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我的四個撐建制朋友(一)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hk/2014/07/blog-post_18.html
最近遇到其中一件我覺得很荒謬的事,是我所認識的兩位uncle,居然像細路般「玩絕交」。兩個uncle,加起來有百幾歲了,而且平日都是那些面面俱圓的商界老手。反面的原因,正是因為政治立場的不同:一個親建制、另一個反政府,大家一拗起來即時一發不可收拾。詳情我早陣子在AM730的專欄裡也寫過了。

而我則是個徹頭徹尾的鍵盤戰士,我會講政治話題的地方,絕大部份都只會在互聯網上。在現實世界裡面,我反而絕少跟朋友講政治,為的就是免得發生像我那兩位uncle的「遭遇」。這算不算縮頭烏龜的行為?那當然算吧,只是我很清楚,今時今日,講錢傷感情;講政治,更傷感情。

不同人有不同的立場,其實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每個人背景遭遇以至所接收的資訊都不一樣,所相信的事情自然也不盡相同。那麼誰比較聰明一點?其實都說不準的吧。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所相信的是真理,每人也有各自認為「充份」的理由,去支持自己所相信的事,就像我這四位撐建制的朋友一樣…雖然,我心底裡還是無法認同。

*****

朋友A是個年輕媽咪,孩子入快要考小學,典型的小康家庭。

朋友A是個對政治無甚興趣的人,也很滿足於現在的生活。我記得有一次朋友聚會當中,有個不太識趣的朋友,提出了一些政治話題,當中有一句是這樣的:「其實如果大家接受,將來喺香港生活,會好似喺啲現在嘅國內二線城市裡面生活咁的話,其實真係冇咩嘢好爭取的。」

朋友A對這個statement反應很快:「好似喺大陸啲二線城市生活,冇咩問題吖。大陸啲二線城市,人口唔會少過香港好多遮,配套都應該好齊啦,嗰啲城市依家都好旺吖,如果香港將來嘅生活,係好似喺嗰啲城市咁,我都唔明有幾大問題。啲人有咩好爭取呀?」

我跟另外一位朋友交換了個眼神,心諗:「人口?配套?地方好旺?大家講緊嗰啲所謂『生活』,好似唔係講緊飲飲食食喎。」

但實情是,一直以來我所認識的朋友A,最關心的,是個仔入唔入到好學校,以及飲飲食食行街睇戲的生活會不會受影響。

你跟她說甚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她真的一點也不會感興趣。

我有些朋友對她的取態很不屑,也有朋友覺得她是典型的所謂「港豬」,但她實實在在對政治毫不感興趣,我甚至相信,如果她的自由有天真的越收越窄,她也不見得會介意,會認為這是生活質素的下降。

我心裡當然不能認同她這種取態,但我同時也不敢論斷她的對錯。每個人對生活的要求都不一樣,所關注的議題自然也會有所不同。我有時會想,在現在的環境當中,朋友A也許是最快樂,最「無憂無慮」的一群。選擇「快樂」,其實算不算是聰明?

「但為甚麼會撐建制?」我好奇問。

佢嘅答案大概係咁嘅:「宜家抗爭緊嗰班人,所爭取緊嘅嘢,我根本就唔需要,但我地卻要一齊陪佢地付出代價。」

「付出咩代價先?」我又好奇。

「咁打開新聞日日都係啲鬧交呀、衝擊之類嘅畫面,教壞曬細路呀。」朋友A說:「嗰班反對嘅人,太粗魯太野蠻啦。」

「要講教壞細路的話…」我忍唔住答咀:「大把嘢都教壞人啦。好似689咁擘大眼講大話,唔通又唔教壞細路?」

「689?」朋友A顯得有點迷惘:「咩叫做『689』呀?係咪又係嗰啲粗口諧音呀?」

*****

朋友A選擇不問世事,這是她的選擇。我自己也不能否認,若干年前,很大部份的香港人(包括我)其實也是這個模樣。不過我倒認為,她之所以有這種取態,很大程度上是她習慣了,即使大家都唔多關心政治,香港還是會好地地的。我倒對她說過的一句話很有印象:「香港地,理咁多無謂嘢做乜吖。不嬲都唔理佢,咪又係好地地?你冇事搵事搞,就真係會衰啦。」

有些人時常說,英國佬在主權移交當中,埋下了許多「炸彈」。我估,這可能就正是其中一個吧?我們這代人,都是長大於殖民地後期的。英國在管治香港早期的暴政,我們這代人都沒有經歷過。相反,我們長大的日子裡面,經濟起飛,英國佬也有不少德政,讓我們早就習慣了,無需要關心政治民生,生活也能自然地好起來。文明自由的理想生活,就像呼吸空氣一樣理所當然。

政權移交,有些像我這種多事之徒,會覺得情況有變,從前好像理所當然的東西,現在不可能再「咁荀」的了。朋友A跟我這種人,立場之所以不同,除了對生活的要求有所差別之外,還有彼此對時局的分析有很大落差。當我們判斷「唔掂,要做啲嘢先得,如果唔係香港會每況愈下…」的時候,朋友A的判斷是:「唔好搞咁多嘢,香港就會自然地好起來了。以前咁多年都係咁樣㗎啦…」

*****

撇除與我政治立場不同,老實講,朋友A作為一個friend,其實是很不錯的。

香港很撕裂,其中一個原因,是政治立場不同的人,往往講唔夠兩句就會開拖。如果你問我心嗰句,我肯定是覺得朋友A的取態好唔妥,甚至我覺得是愚蠢的。但我在想,掉轉頭她望著我,其實是不是也一樣覺得我好笨?

如果真的要討論、甚至爭拗…大家都幾十歲人,我幾可肯定,結果將會是:她無法改變我的睇法,我也無法改變她的立場。

然而我卻是肯定不想失去這個認識多年的朋友,唯有見面時,有些話題,選擇避而不談。

這樣對大家都好。

祝大家有個愉快週末。
我的 的四 四個 個撐 建制 朋友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870

我的四個撐建制朋友(二)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hk/2014/07/blog-post_24.html
話說TVB多年來有很多奇怪的劇集橋段,但用完又用。例如冇人明白,當要開解一個唔開心的人,點解一定要「煮個麵你食」。

要說這些奇怪的橋段還有很多,但其中一個,我覺得「害人不淺」的,是這樣的:劇中人遇上挫折,自暴自棄,身邊好友睇唔過眼,捉住劇中人聲嘶力竭地狠狠鬧一場,希望把他鬧醒。被喪鬧的劇中人,過了一個無眠的晚上後,忽然茅塞頓開,繼而脫胎換骨,重新上路積極做人…

我不知道,現實當中,有幾多朋友試過把別人狠狠鬧一場之後,能把他鬧到「醒覺」?也許是我鬧人的技巧拙劣,但我自己倒是從未試過。絕大部份的人都不會因為你狠狠地鬧,而被你說服;相反,在自尊心驅使之下只會越走越遠,這是人的本性。當我們都希望,能夠有多些人會跟自己有相近的政治立場時,我有時倒會懷疑,我們平日所做的事,到底是把這些人拉過來,還是將他們趕過去「對家」?

有些朋友跟我說,自己覺得對的說話,一定要講,即使最後是反檯收場,至少對得起自己良心。但年紀大了,倒明白到,一個人的價值觀和立場,是經過很多個人經歷和感受才會形成。改變,很多時候還只能依賴當事人自己在未來的遭遇。對此,我是有點阿Q的:反檯了,這個朋友也許永遠都不可能再被你改變;但友誼如果保留得住的話,當遇上一個合適的契機,你那一番認為「對得住良心」的說話,還是會有機會派上用場。

*****

第二位出場的朋友,是位uncle輩的人。我暫且稱呼他做朋友B吧。

這位朋友B,差不多六十歲,最近準備退休了。他的職業是大機構裡的中層管理人員。他有一子一女,先後都被送到澳洲讀書。兒子前年大學畢業回流香港,投身社會了。囡囡則還在澳洲讀大學。

認識朋友B的人,最近都收到他的whatsapp message,內容是叫我們要「救救那些孩子」,所以要去簽名反佔中。

朋友B "so call"撐建制陣營,有好一段日子了。但撇除政治立場不同,我得承認,我跟這位朋友,是時常都有點小爭拗的。

爭拗的源頭,絕大部份都跟「點樣睇班後生仔」有關。

朋友B的出身麻麻,據他自己說年輕時候很窮,一家八口要住在板間房。你說朋友B這樣出身很不幸嗎?也不能完全這樣說。朋友B是家中孻仔,對上有四個哥哥一個家姐。然而這幾個哥哥家姐都非常痛錫這個細佬,儘管環境不好,也盡力保護這個弟弟,讓他得到最好的去成長。他的哥哥和家姐,為了生計,都是很早就停學,投身社會賺錢養家,唯獨是朋友B,家中各人認為這個細佬天資聰敏,一定要讀得成書。於是家中各人死慳死底,都要供朋友B讀完大學。朋友B也成為了家庭裡面,唯一一個大學畢業生。

朋友B讀完大學,是七十年代的事情吧,我常跟他爭拗:「你嗰個年代讀完大學,係天之驕子呀,好嘅前途就在眼前。依家唔同呀,機會少咗,後生仔睇唔到希望,要佢地好似你哋當年咁有幹勁去做人,唔容易呀。」

朋友B當然不同意,每次講起這個話題,他總會重申,今日「後生仔唔掂」,只因為物質生活太豐富,養到他們不肯捱苦,也不肯虛心學習…再說下去他就會開始話當年,重覆他那些陳年的奮鬥歷程。

很明顯,他是對自己的「成就」其實蠻自豪的。但讓他更自豪的,是那段從貧窮的小夥子,奮鬥成為「中產」階級的過程。但我望著這位朋友,每次都自豪地吹噓,當年怎樣憑著自己的「一雙手」和「堅毅的精神」而獲得所謂的成功時,我卻不其然感到一陣陣的反感。我當然不能抹殺,朋友B在那幾十年間的努力,但你得到這些成功,背後其實還有許多許多:例如我認為,朋友B的成功,某程度上是建基於他那些哥哥和家姐的犧牲之上。他事業起步之時,也正正遇著香港經濟起飛。當中有許多人許多事,也有許多巧合,才造就了你這位人兄有今時今日的財富地位,但朋友B總是會忽略這些背景,有意無意將功勞都歸於自己身上。我有時會懷疑,這是不是那一代人的其中一個通病?我偏見地認為,一個時常都忘記要感恩的人,看事情是不可能會全面的。

講得太遠了。

我比起他口中的「後生仔」老一點,算是「避得過」他的責難。但我還是很感受到,朋友B其實是非常「睇唔起依家班後生仔」。

「唔捱得」、「唔鬧得」、「動不動就怨」、「何事情都只懂找藉口,將責任推卸都別人身上,自己永遠都唔肯認錯」…這些都是朋友B常常掛在口邊,對今日年輕一輩的評價。這些評價對不對,不在這裡爭論了。但當講到政治立場時,我倒傾向相信,那班被朋友B普遍睇唔起的年輕人,他們的政治立場,對朋友B自己的政治取態,有著微妙的影響。

「我對學校應該教啲乜冇立場,但我就係完全不能夠認同,嗰班細路乜都唔識就去學人話抗爭,仲要咁惡。」那次其實是有關國民教育議題的事,不知何解朋友B忽然爆了這樣一句出來。

「其實都唔係好惡遮,成個活動都好和平嚇喎。」我答。

「根本就係英雄主意,班細路想做英雄之嘛。」朋友B說:「後生仔有書唔讀唔去好好做人,出嚟搞風搞雨?唔係為出風頭,咁為乜?我哋都做過後生仔㗎。」

以我縮頭烏龜的性格,我當然沒有在那件事上,跟朋友B爭拗下去。不過,我倒沒有聽他評論過,覺得政府搞「國民教育」這件事是好還是不好,我聽來聽去,都是他看不過眼那些「細路仔」只懂去「出風頭做英雄」。至於這些他口中用來「出風頭」的事是否有道理,所爭取的東西是否有意義,朋友B都是那句:「我冇意見。」

有關民主和普選,朋友B的立場則相對清晰一點了:「我唔反對民主的,但爭取還爭取,係咪需要咁激?嗰班後生仔,稍為有啲嘢唔順自己意,就發曬爛渣,做乜先?又唔用腦,任人擺佈俾啲政棍利用都懞盛盛。」

「你話你唔反對民主,咁如果我話,其實你都算係認同佢哋所爭取嘅嘢…」我嘗試跟他來一點分析:「你只係唔認同佢哋嘅手法,咁樣解讀有冇錯?」

「錯!梗係錯啦。」朋友B反應很大:「佢哋根本都唔知自己喺度爭取啲乜,又唔知點解要爭取,個個以為反權威就係好勁,想做英雄之嘛。由頭到尾都係俾人擺佈。爭取民主?佢把口就係咁講,其實想威先至真。」

我不知道應怎樣接落去,首先我不能確定,朋友B是如何如此肯定,這班後生仔是「唔知自己喺度爭取啲乜」,儘管我也承認,所有群眾運動當中,總會夾雜一些「唔知自己做緊乜」的羊群在內,但我傾向相信,思路清晰的年輕人,這個城市還是有不少的。

其次是有關「反權威」是想做英雄這種心態。我也不敢完全抹煞,參與這些運動的年輕人,或多或少可能會有一點點這種「英雄主意」的心態存在。只是我在想,即使真的有這種心態存在又如何?這也不代表他們所爭取的東西是錯嘛。如果要爭取的東西根本是「錯誤」的,不會因為抗爭的人有一個良好的動機而令事情變得正確;同樣,如果要爭取回來的東西,本來就是「正確」的話,也不可能因為一些有私心的動機,而忽然變成了一件錯事。純用動機去論斷,所爭取的東西是對還是錯,或者是否值得爭取,我認為邏輯上有問題。

有關不喜歡後生仔「反權威」,個人認為,朋友B心裡其實有一種不自覺的「代入感」包含在內。朋友B在社會上,也該算是「上了位」的一群了。生活好,社會所屬階層也在許多他口中的「後生仔」之上。基於自己的年紀,和在社會上的status,朋友B自覺自己也算是屬於「權威」一族。年輕人的反建制立場,正正是衝擊著傳統的權威勢力而來。那種「代入感」,讓朋友B將挑戰權威的人都視作自己的敵人,心裡面也自然地出現了排斥的心態。

那些都純粹是我個人對朋友B心裡想法的猜測,當然也沒有甚麼「真憑實據」可言。只是我認識朋友B許多年了,每次我聽到他提及那些政治議題,他的焦點,也總是放在「嗰班後生仔都唔知自己做緊啲乜」之上。至於他自己對這些個別議題有何意見,是贊成還是反對,我幾乎從來沒有聽過。或許他對這些議題都有自己清晰的立場,也許他像我一樣,也害怕辯論起來會跟我反檯,所以才刻意不提?

嚴格來說,我也許並不能將他歸類為一個「撐建制」的人。我只能夠講,當「後生仔在反建制」的時候,他必定會唱反調。如果說他是個「反後生仔」的人,可能還會比較合適。

最近收到他那個呼籲朋友要「救救孩子」所以要去簽名的whatsapp message時,我多麼想回覆那個whatsapp group:「朋友,雖然香港的民主運動的確有好多後生仔參與,但撐佔中撐真普選的人當中,其實都有好多是老鬼和中年人的。」

我不知道,朋友B心目中的「救救孩子」是否也包括他那對兒女,但因為這次反佔中籤名運動,他兩仔爺據說最近也狠狠地鬧過一場。

政治,正在撕裂著香港,撕裂了許多友誼和家庭。

但有些人,卻樂見大家繼續被撕裂。你們之間越撕裂,彼此鬥得越兇狠,他們就越放心越安樂,權力和地位就越穩陣。

我有時真的很懷疑,不管你是撐建制還是反建制,我們大家是否其實都中了計?
我的 的四 四個 個撐 建制 朋友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316

我的四個撐建制朋友(四) 人在中環

來源: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hk/2014/08/blog-post_15.html

「我講過好多次,我並唔係五毛,我嘅立場係一貫地中立的。我只係以事論事,冇偏坦任何一方。」

朋友D這番說話,我聽過無數次了。朋友D是個很活躍於社交網絡分享政見的人。我是他某個Whatsapp Group內的「成員」,我隔天就會收到他傳來的message和文章。這些文章,絕大部份都是對泛民議員的指控。最近肥佬黎的捐款事件,讓我的手機收這些message的次數達到高峰。

有些人頂唔順,自行離開了Whatsapp Group。也有些朋友忍不住在Facebook上把他unfriend了。朋友圈裡面,有些比較多口的朋友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找了份「五毛」的兼職來幫補家計。

我認識朋友D日子很長了,我肯定不會相信,以他豐厚的家底,會為了賺那丁點「散紙」去當「五毛」的。隨此之外,他個人的背景,我也認為過不了做「五毛」的背景審查。他拿著美國護照,有合法的美國公民身份。

他撐建制的立場,我認為相當明顯,但他一直都否認,他是一個建制派的支持者。

「咁你又成日周圍send埋嗰啲鬧泛民、鬧佔中鬧黃之鋒嘅文章俾朋友?」我問。

「我係幫大家平衡一下資訊啫。」朋友D答得理直氣壯:「大家平日成日接收咁多毒蘋果嘅資訊,洗曬腦啦。你哋總係以為呢個世界,泛民就一定係正義嘅,建制就一定係邪惡既,政治係好汙糟好複雜㗎,邊有你哋諗得咁簡單。」

我點了點頭,沒有嘗試駁斥他。因為我感受得到,在他眼中,我屬於愚蠢,並且是易於被人誤導的一群。我有很多話想反駁,但還是決定吞回到肚子裡。

我讀書的時候就認識朋友D了,朋友D其實蠻聰明的,但卻有點「包拗頸」的性格。他對那些偽善的人很不屑,也很不願服從於權威。以朋友D的性格,我其實很難想像,長大之後他的政治立場會這麼親近建制的(儘管他不肯認)。

我與他的共同朋友圈當中,反建制親民主派的,算是主流大多數。早兩年左右吧,朋友D的親建制立場,還沒有那麼明顯,但我記得有好幾次,他在Facebook上對民主理念提出了一點質疑,有些朋友就沈不住氣跟他理論起來。大家一場朋友,起初還算是個有點建設性的討論,講嚇講嚇,就開始變質了,變成了你鬧我死蠢,我話你冇腦的無聊爭拗。我不敢肯定,那次是否一個turning point,但我的感覺,的確是自從那次開始,朋友D的立場就變得越來越親建制。

我相信人的自尊心其實很脆弱,絕大部份人其實都喜歡得到別人認同的感覺。如果你問我,我會武斷地認為,朋友D,是被我們這些親民主派的人,鬧走了的。

*****

你會說,朋友D是因為性格太偏激吧?也許是。他討不討厭民主?我認為他不討厭。但他記恨,也討厭我們這班所謂支持民主的朋友對他做過的事,對他說過的難聽話。他覺得我們理應「罪加一等」,因為我們支持民主自由,而這些理念理應更加包容不同聲音…但我們當日,卻對他的稍稍質疑包容不了,所以他認為,我們偽善…若果我們這些人不是偽善的話,就是愚蠢,只求立場不求理據…連帶整個泛民陣型,遠至西方歐美所謂民主社會,對他來說也是偽善和卑鄙。

我和這個朋友圈的人,都是三四十歲的中年人了。看事情總不會太過非黑即白。我曾經跟朋友D提過,你常常將那些政客的醜聞send給我們,對我們這班人,沒有效果的。朋友D說我們被泛民政客洗腦,所以要給我們另類的資訊,讓我們「睇清楚」這班人的真面目。Oh Please。活到這個年紀,我們早就不再相信政治明星了。我們也從來沒有認為,泛民的政客就必定是高尚正義的人,我反而傾向相信,天下烏鴉一樣黑,人性就是不會可靠。我們相信的,是民主理念和制度,不是民主政客。我估你問許多支持民主的人,怎樣評價這些泛民的政客,大家可能都會答你,覺得佢地唔掂,唔爭氣,甚至邊個係人邊個係鬼,當中邊個係二五,我等升鬥市民根本係無從得知。但我們在投票時,還是無奈會把票投給他們,因為這是沒有選擇下的選擇。除非你的立場和理念來了個180度大轉變,否則票,還是不會轉投到建制陣營吧?

*****

朋友D常強調自己是立場「中立」,他說自己只會議事論事。但朋友圈裡隔天就會收到他指罵泛民的message,反佔中簽名運動,他有去簽,也出力「鼓勵」身邊的朋友去簽。周融那篇有關要「救救孩子」的反佔中文章,他第一時間轉發給我。他Facebook裡面,也like了好幾個愛字頭的團體。

在他的心裡面,我認為他真心相信自己是中立的。他也堅信,自己的言論,是基於理性思維和獨立思考。然而中立,是個難度極高的動作,你以為自己做得到,我認為大部份人在認定自己立場中立之時,其實都在高估自己。

朋友D對我來說,是一個震撼。一個被朋友們,狠狠鬧走並送到去對方陣營的個案。一個人在一個圈子裡沒有得到認同,投向別的圈子,其實自然不過。在論斷朋友D的對錯之前,我倒覺得,面對意見不同的人,大家其實還可以做得好一點。

*****

後記

寫這個series的時候,心裡想得最多的,是有關撕裂的問題。反佔中運動出臺之後,香港人都歸邊了。立場不同,家庭之間會鬧交,朋友之間會反面,情侶又會分手收場。

以前大家會老土地講,立場不同但會互相尊重。今時今日,呢套其實係咪已經過曬時?

我明白,以前政治立場不同冇所謂,因為我點諗根本對你冇影響,你相信啲乜也影響唔到我嘅生活。所以尊重,也變得容易了。但今天不同,你覺得我撐佔中會阻你發達,你覺得我反佔中,又會讓我一世為奴。如今別人的政治立場,會直接影響個人利益…此時此刻唔同你死過,更待何時?

當反佔中運動出臺的時候,我想不通的一件事,是當社會上有一些人打算做一些事,你不予以支持,是否就有需要去組織一個「反」他們的運動與以抗衡?反政府反建制的組織,世界倒是有好多,但支持政府又或者是反對個別民間活動的組織嘛(仲有本事搞到咁大…)…大概是我孤陋寡聞吧。

香港這次撕裂,罪魁禍首…

…你懂的。

*****

後記 (2)

早上,老婆跟我落樓下coffee shop食早餐。老婆拿著免費報紙,跟我說:「老公,你日日響專欄道寫埋呢啲嘢,其實怕唔怕?」

「我又唔係陶傑、蔡東豪…」我的口塞住一個muffin:「我嘅讀者數目好少啫,政府對我呢啲不成氣候既寫手,邊有咁得閒理吖。」

老婆點了點頭:「老公,咁其實你想,多啲人睇到你寫嘅嘢,還是少啲人睇到先?」

這個問題嘛…

現實生活裡面,我是個絕少跟人討論政治的人。我怕得罪人,也珍惜朋友的關係。有些人說,立場不同,就索性連朋友都不做了。年輕時,也許我都會這樣想,但今天我是個中年人了,總覺得,政治不可能是人生的全部。

不想替自己辯護,我承認的確是個冇膽的中年人。現實中的我沒有膽量講出口,但在這裡我寫了那些我相信的事,讓我心裡好過一點。當然,躲在鍵盤背後,還是那一隻縮頭烏龜。

祝大家有個愉快的週末。

Click here to add CK on your Facebook


我的 的四 四個 個撐 建制 朋友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895

我的四個撐建制朋友(三) 人在中環

來源: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hk/2014/08/blog-post.html

「如果我揾夠錢嘅話…」朋友C的話說得堅定:「我一定會移民離開呢度。香港,救唔返㗎啦。」

朋友C,是一個我認為思維有點複雜的人。他心裡很討厭建制,很討厭政府;但他的行為,卻又會撐政府,撐建制。

這位朋友,跟我年紀差不多,背景也跟我差不多,中產,讀過一點書,有家庭負擔,孩子還很小。

如果要說,我是個討厭建制的人,朋友C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最近那個反佔中的簽名運動,他還是想也不想就去簽名了。

他的理據,是這樣的:「香港人,鬥唔贏大陸㗎。既然鬥唔贏,就唔好浪費彈藥啦。得罪大陸,大家都冇好日子過呀。」

「依家嘅日子都唔見得特別好過吖。」我苦笑。

「係吖,我贊成。」朋友C回答:「但係香港呢個地方,已經冇得救㗎啦。依家仲有啖飯食,仲有得上嚇網玩嚇facebook,咪算囉。認命啦,我哋呢生呢世,都冇機會好似啲鬼佬咁生活㗎啦。你玩大咗,阿爺唔高興,你唔知佢會做啲乜,到時大家就一齊攬炒啦。」

有些朋友說,朋友C是個自私的人。也許是吧,但他這種想法,我認為我是理解的。老實講,對於各種反建制的活動,盡管我認同他們的理念,但問心,我也傾向認為勝算其實不高。問題是,勝算不高的話那又是否值得支持?我認為這是不少跟我背景相近的人,心裡所面對的掙劄。支持,因而你認同他們的理念,認為他們在嘗試做一件對的事;不支持,因為你心知勝算很低,你怕浪費了彈藥卻又得不償失。這件事上面,朋友C是個極端的悲觀份子,他不單止害怕浪費彈藥,還怕觸怒阿爺,給了他們「理由」去出力維穩,最後大家都會死得很慘。

「一個二個都響度話,this city is dying,」朋友C說:「OK,dying都有分快同慢的。我認同香港真係dying,不過要死,都死得有個全屍吖。你唔激嬲阿爺,你都係死,不過死得好睇啲,你激嬲佢,可能死得好慘呀。死得好睇同死得慘,我寧願死得好睇啲。」

跟朋友C相處,有時挺難捱的。他極端悲觀的思維,那份超強的負能量,有時真的很難應付的。對於別人罵他自私,他直認不諱:「自私?我認吖。但係你知唔知,點解我成日話,香港救唔番呀CK?就係香港有無數個同我一樣,甚至比我更自私嘅人呀。我哋呢啲人,唔會無啦啦改變㗎。我哋呢啲自私鬼,就係沈默大多數嘞,係『大多數』呀!香港點可能有機會turn around呀?」

「我夠想有民主,我夠想有真普選啦。邊個唔想?阿爺俾咩?佢只會俾個『假』嘅你然後老屈你硬食,仲要你認同話呢個就係貨真價實嘅『真』嘢。認命啦香港人。你諗住塞一萬幾千個人響中環就改變得到?阿爺係要唔俾,你塞曬七百萬人響度佢都唔會俾㗎啦。呢啲動作,你向個文明民主政府做就或者有啲效果遮,你響我哋阿爺面前做?唉。」

於是,朋友C基於覺得:「反正都係死,不如死得有個全屍」的理念,深信此時此刻,「撐建制」是相對理性的選擇:「你睇唔過眼有人賣港?唉,賣咪賣囉。佢唔賣大把人賣,阻都阻唔到架啦。佢地賣得『有啲秩序』,就住慢慢賣嘅話,大家咪命長啲囉。你唔識死搞對抗,只會死得仲慘仲快啦。我嘅諗法係『務實』咋。」

朋友C的想法,你會認同嗎?我跟他說,我很難認同他的想法,他說我這種人,太樂觀了。盲目樂觀最終會傷害自己。

政治立場上,很少人會說我是「樂觀」的,事實上,說我過份悲觀甚至盲目恐共的人還肯定比較多。

「你嘅過份樂觀,唔係對政府嘅睇法,而係對香港人呀。」朋友C說:「香港人,絕大部份同我一樣,係非常自私㗎。你自己可能都未必察覺,但你,去到嗰啲關頭,最終同我其實都只會係一樣。」

「當絕大部份人都如你同我一樣自私,呢個地方,唔會有機會turnaround。」

*****

寫完對上一篇《我的四個撐建制朋友(二)》不久,傳來了《主場》結束的消息。

主場的「遺言」當中,我只記得三個字:我恐懼。

讓我想起了身邊那位每日想著努力賺錢移民的朋友C,曾經跟我講過的一段話:「以前有報道話香港人想移民,係因為冇咗『家』嘅感覺。講到咁感性,多餘啦。香港人想移民,係因為佢哋知道香港冇得救,即使你願意留響度,都係唔會救得番。香港,係敗番響香港人自己嘅手上面,你同我,都有份整死香港。」

落筆時,又不其然記起,末代港督的那個預言:

 "My anxiety is this: not that this community's autonomy would be usurped by Peking, but that it could be given away bit by bit by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

那些人,有你,也有我。

Click here to add CK on your Facebook


我的 的四 四個 個撐 建制 朋友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901

建制派表演的大奇蹟日, 其實只係關心我們的健康, 希望人人都有腹肌而己.

自從6.18以來, 雖然雨季已經開始, 但為左令本港唔洗水浸, 所以建制派議員們提供左一份比我地強烈恥笑的資料. 佢地可能害怕年輕人冇野好做, 會再次佔中, 所以決定比大家恥笑, 比個機會大家改歌詞, 咁就唔會咁得閒去佔中, 所以一切都係因為佔中同埋土地問題.
建制 表演 的大 大奇 奇蹟 蹟日 其實 只係 關心 我們 健康 希望 人人 都有 腹肌 而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7115

共和黨“建制派”反擊:維護投票規則保駕特朗普

美國共和黨內的“造反派”決心利用規則“黑掉”特朗普,但遭到了黨內“建制派”的強力阻擊。

當地時間7月12日下午,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章程常務委員會(Standing Committee on Rules)召開會議,對各項黨內章程問題進行辯論。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現場看到,該委員會的辯論基本圍繞是否“建議”修改下周召開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的一些規則,從而影響該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結果。但眾多委員認為,修改規則對共和黨不利。

在這場大討論中,“建制派”代表人物、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俞懷松(Solomon Yue)提議,維持2012年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的相關規則,並在2020年以前不作出任何變化。

俞懷松對包括本報在內的記者表示,共和黨需要做“對人民、對國家、對本黨最有利的事情”。

許多分析人士此前表示,如果共和黨黨內“造反派”成功修改2016年全國代表大會的規則,特朗普即將進行的“加冕禮”將被“攪黃”。目前最受關註的修改方式是:讓黨代表們根據“良知”投票,而非根據其所代表州的初選結果投票。但此舉的風險是,讓今年上半年以來的民主初選失去效力。

章程常務委員會主席亞什(Bruce Ash)在現場呼籲,黨代表們需要做的是反映“你所代表的民意,而非自己的喜好”。亞什也是共和黨內“建制派”的代表人物,在會議上提議阻止任何旨在“罷黜”特朗普的規則變化。

還有章程常務委員會委員指責“造反派”稱,有些人覺得自己“比選民更懂”。

由於違背選民意願將冒巨大的政治風險,一項非正式的調查顯示,現場委員中的絕大部分反對根據“良知”投票這樣的規則變化。

當然,“造反派”仍不甘示弱,有委員當即表示,章程常務委員會應該堅持作出修改規則的建議,並把決定權交給4年才一聚的黨代表們。

章程常務委員會這兩天將會繼續討論規則問題,並在14日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下設的章程委員會開會前形成正式建議。後者聽取建議後,可將任何規則變化直接提交全國代表大會表決。如果真如“造反派”所願,讓黨代表們根據“良知”投票的規則變化最終獲得通過,特朗普通往白宮之路將生出巨大變數。

共和黨 共和 建制 反擊 維護 投票 規則 保駕 特朗普 特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682

建制派雀躍:特朗普正向“傳統共和黨總統”回歸

美國總統特朗普作為一位政治“門外漢”,在很大程度上因顛覆華盛頓傳統贏得白宮寶座。

但最近幾天,這位“反傳統”總統一次又一次上演著“變臉”,無視競選時的承諾,改變在一些重要問題上的政策立場。這種轉變讓華盛頓建制派感到滿意,他們稱對此表示歡迎,特朗普正在學習向傳統共和黨人回歸。

“情況變了”

特朗普12日在會見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時一改此前關於北約“過時”的論調,說:“北約現在有所改變,他們開始出力打擊恐怖主義。我曾經認為這個組織早已過時。而現在,北約不再過時。”

他在接受美國媒體采訪時說,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近幾個月來中國並未“操縱匯率”,同時他還認為現在的美元太過強勢。而在競選期間,特朗普表示上任後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他還稱支持向美國企業發放貸款補助幫助企業產品出口的美國進出口銀行,當然,他在大選中也是反對該銀行的。“本能地,你可能會說,這不是一件可笑的事嗎?但實際上這是很好的事。”特朗普說,“事實證明……很多小企業真的得到了幫助!”

對建制派共和黨人、商界領袖和一些民主黨人來說,特朗普對進出口銀行的最新表態令人激動。此番言論一發布就得到了參議員格雷厄姆的贊揚。“做得好,總統先生。”格雷厄姆在一份聲明中如此表示。

盡管白宮發言人斯潘塞13日稱,特朗普沒有掉頭,只是情況變了。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這一系列改變令改革派支持者失望,同時讓很多共和黨人緊張的神經得到安撫。

有華盛頓觀察家指出,除了以上改變,特朗普政府也放緩了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步伐,而在敘利亞等海外事務上則擺出積極,甚至鷹派的姿態,和競選時的不幹涉主義立場完全背道而馳。

“他正在學習”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在13日的一個采訪中稱,他歡迎特朗普的新立場。

“我想他現在知道了,在競選時說的一些東西,不是事情應該進行的方式。”麥康奈爾說,“他正在學習。”

共和黨人艾布拉姆(Elliott Abrams)曾擔任過里根政府和小布什政府的外交政策顧問,他此前曾表示“堅決不支持特朗普”,也因此而失去了特朗普政府的職位。“我想說,現在看起來更像一個傳統的共和黨政府。”他說,“對我來說,這是很好的一件事。”

有分析人士推測稱,特朗普的轉變和白宮顧問影響力的再平衡緊密相關。據消息人士稱,目前白宮主要分為兩派,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領導的“全球思維派”和以白宮首席戰略家班農為代表的“民粹主義派”,前者被視為政治溫和派,希望將特朗普拉到更主流的位置,後者則截然相反。近來二者之間的裂痕公開化,特朗普則取消了班農在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職務,調整了該機構“二號人物”、國家安全副顧問麥克法蘭的職位,並提名主流的保守派稅務專家、經濟學家哈西特(Kevin Hassett)為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

有觀察家稱,這一系列的人事調動讓人懷疑特朗普是否將拋棄令他成功當選總統的經濟民粹主義。特朗普的支持者則稱,從一開始特朗普就提名了一個有軍事領導人、建制派共和黨人以及商界領袖的內閣。

不過,專欄作家拉赫曼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稱,特朗普近日對敘利亞政府軍直接發射巡航導彈,令華盛頓建制派感到滿意,但應謹慎對待特朗普的這種“貌似”轉變。華盛頓外交政策建制派秉持的信念是無論對美國的全球地位還是對全球秩序的穩定來說,動用軍事力量的意願都是至關重要的。特朗普競選時的孤立主義論調,引發建制派某種近乎絕望的情緒以及對美國完全放棄影響力的擔憂。但現在有三個風險,首先是特朗普的反複無常;其次著迷於支持率的特朗普意識到軍事打擊可能提升人氣,可能因此增加對此類舉動的喜好;第三是中東局勢存在升級的危險。

建制 雀躍 特朗普 特朗 正向 傳統 共和黨 共和 總統 回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575

眾志成城踢爆隱形建制派

1 : GS(14)@2011-11-04 16:40:31

大家有無睇?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867&art_id=15767350
區選倒數 3天
【本報訊】受建制派和人民力量狙擊的泛民主派,今屆區選同時面對大批報稱獨立、實質獲左派組織支持的「隱形左派」或「隱形建制派」挑戰,至少 30人自稱無黨派的候選人獲新界社團聯會支持,得到九龍社團聯會祝福的「獨立」候選人達 38人,部份人更是「雙重隱形人」,同時獲兩個建制組織支持。不想誤墮「隱形」陷阱,選民須用選票表明「隱」無可「隱」。記者:許偉賢、莫劍弦
2 : 草帽(1253)@2011-11-04 17:19:33

有, 呢個我早知. 因為有一D獨立人士都有搞好多蛇宴或旅行之類. 如果自己出晒會好重皮. 其實做議員駛費都唔輕, 唔過隱架. 唔出錢就冇鐵票效應啦.

通常都係選舉前一兩年狂搞, 就知呢條友咩黨啦. 我有時都同阿媽講, 你去食就唔好畀錢, 反正D錢都係阿爺既. 等我負擔輕D啦.
3 : GS(14)@2011-11-04 17:20:37

咁阿爺真是出了好多力
4 : Ar Yan(11362)@2011-11-08 12:51:33

3樓提及
咁阿爺真是出了好多力


我地咁大個人,係咪應該諗下,其實請左一個人請野,係咪一定有回報?

我只可以講,大袋請我去酒店食BUFFET,我都會多謝一聲,但票還是在我手

出到來仲要同佢講,放心,我支持你


咁請客,究竟有幾大回報?

大架,個個SALES,就唔駛跑數咁辛苦啦
5 : GS(14)@2011-11-08 21:00:10


其實請左一個人請野,係咪一定有回報?

有,只要不是一次過,是累計地幫
眾誌 成城 踢爆 隱形 建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485

C觀點 - 施永青 建制派要感謝黃毓民 (2011年11月10日)

1 : GS(14)@2011-11-10 22:44:50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80772
上次立法會選舉,黃毓民領導社民連成功狙擊了公民黨。不單只令一些本來有機會的公民黨候選人沒法進入立法會,更起了一個極壞的榜樣,就是一到選舉,泛民之間也無情講,一切都只能為自己黨的利益著想。為了黨員可以入立法會,甚麼行為都可以做。這樣一來,泛民還有甚麼可能在選戰中合作?
到政改方案角力期間,黃毓民又成功策動五區總辭,陷民主黨於不義,令民主黨與公民黨分裂,以後都不容易合作。即使民主黨自己內部,也出現了不同意見分子,最後以分拆告終,力量因而被削弱。司徒華的死,不能說完全與此無關。
經此一役,社民連本有機會坐大,但黃毓民連自己的政黨也不放過搞分裂的機會,遂與陳偉業一起自立門戶,另組人民力量。自此,泛民再沒有統一戰綫可言。
綜觀香港現時的政治人物,以黃毓民最有政治識見;他口才了得,又懂得把握機會,常以出位的言行吸引社會關注,傳媒都樂於為他鳴鑼打鼓,以致他影響力大增,以一人之力已可以牽著泛民的鼻子走。司徒華逝世後,泛民中已沒有人可以抗衡黃毓民。
可惜,黃毓民的言行,大部分市民都不太認同。由於他一度被視為泛民的一分子,有部分市民會把對黃毓民的不良印象,投射到整個泛民身上。以至市民對泛民的整體印象也被扣分。建制派幾經辛苦無法完成的任務,黃毓民都做到了。難怪民主黨內有人懷疑,黃毓民是建制派潛入泛民的無間道。
2 : 草帽(1253)@2011-11-11 11:01:28

民主黨窩囊不堪, 如果唔係肥佬黎撐住, 老早巳投共去了. 只有司徒華見得下人. 不過私心太重. 知道自己班0靚極度窩囊, 冇人接到棒. 焗住借助老共力量, 以政改作交換條件, 制衡黃毓民.
觀點 施永 永青 建制 派要 感謝 黃毓 毓民 2011 11 1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550

中門大開:紙紮建制派

1 : GS(14)@2012-02-21 23:04:1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07&art_id=16088668
中門 大開 紙紮 建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874

建制派醞釀罷免 黃毓民 陳偉業判囚緩刑 (2013年05月22日)

1 : GS(14)@2013-05-22 14:25:23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55596&d=2050

聲援及反對黃毓民和陳偉業的示威者,昨晨在東區裁判法院門外對罵及推撞,需由警員用鐵馬分隔。判刑後,黃毓民高舉勝利手勢步出法庭,並表明判刑不合理,認為法官完全不接受他們的陳詞,一面倒接受控方理據,正計劃上訴,「個判刑梗係唔合理啦,我哋係一個好和平理性嘅示威,動不動就告非法集結,個政府都發咗癲」。黃毓民又引述法官指,警方施放胡椒噴霧是救他一命,他直指說法「搞笑」。

黃:遭罷免是與選民對著幹
黃毓民其後回應有議員提出解除他與陳偉業的職務,稱早已預計,亦是議員「例行公事」,但不擔心民主派議員會支持動議,並形容若罷免動議獲通過是很可笑,因梁國雄上次衝擊遞補機制論壇被判監,罷免動議亦遭到否決,無理由今次特別對他「厚愛」。他相信議員會思考,若輕易因判刑褫奪民選議員議席,是公然與選民對著幹。
陳偉業則在黃毓民驅車離開後,與另一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走出法庭。他亦形容判刑不合理:「整個拘捕係政治拘捕,我哋喺原有遊行路線上,我哋聲稱話上禮賓府話我哋非法遊行(集結)……長毛(梁國雄)喺同一日犯法,都係罰款,今次判監明顯係,對遊行人士增加心理壓力」,聲言會上訴取回公道。陳偉業又指,相信會有建制派議員提出罷免動議,但他指若動議通過,便需重新啟動新界西及九龍東補選程序,形同半個香港公投,他稱能為「佔中」造勢。

官:無人可凌駕法律
裁判官杜浩成判刑時指,本港無一條法例可守可不守,即使是對社會議項有強烈意見的人士,犯法亦需負上刑責,無人可凌駕法律之上,否則社會核心價值將無從說起。他稱,遊行及言論自由是社會核心價值,但法治精神同樣重要,形容示威遊行已是市民日常生活一部分,而合法示威可提升市民守法意識,相反不合法、不和平的示威,則變成破壞法治的危機。
杜浩成又反駁《公安條例》是「惡法」的指控,指回歸以來遊行申請宗數上升近7倍,絕大部分均有秩序完成,反映提供示威自由的機制有效。杜續稱,即使被告辯稱行動是糾正貧富懸殊,但法庭堅持不論政治理念為何,激烈行為破壞法治絕不可取。杜浩成又強調,今次案件性質嚴重,兩名被告主導角色毋庸置疑,組織示威人士衝擊警方防線,是罔顧示威人士、警方及記者的人身安全,遠比阻塞交通嚴重,對社會傷害難以估計。而黃毓民聲稱被警方推跌,被裁判官指是毫無必要的失實陳詞,因此加重量刑。

曾鈺成:緩刑不影響罷免
根據《基本法》,立法會議員若干犯刑事罪行被判監一個月或以上,經立法會出席議員三分二通過,即可被解除職務。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明,緩刑不影響解除議員職務的條文執行。曾提出罷免動議的謝偉俊稱,需先研究判詞,又指若無議員在內會提出,他會考慮提出,供議員在大會上辯論及投票。
民建聯及工聯會則會作內部商討立場再作決定,但民建聯蔣麗芸表明有意提出動議,正搜集相關資料。新民黨田北辰稱,支持罷免動議可抒「一時之快」,但需考慮政治效果,因兩人是因抗爭而非私利犯法,支持罷免勢「坐大激進派聲勢」。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稱,今日將開會討論。公民黨湯家驊說,若議員被罷免,按《立法會選舉條例》仍可再次參選,因條例針對服刑而非判刑,而他並不相信泛民議員會提出罷免動議,該黨亦不會支持。自由黨黨魁田北俊則指,法官判處緩刑代表兩人罪行不是大錯,不會主動提出罷免動議。
建制 醞釀 罷免 黃毓 毓民 陳偉 業判 判囚 緩刑 2013 05 2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921

立會議查收款前夕 梁約建制議員解畫

1 : GS(14)@2014-11-04 15:29:32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41104/news/ec_ghb1.htm

【明報專訊】特首梁振英昨與部分建制派議員見面,解釋早前被揭收取澳洲公司UGL共400萬英鎊(約5000萬港元)事件。有議員引述梁稱200萬英鎊屬戴德梁行(DTZ)離職酬金,另200萬則為要求他「不競爭、不挖角」的補償。梁又解釋當年不將DTZ賣給出價較高的天津國企,是因為該國企要求DTZ將總部搬到天津。


單仲偕質疑為箍票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單仲偕批評梁振英沒向公眾解釋,卻私下見建制派議員「箍票」,以求否決立法會明日討論的特權法調查事件議程,這是藐視公眾及立法會的舉動。

梁振英早前被揭在DTZ出售業務給UGL時,UGL向他提供了400萬英鎊。梁振英昨在特首辦約見馬逢國、民建聯葉國謙、工聯會黃國健及經民聯張華峰。據了解,有關會面是由行會成員、民建聯李慧提出。

據悉,會上梁振英強調自己在2011年11月24日辭任DTZ董事,12月4日董事局決定賣盤,他沒有參與其中。他又說,天津國企雖然出價比UGL高逾億英鎊,但有太多附帶條件,包括總部搬去天津開發區,又要國務院批准才能完成交易,故DTZ最終選擇UGL。梁振英又承認手持日本DTZ三成股權,但強調日本DTZ只是與查懋聲有生意往來,日本DTZ並沒持有亞視股份。
會議 收款 前夕 梁約 建制 議員 解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322

雨傘運動期間建制中人發功少年軍個半月內成立

1 : GS(14)@2015-01-22 08:23:38





■青少年軍總會於本周日成立,制服與解放軍軍服相似。


【本報訊】組織秘密的青少年軍總會本周日成立,據知中聯辦一直計劃成立有軍訓的新制服團體,直至去年九月,才有建制中人正式推動,但至上月才拍板,個半月內成立,時間十分倉卒,時間剛好是雨傘運動期間。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認為,成立青少年軍與雨傘運動一定有關,相信中共希望藉以此培養年輕人認同政權。記者:倪清江



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昨日明顯為剛成立的青少年軍的提問作好準備,當記者問他是否要透過青少年軍加強國民教育,董建華反問記者:「你點解唔問我係咪喺度洗腦?」他指洗腦不是容易的事。至於成立香港青少年軍是否中央的意思?會否令人心回歸工程適得其反?董建華稱,他太太董趙洪娉成立的群益資源中心,每年也安排二百多個學生到內地接受軍訓十五天,十年來有三千人參加,供不應求。董建華強調,過程中令年輕人認識國家,連他的孫女也曾參加,往後兩年更擔任義工,故呼籲傳媒應用正面態度看待新成立的香港青少年軍,若果青少年軍規模加大,更是一件好事。



僅數十名學生加入


青少年軍總會主席陳振彬昨在dbc電台節目中表示,最初是一班參加過群益資源中心軍事夏令營的同學會學生想服務社會,「佢哋想將學到中式步操教其他年輕人,貢獻社會,訓練年輕人體魄」。他提供協助並找多名警務處前高層加入諮議會提供意見。青少年軍的成立儀式於上周日舉行,但陳振彬表示,約三至四個星期前申請註冊,上周四才獲批。他指總會資金不多,「要慳番啲錢,成個儀式簡單莊重,冇花巧嘢,於是同解放軍借個地方……唔使租!」當日因此也邀請了十三個制服團體領袖前往參觀。陳振彬強調,當日出席的學生並沒有「被加入」,他們只是獲發制服,尚需要填表申請和家長簽署才可。但當日該會發放的宣誓儀式相片有數百人,他稱只是數十名一早決定加入的夏令營學生才是,其他則屬觀禮,現未展開招募。



有指陳振彬拍板抄軍服


對於制服與解放軍軍服相似,陳振彬聲稱所選的綠色較解放軍為淺,「個款係民安隊個款!」但有知情人士向本報透露,中聯辦等機構早就建議成立有軍訓的新制服團體,但一直沒有下文,直至去年九月才有建制中人推動學生籌辦。至十二月初決定在本周日舉行成立典禮,「十二月中動員要call齊人坐爆典禮個場,得唔夠六十日搞,好倉卒」。該知情人士稱,陳振彬一言堂決定抄駐軍軍服,否決其他人士方案,「佢就係用抄呢個字眼,我諗佢都係想威、英雄主義」。陳昨未有回覆本報查詢。黃之鋒指出,國民教育被推倒後,中共一直想辦法令國教借屍還魂,「去培養新一代對黨認同,情感上支持,雨傘運動後,更加開始全面統戰工作,青少年軍同(資助)姊妹學校係一脈相承」。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121/19010120
雨傘 運動 期間 建制 中人 發功 少年 軍個 半月 成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390

西環集中營:建制派對通過政改樂觀

1 : GS(14)@2015-02-23 23:28:47









新年新開始,不知香港的政改,會否因為送馬迎羊有新轉機?季陶這幾天與政界人團拜,除了對葉劉淑儀被飛撞八卦一番,亦談及今年的特區發展,最令人關注的,莫過於政改方案是否能如期通過。奇怪的是,對比起馬年之末的悲觀,部份人在羊年之初,卻認為政改尚有過關機會。



談判不代表肯「袋住先」

為何突然之間,政界又對通過政改抱有希望?有政界中人向季陶稱,雖然人大八三一框架不變下,泛民聲言要否決政改方案,但似乎泛民仍然有與中央就政改談判之心,君不見羊年來臨前,政府放風指,若泛民願與中央談政改,可以代為反映及安排,其後泛民的反應未見負面,而民協馮檢基等,更加未有一口拒絕。季陶聽聞,泛民黨派私下對新一輪政改談判亦持開放態度,有泛民中人指,始終部份中間派市民也希望他們在有限空間內,試試爭取中央讓步,因此他們也不排拒任何談判,但前提當然是不可有任何設限,「例如你話唔可以講重啟政改,咁梗係唔得,無理由講吓都唔得,但唔代表一傾就係肯『袋住先』。」奇怪的是,當泛民主派議員堅決表示不會支持八三一框架下的政改方案之時,季陶發現,越來越多建制派中人深信,最終政改方案會獲通過,是因為眼見衞生服務界李國麟等泛民態度開始軟化,還是他們得知中央有些「秘密武器」,最後關頭可令泛民回心轉意?周一至周五刊出季陶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223/19051586
西環 集中營 集中 建制 派對 通過 政改 樂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948

親建制前校長向政改三人組哭問:「政府講大話叫我點教下一代」

1 : GS(14)@2015-03-08 12:49:18





■政改三人組在第二輪諮詢期最後一日出席教聯會論壇,由聯會主席鄧飛主持。張志華攝


【本報訊】政改三人組昨日出席由親建制團體教聯會舉辦的最後一場政改公開論壇,原本以為發言老師會一面倒支持政府,怎料先後遭中學前校長黃偉賢及小學老師王惠瑛,力斥人大八三一決定只為維護專制與篩選,與普選理念相違背,黃偉賢發言時更哽咽流淚,質問政改三人組:「政府帶頭講大話,你叫我哋點去教育下一代?」記者:林俊謙



政改第二輪諮詢昨日結束,而教聯會在諮詢期最後一日在旺角總部舉行政改論壇,政改三人組包括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副局長劉江華均有出席,現場有約五十名教聯會成員參加。


■中學前校長黃偉賢昨發言時一度哽咽。

兩度被打斷發言


論壇主持、聯會主席鄧飛一開始點中台下舉手的中學前校長黃偉賢發問,黃開始發言強調自己是愛國愛港,但他一談及人大作出八三一決定,即突然激動哽咽,質問林鄭等官員:「局長、司長你哋要考慮,如果你畀唔到一個真普選香港人,香港教育係唔使做,因為……(哽咽)因為政府帶頭講大話……(激動流淚),你叫我哋點去教育下一代?」鄧飛眼見黃發言批評政改,即試圖打斷他繼續發言,稱可以提交書面意見,但黃未有理會,並批評人大政改決定明顯有篩選,「八三一決定明顯係維持篩選,篩選同普選根本係兩個相反嘅意念,我作為數學老師,唔會教同學有啲圓形係四方、有啲四方係圓形,我作為老師,係要教學生真嘢」,但鄧飛最終仍以要給其他人發言為由,終止黃的提問。




轟出閘門檻提高


台上的林鄭回應時則表示,對黃偉賢「作為教育工作者有使命感,我非常之受感動」,但指教育下一代認識《基本法》時,「教書應該由頭去教起」,又稱政府推動人大八三一框架下的普選,完全做到普及而平等,指出兩至三名候選人經提委會成員提名後,即可以交由全港選民投票。其後多名被點中發言的教聯會成員,均力挺人大決定,其中教聯會會長黃均瑜指,提委會篩走不愛國愛港人士合理。曾在立法會批評反對政改的泛民議員是垃圾的培青社主席陳志興,更批評黃偉賢作為教育工作者,應該保持中立,「激動啊、煽情啊、流淚啊呢啲,係無補於事,只會加劇社會分化」。這時鄧飛再點中台下一位小學老師王惠瑛發問,怎知王惠瑛也是反對人大決定,批評特首參選人雖然能以八分一門檻入閘,但出閘時則先經一千二百人小圈子提委會篩選,「咁就叫做普選?應該稱之為假普選」。譚志源回應時只重申,政改通過能為香港民主邁出一大步。黃偉賢及王惠瑛會後均批評,司局長在論壇上並無回應篩選是否與普選理念違背,黃偉賢指:「政府根本講大話,只強調普選有一人一票,但冇講出閘門檻會由八分一變成二分一」。



學者:政府難
建制 校長 政改 三人 人組 組哭 哭問 政府 大話 叫我 我點 點教 下一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296

建制發功 稱特首選舉日後可優化鄭耀棠:泛民會流着淚轉軚

1 : GS(14)@2015-03-29 13:07:13





【本報訊】政圈盛傳北京下令要在政改撬走泛民五票之際,港區人大代表鄭耀棠一改以往強硬口吻,稱對通過政改審慎樂觀,又相信在民意壓力下,泛民會「流淚」轉軚支持政改;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不約而同以日後可改善普選、甚至爭取中央作承諾,游說泛民對政改「袋住先」,但泛民重申若不改變8.31決定,不可能接受政改方案。記者:呂浩然



鄭耀棠早前曾說北京對政改「打定輸數」,又揚言政改一旦否決,泛民要負上歷史責任,但他昨日突然改口風,稱對政改形勢審慎樂觀,又大打民意牌,指泛民在強大民意壓力下會「惟有流住眼淚嚟投呢張票」,但他認為通過政改不能只爭取泛民中四、五票,因為其他泛民日後仍會重複爭取、批評政改,「重複番(批評)香港咪一樣吵吵鬧鬧,咁我過嚟做乜嘢?」



曾鈺成:人大決定非爛橙


除了再打民意牌,曾鈺成提出另一建議,認為中央要回應泛民批評政改「袋住先即袋一世」的說法,建議中央公開講明普選日後如何改善,「如果中央政府真係願意有一個咁嘅訊息出嚟,2017年呢個唔係終極方案,以後仲有得做,我認為係需要清楚啲畀人哋見到」。曾鈺成又不同意泛民指人大決定逼市民接受爛橙,因為爛橙不可能要獲一、二百萬票才能當選特首,又表示如果有候選人只有數十萬票、並且在大量白票下當選,「到時泛民主派都一樣可以笑到佢面黃啦」。而范徐麗泰更提出,可以邀請人大方面的北京官員,就2017年後改善提委會組成辦法、提名候選人數目等細節作出討論及說明,但她表明人大8.31決定是中央底線,不會改變。面對各方全力游說泛民「袋住先」,袁國強昨日表明,可探討說明2017年普選非終極的問題,「我們明白這擔心,我們以前已經澄清,往後如何再在這方面加強市民的信心,我們會考慮」,他又主動提出,2017年普選可盡量爭取低入閘門檻,如最少100、120或150名提委會推薦,相應上限是200、240或300,務求「盡量令多些不同意見的人可以入閘」。



梁家傑堅拒8.31方案


泛民「飯盒會」梁家傑表示,泛民願意聽中央官員解釋袋住先不是袋一世的問題,「如果真係有中央官員說服到香港人係唔會袋一世嘅,咁咪等佢哋出嚟講囉」,但重申泛民不能接受人大8.31決定下的政改方案。民主黨劉慧卿亦覺得,中央可以解釋為何袋住先不是袋一世,但前提是中央要承認人大決定不是普選,否則「叫我投票話佢係(普選),然後將來優化,點得呢?」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329/19094004
建制 發功 特首 選舉 日後 優化 鄭耀棠 泛民 民會 會流 流著 著淚 淚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096

梁振英美孚造勢 現場混亂建制派大媽載歌載舞 黃傘軍團叫陣對峙

1 : GS(14)@2015-04-23 08:17:35

■特首梁振英昨晚到美孚宣傳政改後,離開時被示威者包圍,須由便衣警員開路。何家達攝


【2017政改方案】【本報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早上宣讀政改方案,即日黃昏便以三人組姿態落區美孚宣傳,從「有商有量」變成「一定要得」,正式開打民意戰。地區建制團體安排大媽登台勁歌熱舞恭候,黃傘軍團亦聞風而至。聲稱落區「難唔到我」的特首梁振英忽然現身會場觸發混亂,在台上向支持者開腔力撐政改方案,逗留不足20分鐘便即離場。記者:潘柏林 陳雪玲 馬志剛



昨午5時許,已有近百名支持者到達美孚巴士總站會場,當中大部份是長者,看着舞台上的大媽又唱又跳,雙手揮舞政改宣傳單張、撐政改標語。大會不斷高聲播放《中國夢》等普通話歌曲。社民連、人民力量以至民主黨,以及一眾黃傘人亦陸續趕至,雙方近距離叫陣對峙,警方要築起人牆分隔。



記者被推跌險人踩人


據政府新聞處昨日通知傳媒採訪政改宣傳活動,原只寫政改三人組,結果特首梁振英突「親征」率領三人組到場造勢,即時激發大批示威者埋身追擊,要由近30名警員突破開路。面對示威者「對唔對得住香港人」與傳媒的提問,梁振英一直保持微笑,並無回應。梁振英在台上表示,港人盼望有普選,現終向前行了一大步,促各方支持方案。他又向林鄭致謝,表示聽到司長聲沙故帶來蜜糖相贈,又輕擁對方一下以示支持,林鄭微笑回應。梁振英帶領支持者高叫「2017一定要得」口號,惟台下「梁振英下台」、「我要真普選」之聲從未止絕。林鄭就重申自己不怕艱難,會繼續落區。梁振英前後逗留不足20分鐘便離開,途中再遇黃傘人窮追不捨,引發混亂。層層示威者將去路圍封,六十、七十名警員出手推開人群開路。有示威者將路姆西、真普選單張拋向梁振英座駕,也有示威者堵塞巴士站出口,在場便衣警員即時清理驅趕,最終梁成功逃離。混亂間多名記者被推跌險釀人踩人,港台一名攝影師更被撞至背部落地,手部擦傷流血。林鄭月娥昨早落區前被問到,會否擔心落區被追擊,林鄭認為追擊場面非公眾樂見,衝突或有損傷,但她不會放棄與廣大市民闡述政改重要性。她又說並不想打這場民意戰,但政府有責任向全港市民講解方案,從而聽取意見。


■梁振英在台上稱聽到林鄭月娥聲沙,故帶蜜糖相贈。

梁:落區難唔到我


林鄭續指,泛民的民意工作不在政府控制範圍,但明言不喜歡採取抗爭的態度,希望未來兩個月可約見泛民議員,了解可如何爭取泛民支持。政府於本周六啟動大型政改宣傳,但梁振英不會出席。對於是否怕自己落區會影響市民對政改方案的支持度,梁昨早否認,更揚言「落區從來難唔到我」;及至下午政改三人組見記者,再被問到落區宣傳由三人組帶隊,是否刻意避開梁振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表示,宣傳是整個團隊負責,叫記者和市民「拭目以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423/19122566
梁振英 美孚 造勢 現場 混亂 建制 大媽 載歌 歌載 載舞 黃傘 軍團 叫陣 對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850

次輪諮詢結果 只有建制意見

1 : GS(14)@2015-04-23 08:18:40

【本報訊】政府昨日除了公佈政改方案,也公佈第二輪政改諮詢結果,不過當中引用的意見,幾乎全是來自民建聯、工聯會等建制派團體,完全沒有泛民意見。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解釋因泛民杯葛諮詢,但泛民指政府違背承諾,未有成立討論政改的多方平台,收集不同意見。



政府違諾無設多方平台


第二輪政改諮詢報告,主要交代其間收集到的民意,但多個有爭議項目均只收錄建制派意見,如「有關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公眾諮詢」一章,只是以「特區政府留意到在公眾諮詢展開前,有部份政黨、立法會議員和個別團體曾表示反對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並聲言杯葛是次公眾諮詢」,交代泛民立場;但去到談論提委會構成及產生辦法時,就引用民建聯、經民聯、工聯會意見,並形容是「立法會較多黨派和議員」的意見。林鄭月娥在立會回應有關質疑時稱,由於泛民杯葛諮詢,所以政府收到的泛民的政改意見並不多,「唔係完全冇,有接近泛民團體的意見,但只係小部份」,不過公民黨議員陳家洛批評,政改報告被建制派騎劫,特區政府曾公開承諾成立的討論政改多方平台,最終到昨日政府公佈方案之時,仍然「走數」未有成立。■記者林俊謙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423/19122578
次輪 輪諮 諮詢 結果 只有 建制 意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852

新州選戰拋離對手20個百分點反建制桑德斯 特朗普大勝

1 : GS(14)@2016-02-11 10:19:51

■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特朗普大勝一仗,揚言「我們將令世界再次尊敬美國」。美聯社



【總統提名戰】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提名戰的第二場結果揭盅,乘着選民不滿現狀的怒潮,兩名反建制的「局外人」、民主黨的參選人桑德斯與共和黨的特朗普,前日雙雙在新罕布什爾州的初選中,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不約而同大幅拋離對手大約20個百分點勝出。


這個結果,在幾個月前難以想像: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的74歲參選人桑德斯,不只上仗令到一直被視為「當然候選人」的前國務卿兼前第一夫人希拉莉要靠擲毫取勝,今仗更憑高達六成得票率將她擊潰,憑的正是獨立選民和年輕人力撐。



「政府非只是一小撮金主」

票站調查顯示,桑德斯無論在男性、女性、18至45歲、有或無大學學位、槍主及非槍主各組別,得票都多過希拉莉;希拉莉只在白人、家庭年入逾20萬美元、65歲或以上等選民群組勝過桑德斯。桑德斯在勝利演說中就形容今次是「政治革命」;他的勝利證明「政府屬於所有人,並非只是一小撮富有的金主」。





事實上,兩人勝負之明顯,幾乎是投票一結束、主流傳媒就宣佈桑德斯勝利,希拉莉陣營亦是隨即發備忘承認落敗。「我知道我有工作要做,尤其是年輕人方面。」希拉莉恭賀對手得勝之餘,強調自己才是說到做到、能改變現狀的人:「民眾有權發怒,但他們亦渴望有解決方法。」儘管希拉莉在全國民調仍領先,而且大部份分析都認為,希拉莉可憑着民主黨建制及少數族裔支持而獲得黨提名,但桑德斯在新罕布什爾表現優秀,意味民主黨提名戰將較預期長。共和黨方面,欠公職經驗又經常口出狂言的特朗普,今仗一雪前恥,在九名參選人中取得重大勝利,將上周一艾奧瓦州黨團會議大熱倒灶的恥辱洗掉。他的勝利演說亦以一連串的「嘩嘩嘩嘩嘩」來顯示他的興奮心情。「我們將令世界再次尊敬美國。相信我!」儘管選前民調已預期他會勝出,但他以幾乎20個百分點壓倒第二高票的卡西奇,就證明了他那群熱情反建制的粉絲並非只是喊喊口號就算、證明他連月來在民調的優勢確可化成選票。共和黨策略師登內希說:「這是特朗普重大勝利,清晰傳達出共和黨人想將華盛頓徹底推倒的訊息。」但特朗普要最終取得提名,前路仍漫長,尤其是全國性調查顯示選民普遍對他欠好感。



希拉莉穩袋394黨代表票

民主、共和兩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戰,實質是黨代表票爭奪戰。黨代表分兩種,一是普通黨代表,在各州按參選人成績分配;另一種是超級黨代表,即是黨高層,可按自己的意願支持參選人。民主黨方面,取得至少2,382名黨代表票的參選人就可贏得提名,希拉莉因獲逾300名超級黨代表表態支持,現已穩袋至少394票,拋離桑德斯的42票。共和黨方面要1,237票才勝選,特朗普以17票領先,克魯茲以10票緊隨其後,之後是魯比奧(7票)、卡西奇(4票)及杰布布殊(3票)。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11/19486596
新州 選戰 拋離 對手 20 百分點 百分 建制 桑德斯 桑德 特朗普 特朗 大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790

打倒建制 今日靠你新東選民 守住關鍵一席

1 : GS(14)@2016-02-28 15:45:49

【新東補選】【本報訊】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今日舉行,立法會關鍵一席能否守住,阻止建制派修改立會《議事規則》削弱議會權力,將取決於新東94萬選民能否集中票源支持公民黨楊岳橋,打倒民建聯周浩鼎。選前再有民調分析,楊遭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分薄支持票,再加上面對周鐵票夾擊,選情緊張。泛民再次呼籲支持民主選民,集中選票投最有機會當選的泛民候選人。記者:呂浩然


因前公民黨湯家驊辭職引發的新東補選今投票,今次補選焦點集中於候選人楊岳橋、周浩鼎和梁天琦身上。




學者分析:楊周形勢五五波

楊岳橋昨日有逾10名來自不同大專院校的學者為他站台,楊呼籲仍未有決定的選民,希望他們決定支持那名候選人時,要考慮想議會多一個「建制嘅幫兇、冇腰骨嘅騎牆」,還是想要一名渴望革新之餘,仍然「有原則、有底線」的人,楊岳橋又形容其選情審慎樂觀。不過網台D100早前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民調顯示,楊整體支持度雖略高於周浩鼎,但他與梁天琦在18歲至30歲的年輕選民組別中,支持率均為34%。而在爭奪較年長選民的較量,楊又要面對周浩鼎進逼,51歲至60歲的組別中,楊、周二人的支持率均為24%,惟61歲至70歲組別,楊就比有28%支持率的周浩鼎少3個百分點,長者票一向是民建聯鐵票來源。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與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均認為,楊岳橋與周浩鼎的支持度相差不大,目前的形勢雖為「五五波」,但由於楊與梁天琦在年輕人中支持度差距少,只要楊、梁之間有些微支持度改變,足以影響楊的選情,馬嶽又指,年初一晚旺角騷亂鞏固了梁天琦票源,故楊能否出選就要視乎投票率。成名亦指出,領先周浩鼎不多的楊岳橋有很大危機,雖然楊與梁天琦相差甚遠,但梁可能搶走支持楊的支持票,令楊落敗。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再呼籲新東選民,集中票源支持最有機會勝出的楊岳橋,對於有人撰文支持梁天琦,認為可鼓勵更多青年人晉身議會,李認為要令年輕人在議會有所作為,首要守住立會《議事規則》,保住議會權力不被削弱,「所以支持年輕人嘅人,更加應該叫人投楊岳橋一票」,強調新東補選只會有一名候選人勝出,必須將所有泛民票集中在楊身上。



李波事件凸顯建制派沒良知

前全國政協劉夢熊昨亦向10多名親友、支持者發短訊,呼籲支持楊岳橋,他受查詢時指出,銅鑼灣書店李波等人失蹤事件凸顯建制派埋沒良知,「淨係片面支持一國,冇尊重兩制差異」,所以不應該投票給周浩鼎;而旺角騷亂則轉移了外界對銅鑼灣書店事件的焦點,「起到圍魏救趙嘅作用」,加上社運應建基在尊重人的生命、尊嚴等價值,故不應投給本民前的梁天琦,促請選民支持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底線的楊岳橋。補選其他候選人包括新思維黃成智、報稱獨立的方國珊、劉志成及梁思豪。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228/19508998
打倒 建制 今日 靠你 你新 新東 選民 守住 關鍵 一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27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