,遠離樂視危機的易到並沒有按照外界的預期步入發展正軌。幾個月以來,這家公司的負面新聞仍然不斷,司機的提現問題還未徹底解決,易到與合作夥伴之間的矛盾又開始發酵。“遭殃”的還有部分易到員工和前員工,因為手里的期權難以兌現,他們最近組團想要維權。

1494229702095897_480_320

多位維權員工向鳳凰科技透露,目前一起維權的人數已有38人。這些員工此前都與公司簽訂了《員工持股計劃》(限制性股權單位激勵協議),根據協議,工作滿一定年限後,公司應將員工手中的限制性股權單位轉換為普通股,即正式授予員工股權。但最近幾個月,公司並未理會他們的行權要求。這些員工打聽到的說法是——“公司沒有期權池了。”鳳凰科技就此向易到方面求證,對方並未予以回應。

已經離開易到的聯合創始人楊蕓在接受鳳凰科技采訪時表示,2010年易到剛剛創立時,創始團隊把自己的股權稀釋出一部分,作為員工的期權進行發放。但在2015年樂視收購易到之後,情況發生了變化。“樂視在投資易到的時候,跟我們簽署過承諾函,除了這筆股權,每年還要新增發放一部分股權,來作為團隊的激勵。現在這張承諾書還在我手里,但從來沒有兌現過。”楊蕓說,“樂視就是想吞了這部分股權。”

今年6月28日,韜蘊資本與樂視就收購易到股權達成一致,實現對易到的控股。但此後包括易到司機提現等一系列問題並沒有徹底解決。鳳凰科技記者發現,目前韜蘊資本收購易到的股權變更仍未完全辦理完畢,而韜蘊資本此前發布的公告稱——因為涉及眾多的法律問題、歷史遺留問題、債權債務問題,所以相關進展緩慢。

一位知情人士向鳳凰科技表示,“韜蘊資本從樂視手里接了個爛攤子,遺留問題太多,導致現在進退兩難。”“樂視留下的坑,填都填不完。”

六年老員工討要股權被開除

劉星是易到的一名老員工,在易到工作六年以來,他每年都會與公司簽署一份RSU授權書。RSU,Restricted Stock Units,即受限股票單位,主要運用於企業的股權激勵,員工在就職達到一定期限後被授予,並在此之後再工作一定期限解除限制,之後RSU變成普通股票就可以進入流通領域。劉星告訴鳳凰科技,他的RSU累積到現在,“總數應該有幾萬股。”

0

劉星的RSU協議書

劉星手中持股計劃書的歸屬期限是三年,由於各種原因,此前他一直未向公司申請RSU到期的股權。“以前都會有員工的股權得到確認,但是我想我既然不急著離開易到,就沒有去確認,結果現在想確認卻確認不了。”

而在向公司申訴權益的過程中,劉星竟然被開除了。因為郵件和短信得不到回複,劉星在全體員工大群向包括CEO彭鋼在內的領導層提出了包括RSU、公積金、績效在內一系列員工薪酬福利的問詢。他被易到判定為違反了員工守則,第三天就收到了開除的通知。

和劉星一起收到解除勞動協議通知的同事,RSU解除限制的時間應該是5月31日,“但是他在6月12日收到了一份在5月下旬解除勞動協議的文件,他也感到很奇怪。”

包括劉星在內的這些易到員工,他們面臨的困境是,手中持有的RSU協議到期後,需由CFO簽字、公司確認後才能行權。但是現在,這些程序已經走不通了。

VIE架構的企業員工維權難

如今,一起向易到討要股權的員工組建了一個微信群,群里有38個人。王雨今年8月從易到離職,為了得到CFO的簽字,他的離職期足足拖了三個月,但是他並未如願以償。另一名苦苦討要股權的李雷則表示,“有協議在手上,我一直覺得滿三年就可以了,看到王雨期權不認,我才有點擔心。我聽說CFO告訴他,公司沒有(留給員工的)期權池了。”

不過,易到方面向鳳凰科技否認了CFO曾說過這句話,但他們對於員工期權兌現難的問題也拒絕解釋。

由於易到屬於VIE架構,由境外離岸公司通過協議的方式控制境內的業務實體,因此與員工簽署股權協議的公司是註冊於開曼群島的Easy Go Inc.。VIE架構的企業,員工維權會額外困難。在上海恒隆律所處理過多次期權糾紛案件的高瑞焓表示,合同方公司在國內不設常立場所的話,維權很麻煩。依照雙方簽署的持股計劃書的爭議解決條款,他們的仲裁地在香港,仲裁過後還要對開曼群島的Easy Go Inc.申請跨國執行。

“這個仲裁涉及關系太複雜,耗時耗力,訴訟費用會很高昂。”一名香港律師告訴鳳凰科技。

而易到的股份又值多少錢呢?如果公司未上市,易到可以以1元每股的價格從員工手中回購;即使是手持幾萬股的老員工,能拿到也只有幾萬元。另一種變現的方式是等到易到上市後將手中的股份賣出去,而目前看來,這一可能遙遙無期。

誰弄丟了員工的股權

多位易到前員工向鳳凰科技表示,從樂視高管接管易到開始,想要讓CFO在股權書上簽字,就難如登天,“楊蕓和CFO就這個事情吵過好幾次。”楊蕓是易到的聯合創始人,在樂視系高管進駐易到之後,她主要負責公司的人力資源等工作。

2_2(4)

“我們從阿里引進的團隊,當時都談了入職時的限制性股權,結果遲遲沒有發放。”楊蕓說。楊蕓向鳳凰科技詳細解釋了易到進行員工激勵的期權池。在2010年易到剛剛創立時,創始團隊(包括周航、楊蕓、湯鵬三人)把自己的股權稀釋出了一部分,作為員工的期權進行發放。

滿期成熟之後,這部分期權就變成員工的股權。即使是離開易到的員工,手握股權協議,就擁有這部分股權權利。在最初設立時,這個期權池占股比例超過8%,後來隨著多輪融資稀釋,在創始團隊今年集體離開易到時,這個比例已經降到了超過4%。

“樂視在投資易到的時候,也跟我們簽署過承諾函,除了這筆股權,每年還要新增發放一部分股權,來作為團隊的激勵。現在這張承諾書還在我手里,從來沒有兌現過。”楊蕓說,“樂視就是想吞了這部分股權。”

《中國企業家》不久前的報道也稱,“最初樂視對易到的新老高管有期權方面的正式和書面承諾,但高管進入易到一年多,期權都不給兌現,周航的壓力特別大,直到現在都沒有落實。

易到官方拒絕就此事接受鳳凰科技的采訪。問題的根源似乎出在樂視身上,但在賈躍亭滯留國外不歸、樂視體系瀕臨崩塌、新股東韜蘊資本疲於應對各種麻煩的大背景下,易到員工的股權問題似乎成為了難解之題。

不過,維權員工並不打算輕易放棄。鳳凰科技問:“如果易到股權變得一文不值,你們還會爭取嗎?”

“我對易到有一種主人翁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麽我能一直堅持留在易到的原因。”李雷說,“即使這些股權一文不值,我們也想把它要回來。

易到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誰弄 弄丟 丟了 了易 易到 員工 股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638

【動畫】釣魚男弄丟婚戒20年後失而復得

1 : GS(14)@2016-11-26 13:50:59

南非男子盧卡斯20年前意外遺失婚戒,近日經由陌生人在德班海邊尋獲,失而復得,欣喜若狂。但盧卡斯已於15年前和妻子離婚。20年前盧卡斯(Brent Lucas)在德班海岸釣魚,洗手時婚戒不幸滑落,遍尋不著,極為失望。南非媒體引述盧卡斯說:「這枚婚戒原是我父親的。在我結婚前父親不幸去世,母親將它送給我。」婚戒內面刻著父親和母親的名字,以及他們的婚禮日期1960年10月1日。後來,又再刻上他與妻子的名字,以及結婚日期。對盧卡斯來說,這是一枚意義深遠而且很有紀念價值的戒指。在遺失婚戒後,盧卡斯一直希望有人可以尋獲婚戒。而魯卡斯已於15年前和妻子離婚。他說:「我很高興經過這麼多年,終於找到戒指了。」當地居民恩森(Donald Enson)一直有收集金屬物品的嗜好。日前在德班海邊散步時,無意中發現這枚戒指。恩森說:「我發現刻在內面的文字,確信是枚特殊的戒指,於是告訴自己一定要物歸原主。」他將戒指的照片上載上臉書,請朋友協助尋找主人。盧卡斯的一位親人輾轉看到,告知盧卡斯。盧卡斯確認無誤,即將於下星期一取回戒指。南非news24/中央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26/19846310
動畫 釣魚 男弄 弄丟 丟婚 婚戒 20 年後 而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706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